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卢军生欧倚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3 09:22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3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卢军生,男,1973年6月1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官秋明,韶关市武江区惠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欧倚君,女,1977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曾武军,男,1974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丘志新,男,1987年10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邹新有,男,1951年10月2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刘太阳,女,1957年8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陈某,女,1983年4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邹某1,女,2012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

法定代理人:陈某,系邹某1母亲。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邹某2,女,2015年6月2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

法定代理人:陈某,系邹某1母亲。

再审申请人卢军生因与被申请人欧倚君、曾武军、丘志新、邹新有、刘太阳、陈某、邹某1、邹某2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以及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2民终3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卢军生申请再审称:(一)欧倚君、曾武军提供了案涉肇事车辆与卢军生共同参与混凝土运输业务,不定期收取运营利润,和卢军生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合伙关系。欧倚君、曾武军二审上诉否定一审法院关于合伙关系的认定,依法应承担举证责任,二审法院违反法定举证原则,以卢军生等人举证不足为由,对合伙关系未予认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欧倚君、曾武军主张在事故发生前,已将案涉肇事车辆转让给卢军生,但未提供转让合同、转让款项支付凭证,亦未办理过户手续,且案涉肇事车辆的保险手续一直由欧倚君办理,欧倚君、曾武军主张案涉肇事车辆已转让没有事实依据,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三)案涉事故系因邹树方驾驶超载且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未与前车保持必要安全距离导致的。邹树方作为驾驶人未检查车辆,亦未保持安全距离驾驶,应承担过错责任。而丘志新作为装载者,应和驾驶人邹树方一同就车辆超载承担过错责任。此外,如果卢军生、欧倚君须承担责任,曾武军作为合伙关系的一员同样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卢军生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再审。

丘志新提交书面意见称:(一)欧倚君、曾武军、卢军生之间存在合伙关系,上述三人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就邹树方遭受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二)丘志新与卢军生之间为运输合同关系,根据案涉送货单,每台车均仅运输7、8方的混凝土,并未超出合同约定。因运输合同未明确运输车辆车牌号码,丘志新并不清楚运输车辆的载重问题,案涉肇事车辆超载是因卢军生未依约提供载重10方的运输车辆所致,与丘志新无关。本案邹树方遭受的损失应由欧倚君、曾武军、卢军生等雇主承担。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以及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驾驶人邹树方于2016年3月29日驾驶超载且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粤R×××××号重型货车,未与前车保持必要安全距离,导致邹树方本人及车上人员邓思栖因案涉追尾事故死亡的损害后果。驾驶人邹树方未规范驾驶,与前车距离过近,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二审法院据此认定邹树方对其死亡后果存在过错,适当减轻其他侵权人责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查明,卢军生与丘志新签订了《混凝土运输合同》,约定由卢军生提供车辆(含司机)为丘志新运输混凝土。邹树方系受卢军生指派运送混凝土过程中发生的案涉事故。邹树方与卢军生之间存在劳务关系,卢军生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对案涉肇事车辆超载运输存有过错,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判令邹树方承担相应责任并无不当。卢军生主张其与欧倚君、曾武军之间为合伙关系,但未签订书面合伙协议,依法应就欧倚君、曾武军参与合伙事务经营和利润分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欧倚君虽为案涉肇事车辆登记车主,但卢军生早于2015年2月即已实际支配案涉肇事车辆从事混凝土运输工作。卢军生主张在此期间的大部分运输合伙费用由曾武军自行收取,但并未举证证明,卢军生提交的10000元付款凭证亦不足以证明合伙关系存在,卢军生仅以欧倚君为案涉肇事车辆登记车主为由主张和欧倚君、罗武军之间存在合伙关系缺乏事实依据。欧倚君作为登记车主将案涉肇事车辆提供给卢军生从事运输业务,卢军生作为案涉肇事车辆的实际管理人,两人对车辆自身存在缺陷均具有过错,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判令欧倚君、卢军生承担与过错相适应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至于卢军生申请再审提出的丘志新责任问题。本案一审判决丘志新无须承担赔偿责任后,卢军生对此并未提起上诉。在此情形下,二审法院围绕欧倚君、曾武军的上诉请求,仅就欧倚君、曾武军、卢军生等三人应否承担赔偿责任以及责任比例如何划分进行审理,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百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理结果并无不当。

综上,卢军生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卢军生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佘琼圣

审判员  金锦城

审判员  许东平

二〇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武晓晖

书记员陈贤璇

彭振楠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