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凌增明刘柏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3 09:38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442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凌增明,男,1980年3月3月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平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方华,广东纵横天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西、福中路北新世界商务中心3302。

负责人:惠铭。

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刘柏生,男,1962年12月3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新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丘翠茜,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市隆鼎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龙穴导围垦区西南侧D地块南沙港区运输服务中心B栋B204。

法定代表人:叶菊阳。

再审申请人凌增明因与被申请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安邦保险公司)以及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刘柏生、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州市隆鼎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鼎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159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凌增明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简单依据案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凌增明存在肇事逃逸行为,而疏于从监控视频、侦查实验等证据中还原客观事实,最终导致事实认定错误。(二)凌增明申请再审阶段提交的由广州市公安局作出的《撤销案件决定书》载明,凌增明涉嫌交通肇事逃逸案因不应追究刑事责任已被依法撤销,交警部门事后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亦仅对凌增明违规变道行为进行处罚,并未涉及肇事逃逸行为。上述新证据足以证明凌增明并无交通肇事后的逃逸行为,安邦保险公司没有免责事由。(三)安邦保险公司是在投保人隆鼎公司填写投保单两日后方才向投保人送达保险条款,安邦保险公司保险合同订立时未履行法定提示义务,二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判令安邦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除保险责任没有法律依据。综上,凌增明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凌增明驾驶案涉重型半挂牵引车经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并划有导向车道的交叉路口时,没有按所需行进方向驶入导向车道且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文明驾驶机动车,与同向行驶的刘柏生所骑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导致刘柏生受伤的事实清楚,二审法院根据凌增明的过错程度,判令其向刘柏生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案中,凌增明在案涉事故发生后驶离现场,凌增明申请再审对二审判决关于其存在肇事逃逸行为的事实认定持有异议。经调卷查明,案涉事故发生于市政道路上,夜间行驶视线较好。事故发生时,肇事机动车处于21.1公里每小时的低速行驶状态,事故碰撞位置在肇事机动车车头右部,位于驾驶员凌增明右前方且距离不超过2米。根据诊疗病历资料显示,受害人刘柏生因案涉事故送医时左下肢表皮大面积缺损,右小腿畸形、肿胀,经诊断为右侧髂骨、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左侧耻骨、腓骨骨折。二审法院在查明事故经过的基础上,结合上述事故现场环境、车辆行驶状态、碰撞位置以及刘柏生受伤情况,确信凌增明对案涉事故的发生为应知状态,存在肇事逃逸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因此,二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认定凌增明肇事逃逸事实存在并无不当。与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不同,民事案件关于事实认定的证明标准只需要达到高度盖然性即可,公安机关就凌增明涉嫌交通肇事逃逸案作出撤案处理,不足以证明凌增明没有肇事逃逸行为,凌增明依据其提交的《撤销案件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主张其不存在肇事逃逸行为依据不足。

综上,凌增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凌增明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佘琼圣

审 判 员 金锦城

审 判 员 许东平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武晓晖

书 记 员 周毓敏

王晓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