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广东世纪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2 14:29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最高法民终69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双龙街199号5号楼1层185-190室。

法定代表人:朱快,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志强,男,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仲勉,浙江纳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广东世纪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平洲夏南大道。

法定代表人:麦志基,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广东工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佩芳,广东工匠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贵州万鸣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安顺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迎宾路与西航路交叉口阿波罗温泉大酒店内。

法定代表人:孔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秋梅,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安兰,贵州诺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贵州省安顺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迎宾路管委会办公大楼四楼。

法定代表人:胡克松,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新,贵州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寇满超,贵州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孔卉,女,1960年1月31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现住贵州省安顺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迎宾路与西航路交叉口阿波罗温泉大酒店。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海力,男,1976年11月1日出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现住贵州省安顺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迎宾路与西航路交叉口阿波罗温泉大酒店。

上诉人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城公司)因与上诉人广东世纪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达公司)、贵州万鸣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鸣源公司)、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0日作出的(2019)黔民初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6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绿城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志强、朱仲勉,上诉人世纪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进,上诉人万鸣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孔卉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秋梅、陈安兰,上诉人安顺城投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立新、寇满超,上诉人孔卉到庭参加诉讼。上诉人苏海力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绿城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支持绿城公司一审诉讼请求或依法改判。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遗漏对部分诉讼请求的描述及驳回意见,程序违法。一审法院在认可《保证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并予以采信的情况下,驳回绿城公司主张赔偿金及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但未说明理由,违反法定程序。一审法院未支持绿城公司主张世纪达公司及各担保人承担绿城公司为实现债权支出的律师费813186.09元、差旅费59130元的诉讼请求,以及主张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但未充分说明未支持的理由,程序违法。二、世纪达公司应支付的剩余工程款金额为18742031.9元,工程款利息也应以此金额作为本金进行计算。双方在《补充协议》中一致确认,原合同项下剩余工程款至少为26742031.9元,但原合同所涉项目应按约完工,然因世纪达公司供材料未能按约进场及影响的除外,且世纪达公司供材料的原因不影响上述剩余工程款项底价。双方在一审法院组织下进行现场勘察,案涉工程项目除二标段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和相应的石材安装工程未全部完工以外,三、四标段工程已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二标段已完工工程也已投入使用,且二标段工程未完工部分仅占整个工程的很少部分。二标段工程未全部完工系因世纪达公司迟延支付工程款、未能满足甲供材料按时进场的施工前提条件所致。世纪达公司辩称家庭房型和五楼健身房的收尾工程已由其自行完成并投入使用,但未提供证据证明,且其在庭审中认可对自行完成的家庭房型收尾工程可以算作绿城公司已完工部分。综上,案涉工程因世纪达公司原因未完成二标段全部施工。《补充协议》约定工程款至少为26742031.9元,扣除世纪达公司已支付的800万元,绿城公司主张世纪达公司应付剩余工程款总额为18742031.9元,并无不当。三、世纪达公司和万鸣源公司已将案涉工程投入使用,应视为相应工程已通过竣工验收,绿城公司提供验收资料不宜通过判决方式处理。绿城公司是否提供验收资料不影响工程质量的担保和剩余工程款的支付。

世纪达公司辩称:一、一审法院驳回绿城公司第三、四、五项诉讼请求正确,其主张的该三项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且相应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一审法院判决世纪达公司向绿城公司支付9019186.22元工程款及利息错误,绿城公司要求世纪达公司支付18742031.9元工程款及利息更是缺乏依据。(一)绿城公司无权根据《补充协议》主张18742031.9元工程款及利息。1.《补充协议》所涉“按约完工”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原合同所涉全部项目均按原合同约定的施工内容全部完成;二是原合同所涉所有项目均按原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的时间及时完成。但是,现有证据证明2017年7月5日前应完工的不涉及甲供材料的一楼水会大堂门窗、健身房、健身房更衣室、停车场内天花吊顶至今尚未完工;2017年10月28日前应完工的不涉及甲供材料的泡池相关工程、二标段首层大厅旋转门和高区玻璃、负一楼水会精装修部分以及涉及甲供材料的负一楼水会天花、木柜等项目,至今未按约完工。《补充协议》约定的“26742031.9元”本身是一个暂定价款,绿城公司没有按照《补充协议》和原合同约定的时间和工程量范围完成施工任务,《补充协议》关于“原合同项下剩余工程款至少为26742031.9元”的约定不成立。2.根据《补充协议》约定,二标段工程首层水会接待处及接待处楼梯踏步、接待台、中空区域地面、外墙石材安装均应在2017年7月5日前完工,但绿城公司发出上述区域石材的加工、供货指令时间均晚于2017年7月5日,才导致《补充协议》约定的应在2017年7月5日前完工的工程未及时完工,相关原因并非世纪达公司未及时提供甲供材料所致。世纪达公司每次均根据绿城公司指令及时提供甲供材料,不存在甲供材料未按约进场或影响绿城公司施工的情况。绿城公司在甲供材料按约及时到场的情况下擅自停工,其根据《补充协议》约定要求世纪达公司支付26742031.9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一审法院根据《补充协议》及六份装修工程合同约定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9019186.22元及相应利息,超出绿城公司的诉讼请求范围,违背不告不理原则。三、案涉已完工部分工程系应贵州省安顺市人民政府的要求,由绿城公司移交给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使用,不存在世纪达公司擅自使用的情形,且绿城公司应按约提供案涉工程验收资料。

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提交意见称:一、绿城公司要求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支付赔偿金26740000元及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万鸣源公司及世纪达公司没有给绿城公司造成任何损失。安顺城投公司等保证人签署《保证合同》的目的系保证价款的支付,但前提是绿城公司已按照装修工程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的时间及施工内容完成全部工程。绿城公司在未完工且不配合提供结算资料进行结算的情况下,根据《保证合同》主张赔偿金,违背《保证合同》订立初衷及合同约定,且严重损害了答辩人的利益。二、绿城公司主张律师费和差旅费的请求缺乏依据,其亦无权对案涉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三、一审法院判决世纪达公司支付9019186.22元工程款及利息错误,绿城公司主张18742031.9元工程款及利息亦缺乏依据。案涉工程至今未完工,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未办理工程结算。世纪达公司是否拖欠绿城公司工程款及拖欠工程款具体金额尚不明确。《补充协议》确认的剩余工程款支付条件未成就,绿城公司无权根据该协议约定要求世纪达公司支付18742031.9元工程款及利息。一审法院根据六份装修工程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9019186.22元及利息,超出绿城公司的诉讼请求范围。四、绿城公司应向世纪达公司提交多领取工程款额的发票,应依约提供案涉工程验收资料。

世纪达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五项;2.改判解除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签订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7F、18F、19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20F、21F、22F)》(以下简称系列装修合同)及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并终止履行上述合同;3.改判绿城公司向世纪达公司支付违约金365万元(按1万元/天的标准计算,暂计至2018年7月4日);4.本案一、二审全部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由绿城公司承担。事实及理由:一、一审法院根据《补充协议》签署前的系列装修合同约定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绿城公司9019186.22元工程进度款及利息,超出绿城公司的诉讼请求范围,违背不告不理原则。绿城公司依据《补充协议》主张18742031.9元兜底工程款及利息缺乏依据。自2018年绿城公司起诉以来,其自始至终都是要求世纪达公司根据《补充协议》的约定支付18742031.9元兜底工程款及利息,从来没有要求世纪达公司按系列装修合同约定支付工程进度款。一审法院在确认绿城公司无权根据《补充协议》主张兜底工程款的情况下,却根据系列装修合同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绿城公司9019186.22元工程进度款及利息,明显超出审理范围。二、根据系列装修合同约定,绿城公司无权要求世纪达公司支付9019186.22元工程进度款及利息。(一)绿城公司未按约向世纪达公司提交支付9019186.22元工程进度款的申请,且怠于办理已完工程的竣工结算手续,世纪达公司无需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或结算款,更无需支付利息。(二)经双方确认,绿城公司向世纪达公司提供了36157231元发票,但世纪达公司实际已支付工程款36651797.94元。绿城公司并未按约开具足额发票。根据系列装修合同约定,世纪达公司有权在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情况下顺延支付工程款,且无需支付利息。(三)案涉工程系在贵州省安顺市人民政府的要求下,由绿城公司移交给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使用,不存在世纪达公司和万鸣源公司在工程尚未竣工验收的情况下擅自使用的情形。一审法院认定相应工程应视为已通过竣工验收,并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三、四标段工程进度款至合同总价的95%错误。(四)世纪达公司已代绿城公司支付电费107212元,双方确认该款项应在工程款中扣减,但是一审法院未进行审理,该部分费用应予扣减。(五)《补充协议》是对系列装修合同的汇总和修正,该协议已明确后续付款的前提为完成案涉全部工程。但是一审法院却置《补充协议》有关付款的约定于不顾,直接按系列装修合同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明显错误。三、因酒店正常经营需要,在绿城公司未完工即撤离的情况下,世纪达公司不得不自行完成三、四标段家庭房型剩余部分的施工。世纪达公司从未认可自行完工的部分工程可以算作绿城公司已完工部分。一审法院对此认定错误,应予纠正。四、绿城公司未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的时间和施工范围完成施工,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案涉工程停工近三年,负一楼水会、一楼水会大堂等工程因未完工无法投入使用,给万鸣源公司及世纪达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为避免两公司的损失进一步扩大,应解除并终止履行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

绿城公司提交意见称:一、一审法院未违背不告不理原则。绿城公司诉请世纪达公司支付的兜底工程款及利息的性质是工程款,与一审法院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的工程进度款性质相同。三、四标段工程进度款属于兜底工程款的一部分,虽然绿城公司诉请的兜底工程款与一审法院判令的工程进度款金额不同,但本质相同。二、《补充协议》明确约定了世纪达公司至少应支付的款项。绿城公司并非不配合结算,案涉工程无法结算是世纪达公司未按约支付工程款造成。若世纪达公司及时支付进度款,绿城公司愿意继续施工。《补充协议》已明确已完工的工程量和工程进度款,世纪达公司应支付的工程款至少为26742031.9元,无须再进行另外的结算。三、绿城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且世纪达公司已将案涉工程投入使用,工程延期是绿城公司未在约定的付款节点支付工程款以及材料未按约及时进场、施工条件不满足导致。三、四标段工程已全部完工,不存在解除及终止履行合同的情形。二标段工程所涉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绿城公司按约施工,未完工部分仅占整个合同很少部分,且未完工是世纪达公司原因导致,世纪达公司要求解除合同于法无据。

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辩称:同意世纪达公司的上诉意见。

苏海力提交意见称:同意和支持世纪达公司的意见。

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绿城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一、一审法院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进度款9019186.22元及利息错误,并因此判令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错误。(一)《补充协议》确定的合同总价款和剩余工程款均是暂定价款,不具有直接结算的效力,除非绿城公司按约完成所有施工,或者绿城公司未全面完工系世纪达公司所供材料未能按约进场所致。根据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绿城公司未按约全面履行合同义务,案涉工程至今未完工系绿城公司自身原因造成。(二)《补充协议》是对六份系列装修合同的汇总及按双方当时协商确认的特别约定,其中只涉及工程全面完工后的付款约定,没有进度款支付的约定。既然一审法院确认了《补充协议》的效力,却单独确认三、四标段工程进度款,并据此判令各担保人承担保证责任,与其认定的事实相矛盾。(三)装修工程合同对进度款支付、开具发票及竣工验收结算进行了约定,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与合同约定的内容不符,在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进度款及利息的同时,判令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错误。(四)保证人同意与绿城公司签订《保证合同》的前提是绿城公司按约定的期限和质量完成全部工程且世纪达公司未付款或付款不足,并不是2017年8月31日前世纪达公司未付款,保证人就应承担附期限的保证责任。绿城公司未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完成所有工程,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款的条件未成就,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条件亦未成就。二、绿城公司未单独诉请三、四标段工程进度款,也未提供符合合同约定的工程进度款申请的证据。一审法院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及利息,并据此判令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违背不告不理原则。三、一审法院确认绿城公司未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完成所有工程,在绿城公司明显违约的情况下,不支持世纪达公司主张的违约金错误,有悖《补充协议》的约定。四、案涉工程至今未全面完工,六份装修工程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的付款条件未成就,《保证合同》缺少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担保范围等基本要素,保证人无需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五、世纪达公司的反诉请求应得到支持。

绿城公司提交意见称:一、一审法院未违背不告不理原则,各保证人应承担保证责任。虽然绿城公司诉请的兜底工程款金额与一审法院确认的工程款金额不同,但均属于工程款,世纪达公司应承担付款责任,所有保证人应承担保证责任。二、《补充协议》已明确世纪达公司至少应支付的款项,所有保证人应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责任。《补充协议》已明确世纪达公司应付工程款为26742031.9元,世纪达公司因未按约供应材料、未按工程进度款拨付工程款等原因,造成案涉工程未全面完工,责任不在绿城公司。三、《保证合同》合法有效,其保证的主债权系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项下的工程款,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条件已成就。绿城公司不构成根本违约,世纪达公司应支付工程款,保证人应承担保证责任。

绿城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世纪达公司支付剩余工程款18742031.9元及利息679026.38元(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4.35%从2017年6月25日暂计算至2018年4月24日,利息应按该利率计算至工程款及利息支付完毕之日止,本条诉请未包含因世纪达公司原因未完成工程量部分的价款事项);2.安顺城投公司在26740000元的担保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对主合同款项未支付部分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同时绿城公司保留对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其他权利的主张);3.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支付赔偿金26740000元及逾期利息130659.7元(以26740000元为基数,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4.35%从2018年3月15日暂计算至2018年4月24日,利息应按该利率计算至赔偿金及利息支付完毕之日止);4.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承担绿城公司为实现债权支出的律师费用813186.09元、差旅费59130元;5.确认绿城公司对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工程折价或拍卖价款在上述工程款及利息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6.诉讼费用由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承担。

世纪达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1.判令绿城公司向世纪达公司支付违约金3650000元(按每天10000元,暂计至2018年7月4日);2.判令解除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签订的案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3.判令终止履行上述第2条所涉的合同;4.判令绿城公司按安顺市建筑安装工程竣工档案预验收目录向世纪达公司提供已完工工程的验收资料;5.判令绿城公司立即与世纪达公司办理案涉已完工工程的结算手续,确定已完工部分工程造价;6.反诉费用由绿城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4月,世纪达公司作为业主方,将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交给绿城公司承建,双方为此签订了编号为ASHS-QS-ZB024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协议书》,约定:(1)合同金额暂定为20500000元,除非本合同中另有规定,合同价格应包括完成图纸及技术规格书范围内所说明的全部工作及履行所有责任及义务的所需费用。(2)合同根据图纸、招标文件、技术规格书、招标文件澄清函和工程承包范围,实行固定单价包干;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如根据设计要求取消或增加工程量清单中的项目,工程量根据实际增减调整,固定单价均不作调整;合同综合单价为“包干金额”,除合同条件明确规定外,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调整或变更,且不得因人工和材料价格浮动,地下不明障碍物和公共事业收费的变动或政府红头文件的颁发等而引起承包商的费用增加而调整。(3)服务内容及范围为包含大堂及水会(5F、1F、-1F)精装修图纸设计范围内及技术要求内的工程施工和相关政府部门的验收工作,并取得所有政府要求的相关证书。(4)工期为120日,开工时间以世纪达公司书面通知为准。(5)工程无预付款,每个月付款一次,按工程进度付款,进度和质量由指定专业人员把关,绿城公司应在工程师规定的每月日期(20日),按工程师指定的格式(报表)向世纪达公司呈交报表一式三份,报表详细说明绿城公司到规定日所完成之工程产值,报送进度款后,绿城公司需于7天内与世纪达公司现场工程师核对进度款,核对确认后7天内,由绿城公司提交正式进度款(粮单)申请,世纪达公司收到正式进度款申请后14天内支付经确认的工程进度款之80%于绿城公司;竣工验收合格及结算完成后支付至合同总价的95%,绿城公司收到合同约定的款额后,双方办理工程移交手续;每次付款前,绿城公司均应开具等额正式增值税发票交给世纪达公司,如绿城公司提交时间延迟,则世纪达公司付款时间相应顺延,且世纪达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工程保修期为两年,以绿城公司完成后世纪达公司验收合格之日算起;工程质保期满后14天内扣除相关罚款、因绿城公司违约而导致世纪达公司发生的费用(若有)后一次性支付剩余费用(质保金无息)。(6)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后14天内,绿城公司应向世纪达公司提交4份工程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7)本协议书由世纪达公司与绿城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签署订立,双方均同意对本合同的效力、执行、解除、终止、争议解决等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管辖和约束,开始生效并执行。(8)双方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合同签订后,绿城公司于2016年6月1日进场施工。绿城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分别于2016年7月20日、同年8月21日、9月21日、10月21日、11月21日、12月21日、2017年4月、同年6月共计八次向世纪达公司申请工程进度款,经世纪达公司审核,工程进度款分别为662462元、1210019元、1409250元、716101元、859399元、2109197元、1533328元、1617492元,合计10117248元。

世纪达公司将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石材安装工程追加给绿城公司实施。2017年6月29日,双方为此补充签订了编号为ASHS-QS-ZB024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约定:(1)承包范围为招标图纸范围内石材安装工程;(2)工期为30日,具体开工日期以世纪达公司开工指令为准;(3)合同金额暂定为1450000元,实行固定单价包干,合同单价不因任何原因而调整;(4)工程无预付款,每个月付款一次,按工程进度付款,进度和质量由指定专业人员把关,绿城公司应在工程师规定的每月日期(20日),按工程师指定的格式(报表)向世纪达公司呈交报表一式三份,报表详细说明绿城公司到规定日所完成之工程产值,报送进度款后,绿城公司需于7天内与世纪达公司现场工程师核对进度款,核对确认后7天内,由绿城公司提交正式进度款(粮单)申请,世纪达公司收到正式进度款申请后14天内支付经确认的工程进度款之80%于绿城公司;(5)竣工验收合格及结算完成后支付至合同总价的95%,绿城公司收到合同约定的款额后,双方办理工程移交手续;(6)每次付款前,绿城公司均应开具等额正式工程增值税普通发票交给世纪达公司,如绿城公司提交发票时间延迟,则世纪达公司付款时间相应顺延,且世纪达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7)工程质保金为合同价款的5%,在工程验收合格后期满两年后14天内扣除相关罚款、因绿城公司违约而导致世纪达公司发生的费用(若有)后一次性支付剩余费用(质保金无息);(8)本补充协议未尽事宜,按《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约定执行。(9)双方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绿城公司按照合同约定于2017年6月14日向世纪达公司申请工程进度款一次,经世纪达公司审核,工程进度款为1012406.31元。

在此期间,世纪达公司还将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客房石材安装工程等交给绿城公司实施,双方分别签订了以下四份合同:

一、签订编号为ASHS-QS-ZB030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约定:(1)合同金额暂定为15300000元,实行固定单价包干;(2)工期为120天,开工时间以世纪达公司书面通知为准;(3)服务内容及范围为包含客房(17F、18F、19F)精装修图纸设计范围内及技术要求内的工程施工和相关政府部门的验收工作,并取得所有政府要求的相关证书;(4)其他内容与双方签订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协议书》内容一致。绿城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分别于2016年8月21日、同年9月21日、10月21日、11月21日、12月21日、2017年4月、6月共计七次向世纪达公司申请工程进度款。经世纪达公司审核,工程进度款分别为187056元、855667元、235719元、676732元、2122130元、1493529元、1523025元,合计7093858元。

二、2017年6月30日,签订编号为ASHS-QS-ZB030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7F、18F、19F)》,约定:(1)承包范围为招标图纸范围内石材安装工程;(2)工期为30日,具体开工日期以世纪达公司开工指令为准;(3)合同金额暂定为595,000元,实行固定单价包干,合同单价不因任何原因而调整;(4)本补充协议未尽事宜,按《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合同约定执行;(5)其他内容与双方签订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内容一致。绿城公司按照合同约定于2017年6月向世纪达公司申请工程进度款一次,经世纪达公司审核,工程进度款为406361.71元。

三、2017年7月3日,签订编号为ASHS-QS-ZB030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约定:(1)合同金额暂定为19583567.65元;(2)合同工期暂定为从2017年5月10日至2017年7月11日,共计61天,具体开工日期以现场具备施工条件、场地交接后,世纪达公司实际发出的开工令为准;(3)承包方式为固定单价合同,具体内容与《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一致;(4)承包范围为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20F、21F、22F客房精装修,具体施工内容详见施工图纸(参照《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附件图纸:施工图纸目录);(5)工程预付款为暂定合同价的50%,即为9791783.8元,世纪达公司于合同价款确定后3日内支付给绿城公司;(6)世纪达公司按工程进度节点付款,具体为绿城公司木饰面进场,世纪达公司确认后3日内支付至暂定合同价的80%,现场木地板铺装完成,世纪达公司确认后3日内支付至暂定合同价的90%;(7)绿城公司完成施工内容后应及时提交验收报告给世纪达公司,世纪达公司应组织相关方进行验收,竣工验收合格的日期以绿城公司提交竣工验收报告的日期为准,竣工验收合格并结算完成后3日内支付至结算总价的95%;(8)工程质保金为结算价款的5%,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期满2年后14天内,扣除相关罚款、因绿城公司违约导致世纪达公司发生的费用(若有)后一次性支付剩余费用(质保金无息);(9)合同签订后,绿城公司应开具与世纪达公司支付金额相等的正式工程增值税普通发票交给世纪达公司。

四、签订了编号为ASHS-QS-ZB030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20F、21F、22F)》,约定:(1)承包范围为招标图纸范围内石材安装工程;(2)工期为30日,具体开工日期以世纪达公司开工指令为准;(3)合同金额暂定为761,581.74元(后双方于2017年7月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明确合同金额暂定为767872.19元),实行固定单价包干,合同单价不因任何原因而调整;(4)本补充协议未尽事宜,按《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合同约定执行;(5)其他内容与双方签订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内容一致。

双方将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和相应石材安装工程称为二标段工程;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及相应石材安装工程称为三标段工程;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及相应石材安装工程称为四标段工程。

2017年6月,安顺市人民政府确定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为2017贵州-安顺爱飞客通用航空飞行大会活动接待酒店,为此2017年7月1日,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就上述系列装修合同的履行情况,签订了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确认:一、上述系列装修合同总价款为58196439.84元,截至2017年6月25日,世纪达公司已向绿城公司支付系列装修合同项下工程款28544585.94元。经双方一致确认,系列装修合同项下剩余工程款项(按合同暂定价95%支付)至少为26742031.9元,但系列装修合同所涉项目应按约完工,然因世纪达公司供材料未能按约进场及影响的除外,且世纪达公司供材料的原因不影响上述剩余工程款项底价的约定。二、若世纪达公司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得以实现的,则世纪达公司承诺将其取得的优先受偿金额优先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价款。三、系列装修合同项下所涉的工程中,除了家庭房型和泡池的相关工程,绿城公司承诺于2017年7月5日结束前完工。三标段房间内的工程内容于2017年7月5日前完工;四标段除家庭房型外的内容,于2017年7月5日前完工;二标段首层大厅除了旋转门和高区玻璃及负一楼水会精装部分,于2017年7月5日前完工;上述约定完工内容的前提为世纪达公司供材料的按时进场。上述内容若有逾期,则从工程款上每天扣除10000元。四、世纪达公司承诺绿城公司所施工的全部内容的相关施工合同于2017年7月1日前全部提供,且由世纪达公司盖章。五、本补充协议与系列装修合同约定不一致的,以本补充协议约定为准。本补充协议未约定的,仍然按照系列装修合同约定执行。若本补充协议中存在单个条款无效的情形,不影响本补充协议其他条款的效力。六、双方还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为保证《补充协议》的履行,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作为保证人,与绿城公司签订《保证合同》,约定:一、保证人担保的主债权为主合同(指系列装修合同及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下同)项下的全部主债权,即世纪达公司根据主合同应向绿城公司支付的全部工程款项。但安顺城投公司的保证范围仅限于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中所涉的26740000元之内,任一笔主债权的金额、支付日期等具体内容由世纪达公司与绿城公司在主合同中具体约定;二、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三、保证范围为全部主合同项下世纪达公司应支付的工程款项、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四、保证期间至全部主合同项下最后到期的主债务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五、本合同效力独立于主合同,主合同或者有关条款无效时不影响本合同的效力;六、保证人承诺,若于2017年8月31日前,债务人世纪达公司未能及时与债权人绿城公司进行工程总价款结算,或者自本合同签署日起向债权人绿城公司支付的剩余工程款项少于26740000元的,债权人绿城公司有权要求保证人中任何一方或者多方立即向债权人绿城公司支付不少于26740000元的款项;七、本合同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为本合同目的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的法律),本合同项下争议应向工程所在地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争议期间,各方仍应继续履行未涉争议的条款。

同时查明,案涉装修工程所用材料中的甲供材料部分系世纪达公司按绿城公司要求提供。供材流程为:绿城公司提供装修平面图及所需材料的规格、尺寸、数量世纪达公司按要求购买供货商供货各方签收确认。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双方签订的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中约定应于2017年7月5日前完工)部分工程用石材需求,绿城公司分别于2017年8月13日、同年8月19日、8月30日、9月13日、9月27日提供给世纪达公司。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负一层水会装修部分工程用石材需求,绿城公司分别于2017年7月14日、同年8月11日、8月30日、9月13日、9月27日提供给世纪达公司。其中2017年8月30日、同年9月13日、9月27日提供给世纪达公司关于一楼水会大堂及负一层水会装修的石材是同一批次提供的。

双方在履行六份系列装修合同过程中,世纪达公司经审核后分别于(1)2016年8月26日向绿城公司支付进度款662462元、于同年9月23日支付进度款800000元、同年10月11日支付进度款352776元、同年11月3日支付进度款844299元、同年11月24日支付进度款500000元、11月25日支付进度款200000元;(2)2017年1月13日支付进度款2405662元、同年1月18日支付进度款3000000元、同年4月27日支付进度款3000000元,同年5月17日支付进度款4500000元、同年6月20日支付进度款1523025.23元、同年6月21日支付进度款406361.71元;(3)为支付农民工工资,绿城公司于2016年12月29日、2017年1月12日分别向万鸣源公司董事长孔卉借取1800000元、700000元,后各方明确该两笔借款系万鸣源公司代世纪达公司支付给绿城公司的工程进度款;(4)因抢工需要,绿城公司于2017年5月向世纪达公司申请支付进度款(二、三、四标段),世纪达公司于2017年6月2日支付4850000元;(5)2017年5月,绿城公司向世纪达公司申请支付客房精装修(20F、21F、22F)预付款3000000元,世纪达公司于2017年5月10日支付预付款3000000元,合计支付进度款及预付款28544585.94元。双方签订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后,世纪达公司分别于2017年8月25日支付工程款7000000元,同年8月28日支付工程款1000000元,合计支付工程款8000000元。世纪达公司累计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款36544585.94元(含进度款及预付款),绿城公司提供的增值税普通发票金额为36157231元。

万鸣源公司为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的投资方,孔卉、苏海力系万鸣源公司的股东。绿城公司曾用名为浙江**能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浙江绿城装饰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5月30日变更为现名称。世纪达公司原名为广东世纪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30日变更为现名称。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原总承包方为广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因该公司与业主方发生纠纷,退出了工程承包建设。后世纪达公司成为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后续工程的总承包方,《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记载其拥有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钢结构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绿城公司拥有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世纪达公司将案涉装饰装修工程交由绿城公司施工,得到业主万鸣源公司的认可。

2017贵州-安顺爱飞客通用航空飞行大会于2017年7月21日开幕。

《补充协议》签订后,绿城公司认为世纪达公司应按照《补充协议》的约定支付剩余工程款项26742031.9元,但世纪达公司在支付8000000元工程款后就未再支付,世纪达公司认为该剩余工程款项支付的前提条件为绿城公司按约完工,为此,双方发生争议。截止至绿城公司撤离施工现场前,系列装修合同项下确定应由绿城公司完成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装修工程中,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精装修工程、五楼健身房(收尾工程)及更衣室、家庭房型(收尾工程)未完成。其中,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属于《补充协议》约定应于2017年7月5日前完成的项目。现家庭房型工程的收尾工程、五楼健身房的收尾工程已由世纪达公司自行完成。经组织双方现场勘察并确认已完工的三、四标段已投入使用。二标段中5楼健身房更衣室、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装修工程仍处于停摆状态,但二标段中已完工部分已投入使用。

再查明,在绿城公司向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过程中,绿城公司申请对世纪达公司、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名下价值19421058.3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并提供了相应的担保。据此,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世纪达公司名下的部分银行存款、万鸣源公司名下的部分不动产采取了相应的保全措施。

本案经多次释明,绿城公司及世纪达公司均不申请对争议的案涉工程已完成工程量及应付工程价款进行鉴定。

绿城公司认为,《补充协议》中关于剩余工程款金额的约定,是付款性条款,且是绿城公司已完工工程的价款,该条款明确了世纪达公司在2017年6月25日后至少应付给绿城公司的工程款为26742031.9元,减去已付8000000元,最后世纪达公司应付的工程价款为18742031.9元;由于世纪达公司未按约定供应材料、未按工程进度拨付工程款,加之现场不具备施工条件等原因,造成案涉工程未全部完工,责任不在绿城公司一方;对此,《补充协议》已明确,对于因世纪达公司供材料未能按约进场的,不影响剩余工程款项底价的约定;故绿城公司认为剩余工程款已具备给付条件。世纪达公司则认为,《补充协议》中关于剩余工程款金额的约定,既不是支付条款,也不是结算条款,而是一个暂定工程总价,对应的是案涉工程必须全部完工情况下的工程款;《补充协议》未对未完工情况下如何支付工程款及何时支付进行约定,绿城公司在未按《补充协议》约定于2017年7月5日前应当完成的工程及按系列装修合同约定的工期完成其他应当完成工程的情况下,主张支付剩余工程价款,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绿城公司以《补充协议》《保证合同》关于保底工程价款的支付条件已经成就为由,要求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支付工程价款并承担相应保证责任,世纪达公司则主张支付工程价款的条件未成就,并提出反诉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案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否有效;2.《补充协议》确认的剩余工程款是否具备给付条件;3.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条件是否成就;4.世纪达公司的反诉请求能否得到支持。

案涉《保证合同》中的当事人孔卉、苏海力系香港地区居民,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民事关系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一)当事人一方或双方是外国公民、外国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无国籍人;(二)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的经常居所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三)标的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四)产生、变更或者消灭民事关系的法律事实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五)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的其他情形”、第十九条“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问题,参照适用本规定”的规定,本案应按涉外案件法律适用予以审理。各方当事人在签订的装饰装修合同及《保证合同》中均明确约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条“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可以明示选择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的规定,本案准据法应当确定为中国内地法律。

关于争议焦点一,案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签订的案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补充协议》,系合同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又无导致合同无效的其他情形,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

关于争议焦点二,《补充协议》确认的剩余工程款是否具备给付条件的问题。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于2017年7月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中合同金额系对双方之前签订的六份系列装修合同金额的汇总,已支付的总价款亦是对双方之前签订的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已支付款项的汇总,在该《补充协议》中,明确六份系列装修合同总价款为58196439.84元,截至2017年6月25日,世纪达公司已支付工程款28544585.94元,系列装修合同项下剩余工程款项至少为26742031.9元。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及经一审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一同到现场进行查看,案涉工程确有部分尚未完工,对此,绿城公司亦认可。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合同项下未完工的工程为: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精装修工程、五楼健身房(收尾工程)及更衣室、家庭房型(收尾工程)未完工。家庭房型工程的收尾工程、五楼健身房的收尾工程已由世纪达公司自行完成并投入使用,其他工程处于停摆状态。在此情况下,绿城公司主张应按全部工程已完工价主张剩余工程款,缺少事实依据。

但从双方签订的系列装修合同的履行情况来看,除二标段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和相应的石材安装工程未全部完工以外,三标段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及相应石材安装工程、四标段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及相应石材安装工程均已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也即《补充协议》中所涉二、三、四标段工程中,三、四标段已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二标段中除未完工部分之外,其余部分已完工并投入使用。至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4月28日立案受理绿城公司的起诉时已完工部分已全部投入使用,也即三标段《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7F、18F、19F)》、四标段《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20F、21F、22F)》已全部履行完毕。

三、四标段中所涉家庭房型虽有少量收尾工程系由世纪达公司自行完成,且三、四标段所涉工程已全部投入使用,现场勘察时,世纪达公司亦认可对其自行完成部分即家庭房型收尾工程可以算作绿城公司方已完工部分。

一、对于履行完毕且已投入使用的工程,根据双方签订的系列装修合同的约定,绿城公司应在完成施工内容后及时提交验收报告给世纪达公司以便世纪达公司组织人员进行验收,但本案存在绿城公司在完成施工内容后未及时提交验收报告给世纪达公司、世纪达公司和万鸣源公司存在工程尚未竣工验收就擅自使用案涉工程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第二百七十九条“建设工程竣工后,发包人应当根据施工图纸及说明书、国家颁发的施工验收规范和质量检验标准及时进行验收。验收合格的,发包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价款,并接收该建设工程。建设工程竣工经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的规定,世纪达公司和万鸣源公司在工程尚未竣工验收的情况下就擅自使用案涉工程,应视为相应工程已通过竣工验收,世纪达公司应根据双方签订的系列装修合同的约定,支付绿城公司已履行完毕并投入使用的三、四标段工程款34434117.85元(不含质保金)。

对于未履行完毕的工程,即二标段《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协议书》《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根据合同关于进度款的约定,绿城公司共计申请进度款九次(其中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申请八次、石材安装工程申请一次),经世纪达公司审核,进度款共计应为11129654.31元(系按工程进度款80%计算所得),此进度款世纪达公司应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予以支付。

综上所述,世纪达公司应支付绿城公司已履行完毕三、四标段合同的工程款34434117.85元及二标段工程进度款11129654.31元,合计45563772.16元;施工过程中世纪达公司累计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款36544585.94元,现还应支付绿城公司工程款及进度款9019186.22元。

二、关于绿城公司要求世纪达公司于2017年6月25日起支付利息的请求。双方在六份系列装修合同中均没有关于逾期付款利息的约定,现绿城公司主张应从2017年6月25日起支付利息缺乏合同依据。绿城公司于2018年4月28日第一次向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要求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款的诉讼并主张利息,据此,利息应从此时予以计算。利息起算时间应为从2018年4月28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进行计算,2019年8月20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应付工程款付清之日止。

三、关于世纪达公司主张应将其自行完成的部分工程进行相应扣减的主张。三、四标段所涉工程已全部投入使用,现场勘察时,世纪达公司亦认可对其自行完成部分即家庭房型收尾工程可以算作绿城公司方已完工部分。该行为为世纪达公司对其权利的自行处分,亦不违反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认可。且世纪达公司并未提交相应证据对其自行完工的三、四标段中家庭房型收尾工程量及其该部分工程价款予以证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对于世纪达公司的该主张,不予支持。未履行完毕的二标段装修工程合同及相应石材安装补充协议中涉及世纪达公司自行施工的部分,即五楼健身房的收尾工程,双方可于相应工程款结算时予以处理。

四、关于绿城公司请求确认对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在欠付工程款本息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装饰装修工程的承包人,请求装饰装修工程价款就该装饰装修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装饰装修工程的发包人不是该建筑物的所有权人的除外”的规定,本案中,工程发包人世纪达公司并不是案涉酒店的所有权人,绿城公司的该项诉请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五、关于绿城公司要求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承担律师费及差旅费的诉请。因双方签订的六份系列装修合同、2017年7月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中均没有关于律师费及差旅费应由世纪达公司承担的约定,绿城公司的该项诉请没有合同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三,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条件是否成就的问题。《保证合同》保证的主债权,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项下确定的全部工程价款。当事人之间签订的《保证合同》并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关于法律效力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对合同各方均有约束力。虽然《保证合同》中约定了保证范围包括实现债权的相关费用,但《保证合同》系对主合同的担保,系从合同,其担保范围亦为主合同的范围,据此,担保人承担担保的范围亦不包括实现债权的相关费用。根据《保证合同》的约定,安顺城投公司在26740000元限额内承担保证责任。现世纪达公司还应支付绿城公司工程款及进度款9019186.22元及相应利息,按照各方签订的《保证合同》的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条件已经成就,各保证人应按照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其中安顺城投公司在26740000元额度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判决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或者赔偿责任后,应当在判决书主文中明确保证人享有担保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权利……”的规定,本案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世纪达公司追偿。

关于绿城公司主张“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在《保证合同》中承诺,若世纪达公司在2017年8月31日前未与绿城公司结算或支付工程款少于26740000元时,债权人绿城公司有权要求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支付不少于26740000元”的问题。该条款的约定,系在工程完工,世纪达公司未付款或付款不足的情况下的保证责任,并不是只要到2017年8月31日前世纪达公司未付款,保证人就应承担保证责任的附期限的约定,因此,对于绿城公司的该项诉求,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四,世纪达公司的反诉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的问题。一是要求绿城公司支付违约金3650000元(按10000元/天暂计算至2018年7月4日)。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及经一审法院组织各方当事人一同到现场进行查看,案涉工程确有部分尚未完工,对此,绿城公司亦认可。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2017贵州-安顺爱飞客通用航空飞行大会于2017年7月21日开幕,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作为飞行大会的接待酒店,也即至2017年7月21日时,世纪达公司及万鸣源公司未经竣工验收就已擅自开始使用案涉工程。根据《补充协议》约定应于2017年7月5日前完成的项目中不包括“家庭房型和泡池”,具体为三、四标段的家庭房型;二标段的旋转门、高区玻璃及负一楼水会精装修部分。也即在2017年7月5日之前,三、四标段工程不存在违约情形;二标段中一楼水会大堂、五楼的健身房及更衣室属于未按期完工部分,但鉴于二标段当前仍有部分工程未完工,对未完工的工程量双方均不同意鉴定,故亦不能计算违约部分所占比例,对该部分未完工程量及价款,以及是否承担违约责任,由双方当事人另诉解决。

二是要求解除或者终止履行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如前所述,《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7F、18F、19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20F、21F、22F)》(三、四标段)已全部履行完毕,已不存在解除及终止履行的情形。双方签订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协议书》《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二标段)、于2017年7月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的规定,本案绿城公司按照合同约定进行施工,至争议纠纷发生时,绿城公司已按合同约定完成了三、四标段工程,二标段中也仅有部分未完工,未完工部分仅占整个合同的很少部分,且绿城公司明确表示,在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款后,其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对未完成的工程按照合同约定申请工程进度款。综合本案查明情况,绿城公司并不构成根本违约,本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合同法定解除的情形,亦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据此,对于世纪达公司的该项诉请,不予支持。

三是要求绿城公司提供验收资料的请求。已履行完毕的三、四标段工程,按照双方合同的约定对已完工的部分绿城公司负有向世纪达公司提交工程验收资料的义务,故对于该项诉请,予以支持。未履行完毕的二标段工程,按照合同的约定,因未完工,故未达到提供验收资料的条件,不予支持。

四是请求办理案涉已完工工程的结算,确定已完工部分的工程造价。案涉六份系列装修合同签订价均为暂定价,对于已履行完毕的三、四标段工程及未完工的二标段工程,因绿城公司和世纪达公司双方均不同意鉴定,导致对已完成工程量及价款均无法认定,且该请求系民事行为,故本案不宜通过判决方式处理,由双方当事人另行协商处理,或另诉解决。

孔卉、苏海力经一审法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对自己诉讼权利的放弃,不影响本案的处理。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九十一条、第九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九条、第二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第十九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世纪达公司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绿城公司工程款9019186.22元及相应利息,利息以9019186.22元为基数:从2018年4月28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进行计算;从2019年8月20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应付工程款付清之日止。二、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就世纪达公司上述第一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其中安顺城投公司在2674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承担清偿责任后,有权向世纪达公司追偿。三、绿城公司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世纪达公司提供三、四标段验收资料。四、驳回本诉原告绿城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反诉原告世纪达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绿城公司预交案件受理费277620.17元,并预交财产保全费5000元,世纪达公司预交案件受理费36000元,共计318620.17元,由绿城公司负担177620.17元,世纪达公司负担141000元。

二审中,绿城公司提交《关于请求对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垫付工程提供担保的请示》(万请字(2017)06号)、《关于为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垫付工程款提供担保有关事宜的专题会议纪要》(安开管专议(2017)168号)、《中共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会议纪要》(安开党工议(2017)22号)、《(十二)听取关于为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垫付工程款提供担保相关工作情况汇报》,拟证明万鸣源公司和世纪达公司无力支付相应工程款,安顺城投公司为绿城公司垫付的工程款提供担保。经质证,世纪达公司认为,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判断,对其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达到绿城公司的证明目的。上述证据恰恰反映了当时的客观背景和相关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说明案涉工程全部完工前,世纪达公司和相关保证人无需向绿城公司支付任何款项。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认为,因无原件核对,无法判断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对其关联性和证明目的有异议。综合装修工程合同、《补充协议》《保证合同》形成的背景可知,《补充协议》《保证合同》签署后,在绿城公司垫资完成所有工程前,世纪达公司和各保证人无需向绿城公司支付任何款项。本院认为,上述证据能够证明贵州省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相关部门作出会议纪要,原则同意由安顺城投公司为万鸣源公司与绿城公司所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涉及装饰装修工程款2674万元提供担保的事实,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采信。

2020年11月5日,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进行了现场勘查。根据实地勘查情况,案涉三、四标段客房工程已施工完毕并投入使用,二标段工程除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精装修工程、健身房(收尾工程)及更衣室未全部完工外,其余工程已完工并投入使用,且一楼酒店大堂独立于一楼水会大堂及负一楼水会中心,处于正常运营状态。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请求和答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是世纪达公司主张解除或终止履行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的条件是否满足;二是世纪达公司是否应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款及相应利息,若支付条件成就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款及利息的数额应如何计算;三是绿城公司应否承担违约责任;四是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应否承担保证责任;五是绿城公司应否提供案涉工程验收资料;六是一审审理是否遗漏诉讼请求或超出审理范围。根据本案审理查明的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分析评判如下:

一、关于世纪达公司主张解除或终止履行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的条件是否满足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双方均应依约履行。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签订的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案涉工程除二标段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精装修工程、健身房(收尾工程)及更衣室未全部完工之外,二标段剩余工程及三、四标段客房精装修工程均已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且一楼酒店大堂独立于一楼水会大堂及负一楼水会中心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不存在案涉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情形。绿城公司亦明确表示在世纪达公司及时支付进度款的情况下,愿意继续施工。并且,世纪达公司未举证证明上述合同存在法定解除或约定解除的情形,故其主张解除合同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世纪达公司是否应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款及相应利息,若支付条件成就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款及利息的数额应如何计算的问题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以竣工验收合格之日为竣工日期;(二)承包人已经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发包人拖延验收的,以承包人提交验收报告之日为竣工日期;(三)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日期。”如前所述,案涉工程除二标段未完工部分之外,其余部分均已完工,并于2017年7月21日作为爱飞客通用航空飞行大会招待酒店在未经竣工验收的情况下投入使用,一审法院据此认定相关部分工程已完工并实际投入使用之日应视为通过竣工日期,绿城公司可就该部分工程向世纪达公司主张结算工程款,并无不当。世纪达公司就该部分工程支付工程款的条件已经成就,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等主张绿城公司未按约申请进度款、未按约开具发票,不能成为世纪达公司拒绝结算支付该部分工程款的理由。其次,虽然绿城公司可向世纪达公司主张已完工部分工程款,但其依据《补充协议》要求世纪达公司支付26742031.9元剩余工程款的条件尚不满足。《补充协议》所涉26742031.9元剩余工程款系附条件支付,即在“原合同所涉项目应按约完工,然因甲供材料未能按约进场及影响的除外”的条件满足的情况下,绿城公司方可依约主张。但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装修工程合同项下所涉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精装修工程、健身房(收尾工程)及更衣室至今尚未全部完工,绿城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未按约完工的原因系受甲供材料的影响。且根据绿城公司申请甲供石材的记录,其向世纪达公司提供一楼水会大堂甲供石材需求的时间晚于《补充协议》约定的该部分工程应完工时间。在此情况下,绿城公司主张按全部工程已完工价格支付26742031.9元剩余工程款,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第三,《补充协议》系绿城公司与世纪达公司基于六份系列装修合同的签订与履行而进行的汇总确认,在该协议约定的支付剩余工程款条件不成就的情况下,双方应根据六份系列装修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及相应工程的完工使用情况结算支付工程款。基于前述,三、四标段客房精装修工程已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世纪达公司主张三、四标段工程中所涉家庭房型的收尾工程系其自行完工,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根据世纪达公司与绿城公司签订的《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施工合同》《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7F、18F、19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客房精装修工程20F、21F、22F》《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客房精装修工程(17F、18F、19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20F、21F、22F)》,一审法院认定扣除5%质保金后世纪达公司应支付绿城公司该部分工程款合计34434117.85元,并无不当。对于未全部完工的二标段工程,经一审法院多次释明,双方当事人均不同意对未完工的工程量及价款进行鉴定。但是绿城公司已根据《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合同》《贵州省安顺市豪生温泉度假酒店大堂及水会精装修工程(-1F、1F、5F)补充协议石材安装工程(-1F、1F、5F)》的约定向世纪达公司申请进度款9次,经世纪达公司审核,其已确认应向绿城公司支付进度款合计11129654.31元。鉴于此,一审法院根据双方申请、审核进度款情况,确认世纪达公司向绿城公司支付二标段工程已完工部分进度款11129654.31元,并无不当。第四,根据世纪达公司提供的证据,其主张垫付的107212元电费均发生在双方签订《补充协议》之前,世纪达公司在签订《补充协议》对已付款项予以确认之时未对该部分费用单独进行主张,且根据世纪达公司出具的多份《粮单汇总表》显示,其主张的该部分电费已在审核绿城公司申请进度款时予以扣减,故本案中世纪达公司主张扣减代绿城公司支付的107212元电费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第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因本案双方当事人未约定利息,一审法院依照上述规定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工程款利息,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据查明,案涉工程最晚于2017年7月21日交付,虽然一审法院认定案涉工程款利息从绿城公司于2018年4月28日第一次向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计算有所不当,但绿城公司并未就此提起上诉,应视其对一审法院关于工程款利息计算结果的自认。世纪达公司主张不应支付案涉工程款利息的主张不能成立。综上,根据案涉合同的签订及实际履行情况,一审法院确认世纪达公司应付绿城公司三、四标段已完工工程款及二标段所涉经世纪达公司审核确认的进度款共计45563772.16元,扣减世纪达公司累计已付工程款36544585.94元,世纪达公司应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款9019186.22元及相应利息,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三、关于绿城公司应否承担违约责任的问题

如前所述,根据双方对案涉合同的履行情况,三、四标段工程已完工并投入使用,世纪达公司主张绿城公司对该部分工程承担违约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关于未全部完工的二标段工程,根据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装修工程合同项下所涉工程中,除了家庭房型和泡池相关工程,绿城公司承诺于2017年7月5日前完工,二标段首层大厅除了旋转门和高区玻璃及负一楼水会精装修部分,于2017年7月5日前完工。根据本案现场勘查情况,经双方当事人确认,二标段工程所涉一楼水会大堂装修工程、负一楼水会精装修工程、健身房(收尾工程)及更衣室截至本案二审审理之时尚未完工,但对于该部分未完工工程量,因双方当事人均不同意鉴定,本案暂不能计算违约部分所占工程量比例,故一审法院认定对该部分未完工工程量及价款,以及绿城公司是否承担违约责任的问题,由双方当事人另诉解决,并无不当。

四、关于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应否承担保证责任的问题

首先,案涉《保证合同》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保证合同》对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及保证期间进行了约定,各保证人担保的主债权为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及《补充协议》项下的全部债权,即前述主合同项下世纪达公司应付工程款、违约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及抵押权的费用,仅安顺城投公司在26740000元限额内承担保证责任。基于前述,世纪达公司需按约向绿城公司支付工程款9019186.22元。根据《保证合同》关于“保证期间至全部主合同项下最后到期的主债务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然保证人一(安顺城投公司)的保证期间为本合同签订之日起至债务人将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中所涉的人民币贰仟陆佰柒拾肆万元支付完毕之日止”的约定,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之规定,一审法院认定各保证人应按约就本案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于法有据。其次,保证人安顺城投公司、万鸣源公司、孔卉、苏海力与债权人绿城公司签订《保证合同》的目的,系为保证《补充协议》的履行。虽然《保证合同》未载明签订合同的具体日期,但根据《保证合同》载明的内容,结合《补充协议》签订的事实,可推断《保证合同》签订的时间最早不超过2017年6月26日。而《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诺,若于2017年8月31日前,债务人世纪达公司未能及时与债权人绿城公司进行工程总价款结算,或者自本合同签署日起向债权人绿城公司支付的剩余工程款项少于26740000元的,债权人绿城公司有权要求保证人中任何一方或者多方立即向债权人绿城公司支付不少于26740000元的款项。”根据在案证据显示,世纪达公司与绿城公司签订编号为2017-06-26的《补充协议》后,世纪达公司分别于2017年8月25日支付工程款7000000元,同年8月28日支付工程款1000000元,合计支付工程款8000000元。因此,自《保证合同》签署之日起,债务人世纪达公司向债权人绿城公司支付的剩余工程款项少于26740000元,故绿城公司有权要求保证人中任何一方或者多方立即向其支付剩余工程款。保证人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苏海力主张根据《保证合同》该条款约定不应承担保证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五、关于绿城公司应否提供案涉工程验收资料的问题

根据六份系列装修合同约定,案涉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14天内,绿城公司应向世纪达公司提交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基于前述,三、四标段工程被视为通过竣工验收,且提供竣工验收资料系绿城公司的附随义务,故绿城公司主张拒绝提供上述标段工程验收资料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六、关于一审审理是否遗漏诉讼请求或超出审理范围的问题

首先,关于绿城公司主张一审遗漏诉讼请求的问题,其主张的赔偿金及逾期利息、律师费、差旅费以及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虽因缺乏事实或法律依据被一审法院依法驳回,但一审法院在驳回其诉讼请求的同时在一审裁判文书说理部分就驳回的理由分项进行了阐述,绿城公司主张一审程序违法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次,关于世纪达公司等主张一审超出审理范围的问题,虽然根据绿城公司提交的起诉状,其是向世纪达公司主张支付剩余工程款及利息,但“工程进度款”与“剩余工程款”均属“工程款”的一部分,两者与“工程款”之间是被包含关系。世纪达公司等认为绿城公司是就《补充协议》主张剩余工程款,一审法院却根据六份系列装修合同履行情况判令世纪达公司支付9019186.22元工程款及相应利息超出本案审理范围,系对“工程款”“工程进度款”以及“剩余工程款”三者之间的关系的误解,故世纪达公司等就此主张一审程序违法的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绿城公司、世纪达公司、万鸣源公司、安顺城投公司、孔卉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21620.17元,由绿城装饰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负担277620.17元,由广东世纪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36000元,由贵州万鸣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担36000元,由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市投资有限公司负担36000元,由孔卉负担36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马 岚

审判员 马成波

审判员 葛洪涛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毛荧月

书记员王钰婷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