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元润广东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东莞市剑桥家具厂承揽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6 16:16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372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元润(广东)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黄江镇旧村马庙街天荣大厦。

法定代表人:李劲毅,执行董事、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兰,广东历维永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晓峰,广东历维永盛律师事务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东莞市剑桥家具厂,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桥头镇山和村桥东南路二街。

投资人:袁会林。

原审被告:袁会林,男,1970年8月28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

原审被告:肖海东,男,1979年10月2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

再审申请人元润(广东)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润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东莞市剑桥家具厂(以下简称剑桥厂)以及原审被告袁会林、肖海东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9民终120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元润公司申请再审称,从事实层面讲,元润公司与剑桥厂之间只存在样品加工合同关系,并不存在批量生产的合同关系。根据剑桥厂提供的袁会林与“元润李劲毅”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截至2017年4月7日,双方法定代表人仍在对最后筛选的第一批订单确定事宜进行磋商,此前双方不可能存在批量产品加工合同。二审判决关于双方存在批量产品加工合同的认定不符合双方约定的交易规则,且违背常理。从证据层面讲,作为定案依据的袁会林与“荣意股份采购陈经理”的微信聊天记录,既无法证明“荣意股份采购陈经理”的真实身份,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荣意股份采购陈经理”有权代表元润公司向剑桥厂下发所谓的批量产品订单,更没有证据证明剑桥厂在进行批量生产前有得到元润公司确认。且不论双方是否存在批量产品加工合同的关系,双方对于打样期间尚未使用的原材料已经达到返还的约定及合意,剑桥厂理应按照承诺予以退还。综上,元润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元润公司的申请再审所述理由,主要是剑桥厂、袁会林应否向元润公司赔偿原材料损失和返还加工费的问题。剑桥厂主张已向元润公司交付了相关产品样品,元润公司后向其下达批量生产订单,但未提供足够原材料并通知其停止生产,相关原材料已加工为半成品。元润公司则否认曾向剑桥厂下达批量生产订单。从剑桥厂的陈述及其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与元润公司提供的2017年4月10日内部联络函的内容相互印证,一、二审据此认定元润公司曾通过陈某向剑桥厂下达批量生产订单的事实,并无不当。元润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向剑桥厂提供了足够批量生产订单的原材料,剑桥厂在接收到批量生产订单后,将生产样品后的剩余原材料用于批量订单的加工,具有合理性。且元润公司亦未对剑桥厂提供的样品质量、数量与约定不符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二审判决对元润公司要求剑桥厂、袁会林赔偿原材料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亦无不当。至于剑桥厂、袁会林应否向元润公司返还加工费的问题,鉴于双方之间存在批量产品加工合同关系,双方未对该批量产品加工行为进行结算,元润公司要求剑桥厂、袁会林返还加工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元润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元润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元润(广东)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严加武

审判员  黄湘燕

审判员  杨 靖

二〇一九年七月五日

书记员  陈悦颜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