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黄建红温奕波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6 15:5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777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上诉人):黄建红,男,汉族,住广东省连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绪东,广东融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世仓,广东融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温奕波,男,汉族,住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惠州市惠阳温氏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陈江街道办曙光路210号二楼。

法定代表人:温奕波,该公司执行董事。

再审申请人黄建红因与被申请人温奕波、惠州市惠阳温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氏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3民终46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黄建红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法院认定2015年3月19日温奕波出具的790万元现金《借据》实际借款金额只有635.7万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黄建红实际出借了790万元给温奕波,其中直接转账635.7万元,现金支付了99.9万元,通过转账给温奕波指定的收款人温某将支付了54.4万元。二、温奕波还款额仅有11740500元,原审认定还款13740500元有误。原审法院认定案外人余某向的200万元是代温奕波还款没有任何事实支撑,属于“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原审将完全与本案无关的款项认定为债务人的代为还款,不仅严重损害了黄建红的合法权益,也是极度危险的,非常容易诱发虚假诉讼和伪证。三、温氏公司的保证期间应当为二年,而非六个月,原审法院属于认定错误。黄建红在保证期间届满前曾多次向温氏公司主张权利,温氏公司应承担保证责任。四、经黄建红核算,温奕波应当返还黄建红借款本金6873798.693元,并向黄建红支付自2011年4月22日至2016年6月1日的借款利息3104400.398元及以6873798.693元为基数,按月息2%计算,自2016年6月2日起至借款全部清偿之日止的利息。为此,申请对本案进行再审。

温奕波提交意见称,黄建红仅支付了635.7万元给温奕波,温奕波实际偿还给黄建红的款项已达1455.85万元,温奕波偿还的款项已远超过黄建红依法可以收取的本息总和。温奕波作为仲恺区公共交通运输的投资人,近几年为改善仲恺区的公共交通现状作出了较大的贡献。由于投资经营不慎而陷入了民间高利贷的魔咒中,企业也被民间高利贷蚕食得几近破产,客运站及公交公司数百名员工也面临下岗失业。黄建红在获取两倍于本金的高利后仍不依不饶,多次通过组织黑恶势力人员、××人到温奕波经营场所威胁温奕波,并通过诉讼查封温奕波、温氏公司的资产,给社会制造温氏公司遭遇巨额诉讼面临破产的假象,妄图逼迫温奕波答应向其支付非法暴利的要求。为了维护企业的稳定,避免无休无止的诉讼干扰企业的正常运营,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虽然一、二审判决对于2015年83万元的现金借条(一笔33万元、一笔50万元)认定不符合法律规定,但温奕波仍恳请依法驳回黄建红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民间借贷纠纷。首先,关于实际出借本金问题。黄建红与温奕波双方对于转账至温奕波账号出借的多笔共计635.7万元,双方均无异议;2015年3月19日的33万元《借据》、《收条》及2015年4月13日50万元《借据》、《收条》所涉金额,因温奕波虽然主张该两笔款项实际并未出借而是结算利息,但温奕波又不能举证当期相应利息与借据金额的关联性而应当认定为本案借款;而黄建红主张2011年4月29日转账给案外人温某将的48万元,以及2011年4月30日转账给温某将的6.4万元是按温奕波指示放款,因温某将一审到庭明确两笔款项为其本人向黄建红所借,且黄建红不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而不能认定为本案借款。因此,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本案借款本金为2015年3月19日的635.7万元、2015年3月19日的33万元及2015年4月14日的50万元予以维持,依据充分。其次,关于已偿还金额的认定问题。对于一审查明的还款情况,黄建红二审时仅对2015年2月16日通过案外人余某向转账至黄建红账户的两笔各100万元,共计为200万元的款项是否属于本案还款有异议。根据原审时的诉辩情况,一审期间,黄建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在庭审中确认该200万元为偿还本案借款,而黄建红二审时则主张200万元实际仅收到100万元,且为其与案外人余某向的其他资金往来,与本案无关,但因黄建红提供的本人、案外人余某向、余某栋三方的银行流水显示,2015年2月16日余某向的账户向黄建红的账户转账两笔100万元款项,黄建红亦未能提交其所主张的其与案外人余某向、余某栋三方的其他资金往来的证据予以证明,且温奕波提交其与余某向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已明确由余某向2015年2月16日将两笔100万元分别转入黄建红账号账户用于温奕波偿还欠黄建红的借款。因此,二审法院对温奕波关于该200万元是偿还本案借款的主张予以采纳,并指引黄建红与余某栋、余某向之间如有其他纠纷,可依法另行解决正确。第三,温奕波在二审主张一审认定的还款数额中,遗漏了其庭后提交的银行流水证明已还的三笔款项,即2013年9月11日还款50万元、2013年12月5日还款11.8万元、2013年12月16日还款20万元,合计81.8万元,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认定的2013年8月至2014年8月还款额180万元中未包含上述三笔还款,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依据新证据及减少双方诉累的实际情况,认定2013年8月至2014年8月期间共计还款为261.8万元,并无不当。二审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并根据双方的借还款情况,经核算后判令黄建红向温奕波返还1298984元款项,亦无不当。

综上,黄建红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黄建红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严加武

审判员  林修凯

审判员  黄湘燕

二○一九二○一九年月日

书记员  龚鸿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