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力德高科有限公司东莞市爱图比自电子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03 22:0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民终669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深圳市力德高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宝民二路臣田工业区第27栋3、4楼。

法定代表人:王琪,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炎冰,广东普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东莞市爱图比自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常平镇上坑村工业路8号。

法定代表人:周冬霞,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宝松,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力德高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德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东莞市爱图比自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图比自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力德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改判驳回爱图比自公司主张力德公司赔偿损失及维权费用的诉讼请求;2.判令爱图比自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1.力德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在一审程序中因力德公司缺乏法律专业知识,未向商户索取购进被诉侵权产品的证据,无法提供合法来源抗辩的有关证据。2.力德公司仅在其经营的网站销售10个被诉侵权产品,总销售价格仅人民币127元,且该10个被诉侵权产品均为爱图比自公司为获取力德公司侵权证据所购买。在此之外,力德公司并未对第三人销售过被诉侵权产品,力德公司的行为未给爱图比自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力德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获利是明确的,在无法确定爱图比自公司实际损失的情况下,应按力德公司的销售获利确定赔偿数额。一审法院判决力德公司赔偿爱图比自公司人民币5万元,明显有失公允。二审庭审中,力德公司明确主张因无有效证据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故放弃合法来源抗辩。

爱图比自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力德公司的上诉请求。

爱图比自公司于2015年4月30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力德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等侵犯爱图比自公司专利权的侵权行为,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及制造侵权产品的专用模具;2.力德公司赔偿爱图比自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3.力德公司承担爱图比自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律师费人民币7000元、公证费人民币1849元、购买侵权产品所支出的费用人民币145元等合理费用,上述共计:88994元;4.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力德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权纯根于2013年2月27日就其设计的无线遥控器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外观设计专利,专利名称为“无线遥控器(ASHUTB)”,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于2013年7月17日授予权纯根ZL201330047937.0号外观设计专利权,并予以授权公告,权利人按期缴纳了专利年费。

2015年3月19日,权纯根将涉案专利ZL201330047937.0独占许可给爱图比自公司使用,许可期限为专利有效期内,许可费用人民币50万元。爱图比自公司向权纯根支付了许可费人民币50万元。

爱图比自公司提交ZL201330047937.0号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该报告完成日2015年12月7日,结论: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

爱图比自公司指控力德公司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犯其专利权。爱图比自公司提交一份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出具的(2015)粤莞东部第005105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2015年4月1日,爱图比自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遐林到东莞市东部公证处,使用公证处电脑对网页进行了公证,显示力德公司经营模式生产加工,加工方式OEM加工、来料代工加工、来样加工、OEM加工,厂房面积2500平方米,员工人数51-100人;厂家直销,诚招代理。“公司介绍”显示力德公司是专业生产加工的公司。“供应商信息”显示力德公司的经营模式是生产厂家,企业身份认证;产品销售的链接处显示侵权产品的图片、侵权产品名称“蓝牙遥控自拍器三星苹果安卓IOS系统手机通用”、“手机无线遥控蓝牙自拍神器自拍快门现货批发量”,采购量1000000个可售;还显示了侵权产品的外观、结构、正视图、功能、使用方法、产品介绍;并对力德公司的工厂进行了展示。收货信息显示收货人刘遐林,收货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常平镇*花园*号店铺**公司,联系方式188××××1859;卖家力德公司,产品名称“蓝牙遥控自拍器三星苹果安卓IOS系统手机通用蓝牙无线自拍器”,单价11.9元,数量10个,总金额127元。网页显示订单成功。

爱图比自公司提交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出具的(2015)粤莞东部第005106、005107号公证书,为收货公证,该公证书记载:收到力德公司的包裹,寄件人信息显示快递公司申通快递,快递单号568***7060,寄件单位力德公司,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栋;收件人信息显示收件人刘遐林,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常平镇*花园*号店铺**公司,联系电话;188××××1859;“订单详情”显示货名蓝牙遥控自拍器三星苹果安卓IOS系统手机通用蓝牙无线自拍神器,单价11.9元;数量10个;订单号1011780902310237,供应商力德公司。收到的包裹有10个被诉侵权产品。爱图比自公司以上述证据证明力德公司实施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行为。

力德公司确认其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事实,但坚持被诉侵权产品不是其制造的。力德公司称网站上有写生产是为了促进销售。

力德公司抗辩其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是在深圳华强北市场购买的,力德公司提交一张网络打印件,打印件显示蓝牙自拍器11.9元,总共销售了10个,被诉侵权产品从开始到爱图比自公司起诉侵权一共销售了10个。打印内容是打印前3个月,整个内容没有打印。爱图比自公司对力德公司的抗辩主张不予确认,认为网络打印件没有公证,而且是通过货品名称进行检索,检索的名称过长,其他信息并不能够完整检索。爱图比自公司坚持认为力德公司制造了被诉侵权产品。

一审当庭勘验公证购买的被诉侵权产品:打开公证封存外包装,内有10个被诉侵权产品蓝牙自拍器,分别有红色、黄色、蓝色、黑色、白色,每个颜色各2个,产品包装上没有厂家信息、也没有中文信息,也没有LOGO,被诉侵权产品上没有任何标注。

爱图比自公司ZL201330047937.0号“无线遥控器(ASHUTB)”外观设计有套件1、套件2两种设计方案,爱图比自公司在本案请求保护套件2,该外观设计由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俯视图、仰视图、立体图组成。

将被诉侵权产品与本案专利进行比对,1.被诉侵权产品的正面与本案专利的主视图,两者都是无线遥控器主体均呈椭圆形,椭圆四角处弧度大,椭圆内有两个圆形按键,两圆均为两层圆圈结构,大圆与小圆的面积比约为2倍,右边有个小凸出状开关,左上方有个小圆圈指示灯,下面有个类似梯形提手,梯形中部为空心梯形。故被诉侵权产品正面与专利的主视图相同。2.被诉侵权产品的背面与本案专利的后视图,两者主体均呈椭圆形,左边有个小凸出状开关,上方接近顶部有个圆圈,被类似开口圆形状结构包围,下部有梯形状提手,梯形中部呈空心梯形。故被诉侵权产品与专利后视图相同。3.被诉侵权产品的侧面与本案专利的左视图、右视图,两者的左视图均呈长条状,下方中部有一个长方形提手的侧面;左上方有一条曲形接合缝,中部有接合缝直线;右视图相同呈长条状,下方中部有一个长方形提手的侧面;右上方有一条曲形接合缝,主体中部有接合缝直线,位于主体中间位置有圆形开关在椭圆内。故被诉侵权产品侧面与专利左右视图相同。4.被诉侵权产品的上端、底部与本案专利的俯视图、仰视图,两者都是中部均呈条状,上方呈梯形接口,主体中部为直线接缝,右边有长方形凸出开关。所以,被诉侵权产品上端和底部与专利俯视图、仰视图均相同。力德公司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爱图比自公司专利有一处差异,被诉产品背面的上面圆形形状不一样,被诉侵权产品是一个平行的圆形,外观设计的后视图显示的是有一定的弧度的凹进去的圆形,其他部位是相同。比对结论,两者外观近似。

爱图比自公司诉讼请求向力德公司索赔人民币约9万元。爱图比自公司为本案已经支付合理开支,公证费用人民币1849元,购买被诉侵权产品费用人民币127元,上述维权费用不包含律师费,爱图比自公司没有提交律师费付款凭证。

以上事实,有爱图比自公司提交的专利证书、专利年费收款收据、专利权评价报告、公证书、被诉侵权产品实物,力德公司提交的网页打印件,庭审笔录及当事人的陈述等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系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爱图比自公司系ZL201330047937.0号“无线遥控器(ASHUTB)”外观设计专利的独占被许可人,该专利被授权后,专利权人按时缴纳了专利年费,该专利权依法应当予以保护。

关于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爱图比自公司专利保护的问题。第一,产品的类型。爱图比自公司专利保护的专利产品为无线遥控器,被诉侵权产品也是无线遥控器,两者为同类型产品。第二,将被诉侵权产品与本案专利的外观设计套件2比对,两者形状相同,主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俯视图、仰视图、立体图均相同。至于力德公司所称被诉侵权产品背面与专利产品后视图的圆形部分不同,该圆形的不同点,在被诉侵权产品打开电池盖的状态下是不存在的,但即使存在该不同点,也系局部的细微差异,并不影响产品外观的视觉效果。因此,被诉侵权产品外观设计与本案专利外观设计相同,落入爱图比自公司专利权保护范围。

关于力德公司提出的合法来源抗辩问题。力德公司提交的证据为一张网页打印件。一审法院认为,力德公司提交的证据并非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他人的证据,因此其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力德公司提交网页打印件欲证明其共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10个,但是,力德公司提交的证据不够全面,不能形成证据链,因此一审法院对力德公司的该抗辩主张不予采纳。

本案,爱图比自公司以公证购买形式向力德公司购买了本案被诉侵权产品,力德公司也确认其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据此,应当认定力德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事实。力德公司在互联网上公开宣传及推广被诉侵权产品,构成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事实。爱图比自公司主张力德公司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证据为力德公司在网站上的宣传,该宣传不真实,一审法院考虑被诉侵权产品包装及产品均没有力德公司的企业名称或者LOGO,不能直接认定力德公司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事实。据此,一审法院认为爱图比自公司证明力德公司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证据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爱图比自公司请求保护的专利权处于授权状态,应当受法律保护。被诉侵权产品外观与爱图比自公司专利的外观设计相同,力德公司销售、许诺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侵犯了爱图比自公司专利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问题。爱图比自公司主张力德公司赔偿人民币约9万元,爱图比自公司没有提交其因侵权所造成损失以及力德公司侵权获利的证据,爱图比自公司虽提交了许可使用费的证据,但是该许可使用费系针对制造行为,而力德公司系销售、许诺销售行为,因此不能参照许可使用费确定本案的赔偿额。一审法院适用法定赔偿,考虑力德公司销售、许诺销售侵权行为的性质,被诉侵权产品的价值,被诉侵权产品与爱图比自公司专利产品的差价甚大,力德公司在网站上的虚假宣传从而给爱图比自公司造成的损失,爱图比自公司维权费用等因素,确定力德公司赔偿爱图比自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万元。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力德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害爱图比自公司独占使用的ZL201330047937.0号“无线遥控器(ASHUTB)”专利权产品的行为;二、力德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爱图比自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万元;三、驳回爱图比自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24.85元,由力德公司承担。

经审理,一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期间,力德公司为证明其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情况,向本院提交了广东省深圳市深圳公证处出具的(2016)深证字第146329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力德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6年9月27日在公证处电脑上进行现场操作,对其在阿里巴巴网站经营的网店在2013-2-1至2015-4-2期间的销售订单情况进行了证据保全。爱图比自公司质证确认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无法核实相关网页截图文档的连续性,该份证据不能证明网络销售是力德公司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唯一渠道,力德公司应提供财务账册等证据证明其没有其他销售渠道。

本院依法进行审查,为核实力德公司主张事实的真实性向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发出《关于协助查询相关交易记录是否被修改过等信息的函》,要求该公司对上述《公证书》中涉案网站用户能否自行修改或删除其“已卖出的货品”中的订单信息,登录账号为“sz**k”的用户在2016年9月27日前有无对其“已卖出货品”中的订单信息进行过修改或删除,如有修改/删除,具体的修改/删除时间、内容等情况据实说明。杭州阿里巴巴广告有限公司于2017年5月19日向本院出具《复函》,称:“为保证卖家销售订单的准确性,目前卖家后台不支持订单删除功能。修改订单目前仅支持以下两种类型:1.修改价格。目前仅在该笔订单未付款的情况下,卖家可以修改该笔订单的价格。2.修改地址。目前仅在该笔订单未发货的情况下,卖家可以修改该笔订单的地址。”力德公司质证认为,杭州阿里巴巴广告有限公司出具的《复函》证明力德公司确实仅销售了10个被诉侵权产品且是销售给爱图比自公司,被诉行为未给爱图比自公司造成损失。爱图比自公司发表质证意见,认可《复函》的真实性,但认为《复函》中并未体现具体网址。

力德公司二审提交的网页证据经公证处公证保全,且杭州阿里巴巴广告有限公司也出具了《复函》,证明(2016)深证字第146329号《公证书》涉案网站用户无法自行对其销售订单进行删除或对已付款且发货的销售订单进行修改。故本院认为上述证据真实可信,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二审补充查明:1.爱图比自公司于2016年6月20日向一审法院递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申请将原诉讼请求第三项中“请求判令被告承担原告为购买侵权产品所支出的费用人民币145元等合理费用”变更为“请求判令被告承担原告为购买侵权产品所支出的费用人民币127元”。2016年6月22日爱图比自公司在一审庭审中作了同样的主张。

2.爱图比自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一份爱图比自公司(甲方)与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乙方)于2014年7月15日签订的《民事委托代理合同》。该合同第五条约定:“根据《广东省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经双方协商同意,甲方向乙方支付律师服务费按风险代理收费,甲方按照收到赔偿款的25%向乙方支付律师费……第六条乙方律师代理本合同项下业务,出差深圳市外(包括远郊区县)发生的交通费、食宿费及通讯费等所产生的费用,实报实销,由甲方承担。”此外,爱图比自公司还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两张发票,其中一张是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于2015年4月1日开具,开票项目包括公证费、工本费,金额分别为1700元、65元,合计1765元;另一张是由东莞市横沥华丽照相馆于2015年4月8日开具,开票项目为晒相,金额为84元。力德公司发表质证意见,对前述证据没有异议。

3.广东省深圳市深圳公证处出具的(2016)深证字第146329号《公证书》记载,力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琪于2016年9月27日在该处电脑上现场操作,在公证员、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进行了如下保全证据行为:在InternetExplorer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http://page.1688.com/html/**.html”网址进入该网站点击“登录”,输入账号、密码点击“登录”后进入“我的阿里”……在“已卖出的货品”页面点击“三个月前订单”,将“成交时间”设置为“2013-2-1至2015-4-2,23时”,点击“搜索”后对上述查询的成交记录进行截屏存档。在该时段的成交记录中,仅有一条关于本案被诉侵权产品的交易记录,即2015年4月1日力德公司以127元(含运费)销售10个被诉侵权产品,该订单金额、产品、卖家及收货人等信息均与爱图比自公司公证购买被诉侵权产品的交易信息吻合。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爱图比自公司是名称为“无线遥控器(ASHUTB)”、专利号为ZL201330047937.0的外观设计专利的独占实施被许可人,该专利目前仍处于合法有效状态,爱图比自公司的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一审法院未支持爱图比自公司关于力德公司制造侵权的主张,当事人对此均未上诉。综合力德公司的上诉理由和请求,爱图比自公司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在法律明确规定了赔偿计算方式适用先后顺序的情况下,只有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也无法参照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时,才适用法定赔偿。本案,爱图比自公司请求赔偿经济损失8万元及合理维权费用,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或力德公司的获利,而力德公司抗辩认为爱图比自公司请求赔偿数额过高,为此提供了反驳证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力德公司提交了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实际数量和金额的有效反驳证据,足以证明力德公司的实际获利远少于爱图比自公司请求赔偿的数额,也低于法定赔偿的最低数额1万元。爱图比自公司虽认为力德公司还可能存在除公证网站以外的销售渠道,但未予举证证明,也未提供任何初步证据,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关于合理维权费用,爱图比自公司为保全证据支付了公证费用1765元,晒相费用84元,购买费127元,但未提供律师费、差旅费的付款凭证,因爱图比自公司与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已签订《民事委托代理合同》,因纠纷确实会产生律师费、差旅费支出,这类开支的合理数额部分本院予以考虑。综上,本院根据现有证据查明的侵权获利实际情况,以及有证据证明的爱图比自公司实际支出的合理维权费用,确定力德公司向爱图比自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3476元。

综上所述,力德公司关于一审判赔数额过高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认定部分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变更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知民初字第82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深圳市力德高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东莞市爱图比自电子有限公司经济损失3476元;

四、驳回东莞市爱图比自电子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用人民币1050元,由深圳市力德高科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静

审判员 邓燕辉

审判员 郑 颖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李婵娟

书记员梁淑娴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