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被告人曾某1故意伤害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21-05-12 09:23发布


湖南省常宁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湘0482刑再4号

原审公诉机关湖南省祁东县人民检察院。

再审公诉机关湖南省常宁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欧某12,绰号“军办”,男,1977年11月20日出生于湖南省耒阳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及居住地耒阳市,因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于2001年5月12日被耒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一千元,2004年7月20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8月8日被逮捕,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6月7日被祁东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同年8月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于2019年2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耒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谭志平,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曾某12,绰号“圆脸”,男,1974年3月17日出生于湖南省耒阳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地及居住地耒阳市,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8月8日被逮捕。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6月7日被祁东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同年8月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6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耒阳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陈素英,湖南功崇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南省祁东县人民检察院以湘衡祁检刑诉(2013)I3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4月2日向祁东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贺某12、李某12、曾某13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祁东县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7日作出(2013)祁刑初字第3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检察机关未抗诉,被告人及附带民事原告人未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2019年7月10日,衡阳市人民检察院作出衡检公诉审刑抗(2019)5号刑事抗诉书,以原判认定事实确有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导致量刑畸轻为由,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同月15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湘04刑抗7号再审决定,指令本院就刑事部分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1月13日、2020年4月17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常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娟、检察官助理蒋秋田出庭支持公诉,原审被告人欧某12、曾某12及其辩护人谭志平陈素英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2007年5月3日19日,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在欧某13(另案处理)召集下,与曾某14、余某14、“虎古”(均另案处理)在一起商定去深圳报复被害人曾某1。次日,欧某13一人乘坐火车先去深圳打探情况。同月5日,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与曾某14、余某14、“虎古”五人乘坐被告人曾某12在耒阳市租的一辆微型面包车到达深圳市宝安区,与欧某13会面。同月6日上午10时许,欧某13得知当天下午被害人曾某1会在深圳市老乡开的小商店里打牌。之后,欧某13将该信息告知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等人,并作了分工:由曾某14从曾某1身后扼住其脖子,余某14和“虎古”站两边防止曾某1逃脱,欧某13负责砍人,由被告人欧某12在深圳另租一辆车载人到现场,被告人曾某12与从耒阳租来的微型面包车在高速公路入口等候,准备作案后逃离现场。当日中午,欧某13从市场上买来斩刀一把、砍刀两把,由欧某13持斩刀,余某14、“虎古”各持一把砍刀。当日17时许,欧某13、余某14、曾某14、“虎古”和被告人欧某12一伙来到西乡盐田××一村××出租屋处,被告人欧某12在车上看车,以便其他人砍人后及时逃跑。欧某13、余某14,曾某14、“虎古”进入出租屋内,持刀将在屋内打牌的曾某1砍伤。随后按预定的逃跑路线乘坐被告人曾某12租赁的面包车于次日凌晨2时许到达耒阳市,被告人曾某12付给司机2000元租车费。经中山大学法医鉴定,被害人曾某1左踝关节开放惶粉碎性骨折,左外踝关节部分缺失,左跟腱断裂,左第4、5跖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所受损伤符合锐器作用所致,损伤失血性休克。其伤势属重伤,六级伤残。造成被害人曾某1经济损失173456元。2010年8月8日,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到耒阳市公安局投案,在原审审理期间督促家属共同赔偿了被害人损失170000元。

原审认为,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曾某12、欧某12是从犯,且均有自首情节。曾某12、欧某12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赔偿。曾某12、欧某12赔偿了被害人绝大部分经济损失,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曾某12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被告人欧某12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1的173456元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含已赔偿的1700OO元)。

衡阳市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1、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均是主犯;曾某12、欧某12虽自动投案,但未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2、原审判决遗漏了欧某12是累犯的量刑情节。

常宁市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指控:2006年9月以来,曾某15(另案处理)经常纠集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等人多次实施故意伤害、窝藏,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已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中,曾某12是该犯罪集团的重要成员,欧某12是一般成员。曾某12、欧某12参与恶势力犯罪的事实如下:

上个世纪90年代,曾某15在竞争本组组长过程中,与同组的曾某17(被害人曾某1、曾某2之兄)发生矛盾,并由此产生隔阂,从而引发曾某15家族与曾某17家族之间的嫌隙,双方多次发生斗殴,两个家族积怨成仇。2006年9月的一天晚上,曾某15纠集原审被告人曾某12、曾某16、曾某14、杨某18、欧某13、曾某3(该五人均另案处理)等人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蓄谋报复曾某1、曾某2。2007年4月的一天晚上,曾某16及被告人欧某12、曾某18(另案处理)来到耒阳市国际大酒店健身房,曾某16邀约曾某14(另案处理)、余某14(另案处理)参与报复曾某1家族。随后,曾某16、曾某18、欧某12与曾某15、欧某13会面,曾某16告诉曾某15其联络作案人员的情况,曾某15表示认可。同年5月3日中午,在曾某12的生日酒席上,曾某15、曾某18、曾某12、杨某18、欧某13等人又商量报复曾某1。当天下午,曾某15、杨某18找到欧某13,说服欧某13参与作案。曾某15表态事后会照顾好欧某13的家庭。之后杨某18、欧某13来到耒阳市民安宾馆与曾某16、曾某12等人见面,商量到深圳市报复曾某1的行动方案。曾某16叫来欧某12、曾某14、余某14,欧某12叫来谭某19(已判刑),商定由曾某12、欧某12现场组织协调,其他人实施伤害行为。曾某15提供1万元经费,由杨某18交给曾某16,曾某16再交曾某12使用。曾某12发给欧某13、余某14、欧某12、谭某19各500元作为路费,由欧某13提前到深圳市打探曾某1的落脚点。同月5日,曾某12租车与欧某12、曾某14、余某14、谭某19到达深圳市宝安区。次日上午,曾某12、欧某12在菜市场购买4把刀。当日中午,欧某13在深圳市宝安区家牌馆内发现曾某1,便打电话告诉曾某12,欧某12随即对同伙进行了具体分工。17时许,欧某12租车与曾某14、余某14、谭某19到达案发现场附近与欧某13汇合,欧某12在车上接应,其他人冲进牌馆,曾某14先用手扼住曾某1的脖子将其扳倒在地,欧某13持菜刀,余某14、谭某19各持砍刀朝曾某1的手、脚等部位一顿乱砍。随后,他们坐车逃离现场,在约定地点与曾某12汇合,再乘坐曾某12事先租好的车返回耒阳市。途中,欧某12、曾某12将砍伤曾某1的情况分别打电话告诉了曾某16、曾某15。当欧某12、曾某12等人到达耒阳市时,曾某15、曾某16、杨某18、曾某18等人在国际大酒店为他们接风,曾某15安排杨某18犒劳作案人员。经鉴定,曾某1左踝关节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外踝关节部分缺失,左跟腱断裂,左第4、5跖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所受损伤符合锐器作用所致,损伤失血性休克。其伤势属重伤,六级伤残。

常宁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的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曾某12、欧某12均是主犯,欧某12是累犯,提请本院依法改判。

原审被告人曾某12再审辩称,其没有参与恶势力犯罪;没有参与合谋报复曾某1,没有购买作案工具。其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曾某12是恶势力成员;曾某12是从犯,且有自首情节,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请求对曾某12减轻处罚,并维持原审判决。

原审被告人欧某12再审辩称,其没有参与犯罪过程中与同伙的沟通协调。其辩护人提出,根据现有证据不能认定欧某12是恶势力成员;欧某12是从犯,且有自首情节,请求对欧某12减轻处罚。

经再审查明,2006年9月以来,曾某15(另案处理)经常纠集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等人多次实施故意伤害、窝藏,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已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中,曾某12是该犯罪集团的重要成员,欧某12是一般成员。曾某12、欧某12参与恶势力犯罪集团施实的一起故意伤害事实如下:

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与曾某16、曾某14、曾某18、曾某15、欧某13、曾某3、欧某19、杨某18(均另案处理)及被害人曾某1、曾某2兄弟均系耒阳市三架街道办事处白洋渡村村民。曾某3系曾某15胞弟,与曾某16、曾某14系堂兄弟关系,余某14(另案处理)系曾某14的健身老师,谭某19(另案处理)系耒阳市导子镇沙明村村民,与原审被告人欧某12相好。上世纪90年代,曾某15和曾某17(被害人曾某1、曾某2之兄)家族就经常打架。曾某15在竞选本组组长过程中,与同组的曾某17发生矛盾。之后,曾某15家族与曾某1、曾某2家族多次吵架、斗殴,曾某15、曾某3均在打斗过程中受过伤,还被赶出了白洋渡村子,两个家族积怨成仇。欧某13、曾某15、杨某18从小玩到大,关系一直比较近。2003年2月份的一天,欧某13、杨某18在白洋渡村里{{BANNED}}时被曾某1、曾某2带着人追砍,欧某13受过伤。事后,欧某13找曾某1、曾某2要求赔偿医药费未果,反而遭到殴打,由此产生报复念头。原审被告人欧某12也因曾被曾某1欺负过而心生怨气。2006年9月的一天晚上,曾某15纠集曾某12、欧某13、曾某16、曾某14、杨某18、曾某3等人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商量报复曾某1、曾某2,期间有人没有作声,有人说不一定搞得赢,最后曾某15说等时机成熟再把曾某1、曾某2搞了。2007年3月份,曾某16经常带着原审被告人欧某12及曾某18去耒阳市国际大酒店的健身房找曾某14和余某14玩,并为曾某14提供租房租金。2007年4月的一天,原审被告人欧某12与曾某16、曾某18来到耒阳市国际大酒店与曾某14商量报复曾某1、曾某2之事,要曾某14到时候也叫余某14来帮忙。之后又与曾某15、欧某13见面,曾某16将相关人员联络情况告诉了曾某15,曾某15表示认可。2007年5月3日,原审被告人曾某12在村里举办生日酒席,曾某15、曾某18、杨某18、欧某13等人聚在一起吃酒,事后又共同商量报复曾某1。当天下午,曾某15、杨某18、欧某13在耒阳市大桥路边见面,再次商量搞曾某1的事情,最终同意由欧某13去深圳搞曾某1打头阵,曾某15表示若去深圳搞曾某1出了事其会照顾好欧某13的家庭。之后,曾某15安排杨某18将欧某13送到耒阳市民安宾馆。当天晚上,曾某16打电话给曾某14,曾某14叫上余某14来到耒阳市民安宾馆。欧某12、曾某12与曾某16、欧某13、谭某19、曾某14、余某14等人在民安宾馆商定去深圳搞曾某1,曾某15提供了1万元经费转交给欧某12,由曾某12、欧某12负责该次作案的组织协调及费用开销。曾某12发给欧某13500元,由其坐长途客车提前去深圳打探曾某1的落脚点。同月5日,曾某12租车与欧某12、曾某14、余某14、谭某19到达深圳宝安区与欧某13汇合。6日上午,曾某12、欧某12在菜市场买了4把菜刀。当日中午,欧某13在深圳市宝安区家牌馆里发现了曾某1,即打电话告诉曾某12。欧某12随即在宾馆里进行了分工,由曾某14负责从后面掐住曾某1的脖子,欧某12在车上接应,曾某12负责找车安排逃跑,其他人负责砍。17时许,欧某12租车与曾某14、余某14、谭某19到达案发现场与欧某13汇合。曾某14、余某14、谭某19、欧某13冲进牌馆,曾某14先用手扼住曾某1的脖子将其扳倒在地,欧某13、余某14、谭某19持刀朝曾某1的手、脚等部位一顿乱砍,将曾某1砍致重伤、六级伤残,随后坐车逃离现场,在约定地点与曾某12汇合,再乘坐曾某12事先租好的车返回耒阳市。途中,欧某12、曾某12将砍伤曾某1的情况打电话告诉了曾某16、曾某15。当欧某12、曾某12及欧某13、曾某14、余某14、谭某19到达耒阳市时,曾某15、曾某16、杨某18、曾某18等人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为他们接风,曾某15安排杨某18犒劳作案人员。2010年8月8日,曾某12、欧某12到耒阳市公安局投案。

另查明,在原审期间,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亲属代为赔偿被害人曾某1经济损失共计17万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庭审查证属实的证据证明:

1、到案经过:2010年8月8日,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主动到耒阳市投案。

2、被害人曾某1亲属出具的领条证明: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在原审期间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17万元。

3、耒阳市人民法院(2001)耒刑初字第116号刑事判决书,证明2001年5月12日因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耒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至2004年7月20日届满。

1、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司鉴中心(20072155)临鉴字第34858号和(20073211)临鉴字第32126号司法鉴定书证明:被害人曾某1左踝关节开放性骨折,左外踝关节部分缺失,左跟腱断裂。左第4、5跖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所受损伤符合锐器作用所致,损伤失血性休克。其伤势属重伤,伤残六级。

2、被害人曾某1的陈述:2007年5月6日下午5时许,其在深圳店子里打牌,一名男子突然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另外三名男子拿刀朝他身上乱砍,将他多处砍伤,其中一名男子是欧某13,其曾与欧某13发生过矛盾。

3、证人曾某4的证言证明:曾某15家族与曾某1家族矛盾由来已久。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曾某15、曾某3、曾某16、曾某18等人在酒店房间里商量报复曾某1、曾某2。曾某15和曾某16提议把这两兄弟搞了,但没有达成统一思想。砍完曾某1后,曾某15和曾某16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里问了砍曾某1的过程。

4、证人李某1证言证明:2007年5月6日下午5时许,他和曾某1在深圳打牌,突然有四个男青年冲到店里,一个人从后面扼住曾某1的脖子,另外三名男子便用刀砍曾某1,砍了几下后,便朝外面跑走了。

5、同案人曾某16供述:曾某15和曾某17家族在上世纪90年代就经常打架,矛盾很深。曾某17欠曾某3的钱不还,两家打过架。曾某17当村主任的时候,曾某15想当组长,曾某17不同意,两家又打过架。曾某16小时候被曾某1家里人打了,其父亲曾某8去找他们家评理,也被曾某1家里人砍了两刀。欧某13被曾某1、曾某2等人砍过一次,欧某13被砍得肠子都流出来了,事后找曾某17家里赔钱,不但不赔,还被追着打。2006年9月一天晚上,曾某15、曾某16、曾某3、曾某18、欧某13、曾某14、曾某4、曾功成等人在酒店里商量报复曾某1、曾某2家族,有些人说不一定搞得赢,有些人没作声。曾某15说时机成熟肯定要把曾某17家族搞了。曾某14跟余某14学武术,其常带欧某12、曾某18到健身房,对曾某14说报复曾某1兄弟的事,要余某14来帮忙,他俩答应。之后带欧某12、曾某18与曾某15、欧某13见面,还说找曾某18、欧某12、曾某14、余某14来报复曾某1家族,曾某15表示认可。2007年5月曾某12生日当天,曾某15、杨某18、欧某13、曾某18等人一起商量报复曾某1。当年5月6日晚得知欧某13、曾某12、谭某19、余某14、曾某14等人在深圳把曾某1砍了。后来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曾某15问曾某1被砍的情况,欧某13等人讲了一遍,曾某15表示很满意,让杨某18犒劳他们。

6、同案人曾某14供述:2006年9月的一天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曾某15、曾某16、曾某3等人一起商量报复曾某1家族,曾某15最后说等条件成熟后一定要把曾某1和曾某2搞了。2007年4月初的一天,曾某16带曾某18和欧某12找到曾某14、余某14,商量搞曾某1、曾某2,要他们帮忙。同年5月3日晚,曾某16通知曾某14、余某14到酒店,房间里有欧某13、欧某12、谭某19、曾某16、曾某12。曾某16说去深圳搞曾某1,有个人过来给了曾某161万元,曾某16接过钱给欧某12,说去深圳的事情由曾某12、欧某12两个负责。同月5日,曾某14、余某14、谭某19、欧某12坐曾某12租的车到达深圳与欧某13汇合。6日上午,欧某12和曾某12到菜市场买了4把刀回到宾馆,欧某13电话告诉他们已找到曾某1,欧某12进行了分工。砍了曾某1之后一起逃回耒阳市,在路上曾某12和欧某12把砍曾某1的情况告诉了曾某15和曾某16。曾某15等人在酒店里为他们接风。

7、同案人余某14供述:2007年5月3日晚上,曾某14接曾某16的电话后,带其到酒店,曾某16、欧某12、曾某12、谭某19在房间里,曾某16说去深圳报复曾某1,曾某16把欧某13带上来,打电话给曾某15说搞曾某1的事情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曾某15给曾某161万元,曾某16接过钱给了欧某12,曾某15对欧某12说钱不够可以要曾某16打电话给他。欧某12是这次行动的安排人。同月5日下午,曾某12、曾某14、余某14、谭某19、欧某12等人租车到达深圳与欧某13汇合。6日上午,欧某12和曾某12在附近菜市场买了4把刀。在宾馆得知欧某13找到曾某1的消息后,欧某12进行了分工,安排余某14和曾某14掐曾某1的脖子,欧某13和谭某19砍人,曾某12租车准备逃跑。砍完曾某1后逃回耒阳市,在逃跑路上,欧某12、曾某12打电话给曾某16、曾某15进行了汇报。曾某15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对他们进行接风犒劳。

8、同案人曾某15供述:1993年的时候,曾某17欠曾某3的钱,曾某3去讨账,曾某17的兄弟将曾某3打成轻伤。1994年元月,曾某1、曾某2兄弟将曾某3赶出白洋渡村,1995年曾某1、曾某2兄弟又将其手砍成重伤。

9、同案人曾某3的供述,证实上世纪90年代,曾某15与曾某1家族多次打架。在深圳砍伤曾某1之后,欧某13和欧某19都说曾某2在找他们报仇。

10、同案人欧某13供述: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杨某18打电通知他到耒阳市国际大酒店,房间里有曾某15、杨某18、曾功成、曾某4、曾某18、曾某12等人,曾某15对大家说曾某17家族欺负人太久,商议报复曾某17家族的事。有人同意去报复,有人没有吭声。2007年5月曾某12生日那天,曾某15、曾某12、杨某18、曾某3等人商量要去深圳报复曾某1。曾某15、杨某18找他商量去深圳的事。后来,杨某18约欧某13在大桥路边见面,曾某15、杨某18、欧某13共同商量去深圳搞曾某1,曾某15、杨某18表态到深圳打架出了事他们会负责到底。欧某13想到自己之前是被曾某1家族的人搞伤过,也想出口气,于是他同意去深圳搞曾某1。曾某15安排杨某18带欧某13到酒店。在民安宾馆,曾某15、曾某16、曾某14、余某14、曾某12、欧某12等人在房间商量去深圳报复曾某1的事情,曾某12给了他500元要他先坐长途客车去深圳。曾某12、曾某14、余某14、欧某12、谭某19等人租车到了深圳与他汇合。欧某13在深圳牌馆看到曾某1后,告诉了曾某12。没过多久,他们便坐车过来了,欧某12负责看车,曾某14、余某14、欧某13、谭某19持刀冲进牌馆,曾某14冲过去抱住曾某1的脖子,欧某13、余某14、谭某19持刀往曾某1的身上一顿乱砍,然后逃到车上接上曾某12,租车返回耒阳市。曾某15、曾某16、杨某18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与他们见面之后离开。

11、同案人杨某18供述:曾某15和曾某17家族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矛盾。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曾某15、曾某3、曾某16、杨某18、欧某13、曾某18、曾某12、曾某14等人在一家酒店里商量报复曾某17家族的事情。有人同意,有人没作声,最后说时机到了把曾某17家族搞了。2007年5月的某一天,杨某18、曾某15、欧某13在沿江河边散步,商量去深圳报复曾某1的事情。欧某13担心出了事没人照顾家里,曾某15表示搞了后,他会来照顾。同年5月3日曾某12生日摆酒席,曾某15在欧某13家里说要欧某13去深圳搞曾某1。5月6日,曾某15接到电话得知欧某13等人在深圳把曾某1砍了。后来,曾某15在耒阳市国际大酒店犒劳了欧某13等人。

12、同案人谭某19供述:2005年下半年的时候,其在耒阳城里玩的时候,通过身边的朋友介绍认识了欧某12。那时候,欧某12在耒阳混得还可以,平时城里面的“混混”欺负他的时候,他就找欧某12帮忙,欧某12帮他跟那些“混混”打招呼,之后那些“混混”就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为此,他很感激欧某12。2007年5月初的一天,欧某12、曾某12、曾某14、余某14等人在酒店里商量去深圳砍曾某1。去深圳作案由欧某12和曾某12负责分工和现场指挥。

13、原审被告人欧某12供述:1998年,刘老满打他,曾某1出面找他说若报复刘老满,曾某1就要搞坏他。他对这件事情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才去深圳砍曾某1。2007年5月4日,欧某13、曾某14、余某14、谭某19、曾某12、欧某12在酒店房间里商量去深圳砍曾某1。欧某13提前去了深圳。他们在深圳与欧某13汇合后,接照欧某13提供的地址坐车到曾某1的小区,欧某13、曾某14、余某14、谭某19砍了曾某1回到车上,然后坐车接上曾某12,乘坐曾某12租好的车返回耒阳市。

15、原审被告人曾某12供述:2007年5月在酒店里与曾某14、欧某13、余某14等人商议去深圳砍曾某1。在砍曾某1过程中,他出钱租车,没有砍曾某1。

16、同案人曾某15、曾某16、欧某13、杨某18、曾某12、曾某3、曾某18、曾某14、欧某19、曾佑文、欧某20、阳某20、阳围等人实施开设赌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窝藏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供述。

17、证人贺某、伍某、欧某1、钟某、欧某2、欧某3、欧某4、欧某5、欧某6、谢某1、谢某2、谢某3、欧某7、谢某4、谢某5、曾某5、欧某8、孙某、黄某、曾某6、资某11、李某2、资某12、欧某9、欧某10、万某、田某、曾某7等人的证言,证明以曾某15为首的恶势力犯罪组织成员实施了开设赌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窝藏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

18、到案经过:2010年8月8日,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主动到耒阳市投案。

19、被害人曾某1亲属出具的领条证明: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在原审期间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17万元。

20、耒阳市人民法院(2001)耒刑初字第116号刑事判决书,证明2001年5月12日因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耒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至2004年7月20日届满。

21、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的户籍资料,证明其各自的身份情况。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欧某12、曾某12与同伙持刀将被害人曾某1砍致重伤、六级伤残,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欧某12、曾某12参与恶势力集团犯罪,均是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在共同犯罪中,欧某12、曾某12虽未直接动手砍被害人曾某1,但该二人参与合谋策划,并在伤害现场组织协调,均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欧某12曾因犯抢劫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判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欧某12、曾某12亲属代为赔偿了被害人大部分经济损失,依法均可酌情从轻处罚。欧某12、曾某12有投案情节,依法均可酌情从轻处罚,但未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

曾某12辩称其“没有参与恶势力犯罪,没有参与合谋报复曾某1,没有购买作案工具”,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提出,“曾某12是从犯,且有自首情节,请求对曾某12减轻处罚,并维持原审判决”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欧某12辩称其“没有参与犯罪过程中与同伙的沟通协调”,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提出,“欧某12是从犯,且有自首情节,请求对欧某12减轻处罚”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曾某12、欧某12及其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能认定曾某12、欧某12是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均不予采纳。原判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部分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对欧某12、曾某12量刑畸轻,依法应予纠正。检察机关抗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三款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湖南省祁东县人民法院(2013)祁刑初字第35号刑事判决中对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的定罪部分,撤销该判决对原审被告人曾某12、欧某12的量刑部分;

二、原审被告人欧某12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原判刑期三年已执行完毕,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24日起至2023年2月23日止)。

三、原审被告人曾某12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原判刑期三年已执行完毕,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23日起至2023年12月22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本,副本二份。

审判长 张 智

审判员 陈 贵

审判员 廖雪峰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贺 健

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主犯】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六十五条【一般累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前款规定的期限,对于被假释的犯罪分子,从假释期满之日起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六条【重新审判程序】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的案件,或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按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裁定。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统计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六条除人民检察院抗诉的以外,再审一般不得加重原审被告人的刑罚。再审决定书或者抗诉书只针对部分原审被告人的,不得加重其他同案原审被告人的刑罚。

第三百八十七条人民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抗诉的再审案件,人民检察院在开庭审理前撤回抗诉的,应当裁定准许;人民检察院接到出庭通知后不派员出庭,且未说明原因的,可以裁定按撤回抗诉处理,并通知诉讼参与人。人民法院审理申诉人申诉的再审案件,申诉人在再审期间撤回申诉的,应当裁定准许;申诉人经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应当裁定按撤回申诉处理,但申诉人不是原审当事人的除外。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