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浙江矾都矿业开发有限公司安福县苍坑铁矿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2 21:38发布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赣民终733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浙江矾都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都市御园14幢2406-2417室。

法定代表人:陈瑞彬,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德均,江西奋翼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安福县苍坑铁矿,住所地: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赤谷乡。

投资人:毛军。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斌,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工,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福县新福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安福县赤谷乡苍坑村(苍坑铁矿内)。

法定代表人:徐建荣,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斌,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工,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毛军,男,1969年12月4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斌,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工,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静,女,1968年5月5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系毛军的妻子。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斌,江西赣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工,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浙江矾都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矾都公司)、上诉人安福县苍坑铁矿(以下简称苍坑铁矿)、安福县新福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福公司)、毛军因与被上诉人李静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赣08民初1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矾都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德均,上诉人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及被上诉人李静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斌、张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矾都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2、撤销一审判决第五项,并依法改判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向矾都公司支付因其违约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导致的利息损失2542680(按苍南农商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4年5月26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支付因停工导致矾都公司可得利益损失及实际开支损失35845201.60元、改判李静对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3、本案诉讼费用由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李静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未对案涉合同的性质进行认定,导致认定案件主要事实存在偏差。1、案涉合同的性质是建设工程施工及采矿承包经营合同。合同未约定矾都公司施工的工程价款如何支付,只是约定矾都公司开采的铁矿石,苍坑铁矿以80元/吨支付。从合同内容看,该合同的性质应当包括两部分:一是施工合同,这一部分内容主要体现在合同第一条至第四条第1项及第九条部分内容约定;二是采矿承包经营合同,这一部分内容主要体现在合同其他条款的约定。2、苍坑铁矿出具的停工报告、用电减容申请足以证明停工的原因是铁矿石价格市场情形不好。3、正因为合同是用采矿经营承包利润来折抵施工费用,而合同对铁矿石的收购价格是固定的,市场行情对矾都公司采矿并不构成影响,行情不好只是导致苍坑铁矿收购的铁矿石卖不出去或严重亏损,因此,停工明显有利于苍坑铁矿。矾都公司在诉讼中认为是苍坑铁矿要求停工的事实合法合理。4、矾都公司的《工作联系单》是出于不安抗辩及对方未按约定支付500万元工程预付款(借款)而出具的,苍坑铁矿予以认可不安抗辩,而停工的后果是矾都公司资金严重占用而没有收益,且存在停工损失,苍坑铁矿则减少了资金占用且避免了亏损,一审判决苍坑铁矿等因停工给矾都公司造成的损失不予赔偿有失公正。(二)苍坑铁矿未按约定支付500万元借款明显违约,应支付利息损失。一审判决以苍坑铁矿在重审中同意出借,矾都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要求苍坑铁矿出借,且未出借没有影响工程施工以及合同未约定违约责任为由驳回矾都公司要求支付利息损失的请求错误。1、合同约定的500万元借款并非民间借贷。案涉合同没有约定利息,该款在生产以后的采矿收益中分12个月扣回的约定,足以证明该款具有工程预付款的性质,苍坑铁矿应按合同约定支付该款,未按约定支付为违约。2、在矾都公司首次起诉一案中时,苍坑铁矿未提出矾都公司没有要求其出借资金的抗辩,而是认为出借是义务帮忙(即可以不履行)、其提供的设备远远超过500万元(已经履行了该义务),这证明矾都公司不是没有要求其支付该款,而是苍坑铁矿不支付,其是在重审时才同意支付。3、矾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借款用于案涉项目投资的500万元是银行贷款,支付了利息。如果苍坑铁矿依合同约定支付该款,则矾都公司不存在利息损失。在案涉项目中,矾都公司与矾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一体的,一审判决将两者区分,并以投资不是矾都公司向陈瑞彬借款而支付的利息而不认定错误。(三)矾都公司的《工作联系单》应理解为不安抗辩的通知,苍坑铁矿同意停工应理解为对不安抗辩的认可,在不安抗辩的原因消除前,苍坑铁矿应当赔偿矾都公司的损失。一审判决以停工是矾都公司“对涉案工程的投资风险进行综合判断后作出的选择”为由不认定苍坑铁矿违约错误。1、停工的原因是由于铁矿石价格严重下跌导致,各方在一审均予以认可。2、铁矿石价格严重下跌,苍坑铁矿如按合同约定价格收购铁矿石必然导致严重亏损,最终难以履行收购付款义务。在此情况下,矾都公司有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行使不安抗辩权,要求停工。苍坑铁矿答复同意停工,应视为认可不安抗辩,即由于苍坑铁矿的原因导致合同中止履行,应认定苍坑铁矿违约,而不应认定矾都公司是正常选择。3、停工的后果造成矾都公司包括可得利益损失及工程机械维持、保管以及保障安全等支出,这些应认定为因苍坑铁矿违约导致矾都公司的损失,其应当给予赔偿。(四)矾都公司不应当支付苍坑铁矿设备款278.04万元。矾都公司与苍坑铁矿之间虽然形成了会议纪要,该纪要同时约定了交接要求,明确了临时使用不属于付款范围,双方并未完全按照该纪要履行,一审判决仅依纪要约定而不查明纪要履行情况,判决失之偏颇。(五)一审法院认定苍坑铁矿系毛军个人资产出资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错误。我国实行财产夫妻共有制度,毛军的出资就是以夫妻共同财产出资,苍坑铁矿未举证毛军与李静不是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度的情况下,判决李静不承担责任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四条有关个体工商户的规定,应当可以适用于个人独资企业。综上所述,500万元借款属于工程预付款范围,苍坑铁矿不履行支付该款的义务,应当认定为违约,应当赔偿矾都公司因此造成的损失。矾都公司要求停工属于不安抗辩,苍坑铁矿同意停工视为认可不安抗辩,应当赔偿矾都公司的损失。苍坑铁矿应当认定为毛军与李静共同出资,李静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李静答辩称(一)矾都公司的上诉所述与事实不符,歪曲了苍坑铁矿的陈述。1、矾都公司称《工作联系单》是出于不安抗辩及对方未按约定支付500万元工程款预付款(借款),苍坑铁矿予以认可不安抗辩。苍坑铁矿从未认可该联系单是不安抗辩。该500万元不是预付工程款,而是借款。矾都公司在井建过程中,从未要求借这500万元,苍坑铁矿不存在不按约定支付的情形。2、矾都公司称“停工的原因是由于铁矿石价格严重下跌导致,各方在一审均予以认可”,这是其单方意思表示,不是苍坑铁矿的意思表示,原一审时矾都公司的质证意见是井建安装工程合同与国际行情没有关联。3、矾都公司称“铁矿石价格严重下跌导致苍坑铁矿按合同约定价格收购铁矿石必然导致严重亏损,最终导致难以收购的付款义务。”本案的井建工程没有完工,没有办理竣工验收、评审、颁发采矿许可证,井下开采承包合同无法履行,苍坑铁矿不存在铁矿石的接收义务,不存在付款义务。苍坑铁矿在《工作联系单》的答复是要矾都公司保证、保障合同工期工程进度,是要矾都公司继续履行合同。矾都公司认为苍坑铁矿难以履行收购付款义务,仅是猜测和不履行合同的狡辩。(二)本案不存在不安抗辩情形。矾都公司的《工作联系单》不是在行使不安抗辩权,而是请求暂时停工的函,不是请求履行支付义务的函,而是要求继续回复井建施工,是请求苍坑铁矿理解矾都公司是受国际行情影响及自身周转资金的问题停工,而不是指苍坑铁矿没有履约能力停工。双方之间没有履行期间届满的债务,矾都公司无证据证明苍坑铁矿丧失履约能力的事实。因此,根据《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矾都公司并未提出不安抗辩,苍坑铁矿也没有履行期限届满的债务,更没有丧失履约能力,故本案不存在不安抗辩。(三)关于借款和投资的问题。案涉合同约定“第三个月甲方(苍坑铁矿)借给乙方500万元作为本工程的流动资金”,该条款明确是借款,用途是流动资金,不是预付工程款。陈瑞彬的500万元是矾都公司内部之间的投资款,不是借款,是其内部之间的关系,与苍坑铁矿无关。(四)机器设备款的问题。双方就此问题已有会议纪要,且注明会议纪要与合同具有同等效力,并确认矾都公司应履行支付该款项。(五)李静不应承担连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一条的规定,李静不承担连带责任。

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六项;2.改判矾都公司赔偿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可得利益损失1500万元;3.改判矾都公司给付其垫付的电费、火工材料及逾期支付损失共计2772427.19元;4.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矾都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部分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矾都公司违约,其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损失。1、案涉合同约定,“工程完工日期,井筒安装之日起,一年半达到设计生产规模,…非甲方原因,在合同签订后一年半未达到设计规模时”即2015年5月7日完工。矾都公司是2015年7月时停工,至今四年没有复工,也没有完工,这属于严重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可得利益损失1500万元。2、该合同还约定:“电费、火工材料费用基建期间该费用由甲方垫付,正常生产时,该费用从乙方结算款中逐月扣除。”这里的基建期间是指在合同规定的期间,即指2013年12月7日至2015年5月7日期间;正常生产期间则是指2015年5月7日开始的生产期间,那么电费、火工材料费应该在2015年5月7日开始回收,按合同约定有半年时间足以回收。现矾都公司已逾期四年多时间,井建工程仍未完工,苍坑铁矿垫付的费用也未收回,矾都公司应给付苍坑铁矿垫付的电费、火工材料费及损失。

矾都公司答辩称,(一)矾都公司不存在逾期完工行为。1、案涉合同约定的工程完工日期为井筒安装之日起,一年半达到设计规模。井筒安装之日并非合同签订之日,因此,完工之日并非2015年5月7日。2、案涉合同第六条采矿款支付条款与第二条完工日期条款的约定相矛盾,第二条为完工日期的约定,就完工日期的约定,应当以第二条约定为准。且第六条约定了非甲方(苍坑铁矿)原因前提,因苍坑铁矿违约导致停工至今。3、停工是双方的合意,是苍坑铁矿对矾都公司不安抗辩的认可,在没有恢复供电之前,复工是不可能的。苍坑铁矿原供电容量为4090kva,而永久减容后的容量为200kva,减容后的供电容量为原容量的5%不到,苍坑铁矿称减容不影响复工,能够满足矾都公司需要不成立。4、矾都公司根据合同约定积极投入施工建设,已为苍坑铁矿完成了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工程已达到地下开采设计生产能力。故矾都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一审判决驳回苍坑铁矿等的反诉请求正确。(二)合同约定电费、火工材料款由矾都公司垫付,正常生产时,该费用从矾都公司结算款中逐月扣除,停工至今是由于苍坑铁矿违约导致。若双方合同继续履行,该费用应当按约定扣付,若合同解除,该费用为施工成本,应当由苍坑铁矿承担。

李静述称,同意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的上诉意见。

矾都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苍坑铁矿继续履行《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2.判令苍坑铁矿向矾都公司支付实际投入款及利息共计38384603.05(利息应计算至全部工程款付清之日止,暂计算至2018年8月29日);3.判令毛军在苍坑铁矿应支付上述工程款及利息范围内向矾都公司承担连带责任;4.诉讼费由苍坑铁矿等承担。矾都公司于2018年11月15日变更其诉请为:1.判令苍坑铁矿继续履行双方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3个月内恢复取得采矿权、恢复供电及火工材料、建立铁矿石破碎台、向矾都公司提供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2.判令苍坑铁矿等向矾都公司支付因苍坑铁矿等违约停工之日起即2015年8月1日起至实际恢复生产之日期间矾都公司可得利润损失、实际开支损失,现均暂计算至2018年8月29日,其中可得利润损失暂为35535000元,实际开支损失现暂为310201.6元,共计35845201.6元;3.判令苍坑铁矿等向矾都公司支付因其违约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导致利息损失2542680元(按苍南农商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之标准自2014年5月26日起计算至最终实际出借之日止,暂计算至2018年8月29日);4.判令毛军、李静、新福公司在苍坑铁矿应支付上述工程款及利息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5.诉讼费由苍坑铁矿等承担。

苍坑铁矿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1.判令矾都公司依法立即向安福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书面报告承包工程苍坑铁矿井建、采矿工程概况,提供非煤矿山井建资质等级、相应的安全生产许可证等井建工程承包施工必备材料,并接受安福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监督检查的前提下,继续履行《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井建工程施工,井建工程竣工验收后,立即履行《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采矿工程义务;2.判令矾都公司赔偿苍坑铁矿可得利益损失1500万元;3.判令矾都公司立即支付苍坑铁矿移交设备款、转让预付设备款共计2780400元,并赔偿逾期支付该款的经济损失333648元,共计3114048元;4.判令矾都公司立即支付苍坑铁矿垫付炸药、电费款项2475381.42元,并赔偿逾期支付该款经济损失297045.77元,共计2772427.19元;5.反诉费由矾都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毛军和李静于1993年5月登记结婚。2003年12月,毛军以其个人财产50万元出资设立苍坑铁矿,企业类型为个人独资企业,经营范围是原矿开采和精粉销售。矾都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200万元,经营范围为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矿业开发投资、土石方工程、隧道工程、公路工程、水利水电工程、通信工程、海涂围垦工程施工、机电安装,具备矿山工程施工总承包二级资质,持有建筑施工、矿山采掘施工、金属非金属露天/地下矿山采掘施工作业安全生产许可证。

2003年10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向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出具《国土资源部采矿权评估结果确认书》,载明:江西省国土资源厅申报的苍坑铁矿评估报告及申请评估结果确认资料,经委托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审查,评估机构北京经纬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具有探矿权采矿权评估资格,评估内容符合相关规定,评估方法正确,参数选取基本合理,予以确认,确认结果采矿权价值为2571500元。

2008年10月,苍坑铁矿向江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交《非煤矿矿山建设项目安全预评价报告备案资料》,建设项目名称为安福县苍坑铁矿露采转坑采,备案资料中包括备案申请表、《江西省非煤矿矿山建设项目安全与评价报告评审意见书》、《安福县苍坑铁矿建设项目安全预评价报告专家评审意见》,2008年11月,江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批准了该建设项目的备案。2010年1月20日,江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赣安监非煤项目设审(2010)002号《关于安福县苍坑铁矿井下开采安全设施设计审查意见》。2012年7月22日,江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赣安监非煤项目设审(2010)42号《关于安福县苍坑铁矿地下开采初步设计变更安全专篇审查意见》,并附《安福县苍坑铁矿地下开采初步设计变更安全专篇专家组评审意见》。2013年5月,中钢集团马鞍山矿院工程勘察设计有限公司为苍坑铁矿制作《安福县苍坑铁矿地下开采采矿工程初步设计》。2014年7月,江西省地矿资源勘查开发有限公司为苍坑铁矿制作《安福县苍坑铁矿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

2013年8月22日,苍坑铁矿和成都大宏立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约定苍坑铁矿购买三台P×××××单缸液压圆锥机,共计2184000元。2013年10月1日,苍坑铁矿与王新报签订《苍坑新建破碎厂机械设备安装工程合同书》,约定苍坑铁矿将机械安装工程项目包给王新报施工。

2013年12月7日,苍坑铁矿(甲方)与矾都公司(乙方)签订一份《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约定:一、工程概况—工程名称:苍坑铁矿地下开采井建、开拓采切及采矿等系统工程;工程地点:江西省安福县赤谷乡苍坑村;主要工程内容:完成苍坑铁矿地下开采初步设计及施工图包括的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达到设计生产能力。资金来源:乙方自筹。二、工程完工日期:井筒安装之日起,一年半达到设计生产规模。三、技术要求:1.乙方负责在施工中与设计单位沟通(工程总设计费用由甲方承担,日常费用由乙方承担);2.乙方严格按照设计文件、图纸,国家颁发的工程规范、规程和标准进行施工,施工中甲方管理人员有权监督;3.甲方负责工程的总体系统设计、评价、验收等评审工作;4.为保护甲方的商业秘密,乙方对甲方提供的矿山有关资料专列存档,不得外漏;5.合同期,按设计的施工坐标进行控制边界线。四、承包方式及合同价款:1.本合同采用全包形式,即包工包料、包设备、设施,包安装、包质量、包技术、包安全等;2.合同价款,本采矿工程承包按铁矿石半成品80元/吨(破碎两次抛废、抛废后矿石不得超过6%的废石,超过6%按超过部分量减去结算)计价,年产量低于50万吨,总量每吨降3元,年产量超过60万吨,总量每吨加6元;3.乙方负责将矿石运输到甲方指定地点进行破碎抛废(破碎台由甲方建设竣工、安装调试后交乙方使用和维护,破碎过程中废石运输、人工费、电费及维修费用由乙方承担),抛废后原矿由甲方负责运输;4.破碎台或废石场离井口或破碎台1000米以内,运输费用由乙方承担,超过1000米以外,甲方将给乙方一定的运输补偿。五、材料采购:1.乙方基建、正常生产期间所采购的设备、设施及原材料必须符合国家的规范要求。严禁使用安监部门淘汰或技术落后及伪劣产品,否则后果乙方自负;2.乙方使用甲方提供电力的按供电部门计价,火工材料费用(按进厂)计价,其基建期间该费用由甲方垫付,正常生产时,该费用从乙方结算款中逐月扣除。六、采矿款支付:1.若非甲方原因,在合同签订后一年半未达到设计规模时,造成甲方选场无法正常生产,甲方将给予乙方耽误时间段内采矿量单价10%的下调;2、若因甲方原因造成乙方基建期拖延,不能正常进入采矿生产时,甲方所耽误的时间段内采矿量上调10%单价补偿给乙方;3、以当月甲方现场磅站双方监磅为准,扣除乙方当月领取材料及电费等费用,次月15日前以转账方式支付上月全部采矿款。七、合同签订后,乙方确保15天内人员及设备进场,第三个月甲方借给乙方500万元作为本工程流动资金,合同一年半达产后,12个月内逐月扣回。八、本工程乙方不承担任何税费。九、本合同单价是在标高-120米以上执行。十、双方一般权利和义务(一)甲方权利及义务:1.甲方提供主井、副井及风井的施工现场及负责现有现场设备、设施的拆迁工作;2、提供本工程的设计施工图及采矿相关文件、图纸及方案;3、提供矿区内的就近测量点和设计单位联系方式;4、负责组织每月产量结算、审核、拨款;5、负责对乙方施工的安全、质量、进度工作进行检查和监管;6、如乙方连续6个月施工进度迟缓,自愿或因乙方管理上的缺陷,造成频繁发生安全生产事故,或劳资纠纷造成社会影响而损坏甲方企业形象,甲方有权利解除本合同,乙方需无条件退场,且乙方前期已投入的所有设备、设施必须无条件提供于甲方使用一年(如井下岩石结构差,水文条件限制的除外,由于甲方工程款不能按照合同规定时间支付给乙方,而造成乙方施工队伍不稳定,甲方负全部责任,乙方有权提出解除合同,其造成的全部损失赔偿给乙方);7.负责协调与周边村民及有关单位和部门的联系,确保工程建设施工不受外界因素干扰;8.甲方应保障乙方能够连续生产的基本条件,确保及时提供火工材料及生产用电供应充足等;9.甲方提供临时设施场所和足够的排渣场所,保障运输矿石道路的畅通;10.若甲方矿山现场管理人员出现调整,应及时书面通知乙方;11.负责办理矿山正常生产的各种证件。(二)乙方义务:1.在甲方的监督下依法独立开展生产活动。2.编制每月火工材料计划,配合甲方核对生产量。3.按国家安监总局第62号文的要求执行;4.不得以任何形式转包本合同中的工程,一经发现甲方有权解除本合同;5.确保井下矿石按设计回采率采矿,否则甲方有权按损失矿量双倍罚款;6.提供相关证件交与甲方审查备案,施工期间严格按要求做好现场施工的相关记录,以备甲方办证、验收用;7.发现现场施工情况与设计不符时应及时向甲方、设计单位沟通。十、双方职责:1.甲方是该矿的采矿权人,乙方为甲方的承包单位,合同期间,乙方没有矿产权无经营产品权;2、乙方施工期间要遵纪守法,否则由执法机关执行处理。十一、误工补偿:1.乙方生产的矿石通过破碎后,若甲方不能及时消耗导致乙方不能正常出矿一个月内,达3天以上(含3天)每影响一天,甲方应按乙方正常生产期间的平均合同日生产量计算补偿乙方;2.因下列原因导致乙方误工时间达3天以上(含3天)甲方应补偿乙方现场施工所有人员每人每天人民币100元的生活费:(1)矿山因用地、环境污染等纠纷与当地村民发生冲突;(2)甲方不能确保充足的火工材料与供电不足的(上级部门统一停止供应除外)。十二、安全责任:1.乙方应当加强安全生产管理,严格按照矿山安全操作规程施工;2.乙方应当依照国家法规为员工办理保险,保险费用由乙方承担;3.若发生安全生产事故,甲、乙双方应当相互配合,积极处理,若发生员工致残事故,由乙方承担相关的费用,若发生员工工伤死亡事故,甲方按照30%的比例承担费用,乙方按照70%的比例承担费用。十三、违约责任:1.除本合同另有约定外,甲乙双方任何一方违约而给对方造成经济损失的,违约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的实际经济损失;2.若甲方拖延向乙方支付采矿价款,则每拖延一天,按欠付款项的2‰向乙方支付违约金,拖延支付采矿款达一个月以上的,乙方有权终止本合同,甲方应赔偿乙方实际投资款项;3.因不可抗拒的原因导致本合同无法履行时,本合同自行解除,乙方投资的设备、设施归乙方所有;4.乙方员工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酿成工伤事故,其经济损失甲方不予承担,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乙方应据实赔偿甲方。十四、争议解决办法:因履行本合同发生争议,由双方协商解决,协商解决不成,双方均可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十五、其他:1.甲、乙双方的企业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资质证书及甲方采矿许可证、初步设计、有关批复等相关资料是本协议的附件;2.本合同未尽事宜,由甲、乙双方协商解决,可以签订书面补充协议,补充协议和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补充协议与本合同相抵触的,以补充协议为准;3.本合同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合同落款处加盖苍坑铁矿和矾都公司的合同专用章,毛军在甲方代表处签字,陈瑞彬在乙方代表处签字。

2014年5月25日、8月4日,矾都公司向陈瑞彬分别出具收据,载明收到陈瑞彬苍坑项目部投资款200万元、300万元。矾都公司驻苍坑铁矿项目部在2014年5月31日、8月31日的记账凭证中载明收陈瑞彬投资款200万元、300万元。

2014年6月14日,苍坑铁矿给矾都公司驻苍坑铁矿项目部出具《关于加快竖井施工队伍备案的通知》(安苍矿井字[2014]1号),该通知载明:贵公司于2013年12月7日与我矿签订了《安福县苍坑铁矿地下开采井建、开拓、采切及采矿等工程》合同,按合同乙方义务之规定,乙方应严格执行国家安监总局62号文,及时到上级有关安监部门备案并将本单位有关资质证明提供于甲方审查,但贵公司进场已半年有余,此项工作终未落实到位。为确保甲方企业安全工作的合法性,特通知贵公司尽快办理有关备案事宜,否则由此带来的直接及间接责任、损失均由乙方承担。

2014年8月2日,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就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地下开采承包合同履行期间所涉及的有关问题召开了会议,形成《会议纪要》如下:一、事项:1.苍坑铁矿于2012年4月10日与四川矿山机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安福县苍坑铁矿单绳缠绕式矿井提升商务合同》及2012年4月9日与徐州博信矿山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罐笼及配套设备合同书》均由乙方接管,原甲方预付共计96万元设备款由乙方返还给甲方,其合同由乙方继续与原签订单位履行。2.现场甲方原有设备、设施共计182.04万元由乙方一次性接收(详见交接物清单),款项由乙方打入甲方账户。二、交接要求:1.第一项交接于2014年8月底前,由甲、乙及供应单位交接完成。以后与供应单位业务及财务等发生纠纷,均与甲方无关。2.第二项交接由甲、乙方双方2014年8月20日前交接完成,原有设备、设施乙方没接受的,由甲方收回(若乙方临时使用,由甲、乙方交接人员明细签字,而后归还甲方)。5.本交接纪要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2014年8月18日,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办理了设备接收手续,形成《矾都矿业接收苍坑设备清单》,并载明“以上设备情况属实”。

2015年6月26日,矾都公司向苍坑铁矿出具一份《工作联系单》,载明:矾都公司驻安福县苍坑铁矿项目部已完成斜坡道与主、副井的贯通工程,由于受国际行情的影响,贵方生产也处于不稳定状态,考虑到我方资金周转的周期问题,现特向贵方提出自2015年7月1日起暂时停工,待时机成熟后,即可恢复生产,望给回复。苍坑铁矿于2015年6月27日在该《工作联系单》上回复:望贵方在保证甲、乙双方签订合同工程进度保障的情况下自行安排,停工期间,要留足值班人员,做好防盗及井下排水维护工作。

2015年7月31日,苍坑铁矿同时向安福县国土资源局、安福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安福县苍坑铁矿文件(安苍矿[11]号、安苍矿[10]号),载明:受国际市场的影响,铁矿石价格持续低迷,我矿坚持了半年之久,终因资金周转不灵,无法再支撑下去,决定自2015年8月1日全矿停产,特向贵局报告。苍坑铁矿于2015年8月3日填报《非煤矿山企业停工停产报告表》,该表载明:开采方式为露天/地下开采,安全生产许可证编号或基建批复文号为铁矿露天开采(赣)FM安许证字[2006]D031,停工停产原因为受国际市场影响,产品价格下滑,停产时间自2015年8月1日起。2015年7月31日,安福县国土资源局为苍坑铁矿办理了《安福县国土资源局行政审批服务办理跟踪卡》,申办事项为申办停产手续。

2015年8月10日,苍坑铁矿向安福县供电公司递交一份《关于减少用电容量的申请》,载明:我矿现有供电变压器容量4090KVA,因市场行情不景气,计划对矿区生产线进行调整,特向贵公司申请自2015年8月10日起永久性减少用电容量3530KVA,减容后合计总容量为560KVA。安福县供电公司于当日对苍坑铁矿电容量完成了永久性减容,用电容量变更为560KAV。

2015年11月4日,苍坑铁矿向安福县供电公司申请用户编号用户名称变更,用户编号为0058999804的用户名称由安福县苍坑铁矿变更为新福公司。安福县供电公司于当日完成了用户编号的用户名称变更,现用户编号为0058999804的用户名称为新福公司。苍坑铁矿未再向安福县供电公司申请新的用户编号。

2015年12月2日,新福公司向安福县供电公司递交一份《关于减少用电容量的申请》,载明:我公司现有用电容量560KAV,因市场行情不景气,计划对矿区生产线进行停产,特向贵公司申请自2015年12月2日起永久性减容360KAV,减容后合计总容量为200KVA。安福县供电公司于当日对苍坑铁矿电容量完成了永久性减容,用电容量变更为200KAV。

2018年11月28日,安福县轻化建材公司出具一份证明:该公司是安福县公安局指定的唯一火工材料供应公司,根据县公安局应火工材料需求者提出的火工材料需求申请而开具的《民用爆炸物品购买证》,该公司向火工材料需求者提供相应的火工材料。苍坑铁矿也是该公司的火工材料需求者之一,2015年7月20日,苍坑铁矿持《民用爆炸物品购买证》向该公司要求供应火工材料,该公司向苍坑铁矿提供了品种为工业炸药(000)9600公斤。苍坑铁矿未再向该公司要求提供火工材料,该公司也未再向苍坑铁矿提供火工材料。

新福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28日。2015年7月16日,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赣国土采协转(2015)005号安福县苍坑铁矿采矿权协议转让公示,内容为安福县苍坑铁矿拟将苍坑铁矿采矿权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福公司,采矿许可证号为C3600002009111120041905,开采的标高为260米至-1米,根据《江西省安福县苍坑铁矿2014年度矿山储量年报》评审备案证明,截至2014年12月31日,保有储量1507.7万吨,转让价格为人民币200万元。2015年7月31日,苍坑铁矿和新福公司在江西省国土资源交易中心的鉴证下签订《安福县苍坑铁矿采矿权协议转让合同》,明确了拟转让的采矿权基本情况、转让价格、付款方式、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及违约责任等。2015年9月28日,江西省国土资源厅针对苍坑铁矿、新福公司之间的采矿权转让发布赣国土资矿转字[2015]0006号江西省国土资源厅采矿权转让批复,批准准予转让,同时要求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收到转让批复后,依据《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的规定,办理采矿权变更登记手续。2009年12月17日,苍坑铁矿办理采矿许可证(证号为C3600002009122120048620),开采矿种为露天/地下开采,生产规模为50万吨/年,矿区面积为0.3811平方公里,开采深度为260米至-1米标高。2015年11月27日,苍坑铁矿将上述采矿许可证变更登记为新福公司,其他内容不变。

2015年11月30日,苍坑铁矿与新福公司签订《吸收合并协议》,约定新福公司整体吸收合并苍坑铁矿全部资产以及与其相关联的债权、债务和劳动力。2018年10月20日,新福公司作出承诺:根据双方的《吸收合并协议》,苍坑铁矿资产及其采矿权并入新福公司,苍坑铁矿的债务也由新福公司连带承担,新福公司同意继续履行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一审法院在审理(2018)赣08民初124号案件中,矾都公司于2018年12月11日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新福公司为本案被告,要求新福公司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2018年1月,矾都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2018年7月1日撤回起诉,一审法院作出(2018)赣08民初1-1号民事裁定准予其撤回起诉。2018年8月31日,矾都公司再次诉至一审法院,请求苍坑铁矿继续履行合同、恢复采矿权等、支付500万元流动资金及利息、支付因苍坑铁矿违约给其造成的可得利润损失和实际开支损失等,一审法院于2019年2月26日作出(2018)赣08民初124号民事判决。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15日作出(2019)赣民终388号民事裁定,撤销一审法院的(2018)赣08民初124号民事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重审过程中,矾都公司于2019年10月13日向一审法院申请司法鉴定,申请内容为:矾都公司已实施完成的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等所有投入造价进行鉴定。

一审法院庭审过程中,矾都公司自认在地下施工过程中会碰到铁矿石,按照挖出铁矿石的数量来结算,前期算投入,没有挖到就算投入,开采后按合同约定付款。对于挖出铁矿石的数量,矾都公司认为铁矿石均在现场,没有进行测算,因为破碎系统离矿很远,苍坑铁矿没有建立新的破碎系统,没有针对矾都公司的设备。对于《工作联系单》中“受国际行情影响”,矾都公司的理解是未来有可能影响到其结算问题,当时行情670多元每吨,2015年已严重下跌到300多元每吨,按照当时会亏损,会影响到其结算;对于《工作联系单》中“贵方生产也处于不稳定状态”,矾都公司的理解是国际市场行情不好,苍坑铁矿断断续续生产,本身有露天有地下,整体生产不稳定;对于《工作联系单》中“考虑到我方资金周转的周期问题”,矾都公司的理解是苍坑铁矿没有履行的500万元的借款。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矾都公司与苍坑铁矿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能否继续履行;2.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构成违约、要求苍坑铁矿承担因违约导致的矾都公司停工期间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损失应如何计算;3.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构成违约,要求苍坑铁矿承担违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4.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长期停工构成违约、要求矾都公司承担停工期间苍坑铁矿的可得利润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损失应如何计算;5.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支付移交设备款、转让预付设备款,并承担逾期支付的违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6.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支付其垫付的炸药、电费,并承担逾期支付的违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7.矾都公司主张毛军、李静、新福公司对苍坑铁矿承担连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关于矾都公司与苍坑铁矿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能否继续履行的问题。

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于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严格遵守并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现双方当事人均诉请主张继续履行《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亦体现了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虽然苍坑铁矿已将其采矿权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新福公司,但新福公司已出具《承诺函》表示同意继续履行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故苍坑铁矿将采矿权转让给新福公司的行为,不会成为双方继续履行合同的障碍,本院依法予以准许。新福公司的吸收合并行为并未对本案合同履行造成影响,也非造成矾都公司停工的原因,矾都公司要求苍坑铁矿恢复采矿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恢复供电及火工材料,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依据合同约定向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提供井建工程承包施工必备材料,因合同已约定双方相关义务内容,当事人的上述主张属于履行合同应有之义,均包含在继续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且苍坑铁矿陈述在继续履行合同的前提下,同意申请恢复电容及供应火工材料,矾都公司亦表示本着合同继续履行的原则,同意履行备案手续,故一审法院不另行判决。

二、关于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构成违约、要求苍坑铁矿承担因违约导致的矾都公司停工期间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损失应如何计算的问题。

根据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涉案工程名称是苍坑铁矿地下开采井建、开拓采切及采矿等系统工程,虽然工程名称中包含采矿的字眼,但根据苍坑铁矿在2009年12月17日办理的采矿许可证载明,开采深度为260米至-1米标高,故苍坑铁矿依法仅允许进行露天采矿,不能进行地下采矿。涉案工程主要内容是:矾都公司完成苍坑铁矿地下开采初步设计及施工图包括的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达到设计生产能力。资金来源是矾都公司自筹。该合同第四条承包方式及合同价款约定,合同采取包工包料的形式,合同价款按铁矿石半成品80元/吨计价,同时按照年产量的多少进行调差。本案庭审过程中,矾都公司自认在地下施工过程中会碰到铁矿石,按照挖出铁矿石的数量来结算,前期算投入,没有挖到就算投入,开采后按合同约定付款。结合涉案合同约定的内容、苍坑铁矿持有的采矿许可证和矾都公司的陈述,一审法院认为,矾都公司的施工实际上是为苍坑铁矿日后达到设计生产能力的地下开采项目而进行的井建开拓、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以及其他设备设施的投资、安装工作等一系列系统工程的建设施工,按照铁矿石半成品的价格计价只是矾都公司施工过程中遭遇铁矿石,开挖出来后依照其数量计算工程款的计价方式,并不意味着矾都公司在施工建设过程的同时有权进行采矿,在建设施工的前期由矾都公司垫资,施工过程中开挖出铁矿石时,则按数量进行结算。

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有以下违约行为:1.2015年7月,苍坑铁矿主动向安福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全矿停产(包括露天及地下),并向电力部门申请永久性减容,停止购买火工材料(即炸药),导致生产电力及火工材料无法满足生产要求;2.未建设破碎台。一审法院认为,《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应综合双方当事人履行合同过程的行为判断违约主体和责任。首先,苍坑铁矿于2015年7月31日向安福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全矿停产前,矾都公司于2015年6月26日向苍坑铁矿出具《工作联系单》,申请自2015年7月1日起暂时停工。从时间先后而言,是矾都公司率先向苍坑铁矿申请停工,矾都公司主张该《工作联系单》是应苍坑铁矿的要求提供的,但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主动申请停产减容等造成电力火工材料无法满足生产要求而构成违约,从时间上看缺乏事实依据;其次,根据《工作联系单》载明的内容,矾都公司提出停工的原因有:由于受国际行情的影响、矾都公司认为苍坑铁矿的生产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以及矾都公司考虑到其资金周转的周期问题。矾都公司在庭审时陈述,国际行情的影响是指铁矿石价格自当时行情670多元每吨严重下跌到2015年的300多元每吨,未来有可能影响到其结算问题;“贵方生产也处于不稳定状态”是指国际市场行情不好,苍坑铁矿断断续续生产,本身有露天有地下,整体生产不稳定;“考虑到我方资金周转的周期问题”是指苍坑铁矿没有履行500万元的借款。但是,一审法院认为,铁矿石的国际行情是依据铁矿石的国际供求关系而发生的客观波动状况,不依双方当事人的意志为转移,根据双方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矾都公司以挖出的铁矿石的数量进行结算,且以80元/吨恒定的价格计算工程款,无论国际行情如何波动,苍坑铁矿都应依据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支付工程款,故矾都公司认为铁矿粉国际市场行情的波动可能会影响未来的结算问题,是矾都公司对其自身投资风险的判断和选择;苍坑铁矿的生产是否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也不能影响苍坑铁矿依据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支付工程款;矾都公司主张考虑到其资金周转的周期问题是指苍坑铁矿没有履行出借500万元的义务,但该《工作联系单》中并没有明确载明系该原因,且资金周转的周期不应仅涉及一笔款项。因此,矾都公司考虑到以上三个原因的情况下,率先向苍坑铁矿申请停工,是矾都公司对涉案工程的投资风险进行综合判断后作出的选择。第三,矾都公司向苍坑铁矿出具的《工作联系单》后,苍坑铁矿回复望矾都公司在保障合同进度的情况下自行安排,停工期间做好维护工作。因此,苍坑铁矿同意了矾都公司的停工申请,但前提是保障合同工程进度。第四,苍坑铁矿以受国际市场的影响、铁矿石价格持续低迷、资金周转不灵无法支撑等为由于2015年7、8月向安福县国土资源局申请全矿停产、向电力部门申请永久性减容、停止购买火工材料(即炸药),以上停产减容、停止购买火工材料均是苍坑铁矿在收到矾都公司的《工作联系单》后向有关部门申请实施的行为,苍坑铁矿申请停产减容之前,矾都公司已于2015年7月1日停工,苍坑铁矿的停产减容在客观上不会影响矾都公司,故矾都公司以此为由主张苍坑铁矿构成违约,缺乏事实依据。第五,根据双方合同第四条第3款的约定,乙方负责将矿石运输到甲方指定地点进行破碎抛废,破碎台由甲方建设竣工、安装调试后交乙方使用和维护……。矾都公司据此主张苍坑铁矿未建立破碎台构成违约。根据苍坑铁矿提供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和《苍坑新建破碎厂机械设备安装工程合同书》,证明苍坑铁矿已建设破碎系统。庭审时,矾都公司亦没有否认苍坑铁矿现有破碎系统,只是现有的破碎系统离井口很远,苍坑铁矿没有建立新的破碎台。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苍坑铁矿需要为履行合同建立新的破碎台,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没有建立新的破碎台构成违约,缺乏合同依据;合同第四条第4款约定,破碎台或废石场离井口或破碎台1000米以内,运输费用由乙方承担,超过1000以外,甲方将给予乙方一定的运输补偿。据此,合同针对破碎台的距离问题约定了运费补偿,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应在距井口1000千米以内建立破碎系统,缺乏合同依据。综上,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申请停产减容、停止购买火工材料、未建立破碎台而构成违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矾都公司要求苍坑铁矿承担因违约导致的矾都公司停工期间可得利润损失35535000元及实际开支损失310201.6元,共计35845201.6元。一审法院认为,首先,可得利益损失是指一方未全面履行合同等违约行为导致守约方所丧失的财产性损失,该财产性损失是当事人期望的在合同全面履行以后可以实现和取得的财产权利。《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这是违约情形下守约方向违约方主张可得利益损失的法律依据,适用的前提是一方存在违约事实。如前所述,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申请停产减容、停止购买火工材料、未建立破碎台而构成违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矾都公司据此主张苍坑铁矿承担其可得利润损失,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次,矾都公司主张以其证据十《苍坑铁矿采矿工程成本及利润核算表》及可得利润表作为其主张的依据,但矾都公司的该组证据为其单方制作,且未得到苍坑铁矿的认可,矾都公司以其单方制作的核算表作为其请求的依据,缺乏事实依据。再次,矾都公司诉请继续履行合同,苍坑铁矿、新福公司亦同意继续履行合同,在合同能够继续履行的情况下,矾都公司诉请可得利益损失缺乏法律依据。第四,矾都公司诉请主张苍坑铁矿承担其实际开支损失310201.6元,依据是矾都公司苍坑铁矿部自2015年8月至2018年8月期间聘请值班和井下抽水人员的工资,该报表由矾都公司单方制作,没有得到苍坑铁矿的认可;再者,根据苍坑铁矿在《工作联系单》中的回复,矾都公司仅为暂时停工,苍坑铁矿要求其应保障合同工程进度,停工期间留足值班人员,做好防盗、井下排水维护等工作,故矾都公司安排值班和井下抽水人员留守,也是在停工期间保障工程日后顺利复工的必要开支。第五,矾都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鉴定其已实施完成的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等所有投入的造价,而矾都公司的诉请为继续履行合同、要求苍坑铁矿支付其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损失及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导致的利息损失。根据民事诉讼不告不理原则,一审法院应围绕当事人的诉请进行审理,矾都公司诉请的是可得利润损失、实际开支损失及利息损失,但申请鉴定的事项为其实际完成的投入造价,其申请鉴定的事项不是本案审理范围。矾都公司要求苍坑铁矿承担因违约导致的矾都公司停工期间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三、关于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构成违约,要求苍坑铁矿承担违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矾都公司和苍坑铁矿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第七条约定,第三个月甲方借给乙方500万元作为本工程流动资金,合同一年半达产后,12个月内逐月扣回。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未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向矾都公司出借500万元,构成违约,导致矾都公司向外融资,造成资金周转困难,苍坑铁矿应承担违约责任。一审法院认为,首先,合同约定的是第三个月苍坑铁矿有向矾都公司出借500万元的义务,这是合同为苍坑铁矿约定的义务,与义务相对应的是权利,即矾都公司有权请求苍坑铁矿履行合同义务,故该合同约定亦是矾都公司向苍坑铁矿主张出借款项的请求权基础。其次,该合同仅约定苍坑铁矿有出借500万元的义务,达产后逐月扣回,但没有约定苍坑铁矿在没有履行出借义务的情形下,应否承担违约责任、如何承担违约责任。第三,2013年双方合同约定的是苍坑铁矿在第三个月履行出借义务,但矾都公司未举证证明其曾向苍坑铁矿提出履行该合同义务的请求,直到2018年诉讼时才提出该项主张。根据矾都公司诉状载明的内容:合同签订后,其积极投入施工建设,已为苍坑铁矿完成了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工程已达到地下开采设计生产能力。根据该自认内容,矾都公司在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借款的情况下,就自认其已全部完成合同约定的工程范围,故从矾都公司诉状内容看,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的行为没有给矾都公司的建设造成不便。第四,矾都公司主张因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导致其资金周转困难,向其法定代表人陈瑞彬借款500万元,产生利息损失。根据矾都公司的举证,陈瑞彬确实向矾都公司转账500万元,但矾都公司的向陈瑞彬出具的收据以及入账的记账凭证显示,陈瑞彬是以投资款的形式向矾都公司转账,未明确载明为借款。综上,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构成违约,要求苍坑铁矿承担违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现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提供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因双方均主张继续履行合同,合同已约定苍坑铁矿有义务向矾都公司出借该款,苍坑铁矿亦同意在继续履行的前提下出借,故矾都公司是行使合同约定的付款请求权,一审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四、关于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长期停工构成违约、要求矾都公司承担停工期间苍坑铁矿的可得利润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损失应如何计算的问题。

矾都公司向苍坑铁矿出具的《工作联系单》后,苍坑铁矿予以了回复,虽然该回复载明望矾都公司在保障合同进度的情况下自行安排,停工期间做好维护工作,但苍坑铁矿是明确同意了矾都公司的停工申请,故矾都公司和苍坑铁矿达成了停工的共同意思表示,双方未明确停工截止日期,属约定不明,故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长期停工构成违约,缺乏事实依据;因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停工构成违约缺乏事实依据,苍坑铁矿请求矾都公司承担其可得利润损失,亦缺乏事实依据,且苍坑铁矿未举证证明其可得利润损失的具体依据,故苍坑铁矿的该项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五、关于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支付移交设备款、转让预付设备款,并承担逾期支付的违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

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就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地下开采承包合同履行期间所涉及的有关问题召开了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约定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故该《会议纪要》亦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严格遵守并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该《会议纪要》载明苍坑铁矿向案外人购买机器设备的预付款96万元以及现有的设备设施182.04万元交接给矾都公司,矾都公司一次性接收,款项转给苍坑铁矿。签订协议后,双方签订《矾都矿业接收苍坑设备清单》,并载明“以上设备情况属实”,故本院认为双方自此完成了设备交接手续,矾都公司主张设备未实现三方交接,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支付设备转让款、预付款有合同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但是,该合同仅约定矾都公司一次性接收,未约定矾都公司的付款时间,亦未约定违约责任,故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承担逾期支付的违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六、关于苍坑铁矿主张矾都公司支付其垫付的炸药、电费,并承担逾期支付的违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

《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第五条第2款约定,基建期间的火工材料费用、电费由苍坑铁矿垫付,正常生产时,该费用从结算款中逐月扣除。现苍坑铁矿全矿停产,矾都公司未能生产,苍坑铁矿诉请支付该费用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七、关于矾都公司主张毛军、李静、新福公司对苍坑铁矿承担连带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一条规定,个人独资企业,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财产为投资人个人所有,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经营实体。根据苍坑铁矿登记资料显示,苍坑铁矿系毛军以个人资产出资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故毛军依法应当苍坑铁矿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毛军与李静虽为夫妻关系,但苍坑铁矿不是以家庭共有财产出资,矾都公司诉请要求李静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新福公司与苍坑铁矿签订了《吸收合并协议》,新福公司吸收合并了苍坑铁矿全部资产,且出具《承诺函》表示同意继续履行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签订的合同,故新福公司应对苍坑铁矿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依照《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矾都公司、苍坑铁矿继续履行双方签订的《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二、苍坑铁矿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矾都公司出借款项500万元;三、矾都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苍坑铁矿设备款278.04万元;五、毛军、新福公司对苍坑铁矿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六、驳回矾都公司其他诉讼请求;七、驳回苍坑铁矿的其他反诉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33723.02元,反诉费73116.19元,财产保全费10000元,合计316839.21元,由苍坑铁矿、毛军、新福公司负担240755元,矾都公司负担76084.21元。

二审认定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一致。

本院认为,二审争议的问题为:1.案涉《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的合同性质及是否应当继续履行的问题;2.矾都公司向苍坑铁矿出具《工作联系单》是否系行使不安抗辩权及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李静是否应赔偿矾都公司停工期间的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的问题;3.苍坑铁矿是否应承担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而产生的利息损失问题;4.矾都公司是否应向苍坑铁矿支付可得利益1500万元的问题;5.矾都公司是否应当苍坑铁矿支付设备款及其垫付的电费、火工材料费等损失问题;6.李静在本案中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一)关于案涉合同的性质及应是否继续履行的问题。案涉《井建、采矿工程施工合同》,虽包含采矿的字眼,但根据苍坑铁矿在2009年12月17日办理的采矿许可证载明,开采深度为260米至-1米标高,故苍坑铁矿依法仅允许进行露天采矿,不能进行地下采矿。合同约定,矾都公司完成苍坑铁矿地下开采初步设计及施工图包括的所有井巷开拓工程、机电、提升运输、排水供水、供风通风等设备设施,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等设备投资及安装工作,达到设计生产能力。合同采取包工包料的形式,合同价款按铁矿石半成品80元/吨计价,同时按照年产量的多少进行调差。矾都公司在一审庭审过程中自认在地下施工过程中会碰到铁矿石,按照挖出铁矿石的数量来结算,前期算投入,没有挖到就算投入,开采后按合同约定付款。故矾都公司的施工实际上是为苍坑铁矿日后达到设计生产能力的地下开采项目而进行的井建开拓、永久井架制作、井筒装备以及其他设备设施的投资、安装工作等一系列系统工程的建设施工,按照铁矿石半成品的价格计价只是矾都公司施工过程中遭遇铁矿石,开挖出来后依照其数量计算工程款的计价方式,不意味着矾都公司在施工建设过程的同时有权进行采矿,故案涉合同为建设施工合同。故矾都公司认为一审法院对案涉合同性质认定有误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案涉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故一审法院认定该合同合法有效正确。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合同当事人具有拘束力,双方应严格遵守并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本案一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诉请继续履行合同,体现了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也系对自己权利的处分,理应尊重。矾都公司在二审庭审时以双方无法履行合同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其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合同无法履行,且其在上诉状中也未提出主张解除合同的上诉请求。至于双方在一审中主张对方应履行的配合事项,应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解决,故其矾都公司解除合同的主张,不予支持。

(二)关于矾都公司向苍坑铁矿出具《工作联系单》是否系行使不安抗辩权及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李静是否应赔偿矾都公司停工期间的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的问题。一是不安抗辩权的问题。《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中止履行:(一)经营状况严重恶化;(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三)丧失商业信誉;(四)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当事人没有确切证据中止履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第六十九规定,当事人依照本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中止履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对方提供适当担保的,应当恢复履行。中止履行后,对方在合理期限内未恢复履行能力并且未提供适当担保的,中止履行的一方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矾都公司于2015年6月26日向苍坑铁矿出具《工作联系单》,其内容为“已完成斜坡道与主、副井的贯通工程,由于受国际行情的影响,贵方生产也处于不稳定状态,考虑到我方资金周转的周期问题,现特向贵方提出自2015年7月1日起暂时停工,待时机成熟后,即可恢复生产,望给回复。”从联系单的内容来看,并非指出苍坑铁矿没有履约能力而要求停工,也未要求苍坑铁矿为履行合同提供相应担保,未提供担保而要求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且停工包含其自身原因。苍坑铁矿回复望矾都公司在保障合同进度的情况下自行安排,停工期间做好维护工作,并非系对不安抗辩权的认可,而是双方对停工达成合意而已。故矾都公司称其工作联系单符合《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系行使不安抗辩权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二是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李静是否应赔偿矾都公司停工期间的可得利润损失及实际开支的问题。因矾都公司出于各种因素的考量,而申请暂时停工,而苍坑铁矿予以同意,故本案双方对停工达成合意。停工并非基于苍坑铁矿单方违约行为所致,且矾都公司单方制作的《苍坑铁矿采矿工程成本及利润核算表》及可得利润表并未得到苍坑铁矿的认可,也未有充分证据证实,且事实上矾都公司停工时,也缺乏生产的必要条件。由于案涉合同继续履行,故矾都公司主张停工期间可得利润损失35535000元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其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承担其实际开支损失310201.6元,该损失是矾都公司苍坑铁矿部自2015年8月至2018年8月期间聘请值班和井下抽水人员的工资组成,系由其单方制作,未得到苍坑铁矿的认可,且苍坑铁矿在《工作联系单》中的回复是要求矾都公司应保障合同工程进度,停工期间留足值班人员,做好防盗、井下排水维护等工作,故矾都公司安排值班和井下抽水人员留守,是其在停工期间保障工程日后复工的必要开支,故不予支持。

(三)关于苍坑铁矿是否应承担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而产生的利息损失的问题。根据案涉合同的约定,苍坑铁矿有出借矾都公司500万元作为工程流动资金的义务,但该款并非工程预付款,合同未对苍坑铁矿在没有履行出借该500万元款项是否应承担违约责任及如何承担违约责任进行约定。本案中,矾都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曾向苍坑铁矿提出履行该合同义务的请求,其直到2018年诉讼时才提出该项主张。从矾都公司提供的《工作联系单》及其诉状的内容来看,矾都公司在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借款的情况下,自认其已全部完成合同约定的工程范围,苍坑铁矿未出借500万元的行为未给矾都公司的建设造成不便。虽然陈瑞彬向矾都公司转账500万元,根据其提供的收据以及入账的记账凭证显示,陈瑞彬是以投资款的形式向矾都公司转账,未明确载明为借款,故矾都公司主张苍坑铁矿应承担未出借500万元工程流动资金而产生利息损失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四)关于矾都公司是否应赔偿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可得利益损失1500万元的问题。本案中,矾都公司于2015年6月26日向苍坑铁矿出具《工作联系单》,提出自2015年7月1日起暂时停工,待时机成熟后,即可恢复生产,望给回复。而苍坑铁矿于2015年6月27日在该《工作联系单》上回复:望贵方在保证甲、乙双方签订合同工程进度保障的情况下自行安排,停工期间,要留足值班人员,做好防盗及井下排水维护工作。表明双方对暂时停工达成了合意。事后,苍坑铁矿也申办了停产手续,对苍坑铁矿电容量完成永久性减容等。由于双方未明确停工截止日期,属约定不明,故苍坑铁矿等主张矾都公司长期停工构成违约,缺乏事实依据,且苍坑铁矿未举证证明其可得利润损失的具体依据,故一审法院对苍坑铁矿等要求矾都公司承担其可得利益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正确,苍坑铁矿要求矾都公司承担其可得利润损失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五)关于矾都公司是否应支付移交设备款、转让预付设备款及给付垫付电费、火工材料及逾期支付损失的问题。苍坑铁矿与矾都公司2014年8月2日形成的《会议纪要》,约定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故该《会议纪要》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根据该《会议纪要》,苍坑铁矿向案外人购买机器设备的预付款96万元以及现有的设备设施182.04万元交接给矾都公司,矾都公司一次性接收,款项转给苍坑铁矿。且双方于2014年8月18日签订了《矾都矿业接收苍坑设备清单》,双方自此完成了设备交接手续,矾都公司主张未实际履行,其不应支付上述款项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另案涉合同约定,基建期间的火工材料费用、电费由苍坑铁矿垫付,正常生产时,该费用从结算款中逐月扣除,但未约定未支付上述款项损失如何承担,且现双方同意继续履行合同产,故苍坑铁矿等上诉要求矾都公司支付上述该费用及损失的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六)关于李静是否对矾都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苍坑铁矿登记资料显示,苍坑铁矿系毛军以个人资产出资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故毛军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的规定,以其个人财产对苍坑铁矿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而李静虽与毛军为夫妻关系,但苍坑铁矿并非以家庭共有财产出资,李静并非苍坑铁矿的投资人,故矾都公司主张李静应承担连带责任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矾都公司、苍坑铁矿、新福公司、毛军的上诉请求均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87167.62元,由浙江矾都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负担258733.06元,安福县苍坑铁矿、安福县新福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毛军共同负担128434.56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彭海鹏

审判员  吴玉萍

审判员  肖童亮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陈慧

书记员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