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何素军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19:55发布

湖南省汝城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湘1026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湖南省汝城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男,1981年9月28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湖南省汝城县人,户籍所在地及现居住地湖南省汝城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0年11月27日被汝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1日经汝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日被汝城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1年8月29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服刑期间被减刑,2014年1月28日刑满释放。2017年5月3日何素军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广东省江门市公安机关抓获并被羁押,同年5月6日被汝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9日被汝城县公安局执行逮捕,同年7月18日本院作出(2017)湘1026刑初57号刑事判决,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8年11月2日刑满释放。现在其家中。

再审指定辩护人何学文,湖南扬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一案,本院于2011年8月29日作出(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9年9月3日,汝城县监察委员会向本院发出监察建议书,认为本院(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何素军参与故意伤害周某1事实错误,导致判决错误,建议本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依法纠错。本院收到监察建议书后,进行了复查,于2019年10月17日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作出(2019)湘1026刑监1号再审决定。再审决定书送达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何昭莲、周诺弈、周嘉程发现何素军不是伤害周某1的当事人,于2019年10月23日向本院提出撤诉申请,本院于2019年10月28日裁定准许原审原告人周某1、何昭莲、周诺弈、周嘉程撤回起诉。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朱赤阳担任审判长,审判员何述雄,人民陪审员何易春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何述雄主审本案,书记员黄雪梅担任庭审记录,于2019年11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汝城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贺小芬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及其指定辩护人何学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公诉机关指控:1、2008年11月的某一天晚上8点多钟,被告人何素军在汝城县县城汽车北站“随缘”游戏室打游戏时,因事与何家乐(“小老虎”)发生口角,何家乐纠集何某2等多人对被告人何素军进行殴打,后因有人报警,双方离开游戏室。被告人何素军被打后,心中不服,随身携带砍刀在县城寻找殴打过他的何家乐等人进行报复。2008年12月29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何素军等四人行经汝城县县城城北路交通局门口“春雅”宾馆门口时,发现行走在路上的何某1(外号“默来”)、何某2酷似参与殴打过他的人,遂持刀冲过去将被害人何某1及何某2砍伤。后经法医鉴定,被害人何某1的伤情构成轻伤。事发后,被告人何素军的朋友何某3代其赔偿被害人何某1的医药费用共计9000元整。2、2009年9月18日凌晨,被告人何素军与“黄鼠狼”、“箭猪古”、“细毛”(三人身份尚未查明,现均在逃)等人在汝城县县城滨河路“一品飘香面馆”一包厢内吃宵夜时,因不满隔壁包厢内在吃宵夜的周某1与邓某1、朱俊清等人在大声谈论欧涛过去是不是汝城大土匪的话题,无故冲到隔壁包厢内对周某1等人进行谩骂、殴打,并用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将被害人周某1的左大腿捅伤后离去。后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周某1的伤情构成重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何素军因事与他人发生矛盾纠纷后,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一人轻伤,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共同故意伤害被害人何某1致轻伤的作案过程中,被告人何素军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对其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在共同故意伤害被害人周某1致重伤的作案过程中,被告人何素军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对其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请依法判处。

原审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人何素军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住宿费、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补助费、鉴定费,合计损失318986.93元。

原审被告人何素军辩称,他没有参与“一品飘香”面馆的故意伤害案。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辩称他没有民事赔偿义务。

原审查明:2008年11月的某一天晚上8时许,被告人何素军在汝城县“随缘”游戏室因事与何家乐发生口角,何家乐纠集何某2等多人对被告人何素军进行殴打,后因有人报警,双方离开游戏室。被告人何素军被打后,心中不服,随身携带砍刀在县城寻找何家乐等人报复。2008年12月29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何素军等四人行经汝城县城北路“春雅”宾馆门口时,发现行走在路上的何某1、何某2酷似参与殴打过他的人,遂持刀冲过去将被害人何某1及何某2砍伤。经鉴定,被害人何某1的伤情构成轻伤。案发后,被告人何素军的朋友何某3代其赔偿被害人何某1医疗费等经济损失9000元。2009年9月18日凌晨,被告人何素军与“黄鼠狼”、“箭猪古”、“细毛”(三人身份尚未查明)等人在汝城县县城滨河路“一品飘香”面馆包厢内宵夜时,因不满隔壁包厢内被害人周某1及邓某1、朱某等人在大声谈论“欧涛”的话题,被告人何素军等四人无故冲到隔壁包厢内对被害人周某1等人进行谩骂、殴打,并用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将被害人周某1的左大腿捅伤后离去。经鉴定,被害人周某1的伤情构成重伤。另查明,被害人周某1受伤后被送往汝城县人民医院抢救治疗,用去医疗费647.19元。同日被送往广东省粤北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日,用去医疗费12542.84元,交通费750元,出院医嘱继续卧床3周(21日),不适随诊。2010年1月13日,被害人周某1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门诊治疗,用去医疗费773.90元,交通费1539元。2010年7月5日,被害人周某1到广州军区总医院行左坐骨神经松解加断端吻合术,住院治疗29日,用去医疗费22664元。被害人周某1的损伤经郴州市庐阳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六级伤残,为此支出鉴定费700元。

原审认为,被告人何素军因事与他人发生纠纷后,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一人轻伤,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故意伤害被害人何某1致轻伤的犯罪中,被告人何素军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在共同故意伤害被害人周某1致重伤的犯罪中,被告人何素军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何素军主动赔偿了被害人何某1的部分经济损失,对其可从轻处罚。被告人何素军辩称其没有参与“一品飘香”面馆的故意伤害案,经查,被告人何素军在庭审中当庭供述,何某5只告诉其因“欧涛”事情打架,至于细节问题未向其陈述,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是自己胡编的;而被告人何素军在公安机关供述称,其与“箭猪古”等四人开着白色轿车到了“一品飘香”面馆,听到旁边包厢的人在大声地谈论欧涛以前在县城的事,其心里就不舒服,拿着随身携带的匕首走到了旁边的包厢,对包厢里面的那个讲话的人左大腿上捅了一刀,“箭猪古”等人过来帮忙跟对方四、五个人对打;被害人周某1在公安机关陈述称,其与邓某1等五人在“一品飘香”面馆宵夜时在谈论欧涛以前是不是汝城的大土匪等话题时,隔壁包厢内的一个年青人冲过来骂他们,后又有三个人进来,四人用啤酒瓶砸他们,其中一人用一把刀在其大腿上捅了一刀,那几个人走时开着一辆白色小车;被害人周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被告人何素军及何某5、何纯敏是当时参与殴打他的人,其中何某5是最有可能捅伤他的人;证人邓某1、谭某、朱某、何某4、曹某1、何某5的证言证明了被害人周某1在“一品飘香”面馆被伤害的事实;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证明了被害人周某1左大腿软组织裂创以及左坐骨神经完全断裂,系因受外界锐器的刺捅而形成。综上,被告人何素军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与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等证据相互吻合,可以认定被告人何素军参与了故意伤害被告人周某1一案,被告人何素军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何素军因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经济损失,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损失核定为:1、关于医疗费,认定为36635.93元。对于周某1在汝城县中医院的医疗费740.60元及2010年3月5日在广州军区总医院的医疗费459元,无其他证据佐证,不予支持;对于周某1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医疗费131.40元,系重复计算费用,不予支持;对于周某1在上海华氏大药房购药的费用196元,无其他证据佐证,不予支持;2、关于护理费,认定1744.80元;3、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应参照实际住院时间确定,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即为600元;4、关于误工费,认定3846.05元。5、关于交通费,认定为2289元,对于其他票据因与事实不符,不予支持;6、关于残疾赔偿金,周某1系农村居民,依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认定49100元,周某1主张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支付残疾赔偿金证据不足,不予支持;7、关于被抚养人生活费,何昭连、周若弈、周嘉程系农村居民,应依照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认定28147元,其主张按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支付被抚养人生活费,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8、鉴定费700元;9、关于住宿费,因无证据佐证,不予支持。合计损失123062.78元。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二、被告人何素军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何昭连、周若弈、周嘉程各项经济损失合计123062.78元。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何昭连、周若弈、周嘉程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在办理其他案件中发现,2009年9月18日3时许在汝城县“一品飘香”面馆殴打被害人周某1等人的是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何敏四人,是何某5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将周某1左大腿部位捅伤。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何敏均未供述何素军参与殴打周某1。本院于2019年10月17日决定对本案再审。

再审庭审中,本院展示了如下证据:

1、汝城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6刑初21号刑事判决书。

该判决书认定:2009年9月18日3时许,被告人何某5、廖一峰和同案人朱建山(另案处理)等人在汝城县“一品飘香”面馆吃夜宵,被害人周某1等人坐在旁边的另一桌。在吃夜宵的过程中,被告人何某5等人因不满被害人周某1等人谈论汝城县原黑社会性质组织人员欧涛而与被害人周某1等人发生争执,被告人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等人遂上前殴打周某1等人,被告人何某5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将被害人周某1左大腿部位捅伤。得知有人报警后,被告人何某5、廖一峰等人驾车逃离现场。经鉴定,被害人周某1的伤情构成重伤,其损伤程度构成六级伤残。

2、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10刑终252号刑事裁定书。

该裁定认定:对一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和所列证据予以确认。二审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汝城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6刑初53号刑事判决书。

该判决书认定:2009年9月18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朱建山与同案人何某5、廖一峰(两人均已判决)等人在汝城县“一品飘香”夜宵店一“蒙古包”宵夜时,因不满在隔壁“蒙古包”宵夜的被害人周某1等人谈论汝城县原“涉黑”人员欧涛是汝城出名人物,便走到周某1等人的“蒙古包”与周某1等人发生争吵。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等人持酒瓶殴打周某1等人。期间,何某5持随身携带的匕首朝周某1左大腿捅了一刀。得知有人报警后,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驾车逃离现场。经鉴定,周某1的伤情构成了重伤,六级伤残。案发后,被告人朱建山的家属赔偿了受害人周某125000元,取得了受害人周某1书面谅解。另,被告人朱建山因犯抢劫罪,1996年6月7日被汝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因犯聚众斗殴罪,2005年4月14日被汝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09年7月14日刑满释放。

4、2018年10月31日汝城县公安局对何某6的询问笔录。

何某6证明:2009年9月一个晚上“旭奴”等人冲进另一个蒙古包里打一修车的年轻人及同席的人,那个修车的年轻人坐在地上,地上有很多血,后“旭奴”结了帐就开车走了,过了一会儿,“旭奴”开车又过来了,但没有下车,摇下车窗对还倒在蒙古包里那个修车的年轻人说:“你赶快去医院,不然就没命了。”

5、2018年11月5日汝城县公安局对何素军的询问笔录。

何素军证明:2009年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中承认自己捅了人,后又在法庭上翻供。2009年9月何某5对他说何某5打了架捅了一个人,何某5已经去了城关派出所录好了口供,交代是他捅的人,也要求他承认捅了人,还告诉他打架的地点是滨河路“何记囟味”,捅了人后在路上碰到了何某5正开着车,他坐何某5的车走了。2010年下半年他在濠头被抓获后承认是他捅的人,编造外号叫“箭猪古”、“黄鼠狼”、“细毛”三个人参与了打架,作案用的刀后来扔到濠头江里等情节,开庭时,他才知道受害人叫周某1。关押期间,何某5托人帮他交了500元伙食费。他关押到第6、7个月的时候,何某5没有见他,没存钱也没请律师和所谓的疏通关系,他认为帮何某5顶罪感觉不爽,开始向看守所的民警反映想翻供,后来在法院开庭时,想翻供,想到何某5原来对他也蛮好,也就没有再提这件事。在法庭上还对受害人周某1说过不是他捅的,当时他也不在场,是冤枉的。他在郴州监狱服刑期间,他父母与周某1达成谅解协议,支付3000多元给周某1,周某1出具谅解协议书,他减刑一年,释放后,没有继续履行谅解协议。

6、2018年11月9日汝城县公安局对周某3的询问笔录。

周某3证明:2009年的8、9月份在汝城县个夜宵摊吃夜宵时发生捅伤一个姓周的打架事件,何某5、“峰峰”在场,当时他还过去敬了酒,至于何素军当时在不在那个夜宵摊吃夜宵,他记不太清楚了。

7、2018年11月22日汝城县公安局对宋某的询问笔录。

宋某证明:她经营“一品飘香”夜宵店期间一直比较太平,只碰到过一次客人打架的情况。2009年9月的一天凌晨,在为客人煮夜宵上菜时,看到旁边店子的蒙古包里面一桌人当中的两个年轻人冲过来将她家一个蒙古包的客人的桌子掀翻,碗、筷、碟子、菜都被摔在了地上,碗、碟子全都摔碎了,掀翻桌子后,那些年轻人就打起来了,有人手里还拿着酒瓶子,她便打电话报警。

8、2018年12月18日公安机关对廖一峰的讯问笔录。

廖一峰证明:2009年在九塘江滨河西路一个夜宵店的坪上打了架。当时,他、何某5、朱建山和何敏四个人一起到夜宵摊喝酒,听到隔壁蒙古包有一群人在谈论“欧涛”,朱建山听着很烦,就让他过去说一下,他先走了过去,并叫对方不要再谈“欧涛”的事情,对方坐在蒙古包门口的一个人就答了一句:“我们谈关你什么事”,于是,他对着这个人踹了一脚,对方坐在桌子边的五、六个人都站了起来。这时,何某5他们也过来了,双方就打了起来,他冲进去跟坐在里面的两个人对打,在蒙古包里面打着打着,打到了蒙古包外面靠河这边上,打了一会,对方打不赢就跑了,何某5他们则在马路边跟对方其他人对打。他们打架的时间大约持续一、二分钟。跟他打的人跑走后,他转过头朝何某5那边走,就看见对方的一个人坐在马路边上,用双手抱着一条腿,何某5在那人的右后背,手上拿着一把匕首,朱建山等人则在那个人的左后背。他们看到对方的人受了伤,就没有继续打。停下后,他们上了何某5的白色丰田威驰轿车往一中方向走了。何某5什么时候动的刀,他没有看到。

9、2019年1月2日公安机关对朱建山的讯问笔录。

朱建山证明:2009年他刚刑满释放,大概9、10月份左右的一天晚上凌晨1点左右,何某5开车到他家来接他出去吃夜宵,在车上的还有廖一峰、何敏、还有另外一个女的。他们到汝城县中后门旁的一间夜宵店,坐在靠江边的一个蒙古包里,不久听到隔壁蒙古包里有人聊天说,在汝城县最佩服的是“欧涛”,听到有人这么说后,何某5一个人拿了一瓶啤酒突然起身就去了隔壁蒙古包,听到何某5跟隔壁蒙古包里的人大声骂道:“欧涛是你爹呀”,接着隔壁发生吵闹声,以及桌子被翻倒的声音,廖一峰、他、何敏三个人赶紧出了蒙古包,廖一峰、何敏两人手里还拿了啤酒瓶,他没有拿,他们出去看到何某5跟隔壁蒙古包的人在打架,何某5与一个年轻男子倒在地上厮打,他、廖一峰、何敏三人立即冲上去帮忙,廖一峰、何敏拿手中的啤酒瓶砸那些人,接着又冲上去与对方的人厮打在一起,他正想冲上去打那些人,被两个年轻男子过来拦住了,双方打了3、4分钟,那个跟何某5厮打在一起倒在地上的男子就大声的“啊”了一声,然后他看到那个男子的大腿处流了很多血,何某5就叫他们赶紧走,他们坐何某5的丰田小轿车离开了滨河西路到了何某5在濂溪书院的家里。到何某5家里,他还问了何某5是怎么回事,何某5说刚刚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刺了那个男子一刀,他们问何某5用匕首刺中了那个人哪里,何某5说刺中了那个人大腿处,并说不要紧,会叫人去搞定这个事。这件事情后来何某5找了一个濠头乡的“小军”(当时是跟着何某5的小弟)顶罪,“小军”为何某5顶罪坐了几年牢,因为“小军”服刑期间,何某5没有去看过“小军”,“小军”出狱后,何某5请“小军”吃饭的时候,何某5和“小军”闹翻了,“小军”当场将桌子掀翻了。2018年11月的一天,“小军”对他说何某5在滨河西路捅伤人,“小军”替何某5去顶罪的事好像被公安机关发现,可能会找他调查。

10、2019年1月2日公安机关对邓某2的询问笔录。

邓某2证明:2009年10月份左右的一天晚上,何某5开着一辆丰田车约她在滨河西路一中后门处的一间夜宵店吃夜宵,当时他们坐在靠江边的蒙古包里,吃夜宵的有她、何某5、朱建山,还有两个年轻男子。在夜宵店把菜和酒上来后,他们几个人就在喝啤酒吃夜宵,吃夜宵有半个小时的样子,不知道隔壁蒙古包的人说了什么话让何某5、朱建山他们几个人听了很生气。他们几个人就一起去了隔壁的蒙古包里,听到他们在吵架,接着听到瓶子、盘子、碗筷掉在地上的声音,她就从蒙古包里出来了,出来后,看到何某5、朱建山他们四个人同别人在打架,双方打成了一团,现场很混乱,她当时很害怕,就一个人跑了。

11、2019年1月11日公安机关对何某5的讯问笔录。

何某5证明:上次关于周某1被伤害的事情,有些情况没有讲清楚,他今天一定如实交待。其实,周某1的伤是他用水果刀捅伤的。上次,他交待是用啤酒瓶刺伤周某1的,是他没有记清楚,反正,周某1是他一人持刀捅伤的。整个事情是这样的,2009年9月的一天晚上12点左右,他、廖一峰、何敏、朱建山、邓某2(女)在汝城县一中后面一家夜宵店的蒙古包里吃夜宵,他们在吃夜宵的过程中,旁边一桌五、六个吃夜宵的男子喝酒划拳的声音很吵,还在议论什么事情,他记不清楚了。他这桌的人朝对方讲了一句:“旁边的人不要太吵了”,对方回了一句“吵了又怎么样”。他和廖一峰就走了过去说:“你们什么意思”。对方一个男子就站起来用啤酒瓶砸向他,廖一峰用左手挡住了啤酒瓶,接着,廖一峰踢了拿啤酒瓶砸他的那个男子旁边坐着的另外一男子一脚。他们双方就扭打在一起,他和廖一峰先拿起桌子上的碗碟、啤酒瓶朝对方五、六个男子身上砸,对方也拿起桌子上的碗碟、啤酒瓶砸向他们。朱建山和何敏也冲了过来打对方,在混乱之中,他的头部被对方的啤酒瓶砸破了,他和朱建山跟周某1对打,他摸了摸自己的头部,发现脸上和手上都是血,在朱建山与周某1对打的时候,他从身上掏出一把小水果刀朝周某1左脚大腿侧面捅了一刀,朱建山将周某1抱摔在地上,还踢了周某1几脚,周某1在地上抱着受伤的腿,没有反抗了。他拉起朱建山上了车准备离开现场,廖一峰、何敏和邓某2也跟着上了车走了。他想看看对方是否报了警,又驾车折返回去看了下情况,在现场附近看到来了警车,他们就开车跑了。他心里一直在害怕,毕竟拿刀捅伤了人,而且他对民警说了假话,警察也在追查这个事情,于是他跟廖一峰、何素军、何敏说过,如果有一天他被警察抓了,他们三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人就要去帮他“顶包”,廖一峰、何素军、何敏都同意了。后来,何素军因其它伤害案先被公安机关抓获,何素军就帮他“顶包”。那时候他有一个聚众斗殴的案子在逃,连自己都顾不上,所以没有帮何素军去找人疏通关系,也没有打生活费给何素军,何素军在法院开庭审判时就当场翻供。

12、2019年9月25日、9月26日何敏的讯问笔录。

何敏证明:2009年9月18日夜晚,何某5约他去吃夜宵,他坐三轮车到夜宵店,何某5饮了6瓶啤酒,隔壁一个蒙古包也在吃夜宵,也饮了蛮多酒,隔壁蒙古包的人谈“欧涛”,何某5和廖一峰走过那个蒙古包去骂他们:“你他妈的,说那么大声、吊你妈”,双方就骂起来了,他们听到打了起来,到处有酒瓶撞击的声音,他和朱建山走过去,朱建山拿起桌子的酒瓶朝着一个人就去追打,对方看到他手里没有东西就走过来,两个人对打,那个人冲过来打他脸,没有打中,他就冲过去打那个人的脸,他朝那个人身上猛打三四拳,打到胸部和背部,接着离他四米远的地方,一个男子大叫一声“啊”,就跌倒在地,朱建山拿起两个空酒瓶对他们说:“你们谁都不要动手了,谁动手,就砸谁”,廖一峰也拿了个酒瓶对着对方,夜宵店老板说报了110,接着何某5说:“快走”。他、廖一峰、朱建山、何某5一起上车走了。在车上,何某5说他拿刀捅了那个人一刀。到何某5家里,何某5又说不知道捅伤那个人的伤怎样。参与打架的是他、廖一峰、朱建山、何某5四个人。

13、收条、谅解书。

证明:2019年5月9日周某1收到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的家属赔偿周某110万元,周某1对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表示谅解。

再审中,汝城县人民检察院对本院展示的十三组证据,未提出异议,对原审审理中认定何素军故意伤害何某1的证据未提出异议,提出上述证据足以证实原审被告人何素军为报复他人,深夜在大街上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的犯罪事实,证实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并未参与故意伤害周某1的犯罪事实。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对其定罪处罚,原审判决认定的罪名没有错。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其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原审被告人有如下影响量刑情节: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赔偿了被害人何某1部分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参与了故意伤害周某1致周某1重伤的事实错误,以致认定的量刑情节错误,最终导致判决错误,应当予以纠正。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故意伤害周某1的犯罪事实错误,应当予以纠正,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故意伤害何某1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有罪。虽然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所判刑罚经过减刑后已执行完毕,但还是请合议庭根据其犯罪事实和情节确定其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和刑期。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对本院展示的十三组证据,未提出异议。

再审中,辩护人对本院展示的十三组证据,未提出异议。对本院(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判决认定何素军故意伤害何某1致轻伤的事实和定性没有异议。认定何素军故意伤害周某1致重伤与事实不符,在该起案件中何素军没有参与故意伤害被害人周某1,不构成故意伤害罪(重伤)。1、汝城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6刑初21号刑事判决、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10刑终252号刑事裁定、汝城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6刑初53号刑事判决等新的生效判决、裁定推翻了关于何素军参与故意伤害周某1的事实。2、涉案人员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何敏的供述证明:2009年9月18日3时许,在汝城县“一品飘香”面馆参与殴打被害人周某1的是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何敏四人,并且是何某5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将被害人周某1左大腿捅伤致重伤,何素军并不在场,更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周某1;而且何某5和朱建山的供述证明:在案发后,何某5到公安机关作虚假陈述,让被告人何素军顶罪,即让何素军做假口供承认是自己用匕首捅伤被害人周某1,使其逃避法律责任,这一方面的证据证明的事实与被告人何素军在2011年庭审时翻供和2018年11月5日向公安机关的陈述相吻合。3、证人何某6、周某2的证言、收条、谅解书证明:何某5参与了2009年9月的一个晚上在汝城县个夜宵摊捅伤一个姓周的年轻人的事实,且仅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等人赔了钱,何素军不在场,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周某1,被害人周某1也没找何素军承担赔偿责任。上述事实证明,何素军在主观上没有伤害被害人周某1的故意,在客观上也没有伤害被害人周某1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重伤),汝城县人民法院(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判决认定何素军故意伤害周某1致重伤与事实不符,应予纠正。对何素军的处理意见:因何素军仅有故意伤害何某1致轻伤的事实,而没有故意伤害周某1致重伤的事实,请合议庭根据何素军故意伤害何某1致轻伤的事实和情节定罪量刑。

再审查明:

2008年11月的某一天晚上8时许,被告人何素军在汝城县“随缘”游戏室因事与何家乐发生口角,何家乐纠集何某2等人对被告人何素军进行殴打,后因有人报警,双方离开游戏室。被告人何素军被打后,心中不服,随身携带砍刀在县城寻找何家乐等人报复。2008年12月29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何素军等人行经汝城县城北路“春雅”宾馆门口时,发现行走在路上的何某1、何某2酷似参与殴打过他的人,被告人何素军遂持刀冲过去将被害人何某1及何某2砍伤。经鉴定,被害人何某1的伤情构成轻伤。案发后,被告人何素军的朋友何某3代其赔偿被害人何某1医疗费等经济损失9000元。

上述事实有如下证据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明2010年12月21日汝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在侦查周某1被伤害案时,发现被告人何素军2008年12月29日在汝城县“春雅”宾馆门口为报复殴打他的细老虎和何某2等人时,持刀砍伤何某1,汝城县公安局于2010年12月23日对何某1被伤害案立案侦查。

2、抓获经过,证明2010年11月27日凌晨1时左右,汝城县公安局在汝城县网吧内将被告人何素军抓获。

3、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何素军出生于1981年9月28日,作案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4、现场勘査笔录、方位图及现场照片,证明被害人何某1被砍伤的案发现场位于汝城县城北路交通局旁边,中心现场位于“春雅”宾馆门口的马路上。

5、被害人何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被告何素军是当时参与砍伤他的人。

6、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证明被害人何某1胸背部软组织织裂创以及胸12椎体棘突骨折、系因受外界锐器(刀类)的砍击所致而形成,损伤性质为他伤,其损伤程度为轻伤。

7、证人何某2的证言,证明2008年12月18日晚12时许,他和何某1宵夜后送何某1回家,当走到“春雅”宾馆对面的马路上时,从后面冲出四个年青人,手上都拿着砍刀,向他们冲过来,其中小军用砍刀在他左腿的大腿外侧砍了一刀,还对他的右腿小腿处砍了一刀,何某1就不知道被谁在背部砍了一刀,何某1的伤情比较重。之后四个人就往厚坊井方向跑了。他只认识那个叫小军的人,好像是濠头乡人,总是跟着土桥的旭奴,其余三个人不认识,只听见他们中有人叫“达皮,不要追了”。何某1被砍伤的起因是2008年11月的某一天晚上8点多钟,他与细老虎等人在汽车北站“随缘”游戏室打游戏时与小军发生争执,并殴打了小军,小军为了报复他与细老虎就来砍他们,而那天晚上何某1跟着他们就也被砍了。

8、证人何某3的证言,证明2009年4、5月份的一天,他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何素军因为一年前砍伤了人被城关派出所抓了,被砍的是何某1,后来他找到何某1和何某1的哥哥何珍林,他们谈好何素军赔偿何某1医药费共16000元,他帮何素军垫付了9000元,还由他担保写了一张7000元的久条,后来何素军就被释放了。协议的大概内容是何素军赔钱给何某1后,双方都不再找对方。他后来听何素军说是砍错了人,具体原因就不清楚。

9、证人何某7的证言,证明2008年一天晚上8点多钟,

他在汝城县“随缘”游戏室玩时,见到了细老虎等人与何素军发生争吵并打架。后来他听说何素军砍了何某1。

10、证人曹某2的证言,证明何素军绰号“小军”,2009年的一天,伟牛古打电话给他,说何素军因为砍人的事情被城关派出所抓了,叫他凑点钱付给被砍伤的人并向城关派出所求情争取保出来。第二天他取了500元钱和何素军的几个朋友找到了何某1和何某1哥哥,做通了对方的工作,何某1答应和解,后来由城关派出所主持调解,由他们代表何素军向何某1赔偿医药费16000元,当场付了9000元,剩余7000元有人担保,过段时间再付,签好协议后何素军就释放了。何某1是在县城交通局门口被何素军砍伤的,是因为在“随缘”游戏室里何素军被打了,而当时何某1也在场,何素军想砍殴打他的人,最后砍错了人,将何某1砍伤了。

11、被害人何某1的陈述,证明2008年12月29日凌晨1时左右,他和何某2在汽车北站宵夜后回家,走到“春雅”宾馆门口的马路上时,有四个年轻人手持砍刀从他们后面跑过来,没说什么对着他和何某2乱砍,砍了后就往供电公司方向跑了,他不认识那几个砍他的人,只听见他们中间有人叫“达皮快走”,砍刀都是80cm左右的,其他特征不清楚。他背部被砍了两刀,大腿上被砍了一刀,他背部一刀最严重,伤到了骨头、骨头被砍碎了。何某2脚上、大腿上被砍了两刀。被砍后他通过打听知道当时砍他的人中有个叫小军的,是濠头乡人。2009年4、5月左右,他的朋友告诉他说小军在小杜鹃幼儿园那里,他就打电话给城关派出所把小军给抓住了,小军承认是砍错了人。后来土桥镇的何某3找到他哥哥何珍林来调解此事,谈好小军赔偿他18000元(具体数目不记得)作为医药费,他就不再追究此事,后来双方调解后在派出所写了个协议,但到现在小军只支付了9000元。

12、被告人何素军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08年11、12月左右的一天晚上19时左右,他和曹某2在汽车北站“随缘”游戏室玩,当时细老虎也在,后来停电了,细老虎要老板赔钱,他帮老板说了话,双方就吵了起来,后来细老虎他们6、7个人过来打他,对他拳打脚踢,曹某2在旁边劝架,后来可能是有人报警,大家就走了,当时何某1也在场。他被打后心里不服气,就带了一把砍刀在身上想要报复那个打他最凶的人。后来有一天晚上23时左右,他在“春雅”宾馆门口看见何某1与那个打他打得最凶的人走在一起,就从后面冲上去砍了他们二人,砍了何某1背部一刀。但那个打他最凶的人,他砍到那里他就不清楚了。当时砍人的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别人。2009年4、5月份,他被城关派出所抓到了,他朋友伟牛古、何某3出面协调此事,双方写好协议后就没再追究他了。

本院认为:

原审被告人何素军为报复他人,深夜在大街上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坦白情节,可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积极赔偿了被害人何某1的部分经济损失,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认定还有其他人参与砍伤何某1的事实,证据不足,应予纠正。

对检察人员提出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对其定罪处罚,原审判决认定的罪名没有错。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其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原审被告人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赔偿了被害人何某1部分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故意伤害何某1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认定原审被告人有罪。虽然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所判刑罚经过减刑后已执行完毕,但还应根据其犯罪事实和情节确定其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和刑期的意见予以采纳。对辩护人提出原审被告人何素军仅有故意伤害何某1致轻伤的犯罪事实,请合议庭根据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故意伤害何某1致轻伤的犯罪事实和情节定罪量刑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对原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在“一品飘香”面馆用匕首捅伤周某1左大腿,致其重伤的犯罪事实,经查:2009年9月18日3时许在汝城县“一品飘香”面馆殴打被害人周某1等人的是何某5、廖一峰、朱建山、何敏四人,是何某5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将周某1左大腿部位捅伤,致周某1重伤,而并不是原审被告人何素军。该事实有:汝城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6刑初21号刑事判决书、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10刑终252号刑事裁定书、汝城县人民法院(2019)湘1026刑初53号刑事判决书三个生效裁判文书认定的事实,有2018年10月31日证人何某6的证言、2018年11月9日证人周某3的证言、2018年11月22日证人宋某的证言、2019年1月2日证人邓某2的证言、2018年12月18日涉案人廖一峰的陈述、2019年1月2日涉案人朱建山的陈述、2019年1月11日涉案人何某5的陈述、2019年9月25日、9月26日涉案人何敏的陈述、2018年11月5日被告人何素军的供述、被害人周某1出具的收条、谅解书予以证实。原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9月18日凌晨,原审被告人何素军与“黄鼠狼”、“箭猪古”、“细毛”在汝城县“一品飘香”面馆一包厢内用匕首将被害人周某1左大腿捅伤,构成重伤的事实不成立。原审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伙同他人故意伤害周某1致重伤,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与查明的事实不符,应予纠正。原审对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量刑不当,应予纠正。再审中,检察人员提出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并未参与故意伤害周某1的犯罪事实,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参与了故意伤害周某1致周某1重伤的事实错误,以致认定的量刑情节错误,最终导致判决错误,应予以纠正的意见予以采纳。再审中,辩护人提出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故意伤害周某1致重伤与事实不符,在这起案件中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没有参与故意伤害被害人周某1,不构成故意伤害罪(重伤),汝城县人民法院(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何素军故意伤害周某1致重伤与事实不符,应予纠正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案在再审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何昭莲、周诺弈、周嘉程发现何素军不是伤害周某1的当事人,向本院撤回了要求原审被告人何素军赔偿经济损失的起诉,本院已裁定准许四原审原告人撤回起诉。四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赔偿问题本案不再处理。

综上所述,原审对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的定罪部分,应予维持,对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的量刑部分和判令其赔偿经济损失部分应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二百条(一)项、(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二)项、第二款,对原审被告人何素军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对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本院(2011)汝刑初字第9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第二项即被告人何素军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1、何昭连、周若弈、周嘉程各项经济损失合计123062.78元。

三、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原审被告人何素军的刑期已执行完毕)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八份。

审 判 长  朱赤阳

审 判 员  何述雄

人民陪审员  何易春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黄雪梅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四条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对于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第二百五十六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第二百条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

(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

(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