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苏某故意伤害故意杀人一案二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21-05-11 11:03发布

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葫刑抗字第00032号

抗诉机关(原公诉机关)绥中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某,女,1990年5月29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现住绥中县。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男,1987年5月4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现住绥中县。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王丹姝,系辽宁沃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苏某,男,1982年9月27日出生于辽宁省绥中县,满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辽宁省绥中县,现住辽宁省绥中县。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12月26日被取保候审,因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于2015年5月23日被行政拘留,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5年5月29日被监视居住,2015年5月31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6月11日被逮捕,2015年6月13日被监视居住,于2015年6月1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绥中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广惠,系辽宁迅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绥中县人民法院审理绥中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苏某故意伤害、故意杀人一案,于2015年9月29日作出(2015)绥刑初字第0015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绥中县人民检察院不服,提出抗诉,原审被告人苏某,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某、刘某均不服,提出上诉。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本院受理后,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王显、尚晓施出庭支持抗诉。上诉人苏某及其辩护人王广惠,上诉人张某某、刘某及二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王丹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4年11月7日8点左右,在绥中县大台山亿维饼干厂门前道上,被告人苏某与被害人张某某的母亲杨某因饼干厂门前堆放的沙子挡路的事情发生口角,被害人张某某赶到现场与被告人苏某发生厮打,在厮打的过程中,被告人苏某用铁锹打了张某某的臀部和腰部,伤后张某某在绥中县医院住院治疗,病志记载其病情为:腰椎间盘突出,双臀部软组织挫伤,腰部软组织挫伤。经绥中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张某某腰4-5腰5骶1间盘突出,其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2015年5月23日11时50分许,被告人苏某驾驶自己的车牌号为辽P28E48蓝色雪弗莱赛欧轿车在绥中县大台山外环测速拍照路口,与正在行走的被害人张某某和刘某相遇,双方因昔日恩怨发生口角,后苏某驾车两次撞向张某某和刘某,将两人撞伤。伤后刘某在绥中县医院住院治疗,病志记载病情为:头部软组织挫伤,双上肢软组织挫伤,双下肢软组织挫伤,右腓骨骨折。经葫芦岛滨城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害人刘某右胫骨骨挫伤,右腓骨头骨折,其身体损伤程序为轻伤二级。伤后张某某在绥中县医院住院治疗,病志记载病情为:头面部软组织挫伤,腰部软组织挫伤,腰椎间盘突出症。张某某因被苏某打伤住院治疗39天,二级护理,其合理经济损失为人民币17928元。其中医疗费人民币7502元、护理费(35128元÷365天×39天)=3753元、误工费(44207元÷365天×39天)=4723元、伙食补助费(50元/天×39天)=1950元。张某某因被苏某撞伤住院治疗31天,二级护理,其合理经济损失为人民币16007元。其中医疗费人民币7720元、护理费(35128元÷365天×31天)=2983元、误工费(44207元÷365天×31天)=3754元、伙食补助费(50元/天×39天)=1550元。张某某两次住院治疗,其合理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3935元。刘某被撞伤后住院治疗39天,二级护理,其合理经济损失为人民币18550元。其中医疗费人民币8124元、护理费(35128元÷365天×39天)=3753元、误工费(44207元÷365天×39天)=4723元、伙食补助费(50元/天×39天)=1950元。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苏某故意伤害被害人张某某的身体,致其轻伤二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苏某故意驾车两次撞向被害人刘某、张某某,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苏某故意杀人未遂,情节较轻,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苏某一人犯数罪,依法数罪并罚。被告人苏某辩称,张某某的伤不是我造成的,我没有犯故意伤害罪;被害人用土块砸我的车,我想离开时视线不清,我没有撞死二被害人的故意,我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苏某将被害人张某某打伤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苏某驾车将刘某、张某某撞伤,构成故意杀人罪,定性不准。经法庭调查,证据证明,因通行纠纷,被告人苏某与张某某的母亲发生口角,张某某到场后与苏某发生争执,被告人苏某用铁锹将张某某打伤事实清楚。证据证明,被告人苏某故意驾车两次撞向被害人刘某、张某某,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明显,而并非是被告人苏某所述是因为视线不清和想逃跑,才无意撞到他们的,因此被告人的辩解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成立,其观点不予采纳。因被告人苏某的行为给被害人张某某和刘某的身体造成了损害,二被害人要求赔偿,其合理请求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一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三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苏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二)被告人苏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33935元;(三)被告人苏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经济损失人民币18550元;(四)没收被告人苏某所有的作案工具车牌号为辽P28E48蓝色雪弗莱赛欧轿车一辆,上缴国库。

绥中县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理由是,被告人苏某拒不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没有与被害人达成赔偿协议,不适用情节较轻的条款,量刑畸轻,建议改判。

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理由是,被告人苏某拒不认罪、悔罪,在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实施杀人行为,犯罪情节恶劣,且其行为不属于“情节较轻”,原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导致量刑畸轻,建议二审法院改判。

上诉人苏某的上诉理由是,他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他开车撞人主观上也没有杀人的故意,仅给被害人造成轻微伤,应属于故意伤害。其辩护人提出,关于故意伤害罪,被害人的陈述夸大事实,证人杨某等人的证言与客观事实不符,绥中医院提供的病例是虚假的,现有的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现被害人张某某拒绝进行成伤机制鉴定,说明她的伤是旧伤,而不是本次伤害造成的,不能证明上诉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关于故意杀人罪,原判决定性不准确,上诉人苏某并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仅造成轻伤的后果,没有故意杀人的犯罪动机和犯罪目的,故应以故意伤害罪定罪。

上诉人张某某、刘某的上诉理由是,被告人苏某在故意伤害的取保候审期间,对被害人实施杀害行为,造成严重的后果,并没有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原判决量刑过低。二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提出,要求被告人苏某对二被害人精神补偿5万元。

经审理查明,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与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绥中县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且经一、二审开庭审理,并经控辩双方质证,在本院审理期间,各上诉人及其委托代理人、辩护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采信的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苏某故意伤害被害人张某某的身体,致其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上诉人苏某故意驾车两次撞向被害人刘某、张某某,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未遂)。被告人苏某一人犯数罪,依法数罪并罚。关于绥中县人民检察院及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的被告人苏某不适用情节较轻的条款,量刑畸轻的抗诉理由,经查,被告人苏某拒不认罪、悔罪,在取保候审期间仍然实施杀人行为,犯罪情节恶劣,且其行为不属于“情节较轻”,原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导致量刑畸轻,现依法予以调整。关于上诉人苏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认定苏某构成故意伤害罪的证据之间存在矛盾,且被害人张某某拒绝进行成伤机制鉴定,说明她的伤是旧伤,而不是本次伤害造成的,被告人苏某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根据上诉人苏某、张某某在侦查机关的证实,结合证人兴玉贤、杨某的证言,可以证实,上诉人苏某因与张某某的母亲发生口角,张某某到场后与苏某发生争执,上诉人苏某手持铁锹打伤被害人张某某的事实,虽然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张某某的伤是旧伤引发,与苏某无关,但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害人张某某身体在此之前存在旧伤,且外伤可以形成此类损伤,结合住院病历及鉴定意见,可以证实上诉人苏某对被害人张某某造成身体伤害,故对上诉人苏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依法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苏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应按故意伤害罪处罚的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根据视频资料显示,上诉人苏某驾驶车辆两次故意撞向被害人,因路边的土堆等地理情况而未能造成严重后果,其主观故意明显,结合被害人张某某、刘某的陈述,证人孟庆杰的证言,及现场勘验笔录、照片,现有证据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上诉人苏某主观上明知驾车撞向他人可能造成他人死亡的后果,并希望这种结果的发生,客观上实施了驾车撞人的行为,其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但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应该承担故意杀人(未遂)的责任,故对其提出的应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依法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张某某、刘某提出的要求被告人苏某赔偿精神损失费5万元的上诉理由,经查,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依法不予支持。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部分错误,依法予以调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绥中县人民法院(2015)绥刑初字第00156号刑事判决书中第一项的定罪部分及故意伤害罪的量刑部分,即“被告人苏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故意杀人罪。”第二项,即“被告人苏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33935元;”第三项,即“被告人苏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经济损失人民币18550元;”第四项,即“没收被告人苏某所有的作案工具车牌号为辽P28E48蓝色雪弗莱赛欧轿车一辆,上缴国库。”

(二)、撤销绥中县人民法院(2015)绥刑初字第00156号刑事判决书中第一项中故意杀人罪的量刑部分,即“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三)、改判上诉人苏某有期徒刑十年,与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总和刑期十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17日起至2025年5月27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詹亚臣

代理审判员  王 亨

代理审判员  刘丹红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陆诗瑶

本判决书援引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