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欧恩半导体照明有限公司广州市欧登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2021-06-03 21:23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粤民终296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欧恩半导体照明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新和工业南区15号第三层。

法定代表人:郑长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瑛,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欧登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钟村街钟一村新六亩路136号。

法定代表人:姜琪,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红海,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欧恩半导体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市欧登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登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53004××××.6)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初1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欧恩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欧恩公司未侵犯欧登公司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2.判令欧登公司承担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如下:一、欧恩公司的产品外观与欧登公司的外观专利存在明显不同。二、欧登公司的外观专利是现有产品的简单组合。三、欧登公司的产品是现有设计,而不仅仅是现有设计的组合。四、一审法院认定欧恩公司仅仅存在销售行为,从而判决欧恩公司赔偿8万元给欧登公司,该赔偿额过高。

欧登公司答辩称,欧登公司历史上存在两种完全不同的产品编码规则;OLA2-2编码的产品在不同历史时期代表的产品形状、结构、外形完全不同;2015和2016年度的欧登公司宣传册在封面有年度阿拉伯数字,2014年度及之前的宣传册上无任何印刷时间;2014年度及之前的宣传册上的OLA2-2指代的产品是不可折叠的;欧恩公司提交的乔锋公司的证据没有显示/记载了外观设计的图片、照片及所购警示灯是“折叠”的;在本案专利申请日之前,欧登公司没有生产、销售与本案外观设计相同或类似的报警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欧恩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欧登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欧恩公司:1.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专利号为ZL20153004××××.6、名称为“设备警示灯”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指示灯产品;2.立即销毁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并销毁全部库存的侵权产品;3.赔偿欧登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4.赔偿欧登公司公证费、律师费、购买侵权产品的费用等合理开支合计人民币2万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欧登公司请求保护的外观设计专利

欧登公司于2015年2月11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名称为“设备警示灯”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于2015年7月29日获得授权公告,申请号为201530040819.6,专利年费已按期缴纳。

2015年12月3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结论是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在该检索报告中,申请号为200930388966.7(授权公告号:CN30157897S)外观设计专利被用于现有设计对比设计,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200930388966.7外观设计专利与欧登公司请求保护的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存在明显区别。

2017年3月3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第3187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维持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在该无效程序中,欧恩公司亦将其本案证据l即欧登公司2013年产品宣传册、证据2即(2016)深证字第169590号公证书提交,在无效宣告案件中,被分别列为欧恩公司证据3、证据4。专利复审委合议组认为,证据3是没有刊号、印刷时间、印刷单位等信息的产品宣传册,不属于正规出版物,欧登公司不认可曾发行过该宣传册;证据4是对欧登公司官网上的新闻稿所进行的公证,欧恩公司主张依据证据4的新闻稿图片中桌上有一摞宣传册,新闻稿图片展台墙上贴有“企业简介”和“合作伙伴”的内容与证据3宣传册内页中的对应内容一致,从而推定新闻图片中的宣传册即是证据3的宣传册。合议组认为,新闻稿中桌面上的宣传册仅仅显示了封面,并且所述封面也不清晰,墙上的“企业简介”和“合作伙伴”布景内容也不够清晰,亦无法确认其与证据3宣传册中显示的内容完全一致;即便新闻稿图片中的宣传册封面与证据3的封面对应一致、墙上的“企业简介”和“合作伙伴”布景内容也一致,同样也不能确定新闻稿图片中的宣传册内容与证据3宣传册内容完全一致,二者不存在唯一对应关系。证据4与证据3之间不存在唯一确定的关联性,不能用来证明证据3的公开时间,因此,在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证据3中所示的内容不能作为本案专利的现有设计,不能用于评价本案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另外,在该无效审查程序中,专利复审委合议组还认为,200930388966.7号外观设计专利与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相比较,二者的主要相同点在于产品整体分为灯体和底座,灯体上部的形状基本相同;两者的主要区别点在于底座设计不同,200930388966.7号外观设计专利底座为一较薄的圆柱体,边缘安装孔有四个,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的底座分为两层,上层直径较小较厚,下层直径较大较薄,且底座侧壁开有“U”形槽,边缘安装孔为三个。

二、欧登公司所指控欧恩公司实施的侵权行为

2015年11月16日,欧登公司的代理人陈巍巍、深圳市深圳公证处公证员、公证人员来到深圳市福田区××路××大厦××楼,深圳公证处公证员、公证人员对陈巍巍收取邮包的过程进行监督,封存了相关产品及票据等,并出具了(2015)深证字第185447号公证书。

当庭拆开深圳公证处所封存被诉产品及文件袋,文件袋内有优速快递单、ONN成品出货检验报告、ONN销售送货单各一张。优速快递单单号为661373339185,寄件公司为欧恩照明;ONN销售送货单盖有欧恩公司出货专用章。

欧恩公司对公证过程及事实不持异议。

三、被诉产品与欧登公司请求保护外观设计专利的比较

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包括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俯视图、仰视图、立体图、使用状态参考图。简要说明记载,外观设计名称为“设备警示灯”,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整体形状及其中间连接部位可以90度角转弯,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者照片为立体图。专利主视图包括两部分,即灯体和灯座部分,灯体接近棒球球棒的形状,灯体上半部除顶盖外透明,可见内部柱状结构和其上竖直排列的若干列灯珠,底座为两层圆柱体,上层直径大于灯体底部直径,较厚,正面侧壁开有“U”形槽,灯体底部插入底座,底座下层直径大于上层直径,较薄;本案专利后视图与主视图基本一致,仅底座的U形缺口看不见;左视图和右视图与后视图一致;俯视图呈两个同心圆设计,最外层的圆为灯体的轮廓,里层的圆为报警蜂鸣器的装置;仰视图也为同心圆,大圆为底座的轮廓,中间的小圆为灯座的连接部的轮廓线;立体图显示灯体可以围绕着灯座做90度的旋转,并停留在任意角度位置,底座的U形缺口下方有文字。

将被诉产品与专利外观进行比较,从俯视图角度观察,被诉产品蜂鸣器的圆圈略小于专利;从仰视图角度观察,被诉产品底座上有4个安装孔,专利有3个安装孔,被诉产品底座中间是一个较大直径的圆形,中间有一圆孔,该圆孔安设有一带锁形形状的配件,专利3个安装孔中间是一个较小直径的圆孔。从整体来看,被诉产品整体显得更加纤细,专利整体显得相对短粗。二者其余外观基本一致。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二者外观近似。

四、关于欧恩公司的抗辩

欧恩公司辩称欧登公司请求保护的外观设计专利系200930388966.7号外观设计产品棒球形状与欧登公司在请求保护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之前已经公开的“90度折叠底盘”的简单组合。欧恩公司还提出,被诉产品系实施现有设计。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首先,欧恩公司所提交证据不能证明欧恩公司所称“欧登公司2013年产品宣传册”系由欧登公司印制并在欧登公司请求保护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前即已公开;其次,国家知识产权局所作第3187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已经明确欧登公司请求保护的外观设计专利与200930388966.7号外观设计专利存在明显区别,并在此基础上维持201530040819.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第三,欧恩公司所提交“欧登公司2015、2016年产品宣传册”来源以及印制、公开时间均无法查清,2016年产品宣传册明显晚于专利申请时间。欧恩公司所提交证据均不能作为现有设计有效抗辩证据,欧恩公司的该项抗辩理由不成立。

五、其他

欧登公司为本案维权支出律师费人民币15000元。

以上事实,有专利证书、专利权评价报告、公证书、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被诉产品实物、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属于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判断被诉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应以普通消费者的一般注意力来观察,将被诉侵权产品与专利图片中的产品外观设计进行比较,通过整体观察,作出两者是否相同或相近似的综合判断。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欧登公司ZL20153004××××.6号外观设计专利处于合法有效状态,依法应受保护。欧恩公司所销售的被诉产品与欧登公司专利产品种类相同,均系设备警示灯,将被诉产品与欧登公司专利图片进行比对,两者外观近似,被诉产品落入欧登公司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欧恩公司未经许可销售与欧登公司专利外观近似的产品,其行为构成对欧登公司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害。欧恩公司辩解被诉产品系实施现有设计,与法院查明事实不符,不予采信。欧登公司请求判令欧恩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专利号为ZL20153004××××.6、名称为“设备警示灯”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指示灯产品,予以支持。欧登公司指控欧恩公司制造、许诺销售被诉产品,但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对该指控不予采信。欧登公司还请求判令欧恩公司立即销毁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并销毁全部库存的侵权产品,但未提交证据证明欧恩公司确有制造侵权产品的专用模具及库存侵权产品,对欧登公司的该项请求亦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问题,欧登公司及欧恩公司均末提供“因欧恩公司侵权致欧登公司受损或欧恩公司因侵权获利数额”的确切证据,一审法院考虑欧登公司请求保护的本案专利为外观设计专利,欧恩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为销售侵权,同时,考虑欧登公司为取证、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公证费、律师费等费用,一审法院酌情确定欧恩公司赔偿欧登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80000元。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欧恩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欧登公司ZL20153004××××.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二、欧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欧登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人民币共计80000元;三、驳回欧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欧恩公司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00元,由欧恩公司负担。

二审期间,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8年3月20日作出第3528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ZL20153004××××.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全部无效。欧登公司质证认为,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是以销售在先、申请在后为由宣告涉案专利权无效的,其关键证据存在重大瑕疵,因此其作出的无效决定不应被采信。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宣告无效的专利权视为自始即不存在。因此对专利权的保护,应以专利权的有效存在为前提和基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规定:“权利人在专利侵权诉讼中主张的权利要求被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无效的,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驳回权利人基于该无效权利要求的起诉。有证据证明宣告上述权利要求无效的决定被生效的行政判决撤销的,权利人可以另行起诉。”因本案专利权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全部无效,因此应裁定驳回欧登公司的起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初124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广州市欧登照明科技有限公司的起诉。

广州市欧登照明科技有限公司预交的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00元,由一审法院予以退回;深圳市欧恩半导体照明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800元,由本院予以退回。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王 静

审判员 郑 颖

审判员 邓燕辉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张苏柳

书记员简紫君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