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湛江财务发展公司湛江市金宏企业有限公司企业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6 16:15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1341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湛江财务发展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康顺路46号。

法定代表人:谢安华,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湛江市金宏企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康顺路46号。

法定代表人:肖天杰,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建明,该公司员工。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国投广东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遂溪县城乡工业大道。

法定代表人:邓润亚。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富杰,广东如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遂溪县宏源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遂溪县遂城镇府前路南苑小区。

法定代表人:黄华英。

再审申请人湛江财务发展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湛江市金宏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宏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国投广东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物能源公司)、遂溪县宏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8民终18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申请再审称,二审法院认定《清理债务协议书》《补充协议书》违法无效,但却以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是错误的。确认《清理债务协议书》《补充协议书》是否无效,是法院的职权,不经法院确认,其诉讼时效没有形成权,故二审法院直接以超过诉讼时效起诉为由,驳回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的诉讼请求是错误的。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并作出实体判决。

生物能源公司提交意见称,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驳回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财务公司、金宏公司是依据2006年12月10日金宏公司与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以及三方于2009年7月1日又签订的《补充协议书》提起本案诉讼,请求确认财务公司、金宏公司与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存在合法有效借贷关系、双方签订的《协议书》无效,以及判令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偿还欠款及利息等。

关于涉案《协议书》、《补充协议书》的效力问题。从《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书》的内容看,《协议书》对双方历史遗留债务确认至2006年12月10日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尚欠财务公司、金宏公司950万元,同时《协议书》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减免了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大部分债务,只要求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偿还168万元后双方了结该笔债务。而《补充协议书》又载明《协议书》计算方法有误,经双方核对确认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尚欠财务公司、金宏公司贷款余额97.4万元,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应于2010年1月底还清该款项,并再次确认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还清该款项后,视为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全部偿还了债务,并明确此《补充协议书》与《协议书》具有同等效力。由于财务公司是湛江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具有经营金额业务的事业单位,《协议书》、《补充协议书》载明的借款系通过湛江市财政局资金管理科转付款,而财务公司、金宏公司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减免了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的大部分债务,故二审法院据此认定双方之间签订的《协议书》、《补充协议书》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应为无效,并无不当。

至于诉讼时效问题。根据财务公司、金宏公司起诉的理由,涉案借款产生于1996年至1998年期间,即使按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书》的约定,生物能源公司、宏源公司亦应于2010年1月底还清欠款。由于财务公司、金宏公司迟至2016年7月27日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故二审法院认定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的起诉明显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并据此对驳回财务公司、金宏公司全部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予以维持,亦无不当。

综上,财务公司、金宏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湛江财务发展公司、湛江市金宏企业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严加武

审判员  林修凯

审判员  杨 靖

二〇一九年四月八日

书记员  龚鸿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