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吴德红许朋宽等故意伤害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20:31发布

安徽省太和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1222刑再7号

原公诉机关太和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吴德红,男,1981年2月12日出生于安徽省颍上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地太和县,住太和县。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7月29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至2017年8月10日);又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7月12日被太和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同年8月17日被太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被太和县人民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批准逮捕,同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诬告陷害罪,于2019年7月11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现羁押于界首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伟,北京京师(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许朋宽,男,1987年9月21日出生于安徽省太和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太和县。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7月29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至2017年8月10日)。因本案于2019年8月7日经本院决定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洋,安徽天联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刘晟祥,男,1991年5月13日出生于安徽省太和县,汉族,初中文化,销售人员,住太和县。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7月29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至2017年8月10日)。因本案于2019年8月7日经本院决定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于皓,安徽皖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邢静辉,男,1991年8月17日出生于安徽省太和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太和县。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7月29日被太和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至2017年8月10日)。因本案于2019年8月7日经本院决定批准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晓伟,安徽皖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故意伤害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29作出(2015)太刑初字第00264号刑事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2019年7月4日,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作出阜检一部审刑抗[2019]4号刑事抗诉书,向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同年7月16日,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12刑抗5号再审决定书,指令本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太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某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吴德红及其辩护人王伟、原审被告人许朋宽及其辩护人王洋、原审被告人刘晟祥及其辩护人于皓、原审被告人邢静辉及其辩护人王晓伟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审理查明:2013年4月4日23时许,被告人吴德红在太和县城关镇人民中路“老乡鸡”店内,因琐事与被害人朱某、张某1等人发生矛盾,随后纠集被告人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等人持刀将被害人朱某、张某1砍伤。经法医鉴定,朱某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张某1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案发后,被告人吴德红与被害人朱某、张某1于2014年2月13日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人吴德红赔偿被害人朱某、张某1各项经济损失32万元,被害人朱某、张某1对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行为表示谅解,不再追究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刑事责任。

在原审审理期间,经安徽省太和县司法局对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社区影响评估,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符合社区矫正条件。

上述事实,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书证太和县公安局出具的拘留证、取保候审决定书、到案情况说明、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户籍证明、现场图、被告人吴德红与被害人朱某、张某1达成的调解协议、被害人朱某、张某1出具的谅解书及收条,被害人朱某、张某1的陈述,证人于某、陈某、张某2、栾某、李某1、何某等人的证言,太和县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及勘验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原审认为,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结伙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一级,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案发后,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均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吴德红通过向被害人朱某、张某1赔偿损失获得被害人朱某、张某1的谅解,依法可酌情对被告人吴德红从轻处罚。被告人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取得被害人朱某、张某1的谅解,依法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经安徽省太和县司法局社区影响评估,对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可对其适用缓刑,依法实行社区矫正。根据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和悔罪表现及安徽省太和县司法局对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社区影响评估意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吴德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二、被告人许朋宽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三、被告人刘晟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四、被告人邢静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

抗诉机关认为,该判决确有错误,理由如下:1、认定事实错误且明显影响定罪量刑。本案原一审期间证据结合太和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范宏正、田某1、张某1、吴德红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一案中的新证据,可证明本案双方矛盾激化并以打架为目的约定地点、纠集多人,后双方多人发生持械互殴破坏社会公共秩序、造成上述人体损伤等后果的事实,原一审判决认定事实确有错误,明显影响定罪量刑。

2.适用法律错误且明显影响量刑。(1)原一审判决基于错误认定的事实将本该认定构成的聚众斗殴罪的四原审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行为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对四原审被告人行为的定性适用法律错误,错误认定了罪名且明显影响了量刑。(2)原一审判决认定“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均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本案原一审期间证据结合新证据,可证明本案属纠集多人结伙持械聚众斗殴,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四原审被告人应以聚众斗殴罪定罪量刑。四原审被告人分别存在纠集、指挥、持砍刀等械具斗殴等情形,综合评价在共同犯罪中都起到了主要作用。综合来看四原审被告人在到案后未能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其所知的同案犯、其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上述情形重点体现在对影响定罪和量刑的主要犯罪事实未能如实供述,且存在为了规避法律追究刻意对约定斗殴、纠集人员及互殴的过程情况等内容作虚假供述以避免认定构成聚众斗殴罪的情形,故不宜认定四原审被告人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不能认定具有自首情节。(3)本案四原审被告人具有持械聚众斗殴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对于具有持械聚众斗殴情形的首要分子及积极参加者,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进行量刑,另具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的相关情形(在“老乡鸡”餐饮店内外持砍刀等械具互殴、追撵砍杀,驾车在道路上追撵、撞击堵截等),造成了相当程度上的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等社会公共秩序混乱,量刑时也应予以考虑,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性质、社会危害程度,四原审被告人不符合上述适用缓刑的对象和条件的规定。

3.量刑错误。原审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持械聚众斗殴,构成聚众斗殴罪。其中吴德红、许朋宽等人系首要分子,刘晟祥、邢静辉等人系积极参加者,依法应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进行量刑。四原审被告人另具有上述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的相关情形,造成了相当程度上的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等社会公共秩序混乱,量刑时也应予以考虑。而原一审判决将四原审被告人的行为均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并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量刑幅度内进行量刑,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如上所述错误认定了罪名和自首并错误适用了缓刑,导致未在法定刑幅度内量刑,量刑明显不当。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吴德红对抗诉书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对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辩称:其没有打电话和张某1约架,只是和他谈调解的事;不知道许朋宽来,事前和邢静辉、刘晟祥也不认识,不可能指挥他们打架;自己是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构成自首;缓刑期间遵纪守法,当庭愿意认罪。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吴德红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吴德红不是本案首要分子,只是积极参加者。本案是因民间借贷纠纷引起的,并不是约架;2、吴德红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应构成自首;3、本案被害人有重大过错;4、案发后,吴德红积极赔偿被害人并取得了被害人谅解,自愿认罪,有认罪悔罪表现;5、本案量刑时应考虑原判缓刑已执行完毕的事实。建议对吴德红从轻、减轻处罚。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许朋宽对抗诉书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对不认定其构成自首有异议,辩称其构成自首。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许朋宽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许朋宽投案后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应具有自首情节;

2、许朋宽的犯罪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非常小,犯罪情节轻微;3、案发后许朋宽与吴德红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已取得被害人谅解;4、被害人有重大过错;5、本案是因民事纠纷引起的,不宜以聚众斗殴罪处理。即使认定为聚众斗殴罪,也应适当考虑处罚的幅度;6、许朋宽认罪悔罪态度好,且已受到原审缓刑处罚。建议对许朋宽从轻、减轻处罚。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刘晟祥对抗诉书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对不认定其构成自首有异议,辩称其构成自首。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刘晟祥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刘晟祥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构成自首;2、刘晟祥主观恶性不大,社会危害性小;3、案发后各被告人已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并取得被害人谅解,悔罪态度好;4、被害人有过错;5、已受到原审缓刑处罚。建议对刘晟祥从轻、减轻处罚。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邢静辉对抗诉书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对不认定其构成自首有异议,辩称其构成自首。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邢静辉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邢静辉具有以下法定或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1、具有自首情节;2、本案因借款民间纠纷引发,案发后各被告人已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并取得被害人谅解;3、被害人有过错;4、自愿认罪,真诚悔罪;5、已受到原审缓刑处罚。建议对邢静辉从宽处罚。

经再审审理查明:2013年4月4日晚,原审被告人许朋宽与于某、张某1因催要借款一事发生矛盾,并约定斗殴。许朋宽电话告知其姐夫原审被告人吴德红,随后吴德红在电话中与张某1发生争执,双方约定到太和县城关镇人民中路“老乡鸡”餐饮店斗殴。张某1电话联系范宏正后纠集朱某、孙夏南等人前往“老乡鸡”餐饮店。许朋宽在原审被告人邢静辉的陪同下返家取得数把砍刀、数个钢管,并分别于某洋、吴德红联系得知双方约定地点是“老乡鸡”餐饮店。许朋宽随即又纠集原审被告人刘晟祥等人一同前往“老乡鸡”餐饮店。在店内双方人员发生争执朱某合脚踹吴德红,吴德红则指挥己方人员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等人持砍刀等砍杀,随朱某合张某1峰等人与吴德红、许朋宽及其纠集的刘晟祥、邢静辉等人发生殴斗朱某合张某1峰被许朋宽、邢静辉、刘晟祥等人持砍刀砍伤朱某合张某1峰等人跑出店外,许朋宽等人持刀继续追撵。后范宏正、马文峰等人赶到现场,范宏正指使马文峰田某1灿驾车围追堵截吴德红欲再行斗殴,其田某1灿驾车撞击吴德红的车辆,吴德红等人驾车逃离。经鉴定朱某合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张某1峰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案发后,吴德红朱某合张某1峰于2014年2月13日达成调解协议,吴德红赔朱某合张某1峰经济损失32万元朱某合张某1峰对吴德红及所有参与人员予以谅解。同月27日吴德红到太和县公安局投案,2015年1月16日许朋宽到太和县公安局投案,同年3月13日刘晟祥到太和县公安局投案,同月27日邢静辉到太和县公安局投案。

另查明,2019年7月11日,本院对被告人范可可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作出一审判决,其中判决被告人吴德红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诬告陷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同年9月23日,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书证:(1)拘留证:太和县公安局于2013年4月26日决定对吴德红刑事拘留。

(2取保候审决定书、监视居住决定书、到案情况说明: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分别于2014年2月27日、2015年1月16日、2015年3月13日、2015年3月27日主动到太和县公安局投案自首,后分别于当日被太和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后太和县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4月10日、4月13日分别对许朋宽、吴德红、刘晟祥、邢静辉取保候审。

(3和解协议书、谅解书证实:2014年2月13日吴德红朱某崇张某1张峰三十二万朱某崇张某1张峰对吴德红及所有参与人员予以谅解。

(4户籍证明证实:四原审被告人的年龄、住址等基本情况。

(5视听资料及制作说明证实:案发现场“老乡鸡”餐饮店的现场监控视频资料。

(6(6)情况说明证朱某崇合被伤害一案中,吴德红和“欠”是同一人,许朋宽和“大宽”是同一人,刘晟祥、“小阵”、“小镇”是同一人,邢静辉和“辉”是同一朱某崇合和朱飞是同一张某1张峰和“娃蛋”是同一于某于洋和“小洋”是同一人。

(7)本院(2019)皖1222刑初211号刑事判决书及

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皖12刑终483号刑事裁定书证实:本案犯罪事实已经生效判决认定为聚众斗殴罪,情节为持械。

2、证人证言

(于某于洋证言证实,张某1张峰一起去找许朋宽还钱,许朋张某1张峰发生口角,后双方约张某1张峰朱某崇合、孙夏李某1小祥等人,吴德红带许朋宽等十余人持刀在老乡鸡斗朱某崇张某1张峰被砍伤,范宏正朱某崇合受伤后田某1田灿等人追堵吴德红。事后吴德红张某1张朱某崇合36万元。案发后,城南派出所民警询问他时,他陈述的有隐瞒的地方,他没有把在老乡鸡打架之前发生的事情跟民警说,他当时跟民警说他和吴德红约好在大戏院对面的老乡鸡说还钱的事,隐瞒了在苏果超市张某1张峰和许朋宽等人因还钱发生矛盾的事,以及吴德张某1张峰打电话两人约架的事。

(2)崔心标证言证实,朱某崇合和吴德红在大戏院附近打朱某崇合被吴德红带的人砍伤。后范宏正安排人追撵吴德红。

(赵某赵祥证言证实,范宏正接一电话,他和范宏正、马文峰等人到老乡鸡,张某1张朱某崇合被打,他开车将伤者送医院,范宏正带领马文田某1田灿等人开车追撵吴德红田某1田灿驾车撞击吴德红车辆,吴德红驾车逃离。

(陈某陈张某2建玲证言证实,在老乡鸡店里,进来十多人,其中一人踢了另一人一脚,从门外进来五六个男青年持刀砍人。

(5)韩洪彪证言证实,双方多人在老乡鸡店内对峙,其中一人踢了另一人一脚,从门外进来多人持刀砍先跺人的那个人,结束后现场遗留两把砍刀。

(李某1小祥证言证实,于某于洋到老乡鸡店内后,吴德红进去就骂朱某崇合和吴德红打起来,后吴德红指使十多人持刀朱某崇张某1张峰。

(7)孙夏南证言证实张某1张峰纠集与吴德红斗朱某崇合先跺吴德红,吴德红指使多人持朱某崇张某1张峰砍伤。他持椅子与对方殴张某1张峰随身带一把腰刀。事后范宏正赶到医院,听说范宏田某1田灿开车追撵吴德红。

(田某1田灿供述证实,范宏正指使他开车追撵、堵截吴德红车辆,他在追赶的过程中撞了吴德红的车,后吴德红驾车逃离。当时范宏正和马文峰等人也开车追撵吴德红。

(李某2李伟证言证实,看到多人持朱某崇合,后在县医院朱某崇张某1张峰受伤,听说是吴德红带人砍的。

(1田某2田雷证言证田某1田灿受范宏正指使开车拦截吴德红,并用车撞击吴德红车辆,后吴德红驾车逃离。

6、被害人陈述:(张某1张峰供述证实,于某于洋还钱时把钱摔许朋宽脸上了,双方吵起来,吴德红觉得没面子,给他电话约定到老乡鸡“谈判”,他感觉要打架,朱某崇合等人一同到老乡朱某崇合先跺吴德红一脚,吴德红指使十多人持刀将朱某崇合砍伤。事后吴德红赔偿朱某崇合32万元。

(朱某崇合供述证张某1张峰电话约他到老乡鸡说事,到老乡鸡与对方发生争执,他先跺吴德红一脚,后吴德红指使七、八个人持刀将他砍伤,范宏正将他送医院治疗。事后吴德红赔偿张某1张峰32万元。

4、原审被告人供述

(1)吴德红供述证实,他小孩舅许朋于某于洋要钱时发生争执,张某1张峰电话约定到老乡鸡“说事朱某崇合先跺他一脚,许朋宽带多人持刀进入店内,他指使许朋宽、刘晟祥等朱某崇张某1张峰二人砍伤后离开现场。后范宏正带领马文田某1田灿开车追撵田某1田灿用车撞他的车。事后调解他朱某崇张某1张峰32万元。

(2)许朋宽供述证实于某于洋还钱时把钱摔他脸上于某于张某1张峰发生争执并约定斗斗。因感觉受欺负,就找其姐夫吴德红替他出头。为此吴德张某1张峰等人约定在老乡鸡“说说”,他和邢静辉一起坐出租车回家,他用袋子装了七八把砍刀、四五个钢管,邢静辉在出租车上等他,上车后于某于洋、吴德红分别电话联系得知双方约在“老乡鸡”店,他和邢静辉一起到网吧,他又纠集了刘晟祥、“明”、“成”等多人,并让他们也帮忙找人张某1张峰一方斗架。他们分乘几辆出租车到老乡鸡店外,他和刘晟祥、邢静辉、“明”、“成”等人拿的砍刀,剩下的砍刀和钢管分给其他人。后吴德红先朱某崇张某1张峰谈判并发生打斗,他和邢静辉、刘晟祥等人进入老乡鸡店内,按吴德红的指使持朱某崇张某1张峰二人砍伤后并追撵。后范宏正带人对吴德红的车辆进行追撵,并有一辆商务车撞击吴德红车辆。当时(原审供述)隐瞒了案发前跟对方约架、案发后被对方追撵的情况。他朱某崇张某1张峰跟着范可可混,害怕把事情说清了就会牵扯到范可可跟他手底下的人,范可可肯定不会放过他。

(3)刘晟祥供述证实,许朋宽纠集他们四、五个人到老乡鸡店,进店持刀将对方砍伤后逃离,他砍对方一个人身上一刀。

(4)邢静辉供述证实,因还钱许朋于某于张某1张峰等人发生争执,后许朋宽纠集他们七、八个人到老乡鸡店,进店后按吴德红指使持刀将对方砍伤后逃离,他砍对方一个人手上一刀。

5、鉴定意见:太和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朱某崇合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张某1张峰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6、现场勘查笔录证实,中心现场位于太和县城关镇人民路糖酒大厦一楼老乡鸡店内,两条走道上均滴有血迹;附现场照张某1张朱某崇合伤情照片、现场方位图一张。

7、视听资料证实,案发时现场监控拍摄情况。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其中吴德红、许朋宽系首要分子,刘晟祥、邢静辉系积极参加者。本案原一审证据结合新证据证明原判决认定四原审被告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并适用缓刑,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应予纠正。对再审中吴德红辩称其没有约架和指使砍人的辩解,其辩护人提出的吴德红不是本起聚众斗殴中的首要分子,只是积极参加者的辩护意见,经查,吴德红归案后,曾在公安机关供述了其在“老乡鸡”店朱某崇合发生争执后指使许朋宽、刘晟祥等人持刀砍人的事实,再审时其当庭虽又予以否认,但在案证据中同案犯许朋宽、邢静辉等人的供述、于某于李某1小孙某夏楠等人的证言和被朱某崇张某1张峰等人的陈述亦能相互印证,证实吴德红得知许朋于某于张某1张峰等人因催要借款发生争斗后,又为张某1张峰在电话中争执并约定在“老乡鸡”餐饮店斗殴,后在店内指使许朋宽、刘晟祥等人砍人的事实,故对原审被告人吴德红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解和辩护意见依法不予采纳。对四原审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关于四原审被告人均构成自首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本案中四原审被告人分别存在约架、纠集、指挥、持砍刀等械具斗殴追撵等情形,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都起到了主要作用。案发后四原审被告人虽主动投案,但在到案后未能如实供述自己及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依法不能认定自首,故对四原审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四原审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本案系因民间借款纠纷引发且被害人有严重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双方因催要借款引发矛盾并继而约定斗殴,双方均有过错,而非单方过错,对四原审被告人的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原审被告人许朋宽、刘晟祥的辩护人提出的本案中许朋宽、刘晟祥的主观恶性不大、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小的辩护意见,经查,双方矛盾激化并约定斗殴,许朋宽积极准备砍刀、钢管等凶器并纠集刘晟祥、邢静辉等多人前去,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等人到现场后积极参与实施砍人行为并致人损伤,后双方多人在“老乡鸡”餐饮店内外持砍刀等械具斗殴、追撵砍杀,驾车在道路上追撵、撞击堵截,造成了相当程度上的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等社会公共秩序混乱,两原审被告人的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对四原审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原审被告人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已取得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原审被告人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吴德红犯聚众斗殴罪,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诬告陷害罪依法予以并罚。综上,根据原审被告人吴德红、许朋宽、刘晟祥、邢静辉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和悔罪表现,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5)太刑初字第00264号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吴德红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与原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诬告陷害罪,决定执行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8年7月12日起至2024年1月11日止。罚金按照本院(2019)皖1222刑初211号刑事判决书缴纳。)

三、原审被告人许朋宽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9年8月8日起至2022年12月7日止。)

四、原审被告人刘晟祥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9年8月8日起至2022年10月7日止。)

三、原审被告人邢静辉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9年8月8日起至2022年10月7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韩光明

审判员  朱贝贝

审判员  尹 鹏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李晴晴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二条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

(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七十条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六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按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做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按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做出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