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易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易联科电子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03 20:47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民终31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易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前进二路臣田社区4号楼丰恒苑1单元四层B3-1室(办公场所)。

法定代表人:曾素莲,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林,上海段和段(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易联科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华新区大浪街道石凹第二工业区A1栋。

法定代表人:陈敏毅,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信平,北京金诚同达(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易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易联科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联科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163000××××.2)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初8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易城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2017)粤03民初876号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不侵权,一审判决赔偿额过高,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并改判减少赔偿额;2.由易联科公司承担一、二审的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易联科公司专利权评价报告第5页第二自然段显示“本专利与现有设计虽然在整体的布局和形状上较为相近,但在具体部位的设计各异,如车轮、产品表面装饰结构、指示灯装饰细节等,其设计空间较大,产品整体结构设计明显不同”。本案中易城公司的产品在轮毂形状和花纹与涉案专利存在明显不同,对一般消费者而言也是最容易观测的部位,结合上述评价报告的陈述可知,易城公司的产品并没有落入易联科公司专利的保护范围,不构成侵权。二、一审法院判决易城公司赔偿金额过高。1.易城公司是贸易商,易城公司从事网络销售,整个销售过程,易城公司始终扮演的是一个贸易商,从中赚取低额的利润,未曾想过要侵犯易联科公司的专利权,且易城公司知道该产品涉嫌侵权后,立即停止销售该款产品,主动关闭相关产品的链接。2.涉案产品具有合法来源。涉案产品是由深圳市鸿科金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科公司)提供的,易城公司通过电话和QQ与鸿科公司的人员进行联系,于2016年11月7日签订了订货合同,鸿科公司也出具了收据,因此涉案产品具有合法来源,要追究责任也是由鸿科公司承担。3.涉案专利申请日是2016年1月11日,授权公告日是2016年6月1日,本案中公证购买侵权产品日期是2016年11月14日,整个产品上市就只有19天的时间,易城公司仅在阿里巴巴平台上销售给了易联科公司2台,根本就没有销售规模和获取销售利润,无法承担巨额索赔。因此,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支持易城公司所有的上诉请求。

易联科公司答辩称,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本案专利的保护范围,构成侵权,一审判决的赔偿金额合理,易城公司上诉称被诉侵权产品系从第三方订购,但没有提供发票及其他证明,该抗辩主张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不足以采信。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易城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易联科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易城公司:1.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和销售侵害易联科公司ZL20163000××××.2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2.赔偿易联科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整;3.赔偿易联科公司为制止易城公司侵权所支出的调查费、律师费、公证费和购买侵权物品等合理费用共计34785元;4.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事实:

一、易联科公司在本案主张的专利权的法律状况

2016年1月11日,易联科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一种名称为“两轮平衡车”的外观设计专利,于同年6月1日获得授权并公告,专利号ZL20163000××××.2,专利权人为易联科公司。该专利最近一次缴纳年费时间为2016年12月30日。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记载,结论为“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

二、易联科公司指控易城公司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易联科公司专利权产品的事实

重庆市××南公证处出具的(2016)渝潼证字第2293号公证书证明,2016年11月14日,在公证员高某、公证员助理周力的监督下,易联科公司委托代理人黄玉兰在重庆市××南公证处电脑上点击浏览器,在地址栏中输入www.1688.com后进入1688网首页。点击页面“我的阿里”项目下的“已买到货品”,得到附件第2页。点击页面订单号“2700244856137416”所对应的“订单详情”,得到附件第3页,显示卖家为“深圳市易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会员登录名为“ecity5”,货品为“厂家直销豪华8.5寸大轮胎电动平衡车悍马款电动越野双两轮思维车”,单价为每台1350元,数量两台,运费85元,实付款2785元。点击页面“物流信息”显示相应页面,显示运单号518222659110,物流公司为优速快递。附件第4-11页均展示了被诉侵权产品的图片。附件第4页显示:“工厂批发直销OEMODM扭扭车,平衡车。现在公司主做6.5寸(带遥控带蓝牙可选择)8寸(带篮牙)和10寸平衡车,欢迎各大外贸公司看厂生产批发。”点击页面“进入企业网站”鼠标滑动至页面“供应产品”项下的“查看所有分类”。点击页面进入“公司档案”,点击页面“进入黄页”。附件第12-13页显示:员工人数51-100人、研发部门人数5-10人、厂房面积3000平方米、月产量100000台、年营业额2001万元-3000万元、年出口额1001万元-2000万元。附件第14页显示了易联科公司代理人黄玉兰登陆“阿里旺旺”使用“霓裳幺幺”用户名与“ecity5”的对话,其间“ecity5”告知“霓裳幺幺”:“速尔快递880238951770”,易联科公司当庭解释意为告知其物流公司及运单号已改为速尔快递880238951770。

重庆市××南公证处出具的(2016)渝潼证字第2298号公证书证明,2016年11月14日,公证员高某、公证员助理周力对易联科公司委托代理人黄玉兰在重庆市××南区林街道办事处巴渝大道348号门市收取顺丰快递包裹的过程进行了公证保全,黄玉兰收取了快递单号分别为880238951770,5058332249(A)的两件邮包,公证处对快递单号为880238951770的包裹内的物品进行拍照后予以封存。

易联科公司当庭提交了前述公证保全产品实物,在公证处的封条下可见速尔快递的快递单,其上显示物流单号为880238951770。封存箱内有一台黑色平衡车产品、一电源适配器以及英文用户手册,平衡车产品车身、配件及用户手册上均未见生产来源标注。该平衡车产品没有专用包装箱。易联科公司当庭指控前述公证保全的平衡车产品侵害其案涉专利权。易联科公司主张上述证据能够证实易城公司有销售及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易城公司对此予以确认。

对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如下:

一、本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诉外观设计与涉案授权设计的异同点

本案外观设计专利包括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俯视图、仰视图、立体图1及立体图2。从主视图看,专利产品左右两半部分呈轴对称。两端各为一个车轮,轮子表面带有花纹;轮子的中间上部有一梯形挡板,挡板宽度略短于轮子宽度的一半;挡板与酒瓶状的踏板相连。踏板靠近车轮的部分近似矩形,该矩形由三层框线形成,框内为斜放的十字;踏板靠近中间部分的图形依次排列如下:两个分别位于矩形两端的圆点、三个由大到小依次排列的“”)、三个一字排列的小圆点。从后视图看,专利产品踏板背面左右分别有三个近似矩形的装饰条,中间的略大,两边的略小,踏板上端左右各有一个柳叶状装饰。从左视图看,专利产品的车轮由轮轴向外伸出六根轮毂,轮子表面带有花纹。从俯视图看,专利产品踏板侧面有一条装饰线,装饰线上方可见踏板背部的装饰长条、按钮,装饰线下方可见踏板中心位置有两个底部相向的三角形。两侧挡板覆盖车轮的一半。从仰视图看,专利产品踏板侧面有一条装饰线,装饰线下方可见踏板背部的装饰长条、柳叶状装饰。

被诉侵权产品为两轮平衡车,平衡车左右两端为表面带有花纹的轮胎及酒瓶状的踏板,在轮胎与踏板中间间隔有一挡板。易联科公司认为被诉产品设计与涉案授权设计构成相同,易城公司认为二者构成近似。经一审法院当庭比对,涉案专利外观设计与被诉外观设计均呈轴对称,二者的不同点仅在于:1.授权外观设计与被诉设计轮胎表面中部的花纹形状有细微差别;2.授权设计俯视图中轴线两旁可见对称的小三角形指示灯,而被诉设计将该装置设置于踏板仰视角度的中轴线两旁。

二、易联科公司指控易城公司制造侵犯易联科公司专利权产品的事实及易城公司的抗辩情况

易联科公司指出(2016)渝潼证字第2293号公证书附件第12-13页所显示的易城公司“公司档案”中“员工人数”、“研发部门人数”、“厂房面积”、“月产量”及“年营业额、出口额”等信息,可以证实易城公司有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易城公司对此予以否认,其述称前述网上的宣传内容并不属实。易城公司提交其营业执照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投资兴办实业(具体项目另行申报);电子产品、数码产品、家居用品、美容美发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服装、婚纱礼服的设计及销售;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服装、婚纱礼服的生产加工。易城公司在本案中还主张了被诉产品的合法来源抗辩,对此,易城公司提交了加盖“深圳市鸿科金创科技有限公司”公章的《平衡车合同》以及《收款收据》,该两份证据日期显示均为2016年11月7日。易城公司当庭述称,《平衡车合同》系其去鸿科公司工厂看样时现场签订,当时该司无现货,后于当晚或第二天通过快递邮寄,且该司出售的产品就是无包装的产品。易城公司还述称,合同中第2款约定“产品细节图片如下所示”为空白的原因系内容过多,鸿科公司会通过邮件和QQ向其发送,故未在合同中附上图片;《收款收据》系随产品由快递送货,产品货款由快递人员代收后交给鸿科公司。此外,易城公司还提交了ZL201630376123.5号外观设计专利公告文本及专利视图打印件,易城公司述称前述其购买的平衡车产品实际上来自于该专利的专利权人江苏拓驰新能源动力科技有限公司,鸿科公司系江苏拓驰新能源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的代理商,但易城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两公司之间的关系。易联科公司当庭提交了其自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的鸿科公司主体登记及备案信息,显示该司2009年度已年检,现状态为“该企业已吊销”。

三、赔偿费用计算标准

关于维权支出,易联科公司为证实其诉请赔偿的公证费,提交了总额为2000元的公证费发票两张。此外,易联科公司还主张易城公司赔偿其购买被诉产品的2785元。易联科公司就其诉请易城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10万元没有提供计算依据,请求法院酌情确定赔偿数额。易城公司当庭提交了其述称于2017年6月打印自阿里巴巴卖家中心的“三个月前订单”销售记录,以此证明其销售被诉产品的数量仅有两台。

一审法院认为,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ZL20163000××××.2号“两轮平衡车”外观设计专利权依法获得,并按时缴纳了专利年费,处于授权状态,因此该专利权依法受到法律保护。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涉案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易联科公司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易城公司合法来源抗辩能否成立;三、被诉产品是否由易城公司制造;四、如果易城公司侵权成立,应当如何承担侵权责任。

关于焦点问题一,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本案被诉侵权的“厂家直销豪华8.5寸大轮胎电动平衡车悍马款电动越野双两轮思维车”与易联科公司专利产品属于同类产品,该类产品在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应为产品的整体形状。将被诉产品外观设计与易联科公司专利外观设计进行比对,两者均由呈轴对称的酒瓶状踏板、左右两端的挡板以及表面带有花纹的轮胎组成,且两者在踏板上的条纹、挡板形状以及轮胎的花纹等方面的设计基本一致。经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两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被诉产品外观设计与易联科公司的专利外观设计近似,落入易联科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关于焦点问题二,易城公司对于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侵权产品的事实不持异议,但否认制造了该产品且主张合法来源抗辩。为此,一审法院认为,虽然易城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加盖了“深圳市鸿科金创科技有限公司”公章,由于缺少付款凭证及发票,易城公司提交的《平衡车合同》是否实际履行无法证实,且“深圳市鸿科金创科技有限公司”曾于2009年年检后已被吊销营业执照,该司是否正常开展经营亦存疑。更为重要的是,一方面,由于《平衡车合同》本应附所交易产品的图片处为空白,易城公司也未提交其他证据证实合同项下货物的外观,另一方面,易城公司销售给易联科公司的平衡车产品无专用包装箱且未标注生产来源,因此,无法确定该合同项下货物与涉案被诉产品之间的关系。就易城公司所提交的ZL201630376123.5号专利公告文件而言,虽然其中附有专利视图,但由于易城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其所主张的货物出售方系该专利权人的代理商,因此该证据材料与本案的关联性亦无法证实。综上,易城公司前述有关合法来源抗辩的证据之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法确认,易城公司对此主张依据不足,一审法院对其合法来源抗辩依法不予采纳。

关于焦点问题三,对于易联科公司主张被诉产品系由易城公司制造的问题,综合以下涉案事实,一审法院认为:首先,被诉产品并未标注与易城公司有关的生产来源信息;其次,易城公司工商登记信息也未包括制造涉案产品的经营范围;第三,易联科公司亦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易城公司实际具有制造被诉产品的能力。鉴于现实中确有阿里巴巴网店经营者为招揽生意而作出其系“生产厂家”、其经营模式系“生产加工”等与其工商登记信息不实宣传的现象,易联科公司仅以易城公司网页相关内容为由主张本案被诉产品系由该司制造依据不足。故对于易联科公司有关易城公司构成制造侵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最后一个争议焦点,一审法院认为,易城公司未经专利权人易联科公司的许可,许诺销售、销售侵犯易联科公司专利权的产品且未提供合法来源,应当依法承担相关侵权责任。易联科公司请求法院判令易城公司停止销售及许诺销售侵权、赔偿易联科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的主张,理由正当且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关于易城公司应当承担的赔偿数额,对于经济损失部分,易联科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因侵权遭受的损失或者易城公司因侵权获得的全部利益数额,其在庭审时请求一审法院适用酌情判定原则。对于易城公司有关其仅销售两台被诉产品的主张,鉴于其仅提交了其自行打印的网页,该材料真实性法院无法确认。退一步而言,即使易城公司在通过阿里巴巴网站在2017年3月之前仅销售了两台被诉产品,亦无法证实其就是被诉产品的总销售量。故对于易城公司前述主张,不予采纳。综上,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易联科公司专利类别、易城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以及易联科公司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易城公司的赔偿数额为4万元。易联科公司公证取证及购买被诉产品的费用共计1350 85 2000=3435元系维权合理开支,予以全额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易城公司立即停止许诺销售、销售方式侵害易联科公司ZL20163000××××.2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二、易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易联科公司经济损失共计4万元;三、易城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易联科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3435元;四、驳回易联科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2995.7元,由易城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易联科公司是名称为“两轮平衡车”、专利号为ZL20163000××××.2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本专利目前处于有效状态,易联科公司的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了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易城公司主张的合法来源抗辩是否成立;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明显过高。

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了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对于主要由技术功能决定的设计特征以及对整体视觉效果不产生影响的产品的材料、内部结构等特征,应当不予考虑。下列情形,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一)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相对于其他部位;(二)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授权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两者相同;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近似。”

本案中,将被诉侵权设计与易联科公司的本案授权外观设计进行比对,两者均由呈轴对称的酒瓶状踏板、左右两端的挡板以及表面带有花纹的轮胎组成,且两者在踏板上的条纹、挡板形状以及轮胎的花纹等方面的设计基本一致。两者的不同点仅在于:1.授权外观设计与被诉侵权设计轮胎表面中部的花纹形状有细微差别;2.授权外观设计俯视图中轴线两旁可见对称的小三角形指示灯,而被诉侵权设计将该装置设置于踏板仰视角的中轴线两旁。经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两者的上述差别属于细微差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不产生实质性影响,一审判决据此认定被诉侵权设计与易联科公司授权外观设计近似,被诉侵权产品落入了易联科公司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易城公司上诉认为被诉侵权产品没有落入本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易城公司主张的合法来源抗辩是否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根据该条款,合法来源抗辩成立应同时满足以下条件:1.被诉侵权行为限于为生产经营目的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包括制造行为;2.被诉侵权人主观上不知道产品侵权;3.有证据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有来源,且来源合法。

易城公司主张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鸿科公司,为此提交了盖有鸿科公司印章的《平衡车合同》和《收款收据》来支持其主张。但是,第一,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的鸿科公司主体登记及备案信息的结果显示该公司现状态为“该企业已吊销”,因此该公司是否正常开展对外经营活动存疑。第二,《平衡车合同》第2款约定“产品细节图片如下所示”,但实际上该处为空白,因此无法判断该合同项下所交易产品的真实外观。第三,易城公司没有提供上述《平衡车合同》相对应的付款凭证及发票,该《平衡车合同》是否已经实际履行无法证实。第四,易城公司销售给易联科公司的平衡车产品无专用包装箱且未标注生产来源,因此无法确定该合同项下的货物与被诉侵权产品之间的关系。综上,易城公司有关合法来源抗辩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法确认,不能证明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一审判决认定易城公司合法来源抗辩不成立,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三、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明显过高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根据权利人的请求以及具体案情,可以将权利人因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计算在赔偿数额范围之内。”本案中,易联科公司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以及易城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也没有专利许可使用费可以参照,因此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本案专利的类型、易城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等因素,酌定易城公司赔偿易联科公司经济损失4万元以及易联科公司为制止易城公司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购买侵权产品的费用和公证费共计3435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易城公司上诉认为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明显过高,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易城公司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上诉人深圳市易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上诉人深圳市易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向本院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2995.70元,本院退回其2195.7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静

审判员 邓燕辉

审判员 郑 颖

二〇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张苏柳

书记员简紫君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