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顺晟科技有限公司唐高飞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03 21:57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民终122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顺晟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盐田社区银田工业区汇潮大厦505室。

法定代表人:秦日亮,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世义,广东东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唐高飞,男,汉族,1984年2月1日出生,住江苏省句容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杨,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绍波,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唐雪,女,汉族,1984年10月9日出生,住四川省资阳市乐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杨,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绍波,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顺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唐高飞、唐雪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ZL20133024××××.X)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初字第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顺晟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顺晟公司无须向唐高飞、唐雪支付赔偿费用5万元。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唐高飞、唐雪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程序错误。顺晟公司在诉讼中明确提出涉案产品来源于案外人赵某,特申请追加案外人赵某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但一审法院未依法追加。二、一审法院依据案外人赵某提供的样品系散装件,而唐高飞、唐海所购的涉案产品系组装件,并以此推定顺晟公司属于制造产品,认定事实严重错误。1.依据一审庭审调查可知,涉案产品系案外人赵某提供给顺晟公司的,涉案产品的模具也是赵某开发的,顺晟公司并没有开发涉案产品模具。2.涉案产品主要核心为板与壳,其数据线、电池在任何电子市场上均有销售,且均为涉案产品的配件。不能因为销售商配带了产品配件就认定销售商为制造厂家。3.顺晟公司仅为一家仅有两三名员工的贸易公司,没有对涉案产品进行再加工,事实上,相关配件也是案外人赵某提供的。顺晟公司仅仅是销售行为,根据法律规定,顺晟公司提供产品合法来源的,无需承担赔偿责任。三、本案系“钓鱼”取证。唐高飞、唐雪与案外人赵某系合作伙伴关系,唐高飞、唐雪对案外人赵某开发涉案模具明知且同意。案外人赵某明确告知顺晟公司“涉案产品系唐高飞、唐雪画图,赵某销售,专利写唐高飞、唐雪名字,然后分提成给唐高飞、唐雪”。四、一审法院认定赔偿数额严重过高,对顺晟公司极不公平。

唐高飞、唐雪答辩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理由是:一、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律规定,顺晟公司主张配件来源于案外人赵某,但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赵某与本案有关联,没有证据证明产品来源于第三方。因此一审法院不予追加被告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二、顺晟公司的行为构成生产、销售、许诺销售行为。对于生产行为,唐高飞、唐雪提交的证据显示涉案产品上有顺晟公司商标,该产品属于顺晟公司定制产品。唐高飞、唐雪一审提交的证据6显示,顺晟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开发、生产、销售移动电源的企业,有自己的工厂、厂房。根据顺晟公司一审陈述,其零部件由第三方提供,但其销售的是产品的移动电源,从零部件到完整的移动电源需要相关的设计和焊接等加工工艺流程,因此顺晟公司存在生产侵权行为。对于销售、许诺销售行为,唐高飞、唐雪一审提交的证据5、6均证明顺晟公司具有销售、许诺销售行为,顺晟公司在一审已经对此予以认可。

唐高飞、唐雪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顺晟公司:1.立即停止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侵权行为,并销毁专用的生产模具;2.赔偿唐高飞、唐雪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共计10万元;3.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专利权人唐高飞、唐雪于2013年6月13日就其设计的“移动电源(SPYZ-001)”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4年4月23日授予其ZL20133024××××.X号外观设计专利权,并予以授权公告。唐高飞、唐雪向法院提交缴纳本案专利年费的收费收据,证明本案专利按期缴纳了专利年费,该专利处于有效状态。

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4年10月29日就涉案专利作出《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结论为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

唐高飞、唐雪在本案请求保护ZL20133024××××.X外观设计由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俯视图、仰视图、立体图和使用参考图组成。主视图中的移动电源整体呈两端顶角为倒圆角的长柱体,上部有薄型推盖,面积约为所在表面的一半,推盖表面有“POWER”文字图案。后视图中的移动电源与主视图中的移动电源对称一致,但无推盖及相应文字图案设计。左视图中的移动电源整体为竖立的长柱体,右上部可见薄型推盖的侧边,长度为截面长度约一半位置。右视图中的移动电源与左视图中的移动电源对称一致。俯视图中的移动电源整体为上下略微鼓起的鼓形。仰视图中的移动电源与俯视图中的移动电源对称一致。立体图为横向放置的移动电源,整体为边角为倒圆角的长柱体,薄型推盖的面积约为所在表面的一半。使用状态图显示薄型推盖向中部移动时,显露出并排设置的2个接口,分别为USB接口和MicroUSB接口。

唐高飞、唐雪为证明顺晟公司存在制造、销售以及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向法庭提交深圳市南山公证处出具的(2014)深南证字第21271号和(2014)深南证字第21272号公证书予以证明。根据(2014)深南证字第21272号公证书的记载,2014年11月21日,深圳市南山公证处公证员孙某以及公证员助理龙某,随同唐高飞、唐雪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何冰玲来到深圳市××光路速尔快递营业点。何冰玲从快递人员处收取了运单号为“880082207685”的邮包,并由公证员带回公证处。公证员将该邮包拆开,取出物品后进行拍照,并从中选取三件物品连同快递单一并重新封存并进行拍照。之后将上述封存物品交申请人取走保管。

(2014)深南证字第21271号公证书记载,2014年11月28日,在深圳市南山公证处公证员孙某以及公证员助理龙某的监督下,由何冰玲操作电脑,进行如下证据保全工作:打开屏幕录像软件SCREEN2EXE,删除浏览的历史记录,在地址栏输入www.baidu.com,点击百度“地址栏”,输入“alibaba”,点击“百度一下”,进入下一个页面。点击页面“1688.com.阿里巴巴打造的全球最大的采购批发平台”,进入下一个页面,在新页面中点击“请登录”,继续点击“1688/淘宝会员登录”栏输入登录账号及密码,进入登录状态。在“已买到的货品”页面点击“新款香水电源个性滑盖移动电源品牌移动电源礼品移动电源”,显示被诉侵权产品图片,图片旁边标注顺晟公司的经营模式为“生产加工”,图片下方的“详细信息”处标注品牌为“宇派”,型号为SC-020。点击页面“进入企业网站”,进入抬头名称为顺晟公司的网页,在网站首页点击“公司档案”,显示“深圳市顺晟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开发、生产、销售移动电源、蓝牙音响电源等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移动电源等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国内贸易等”;经营模式为“生产厂家”、是否提供加工/定制为“是”、加工方式为OEM加工等。点击“联系方式”,显示顺晟公司的联系人为“汪某女士(总经办总经理)”,并附有公司的联系电话、地址、网址等信息。继续点击链接“公司主页:http://www.shunchengkeji.com”,进入顺晟公司的主页,页面中展示有多款移动电源产品图片,点击其中的“SC-020”图片,可见该款产品的放大图片。返回“shunchengkeji.1688.com/page/offerlist.htm”页面,点击页面“公司相册”,然后点击“供应产品”,在出现的页面中点击“新款香水电源个性滑盖移动电源品牌移动电源礼品移动电源”图片,进入新的页面,显示该款移动电源的单价为人民15-19元。返回“我的阿里”页面,点击“查看物流”,显示订单号为854484529573069项下共计三款产品,货品名称为“新款香水电源个性滑盖移动电源品牌移动电源礼品移动电源”。之后关闭IE,关闭上述屏幕录像软件,将屏幕录像内容文件命名为“屏录”。在上述操作过程结束后,由公证员对以上页面进行截屏保存并且打印。

当庭打开被诉侵权产品包装箱,内有三件被诉侵权产品以及一张速尔快递的详情单。详情单显示快递单号为“880082207685”,寄件人为“顺晟科技”。三件被诉侵权产品分别为粉白相间、蓝白相间以及黑白相间的移动电源,产品包装盒上未注明产品的名称、型号以及制造商、销售商等信息,为三无产品。从中随机抽取一件被诉侵权产品,打开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盒,内为一件移动电源,其整体为两端顶角呈倒圆角的长柱体,长柱体表面分为两个部分,上部为薄型推盖,下部为白色壳体,当推盖向中部移动时,露出两个并排的接口,分别为USB接口和MicroUSB接口。

唐高飞、唐雪和顺晟公司均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图片近似。一审法院将被诉侵权产品与唐高飞、唐雪外观设计专利图片进行对比,被诉侵权设计相比授权专利图片仅在薄型推盖上缺少了“POWER”文字图案。

顺晟公司在本案提出合法来源抗辩,认为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案外人赵某。为此顺晟公司向法庭提交送货单一份。送货单的抬头为深圳市讯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公司),内容为“SC-020滑盖板 壳”样品,数量为六件,在收货单位经手人处有汪某的签名,送货单位经手人处有赵某的签名。经查,讯捷公司为未经过合法注册登记的企业。

顺晟公司认为唐高飞与案外人赵某串通,通过钓鱼方式引诱其推广涉案专利产品。为此,顺晟公司向法庭另行提交了电子邮件、QQ聊天记录以及手机录音等证据。电子邮件内容为关于一项非本案诉争专利的权属问题以及双方的合作谈判事宜。QQ聊天记录显示一名女性头像QQ号与赵某QQ号于2015年3月5日的聊天内容,其中部分聊天记录为“问:我想问问你以前跟唐高飞是怎么合作的?答:他画图,我销售,专利写他名字,然后分提成给他。”手机录音资料显示通话双方就020这款产品进行沟通交涉的情况。

法庭通知案外人赵某到法庭接受调查。2015年4月15日,当庭拨打赵某手机,通过电话询问赵某并就询问内容以笔录形式予以固定。赵某在电话中明确:1.讯捷公司是未经过登记备案的企业,其本人是讯捷公司的负责人;2.顺晟公司提交的以讯捷公司为抬头的送货单是真实的,其确向顺晟公司送过样品;3.其向顺晟公司交付的是SC-020移动电源散装件,具体包括壳子、上盖、下盖、电路板,组装为成品还需要另行安装电池,并把上盖、下盖扣起来,加一条数据线,再配上包装盒;4.该送货单以样品的形式向顺晟公司送货,因此没有收费。2015年4月17日,赵某在接受法庭调查时确认4月15日的电话录音笔录中的内容与其意思表示一致,确认顺晟公司提交的QQ聊天记录与电话录音记录的真实性。顺晟公司代理人在当天也确认赵某当时送了“板 壳”,但有没有后续补充交付配件则不清楚。

另查,顺晟公司在第9类商品上取得“宇派”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包括闪光灯标、手提电话、振动膜、照相机、电池等,核定使用期限为2013年7月21日至2023年7月20日。顺晟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移动电源、手机充电器、通讯器材、电子产品、电子元器件等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

再查,唐高飞、唐雪在本案主张的合理费用为公证费人民币2100元。唐高飞、唐雪未能提交诉请顺晟公司赔偿人民币10万元的依据,请求法庭酌定赔偿。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专利权人唐高飞、唐雪的“移动电源(SPYZ-001)”(专利号为20133024××××.X)外观设计专利被授权后,按期缴纳了专利年费,该专利目前处于授权状态,依法受到法律保护。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诉侵权设计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顺晟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性质应当如何认定;三、顺晟公司的合法来源以及钓鱼取证抗辩主张能否成立问题;四、顺晟公司的法律责任承担问题。

关于被诉侵权设计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问题。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判断外观设计是否构成相同或者近似,应基于普通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移动电源,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将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进行比对,两者整体形状相同,均为两端顶角为倒圆角的长柱体,长柱体表面被分成两部分,上部为薄型推盖,下部为白色壳体,薄型推盖可以向下滑动,内为一个USB接口和一个MicroUSB接口。两者仅在推盖设计处是否有“POWER”文字图案存在细微区别。相对于移动电源的整体形状而言,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的上述区别设计特征属于局部细微区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影响。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外观设计相近似,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关于顺晟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性质应当如何认定问题。唐高飞、唐雪指控顺晟公司实施制造、销售以及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关于制造侵权,赵某当庭确认其曾向顺晟公司提供过被诉侵权产品样品,结合QQ聊天记录、电话录音资料以及送货单等证据予以佐证,可以认定赵某向顺晟公司提供过被诉侵权产品的事实。但是根据送货单的记载,货品名称为“SC-020滑盖板 壳”,经当庭询问赵某,其确认向顺晟公司送货的是“板 壳”散装件,而非可以直接销售的成品。顺晟公司代理人也当庭确认赵某当时送了“板 壳”,但是有没有后续补充交付配件则不清楚。而唐高飞、唐雪通过两份公证书证明,唐高飞、唐雪从顺晟公司处公证购买到的产品为包装完好的移动电源成品,而非移动电源的散装件。结合顺晟公司在公证书中关于其具有生产移动电源能力的网页宣传,一审法院综合以上因素认定顺晟公司对移动电源的散装件进行了组装,组装为成品之后再进行销售,故唐高飞、唐雪指控顺晟公司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成立。关于销售侵权,唐高飞、唐雪以(2014)深南证字第21271号以及21272号公证书证明,本案被诉侵权产品系顺晟公司销售的事实,顺晟公司亦当庭确认其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故唐高飞、唐雪指控顺晟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成立。关于许诺销售侵权,顺晟公司在其经营的阿里巴巴网店中上传并展示了多张型号为“SC-020”的被诉侵权产品图片,其行为构成许诺销售侵权。

关于顺晟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能否成立问题。根据我国专利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合法来源抗辩成立的前提包括:一、为生产经营目的;二、行为人主观上没有过错;三、行为人实施的是使用、许诺销售和销售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的行为;四、行为人能够证明产品的合法来源。由于本案顺晟公司将移动电源的散装件进行组装从而形成一个可以直接销售的成品,该行为已经可以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制造行为,而制造行为是不能适用合法来源的免赔条款的,故顺晟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唐高飞、唐雪在本案的取证是否属于钓鱼取证问题。顺晟公司认为唐高飞与案外人赵某之间恶意串通,以钓鱼取证方式从顺晟公司处购得被诉侵权产品。但顺晟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唐高飞与赵某之间有主观上的意思联络,有客观上的串通取证行为,故对顺晟公司提出的钓鱼取证抗辩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顺晟公司的法律责任承担问题。顺晟公司认为其推广的是案外人赵某的产品,而赵某与专利权人唐高飞之间是合作伙伴关系,故其行为不构成侵权。但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人为唐高飞,而非赵某。唐高飞从未授权许可顺晟公司实施其专利权,也从未授权赵某许可顺晟公司实施其专利权,故顺晟公司在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处于有效保护期内,在未获得专利权人许可的情况下,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以及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犯了唐高飞、唐雪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依法应当承担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唐高飞、唐雪经济损失及相关合理费用的法律责任。由于唐高飞、唐雪未能举证证明顺晟公司有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专用生产模具,故对其要求销毁专用生产模具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至于赔偿数额问题,由于本案唐高飞、唐雪没有提供其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等证据,顺晟公司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又难于查清,且唐高飞、唐雪在开庭期间请求法院适用酌情判定原则,因此对于赔偿数额,一审法院将综合考虑涉案专利类别、顺晟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唐高飞、唐雪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而酌情确定。

综上,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第二款、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第七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顺晟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涉案专利名称为“移动电源(SPYZ-001)”、专利号为201330247141.X外观设计专利权产品的行为;二、顺晟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唐高飞、唐雪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人民币5万元;三、驳回唐高飞、唐雪的其他诉讼请求。顺晟公司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00元,由顺晟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公证处出具的(2014)深南证字第21271号《公证书》附图第十页第二张图显示:“SC-020”型号移动电源“起批量≥5PCS”,“成交\评价106PCS成交2条评价”,在“实际2600MA”、“实际2200MA”、“实际2000MA”后分别标注“49898PCS可售”。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唐高飞、唐雪是名称为“一种移动电源的外观设计专利”、专利号为ZL20133024××××.X外观设计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目前仍处于有效期,唐高飞、唐雪的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一审法院是否违反法定程序;顺晟公司是否是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者;顺晟公司主张的合法来源抗辩是否成立;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金额是否合理。

一、关于一审法院是否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

顺晟公司上诉认为一审法院未追加赵某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属程序违法。本院对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或者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人民法院认为可以合并审理并经当事人同意的,为共同诉讼。”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没有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参加诉讼。”因此,必要的共同诉讼的诉讼标的必须是同一法律关系,共同诉讼人对诉讼标的有共同的权利或者有共同的义务,各诉之间具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本案中,顺晟公司认为其向唐高飞、唐雪销售的产品系案外人赵某提供的,据此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赵某作为本案共同被告参加诉讼,顺晟公司所主张的法律关系显然与本案侵权法律关系并不是同一法律关系,赵某对本案的诉讼标的不存在共同的权利或者义务,因此赵某不属于本案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一审法院不予追加赵某作为共同被告参加本案诉讼,并无不当,顺晟公司认为一审法院程序违法,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顺晟公司是否实施了制造侵权行为,其主张的合法来源抗辩是否成立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和第二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的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

本案中,唐高飞、唐雪指控顺晟公司实施制造、销售以及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并提供(2014)深南证字第21271号以及第21272号公证书等证据来支持其主张。上述公证书证明,顺晟公司在其经营的阿里巴巴网店中上传并展示了多张型号为“SC-020”的产品图片,其外观与涉案专利的外观相近似,唐高飞、唐雪从顺晟公司上述网店中购买了三款共六件“SC-020”型号移动电源产品,所购买的产品的外观与涉案专利的外观也构成近似,顺晟公司亦于一审时当庭确认上述事实,因此,一审判决认定顺晟公司实施了许诺销售、销售的侵权行为,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本院予以维持。

上述公证书还证明,“1688.com”是“阿里巴巴打造的全球最大的采购批发平台”,顺晟公司在该平台开设了经营网店。该网点中显示了唐高飞、唐雪购买的上述产品的图片,图片旁边标注了顺晟公司的经营模式为“生产加工”,图片下方的“详细信息”处标注品牌为“宇派”,而“宇派”为顺晟公司的注册商标。顺晟公司网站中“公司档案”显示顺晟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开发、生产、销售移动电源、蓝牙音响电源等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移动电源等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国内贸易等”,经营模式为“生产厂家”、是否提供加工/定制为“是”、加工方式为OEM加工等内容。唐高飞、唐雪购买的产品的包装盒及产品本身均未注明产品的名称、型号以及制造商、销售商等信息,为三无产品。综合唐高飞、唐雪提供的上述证据,可以初步证明唐高飞、唐雪购买的产品是由顺晟公司制造。

顺晟公司反驳称其所销售的移动电源产品是由案外人赵某提供“板 壳”,顺晟公司只是配备数据线和电池,因此其所销售的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其不是该产品的制造者,并提供了电子邮件、QQ聊天记录、手机电话录音以及送货单等证据予以佐证,赵某在一审法院对其进行调查时,亦确认了上述证据的真实性。经查,上述电子邮件的主要内容为关于一项非本案诉争专利的权属问题以及双方的合作谈判事宜,与本案没有关联性;QQ聊天记录和手机电话录音虽然涉及SC020型号产品以及赵某与唐高飞之间存在合作关系的问题,但不是直接的证据;送货单显示的货物为“SC-020滑盖板 壳”样品,数量为六件。但是,顺晟公司在其经营的网店中明确标注了“SC-020”型号移动电源“起批量≥5PCS”,“成交\评价106PCS成交2条评价”,在“实际2600MA”、“实际2200MA”、“实际2000MA”后分别标注“49898PCS可售”,显然上述标注的已销售的数量和可销售数量远远大于送货单所载明的六件样品的数量,顺晟公司对此又不能进一步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综上,顺晟公司认为其所销售的移动电源产品是由案外人赵某提供“板 壳”的待证事实真伪不明,依据前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

三、关于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金额是否严重过高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涉案专利为外观设计专利;顺晟公司实施了制造、许诺销售、销售的侵权行为;顺晟公司在阿里巴巴“1688.com”网络平台开设网店销售产品,侵权规模较大;唐高飞、唐雪为制止顺晟公司侵权行为支付了必要的费用。一审法院在综合考虑上述各种因素后,在法定赔偿数额范围内酌情确定顺晟公司赔偿唐高飞、唐雪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顺晟公司认为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过高,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顺晟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上诉人深圳市顺晟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静

审判员 邓燕辉

审判员 郑 颖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张苏柳

书记员简紫君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