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03 21:52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民申20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西路16号1号楼五层。

法定代表人:蒋迎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明,河南国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一路飞亚达大厦5-10楼。

法定代表人:马化腾,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哲,该公司员工。

再审申请人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利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公司)著作权权属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47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保利公司申请再审称:1.一审法院认定保利公司、北京中天润影视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润公司)及云南电视台为涉案电视剧《居家男人》的共同著作权人,应当追加云南电视台为第三人或者原告参与诉讼。但一审法院并未追加云南电视台就对本案直接裁判。2.腾讯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六份证据包括中录授权书、《发行许可证》、云南电视台授权书、中天润公司授权书、浙江盛天授权书、网通授权书均是复印件,根据法律规定,复印件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3.即使上述六份证据腾讯公司可以提供原件,《居家男人》系合作作品,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权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中天润公司单独出具授权书也是无效的,根据著作权法第二十七条许可使用合同和转让合同中著作权人未明确许可、转让的权利,未经著作权人同意,另一方当事人不得行使。浙江盛天取得的授权没有转授权的权利,因此浙江盛天授权网通公司的授权书也是无效的。4.腾讯公司提供的授权书均是复印件,并且授权书的内容不能产生授权的效力,授权的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可以看出腾讯公司具有明显的过错,明知是违法的授权,为降低运营成本,依旧采购上线。5.保利公司提交新证据证明云南电视台否认将《居家男人》授权给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事实。综上,原二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法律适用不当,故请求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4768号民事判决,改判:1.腾讯公司停止对电视剧《居家男人》的侵权行为;2.腾讯公司在其网站首页与《中国电视报》做出道歉公告;3.腾讯公司赔偿保利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3万元;4.腾讯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腾讯公司辩称,1.保利公司提交的(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3号判决书在本案一审判决作出前就已作出,不属于新证据,且无法确认该判决是否生效,该判决对权利归属等事实的认定与本案没有任何冲突,无法证明保利公司的主张。2.腾讯公司已提交了关于涉案作品《居家男人》从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取得授权的授权合同原件予以核对,并对作品的权利链条进行了合理的审查,并提交了所有复印件,腾讯公司并非前述文件的当事人,没有能力提供原件。腾讯公司已履行了最大程度的举证义务,而保利公司并未提出任何实质性的反驳证据。本案并无追加云南电视台参加本案诉讼的必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保利公司的再审申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保利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3号民事判决书。腾讯公司在其书面答辩意见中一并发表了质证意见。本院认证认为,该份判决早于本案一审判决作出时间,保利公司作为该案当事人在本案申请再审阶段提交该份证据属逾期提交,该份判决内容亦无法证明保利公司关于云南电视台否认将《居家男人》授权给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事实主张,该份证据不予采信,亦无证明力。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著作权权属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根据保利公司的申请再审请求、事实及理由以及腾讯公司的答辩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本案有无必要追加云南电视台为本案原告或者第三人;腾讯公司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涉案作品《居家男人》是否有合法有效授权,应否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一、关于本案有无必要追加云南电视台为本案原告或者第三人的问题

根据云南电视台节目中心与中天润公司签订的《联合拍摄电视剧合同》及云南电视台出具的《授权书》,可以确认中天润公司行使涉案作品《居家男人》著作权时无需经作品共同著作权人云南电视台的同意。保利公司未就云南电视台将涉案作品《居家男人》的全球版权永久授予中天润公司这一事实提供有效反证,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没有追加云南电视台为本案原告或者第三人参加诉讼的必要,并无不当。保利公司关于本案应追加云南电视台为第三人或原告参加诉讼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腾讯公司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涉案作品《居家男人》是否有合法有效授权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规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权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是所得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作者。根据云剧审字(2003)第8号《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涉案作品《居家男人》的制作单位为云南电视台,合作单位为中天润公司;云南电视台将涉案作品《居家男人》全球版权永久授予中天润公司;中天润公司将涉案作品在中国大陆的永久版权授权给浙江盛天影视文化发行有限公司;浙江盛天影视文化发行有限公司将涉案作品《居家男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给网通宽带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网通宽带网络有限责任公司有转授权的权利;网通宽带网络有限责任公司将涉案作品《居家男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给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有转授权的权利;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涉案作品《居家男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权给腾讯公司。腾讯公司向法院提供了其与北京中录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授权合同原件,并提交了上述其他公司之间就涉案作品的授权合同的复印件,前述证据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腾讯公司在被诉侵权期间已合法取得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利公司关于腾讯公司提供的授权文件复印件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主张于法无据。保利公司虽是涉案作品的共同著作权人,中天润公司已经注销,即便在中天润公司就涉案作品对浙江盛天影视文化发行有限公司进行授权时未与保利公司达成一致,保利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有正当理由可以阻止中天润公司作为涉案作品共同著作权人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一、二审法院认定腾讯公司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涉案作品有合法有效授权不构成侵权,保利公司的诉讼请求不成立,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保利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二)、(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王 静

审判员 邓燕辉

审判员 郑 颖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日

法官助理李婵娟

书记员黄凤

梁淑娴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