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孙宇立邝泳琴股权转让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6 16:1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217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孙宇立,男,1966年4月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炳华,广东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邝泳琴,女,1970年9月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

一审被告: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狮山大道塘头村委会王文辉厂区(氧化车间)。

法定代表人:朱德茹,该公司经理。

再审申请人孙宇立因与被申请人邝泳琴及一审被告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达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6民终104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孙宇立申请再审称,一、本案的本质是邝泳琴向华信达公司投资原始股,因华信达公司上市失败,造成其投资损失,邝泳琴理应自行承担投资风险。二、原审法院对案件主要事实的认定没有依据,且案件主要事实没有查明。三、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合同纠纷,不是股权转让合同纠纷,邝泳琴支付的50万元是向华信达公司支付的投资款,不是向孙宇立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为此,申请对本案进行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邝泳琴是以其与孙宇立就华信达公司股权转让事宜签订了《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邝泳琴依约向孙宇立支付了50万元股权转让款后,华信达公司未完成股改,孙宇立也非华信达公司股东,无权向邝泳琴转让华信达公司股权,其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等为由,起诉要求解除合同;判令孙宇立返还50万元股权转让款及相应利息等。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首先,涉案《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首部及尾部明确记载合同的转让方(甲方)为孙宇立。合同第一条亦明确约定:“甲方(孙宇立)在华信达公司股改完毕后将持有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股权25万股以50万元人民币转让给乙方(邝泳琴)”,且邝泳琴支付50万元转让款后是由孙宇立出具收据,故邝泳琴提交的证据足以认定涉案合同的相对方为孙宇立。其次,涉案《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第一条、第二条约定,邝泳琴购买的股权是孙宇立在华信达公司股改完毕后持有的华信达公司股权25万股,且转让给邝泳琴的是华信达公司的原始股,但直至二审期间,华信达公司未完成股改,亦未发行原始股,即孙宇立无法基于华信达公司股改而持有华信达公司股权再转让给邝泳琴,故邝泳琴以其签订股权转让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为由要求解除与孙宇立签订的《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合法有据。因此,一审法院综合本案事实认定涉案《广东华信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于2018年3月20日解除,并判令孙宇立向邝泳琴返还股权转让款50万元及支付相应利息,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并无不当。

综上,孙宇立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孙宇立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严加武

审判员  林修凯

审判员  黄湘燕

二〇一九年七月九日

书记员  龚鸿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