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胜周兴伍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2 21:40发布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豫民终9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胜,男,1961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潢川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国军,河南金学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万有志,北京中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周兴伍,男,1956年11月24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潢川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亚楠,河南鑫豫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红星,河南鑫豫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胜与上诉人周兴伍合同纠纷一案,双方均不服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15民初169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胜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国军、万有志,上诉人周兴伍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亚楠、杨红星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胜上诉请求:撤销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15民初16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利息部分,改判周兴伍支付李胜投资回报款暂计900万元(以2,00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24%回报率计算,从2018年4月14日起至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周兴伍承担。事实和理由:该判决第一项没有支持2018年4月14日开始至全部清偿之日止期间的投资回报,甚至对2018年4月14日至2019年7月18日期间的利息也没有支持,属于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依法应予以改判。主要理由是:1.双方签订的《投资补充协议书》明确约定周兴伍支付投资回报款。按照《投资补充协议书》约定,投资期间为三年。投资期限届满之后,如公司未在A股上市的,按年回报率24%给予上诉人投资回报。该条款清楚表明,投资期限届满之后(三年),如公司未在A股上市的,按年回报率24%给予李胜,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双方对投资期限届满之后,按照年回报率24%给予李胜投资回报有明确约定。只要是上诉人继续持有股份(股票),周兴伍每年都需要支付投资回报。2.对于2018年4月14日至2019年7月18日期间,周兴伍没有回购李胜股票,李胜投资仍处于持续状态,周兴伍没有任何理由不支付投资回报。因此,法院应按照双方约定判决周兴伍按年回报率24%支付李胜投资回报款,而不应当任何利息都不支持。3.周兴伍没有按期支付投资回报,已经构成违约,违约应当支付违约金,否则对于周兴伍来说没有任何惩罚,这也明显违背公平原则。在此基础上,法院不应当仅仅判决周兴伍支付李胜起诉之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市场利率。综上,请求支持李胜的上诉请求。

针对李胜上诉请求,周兴伍答辩称:1.本案周兴伍接受李胜的委托,用李胜本人的股票账户及案外人王素华的股票账户,按照李胜的投资意愿,在二级市场分批为李胜购买河南黄国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国粮业)的股票,李胜的2000万投资款,周兴伍没有占用和使用,股票仍在李胜名下,李胜要求周兴伍支付投资回报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周兴伍接受李胜委托,代李胜购买黄国粮业股票,在双方签订《投资补充协议书》第三条投资回报中约定属于委托理财中的保底条款,该保底条款应是无效条款,由于保底条款无效导致理财关系整体无效,周兴伍不应支付李胜投资回报款。3.目前,李胜仍是黄国粮业的股东和监事,其名下仍持有黄国粮业股票5847000股,行使股东权利和享有股东收益,不存在任何损失,也没有任何预期损失,因此,周兴伍不应支付李胜任何期间的投资回报。综上,请求驳回李胜的上诉请求。

周兴伍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李胜对周兴伍的诉讼请求;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李胜承担。事实和理由:1.本案《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投资补充协议》系委托理财合同关系,一审法院认定周兴伍与李胜形式上达成以2,000万元为对价转让股份的合意系认定错误。2.即使一审法院认定《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投资补充协议书》系对赌协议,周兴伍依法也不应当按照2,000万元的对价回购李胜持有的股票。2015年7月22日周兴伍与李胜签订的《投资补充协议书》第六条约定“甲乙双方2015年3月21日签订的《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作废”,这意味着周兴伍与李胜2015年3月21日签订的《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在双方一致同意的情况下已经废止,不再具有法律效力,对双方已没有约束力。因此,自2015年7月22日起具有法律效力且双方应当遵守并履行的仅是《投资补充协议书》。但《投资补充协议书》并没有约定股权回购事宜,因此李胜请求周兴伍回购其名下黄国粮业股份没有合同和法律依据。李胜是向目标公司投资,周兴伍与李胜双方的权利义务应按照《投资补充协议书》确定。按照该合同约定,周兴伍既没有义务回购李胜名下的黄国粮业股份,也没义务向李胜返还投资款。3.2014年11月12日,黄国粮业在新三板挂牌上市。2015年因资本市场牛市影响和国家政策不断释放利好消息,黄国粮业发展势头也很猛,李胜想跟风买黄国粮业股票挣一些钱。购买股票是李胜的投资行为,由于李胜不会操作,希望周兴伍帮他操作,并且出于信任把钱转给周兴伍,因李胜购买股票的数额不断增加,李胜就要求签份协议,周兴伍签了字。因近年来股票市场整体行情不好,黄国粮业现在还未在A股上市,周兴伍仅是帮李胜购买股票,股票现在还在李胜本人的股票账户里,周兴伍没有从帮李胜购买股票中获取任何收益,李胜因为股市行情不好,不但不和企业一起共渡难关,也严重影响了黄国粮业的正常经营,尤其今年疫情影响,黄国粮业经营更加困难,一审法院在未考虑到黄国粮业经营及其他股东的权利下,判决周兴伍按照年回报率24%支付李胜三年投资回报款严重损害了黄国粮业的利益和其他股东的利益。4.二审庭审中,周兴伍补充上诉理由称,黄国粮业是本案关键当事人,一审法院遗漏当事人,导致案件基本事实未查清;李胜在开庭审理后,又多次提交证据,该证据未经质证却被一审法院作为认定案件的事实,一审程序违法。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公正判决。

李胜答辩称,1.本案《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投资补充协议书》两个协议,均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合法有效协议,协议约定的内容清晰表明周兴伍和李胜已经达成2,000万元对价的转让股份合意,李胜是投资行为,周兴伍是为了黄国粮业上市的融资行为,一审认定正确。2.从双方签订协议的目的、协议内容及履行情况看,涉案两个协议在性质上属于上市融资中的对赌协议,类型上属于投资方和大股东的对赌,并非是投资理财协议。3.涉案两个协议在内容上是一体的,且已实际履行,均是合法有效的。周兴伍应按照约定回购股份和支付投资回报款,一审判决周兴伍按照2,000万元的对价回购李胜持有的目标公司股票是正确的。4.对周兴伍二审庭审中的补充意见,李胜补充答辩称,一审程序合法。对黄国粮业问题,两个协议签订主体是李胜、周兴伍,不是黄国粮业,该案在潢川县人民法院诉讼时,李胜撤回对黄国粮业起诉,周兴伍在答辩时明确表示无异议,从这可以看出,撤回对黄国粮业起诉没有问题,而不是遗漏了黄国粮业;关于周兴伍称李胜在开庭后提交新证据问题,李胜在开庭后没有提交新的证据,只是交了辩论意见、李胜方研讨会意见和判例,这只作为法庭参考,不是新证据,并不需要质证。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周兴伍的上诉请求。

李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周兴伍回购李胜名下黄国粮业股份并支付李胜该股份投入本金2,000万元;2.判决周兴伍支付李胜投资回报款(以2,000万元为基数,2015年4月14日开始计算,按年投资回报率24%标准,至投入本金全部付清之日止,已支付300万元予以扣除);3.判令周兴伍承担本案因诉讼而产生的一切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经案外人介绍,李胜、周兴伍相识。2015年3月21日,李胜作为乙方和周兴伍作为甲方,双方签订一份《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其中协议约定:第一条股权转让方案1.1乙方保证在二级市场定向足额受让公司股票,每股价格以成交时市场价格为准(受让股票总价款约为2,000万元人民币);1.2本次股权转让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登记过户之日起,公司账面形成的资本公积、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由乙方和公司原股东按股权比例共同享有。第二条股权收购条件2.1公司在乙方受让公司股权之日起满三年(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登记股权过户之日起算)仍未实现国内A股上市,乙方有权要求甲方收购其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2.2收购价格按乙方受让公司股权所支付的股权转让价款总额(以本次股权转让成交当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登记的具体数额为准)年投资回报率24%计算的股权转让价款和收益之和;2.3甲方收购乙方持有股权在乙方提出收购要求后的6个月内完成;2.4公司成功实现A股上币时,若乙方按市场价格卖出股票,所得收益低于其受让款年投资回报率24%的,由甲方向其补足。第三条信息披露3.1公司应当按照《公司法》、《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信息披露规则(试行)》及《公司章程》等规定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公司信息。第四条声明与保证4.1甲方承诺对公司业务运营相关的资产权属的完整性和合法性承担法律责任;且承诺按照本协议第二条的约定及时收购乙方所持有的公司股权;4.2乙方承诺将尽最大可能对公司给予以战略、投融资和管理方面的帮助,并有义务提供所有的业务关系资源帮助公司;且承诺不给公司的正常运营带来负面影响。第五条违约责任本协议自生效之日起即对甲乙双方具有约束力,甲乙双方均需全面履行本协议条款,一方不履行协议或履行协议不符合约定条件的,另一方可要求违约方赔偿损失并可要求继续履行本协议,但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第六条不可抗力若发生下述情形之一,则直接受到影响的一方应立即以书面方式通知另一方;6.1发生不可预料且不能为任何一方控制的不可抗力事件而致使任何一方或双方无法履行其在本协议项下的义务;6.2法律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导致本协议任何一方或双方无法继续履行本协议规定义务或严重影响任何一方或双方在本协议项下的利益。双方应按照上述事买或事件对履行本协议的影响程度通过协商决定是否解除本协议,或者全部或部分免除履行本协议双方或一方责任。第七条法律适用和争议的解决。

协议签订后,李胜按协议约定,于2015年3月25日从中国银行潢川支行汇款1,000万元至周兴伍个人账号,2015年4月1日从中国银行潢川支行汇款353万元至周兴伍个人账号,同年4月2日从中国银行潢川支行汇款468万元至周兴伍个人账号,同年4月13日刘文丽(李胜之妻)从中国银行潢川支行汇款179万元至周兴伍个人账户,四笔合计2,000万元。

周兴伍收到李胜的2,000万元后,转账到李胜在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金水路证券营业部开立的股票账户1,500万元,从2015年3月30日至2015年6月23日,分批从二级市场代李胜买入黄国粮业股票共计2179000股,其中流通股544750股,限售股1634250股,股票至今在李胜股票账户名下持有,上述实际用于购买股票资金为1,370.1万元。为规避《公司法》中关于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股票限售的规定,2015年4月30日,周兴伍用黄国粮业的股东王素华的股票账户(其持黄国粮业股票共计3710000),在二级市场购买当时市值630万元的股票共计1500000股,股票仍有李胜个人持有,但该股是在案外人王素梅个人账户上,对此事实双方不持异议。以上,李胜用2,000万元人民币,由周兴伍代购共计持有黄国粮业股票3679000股。所汇款项均在李胜、周兴伍《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签订后,《投资补充协议》签订之前。

2015年7月22日,李胜(乙方)与周兴伍(甲方)双方又签订了一份《投资补充协议》,其中约定:一、投资金额为人民币2,000万元。二、投资年限为三年,自投资款项交由甲方实际控制时始。三、投资回报投资期限届满之后甲方公司未在A股上市的,甲方按年回报率24%给予乙方投资回报;投资期限届满,甲方公司成功在A股上市的,乙方享有投资股票的实际收益;甲方公司在A股上市后实际收益低于年投资回报率24%的,由甲方向乙方补足收益;以上确定投资回报的股票基准价格为人民币6.20元/股。四、乙方投资形式按甲方要求执行,开立证券账户、账户密码及存管银行账户、账户密码均交由甲方实际管理,并配合甲方履行股东权利。五、甲方承诺在管理上述证券账户、密码及存管银行账户、密码过程中出现的一切经济责任和法律后果均由甲方自己承担,乙方只享有本协议约定的投资回报收益,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六、甲乙双方2015年3月21日签订的《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作废,投资双方的权利义务以此补充协议为准。

另查明,周兴伍系黄国粮业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29日,工商注册登记周兴伍在该公司实缴出资额6011.69415(万元)。

2018年9月26日,案外人潢川康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丽公司)通过银行账户向李胜汇款300万元。工商注册登记显示康丽公司系黄国粮业的发起人,周兴伍占康丽公司60.37%股权。庭审中周兴伍否认汇款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另查明,李胜在协议签订后,周兴伍在二级市场以李胜实名的形式购入股票后,李胜即成为黄国粮业的股东,并被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担任公司监事。李胜个人未参加过该公司的股东大会,周兴伍也未提供证据证明李胜有参与过公司会议时有李胜本人签名。公司只是通过电话或在微信群通知相关事宜。周兴伍控股的公司至今未在A股上市。

一审法院认为,综合李胜、周兴伍的诉请和答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1.本案争议的纠纷案由应如何定性;2.双方所签订的两份协议书是否合法有效;3.本案判决处理的法律适用问题。针对争议的焦点,该院分析如下:

一、首先,双方当事人对两份协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且也实际进行履行,《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投资补充协议》又是在前协议的基础上,让协议更加直接和明了化,协议之间具有一定启承性。两份协议的当事人是平等的主体,双方虽是经人介绍,但又是同在一个县城里经营企业,双方应当有一定的了解。本案的案由应当定性为合同纠纷。从订立的过程认定,两份协议间隔有四个月之久,是经过充分协商后而订立的,不存在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的情形,故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的规定。第二、从签订协议的目的分析认定,在股权投资领域,按照交易习惯或惯例,通过追求目标公司A股上市进而获得丰厚回报是交易习惯或惯例,而新三板挂牌在投资回报、流动性等方面与A股上市差别巨大,无法满足投资人的交易预期,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在签订《投资补充协议》时重点显示了第三条即投资回报投资期限届满之后甲方公司未在A股上市的,甲方按年回报率24%给予乙方投资回报,也是李胜根据周兴伍控股的公司是否能在A股上市为条件享有权利与收益。从《投资补充协议》的签订,到提起诉讼已有五年之久,黄国粮业仍未在A股上市,对此事实双方未有异议。第三、根据本案双方举证和已查明事实认定,两份协议为直接证据及原始证据,同时在履行过程中也有部分间接证据证明,两份协议的案由不属委托理财协议。两份协议确定投资回报的股票基准价为人民币6.20元/股,证明双方形式上达成了2,000万元为对价转让股份的合意,《投资补充协议》中约定的乙方投资回报的条件已成就。本案中李胜、周兴伍双方是两个协议当事人,也是履行协议的主体,李胜案涉股份回购权利的行使亦未有阻却和消灭的事由,故李胜具有主张涉案股份转让款的实体权利。第四、从协议的法律性质上分析认定,投资主体与融资主体达成投融资协议时,通常会对未来不确定的情况作出约定,称之为“对赌协议”。实践中俗称的“对赌协议”,是指投资方与融资方在达成股权性融资协议时,为解决交易双方对目标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以及代理成本而设计的包含了股权回购、金钱补偿等对未来目标公司的估值进行调整的协议。从订立“对赌协议”的主体来看,有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目标公司“对赌”等形式。对于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订立的“对赌协议”,如无其他无效事由,应认定有效并支持实际履行。具体到本案,《投资补充协议》系属黄国粮业控股股东周兴伍与李胜签订的具有对赌协议性质的约定,符合相关关于对赌协议的精神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规定:“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已查明的案件事实,在本案《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签订之后,实施过程中,双方又形成了《投资补充协议》也是经过充分的协商与修改,《协议书》的订立过程中不存在违背诚信用原则之情形,两份协议书依法成立有效。周兴伍在收到款项近五年,没有按照约定支付投资回报款项或回购股票,仅仅支付300万元投资回报款,已违反协议的约定。综上所述,周兴伍辩称《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投资补充协议书》中关于“投资期限届满后甲方公司未在A股市场上市的,甲方按照年回报率24%给予乙方投资回报”属保底条款,该条款无效,《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投资补充协议书》应当是无效合同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李胜的诉请予以支持。

二、关于本案的回报款和利息计算问题。协议有效,按协议约定即投资期限届满之后周兴伍公司未在A股上市,周兴伍应支付李胜三年的投资回报款1,440万元,投资回报款以2000万为基数,按年投资回报率24%计算从2015年4月14日(李胜汇款共计四笔最后一笔时间为2015年4月13日,也即自李胜款项交由周兴伍实际控制时)起计算至2018年4月13日止(三年时间),周兴伍支付的300万元应从中扣除。另,由于双方协议对未上市之后的回报率及利息约定不明,之后的利息应以2,000万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市场报价利率计算,从2019年7月18日起诉之日起计算至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九十一条、第一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条、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1.周兴伍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回购李胜名下黄国粮业在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金水路证券营业部的股权并支付李胜投入本金2,000万元及利息(利息以2,000万元为基数,利率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市场报价计算从2019年7月18日起至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李胜对周兴伍回购上述股权负有协助义务;2.周兴伍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李胜投资回报款1,140万元(投资回报款以2,000万元为基数,按年投资回报率24%计算从2015年4月14日起计算至2018年4月13日止,周兴伍已支付的300万元已从中扣除);3.驳回李胜的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13,800元,由周兴伍负担200,000元,李胜负担13,800元。

本院二审期间,李胜提交黄国粮业工商资料,拟证明:1.黄国粮业2014年11月12日新三板上市,此后一直筹备A股上市,涉案两份协议是在此背景下达成,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有效。2.周兴伍是黄国粮业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和最终控制人、董事长,签订合同时是公司法定代表人。3.康丽公司是黄国粮业股东之一,周兴伍是康丽公司控股股东,2018年9月26日,康丽公司向李胜汇款300万元,就是周兴伍向李胜支付的投资回报。

周兴伍质证称,该组证据不是新证据,且对证明目的有异议。1.2015年黄国粮业发展势头较好,李胜想跟风购买股票,希望周兴伍帮他操作,李胜购买的股票均是从二级市场购买,并没有向周兴伍投资,2,000万元周兴伍并未占用、使用,《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已经作废,《投资补充协议书》约定回购24%的回报率是保底条款,该条款无效。2.康丽公司是独立法人,康丽公司所转款项与本案无关,不是周兴伍向李胜支付的投资回报款。

周兴伍提交二组证据,第一组:1.2016年5月、2019年7月黄国粮业权益分派预付款通知、权益分派结果反馈、现金红利款收款收据、退款通知;2.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金水路证券营业部对账单一组。第二组:1.2016年11月22日、2018年9月12日黄国粮业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决议;2.2018年9月24日黄国粮业监事群聊天记录;3.2019年1月18日黄国粮业章程修正案;4.2018年度黄国粮业股东大会会议材料、大会决议;5.黄国粮业董事、监事换届公告。拟证明李胜作为黄国粮业股东,对股东收益未达到预期及公司未上市才提起诉讼,黄国粮业才是本案的关键当事人,李胜要求周兴伍个人回购股票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李胜质证称,对第一组证据,其证明目的不成立。本案主合同、补充合同有明确约定,这个股权账户、密码均由周兴伍控制,李胜表面看行使了股东权利,享受了分红,但实际受益人和行使股东权利人仍是周兴伍。第二组证据,会议材料真实性存疑,证明目的不成立,李胜对其他人根本就不熟悉,从未参加过股东大会,也未参加过监事会,如要参加股东会或者监事会,通知方式为专人送出,或传真、邮寄,而不是公告,是否参加以签字为准,周兴伍没有出具证据证明李胜参加或者行使过股东或者监事权利。

本案查明,一审庭审中,李胜称康丽公司向自己转款系偿还利息,但周兴伍否认康丽公司向李胜转款与本案有关联,但一审查明事实认为,庭审中,周兴伍否认汇款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该事实认定有误。

本院认为,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2015年3月21日,李胜与周兴伍签订《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2015年7月22日,双方签订《投资补充协议书》,双方均在两份协议上签字,两份协议应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关于周兴伍上诉提出《投资补充协议书》第三条为保底条款,违反证券法规定,协议应无效的理由,经查,《投资补充协议书》第三条约定:“投资期限届满之后甲方(周兴伍)公司未在A股上市的,甲方(周兴伍)按年回报率24%给予乙方(李胜)投资回报”、“投资期限届满,甲方(周兴伍)公司成功在A股上市的,乙方(李胜)享有投资股票的实际收益”、“甲方(周兴伍)公司在A股上市后实际收益低于年投资回报率24%的,由甲方(周兴伍)向乙方(李胜)补足收益”,从该约定内容看,该条系对年回报率,以及年回报率低于24%如何处理的约定,不是周兴伍所说证券法意义上的保底条款,且该协议签订主体双方为自然人,不存在以证券法的相关规定约束该协议,周兴伍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涉案存在两份协议,对两份协议的关系,是双方争议的焦点,也影响到案件的定性,即本案是按协议履行的回购关系还是委托理财关系。李胜称两份协议是一体的,《投资补充协议书》是《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的补充,《投资补充协议书》第六条虽有作废内容,但约定的是与《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有冲突的内容作废,但周兴伍不予认可,认为《投资补充协议书》第六条约定的很明确,就是《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作废。针对双方争议,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但对两份协议的关系,在一、二审期间,李胜和周兴伍均未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对此,本院作以下分析:从两份协议的名称上看,《投资补充协议书》明确为补充协议,应为对《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的补充;从双方签订《投资补充协议书》目的看,该协议显示,“鉴于乙方(李胜)向甲方(周兴伍)公司投资并于2015年3月21日签订了《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双方就投资事宜经平等协商,达成如下补充协议”,《投资补充协议书》明确为补充协议;从《投资补充协议书》内容看,仅约定了投资金额、投资年限、投资回报、账户及密码管理内容,相对于《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来说,内容简单,缺少了资金用途、违约责任、争议解决等内容;从协议履行情况看,周兴伍认可账户及密码由自己管理,也认可用李胜的款项购买了案外人王素华的股票,但仍挂在王素华账户上,且在李胜与康丽公司无经济往来的情况下,康丽公司向李胜转款300万元,虽然周兴伍否认系支付的利息,称与本案没有关联,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综合上述事实,李胜所称《投资补充协议书》是对《股权受让及收购协议》的补充较为可信,本院予以采信。两份协议签订后,李胜按约定履行了2,000万元的给付义务,周兴伍亦应按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原审法院判令周兴伍回购李胜名下的股权,并支付李胜投入的本息并无不当。关于周兴伍上诉称李胜给付款项系委托理财的理由,与双方签订的协议内容不符,该理由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

关于李胜上诉称改判周兴伍支付李胜投资回报款以2,00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24%回报率计算,从2018年4月14日起至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的理由,经查,《投资补充协议书》约定,“投资年限为三年,自投资款项交由甲方(周兴伍)实际控制时始”、“甲方(周兴伍)按年回报率24%给予投资回报”,李胜将投资款项交付的最后一期时间为2015年4月13日,故,原审法院认定周兴伍应支付李胜从2015年4月14日至2018年4月13日止,以2000万为基数按年投资回报率24%计算的投资回报款并无不当。因李胜与周兴伍签订的协议对三年之后的回报率及利息未约定,原审法院认为投资年限三年之后的利息以2,000万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市场报价利率计算并无不当,李胜上诉称按24%年回报率计算的理由不能成立;关于李胜上诉称利息应从2018年4月14日起算的理由,经查,双方协议约定投资期限为三年,自投资款项交由周兴伍实际控制时始,而投资款项给付的最后一期时间为2015年4月13日,故,三年投资期限届满截止日应为2018年4月13日,对2018年4月13日之后的利息,应从2018年4月14日起算,但原审法院对三年期限届满后的利息起算从李胜起诉之日2019年7月18日起算,该认定错误,应予以纠正。

关于周兴伍上诉称一审程序违法问题。经查,涉案协议签订主体系李胜、周兴伍,不是黄国粮业,另在本案一审期间,李胜曾以黄国粮业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后李胜撤回对黄国粮业起诉,周兴伍明确表示无异议,故,一审法院不存在遗漏当事人情形;关于周兴伍上诉称李胜在开庭后提交新证据未质证的理由,经查,李胜在开庭后提交了代理意见及研讨会意见和部分判例,该材料不属于证据,一审法院不组织双方质证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不存在程序违法情形。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部分事实不清,予以纠正。李胜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予以支持;周兴伍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15民初16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撤销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15民初16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15民初16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周兴伍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回购李胜名下河南黄国粮业股份有限公司在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金水路证券营业部的股权并支付李胜投入本金2,000万元及利息(利息以2,000万元为基数,利率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市场报价计算从2018年4月14日起至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李胜对周兴伍回购上述股权负有协助义务;

四、驳回李胜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文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13,800元,由周兴伍负担200,000元,李胜负担13,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88,600元,由李胜负担74,800元,周兴伍负担213,8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蔡 靖

审判员 陈国防

审判员 王玉坤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朱青

书记员裴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