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唐文重、黄纹文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4-24 21:40发布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桂10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田林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一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二审上诉人):农某1,男,1976年3月17日出生,壮族,农民,住广西壮族自治区田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纹文,男,住田林县,系农某1的内弟。

原审被告人(一审被告人):唐文重,男,1964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广西壮族自治区田林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1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现在钦州监狱服刑。

辩护人:冉玉国,田林县司法局职工,系原审被告人唐文重之堂兄弟。

广西壮族自治区田林县人民法院审理田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犯故意伤害罪及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6年11月22日作出(2016)桂1029刑初7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公诉机关不抗诉,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均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29日作出(2016)桂10刑终43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该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原审被告人唐文重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8年3月26日作出(2017)桂10刑申36号再审决定,再审本案。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百色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立胜出庭履行职务,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黄纹文,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及其辩护人冉玉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判决认定:2015年7月1日早上,被告人唐文重雇请勾机到田林县八渡瑶族乡福达村班马屯附近的“平某”坡(地名)整地。当日14时许,同屯的农某1岳母黄某1发现唐文重到“平某”坡的纠纷地整地,就前去制止。在制止未果后,黄某1打电话给在田林县城的儿子黄纹文、女婿农某1,让他们来制止。16时许,黄纹文、农某1两人赶到“平某”坡地。黄纹文去跟勾机的机主理论。而被害人农某1去跟唐文重理论,双方争吵,唐文重骂农某1,农某1恼火就捡地上的泥石块砸向唐文重,但被唐文重躲开。农建民就冲向唐文重,唐文重见状就持一把砍柴刀的刀柄来回摆动,结果砍柴刀打伤农某1的左边头部。农某1被打后就上前抓住砍柴刀刀柄与唐文重争抢。在场的黄纹文看见后就跑去和农某1一起跟唐文重夺刀,并把唐文重压倒在地。后三人在现场人员的制止下停止争抢。被告人唐文重起来后去医院包扎并到派出所投案。原告人农某1当场感到头痛、呕吐,先后到福达卫生院、田林县人民医院、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经医院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左侧颞顶部急性硬膜外血肿;左侧额叶脑挫裂伤;左侧颞顶骨粉碎性凹陷性骨折等。经田林县公安局法医鉴定,被害人农某1颅脑损伤评定为重伤二级;被告人唐文重所受损伤为轻微伤。被害人农某1在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28天,用去医药费为71,247.05元,出院时医嘱全休一个月,不适随诊;出院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身感不适,又于2015年7月30日到福达卫生院治疗用去医疗费493元;2015年8月19日到田林县人民医院治疗,住院治疗4天,治疗费用2,916.23元;2015年10月22日到右江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复查,医疗费、检查费用为870.80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在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以及后续在福达卫生院、田林县人民医院治疗的全部费用为75,527.08元,但是有确凿票据反映治疗受伤的共计71,965.79元,其余是复印记载的治疗用途不清的共计3,561.29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误工时间是住院的28天,医嘱全休一个月的30天,复查往返的2天,共计60天;护理误工是28天。2016年4月20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申请伤残评定,支出鉴定费用1,500元,经右江区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受伤残为9级伤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有两个未成年的子女农某2和黄某3傲需要原告人抚养,分别生于2000年2月17日和2002年2月15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被告人赔偿医药费75,527.08元,误工费34,874元,护理人员误工费16,32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交通费2,000元,鉴定残疾费1,500元,伤残赔偿金30,26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340元,营养费3,000元,要求被告人赔偿损失为合计172,025.08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就其主张权利,提供以下证据证实:入院记录、出院记录、疾病证明、住院收费票据、伤残评定意见书等证据。被告人唐文重及辩护人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赔偿损失172,025.08元过高,只同意赔偿合理部分的60%。在诉讼期间,被告人家属主动预付赔偿被害人农某1医药费10,000元。

一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害人农某1陈述,2015年7月1日,其接到内弟黄纹文的电话,得知唐文重请勾机去挖掘其内弟与唐文重有纠纷的土地,经其岳母去现场劝阻无果的情况后,其和内弟黄纹文就骑摩托车回家到现场劝阻唐文重,其到现场后就对唐文重说:“这块地是双方有争议的地块,双方不能动。”唐文重就发脾气对说:“我有林权证,地是我的,你回去!”说完后,还连续骂娘,其恼怒唐文重骂人,就用地上的泥块打去,唐文重躲闪,其就转身准备去劝说勾机的司机,那时唐文重就拿砍刀上来砍其头部,其先倒地,又站起来与唐文重争抢砍刀,后其内弟黄纹文也上来争抢砍刀,三人就滚到地上,后又站起来,但唐文重嘴中还念:“今天不让你们了,不让你们了……”,其就叫黄纹文向派出所报警。后唐文重要其放手,说要去医院,其看到唐文重口气松了才放开砍刀的木柄,唐文重才离开。其头部受伤,觉得头昏、无力,就坐在地上,后其内弟黄纹文扶其到公路边,由民警送其到福达卫生院治疗,又转到田林、百色治疗。

2、证人黄某2证实,2015年7月1日,唐文重雇请其去整一块土地,到下午约2点有一妇女来劝说不给整地,说那地块有纠纷,但是唐文重说没问题,要其继续平整那块土地,其就按唐文重的要求继续平整土地。到了下午约4点,有两个男子到现场,一个来到其旁边劝说其停止作业,另一男子靠近唐文重,不一会就看见唐文重和那个男子争抢砍刀,在其旁边的男子跑去一起争抢砍刀,三人滚到地上,最后三人也站来,这时其看到唐文重满脸是血,由“迷圣”搀扶唐文重往公路边走,一个穿白方格衬衫的男子坐在地上说:“我头痛得厉害,没力气。”后来穿红色衬衫的男子搀扶白衬衫的男子往公路方向走。

3、证人黄纹文证实,其与被告人唐文重有一块纠纷的土地。2015年7月1日唐文重请人用勾机去平整存在争议的土地。当天约17时,其和其姐夫农某1到现场劝阻唐文重,其姐夫和唐文重理论时,唐文重用砍刀砍了其姐夫的头部。

4、证人黄某1证实,2015年7月1日下午1点左右,其发现“平某”坡地被唐文重请勾机来平整,因该地是其家与唐文重的争议地,经乡政府解决还未有结果,其就去阻拦,不准唐文重平整那块地,但唐文重不听,继续平整,其就通知其儿子黄纹文和女婿农某1到现场解决。下午四点多,其儿子黄纹文和女婿农某1先后到达现场,黄纹文就劝说勾机的司机停止挖掘,农某1去与唐文重理论,唐文重骂娘,农某1恼怒,就用地上的泥块打过去,唐文重躲开,后唐文重用砍刀砍了农某1的头部,其儿子就过去抢唐文重的砍刀,黄纹文、唐文重、农某1三人滚到地上,三人起来后,黄纹文就报警,唐文重的老婆也赶到,唐文重和其老婆就离开了。农某1坐在地上,脸色发青,头部有伤,民警赶到送去医院治疗,后来又去百色抢救,听说头骨被挖出两片。

5、证人罗某1证实,2015年7月1日下午,其在公路边看管羊。当天约16时左右,其接到黄某2的电话说,唐文重与农某1、黄纹文打架,要其到现场劝说。其跑到现场,看到三个人滚在地上,争抢那把砍刀,其上前喊:“卜城(黄纹文)啊,你们两个打一个吗,有什么事起来商量吧!”农某1、黄纹文就松手,然后三人从地上起来,黄纹文就向派出所报警。其夫唐文重满脸是血,其听到农某1喊头痛,见农某1的耳朵边有一道伤口。后来,其就陪唐文重到福达医院治疗。

6、证人唐某证实,2015年7月1日,其驾驶摩托车回家途中,唐文重夫妇走在公路边,唐文重手持一把砍草的弯刀,右额头有伤口,满脸是血。其问怎么回事,唐文重说是被黄纹文、农某1打伤,其便送唐文重到福达医院包扎,又送去八渡派出所报案。

7、提取笔录及照片、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被告人唐文重用长柄弯刀砍伤被害人农某1的现场,提取的弯刀,农某1、唐文重受伤部位的情况。

8、鉴定委托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检验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通知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唐文重受到的损伤是轻微伤;受害人农某1颅脑损伤评定为重伤二级。鉴定意见已通知被害人和被告人。

9、现场勘验笔录、现场方位示意图、中心现场平面示意图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唐文重砍伤被害人的现场方位。

10、入院记录、出院记录、疾病证明、手术记录、风险护理单、护理记录单等证实,被害人农某1受伤后抢救治疗经过,以及被告人唐文重受伤治疗经过。

11、到案经过证实,2015年7月1日16时许,被告人唐文重与黄纹文、农某1发生打架后,自动到八渡派出所供述打架发生经过。并于2016年1月14日经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后主动去到八渡派出所的情况。

12、户籍证明证实,唐文重,又名卜胜,男,1964年10月18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汉族,文盲,农民,住田林县八渡瑶族乡福达村班马屯49号。

1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唐文重手持长柄弯刀砍伤被害人农某1的情况。

14、附带民事原告人农某1提供的证据疾病证明书、入院记录、出院记录、手术记录、风险护理单、护理记录单、手术记录、医学报告单、收费票据等证实,农某1受伤后,住院治疗28天,医嘱出院后要全休一个月,三月后复诊,治疗用去医疗费、检查费共75527.08元,其中有原件票据反映的共计71965.79元,其余是复印记载的共计3561.29元。

15、附带民事原告人农某1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收费收据及照片证实,经对农某1进行伤残等级评定为伤残程度九级,鉴定费用1500元。

16、被害人农某1的户口簿证实,被害人农某1需要抚养的有大女农某2和次子黄某3傲。农某2生于2000年2月17日,黄某3傲生于2002年2月15日。

17、结算票据证实,被告人唐文重的女儿罗正花把10000元交到田林县人民法院,同意作为预付被害人农某1的医药费。

18、被告人唐文重供述:几年前,其在位于“平某”处取得了一块林权证的地块,后来农某1的家里说地是他们的。2014年,双方的争议经乡里调解不下。2015年7月1日,其想在“平某”的那块地上种植芒果,就请了黄某2的勾机去平整那块地。当日下午,农某1的岳母就来阻拦施工,至下午四点多,黄纹文、农某1到现场阻挠其平整土地,农某1与其争吵,其说了一句:“操你妈。”农某1恼怒就用泥巴、石头打来,其躲开后,农某1又向前用拳头打其,其就用砍刀挡住,砍伤了农某1的头部,然后其和农某1、黄纹文三人一起抢夺砍刀,三人都滚到地上,黄纹文和农某1夺得砍刀后,在其额头上砍了一刀,之后黄纹文、农某1放开其,其就说要到派出所。其走到公路边后,唐某用摩托车送其去福达卫生院包扎,然后去八渡派出所报案。对于被害人农某1要求赔偿172,025.08元,其认为数额过高。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唐文重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重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唐文重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唐文重赔偿了被害人的部分损失,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由于被告人唐文重的行为造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经济损失,被告人唐文重在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也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庭审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被告人唐文重就赔偿问题存在的争议焦点有:(1)关于误工天数及误工费单价问题;(2)关于医药费数额及后续治疗费的处理问题。经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误工时间是住院的28天,医嘱全休一个月的30天,全休期间又住院的4天不能重复计算,再加复查往返的2天,认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误工60天,护理人员误工是28天,根据《201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认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每天的误工费为95元,按此计算被告人唐文重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误工费为60天×95元/天=5,700元、护理人误工28天×95元/天=2,660元,误工费共计8,360元。关于附带民事原告人要求增加赔偿出院后的继续治疗的医药费的问题,因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出院时有全休一个月,不适随诊的医嘱,因此,其要求一并赔偿在出院后一月内先后到福达卫生院、田林县医院治疗的医药费、检查费的主张予以支持;但是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要求赔偿的医药费、检查费的75,527.08元中,其提供的有效票据证实用于治疗的医药费共计71,965.79元,其余无法证实用于治疗所受伤害,因此只能认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治疗受伤的医药费、检查费共计为71,965.79元。关于交通费的问题,虽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没有提供交通费票据证实,但是其已经实际上支出,根据从其家到百色一人一次往返交通费为200元,第一次去两人,第二次去复查算一人,按此计算交通费为600元;另外,被告人唐文重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住院伙食补助费32天×100元/天=3200元、司法鉴定费1,500元、伤残赔偿金九级30,260元、被扶养人农某2三年的生活费为2,002.5元、被扶养人黄某3傲五年的生活费为3,337.5元、营养费3,000元。总计被告人唐文重应当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医药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司法鉴定费、伤残赔偿金、被扶养人的生活费、营养费、交通费总计124,225.79元,扣除已赔偿的10,000元,还应赔偿114,225.79元。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要求赔偿的治疗中无效票据部分医药费和要求过高部分的误工费、交通费,不予支持。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有过错,只同意赔偿合理部分的60%的辩解,以及要求重新做伤残鉴定的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根据被告人唐文重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十七条及参照2016年度《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唐文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二、由被告人唐文重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医药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营养费、交通费、鉴定费等共计124,225.79元,扣除已赔偿10,000元,还应赔偿114,225.79元;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其他请求。

农某1上诉提出:1、唐文重系从其背后砍其头部,造成被害人重伤二级,应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内量刑,一审判决量刑畸轻,请求撤销原判,改判唐文重三年以上有期徒刑;2、一审判决对赔偿数额的认定错误,应全额支持上诉人起诉的172,025.08元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据以认定的证据经一审庭审示证、质证,查证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认为,原审被告人唐文重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重伤二级,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的家人代其赔偿被害人部分经济损失,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对于上诉人农某1所提上诉意见,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只对第一审判决的附带民事诉讼部分享有上诉权,对刑事部分判决并不享有上诉权。本案一审宣判后,原公诉机关不抗诉,原审被告人不上诉,本案刑事部分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上诉人农某1请求撤销原判,改判唐文重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意见不能成立。另外,农某1陈述称原审被告人唐文重从其背后砍其,只有其陈述,无其他证据佐证,与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对于上诉人农某1就民事赔偿部分所提上诉意见,经查,一审判决对于其所提出的赔偿请求项目均予以支持,只是减除误工费、护理人员误工费、交通费中计算过高,不符合法律规定和本案事实的部分,以及减除缺少有效票据支持的部分医疗费用,一审判决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的判决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人唐文重提出再审请求:撤销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桂10刑终43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和田林县人民法院(2016)桂1029刑初7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由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自行承担民事责任50%即62113元。事实与理由:2015年7月1日早上,唐文重雇请钩机司机到自家的承包地“平某”整地,14时许,农某1的岳母黄某1到该承包地无理取闹阻挠施工,因唐文重持有该承包地的林权证,享有承包经营权,故对黄某1的阻挠不予理睬。为此,黄某1打电话叫农某1、黄纹文到现场阻挠,黄纹文去阻止司机施工,农某1到唐文重面前指责,双方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农某1捡地上的泥块砸向唐文重,唐文重躲开未被砸中,农某1即冲向唐文重,唐文重见状手持一把砍柴刀的刀柄来回摆动,结果砍柴刀打中农某1的左边头部,黄纹文见状冲上前和农某1争抢砍柴刀,并将唐文重压倒在地,农某1抢得刀后,砍中唐文重额头,后经现场人员劝阻才罢休。本案中,农某1和黄纹文到现场后不讲理先动手打人,唐文重为自身权益采取防卫,农某1存在严重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一、二审未采信唐文重的意见,作出的裁决无法让人信服。另外,唐文重于2016年11月29日收到一审判决书后,在法定期限内向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二审裁定书中却认定唐文重不上诉,该裁定程序违法。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在再审期间提出请求:1、撤销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桂10刑终43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和田林县人民法院(2016)桂1029刑初7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依法从重判处原审被告人唐文重有期徒刑三年以上的刑事责任;2、判令原审被告人唐文重赔偿原告人农某1的经济损失172025.08元(再审庭审中,变更请求维持一审对民事部分的判决)。事实和理由: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对唐文重的量刑畸轻,农某1在阻止唐文重施工的过程中,唐文重出口骂人,农某1才捡泥块打唐文重,唐文重躲开未被打中,农某1转身准备劝说司机时,唐文重即持砍刀砍中农某1的头部,农某1倒地后,唐文重仍持刀砍人,农某1和黄纹文合力才将唐文重手中的砍刀抢下,唐文重行为恶劣,手段残忍,造成农某1重伤二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应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原审判决仅判处唐文重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量刑畸轻。另外,唐文重应赔偿农某1经济损失共计172025.08元,再审庭审中,农某1同意按原审对民事部分的判决,即由唐文重赔偿经济损失114225.79元。

本案再审中,百色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认为:原判认定唐文重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建议再审维持原审对唐文重的定罪量刑。

本院再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据以证实的证据均经原审法院庭审示证、质证并查证属实,合法有效,再审予以确认。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唐文重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重伤二级,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原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犯故意伤害罪成立。原审被告人唐文重作案后到公安机关报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本案因林地纠纷引发,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在案发当时确持有该争议地的林权证,其雇请钩机司机在争议地上整地生产,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到现场阻止,双方在争执过程中未克制情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在听到唐文重责骂后,先持泥块砸向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原审被告人唐文重持刀打中农某1的头部致重伤,在抢夺砍刀中原审被告人唐文重被农某1打致轻微伤,故双方对本案发生的后果具有违法性,均存在过错,原审被告人唐文重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一审法院综合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危害后果以及本案引发的原因、当事人的过错程度、民事赔偿等悔罪表现,对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该刑事部分的判决依法有据,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在再审期间提出其行为属防卫,以及上诉期间提出无罪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再审不予采纳。公诉机关对本案刑事部分未提出抗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对刑事部分判决不享有上诉权,其要求改判对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意见不能成立,本院再审不予采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要求原审被告人唐文重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72025.08元,一、二审确认农某1的各项经济损失有:医药费和检查费71965.79元、交通费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00元、农某1的误工费5700元、护理人员的误工费2660元、司法鉴定费1500元、伤残赔偿金30260元、被扶养人农某2生活费2002.5元、被扶养人黄某3傲生活费3337.5元、营养费3000元,共计124225.79元。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在再审期间表示同意原审判决确认上述的赔偿数额,而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在一审审理期间对农某1的经济损失数额提出异议,认为赔偿数额过高,上诉期间表示其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再审期间要求只承担民事赔偿项目的50%。由于一、二审确认农某1的伤残赔偿金30260元、被扶养人农某2生活费2002.5元、被扶养人黄某3傲生活费3337.5元、司法鉴定费1500元,这些项目共计37100元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本院再审应予扣除,即本院再审确认农某1的各项经济损失87125.79元(124225.79元-37100元),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来确定承担民事赔偿的份额,由原审被告人唐文重承担80%即69700.63元(87125.79元×80%),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自行承担20%。原审被告人唐文重在案发后已赔偿10000元,尚欠59700.63元(69700.63元-10000元)应予以赔偿。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对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的定罪量刑正确,但对附带民事赔偿数额及责任分担处理不当,适用法律错误,本院再审予以纠正。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6)桂10刑终43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和田林县人民法院(2016)桂1029刑初7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唐文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月14日起至2018年11月13日止。)

三、由原审被告人唐文重赔偿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9700.63元(已赔偿10000元,尚欠59700.63元)。

四、驳回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农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应付款项,义务人应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自行履行完毕。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两年内向一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俞穗芳

审判员  黄奇智

审判员  张 莉

二〇一八年九月四日

书记员  周丽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