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思茅区灏兴红木家具店云南普洱英爵油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2 21:38发布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云民终128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思茅区灏兴红木家具店,住所地: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茶苑路(大昆曼家具城)。

经营者:蒋昌财,男,1970年5月28日出生,汉族,户籍住所地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雪燕,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云南普洱英爵油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南屏镇木乃河(工业园区)。

诉讼代表人:云南衡炜律师事务所,该公司管理人。

负责人:朱智,云南衡炜律师事务所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振强,云南衡炜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思茅区灏兴红木家具店(以下简称灏兴家具店)因与被上诉人云南普洱英爵油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爵油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云08民初2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0月14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11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灏兴家具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雪燕,被上诉人英爵油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振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灏兴家具店向本院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2020)云08民初201号民事判决;2.请求判决驳回英爵油业公司的诉讼请求;3.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英爵油业公司承担。事实及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搬走红木家具是与被上诉人协商一致的结果,双方并无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被上诉人欠付上诉人家具款184820元,经上诉人多次催要,被上诉人一直未予支付。2017年10月15日,因被上诉人的多家债权人到厂区哄抢财物,上诉人前去被上诉人厂区协商欠付家具款事宜,经协商,被上诉人表示无力支付剩余欠款,同意让上诉人拉回部分红木家具,并出具了《情况说明》让上诉人签字确认。根据《情况说明》最后一条“以上家具在双方债权债务未结清以前,蒋昌财保证不进行任何处置。”该份《情况说明》由被上诉人一审举证,必然认可该证据三性。从该《情况说明》可以看出,拉走红木家具的真实目的是为了避免家具遭哄抢,而进行暂时性的保管,从而双方之间形成了对未结清货款的担保关系。上诉人对家具也未进行任何处分,现今还保存在上诉人仓库内。故一审认定双方买卖合同解除违背案件事实。二、上诉人拉走的是物,要退还也局限于物。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返还价款缺乏依据。即使认定双方买卖合同解除,也不应适用合同法九十七条的规定,因拉走的红木家具完好保存在上诉人仓库内,要返还也仅限于返还多拉走的红木家具,而不是返还款项。

英爵油业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

英爵油业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灏兴家具店向英爵油业公司返还款项145100元;2.诉讼费由灏兴家具店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期间,英爵油业公司向灏兴家具店陆续购买了一批红木家具。其后,经英爵油业公司与灏兴家具店共同确认,购买的家具总价款为384820元,英爵油业公司已支付灏兴家具店家具款200000元,剩余家具款184820元未支付。2017年10月15日,因英爵油业公司一直未付清家具款,灏兴家具店从英爵油业公司拉走原销售给英爵油业公司的部分家具,在灏兴家具店出具给英爵油业公司的《情况说明》中载明拉走的家具分别为:鸡翅木圆门博古架一个(3.2米)、非洲红檀雅轩电视柜(红古轩)1件套、非洲红檀云龙大床(红古轩)3件套、非洲红檀云龙衣柜(红古轩)1件套、非洲红檀云龙五斗柜(红古轩)1件套、非洲花梨万事如意1.98米班台加班椅(红古轩)2件套、非洲花梨万事如意书柜1套、非洲花梨云龙衣柜1套、非洲花梨酒吧柜1套、非洲鸡翅1.5米圆桌加八把餐椅(9件套)、非洲花梨皇宫椅3件套。灏兴家具店从英爵油业公司厂区搬走的以上家具价款为308920元。另查明,2018年8月23日,一审法院裁定受理英爵油业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云南衡炜律师事务所担任英爵油业公司管理人。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收货单、结算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本案中,虽然英爵油业公司与灏兴家具店均未提交书面买卖合同,但根据英爵油业公司提交的送货单及结算确认单,一审法院确认英爵油业公司与灏兴家具店之间存在家具买卖合同法律关系。灏兴家具店将家具交付英爵油业公司后,英爵油业公司理应支付相应价款,在英爵油业公司只支付了200000元家具款,剩余184820元家具款一直未支付的情形下,灏兴家具店自行到英爵油业公司拉回部分家具的行为应视为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根据灏兴家具店出具给英爵油业公司的《情况说明》中载明拉走的家具清单及双方签字认可的结算确认单中载明的价格,一审法院确认灏兴家具店拉回的家具价款为308920元;英爵油业公司欠付灏兴家具店的家具款仅为184820元,现英爵油业公司起诉要求灏兴家具店返还多拉走家具的相应价款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灏兴家具店应将多拉走的家具价款124100元返还英爵油业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三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灏兴家具店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英爵油业公司124100元家具款;二、驳回英爵油业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202元,由英爵油业公司负担480元,灏兴家具店负担2722元。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对于一审认定的事实,各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灏兴家具店拉走家具行为的性质如何判定以及英爵油业公司关于返还家具价款的诉请应否支持。

本院认为,灏兴家具店上诉主张其从英爵油业公司将家具拉走,灏兴家具店和英爵油业公司之间由此形成的是质押担保关系,而非一审认定的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故认为一审认定合同解除错误。就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出质人和质权人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质押合同。而案涉《情况说明》为灏兴家具店单方制作,且其中所载内容也并不足以证明灏兴家具店与英爵油业公司之间形成质押担保关系,故灏兴家具店关于其拉回家具的行为具有质押担保性质的主张不能成立。灏兴家具店在英爵油业公司欠付货款的情况下,自行将大部分家具拉回,一审据此认定灏兴家具店具有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并无不妥。现英爵油业公司也通过起诉要求与灏兴家具店就多拉走部分家具的款项进行结算并返还,可以认定双方就解除合同形成合意。故灏兴家具店关于一审认定合同解除错误的主张亦不能成立。从而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并结合双方认可家具数量以及家具价格判决灏兴家具店应将多拉走的家具款124100元返还英爵油业公司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上诉人灏兴家具店的上诉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审理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82元,由思茅区灏兴红木家具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汤莉婷审判员张伟审判员杨聃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记员 王     定     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