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朱少权盗窃罪故意伤害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20:49发布

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滁刑再终字第00002号

抗诉机关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朱少权,务工。因犯盗窃罪于2000年3月9日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因犯盗窃罪于2003年4月2日被滁州市琅琊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2012年7月3日刑满释放。因犯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于2015年3月13日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现羁押于滁州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曹国兵,个体工商户。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3月13日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宣告缓刑一年。

原审被告人吴海鸿,个体工商户。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3月13日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

原审被告人孙高飞,个体工商户。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3月13日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

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朱少权犯盗窃罪、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犯故意伤害罪罪一案,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13日作出(2015)天刑初字第00033号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滁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4月30日作出滁检公审刑抗(2015)2号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滁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指派检察员李光山、助检员冯祝苗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朱少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原审查明:

一、故意伤害的事实

被告人曹国兵因万某长期拖欠其货款,遂通过他人找到被告人朱少权帮忙。被告人朱少权联系陈某甲、杨某、邢开伟(均另案处理)和被告人孙高飞等人,帮被告人曹国兵追讨债务。2013年8月28日13时许,被告人朱少权、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和陈某甲、杨某、邢开伟等人在天长市平安路“欢乐时光”餐厅二楼找到万某,向其索要货款。后因索要未成,被告人朱少权、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和陈某甲、杨某、邢开伟等人对万某实施殴打,致万某受伤。经天长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万某系L1左侧横突骨折,眼部、左胸部软组织挫伤,额顶部皮肤擦伤,属轻伤。

案发后,被告人朱少权被抓获。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被害人万某陈述、证人徐某、王某甲、赵某甲、杨某、陈某甲等证人证言、鉴定结论、被告人朱少权供述等证据证实。

二、盗窃事实

2014年8月3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天康庄苑西区A5-6号李某家,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现金1000元及价值3870元的黑色苹果5S手机1部。

2014年8月6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凤鸣小区10号潘某家,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7000元。

2014年8月7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天长街道办事处园林社区三桥组10号王某乙家,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1000元及价值1890元的黑色OPPO829型手机1部。

2014年8月17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金园华庭32-1号戴某家,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价值3040元白色苹果5手机1部。

2014年8月中旬的一天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二凤南路235-5号张某家,采用翻墙入院、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价值828元白色三星GT-I8262D手机1部。

2014年8月26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天康庄苑B5-8号陈某乙家,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现金3000元及价值3960元黄鹤楼牌1916香烟4条。

2014年8月29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建设东路277-40号赵某乙家,采用翻栅栏入院、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1400元。

2014年8月底的一天凌晨1时许,被告人朱少权至天长市天长街道办事处园林社区高庄组29号陶某家,采用翻窗入室的手段,窃得600元。

综上,被告人朱少权窃得财物价值27588元。案发后,被告人朱少权退出赃款4000元及手机3部,均发还被害人。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被害人李某、潘某、王某乙、戴某、张某、陈某乙、赵某乙、陶某陈述、鉴定结论、被告人朱少权供述等证据证实。

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原审认为:被告人朱少权、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万某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朱少权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入户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朱少权犯故意伤害罪、盗窃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朱少权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朱少权多次入户盗窃,可以酌情从重处罚。案发后,被告人朱少权如实供述犯故意伤害罪的犯罪事实,且如实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多起盗窃犯罪事实,对其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主动到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对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朱少权、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确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其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对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其可以适用缓刑。据此,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被告人朱少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朱少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二、被告人曹国兵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宣告缓刑一年。三、被告人吴海鸿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四、被告人孙高飞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五、责令被告人朱少权退赔剩余赃款、赃物。

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颁发的《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入户盗窃数额达到“数额巨大”百分之五十的,可认定为“其他严重情节”。朱少权入户盗窃数额27588元,已超过安徽省盗窃罪数额巨大标准5万元的百分之五十,并且朱少权系累犯,又在取保候审期间犯罪,应认定具有其他严重情节,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并处罚金。据此,原审判决认定朱少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属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再审予以改判。

朱少权辩称: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本院经再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再审予以确认。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朱少权、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万某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朱少权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入户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达27588元,其行为构成盗窃罪。根据《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入户盗窃数额达到“数额巨大”百分之五十的,可认定为“其他严重情节”。朱少权入户盗窃数额27588元,已超过安徽省盗窃罪数额巨大标准5万元的百分之五十,应认定具有其他严重情节。朱少权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朱少权多次入户盗窃,可以酌情从重处罚。朱少权如实供述故意伤害罪的犯罪事实,且如实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多起盗窃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朱少权部分退还盗窃财物,积极赔偿被害人万某损失,并取得万某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原判对曹国兵、吴海鸿、孙高飞定罪量刑正确,未认定朱少权盗窃罪具有其他严重情节不当,应予纠正。对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予以采纳。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2015)天刑初字第00033号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即被告人曹国兵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宣告缓刑一年;被告人吴海鸿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被告人孙高飞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宣告缓刑一年;责令被告人朱少权退赔剩余赃款、赃物;

二、撤销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2015)天刑初字第0003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朱少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三、原审被告人朱少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9月3日起至2018年7月26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马建军

审 判 员  张 菁

代理审判员  田 祥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樊婷婷

附:本案使用的法律

《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盗窃公私财物,具有本解释第二条第三项至第八项规定情形之一,或者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数额达到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百分之五十的,可以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四条原审人民法院审理依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

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