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段桂强、孟凡新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4-24 21:47发布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津02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检察院。

原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男,1975年4月10日出生于天津市,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天津市东丽区,住天津市东丽区。1994年6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2001年2月因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2007年12月12日被释放。2015年9月24日因本案被取保候审,2016年5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3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津西监狱建新分监狱服刑。

辩护人穆峰,天津汇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孟凡新,男,1972年2月3日出生于天津市,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户籍地天津市河东区,住天津市津南区。1994年8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01年11月因犯运输dupin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10年9月8日被释放。2016年4月24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31日被依法逮捕,2017年2月22日刑满释放。

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孟凡新犯故意伤害罪一案,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30日作出(2016)津0110刑初813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段桂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3日作出(2017)津02刑终17号刑事判决。上述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向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14日作出(2017)津刑抗2号再审决定书,指令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检察员徐士刚、李昌龙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及其辩护人穆峰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3年10月27日20时许,黄某(已判刑)与妻子邓某在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其经营的利顺彩钢房门前,因琐事与被害人魏某1、魏某2一家发生口角,继而厮打。为图报复、泄愤,黄某电话纠集被告人段桂强,段桂强又纠集王某4、宫某(均另案处理)等人来到现场,分别持砍刀等凶器将被害人魏某1、魏某2殴打致伤,经鉴定,被害人魏某1额骨骨折、肱骨骨折、尺骨骨折、肢体创口的损伤程度及头面部瘢痕的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二级;被害人魏某2双眼钝挫伤、躯干创口的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2015年9月24日被告人段桂强到公安机关投案,后被取保候审。

2016年4月18日21时许,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驾车行驶至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天增路金榜喷漆厂附近时,因行车问题与被害人张某1发生争执,后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使用拳脚、石块等对张某1进行殴打,致被害人张某1左侧第6、7、8、9肋骨,右侧第4、5、6、8、9、10肋骨骨折;颈第7及胸第3轻度压缩骨折;右侧颞骨骨折;左眼眶内壁骨折。经法医学损伤鉴定,被害人张某1肋骨骨折、颈部、胸部压缩性骨折均构成轻伤一级;右侧颞骨骨折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左眼眶内壁骨折等构成轻微伤。2016年5月6日被告人段桂强被抓获归案。2016年4月23日被告人孟凡新到公安机关要求备案,后被采取强制措施。

上述民事赔偿事宜均已解决完毕。

上述事实,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在审理过程中均无异议,且有被害人魏某1、魏某2、张某1的陈述、证人王某1、王某2、马某1、王某3、张某2、马某2、段某2、段某1、李某2、黄某、王某4、邓某、刘某、程某的证言、案件来源及抓获经过、被害人诊断证明及鉴定意见、照片、情况说明、扣押清单、赔偿协议、前科材料、辨认笔录、被告人身份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段桂强被他人纠集后结伙持械聚众斗殴,致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其伙同被告人孟凡新因琐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的后果,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的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段桂强犯数罪,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均具有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的情节,但二被告人在供述中不能如实全面供述犯罪事实,虽能主动认罪,但缺乏自首规定的投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要件,均不能认定为自首。但考虑二被告人均具有主动到案的情节,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二被告人在案发后能积极地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在聚众斗殴犯罪中民事赔偿亦解决完毕,二被告人亦能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认定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孟凡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原审被告人段桂强以量刑过重、具有自首情节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判决认定:原审法院对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当庭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各证据之间互有关联性,能证明本案事实。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上诉人段桂强参与聚众斗殴和故意伤害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但上诉人段桂强纠集他人参与聚众斗殴的证据不充分,不予认定。

二审判决认为,上诉人段桂强积极参与聚众斗殴,致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后果,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其伙同原审被告人孟凡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造成一人多处轻伤后果,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判决认定故意伤害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关于上诉人段桂强提出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综合评判如下:一、现有证据不能证实上诉人段桂强纠集他人共同参与了聚众斗殴,上诉人段桂强可对其积极参与聚众的行为承担责任。二、上诉人段桂强归案后未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虽有主动到案情节,但不符合自首构成要件。三、考虑本案具体情节,可对上诉人段桂强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判决:一、维持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0刑初813号刑事判决对原审被告人孟凡新的定罪量刑,即被告人孟凡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二、撤销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0刑初813号刑事判决对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的定罪量刑,即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认为,原一审判决认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二审判决认定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属于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且量刑畸轻。建议依法对被告人段桂强作出判决。

原审被告人段桂强辩解,其没有纠集任何人参与聚众斗殴。该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检察院在抗诉书中认为段桂强在聚众斗殴犯罪过程中系纠集人和首要分子,与事实证据不符。段桂强具有自首情节,但一审判决书对此未予认定,二审过程中对此情节予以考虑是正确的。综合本案证据,段桂强系被黄某纠集,但其并未纠集王某4、宫某等人,其本人也未持械伤人。其虽参与了该起犯罪,但聚众斗殴的情节较轻。另外,本案的纠集人黄某在其另案处理过程中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审判决考虑段桂强在聚众斗殴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判处其不高于黄某的刑罚,于理法有据。

经再审查明:2013年10月27日20时许,黄某(已判刑)与妻子邓某在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经营的利顺彩钢房门前,因琐事与被害人魏某1、魏某2一家四人发生口角,继而厮打。为泄愤,黄某电话纠集原审被告人段桂强,段桂强同王某4(已判刑)等人来到现场,段桂强指使王某4等人持砍刀等凶器将被害人魏某1、魏某2殴打致伤。经鉴定,被害人魏某1额骨骨折、肱骨骨折、尺骨骨折、肢体创口的损伤程度及头面部瘢痕的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二级;被害人魏某2双眼钝挫伤、躯干创口的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2015年9月24日段桂强到公安机关投案,后被取保候审。

2016年4月18日21时许,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驾车行驶至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天增路金榜喷漆厂附近时,因行车问题与被害人张某1发生争执,后段桂强、孟凡新使用拳脚、石块等对张某1进行殴打,致被害人张某1左侧第6、7、8、9肋骨,右侧第4、5、6、8、9、10肋骨骨折;颈第7及胸第3轻度压缩骨折;右侧颞骨骨折;左眼眶内壁骨折。经法医学损伤鉴定,被害人张某1肋骨骨折、颈部、胸部压缩性骨折均构成轻伤一级;右侧颞骨骨折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左眼眶内壁骨折等构成轻微伤。2016年5月6日原审被告人段桂强被抓获归案。2016年4月23日原审被告人孟凡新到公安机关要求备案,后被采取强制措施。

本案涉及被害人民事赔偿事宜均已解决完毕。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魏某1、魏某2、段某1、李某1、张某1的原始陈述、同案犯黄某、王某4的相关供述、证人邓某、刘某、程某、王某1、王某2、马某1、王某3、张某2、马某2、段某2的证言、辨认笔录、案件来源及抓获经过、被害人诊断证明及鉴定意见、照片、情况说明、扣押清单、赔偿协议、前科材料、被告人身份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定本案的事实与证据与原一审判决认定一致,业经当庭质证,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各证据之间互有关联性,应予确认。

针对再审中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即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在聚众斗殴犯罪事实中的地位与作用,本院分析认证如下:

(一)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在聚众斗殴犯罪中,起到指挥者的作用,有如下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黄某、邓某证言与段桂强的供述相互佐证证

明:段桂强,别名段某3、段某4。2013年10月27日晚8时左右,黄某打电话给段桂强,称被害人在他家窗户底下小便,邓某发现后制止,却被骂街殴打,让段帮忙。段到现场后,小亮(王某4)及一名东北男子手持砍刀和被害人厮打。一名被害人躺地上了。当天段桂强穿的是白色花点的睡衣。另有王某4的证言证明,段桂强是其老板,其平时就给段桂强开车,在段开的鸿福宾馆上班,有四年时间了。案发当时,其与宫某是从段桂强经营的鸿福宾馆喝酒后驾车到达作案现场,因黄某总帮段桂强干活,所以熟识。另有段桂强供述称接到黄某的电话后,穿睡衣从鸿福日租房宾馆到现场。

2、被害人魏某1、段某1、魏某2、李某1陈述证明:

魏某1与段某1系夫妻关系,魏某2与李某1系夫妻关系。打人对方过来两辆车,动手四个人,拿刀和棒球棍。当时穿睡衣的男子从夏利车副驾驶下车,殴打四名被害人之前冲周围问了一句:是他们吗?不知是谁回了一句:是。然后这个男的就用手比划说:打。李某1、魏某1、魏某2的辨认笔录证明,三名被害人于2013年12月24日,辨认段桂强就是穿睡衣的指挥打人的人。另有段桂强的供述其案发当天身穿白点的睡衣。

综上,原审被告人段桂强与证人黄某、王某4熟识,且案发当时,段桂强与王某4等人都从段经营的鸿福日租房宾馆到达作案现场,段桂强积极确认与黄某发生纠纷的被害人身份后,挥手指挥喊打。

(二)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在聚众斗殴犯罪中,亦是实施犯罪行为的积极参加者,其在场明知王某4等人持械砍伤被害人,仍然实施逼迫被害人下跪、扇耳光,向黄某赔礼道歉等行为,并致一人轻微伤、一人轻伤二级的后果。有如下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魏某1、段某1、魏某2、李某1陈述证明:穿睡衣的男子问李某1:你认识我吗?李说:不认识。穿睡衣这个男子用手抓着李头发,另只手扇了李两个嘴巴子,还用手打了段某1一下,段就躺地上了。穿睡衣的抓着魏某2的脖领子,让魏跪下给彩钢房的人赔礼道歉。

2、证人黄某证言证明:因为对方的一男子在其门脸房小便,其妻子邓某同对方争吵,其出去后同对方对骂并相互争吵,后其给段桂强打电话,叫他喊人过来。后来段桂强带人来了以后,对方就被打伤了。参与打架的人有段桂强、小亮(王某4)、一名东北男子。

2014年2月21日证言证明:打架当时,那名东北男子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对方和其小姨妹争吵,对方儿媳打小姨妹,其过去拉开,对方老头说:你干不了了,把我孙子吓着了。其就给段桂强打了电话,让他过来看看。放下电话,双方厮打,后来发现小亮和东北男子在现场。……其看见对方老太太躺在地上不动了。老头用手捂着头,头上留着血。那名东北男子用右手拿着砍刀指着老头的儿子,当时,段桂强穿着白色花点睡衣用手抓着老头儿子的脖领子,说:赶紧赔礼道歉,老头的儿子就对其说:对不起。其打了老头儿子两个耳光。小姨妹也让对方儿媳赔礼道歉,对方说对不起。后有人说警察来了,其就回家了。晚上,其与邓某到段桂强经营的鸿福酒店,小亮(王某4)在夜里12点多回来时,邓某问:为什么砍人,小亮说:老大让放倒的,砍的是老头儿子背上一刀,老头头上一刀,胳膊上一刀。老大指的是段桂强。为解决此事,其两次共计给了段9万元,也没解决了,其投案自首。

2014年2月28日证言证明:段桂强当时穿着一件白色浴袍,他抓着对方年轻男子的脖领子。让这名男子给其赔礼道歉。其打了年轻男子两个耳光。那名东北男子手拿砍刀站在段桂强旁边指着这名年轻男子。

3、证人王某42015年3月18日证言证明:其绰号叫小

亮,参与打架的有黄某和宫某(绰号小彬)。段桂强是其老板,其给段桂强开车,并在鸿福日租房上班。

4、证人邓某证明:参与打架的两名年轻男子是段桂强手下干活的,段桂强当时也在场。岁数不大的男子都拿着家伙站那了,这时对方中年女子过来道歉,黄某的姨妹也过来要求对方道黄某的姨妹也过来要求对方道歉。晚上,在鸿福日租房酒店,有一个岁数不大的男子说:当时老大让办他们。老大指的是段桂强。后来,黄某给了段桂强9万元,也没解决好此事,故黄某投案。另有黄某的辨认笔录证明,黄某指认段桂强参与聚众斗殴。

5、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证明:被害人魏某2双眼钝挫伤、躯干创口损伤构成轻微伤。被害人魏某1额骨骨折、肱骨骨折、尺骨骨折、肢体创口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其头面部瘢痕属于跨部位的单条软组织瘢痕,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6、赔偿协议记载:黄某之妻邓某就民事赔偿问题与被害人于2014年1月19日签订协议,邓某代表所有致害人一次性赔偿被害人魏某1、魏某2人民币155000元。

(三)对被害人魏某1、魏某2、段某1、李某1改变陈述意见的分析认证。

2014年1月19日,被害人魏某1、魏某2出具谅解书,主要内容是收到黄某家人的赔偿款人民币155000元,对黄某和其他致害人表示谅解,不再要求追究刑事责任。2015年9月24日,魏某1做了有利于段桂强的陈述。2016年3月29日段某1、李某1做了有利于段桂强的陈述。2016年4月29日魏某2做了有利于段桂强的陈述。四名被害人陈述发生变化,发生在案发两年以后,其等改变的陈述与他们的原始陈述相矛盾。四名被害人的多次原始陈述是在2013年10月30日至2014年2月19日期间形成,证言清楚确实,其中魏某1原始三次陈述、魏某2原始四次陈述、段某1原始两次陈述、李某1原始四次陈述,全部证实内容稳定明确,直接指控段桂强的犯罪行为,且有李某1的辨认笔录辨认段桂强就是穿睡袍并喊打的人;魏某1的辨认笔录辨认段桂强就是穿睡衣并动手打他儿子让他儿子向某房的人道歉的人;魏某2的辨认笔录辨认段桂强就是穿睡衣的犯罪嫌疑人;且有黄某、邓某证言及其他证据佐证,能够证明犯罪事实。四被害人改变的陈述,无合理性解释,且无客观证据支持,不足采信。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段桂强被他人纠集后又指使他人持械聚众斗殴,致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且与他人构成共同犯罪。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在聚众斗殴犯罪过程中,起到指挥和积极参与的作用,应当承担持械聚众斗殴犯罪行为的全部刑事责任。其伙同原审被告人孟凡新因琐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的后果,二原审被告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犯数罪,应予以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均具有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的情节,但缺乏自首规定的投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要件,均不能认定为自首,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本案被害人已经获得民事赔偿,对二原审被告人可以从宽处罚。原一审法院综合原审被告人段桂强、孟凡新犯罪事实、犯罪性质及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孟凡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原二审判决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段桂强纠集他人共同参与了聚众斗殴,可对其积极参与聚众的行为承担责任,并考虑本案具体情节,对段桂强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改判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事实依据不足,且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所持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检察意见,其合理部分,应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百四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17)津02刑终17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即“维持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0刑初813号刑事判决对原审被告人孟凡新的定罪量刑,即被告人孟凡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二、撤销本院(2017)津02刑终17号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即“撤销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0刑初813号刑事判决对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的定罪量刑,即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三、被告人段桂强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自本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5月6日起至2019年11月5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一虹

审判员  郭 宇

审判员  王自力

二〇一八年八月四日

书记员  刘艳阁

附法律规定: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