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17 21:28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最高法民终666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广德县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谭德浩,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有良,河南博云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俨祯,河南博云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车站路41号。

法定代表人:张国荣,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辉,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圣斌,浙江沪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万纺织公司)因与上诉人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厦建设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皖民四初字第000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一万纺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谭德浩、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有良、冯俨祯,中厦建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辉、吴圣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厦建设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判决第一项,改判为“一万纺织公司与中厦建设公司于2011年9月9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于2013年4月8日解除”;2.请求法院在原判决第二项基础上,增加判决一万纺织公司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工程造价鉴定报告中漏算部分的工程款(原鉴定报告中漏算的7#车间、8#车间已施工模板、钢筋工程款)及全部欠付工程款利息(利息自2013年4月8日合同解除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款清之日止);3.撤销原判决第四项“中厦建设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违约金300万元”;4.增加判决即“判决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向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停窝工损失1577224元”;5.请求法院增加判决即“判决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向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工程结构安全质量检测费用47万元”;6.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决第五项,并改判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实际欠付工程款(包括6215792元和工程造价漏算部分)范围内就涉案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7.判令本案诉讼费用、鉴定费用全部由一万纺织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一)案涉工程合同应于2013年4月8日解除,工程停工及合同解除系一万纺织公司过错造成,非中厦建设公司原因所致,理应由一万纺织公司赔偿中厦建设公司停窝工损失1577224元,而非由中厦建设公司赔偿一万纺织公司工期延误违约金300万元。1.一万纺织公司长期拖欠工程进度款。(1)一万纺织公司应付进度款总额为1202万元,实付金额为634万元,实际拖欠工程进度款金额为568万元。一审法院关于一万纺织公司或监理单位没有收到中厦建设公司上报的8#车间二层结构进度款以及办公楼四层结构进度款支付申请的事实认定明显是错误,进而认定一万纺织公司付款符合合同约定缺乏依据。(2)案涉工程各单体工程进度款是根据节点进度分别支付的,一万纺织公司认为的施工缝留置不规范质量问题范围,是在7#车间与8#车间,并不包括办公楼。一万纺织公司行使先履行抗辩权的对象也仅限于7#车间、8#车间,一审法院认为一万纺织公司有权不支付办公楼四层结构节点工程进度款123万元缺乏依据。(3)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七条与第二百九十七条的规定可知,发包人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是有债务履行期届满这个前提条件限制的,具体到建设工程,就是在建设工程竣工后,而非在建设工程施工过程中,一审法院认为一万纺织公司有权行使先履行抗辩权,即以该两幢厂房存在质量问题为由而拒付7#车间一层结构节点进度款157万元与8#车间二层结构节点进度款235万元缺乏依据,适用法律错误。2.案涉工程质量问题因一万纺织公司原因无法及时修复整改。3.即使如一审法院所认定案涉工程停工及合同解除系中厦建设公司原因造成,其判决一万纺织公司无需赔偿中厦建设公司停窝工损失以及中厦建设公司需赔偿一万纺织公司工期延误违约金300万元也属错误。(1)关于停窝工损失。在鉴定单位出具的《停窝工损失计算表》认定的停窝工损失1577224元中,一万纺织公司至少应当承担施工过程中延期提供承台评估报告而造成的损失46728元。(2)关于工期延误违约金。案涉施工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计算标准为按工程总价的日万分之五计算,累计上限为工程总价的5%。现案涉工程总造价为15722127元(暂未计算中厦建设公司主张漏算部分造价,具体以法院最终认定为准),按5%计算,中厦建设公司最多应承担的工期延误违约金上限为786106.35元。(二)除一审法院已认定的工程造价外,一审法院漏算了部分工程造价(7#、8#车间已施工模板、钢筋工程量造价),该漏算部分造价理应计取;另外,一万纺织公司理应支付欠付工程款利息,一审法院却对此未予认定,属于判决错误。1.中厦建设公司提交的公证书照片和影像资料客观反映了7#、8#车间已施工模板、钢筋的具体部位及状况,该部分工程量客观存在,完全具备鉴定计算条件,且该部分工程量拆除系为了确保现场安全,因此该部分工程量属于实际发生的工程量,理应予以计取。2.一万纺织公司未依约支付工程进度款是导致本案合同解除的主要原因,案涉工程质量问题无法及时修复整改也系一万纺织公司过错所致,一万纺织公司至少应当承担2013年4月8日合同解除之日起的欠付工程款利息。3.根据2012年10月31日《会议决议》的约定,由一万纺织公司委托安徽省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测站对出现质量问题楼幢进行检测,如无结构安全质量问题,费用由一万纺织公司负担,反之由中厦建设公司负担。现经检测案涉工程不存在结构安全质量问题,一万纺织公司当然应承担由此产生的47万元检测费用。(三)本案诉讼费用、鉴定费用理应由一万纺织公司承担,一审法院却判决中厦建设公司承担绝大部分诉讼费用与鉴定费用,明显分配不公。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改判。

一万纺织公司上诉请求,一审认定中厦建设公司承担300万元违约金过低,应改判增加。事实与理由:(一)一万纺织公司所遭受的实际损失包括闲置土地使用税1198625元,已购设备无法入场而产生的仓储费损失51200元,案涉工程因使用年限减少产生的相应价值损失约1835.7405万元以及工程因质量问题需修复产生的后续检修费损失约7186950元以及其他损失,远远高于一审判决中厦建设公司赔偿一万纺织公司300万元违约金。(二)中厦建设公司严重违约,造成工程质量问题和工期延误,应当承担全部违约责任。根据双方《补充协议》第二条约定,如中厦建设公司未能按期完工“根据逾期天数每天按总工程造价0.1%作为工期延误违约金”,则中厦建设公司应承担的违约金数额计算至一审判决前为7485.2318万元,计算至2018年3月1日为9041.0218万元。一审判决之所以将违约金数额确定为300万元,在于错误地参考了本案工程的“履约保证金”的数额300万元。《招投标法》第六十条也有明文规定“给招标人造成的损失超过履约保证金数额的,还应当对超过部分予以赔偿”。(三)一万纺织公司的损失未超过中厦建设公司应当预见到的范围。

一万纺织公司辩称,(一)中厦建设公司严重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一万纺织公司不存在违约行为。1.一万纺织公司、监理公司多次要求中厦建设公司进行工程质量整改,但交涉无果。后经湖南大学鉴定该工程存在施工质量缺陷,并应整改修复。2.工程严重逾期。原定竣工日为2012年10月8日。但自2012年10月9日至今,本案工程处于逾期交工状态,中厦建设公司持续违约至今。(二)一万纺织公司不存在拖欠进度款行为。1.中厦建设公司认可前四次款项一万纺织公司已经付清,不存在拖延问题。2.对于后三笔款项,一万纺织公司未收到付款申请,且因工程质量问题接连出现,中厦建设公司始终未予解决,故一万纺织公司有权拒付。3.中厦建设公司关于发包人行使抗辩权仅限于工程完工后的主张是完全错误的。(三)本案工程质量问题未能及时处理的原因在于中厦建设公司,而不是一万纺织公司原因造成的。中厦建设公司施工的质量问题伴随施工的整个过程,该公司一开始就未能及时解决,导致工期延误,后期施工缝问题只是全部质量问题中的一部分。(四)中厦建设公司施工质量问题和工期拖延问题严重,并违反承诺擅自停工,应向一万纺织公司支付违约金,但是一审判决的金额过低。因双方已经于2012年2月21日签订补充协议,将违约责任和工期均进行了重新约定,已经将违约金提高到1‰,并删除了原条款中的5%上限条款,故中厦建设公司主张违约金适用5%上限并以已完工程造价作为违约金计算基数不符合双方约定。(五)中厦建设公司主张停窝工损失157224元的观点不能成立。虽然安徽国华建设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华项目管理公司)出具的《鉴定报告》计算窝工损失共计1577224元,但是该报告同时注明:索赔成立的条件是“由于业主的原因导致索赔事件的发生,费用索赔成立。由于非业主的原因导致索赔事件的发生,费用索赔不成立”。现非因一万纺织公司存在违约行为,中厦建设公司也未发出索赔申请,故其主张不能成立。(六)中厦建设公司解约的基本事实不成立,其合同解除通知不发生解除合同的效力,案涉《施工合同》应当于判决生效时解除,中厦建设公司关于《施工合同》应于2013年4月8日解除的主张不成立。(七)一审判决未漏判工程造价。鉴定单位和一审判决的意见是正确的。中厦建设公司提供的施工现场公证书显示,其现场拍照91张中,只有2张照片显示有钢筋框架,根本不能全面反映事实,包括钢筋和模板的数量、高度、材料、规格等基本鉴定数据。即使其所述属实,其建了又拆的后果也是由中厦建设公司违约造成的,应由其自担后果。(八)关于利息问题,因一万纺织公司未拖欠工程进度款,不存在欠款利息,且因中厦建设公司擅自停工,未经结算便径行起诉,工程不符合结算条件,中厦建设公司要求计算工程款利息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九)2012年12月13日,中厦建设公司单方委托安徽省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监测站(下称安徽省质监站)进行了检测,并非履行2012年10月31日《会议决议》的结果,也不是一万纺织公司所委托,且该检测结果错误,检测费不应由一万纺织公司承担。(十)本案纠纷系因中厦建设公司施工质量问题产生,一审法院委托湖南大学鉴定确认案涉工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为解决该问题,才进行了整改修复费用鉴定,该部分费用因中厦建设公司的问题而产生,故应由其承担相应鉴定费用。同样,在此基础上所进行的工程造价鉴定所发生的费用以及停窝工损失鉴定费用、诉讼费等,当然也应当由违约方中厦建设公司承担。综上,中厦建设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中厦建设公司辩称,一审判决中厦建设公司承担300万元的工期延误违约金错误,中厦建设公司不应该向一万纺织公司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中厦建设公司是基于一万纺织公司长期拖欠巨额工程进度款且屡屡催告无果才被迫停工。但是针对7#、8#车间施工缝质量问题,经检测不存在主体结构安全质量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的规定,一万纺织公司坚持的拆除重建的意见是错误的,检测鉴定期间的工期也应当相应顺延,而不应把该段工期延误的责任也归咎中厦建设公司。从公平角度而言,即使法院认为中厦建设公司对案涉工程工期延误需要承担责任,按照《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第35.2条的约定,工期延误违约金的累计上限为工程造价的5%。现案涉工程总造价为1572万元(暂未计算中厦建设公司主张漏算部分造价,具体以法院最终认定为准),按5%计算,中厦建设公司最多应承担的工期延误违约金也仅为78万元(1572万元×5%)。

中厦建设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中厦建设公司与一万纺织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于2013年4月8日解除;2、一万纺织公司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工程欠款2651.45万元及利息(自合同解除之日起至款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3、一万纺织公司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工程进度款逾期利息22.39万元;4、一万纺织公司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停窝工损失1635.66万元;5、一万纺织公司退还中厦建设公司履约保证金300万元;6、一万纺织公司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垫付的工程结构安全质量检测费用47万元;7、一万纺织公司支付中厦建设公司违约金300万元;8、一万纺织公司赔偿中厦建设公司可得利益损失260.78万元;9、确认中厦建设公司对涉案工程拍卖或折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10、案件受理费由一万纺织公司负担。

一万纺织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1、中厦建设公司按约继续履行合同;2、中厦建设公司支付一万纺织公司工期延误违约金11106229.904元(自2012年10月9日起按合同总价的日0.1%暂计算至2013年6月7日止,2013年6月8日以后按约顺延计算)。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经过招投后,2011年9月4日,一万纺织公司与招标代理机构联合向中厦建设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选定中厦建设公司为一万纺织公司7#车间、8#车间、办公楼新建工程及新建场区外工程施工项目中标人。2011年9月9日,一万纺织公司(发包人)与中厦建设公司(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一万纺织公司将涉案7#车间、8#车间、办公楼新建工程及新建场区外工程施工项目发包给中厦建设公司承建。该合同主要约定:1、承包范围:施工图范围内土建工程、给排水工程、电气工程、弱电工程、暖通工程、场外工程(办公楼精装修除外);2、合同工期:开工日期以开工报告日起为准,竣工日期以竣工报告为准,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300天;3、工程质量标准:合格;4、合同价款:45893512元(暂定价)。在该合同专用条款部分:第13.1条款中,双方约定工期顺延的其他情况:(1)由甲方造成的延误、障碍阻止;(2)不可抗力;(3)非乙方的过失违约造成的(春节、其他节假日和雨雪天均不得顺延工期)。第23.2条款中,双方约定:本合同采用固定下浮率(中标下浮率为14%)、固定单价及税率、工程量按时调整、据实结算的方式确定。第26条款中,双方约定:1、本工程无预付款;2、厂房、办公楼、场外分别按工程进度节点支付工程款:厂房:基础完成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20%、二层顶板浇筑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5%、主体结顶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5%。铝合金门窗进场验收后支付合同价的10%,外墙脚手架拆除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0%。办公楼:基础完成后七天内支付办公楼部分合同价的20%、四层顶板浇筑后七天内支付办公楼部分合同价的15%、主体结顶后七天内支付办公楼部分合同价的15%。铝合金门窗进场验收后支付合同价的10%,外墙脚手架拆除后七天内支付办公楼合同价的10%。场外工程:给排水电力管线及窨井与化粪池完成后七天内支付场外工程部分合同价的50%,道路完成后七天内支付场外工程部分合同价的20%。其他:施工场地清理完毕并具备本工程竣工验收条件后付合同总价的5%,竣工验收合格后支付至合同结算总价的85%。承包人同意代办房屋产权证,发包人应积极配合,办理房屋产权证结束后,支付至合同结算总价的97%。在竣工验收后三个月内由于发包人原因导致房屋产权证办理未能结束,发包人不得以此为理由拒付工程款。余3%待保修期二年(其中屋面防水部分5年)并完成缺陷修改合格后再无息支付。但保修责任期限按国家质量管理条例执行,支付方式参见后附保修合同。第35.2条款中,双方约定关于承包人违约的具体责任如下:(1)本合同通用条款第14.2款约定的承包人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工程进度如有延误,招标人按每日扣除合同总价款的0.1%作为逾期违约金,至累计上限为合同总价款的5%;(2)本合同通用条款第15.1款约定的承包人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按招标文件中质量标准、工程质量等级条款执行,承担因返工造成的损失,并承担质量违约责任。第47条补充条款中,双方约定:施工图的修改变更,必须经发包人同意或发包人指定的代表委托原设计单位同意,经发包人签证后,承包人才能予以实施。工程履约保证金为300万元,分两次返还,主体验收结束后七天内返还40%,施工场地清理完毕并具备竣工验收条件后七天内根据履约情况退还,履约保证金不计利息。该合同还对监理工程师、竣工验收与结算等条款作出约定。发包人由张纯武签字并加盖一万纺织公司公章,承包人由杨学夫签字并加盖中厦建设公司合同专用章。

合同签订后,中厦建设公司于2011年11月1日进场施工。2011年11月10日,监理公司向中厦建设公司发出《监理工程师通知单》,就涉案8#车间工程质量存在的缺陷要求中厦建设公司停工整改。2011年11月22日,一万纺织公司、监理公司、设计单位、中厦建设公司就涉案二期厂房工程基础承台出现的严重几何尺寸偏差问题进行了讨论研究,并就质量问题的处理方案达成共识,并形成《关于7#-8#车间质量问题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载明:施工加固过程中发生的一切费用由施工单位承担,整改若达不到相关部门验收的条件,产生的后果全部由施工单位负担。2011年12月14日,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出具承诺书,保证涉案7#车间、8#车间、办公楼整体工程施工质量符合设计要求及施工规范相关规定,并承诺今后严格按施工图纸及规范要求进行施工,若违反上述承诺,由该公司无条件返工。2011年12月21日,一万纺织公司(甲方)与中厦建设公司(乙方)签订一份《补充协议》。该协议载明:由于乙方原因造成一万纺织公司二期工程厂房及办公楼工程基础部位严重质量缺陷,由此产生工期延误的问题,经甲乙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经友好协商,达成如下协议:一、甲乙双方一致同意请政府相关部门对本工程的质量进行全面评估,并无条件按评估结果进行返工或者整改。甲方在2012年3月1日前提供评估报告,乙方在收到评估报告后按要求及时采取返工或者整改。若甲方未能在3月1日前提供评估报告,则工期按提供报告之日与3月1日间的天数顺延工期。二、二期工程(包括场外工程)乙方承诺仍以2011年11月1日作为开工日期,竣工日期双方约定为2012年10月8日,但7#、8#厂房在2012年9月1日必须完成室内工程,门窗安装完毕,室外道路满足运输要求,保证设备正常安装。若乙方未能按期完工,根据逾期天数每天按总工程造价0.1%作为工期延误违约金。三、由于乙方项目副经理骆枝炯对造成前期质量问题负有责任,甲方同意乙方更换项目副经理,甲方同意乙方指派叶汉阳同志作为项目副经理,在乙方的授权范围内从事现场管理工作。乙方承诺未经甲方同意不能更换项目副经理,并不允许中途提出退场要求。如乙方提出中途退场,则赔偿甲方由此造成的一切损失。四、乙方承诺严格按照评估检测结果进行整改或者返工,并且承诺由于评估检测而产生的费用,以及根据评估检测结果而发生的工程返工或者整改费用由乙方自行负担。五、付款方式修改为:1、7#、8#车间的前期付款方式作如下修改:基础完成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0%,一层结构板浇筑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0%;2、全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支付至合同结算总价的85%。承包人同意代办房屋产权证,发包人应积极配合,办理房屋产权证结束后,支付至合同结算总价的90%。在竣工验收后三个月内由于发包人原因导致房屋产权证办理未能结束,发包人不得以此为理由拒付工程款。余10%待完成工程缺陷修改合格后保修期满二年无息支付6%,待保修期满五年无息支付4%,但保修责任期限按国家质量管理条例执行。六、乙方承诺后期工程施工严格按照图纸及相关规范要求施工,超过相关规范允许的偏差,乙方无条件按甲方的意见进行整改或返工。七、本补充协议与原合同及招标文件不一致处,以本补充协议为准,本补充协议未明确的,甲乙双方仍严格按原合同及招标文件执行。甲方由张纯武签字并加盖一万纺织公司公章,乙方由张国荣签字并加盖中厦建设公司公章。

2011年12月27日,广德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以下简称广德质监站)就工程施工发出《在建工程质量监督(巡查)意见书》,指出巡查中发现问题:1、未办理施工许可证;2、部分基础柱钢筋偏位;3、部分基础柱钢筋保护层厚度不符合规范要求;4、梁施工缝留置不符合规范要求;5、无质量事故处理方案,施工单位擅自处理。检查意见:1、责令施工单位会同各责任主体,对上述问题出具整改方案,报质量监督站备查;2、整改结束前不得进行下道工序施工。2012年2月25日,上海颐景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绍兴西安分公司出具《关于一万纺织公司二期工程基础质量问题的处理方案》,对涉案工程质量问题处理方案逐条签署意见。2012年2月28日,一万纺织公司、中厦建设公司、工程设计方、监理公司共同签署《一万纺织公司二期工程基础质量问题方案》,确认涉案工程存在的质量问题。2012年3月2日,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出具《一万纺织公司二期工程基础质量问题整改方案》及《关于一万纺织公司二期工程基础质量问题的处理方案》。2012年8月14日,监理公司向中厦建设公司出具《监理工程师通知》,通知中厦建设公司在2012年8月13日的例行检查中发现工地存在如下质量问题:1、7#车间一层1/9轴及10轴交E轴柱存在偏斜现象;2、8#车间部分梁施工缝留置不规范;3、8#车间二层27轴反梁与砖砌体有错台过大现象,要求中厦建设公司拿出具体处理方案,报一万纺织公司及监理公司批准后实施。2012年8月19日,中厦建设公司向监理公司出具《监理工程师通知回复函》,具体内容如下:1、7#车间一层1/9轴及10轴交E轴柱,经复查,发现1/9轴上柱跑模造成的。处理方案:派有经验砼凿工把跑模部分的砼进行凿除,洒水湿润,然后用砼水泥浆标号的水泥浆进行抹平;2、8#车间三层楼面23轴、24轴、25轴、和26轴上A轴与B轴之间梁,经复查,只是砼接槎的地方有蜂窝、麻面现象。针对蜂窝、麻面现象,把蜂窝、麻面上的疏松部分进行凿除并表面清理,洒水湿润,然后用砼水泥浆标号的水泥浆进行抹平;3、8#车间二层27轴反梁与砖砌体,处理方案:把上反梁侧面凿毛清理,并洒水湿润,然后用高一级水泥浆或细石砼进行抹平和浇捣。监理公司复查意见:经审查,第1条处理方案同意,第2条、第3条处理方案不同意,要求重新报方案。2012年9月11日,广德质监站就涉案8#车间工程质量发出《在建工程质量监督(巡查)意见书》,指出巡查中发现问题:一、二、三层梁施工缝留置不符合规范要求。检查意见:1、责令施工单位会同各责任主体,对上述问题出具整改方案,报质量监督站备查。2012年9月21日,广德质监站就涉案工程施工发出《在建工程质量监督(巡查)意见书》,指出在2012年秋季质量大检查中发现7#厂房二层顶、8#厂房三层顶KL施工缝留置错误等质量问题,要求施工单位全面核查,相关单位应拿出处理方案加以处理,将整改结果报该质量监督站备案,否则不得进行下道工序。2012年10月12日,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发出《停工通知》,通知因一万纺织公司长期拖欠工程进度款,导致工程无法继续施工,故自即日起全面停止施工,直至全额付清工程款,并补偿中厦建设公司因此遭受的损失。2012年10月31日,广德县经济开发区、广德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广德住建委)、一万纺织公司、中厦建设公司、监理公司召开联席会议,会议决定由业主单位委托安徽工程质量监测站对涉案工程质量问题进行检测。2013年3月底,安徽工程质量检测站出具3份检测报告,检测结论:涉案工程质量基本满足设计要求,7#车间、8#车间框架梁施工缝对主体结构在设计使用载荷作用下的安全性问题没有影响。2013年4月8日,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发出《关于合同解除的通知函》,通知一万纺织公司,正式解除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其他相关协议。同日,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发出《安徽一万纺织二期工程最终索赔报告》,要求一万纺织公司赔偿中厦建设公司停窝工损失16356640.19元。

在涉案工程施工过程中,一万纺织公司分别于2012年1月16日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工程进度款100万元,于2012年4月25日支付100万元,于2012年5月8日支付120万元,于2012年6月21日支付157万元,于2012年7月25日支付157万元,合计634万元。

案件一审审理期间,经一万纺织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工程质量进行鉴定。2015年12月4日,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湖大司鉴中心(2015)建鉴字第6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如下:1、涉案7#车间、8#车间已完工程主体结构存在一定的施工质量缺陷,需要整改处理后才能满足设计图纸和施工质量验收规范的要求;2、涉案办公楼已完工程主体结构存在一定的施工质量缺陷,需进行整改后才能满足设计图纸和施工质量规范的要求。该鉴定意见书针对涉案7#车间、8#车间及办公楼存在的质量问题,出具了具体的整改处理措施。经中厦建设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国华项目管理公司对涉案已完工程价款及停窝工损失进行鉴定。2016年3月26日,国华项目管理公司出具国华审字2015-1094鉴定报告,鉴定结论为:1、涉案7#车间、8#车间及办公楼已完工程造价为15722127元;2、涉案7#车间、8#车间及办公楼停窝工损失为1577224元。经当事人双方申请,且协商一致,一审法院委托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工程质量整改修复费用进行鉴定。2017年1月19日,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湖大司鉴中心(2016)建鉴字第9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根据整改修复处理方案,涉案7#车间、8#车间和办公楼已完工程主体结构整改修复处理的工程费用为3166335元。

一审法院认为,综合双方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归纳本案争议焦点为:1、一万纺织公司是否存在逾期支付工程进度款的违约行为,中厦建设公司诉请确认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于2013年4月8日解除的主张能否成立;2、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支付工程欠款与利息及就涉案已完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能否成立;3、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支付违约金300万元、可得利益损失260.78万元及停窝工损失1635.66万元能否成立;4、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退还履约保证金300万元及一万纺织公司反诉中厦建设公司按约承担工期延误违约责任能否成立。

(一)关于一万纺织公司是否存在逾期支付工程进度款的违约行为,中厦建设公司诉请确认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于2013年4月8日解除的主张能否成立。中厦建设公司诉称,在涉案工程施工期间,一万纺织公司无视合同约定,长期拖欠巨额工程进度款,造成中厦建设公司无力进行施工,被迫于2012年10月12日停工,于2013年4月8日向一万纺织公司发函解除合同。按照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用条款第44.2条的约定,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应于2013年4月8日解除。一万纺织公司辩称,中厦建设公司在涉案工程施工期间多次出现施工质量问题,监理公司数次通知中厦建设公司整改。虽然中厦建设公司按照要求对涉案7#车间、8#车间基础承台质量问题予以整改,但对涉案结构工程质量问题未按要求予以整改,且拒之不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中厦建设公司作为先履行一方,承建的工程质量不合格,且拒不按承诺予以整改,一万纺织公司作为后履行一方,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暂停支付工程进度款。因此,中厦建设公司要求解除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于法无据,应予驳回;一万纺织公司反诉要求中厦建设公司继续履行合同,应予支持。一审法院认为,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系当事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关于涉案工程进度款支付问题,经审查,截止2012年7月15日,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提交的《工程款支付申请表》,监理公司签署“工程量属实”,另加未签署意见,但一万纺织公司认可的2012年6月20日的《工程款支付申请表》,申请的款项合计587万元,一万纺织公司实际付款额合计634万元,基本符合合同约定。2012年9月1日,中厦建设公司提交的157万元工程款支付申请,监理公司签署:工程量属实,但工程存在安全隐患,安全整改完成后再支付工程款。自此,一万纺织公司开始以涉案工程质量不合格为由,暂停支付工程进度款。关于涉案工程质量问题,经审查,中厦建设公司在工程施工过程中,未按工程设计及施工规范要求施工,导致工程多次出现质量问题。虽然中厦建设公司承诺以后按照监理公司要求进行整改,按工程设计及施工规范要求进行施工,中厦建设公司也按监理公司要求对涉案7#车间、8#车间基础承台质量问题进行了整改,但对涉案主体结构工程质量问题未按监理公司的要求进行整改。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涉案主体结构工程质量确实存在不符合设计要求,需要整改。因此,一万纺织公司以涉案工程质量不合格为由,暂停支付工程进度款,并无不当。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支付工程进度款逾期付款利息,并单方面主张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应于2013年4月8日解除,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因涉案工程停工至今已长达4年之久,双方已无继续合作的基础,且本案债务的标的不适合强制履行,因此,一万纺织公司反诉要求中厦建设公司继续履行合同,一审法院亦不予支持。鉴于本案客观情况,为妥善解决纠纷,一审法院确定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的履行。

(二)关于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支付工程欠款与利息及就涉案已完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能否成立。中厦建设公司认为按照目前工程造价鉴定,涉案已完工程造价为15722127元,一万纺织公司已付款为634万元,尚欠9382127元,一万纺织公司应予支付,并自2013年4月8日合同解除之日起至款清之日止,按照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付利息。一万纺织公司辩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除后,已经完工的建设工程质量合格的,发包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相应的工程价款,已经完成的建设工程质量不合格的,参照本解释第三条规定处理。”该解释第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且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的,按照以下情况处理:1、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发包人请求承包人承担修复费用的,应于支持;2、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的,承包人请求支付工程价款的,不予支持。”在涉案合同未解除,建设工程质量未经修复合格的情况下,应驳回中厦建设公司支付工程价款的诉讼请求。经审查,涉案主体结构工程质量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确实存在不符合工程设计要求,需要整改修复,该鉴定中心也出具了整改修复方案。后双方又共同委托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工程质量整改修复费用进行鉴定,结论为:根据整改修复处理方案,7#车间、8#车间和办公楼已完工程主体结构整改修复处理的工程费用为3166335元。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该笔整改修复费用应由中厦建设公司负担。鉴于双方已同意就涉案工程质量整改费用进行鉴定,表明一万纺织公司已同意中厦建设公司放弃对工程质量的整改,中厦建设公司已同意承担该笔费用。因此,在一审法院已确定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应予解除的情况下,对涉案剩余工程价款,一万纺织公司应予支付。涉案已完工程总价款为15722127元,扣除整改修复的工程费用3166335元及已付款634万元,一万纺织公司尚应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工程款为6215792元(15722127元-3166335元-634万元=6215792元)。关于利息问题,由于涉案已完工程质量不符合设计要求,且中厦建设公司也未按照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整改修复方案进行整改。因此,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支付工程欠款利息,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中厦建设公司主张就涉案已完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一审法院已确定一万纺织公司尚应支付中厦建设公司工程款为6215792元,中厦建设公司也在法定时间内提起诉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三)关于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支付违约金300万元、可得利益损失260.78万元及停窝工损失1635.66万元能否成立。一审法院已查明,在涉案工程前期施工阶段,一万纺织公司基本按约支付工程进度款;在涉案工程后期施工阶段,由于涉案工程质量出现问题,一万纺织公司暂停支付工程进度款,双方因此发生纠纷。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涉案主体结构工程质量不符合设计及施工规范要求,需整改修复。显然,涉案工程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的合格标准,中厦建设公司存在违约行为;一万纺织公司暂停支付工程进度款,属行使先履行抗辩权,不存在违约行为。另一方面,中厦建设公司未经双方磋商一致,单方面停止工程施工,亦属违约行为。因此,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包括支付300万元违约金,赔偿260.78万元可得利益损失及1635.66万元停窝工损失,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中厦建设公司主张的47万元工程检测费,因系中厦建设公司诉前单方委托安徽工程质量监测站对涉案工程质量进行检测产生的费用,且在本案审理期间,一审法院已委托鉴定机构对涉案工程质量进行鉴定。因此,中厦建设公司诉请该47万元检测费由一万纺织公司给付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退还履约保证金300万元及一万纺织公司反诉中厦建设公司按约承担工期延误违约责任能否成立。中厦建设公司主张因一万纺织公司违约导致合同解除,一万纺织公司应退还中厦建设公司支付的300万元履约保证金。一万纺织公司辩称,按照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47条第6项约定,履约保证金分两次返还,主体验收结束后七天内返还40%,施工现场清理完毕并具备竣工验收条件后七天内根据履约情况退清,履约保证金不计息。因此,中厦建设公司返还履约保证金的条件尚不具备。一审法院认为,在一审法院已确定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予以解除的情况下,一万纺织公司占有300万元履约保证金不予退还,已无合同依据。因此,中厦建设公司诉请一万纺织公司返还300万元履约保证金,并不违背法律禁止性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另一方面,一万纺织公司诉称,按照涉案《补充协议》的约定,工程竣工日期为2012年10月8日,若乙方未能按期完工,根据逾期天数每天按总工程造价0.1%作为工期延误违约金。因此,一万纺织公司反诉要求中厦建设公司按约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经审查,由于涉案工程未竣工,无法按约计算工期延误违约金。如果按照涉案《补充协议》的约定,按合同总价款的日0.1%计算工期延误违约金,截止目前,已达7000万元以上,违约金明显过高,远超出当事人签订合同时合理预见的范畴。现中厦建设公司单方面停止施工,不愿意继续履行合同,鉴于中厦建设公司预先缴纳了300万元履约保证金,由中厦建设公司承担300万元违约金,并未超出该公司的合理预见范畴。因此,一审法院确定由中厦建设公司支付一万纺织公司300万元违约金,超出300万元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中厦建设公司的诉讼请求及一万纺织公司的反诉请求部分成立,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六十七条、第九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与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2011年9月9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二、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程款6215792元;三、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退还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履约保证金300万元;四、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违约金300万元;五、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欠付6215792元工程款范围内就涉案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六、驳回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七、驳回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案件受理费302728元,反诉案件受理费85900元,保全费5000元,由中厦建设公司负担25万元,一万纺织公司负担143628元;工程造价及停工损失鉴定费60万元,工程质量鉴定费75万元,工程整改修复鉴定费50万元,合计185万元,由中厦建设公司负担155万元,一万纺织公司负担30万元。

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中厦建设公司补充提交了《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二期工程7#和8#车间框架梁施工缝交界面质量和已完工施工质量现状检测及框架梁施工缝对地上主体结构使用安全有无影响的分析方案(草案)》,结合原审提交的会议决议,用以证明双方在广德××与××县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协调下,共同同意改由中厦建设公司垫付检测费用。一万纺织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质证认为中厦建设公司已经承诺费用由委托方承担。本院经审查认为,因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已经于2015年12月4日应一审法院委托对涉案工程质量进行鉴定,关于鉴定费用的承担应当以案涉合同约定为准,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一万纺织公司补充提交如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一万纺织公司和中厦建设公司共同委托进行加固方案设计的《建设工程设计合同》;2.浙江华洲国际设计有限公司《加固说明及加固措施》,两份证据证明设计方案否定了安徽省质监站的检测报告结论,中厦建设公司要求按该检测报告处理本案没有依据。第二组证据:3.2014年11月6日广德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出警记录;4.《情况说明》及2015年5月22日广德县住建委执法视频;5.工地大门照××张;6.现场照片1张;7.工棚和门卫室照片3张。以上证据证明中厦建设公司控制工地至今,未移交给一万纺织公司,持续违约。第三组证据:8.现场照片19张;9.案涉工程(二期)效果图;10.一万纺织公司三期工程的现场照片;11.2016年3月23日广德县住建委询问中厦建设公司骆枝炯的《询问笔录》。以上证据证明案涉工程质量和安全隐患严重,中厦建设公司自认管理问题是其管理失误造成,本案应通过违约金或赔偿等法律措施追究中厦建设公司责任。第四组证据:12.机器设备采购合同及发票;13.机器设备仓储费发票及转账凭证;14.广开国用(2008)第0147号土地使用权证和一二期项目总平面图;15.城镇土地使用税缴纳凭证;16.安徽省物价局、建设厅《关于制定建设工程质量检测收费标准的通知》。以上证据证明中厦建设公司拖延工期,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使一万纺织公司遭受巨大损失,仅闲置期间支付的土地使用税、已购设备无法入场的仓储费、因质量问题产生的工程后续检测费等合计843.6775万元,加上工程因使用年限减少20年相应价值损失1835.7405万元等,一万纺织公司损失不低于2679.4179万元,一审将违约金减至300万元,没有依据,也不公平。中厦建设公司质证称,一万纺织公司本次所提交的证据已过举证期限,属于逾期提交的证据,不属于二审新证据,故不应作为二审新证据被采纳。对第一组证据(证据1、2),真实性与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与证明内容有异议。因一万纺织公司的恒荷载取值来源《结构计算书》只是原审计单位在设计过程中的计算文稿,不是最终设计成果,故不是中厦建设公司的施工依据与检验依据,一万纺织公司交付的施工图纸及施工技术标准才是中厦建设公司施工与检测的根本依据。对第二组证据(证据3、4、5、6、7),真实性与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与证明内容有异议。中厦建设公司已经在2013年4月8日发函解除合同,并撤离施工现场的人员、材料、机械等,并未控制工地。但一万纺织公司拒不接受现场,中厦建设公司为现场安全,才派遣一名人员帮助一万纺织公司看护现场大门。对第三组证据(证据8、9、10、11),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关联性与证明内容有异议。因一万纺织公司不接受现场,也不对已完工成品工程进行必要的维护与保养,才造成仅施工了部分主体结构的工程除施工缝留置不规范等问题之外,在长期荒废中出现了大量新的质量问题,造成案涉工程质量问题范围扩大、维修费用损失大幅增加,反过来使得中厦建设公司在一审判决中额外承担了巨额的质量维修费用,使得中厦建设公司损失惨重。对第四组证据(证据12、13、14、15、16),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与证明内容有异议,关于案涉工程质量问题,一审法院已委托湖南大学进行司法鉴定,并出具维修方案与维修费用鉴定报告,不存在其他问题。对案涉工程使用年限问题,湖南大学在一审庭审中已明确不存在仅能使用30年问题,案涉工程按修复方案维修之后仍能达到设计使用年限,满足设计要求。所以不存在所谓的少使用20年的损失。至于已购设备的仓储费以及土地使用税,皆与本案没有关联。本院经审查认为,鉴于双方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予认可,本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采纳,对其证明目的将结合案涉其他证据综合分析认定。

二审查明,二审中,一万纺织公司向本院提出在建工程移交申请,本院遂委托一审法院组织双方实施移交。2018年3月29日,双方出具《场地移交单》,载明:双方就一万纺织公司二期厂房工程现状移交,临时设施如工棚等于2018年3月30日18时整之前全部撤离,留守人员同时撤离。厂房大门钥匙交付一万纺织公司。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理由与答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1.一审判决对双方当事人在履约过程中的责任认定及处理是否适当,即(1)一万纺织公司是否存在违约行为,其以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作为延期支付工程进度款的抗辩能否成立;(2)中厦建设公司所主张的窝工损失应否支持;(3)一审判决中厦建设公司承担违约金300万元是否适当;2.本案涉案工程合同的解除时间如何认定;3.中厦建设公司提出的钢筋模板拆除工程款是否存在遗漏,是否应予支持;4.一审未支持工程款利息是否适当;5.检测费和鉴定费的负担一审判决是否适当。

一、关于一审判决对双方当事人在履约过程中的责任认定及处理是否适当的问题

中厦建设公司和一万纺织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义务。中厦建设公司主张一万纺织公司没有按期支付工程进度款,导致工程被迫停工,请求确认案涉合同于2013年4月8日解除。一万纺织公司则抗辩案涉工程存在施工质量问题,其有权行使先履行抗辩权,中厦建设公司的解约行为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认为,判断案涉合同是否应予解除,应当审查一万纺织公司是否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用条款44.2条约定的逾期支付工程进度款的情形,且其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有无合同及法律依据。

经一审查明,中厦建设公司于2011年11月1日进场施工后10天,即因8号车间工程质量存在的缺陷被监理公司要求停工整改。后因中厦建设公司造成案涉工程厂房及办公楼工程基础部位严重质量缺陷,并由此产生工期延误问题,经双方协商一致于2012年2月2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竣工日期改为2012年10月8日,并变更案涉工程付款方式为:7号、8号车间“基础完成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0%,一层结构板浇筑后七天内支付厂房部分合同价的10%。”对于工程进度和款项付款节点的把握,双方会同监理公司多次召开工地会议协商。2012年6月30日案涉工程第五次工地会议纪要记载,要求施工单位在7月14日之前完成规定内容的一半,则业主(即一万纺织公司)同意支付原应在合同规定一层板面浇筑完成后应支付工程款的50%。但是根据7月21日第六次工地会议纪要的记载,施工单位并没有在7月14日之前完成计划安排,业主再次表示施工单位认真落实进度计划,则其同意周一会根据施工单位的要求提前支付8号车间一层板节点的工程款157万元。一万纺织公司于2012年7月25日支付157万元后,8月13日第七次工地会议讨论内容仍然围绕施工进度滞后,没有改观,并存在办公楼三层顶板梁底钢筋锚固不够,需要整改的情形等内容展开。至2012年9月1日,中厦建设公司提交《工程款支付申请表》,监理单位对此要求安全整改完后再支付工程款。9月15日第八次工地会议中,监理公司认为工程项目部尚未就梁的质量问题拿出整改措施,一万纺织公司提出因较大范围的工程质量不合格且工程进度严重滞后,其暂不支付工程款。上述事实可知,一万纺织公司在施工中按照中厦建设公司要求支付工程进度款,基本符合合同约定。但中厦建设公司自开工后未按工程设计及施工规范要求施工,在出现工程质量问题后也未完全按照监理公司的意见进行整改,2015年12月4日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亦鉴定确认案涉工程(厂房及办公楼)主体结构质量均存在一定施工质量缺陷,尚需整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本案中,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对于双方当事人合同义务履行顺序已有明确约定,中厦建设公司作为施工单位在未交付质量合格工程的情况下,其关于一万纺织公司拖欠工程进度款违反合同约定的主张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一万纺织公司以案涉工程质量不合格为由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暂停支付工程进度款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维持。中厦建设公司以一万纺织公司拖欠工程进度款为由于2012年10月12日单方停工违反合同约定,其自2013年4月8日向一万纺织公司发函解除合同行为于法无据,不具有法律效力,其主张的停窝工损失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关于一审判决中厦建设公司向一万纺织公司支付违约金300万元是否适当的问题。中厦建设公司上诉主张,一审判决以中厦建设公司缴纳了300万元履约保证金为由,判决其承担300万元工期延误违约金,明显超出了合同约定的工期延误违约金标准。一万纺织公司对此不予认可,亦上诉主张一审判决中厦建设公司赔偿一万纺织公司300万元违约金,远远低于一万纺织公司所遭受的实际损失。本院认为,本案纠纷起因于中厦建设公司建设施工的案涉工程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的合格标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相关规定,建筑施工企业对工程的施工质量负责。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施工单位交付质量合格工程是其主要义务,也是其取得工程价款的前提。本案中,一万纺织公司之所以将案涉工程交由中厦建设公司施工,主要基于中厦建设公司是具有特级施工资质的专业建筑企业,但中厦建设公司自工程开工十日起即收到监理单位下达的停工整改通知,此后工程质量问题接连不断。双方在质量问题出现初期,尚能本着互谅互让、友好协商的原则,签订《补充协议》变更竣工日期及付款方式,中厦建设公司亦承诺“后期工程施工严格按照图纸及相关规范要求施工,超过相关规范允许的偏差,乙方无条件按甲方的意见进行整改或返工”。但在出现严重影响工程质量的施工缝和混凝土柱错位等主体结构缺陷问题导致工期延误后,中厦建设公司未按承诺配合一万纺织公司完成整改,而后更以停工行为为抗辩进一步导致工期延长,致使一万纺织公司案涉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理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鉴于案涉合同已无履行的基础,双方对合同解除均无异议,故双方的合同权利义务自行终止,中厦建设公司不再履行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因此也不应再承担合同解除后的工期延误违约责任。一万纺织公司主张中厦建设公司应依照《补充协议》第二条“若中厦建设公司未能按期完工,根据逾期天数,每天按总工程造价0.1%作为工期延误违约金”的约定支付违约金。如依照该标准计算违约金,截至一审判决时,已达7000万元以上,显然超出中厦建设公司订立合同时预见到的损失范围。但依照我国合同法关于违约责任与实际损失相一致的原则,一审法院仅以中厦建设公司缴纳300万元履约保证金为限认定中厦建设公司承担违约责任的范围尚不足以弥补一万纺织公司的实际损失。二审中,一万纺织公司提供了案涉工程未竣工交付后,其缴纳的闲置土地使用税单据、已购置设备无法入场而产生的仓储费单据以及工程修复的后续检测费损失等,以证明其因中厦建设公司违约而遭受到严重损失,结合中厦建设公司已完工的工程量、案涉合同价款、中厦建设公司对工程质量整改费用的承担、中厦建设公司的违约情形等因素,本院酌定由中厦建设公司支付一万纺织公司违约金700万元。

二、关于案涉合同及协议的解除时间的问题

鉴于案涉工程停工已久,双方无继续合作的基础,一审判决解除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二审中,双方自2018年3月29日经法院组织完成案涉工程场地移交,本院判定自2018年3月29日起解除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

三、关于中厦建设公司提出的钢筋模板拆除工程款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

一审鉴定中,中厦建设公司提交公证书照片和影像资料以证明7、8号车间已施工钢筋、模板的具体部位及状况。对此,国华项目管理公司答复称,现场勘查确实存在过施工,但部分被切掉了,没有实物,无法计算。中厦建设公司上诉后,仍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施工钢筋、模板的数量、施工情况及计算依据,故中厦建设公司要求增加该部分工程款项的主张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

四、关于47万元的检测费和鉴定费的负担一审判决是否适当的问题

中厦建设公司上诉认为安徽省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测站的鉴定结论为不存在安全质量问题,依照2012年10月31日《会议决议》的约定检测费用应由一万纺织公司负担。根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用条款15.2条的约定,双方对工程质量有争议,由双方同意的工程质量检测机构鉴定,所需费用及因此造成的损失,由责任方承担。双方均有责任,由双方根据其责任分别承担。如前所述,2015年12月4日经湖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案涉工程(厂房及办公楼)主体结构质量均存在一定施工质量缺陷,故中厦建设公司要求一万纺织公司承担检测费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对于案涉检测费和鉴定费的分担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予以维持。

五、关于案涉工程款利息是否应予认定的问题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欠付工程款利息本质上属于法定孳息,实质是为了补偿守约当事人的资金被占用的损失。本案中,中厦建设公司在工程质量不合格的情况下没有按照监理单位和建设单位的要求进行及时的整改,反而单方面停工,违反了合同的约定,故一审法院未支持其工程款利息的诉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一万纺织公司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中厦建设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皖民四初字第0000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第六项;

二、撤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皖民四初字第00008号民事判决第七项;

三、变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皖民四初字第0000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与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2011年9月9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相关协议自2018年3月29日起解除;

四、变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皖民四初字第00008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违约金700万元;

五、驳回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302728元,反诉案件受理费85900元,保全费5000元,由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293628元,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负担10万元;工程造价及停工损失鉴定费60万元,工程质量鉴定费75万元,工程整改修复鉴定费50万元,合计185万元,由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155万元,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负担30万元。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61130.57元由其自行负担,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68543.6元,由安徽一万纺织有限公司负担21810元,由中厦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46733.6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京川

审判员  杨立初

审判员  刘雪梅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王戈

书记员杨柳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