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邹晓东故意伤害罪再审审查刑事判决书

2021-04-20 21:39发布

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吉07刑再3号

抗诉机关松原市人民检察院。

原公诉机关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邹晓东,男,1973年12月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所在地:扶余市,住吉林省扶余市。曾因犯交通肇事罪、寻衅滋事罪,于1998年4月30日被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于2001年12月9日刑满释放;又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3年8月8日被吉林省扶余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于2011年1月29日刑满释放。因涉嫌故意伤害,于2015年2月6日被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监视居住,于2015年8月6日被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取保候审;又因涉嫌故意伤害,于2016年3月10日被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4月1日被执行逮捕。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于2016年12月29日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于2017年1月10日,服刑于白城市监狱。因本案于2018年6月15日被解回,现羁押于松原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国志,吉林浩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邹晓东犯故意伤害罪一案,宁江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9日作出(2016)吉0702刑初61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松原市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6月7日以松检刑检审刑抗(2017)2号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起抗诉。本院于2017年10月25日作出(2017)吉07刑抗4号再审决定书,指令宁江区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宁江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3日作出(2018)吉0702刑再1号刑事判决,宁江区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8月30日以宁检刑检诉刑抗(2018)2号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起抗诉。原审被告人邹晓东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

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松原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白宝志、陈頔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邹晓东及辩护人刘国志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完毕。

原公诉机关指控,2014年11月16日21时许,被告人邹晓东在宁江区繁荣街圆梦歌厅内,与前来唱歌消费的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因结账问题发生口角,后厮打在一起。在厮打过程中,被告人邹晓东持卡簧刀将被害人张某甲左胸部、头部扎伤;将被害人张某乙右侧阴囊外侧、左肩部、左足跟部、右侧大腿内侧扎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某甲心脏破裂、心包破裂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头顶枕部瘢痕长5.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被害人张某乙左侧肩关节脱位伴大关节撕脱性骨折、右侧阴囊瘢痕长8.0㎝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伤二级;右大腿内侧瘢痕长3.0㎝、左足跟部瘢痕长4.7㎝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微伤。案发后,被告人邹晓东赔偿被害人张某甲、张某乙合计人民币10万元。

2015年9月16日23时许,在宁江区繁荣街圆梦歌厅门口,被告人邹晓东因琐事与刘某甲、王某丙、毕某甲发生争执,指使王某甲(已起诉)、杨志鹏(在逃)殴打各被害人。被告人邹晓东持斧子将被害人王某丙头部砍伤,将被害人毕某甲头面部、肩部砍伤,将被害人付某甲左耳砍伤;王某甲持砖头将被害人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头部打伤;杨志鹏持尖刀将被害人王某丙腹部扎伤,并用拳脚殴打被害人刘某甲。致被害人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头部、面部、腹部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王某丙开放性肝破裂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头部疤痕2.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被害人毕某甲面部瘢痕长度累计7.7㎝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头部瘢痕长度累计5.6㎝、左肩部瘢痕长度累计3.5㎝、额骨骨折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微伤。被害人付某甲左耳颞耳部瘢痕长度8.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公诉机关针对上述指控,向本院提交了书证;证人费某甲某甲、杨某甲、窦某甲、王某甲、陈某乙、高某甲、牟某甲、张某甲、石某甲、王某乙、吴某甲、李某甲、高劲学的证言;被害人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王某丙、刘某甲、付某甲、毕某甲的陈某甲;被告人邹晓东的供述;鉴定意见;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等相关证据。

原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邹晓东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作案2起,造成二人二处重伤、三人四处轻伤、四人七处轻微伤的后果,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被告人邹晓东刑满释放后五年内重新犯罪,属累犯,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应当从重处罚。

原审被告人邹晓东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一起与被害人厮打的事实认可,辩解被害人的伤不是其用刀扎的;因为我们是开歌厅的,人家受伤了,要的钱也不多,为了息事宁人,高某甲同意给钱,我就同意了。第二起指控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辩解没有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被害人,其用斧子砍了被害人毕某甲,被害人王某丙的重伤不是其用斧子砍的。在此起犯罪中,被害人过错在先,由于我的过激行为造成被害人的损伤,我应承担责任。被害人合理损失,我同意赔偿。

原审辩护人刘国志辩护意见: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晓东扎伤张某甲、张某乙并造成伤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将张某甲扎成重伤的证据不能采信。1.窦某甲的前两份证言证实其目睹被告人将张某甲扎伤,后两份证言证实只看见被告人与张某甲等人厮打到一起,认为是被告人扎伤张某甲的。该证人证言前后矛盾,不稳定、不客观,不应采信。2.被害人张某甲前两份陈某甲是被告人扎伤自己,后三份陈某甲自己在与被告人抢刀时误伤自己,其陈某甲前后矛盾,不稳定、不客观,不应采信。3.张某乙陈某甲隐瞒张某甲持刀参与打斗的事实,回避张某甲误伤自己的可能性,其系张某甲的弟弟,可能将罪责推给被告人,其陈某甲不客观,不应采信。4.鉴定意见证明张某甲心脏受伤的情况,不能证明过程。5.现场录像证明不了张某甲的伤是被告人形成的。综上,张某甲的伤是自己从歌厅出来时手里拿的水果刀误伤了自己,而不是被告人形成的。(二)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将张某乙扎伤的证据不足。1.窦某甲的证言前后矛盾,不稳定,不应采信。2.被害人张某甲的陈某甲前后矛盾,不稳定,不应采信。3.张某乙陈某甲证实是被告人将其扎伤了。其一,该陈某甲属于孤证;其二,公诉方的证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被告人与张某甲都证明被告人没有持刀,而张某乙是被刀扎伤的,这就说不能排除其伤是张某甲误伤的可能性。二、公诉机关指控第二起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没有异议,但指控被告人指使他人殴打各被害人不能认同。(一)被告人没有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被害人。王某甲证实不客观,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推脱责任。被告人与王某甲只是认识,双方没有好处和利益关系,如何会受到被告人指使?被害人辱骂王某甲女友,又辱骂王某甲是看门狗,激怒了王某甲,导致被害人被打。另王某甲证实其与杨志鹏是被告人小弟,纯属子虚乌有。(二)被害人王某丙腹部的重伤不是被告人形成的。(三)本案发生被害人存在过错,应减轻被告人的罪责。被害人先辱骂歌厅服务员,又骂被告人等人是看门狗,哼哈二将,后又用拳头推打被告人,由此引发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三、被告人有立功表现,依法应从轻处罚。被告人向侦查机关提供犯罪嫌疑人刘建宇经常活动地点(郭旗街歌厅),通过走访而掌握了刘建宇的电话号码将其抓获,刘建宇后被宁江区法院判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系立功。

原审辩护人当庭出示下列证据:(一)书证:1.看守所犯罪线索转递函载明,在押人员邹晓东揭发刘建宇盗窃线索转给二分局刑警大队。2.办案说明载明,2016年4月19日,接到松原市看守所转来在押犯罪嫌疑人邹晓东揭发刘建宇有重大盗窃机动车嫌疑线索后,对刘建宇展开进一步侦查,确定其为盗车嫌疑人,根据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通过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在市局技术部门的大力配合下,掌握刘建宇活动轨迹,于4月26日在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刘建宇对盗窃吉J×××**号捷达车供认不讳,捷达车已返还失主。3.刑事判决书载明,刘建宇于2016年8月12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二)证人窦某甲的证言证实,我听张某甲说他和戴某甲的男子来回抢刀时,自己把自己扎伤了,张某丁的伤是怎么形成的我不知道。以前在公安机关询问我时,因为酒喝的太多了,张某甲和张某丁是跟歌厅的人打仗受伤的,我就说张某甲和张某丁的伤是跟他俩打仗的那两个人扎伤的,具体他俩怎么受的伤我没看清。我没受伤,也没得到赔偿,只是当时喝酒了,他们被扎伤了,就以为是圆梦歌厅的人拿刀扎伤他们的。(三)被害人张某甲的陈某甲,2014年11月份的一天,我和窦某甲、张某戊、张某乙到圆梦歌厅唱歌,在结账时和歌厅一个戴某甲的男子还有一个老头打起来了,之前我顺手从吧台拿一个水果刀,我们在歌厅门外我和戴某甲的男子厮打起来,我当时手里拿着水果刀,戴某甲的男子抢水果刀,我往回拽时将自己扎伤了。以前在公安机关在医院询问我时,因为喝了很多酒,意识不是很清醒,对打仗时的印象挺模糊,说被戴某甲的男子扎伤了,后期想起来我的伤是我俩在抢刀过程中,我失手将自己扎伤了。我不是因为得到赔偿,给对方开脱罪责,我家都信佛,不能冤枉人家。

宁江区人民法院原审查明:一、2014年11月16日21时许,被告人邹晓东在宁江区繁荣街圆梦歌厅内,与前来唱歌消费的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因结账问题发生口角,进而发生厮打。在厮打过程中,被害人张某甲左胸部、头部被刀扎伤;被害人张某乙右侧阴囊外侧、左肩部、左足跟部、右侧大腿内侧被刀扎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某甲心脏破裂、心包破裂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头顶枕部瘢痕长5.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被害人张某乙左侧肩关节脱位伴大关节撕脱性骨折、右侧阴囊瘢痕长8.0㎝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伤二级;右大腿内侧瘢痕长3.0㎝、左足跟部瘢痕长4.7㎝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微伤。被告人邹晓东及费某甲某甲于2015年2月3日赔偿张某甲、张某乙损失费人民币10万元,二人对邹晓东、费某甲某甲的行为表示谅解,不再追究刑事和民事责任。

原审认定的证据:(一)书证:1.住院病历载明,张某甲于2014年11月16日至2014年12月17日在前郭县医院住院治疗情况;张某乙于2014年11月16日至2014年12月1日在前郭县医院住院治疗情况。2.提取笔录、赔偿谅解书载明,邹晓东、费某甲某甲于2015年2月3日赔偿张某甲、张某乙损失费人民币10万元整,二人对邹晓东、费某甲某甲的行为表示谅解,不再追究刑事和民事责任。3.办案说明载明,没有调取到费某甲某甲的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没有调取到张某戊的病历,因其拒绝进行活体检查,无法对其进行伤情鉴定。4.办案说明载明,张某戊、张某乙在补充侦查期间无法找到,没有调取新的证言。

(二)证人证言:1.证人费某甲某甲的证言证实,2014年11月16日晚上9点左右,我在圆梦歌厅二楼收拾卫生的时候听见楼下吵吵,还有摔东西的声音,我下楼看见有一个人拽我姑娘(高某甲)的衣服,当时我姑娘在吧台里。之后我就边往出推一边跟那四个人说“赶紧走,不给钱,还想吃霸王餐啊”。我把他们四个都推出歌厅门外后,我和他们就在圆梦歌厅的门口撕扒起来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几个人跟我撕扒的,有两个人(应为张某乙、张某甲)往南跑,我看见在我们旁边还有人打仗,是谁我没看清楚。往南跑的人有一个人摔倒在马路边上了,我追上之后我们俩就轱辘一块去了,和他一起跑的另一个男子就回来把我支把开了,然后他俩又一起往南跑,我一直追到一个食杂店的斜对个,那两个人跑过一个横道我就没有追,我就往回走,走到记忆歌厅门前的时候看见老六了,我一寻思另外一伙人应该是老六和另外两个人在厮打。老六在我前面进的圆梦歌厅,我进歌厅后我姑娘高某甲让我回家,我就上后屋穿上外衣就回家了。我和客人打仗的时候什么也没拿。当天我穿着格子的衬衫,没穿外衣,蓝色牛仔裤。老六当天穿黑色外套,戴某甲,其他的没看清楚。打仗时也没看见老六手里拿什么东西。

2.证人高某甲的证言证实,2014年11月16日晚上9点左右,来唱歌的四个客人买单的时候嫌贵,跟我讨价还价。我继父说他们“还能吃霸王餐啊”,我跟我继父说不让他管,他就进屋了,邹晓东跟我在吧台里呆着没说话,四个客人就出门了。之后他们好像对消费的金额不满意,就开门骂,我到门口说“哥你们快走吧”。这时邹晓东就出门和四个客人吵起来了,我继父也出去跟四个人吵起来了,他们在外面打起来了,我就跟白某甲(杨某甲)说赶紧出去拉着点,白某甲就出去拉杖了,我没看见邹晓东和我继父出门的时候拿打仗的工具,他们具体怎么打的我也没看清,等我出去的时候,邹晓东和我继父已经把唱歌的那几个人追到金色之夜歌厅门前了,当时没追上那几个客人,客人打出租车走了。结账时邹晓东和我在吧台里,他没和顾客发生口角,也没说要找人来收拾这几个客人。我在歌厅门口也没喊人快点出来,我也没说砍这句话,没踢打这几个客人。打仗的过程我没看见,四个陪唱在打仗之前就打车走了没在现场。

3.证人杨某甲的证言证实,我在圆梦歌厅工作。2014年11月16日晚上9点左右,我从外面买东西回来看见吧台有人要结账,我就上二楼。呆了十分钟左右我下楼走到一楼楼梯时看见老板娘的父亲往外跑,我说你干啥去?我叔说门口打起来了,他推门出去后我就跟着出去了。我出去就看见我叔、六哥在门口和客人撕扒了,没看见我叔和六哥手里拿东西。后来四个客人在马路牙子那里有两个摔倒了,摔倒的这两个人爬起来和另外两个就往中医院方向跑了,我叔和六哥就追那四个人,追到金色之夜歌厅门前老板娘的父亲和六哥就回来了。老板娘的父亲穿着灰色衬衫,没穿外衣,六哥穿着黑色外衣,戴某甲,短头发。

4.公诉人庭审中出示证人窦某甲的证言证实,我与张某甲、张某乙(张某丁)、张某戊在圆梦歌厅唱歌结账时,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与吧台穿黑衣女的吵吵,然后我把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推出去,吧台里一个戴某甲的男子就骂了一句,紧接着拿着一把20公分左右的卡簧刀(算上刀柄)就出去追张某戊、张某乙、张某甲,一个岁数大的男子也拿刀一起追出去。先把张某戊打倒了,张某戊就跑了,两个男的在一个路口把张某甲和张某乙追上了,戴某甲那个人就给张某甲一下,张某甲倒下后张某乙往起抓张某甲,然后被后来的那个岁数大的给打倒了,戴某甲的和岁数大的两个人一起打的张某丁。这时候我跑过去看见张某丁和张某甲俩满身都是血的倒在那里,然后我就拦了一辆出租车把他们送前郭县医院去了。张某甲胸部被扎了一刀,张某丁(张某乙)肚子上被扎了一刀,阴囊上被扎了一刀,张某戊头部被打出一个口子。辩护人庭审中出示窦某甲证言证实,我听张某甲说他和戴某甲的男子来回抢刀时,自己把自己扎伤了,张某丁的伤是怎么形成的我不知道。以前在公安机关询问我时,因为酒喝的太多了,张某甲和张某丁是跟歌厅的人打仗受伤的,我就说张某甲和张某丁的伤是跟他俩打仗的那两个人扎伤的,具体他俩怎么受的伤我没看清。我当时喝酒了,他们被扎伤了,就以为是圆梦歌厅的人拿刀扎伤他们的。

(三)被害人的陈某甲某乙1.被害人张某甲的陈某甲(公诉人庭审中出示其陈某甲)证实,当时我和窦某甲、张某乙、张某戊到圆梦歌厅唱歌到九点多到吧台买单。这过程中我发现歌厅吧台上放着一把黑色刀把的水果刀挺好看的,我顺手就拿起来了闲玩,张某戊他们和歌厅老板算帐的时候因为钱的问题吵起来,张某戊他们吵吵的时候,我一点没参与,后来算完帐时,张某戊他们就出屋了,我也跟着他们往屋外走,到门外我发现一个男的追打张某戊,这时我和张某乙就往马路方向跑,我们刚跑戴某甲穿黑上衣的男子就追我们俩,到马路边上追上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互相厮扯到一起来了,当时我喝酒具体怎么厮扯的我记不清了,我从歌厅出来时手里一直拿着那把水果刀,在我们互相厮扯的过程中,我的左侧胸部突然就被扎了一刀,把我扎倒,接着张某乙扶起来我,我俩就跑了,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怎么被送到医院我都不知道了。当时我只看见穿黑衣服戴某甲的男子追打我们了,是否还有其他人参与打我们我没看见。辩护人庭审中出示张某甲陈某甲证实,2014年11月份的一天,我和窦某甲、张某戊、张某乙到圆梦歌厅唱歌,在结账时和歌厅一个戴某甲的男子还有一个老头打起来了,之前我顺手从吧台拿一个水果刀,我们在歌厅门外我和戴某甲的男子厮打起来,我当时手里拿着水果刀,戴某甲的男子抢水果刀,我往回拽时将自己扎伤了。以前在公安机关在医院询问我时,因为喝了很多酒,意识不是很清醒,对打仗时的印象挺模糊,说被戴某甲的男子扎伤了,后期想起来我的伤是我俩在抢刀过程中,我失手将自己扎伤了。我不是因为得到赔偿,给对方开脱罪责,我家都信佛,不能冤枉人家。

2.被害人张某乙(张某丁)的陈某甲证实,我们四个人在圆梦歌厅唱歌一个多小时张某戊下楼结帐,不一会张某戊上楼说咋这么贵呢,一共花了800元,然后我们四个一起下楼,到一楼吧台问老板娘咋这么贵,老板娘也没说什么就是让我们给钱。张某戊掏出500元给老板娘了。老板娘收下500块钱之后还向我们要钱,我们就跟她理论,老板娘的意思就是刚才给的500元钱是酒钱,还差300块钱的陪唱的钱,我们就让她详细给算算,她也没给算,这时窦某甲在兜里拿出300块钱给老板娘,我和张某甲要把这300块钱拿回来,老板娘直接就把这300块钱拿起来用手举着,就跟在吧台里一个戴某甲的男的说“找人过来收拾他们几个”。然后那个戴某甲的男的就开始打电话找人,这时窦某甲就让我们赶紧走,然后歌厅老板娘就拽着张某甲的肩膀不让我们走,窦某甲就踹了张某甲两脚让我们赶紧走,我和张某甲,张某戊三个就出去了,窦某甲在我们后面。老板娘就召唤吧台里的男的,还有屋里的另一个男的一起跟她出去,他们三个出来的时候我听见老板娘说“砍”。然后和她一起出来的两个男的从身上一人拿出一把刀就冲上来了,我就喊报警,张某戊拿着手机正要拨打电话,其中一个男的就奔张某戊去了,张某甲就喊“跑”,我和张春锋就开始往外跑(当时我们是背对着圆梦歌厅往右面跑),我没跑出去多远我后面就追上来一个人用刀把打我左侧肩膀一下把我打倒了,我面朝上看见戴某甲穿着黑衣,短头发男的拿刀向我腰部扎没扎上,划开一个口子,之后就向我大腿根部扎了一刀,这刀没等他拔出来就被我踹开了,踹开之后他又扎我左脚脚背一刀,我哥张某甲就跑来了,戴某甲男的直接用刀扎我哥张某甲胸部一刀,把我哥张某甲扎倒下了。这时老板娘就跑过来踢我哥,边踢还边说“叫你们得瑟”。我看见戴某甲男的还要扎我哥,我就起来跑过去把老板娘和戴某甲的那个人都推开了,然后我扶起我哥就继续往前跑,我的鞋也跑掉了,我和我哥跑到一家店铺的门前坐在台阶上,我哥说报警,我就从兜里拿出手机刚要拨通110的时候我就看见一帮人追上来了,然后我扶起我哥就开始继续跑,我和我哥跑了一会我看见他们不追了,我和我哥就坐在马路边上,刚坐下的时候我哥一下子就倒下了,这个时候窦某甲就过来了,他拦下一个出租车把我们俩直接拉到前郭县县医院来了,到医院之后我就没有意识了。老板娘领着两个男的出来时,这两个男的手里拿着刀。戴某甲的男的拿的是一个折叠的刀,刀多长我记不清了;另一个男子的从裤兜里拿出来一把刀,什么样我没看清。

3.被害人张某戊的陈某甲,我们四个人在圆梦歌厅唱歌结账之前我问消费多少钱?楼下的人就告诉我800块钱。我兜里就500块钱,我和窦某甲、张某甲说让他们把剩余的钱给我垫上,之后我就去吧台结账。当时吧台里坐着一个30左右戴某甲男的和一个20多岁女的,我就往吧台上放了500块钱,随后我跟他们说我出去一趟,几分钟就回来,说完我就出门走了。大约过了5、6分钟我回来,看见他们三个人还在吧台商量让便宜点。过了两、三分钟,窦某甲说别吵吵了,他往吧台放了200块钱,之后我和窦某甲就推张某甲和张某丁出门,这时吧台戴某甲的那个男的从吧台出来,我翻电话本的时候,他上来就用手打了我脑袋一下,我转过头他又打我,我用手挡了一下给我手机屏打碎了,随后他又打了我脑袋一下,我用手摸发现出血了,当时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就赶紧往万隆超市方向跑,跑到中医院住院处花店十字路处我上了一个出租车,我就让出租车司机往三角公园方向走,再到金碧辉煌歌厅,再到中医院住院处的十字路口这么绕圈走,我寻思这样好能看见我哥哥他们。我绕了2、3圈也没有看见他们,就给张某甲打电话张某甲没有接,我又给张某丁打电话,窦某甲接的电话,告诉他们被打坏了,在县医院呢。

(四)被告人邹晓东的供述,2014年11月16日7点多我去圆梦歌厅溜达,在吧台里和老板娘高某甲唠嗑时,从2楼下来一个人说要看一下消费多少钱?高某甲算一下帐说消费了800元。这个人说咋这么贵呢,还骂骂咧咧的。之后又从2楼下来两个人,说楼上剩下4瓶啤酒,有一个人跟高某甲说我给你500块钱,就给高某甲500块钱,高某甲说酒水钱我就收你480元,就给这个人找回去20元,然后第一个下来的那个人就往回抢钱,就说钱给算多了,往回抢钱的过程中从2楼又下来一个男的,他们四个就在吧台外面跟高某甲往回要钱,他们还说高某甲要不把钱退给他们,他们就不走了,他们在那骂骂咧咧的能有20多分钟,这时候费某甲某甲就过来了,费某甲某甲到他们跟前跟他们说“你看你们在这唱歌了,咋地还要吃霸王餐啊”。然后四个人中的三个(最后下来的那个客人没撕扒)就跟费某甲某甲撕扒起来了,服务员就给他们拉开了,服务员和最后下来的那个客人就往出推那三个客人,把他们三个推到门外去了,高某甲也从吧台里出来了,服务员把费某甲某甲推后屋去了。这时我从吧台出来,因为那三个客人还要往屋里进,我和高某甲还有服务员就把门堵上,不让他们进来,但是他们把门拽开了,高某甲就说你们再在这闹我就要报警了,他们其中一个就说“你报,你报,你信不信把你们店给平了”。然后我就说“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也不怕磕碜,你们也太熊人了”。我说完这句话那几个人就奔我来,一开始出钱买单的那个人(张某戊)就问我“你是干啥的”,然后我俩门外就打起来了,他用拳头打我脑袋但是没打到,我当时在吧台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杯,打他脑袋一下,紧接着我俩就撕扒到一起了,然后和我撕扒的这个人(应为张某戊)把我推开就开始往马路上跑,我就追了他两三步,这个时候另外的两个人也奔我来了(应为张某甲、张某乙),其中有一个小个子穿黑衣服,手里还拿着刀(应为张某甲),还有一个就是第一个下来的那个羊毛卷头发的,他俩说你还敢打人,手里拿着刀的那个人在前面先过来的,我看见他拿刀,我上去就去抢他的刀,我就握住这个人手里的刀也没抢下来,这时羊毛卷头发的这个人也过来了,好像费某甲某甲也出来了,我们好几个人就撕扒倒了,我们倒在马路牙子边上了,倒地上以后还在继续厮打,当时都谁打谁了怎么打的我也说不清了,我从吧台里出来时拿的那个水缸子好像是在抢刀的时候扔了,我们几个人在一起撕打了一会,羊毛卷头发的和手里拿刀的这两个人就站起来跑了,我在地上后站起来的,站起来的时候在地上捡了一把刀,我站起来以后那两个人就往中医住院处那个方向跑了,跑出几十米以后他俩就坐到一家门前的台阶上了,开始打电话,我就拿着刀奔他俩去了,他俩看见我过来了起身就跑了,这时在歌厅里结账时候最后下来的那个人(应为窦某甲)过来跟我说别生气了,拉到把,我说你们喝点酒咋能这么熊人呢。然后他也没之声就走了,我也走了,我也没回歌厅直接就开车走了,走到松原大路我捡的那个刀就给扔了。是一个黑色把手的水果刀,刀身能有10厘米左右。我没用刀伤人,他们伤不是我形成的,我没拿砍刀。

(五)鉴定意见:1.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松)公(法)鉴(伤)(2015)094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载明,张某甲头顶枕部瘢痕长5.5厘米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5轻微伤c)”头皮创口或者瘢痕”之规定,构成轻微伤;心脏破裂、心包破裂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6.2重伤二级b)“心脏破裂;心包破裂”之规定,构成重伤二级。2、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松)公(法)鉴(伤)(2015)095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载明,张某乙左侧肩关节脱位伴大关节撕拖性骨折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9.4轻伤二级h)“损伤致肢体大关节脱位”之规定,构成轻伤二级;右侧阴囊瘢痕长为8.0厘米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8.4轻伤二级i)“阴囊壁贯通创;阴囊皮肤创口或者瘢痕累计4.0厘米以上;阴囊内积血,2周内未完全吸收”之规定,构成轻伤二级。右大腿内侧瘢痕长度为3.0厘米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9.5轻微伤a)“肢体一处创口或者瘢痕长度1.0厘米以上;两处以上创口或者瘢痕长度累计1.5厘米以上,刺创深达肌层”之规定,构成轻微伤;左足跟部瘢痕长度为4.7厘米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9.5轻微伤a)“肢体一处创口或者瘢痕长度在1.0厘米以上,两处以上创口或者瘢痕长度累计1.5厘米以上,刺创深达肌层”之规定,构成轻微伤。

(六)辨认笔录载明,2014年11月17日,在宁江二分局繁荣派出所工作人员组织下,窦某甲对随机在公安信息网中调出年龄相仿的12张男性照片进行辨认,窦某甲指出8号费某甲某甲是打人者之一,5号邹晓东头型很像,因为没有戴某甲,也没有看到本人,所以不能确认。

(七)视听资料,郭旗街老一建家属楼道口摄像显示,2014年11月16日21时22分48秒至21时23分03秒,没有被害人被伤害的画面。

二、2015年9月16日23时许,刘某甲、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陈某乙酒后由刘某甲驾驶奔驰轿车拉着王某丙、毕某甲,陈某乙驾驶别克轿车拉着付某甲先后到宁江区繁荣街圆梦歌厅寻找卖某甲女未果,刘某甲驾驶奔驰轿车拉着王某丙、毕某甲离开圆梦歌厅门口前行较短距离后停车,王某丙、毕某甲下车再次走到圆梦歌厅门口,与被告人邹晓东及王某甲(已判刑)发生争执,被告人邹晓东指使王某甲、杨志鹏(在逃)殴打各被害人。被告人邹晓东持斧子将被害人王某丙头部砍伤,将被害人毕某甲头面部、肩部砍伤,将被害人付某甲左耳砍伤;王某甲持砖头将被害人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头部打伤;杨志鹏持尖刀将被害人王某丙腹部扎伤,并用拳脚殴打被害人刘某甲,致被害人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头部、面部、腹部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王某丙开放性肝破裂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头部疤痕2.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被害人毕某甲面部瘢痕长度累计7.7㎝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头部瘢痕长度累计5.6㎝、左肩部瘢痕长度累计3.5㎝、额骨骨折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微伤。被害人付某甲左耳颞耳部瘢痕长度8.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2016年12月13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丙、毕某甲与被告人邹晓东的亲属达成赔偿谅解协议,赔偿王某丙、毕某甲损失费合计人民币140000元,王某丙、毕某甲对邹晓东的行为表示谅解并撤回起诉。

原审认定的证据: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载明,2015年9月16日,刘某甲报案。

2.松原市中心医院CT临时报告单、门诊诊断书、前郭县医院出院诊断书、住院病历、人体损伤检验记录表载明,毕某甲于2015年9月17日在松原市中心医院作CT检查,毕某甲左额骨面部骨皮质连续性中断,考虑骨折、左额顶部皮下软组织肿胀、双侧筛窦低密影、左额部颅骨内板下条形稍高密度影。付某甲于2015年9月18日在松原市中心医院门诊治疗,其左耳廓上方自颞部斜行向耳屏上方见一长约10cm左右窗口,耳廓部分离断。王某丙于2015年9月16日23时入住前郭县医院骨外科疗区,于2015年10月15日10时出院。出院诊断:开放性肝破裂,头皮开放性伤口、手术后切口感染。2015年11月9日,王某丙头部见一2.5cm疤痕,右腹部见一14.5cm疤痕。

3.办案说明载明,犯罪嫌疑人杨志鹏以及涉嫌窝藏包庇的犯罪嫌疑人高某甲已在公安网进行布控,暂未抓获。

4.在逃人员登记表、办案说明载明,邹晓东于2015年9月18日,杨志鹏于2015年10月19日因本案被公安机关网上通缉。

5.办案说明载明,毕某甲伤情鉴定结果为轻伤二级,由于本人拒不到公安机关配合办案民警做伤情告知笔录,办案民警现已电话其本人,且本人对此伤情鉴定结果轻伤二级无异议。

6.王某甲户籍、抓获经过、被刑事拘留、逮捕、移送起诉相关文书载明,王某甲因本案于2015年10月18日被刑事拘留,于2015年11月25日被逮捕,于2016年1月25日移送审查起诉。7.调解笔录、撤诉申请书、收据载明,2016年12月13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丙、毕某甲与被告人邹晓东的亲属达成赔偿谅解协议,赔偿王某丙、毕某甲损失费合计人民币14万元,王某丙、毕某甲对邹晓东的行为表示谅解并撤回起诉。

(二)证人证言:

1.同案王某甲的供述,2015年9月16日晚上23时左右,我和邹老六坐在圆梦歌厅的门口呆着,洋洋在屋里好像在收拾包房,这时来了一台奔驰轿车,下来好像三个人,到门口要找小姐出台,当时好像是没有人愿意出去,老板高某甲好像跟那几个人说没有出台的小姐,有个人就说装什么纯啊,开始骂圆梦歌厅的女服务员,之后还骂我和邹老六,还骂高某甲。说我和邹老六是哼哈二将看门的,之后邹老六生气了,就往他车的方向走,边走边回头跟我和洋洋说:“磕他(就是打他们的意思)。”邹老六上车从后备箱拿出了一把斧子,之后就奔骂他的人去了,还跟我和洋洋说:“磕他,要不我就砍你俩。”邹老六就算不说这话,我和洋洋看见邹老六和别人打仗,我们也得帮邹老六,因为我和洋洋都是邹老六的小弟,我们什么都得听邹老六的,邹老六让我动手我就动手了。邹老六拿斧子要砍骂他那个人,被高某甲拦了一下但是没有拦住。洋洋上去就打了对方一个高某乙一拳,把那个人(刘某甲)打跑了,邹老六甩开高某甲之后就开始用斧子砍对方那个人(毕某甲),我也同时就在地上捡起砖头打对方,我记得当时我最先打的就是穿黄色格衣服(王某丙)那个男的,那个男的脑袋出血了,之后我还打了对方短发的高某乙(毕某甲)和头发稍微有点长的大个(付某甲),也是用砖头打的头部。在我打的时候洋洋还有邹老六也在跟对方厮打,洋洋先打了对方一个人一拳,之后还用砖头打了对方一个人脑袋,邹老六一直拿着斧子还有捡砖头打对方,我看见他砍了对方一个人脑袋一下,还用砖头打了对方的人。在打仗过程中邹老六头部也受伤了,肯定是对方的人打的,当时打的挺混乱的,打完仗邹老六拉着我和洋洋走的时候,在车里洋洋说给其中一个人扎了一刀,但是我没看见他具体扎谁了。其还供述案发后几个人的行程及被抓获经过。当天邹老六拿一个斧子(长30公分左右,扁的,斧头好像是白钢的,斧刃长能有8公分左右,什么柄的我没看清),洋洋拿一把刀(单刃的刀,黑色的刀头,把手是黑白的,刀刃长7公分左右,刀身展开一共长10多公分)。打完仗之后不知道洋洋怎么处理的刀,斧子邹老六就放在奥迪车上了。我身高180公分,较瘦,自由发型,穿一件黄色外套,里面白色内里是一体的,蓝色休闲裤,白色休闲鞋,穿的鞋和裤子扔了找不到了,衣服我现在穿着。邹老六身高165公分左右,中等身材,光头,穿一件黄色半截袖,黄鞋,戴某甲,当天他穿的衣服后来也都换了,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洋洋身高175公分,稍胖,自由头型,穿一件白色半截袖,黑色裤子他当天穿的衣服哪去了我不知道。

2.证人陈某乙的证言证实,2015年9月16日23时许,在宁江区圆梦歌厅门口,刘继承、王某丙、毕某甲和付某甲被圆梦歌厅的人打了。因为什么被打的我不清楚,因为当时我在车上了,一直都没有下车。我们这方有我、刘继承、王某丙、毕某甲和付某甲五个人,对方有多少人我不清楚,当时还有看热闹的。我和付某甲是开别克车去的,刘继承、王宏达和毕某甲是先到的歌厅,我和付某甲后到的,等我到的时候我就和付某甲在车里聊天了没有下车,之后就听见外面打了起来了,然后付某甲就下车了,我就看见王某丙、毕某甲和付某甲和对方打了起来,我就一直在车上没有下车,我看见王宏达、毕某甲和付某甲都受伤了,并往油漆路上跑。我就开车下到油漆路上打算接他们去医院,等我到油漆路的时候刘继承、王宏达和付某甲就上我车了,上车后王宏达说:“我被扎坏了,赶紧去医院。”我就开车拉他们去医院了,当时我们走的时候没有看见毕某甲。

3.证人高某甲的证言证实,我是圆梦歌厅的老板。2015年9月16日晚上店内来了一拨客人,一辆奔驰车上下来一个人问我:有没有可以出去的女孩。当时我就说:“没有能出去的女孩,不信你问问,如果女孩自己愿意跟你走我也没意见”。然后这个男的就问其中一个女孩:“你能出去不?”那个女还说自己来事了不能出去。然后又问我能不能出去,我说我负责收银不出台。然后这个男的就回到了车上,车开走了后来又倒回来了,下来了3个男的都往店门口走,之前的那个男的就说,别磨叽,就让女孩傻愣上车跟他走,我说没有,他自己说了半天我们也没人理他,他就到了门口和邹老六(邹晓东)说话,当时冬雨和邹老六坐在圆梦歌厅门口,那个男的就问冬雨和邹老六:“你们俩是哼哈二将啊,你们俩是看场子的啊”。那个男的一边说着脏话一边就要伸手和邹老六比划,我就在他们俩中间拉着那个男的,没打到邹老六,然后邹老六就说:“我也没和你说话吧”。我就指着邹老六说他也是客人,邹老六就没说话,在我身后听着我和那个男的说话。过了一会儿邹老六就去了自己的奥迪车后背箱,拿出一把斧头,冬雨说没说什么我不知道,冬雨手里拿着什么我也没看见,洋洋之前在屋里,后来外面吵吵起来他才出来的。邹老六拿斧子过来就和冬雨、洋洋和对方的人打在一起了,我害怕被吓到屋里了,没敢出去看,后来他们打完我才从屋里出来,他们就都开车走了。我和邹老六是男女朋友关系,认识有一年多了。我当天晚上没带隐形眼镜,看见邹老六从后备箱里拿出来斧子,我就上前拉着邹老六,邹老六开始砍向挺高挺胖的戴着大金链子,具体砍没砍到那个人我没注意,我就顾着拉邹老六了,然后我没拉住邹老六,他们就打起来了。邹晓东上身穿着黄色短袖,下身穿着牛仔裤,黄色的鞋,带着一个黄色边的近视镜,短发有一点秃顶;冬雨当时穿着黄色开衫长袖,里面穿着白色的衣服,裤子和鞋记不清了,年纪大概在20岁左右,比较瘦,身高在175公分左右;洋洋当时穿着白色半截袖,裤子是深蓝色的紧身裤,鞋子不记得了,年纪大概在20岁左右,正常身材不胖也不瘦,身高在175公分左右。邹老六今年能有40岁左右,家是扶余三岔河的。邹晓东、冬雨和洋洋是朋友,经常在网吧一起上网玩游戏,冬雨和洋洋平时就叫邹晓东六哥。邹晓东、冬雨和洋洋打仗之前他们什么也没说,邹晓东也没说话。打仗的时候邹老六先拿的斧子动手要打人。

4.证人牟某甲的证言证实,2015年9月16日晚上我在网吧上网,后来听说圆梦歌厅门口打仗了,我就过去看热闹了。我去的时候他们就打完了,没看见打的过程。我在地上看见了一个眼镜,好像是邹老六的,因为他戴某甲,我从地上捡起来就给了圆梦歌厅老板高某甲,然后我就走了。

5.证人张某甲的证言证实,我是圆梦歌厅女服务员姗姗。2015年9月16日晚上23时左右,我在店内门口呆着,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店门口,坐在正驾驶位置的那个男子就和我说你家老板呢,我没说话就进屋叫了高某甲,那个人就和高某甲说话,我只听见那个人一直嘴里骂骂咧咧的,高某甲就回来了,我就出去了,那个人指着我就让我上车。我说你找我家老板吧,高某甲当时就喊我让我回来,我就又回到屋里。这时店内的一包客人出来买单,有三个服务员一起跟着出来了,奔驰车上正驾驶位置的那个男的就指着站在门口的一个服务员问她能不能出去,她说她来事了不能出去。然后奔驰车就往前开走了不在店正门口停着了,一包的客人结完帐走了以后奔驰车正驾驶那个人还有奔驰车上的其他人下来走到店门口,这时我在店内靠门口的沙发上坐着,正驾驶上的那个人到了店门口和邹老六、王某甲说你们俩是哼哈二将啊,还骂了邹老六和王某甲,当时邹老六和王某甲没说话,这时候高某甲出去了,我们店里的几个服务员也都一起跟着出去站在店门口,邹老六就站起来往车跟前走,在他的奥迪车后备箱取出来一把斧子向正驾驶的那个男的走去,这时高某甲就上前拦着邹老六,王某甲和洋洋当时分开站在门口前边的路上,邹老六和洋洋就说:上,然后就打起来了。邹老六用斧子砍到谁了我没看清。王某甲拿的板砖,洋洋手里拿了一把小刀,当时打得很混乱,我没看清楚具体都是谁打的谁,后来邹老六被打倒在地上了,对方好像要抢斧子,王某甲用板砖打了对方的一个人,洋洋用刀扎了对方的一个人肚子上,后来打完仗邹老六就开着车拉着王某甲和洋洋一起走了,我当时就回到店里了。邹老六上衣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西服,下身黑色的裤子,当天还戴了一个眼镜,打完仗眼镜掉地上了让别人捡起来放店里了,鞋子不记得了;王某甲当时上身穿着黄色的上衣,白色的内衬,裤子是黑色,白色的鞋;洋洋当时穿着白色的半截袖,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白色半截袖后面有一个圆带图案的。

6.证人石某甲的证言证实,我是圆梦歌厅女服务员娜娜。2015年9月一天晚上大概23点左右,我在圆梦歌厅楼上听见楼下有人吵吵,我就下楼看见大厅里一个挺高的短发,穿深色衣服的人正在骂,也不知道骂什么。我下来就问我出不出台,我说不出台。然后他就骂我说装啥啊,骂完就往外走,到门口看见王某甲和邹晓东坐在门两边,这个人就骂说你俩他妈是看场子的啊,哼哈二将啊。这时邹晓东就站起来问他为什么骂他。这个人就说骂你怎么的啊,这时老板高某甲过来拦在那个人和邹老六之间,说邹老六是她老公,那个人还骂说“是你老公怎么的啊”,好像还要比划邹晓东被高某甲挡住了。这个人继续在那骂,邹晓东就上车里取出一个小斧子就奔那个骂他的人去了,高某甲就拦在邹晓东前面说别打仗,结果没拦住,之后对方不知道又在附近过来几个人,我也没敢看,他们就打起来了,具体怎么打的我也没看见,打了大概5、6分钟,之后人就都没了。打仗时王某甲拿砖头,洋洋拿什么没看见,邹老六拿的小斧子,长能有30公分左右,具体什么样没看清。对方拿什么工具不知道。

7.证人王某乙的证言证实,我以前是圆梦歌厅的服务员,发生完打仗的事后不干了。打仗时我在圆梦歌厅门口站着了,大厅里面有几个服务员,邹老六在门口坐着。这时来了两个客人,其中一个进屋就说要找出台的。高某甲就过去跟这个男的说大哥,我们这的服务员不外包,你要想领出去,你得跟服务员自己聊,我们也不收钱,她要愿意我们不管。之后这个男的就开始挨个服务员问:能不能出去,服务员没有人搭理,有的说不出去,这个男的听了说不出去后就开始骂,都他妈装啥啊,给钱不干,让人白干就干了。我们屋里的女服务员没人理他,这个男的就往门口走,还继续骂,当时邹老六跟东宇就在门口的两侧坐着,这个男的看见邹老六和东宇后就对他俩说:你们俩是哼哈二将啊,看场子啊。老板高某甲就过去跟那个男的说:哥你看这都是咱们家的客人。那个男的就骂:客人多你妈啊,高某甲看还骂,就跟那个男的说:他(邹老六)是我老公,那个男的说你老公多个啥,那个男的伸手杵了邹老六一下,高某甲说你看这是干啥啊,这个男的就用手怂了高某甲一下,这时邹老六就从地上站起来了,邹老六就说你骂我媳妇干啥。那个男的说,我还想睡你媳妇呢,之后还骂了几句,邹老六转身就往他车的方向走,到车上拿一个小斧子往回走,高某甲上去拉着邹老六,跟邹老六说别跟他们一样的。这时先来的两个客人,还有车里面的两个客人就都过来了,双方就打在一起,我看见他们打起来了就进屋了,后面发生的事就不知道了。

8.证人吴某甲的证言证实,我是郭旗街漠狐歌厅的服务员。昨天晚上11点多,我在店里待着,我听见外面有人喊,我就开门出去看看,我出门就看见邹老六在一辆黑色奔驰车前被一个挺胖的人给扑倒了,当时邹老六穿的黄色半截袖,他倒地以后怎么打的因为车挡着我就没有看到,这时店里的客人让我拿酒,我就回去了。不知道邹老六和谁打仗。我当时没看到谁拿着刀、斧头等东西。

9.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我在郭旗街开个冬梅歌厅。圆梦歌厅在我歌厅隔壁。9月16日晚上23时许,圆梦歌厅打仗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不知道打仗的具体原因,我当时也没有留意,我就是出门看他们打仗呢,还扔砖头,我就回屋了。打仗的人里我就认识圆梦歌厅这面有一个叫邹老六,就是圆梦歌厅高某甲的男朋友,还有一个穿白色半截袖的叫洋洋,还有一个穿着黄色上衣的小男孩,他们三个人参与打仗了。对方的人我都不认识,也有三四个人,就知道他们是开着一辆奔驰车来的。邹老六在案发时穿着黄色半截袖,裤子没有注意,平头,年龄得40岁左右,走路有点踮脚,在打仗时拿着一个斧子;洋洋穿的是白色半袖,深色裤子,也是短头发,别的我没有注意。他能有22岁左右,172厘米左右,体态适中,能有140斤左右体重。和邹老六打仗的那伙人中我看见一个穿黑色短袖的大胖子,脖子上还戴一个金链子。还有一个是穿着黄色格半袖的男的。他俩年龄差不多,身体都挺胖的。

10.证人高劲学的证言证实,平时都叫我高涛,高某甲是我妹妹;邹晓东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他家是扶余县三岔河镇的。9月17日,高某甲给我打两个电话,告诉我店里的人打仗了,让我去经管店去,也没有说具体是谁打仗的事情。

(三)被害人的陈某甲某乙

1.被害人王某丙的陈某甲,2015年9月16日晚上23时左右,我、毕某甲、刘某甲、付某甲、陈小龙在一起吃饭,我们都喝了不少,好像说要给毕某甲找小姐。我们就开着两台车往歌厅方向走,快到歌厅门前的时候我接个电话就下车了,毕某甲和刘某甲就开着车到了歌厅门前,他俩就下车了,当时我就到道边去打电话了,付某甲和陈小龙的车当时也到了,陈小龙一直在车里呆着了,付某甲下车了,刘某甲和毕某甲当时好像去和歌厅的老板谈什么,戴某甲那个男的拿着斧子好像就奔毕某甲去了,歌厅的女老板就拦着,我看见穿白色衣服(杨志鹏)那个男的上去就打了刘某甲一拳,这时歌厅那个女的好像是没拦着,两个穿黄色衣服的男的就开始打毕某甲,戴某甲那个男的用斧子砍到毕某甲头了,毕某甲流血了。我看他们打我朋友,上去就打那两个黄色衣服的男的,那个戴某甲的男的(邹晓东)好像用斧子砍到我头了,穿白衣服那个男的趁我不注意用刀扎了我右侧胸部一刀,当时我喝酒了也没太在意,还跟他们打,当时我也穿的黄色的衣服,毕某甲可能是误把我看成是对方的人,还踹了我一脚,当时我就踉跄的到道边了,好像是付某甲拉着毕某甲说打错了,毕某甲才注意到是我,之后戴某甲的男的跟毕某甲又打到一起了,穿黄衣服那个瘦子拿砖头打了毕某甲好像是后背一下把毕某甲打倒了,我捡起一个砖头打在戴某甲那个男的脑袋上了,之后另外一个挺瘦的穿黄衣服的男的就开始追打我,用砖头打在我身上了,当时我身体有点难受了,到道边之后我们的别克车就在道边,我上车就说快去医院,我被扎了。我上车之后付某甲和刘某甲也上车了,当时我就有点昏迷状态了,他们就直接把我拉到县医院了,进医院之后我意识就不太清楚了,毕某甲和付某甲他们具体伤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在哪处置的我也不清楚。

对方有三个人,一个戴某甲穿黄色半截袖拿斧子的人,他能有30多岁,身高170公分左右,中等身材;还有一个穿黄色上衣的人,这个人身高大概175公分左右,较瘦,再有就是一个穿白色半截袖拿刀的人,这个人身高大概175公分左右,挺瘦的,头发稍微有点长。

2.被害人刘某甲陈某甲,2015年9月16日晚上10点多,因为我朋友毕某甲从扶余县到松原来溜达,我们一起吃完饭,王某丙提议领大伙唱会歌,我们就开着一辆奔驰车到了郭旗街上,因为当时我们几个人都没少喝酒,听说圆梦歌厅的服务员能出台(卖某甲),所以王某丙就说要给毕某甲找个服务员,就这样我们把车停在歌厅附近,我和王某丙就跟圆梦歌厅的老板娘谈价格没谈妥,我就从歌厅往出走,歌厅门口坐着三个男的,其中一个穿黄色半袖年龄大的,还有两个年龄小的,穿着白色半袖和黄色半袖。我出歌厅门的时候看了年龄大的那个男的一眼,年龄大的那个男的(穿着黄色半袖,40多岁年龄)问我瞅啥,我也没有吱声。我就跟我朋友毕某甲在门口说话的时候,我看见那个男的去他车里,从他的车里拿出一个斧子,这时我身边的一个男孩突然打了我一拳,当时差点没给我打倒,付某甲就让我跑,我就跑到道对面的胡同里了。我跑到安氏蒸肉跟前以后,我就打电话联系他们几个人,也没有联系上,后来我看到我朋友开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过来了,我就上前拦住车,我到车上一问,才知道车上拉着王某丙,王某丙被扎伤了,我们就一起拉王某丙去医院了。后来我打电话才知道,毕某甲和付某甲也都被砍伤住院了。在歌厅是门口坐着的三个人一个岁数大的,能有40多岁,平头,他有一辆黑色奥迪车,另外那两个小男孩我也没有注意到。案发当天我喝酒了,但事情我都记得,没有喝多。

3、被害人付某甲的陈某甲,2015年9月16日晚上11点左右,我和陈小龙、毕某甲、王洪达、刘某甲从光阴的故事酒吧一起出来,毕某甲、王洪达、刘继承他们三个人开奔驰车先走了,去了圆梦歌厅,我和陈小龙开着另外一个别克GL8车后到的圆梦歌厅门口,我和陈小龙在车里呆着了。过了一会儿我就听见他们吵的声音特别大,然后就打起来了,吵吵啥我也没听见,然后我就直接下车了,陈小龙一直没下车,他在车里坐着了。我下了车之后什么也没说,那时候他们就已经打到我面前了,我刚下车还没看清具体怎么回事,也没有时间让我问,就有一个男的手里拿着斧子的人向我砍来,我没寻思他能砍我,那个人拿着斧子砍到了我的左边耳朵,然后我就追手拿斧子的人,拿斧子的人往歌厅门口的方向跑,我就在后面追,追到奔驰车附近的时候,我就把砍我的这个人摔倒在地上了,然后我用脚踹了他一下,之后我就往道边跑,跑的时候有个穿白色短袖的人拿砖头打我,我没有理会穿白色短袖的人,我之后又从路边回到奔驰车附近和拿斧子砍我的那个人又撕扒一起了,然后我就被他推到马路上了,之后我就没再回到打仗的现场,然后我就穿过歌厅对面的广场,陈小龙在路边接的我,之后我就和小龙去了前郭县医院。我左耳缝了13针,左手背在打的过程中被划伤了,具体怎么伤得我记不清了。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打仗,我下车的时候就已经打起来了。对方大概3、4个人。我就对拿斧子砍我的人比较有印象,他穿了一件黄色的短袖,带个眼镜,年龄大概在30多岁,其他的都不记得了,白色短袖的那个人还是我后期看监控知道的。

4.被害人毕某甲的陈某甲,2015年9月16日23时许,我和刘某甲、王某丙、小伟、小龙等人喝完酒后,刘某甲说:找几个小姐去。刘某甲开他的黑色奔驰车拉着我和王某丙,小龙驾驶银色别克商务车拉着小伟来到圆梦歌厅。我们三人先到的歌厅,把车停在歌厅门口。歌厅门口坐着老板,还有两个服务生和老板娘。刘某甲问老板娘有没有小姐,老板娘说:要几个。刘某甲说:你先找来几个看看。老板娘说:那你得等。之后老板娘在歌厅门口吧台的地方打电话找小姐。我们在车里等着,也没跟歌厅的人说话。过了4、5分钟,小龙和小伟也来了。之后刘某甲把车开到歌厅旁边,刘某甲和王某丙也下车了。走到歌厅门口,刘某甲问老板娘:小姐咋还没来呢。老板娘说:马上了。刘某甲因价格问贵说不找了,我们就往车上走。快上车的时候,刘某甲往回瞅一眼,歌厅老板说:你瞅啥。刘某甲说:瞅你咋的,瞅你你还能杀人啊。刘某甲就往歌厅门口走,我也跟着他回去了。到门口的时候,老板骂着说:你瞅啥。刘某甲说:瞅你咋的,你能整死谁呀。歌厅的老板娘拉着,让我们快走。这时王某丙和小伟应该在道边附近,老板往停在歌厅门口10米左右的车那走,把车的后备箱打开,在里面拿出个斧头奔刘某甲去了,期间老板娘还挡着老板,不让老板过来,我跟老板说:你干啥啊。老板拿斧头砍我脑袋一斧头,站在我身后的穿白色衣服的服务生(杨志鹏)好像用拳头上去给我脑袋上面一下子,之后我们就打起来了。当时我眼睛上都是流的血,都看不清什么东西。我回头抱着老板,把老板抱倒了,倒在奔驰车前,穿黄色长袖的服务生(王某甲)不知道拿什么东西又打我脑袋两下子,王某丙拿个砖头打老板,小伟在后面把老板又拽倒打老板,后来他们就打到马路上,老板和小伟在车旁边互相打几下子,黄色长袖服务生追王某丙到马路上,怎么打的我没看见。我站在路边没过去,当时血已经把眼镜糊上了。我自己开奔驰车去的前郭县医院。当时我电话也打丢了。我在医院缝针的时候,王某丙、小伟就来了。王某丙来的时候说肚子让人扎了,也没说谁扎的,之后有个医生领王某丙手术去了,小伟包扎去了。刘某甲当时没去医院。

(四)被告人邹晓东的供述与辩解,2015年9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在圆梦歌厅门口坐着,当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车里的人没下车,要找店里能出去包宿的小姐,然后圆梦歌厅的老板娘高某甲就说没有,之后车里的人没下车就是在车里一顿骂,说高某甲某乙你装什么犊子,你们这片不是都能出去包宿吗,为啥你家不行。高某甲说:大哥,我们店里真没有,如果她们自己愿意的话我也不管。然后车里坐在驾驶室位置的人就喊店里的女的,第一个被叫到的女的就是王某甲的对象姗姗,姗姗到了奔驰车跟前让奔驰车里的人一顿骂然后就被吓跑进歌厅屋了,店里还有几个女的也被骂了,这时店里有一伙客人出来要走,然后奔驰车里的人和从歌厅里出来要走的一伙人认识,他们就相互打了招呼,我当时和王某甲坐在歌厅的门口左右两侧,开奔驰车的那个人就直接跟我和王某甲说:你俩是哼哈二将啊?看门狗啊?我抬头对他说:哥们咱俩连话都没说,你冲我来干啥?他说:他就骂我,然后我就站起来了,店里的服务员也出来。高某甲出来对开奔驰车的那个人说:大哥,他(指着我)也是来咱家唱歌的。开奔驰车的人还骂,我们就往跟前走,但是中间大家伙拉着,我就挺生气的,我扭头就往我车那走了,我就要上车,他就在我后边骂我说:有能耐你别走,来来来,你回来来。我看我开车也走不了,我身体还不好我有双侧股骨头坏死,然后我就从我的车驾驶室座位位置拿出来一把斧子往歌厅门口去了,那时开奔驰车的那个男的正在骂歌厅的服务生洋洋,高某甲看见我又回来了就上前拦着我,我说:你起来,他打我你能管了啊。我别的话没说,洋洋就动手了,把开奔驰车的那个男的打坐地上了,那个男的起来就要打洋洋,我拿着斧子就打了他一下,没打着他就跑了,从我身后出来一个人就打我后脑上了,用啥打我的我不知道,对方就出来大概四五个人一起打仗,我、王某甲、洋洋我们三个人就和他们打一起了,后来上来的那几个人把我打了,用砖头拍我脑袋了,我拿着斧子打到第一个从我身后打我的那个人,然后我还用斧子打到谁了我就不清楚了,我还被对方弄倒在地上了,我也捡地上的砖头打对方了,具体打没打到谁我不知道,后来都打蒙了。我再捡起来砖头的时候就追到大道上发现对方都没人了,然后我就把砖头扔在了大道上,回到了我自己的车上,斧子让我当时拿到车上了,然后东宇和洋洋也上了我的车,洋洋和我说:我去取个大刀,对方人太多了,我把大刀拿出来的时候对方就没人了,然后这把大刀让洋洋弄哪去了我就不知道了。上车之后洋洋还和我说他好像拿刀扎坏一个人,我就问他啥刀啊?洋洋说就是腰间别着的一把小刀,我之前没见过洋洋有刀,我还问洋洋你拿刀干啥呀,洋洋当时和我说对方好像没咋地,我问他扎哪了,扎几刀?洋洋和我说好像扎肚子上了,扎了一刀,具体洋洋扎谁一刀我也不知道。当天我上衣穿着黄色短袖,裤子是牛仔裤,鞋忘记了。洋洋穿着白色的短袖,东宇当天的穿着我现在记不清了。

(五)鉴定意见:1.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松)公(法)鉴(伤)(2015)253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载明,被鉴定人王某丙开放性肝破裂、头皮开放性伤口的伤情可以认定。其中头部疤痕2.5cm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1轻微伤c)“头皮创口或者瘢痕。”之规定,构成轻微伤。开放性肝破裂并实施了肝修补术,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7.2重伤二级c)“肝、脾、胰或者肾破裂,须手术治疗。”之规定,构成重伤二级。鉴定意见:被鉴定人王某丙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2.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松)公(法)鉴(伤)(2015)262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载明,被鉴定人毕某甲头面部软组织挫裂伤、左肩部软组织挫裂伤、额骨骨折的伤情诊断可以认定。额骨骨折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2.5轻微伤a)“身体各部位骨皮质的砍(刺)痕;轻微撕脱性骨折,无功能障碍。”之规定,构成轻微伤。面部瘢痕长度累计7.7cm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2.4轻伤二级a)“面部单个创口或者瘢痕长度4.5cm以上;多个创口或者瘢痕长度累计6.0cm以上。”之规定,构成轻伤二级。头部瘢痕长度累计5.6cm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5轻微伤a)“头皮创口或者瘢痕。”之规定,构成轻微伤。左肩部瘢痕长度3.5cm的损伤程度达到《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1.4轻微伤b)“一处创口或者瘢痕长度1.0cm以上;两处以上创口或者瘢痕长度累计1.5cm以上;刺创深达肌层。”之规定,构成轻微伤。鉴定意见:被鉴定人毕某甲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3.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松)公(法)鉴(伤)(2015)261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载明,被鉴定人付某甲左耳廓外伤的伤情诊断可以认定。其左耳廓瘢痕为跨头部和耳部的连续性瘢痕,根据两个部位以上的同类损伤累加后按照相关数值规定高的条款进行评定的原则,付某甲颞耳部瘢痕长度8.5cm的损伤程度依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4轻伤二级a)“头皮创口或者瘢痕长度累计8.0cm以上。”之规定,构成轻伤二级。鉴定意见:被鉴定人付某甲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六)辨认笔录:1.2016年3月9日,邹晓东辨认出跟他一起在圆梦歌厅打仗的人杨志鹏。2.2015年9月17日,刘某甲辨认出打仗时手里拿斧子的人邹晓东。3.2015年9月18日吴某甲辨认出邹晓东。4.2015年10月13日,高涛辨认出王某甲;牟某甲辨认出9月16日晚在圆梦歌厅门口打仗的人王某甲。5.2015年10月18日,王某甲辨认出本案另一嫌疑人杨志鹏。(七)视听资料:郭旗街老一建家属楼道口2015年9月16日23时00分-23时30分录像显示,圆梦歌厅门口坐着两人黄T恤、白衣,23时07分08秒,另两男子到歌厅门口,黄T恤、白衣站起,看不清双方是否有肢体接触,后黄T恤男子到路边车上取东西,身后跟着白衣和另一穿疑似黄色衬衫男子,后跟着的白衣、黄色衬衫男子快速返回,黄色衬衫男子返回歌厅门口,白衣男子转到来歌厅两人附近,后黄色衬衫男子也转到两个人附近,相对黄T恤男子,黄T恤男子到车附近后返回冲着来歌厅的两名男子走去,一女子从歌厅跑上前阻拦,该男子扬胳膊动作,白衣男子上前一拳将其中一名客人打跑,后返回与黄T恤、黄色衬衫共同殴打另一客人,黄色衬衫、黄T恤有捡地上砖头打人行为,其中黄T恤手中拿着返银光物品,将该人打跑后,从路边有冲出两人,其中一人将黄T恤扑倒,后双方打散,之间持续3、4分钟。

三、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刑事侦查大队于2016年4月5日接到失主王龙报案称自己白色机动车被盗,公安机关当日决定立案。2016年4月19日,被告人邹晓东在松原市看守所羁押期间,向警察揭发刘建宇盗窃机动车,并提供刘建宇经常在郭旗街歌厅附近活动并在鑫龙门旅店居住。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根据被告人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通过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在松原市公安局技术部门的大力配合下,掌握刘建宇活动轨迹,于2016年4月26日在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刘建宇对2016年4月5日盗窃吉J×××**号捷达车供认不讳,捷达车已返还失主。本院于2016年8月12日对刘建宇以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

原审认定的证据:

1.松原市看守所犯罪线索转递函载明,在押人员邹晓东揭发刘建宇盗窃线索转给二分局刑警大队。

2.办案说明载明,2016年4月19日,接到松原市看守所转来在押犯罪嫌疑人邹晓东揭发刘建宇有重大盗窃机动车嫌疑线索后,对刘建宇展开进一步侦查,确定其为盗车嫌疑人,根据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通过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在市局技术部门的大力配合下,掌握刘建宇活动轨迹,于4月26日在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刘建宇对盗窃吉J×××**号捷达车供认不讳,捷达车已返还失主。

3、刑事判决书载明,刘建宇于2016年8月12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

4.邹晓东的供述,刘建宇(小宇)具体偷什么车我不知道,他没有驾照,总开一些不挂牌照的捷达车,感觉车不是好道来的。刘建宇经常在歌厅附近溜达,在鑫龙门旅店可能会碰到他。他总换号,一般找他也挺难。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晓东于2014年11月16日21时许,在圆梦歌厅外故意伤害张某甲、张某乙,并造成张某甲一处重伤、一处轻微伤,张某乙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被告人邹晓东辩解被害人的伤不是其所致;辩护人认为该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经查,被害人张某甲在侦查机关有六次陈某甲笔录,2014年12月16日第一次陈某甲中说在歌厅吧台拿了一把水果刀,和歌厅一个穿黑衣、戴某甲男的撕打时胸部被这个男的扎了一刀,那个男的拿的黑把尖刀;自2015年2月6日始至2016年8月1日止的五份陈某甲笔录中四份笔录(一份笔录未谈伤的形成)均说自己的伤是与戴某甲男的抢自己手里水果刀时,自己手里拿的刀扎伤的。我不是因为得到赔偿,给对方开脱罪责,我家都信佛,不能冤枉人家。证人窦某甲前两份证言证实张某甲、张某乙被歌厅戴某甲男子扎伤了;后两份证言证实看见歌厅戴某甲男子与张某甲、张某乙厮打到一起,张某甲、张某乙都有伤,认为是被告人扎伤张某甲、张某乙的,当时没看见张某甲、张某乙是咋受伤的。被害人张某乙陈某甲看见戴某甲穿着黑衣,短头发男的拿刀将我扎伤了。但其陈某甲戴某甲男子拿的是折叠刀,后用此刀扎的张某甲;而张某甲第一次陈某甲中说歌厅穿黑衣、戴某甲男的拿的黑把尖刀。对于被告人当时是否拿刀,拿的什么样的刀二被害人陈某甲不一。再者,在歌厅算账时张某乙陈某甲窦某甲拿出300元,而窦某甲自己说拿出200元。显然,被害人张某甲、张某乙的陈某甲、被告人邹晓东的供述、证人窦某甲的证言均不相吻合。虽然被告人邹晓东与圆梦歌厅老板高某甲的继父费某甲某甲于2015年2月3日赔偿张某甲、张某乙损失10万元,但不能因此就认定张某甲、张某乙的伤是被告人邹晓东所致。综上,现有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链,公诉机关该起故意伤害罪的指控不妥,不能支持。被告人邹晓东及辩护人对该起犯罪的辩解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辩护人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晓东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各被害人不能认同的辩护意见,经查,现场附近监控录像显示,被告人邹晓东(穿黄T恤)与杨志鹏(白衣)在圆梦歌厅门口站起后,被告人邹晓东便到路边自己车上取东西(拿一把斧子)时,杨志鹏和王某甲(穿黄色衬衫)跟在后边,后又快速返回到在歌厅门口二被害人附近面对被告人邹晓东,当被告人邹晓东拿斧子返回冲着歌厅门口的两名被害人走去时,歌厅老板高某甲上来阻止,此时杨志鹏一拳将其中一名被害人打跑,后返回与被告人邹晓东、王某甲共同殴打另一被害人,由此引发更加激烈的互殴。同案王某甲供述被告人邹晓东说:磕他;证人张某丙实:上。综合监控录像、同案王某甲供述及证人张某丙实,足以认定是被告人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被害人。辩护人此辩护意见,不能支持。辩护人关于本案发生被害人存在过错,应减轻被告人的罪责的辩护意见,经查,由于被害人酒后到圆梦歌厅寻找“卖某甲女”遭拒,先后辱骂歌厅服务员、被告人等人,并骂被告人是看门狗,哼哈二将,由此引发被告人邹晓东持斧子、杨志鹏持刀、王某甲用砖头将各被害人打伤,对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辩护人此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邹晓东有立功表现,依法应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根据查明的事实,虽然刘建宇盗窃王龙的吉J×××**号捷达车发生在2016年4月5日7时许,而被告人邹晓东于2016年3月10日被松原市公安局宁江二分局刑事拘留并羁押于松原市看守所。但被告人邹晓东怀疑刘建宇有盗窃嫌疑,并于2016年4月19日向看守所管教揭发刘建宇盗窃机动车,侦查机关根据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附近活动这一线索,通过在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并动用技侦设备掌握刘建宇活动轨迹,于4月26日在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后公诉机关提起公诉,刘建宇被判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被告人邹晓东的行为,属于立功。辩护人此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宁江区人民法院原审认为,被告人邹晓东指使并伙同他人持械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造成一人重伤、二人二处轻伤、四处轻微伤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晓东故意伤害张某甲、张某乙,并造成一人一处重伤、一人二处轻伤、二人三处轻微伤不妥,应予纠正。鉴于被告人邹晓东刑满释放后五年内重新犯罪,属累犯,应法应当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邹晓东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使得其他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并处以刑罚,属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邹晓东供认主要犯罪,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由于被害人酒后到圆梦歌厅滋事,先后辱骂他人及被告人邹晓东等人,由此引发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可以减少被告人邹晓东的刑罚量。辩护人合理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根据被告人邹晓东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经本院审判委员会(2016)第二十九次会议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之规定,于2016年12月29日作出(2016)吉0702刑初616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邹晓东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

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松原市人民检察院以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邹晓东实施一起故意伤害行为,具有立功表现,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并导致量刑明显不当,该判决确有错误,向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松原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2016)吉0702刑初616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现有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链不予支持第一起犯罪事实,邹晓东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具有立功表现,属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一)认定事实错误。一审判决以现有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链不予支持第一起犯罪事实。本院认为,现有证据能够认定该起犯罪事实。理由如下:被害人张某甲左胸部、头部及张某乙右侧阴囊外侧、左肩部、左足跟部、右侧大腿内侧的伤情客观存在,经鉴定张某甲左胸部伤情构成重伤,张某乙右侧阴囊外侧、左肩部伤情构成轻伤,左足跟部、右侧大腿内侧伤情构成轻微伤。双方达成赔偿谅解前,张某甲在陈某甲中证实是与被告人邹晓东撕扯过程中被其用刀扎伤,后被张某乙扶起一起继续跑。张某乙也证实邹晓东从身上拿刀出来并用刀扎伤的自己和张某甲,后扶起张某甲一起继续跑。证人窦某甲也证实看见邹晓东拿刀从歌厅出来并用刀扎伤张某甲、张某乙。双方达成赔偿谅解后,被告人邹晓东供述张某甲撕扯过刀,未供述扎伤二人。被害人张某甲证实是与邹晓东撕扯过程中自己用刀扎伤的自己。窦某甲证实自己没看清张某甲、张某乙受伤的过程。虽然张某甲陈某甲、窦某甲证言赔偿前后均不一致,但从笔录的制作时间上看,按照正常人的记忆规律,结合被害人受伤的部位,张某甲和窦某甲赔偿前的笔录内容应该是客观真实的,被告人也不否认与被害人撕扯过刀,综合全案证据能够认定被告人邹晓东的行为与被害人张某甲、张某乙的伤情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邹晓东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并处以刑罚。(二)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书认定被告人邹晓东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使得其他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并处以刑罚,属有立功表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本院认为,邹晓东的行为不属于立功。理由如下:被告人邹晓东于2016年3月10日被刑事拘留并羁押在看守所内。2016年4月19日向公安机关提供刘建宇涉嫌盗窃捷达车的线索时,王龙捷达车被盗案已于2016年4月5日案发并被立案侦查。公安机关证实从现场监控录像中已确认该犯罪嫌疑人是刘建宇,但尚未将其抓获。另证实,通过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出入、活动区域,民警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了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在市公安局技术部门的协助下,掌握了刘建宇的活动轨迹,于4月26日在宁江区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根据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关于立功的认定和处理中规定:“据以立功的他人罪行材料应当指明具体犯罪事实;据以立功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侦破案件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要有实际作用。犯罪分子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时没有指明具体犯罪事实的;揭发的犯罪事实与查实的犯罪事实不具有关联性的;提供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其他案件的侦破或者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实际作用的,不能认定为立功表现。”虽然该司法解释是关于职务犯罪案件自首、立功的规定,本案也不属于职务犯罪案件,但该司法解释的法律精神和法律依据来源于具有普通适用原则的《刑法》当中关于自首、立功的规定,该解释要符合且不能超越《刑法》关于自首、立功所规定的法律精神和原则,所以该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同样具有普遍适用性,也适用于本案。另根据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五条关于“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具体认定:“犯罪分子具有下列行为之一,使司法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属于《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其中第(4)项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本案中,邹晓东被刑事拘留羁押时尚未发生刘建宇盗车案,其揭发材料只是怀疑,并没有指向具体的犯罪事实,同时也不可能掌握具体犯罪事实。公安机关已掌握并立案侦查的刘建宇的犯罪事实与邹晓东的揭发线索只是巧合而已。其提供的刘建宇经常出入和活动区域,不属于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和藏匿地址,对抓捕刘建宇没有起到实际作用,并没有达到立功的程度,根据《刑法》及上述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被告人邹晓东的行为不属于立功。综上所述,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法院判决书认定被告人邹晓东实施一起故意伤害行为,具有立功表现,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并导致量刑明显不当,该判决确有错误。为维护司法公正,准确惩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对宁江区人民法院(2016)吉0702刑初616号刑事判决书提出抗诉,请依法判处。

本次再审中,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与原审公诉意见及抗诉意见均一致,关于第一起,被害人在获得赔偿后的陈某甲及当庭的陈某甲不具有客观性、真实性,应不予采信,第一次笔录与其他相关证据相吻合应予采信;邹晓东的揭发检举不符合关于自首立功等若干问题的解释,其行为不属立功。公诉机关认为,邹晓东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属累犯,建议判处刑七-九年。

原审被告人邹晓东称:第一起的重伤和轻伤都不是我造成的,起诉认定他们的伤害和我有关不属实。检察机关抗诉的这起案件所提出的证据有断章取义嫌疑,只认定被害人开始的陈某甲,这太片面了。对第二起的基本事实没意见,我参与打仗了,指控我指使不对,被害人方有过错,不是因为琐事我们打起来。我提供了刘建伟的常住地址,然后公安机关知道了其联系方式,以后把刘建伟抓获,我认为我构成立功。我的行为触犯了法律,但从主观上说,我是想学好,请法庭给我一次重新改正的机会,早日回归社会,为家庭和社会做出贡献。

辩护人刘国志辩护意见:一、第一起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抗诉不能成立。(一)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证明被告人邹晓东扎伤了二被害人。抗诉书认为张某甲和窦某甲赔偿前的笔录应该是客观真实的,被告人也不否认与被害人撕扯过刀,因此认为张某甲、张某乙的伤系被告人形成,此观点不能成立。1.窦某甲的证言前后矛盾,其证明被告人扎伤张某甲、张某乙的证言不应采信。其在2014年11月17日及12月12日的两份询问笔录中陈某甲目睹被告人将二人扎伤;但在2015年8月25日及2016年8月2日的两份询问笔录中有陈某甲其酒喝多了,没有看到被告人将二人扎伤,称被告人和张某甲、张某乙等厮打到一起,二人受伤,自己就认为是被告人扎伤的,可见其证言不稳定、前后矛盾、不客观,不应作为被告人有罪证据被采信。2.被害人张某甲的陈某甲也不应作为被告人扎伤张某甲的证据采信。张某甲第一份笔录称被告人扎伤了自己,后四份笔录又称与被告人抢刀过程中自己用刀误伤,陈某甲前后矛盾,不应作为被告人有罪证据采信。相反,综合这五份笔录,却能证明张某甲误伤的自己。这五份笔录张某甲始终称自己从歌厅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刀,那么结合后四份笔录张某甲称自己与被告人抢刀误伤自己,合乎情理,真实可信。庭审中,张某甲出庭证实自己误伤的自己,客观真实,证明被告人没有扎伤张某甲、张某乙。3.张某乙的证言不客观,与事实矛盾。其隐瞒了张某甲持刀参与打斗的事实,回避了张某甲因此误伤自己的可能性。其系张某甲的弟弟,利害关系人,不排除将罪责退给被告人的可能,而且其陈某甲被告人拿的是折叠刀,但张某甲第一份笔录陈某甲被告人拿的是黑把尖刀,二人证言矛盾,不应采信。由此可见,证人证言及被害人陈某甲向矛盾,并且出入很大,案件终结不能相互印证,因此,转款张某甲、张某乙的伤系被告人形成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张某甲持刀参与厮打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是与张某乙一起与他人厮打,那就不排除厮打中误伤自己及张某乙的可能。另外,还有其他人参与打架,那也不能排除被其他人扎伤的可能。依照《刑法》相关规定,据以定罪的证据之间的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的。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而且有其他可能性的,不能认定相关事实,应疑罪从无。据此,公诉机关转款被告人扎伤张某甲、张某乙也不能成立。因此,原判决正确。二、被告人提供了刘建宇的联络方式,属立功,一审判决正确,抗诉不能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五(4)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系立功。补充侦查卷宗公安机关出具的办案说明表明,公安机关此前尚未掌握刘建宇的联络方式、藏匿地点等,正是因为被告人提供了刘建宇的经常活动地点(郭旗街歌厅),为公安机关提供了线索,公安机关才再次地走访,掌握了刘建宇的电话号码,将其抓获,被告人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应认定为立功。《刑法》设立立功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及时有效地打击犯罪,减少社会危害,如果被告人提供的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都不能认定为立功,显然与刑法设立立功的目的相悖,是错误的,因此抗诉不能成立。

经再审审理查明,一、2014年11月16日21时许,被告人邹晓东在宁江区繁荣街圆梦歌厅内,与前来唱歌消费的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因结账问题发生口角,进而发生厮打。在厮打过程中,被害人张某甲左胸部、头部被刀扎伤;被害人张某乙右侧阴囊外侧、左肩部、左足跟部、右侧大腿内侧被刀扎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某甲心脏破裂、心包破裂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头顶枕部瘢痕长5.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被害人张某乙左侧肩关节脱位伴大关节撕脱性骨折、右侧阴囊瘢痕长8.0㎝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伤二级;右大腿内侧瘢痕长3.0㎝、左足跟部瘢痕长4.7㎝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微伤。被告人邹晓东及费某甲某甲于2015年2月3日赔偿张某甲、张某乙损失费人民币10万元,二人对邹晓东、费某甲某甲的行为表示谅解,不再追究刑事和民事责任。

二、2015年9月16日23时许,刘某甲、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陈某乙酒后由刘某甲驾驶奔驰轿车拉着王某丙、毕某甲,陈某乙驾驶别克轿车拉着付某甲先后到宁江区繁荣街圆梦歌厅寻找卖某甲女未果,刘某甲驾驶奔驰轿车拉着王某丙、毕某甲离开圆梦歌厅门口前行较短距离后停车,王某丙、毕某甲下车再次走到圆梦歌厅门口,与被告人邹晓东及王某甲(已判刑)发生争执,被告人邹晓东指使王某甲、杨志鹏(在逃)殴打各被害人。被告人邹晓东持斧子将被害人王某丙头部砍伤,将被害人毕某甲头面部、肩部砍伤,将被害人付某甲左耳砍伤;王某甲持砖头将被害人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头部打伤;杨志鹏持尖刀将被害人王某丙腹部扎伤,并用拳脚殴打被害人刘某甲,致被害人王某丙、毕某甲、付某甲头部、面部、腹部多处受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王某丙开放性肝破裂的损伤程度构成重伤二级;头部疤痕2.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被害人毕某甲面部瘢痕长度累计7.7㎝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头部瘢痕长度累计5.6㎝、左肩部瘢痕长度累计3.5㎝、额骨骨折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微伤。被害人付某甲左耳颞耳部瘢痕长度8.5㎝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2016年12月13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丙、毕某甲与被告人邹晓东的亲属达成赔偿谅解协议,赔偿王某丙、毕某甲损失费合计人民币140000元,王某丙、毕某甲对邹晓东的行为表示谅解并撤回起诉。

所查明的事实有原审认定的证据及被害人张某甲再审出庭陈某甲在卷为凭,足以认定。

针对抗诉机关抗诉的本案的第一起事实,即原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一起事实:其主要指控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持刀扎伤张某甲、张某乙,致张某甲一处重伤、一处轻微伤;致张某乙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关于被害人张某甲、张某乙所受之伤。公诉机关主要提供:一、被害人陈某甲。1.张某甲的陈某甲某乙张某甲在公安机关询问时第一次(2014年12月16日)陈某甲某乙2014年11月16日晚9点多,在圆梦歌厅,当时戴某甲穿黑衣的男子(邹晓东)追上我和张某乙,我们就互相撕扯到一起来了,我从歌厅出来时手里一直拿着那把水果刀,在我们互相撕扯的过程中,我的左侧胸部突然就被扎了一刀,把我扎倒。第二次(2015年2月6日)陈某甲某乙我在歌厅的屋内拿起一把水果刀,我拿刀走到歌厅外边,歌厅内穿黑衣的男子(邹晓东)追到外边和我们撕扯到一起,他从我的手中往下抢刀,没抢下去,我往回抢的过程中我自己就把自己扎伤了。第三次(2015年7月2日)陈某甲某乙我不做伤情鉴定了(未谈伤如何形成)。第四次(2015年7月30日)陈某甲某乙我受的伤和其他人没多大关系,我也有责任,在我和他人厮打过程中我自己受的伤,我的伤情不严重,现在已经康复了,伤害我的人已经对我进行了赔偿,我不追究任何人责任,我不需要做鉴定了。第五次(2015年8月26日)陈某甲某乙2014年11月16日,在郭旗街圆梦歌厅门口的马路边,我和戴某甲的男子(邹晓东)在厮打过程中,邹晓东从我手中往下抢刀的时候,拽我的手腕拽脱手后我自己把自己扎伤了。第六次(2016年8月1日)陈某甲某乙当晚,在歌厅门外我和邹晓东厮打起来,我手里拿着水果刀,邹晓东抢刀,他抢我刀我往回拽的时候失手将自己扎伤,我受伤后拿刀的手就松开了,我松手后就不知道刀的去向了。本次再审张某甲在出庭时陈某甲,当晚,我和邹晓东抢刀,然后失手,我把自己扎伤了,我脑部的伤是倒地磕的,我以当庭陈某甲和公安机关最后一次笔录为准。2.张某乙的陈某甲某乙张某乙于2014年11月20日在公安机关询问时陈某甲某乙11月16日,我、张某甲、张某戊、窦某甲四个人在圆梦歌厅唱歌,因算账和歌厅老板娘(高某甲)发生争执。后来我和张某甲、张某戊就出去了,窦某甲在我们后面。老板娘就召唤吧台里的男的(邹晓东),还有另一个男的(费某甲某甲)一起跟她出去,我听见老板娘说“砍”。然后那两个男的从身上一人拿出一把刀就冲上来了,我就喊报警,张某戊拿着手机正要拨打电话,其中一个男的就奔张某戊去了,张某甲就喊“跑”,我和张某甲就往外跑,没跑多远后面就追上来一个人用刀把打我左侧肩膀一下把我打倒了,我面朝上看见戴某甲穿着黑衣、短头发男的(邹晓东)拿刀向我腰部扎没扎上,划开一个口子,之后就向我大腿根部扎了一刀,这刀没等他拔出来就被我踹开了,踹开之后他又扎我左脚脚背一刀,我哥张某甲就跑来了,戴某甲男的直接用刀扎张某甲胸部一刀,把张某甲扎倒了。老板娘就跑过来踢我哥,边踢还边说“叫你们得瑟”。我看见戴某甲男的还要扎我哥,我就起来跑过去把老板娘和戴某甲的都推开了,我扶起我哥就继续往前跑,后来我俩就坐在马路边上,刚坐下我哥就倒下了,这时窦某甲过来了,拦下一个出租车把我俩拉到前郭县医院。二、证人窦某甲的证言。窦某甲在公安机关询问时第一次(2014年11月17日)的证言:2014年11月16日晚,我和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在圆梦歌厅内唱歌,因结账与歌厅人员发生争吵,我将他们三人推出门,歌厅吧台里一个戴某甲男子(邹晓东)跳出来和一个岁数大的男子(费某甲某甲)拿刀追,这两人先把张某戊追上,把张某戊打倒,在一个路口把张某甲、张某乙追上,追上后把他俩打倒,这时我跑到他俩倒的地方,我看见张某甲、张某乙他俩满身是血的倒在哪里。我当时看见邹晓东给张某甲一下,然后张某甲就倒了,张某乙起来抓张某甲,被费某甲某甲给打倒了,邹晓东和费某甲某甲两个人一起打的张某乙。第二次(2014年12月12日)的证言:当时我看见费某甲某甲出去后直接去打张某戊,用刀柄打的张某戊脑袋,把张某戊打倒,张某戊站起就跑了。费某甲某甲打张某戊时,邹晓东去追张某甲、张某乙去了,张某戊跑后费某甲某甲也去追张某甲、张某乙,费某甲某甲追上他俩时,张某乙已被邹晓东打倒,费某甲某甲到跟前时,张某甲一回头被邹晓东扎了一刀,张某甲直接就倒了,他俩倒了以后,费某甲某甲上去用脚踹张某乙几脚,还用刀柄打了几下张某乙,邹晓东先用刀柄打的张某乙,然后又用刀扎张某乙,张某乙就被打倒,二人起来就开始跑。第三次(2015年8月25日)的证言:当晚,费某甲某甲用手里的东西向张某戊脑袋打了两下,张某戊跑了。张某甲、张某乙和邹晓东打一起去了,然后二人就跑,边跑边骂,邹晓东就去追,追上后又打倒一起,张某乙和邹晓东一起倒了,张某甲回头拽张某乙,张某甲也倒了,三人都倒地上开始厮打,此时费某甲某甲过来用脚踢两下,张某甲、张某乙站起往中医院方向跑了。我到张某甲、张某乙跟前,看见他俩都受伤流血了,张某甲、张某乙和邹晓东三人倒地厮打时张某甲、张某乙受伤,他俩受伤过程我没看见。当时我看见他俩受伤,我就以为是邹晓东用刀把他俩扎伤的。第四次(2016年8月2日)的证言:2014年11月份在圆梦歌厅打仗时,张某甲的伤我不知道咋形成的,后来听张某甲说他和邹晓东来回抢刀的时候自己把自己扎伤,张某乙的的伤是怎么形成的我不知道,我没看见二人被扎伤的过程,因为那天酒喝的太多了。三、被告人邹晓东的供述。其供述案发当晚和张某甲、张某乙进行了厮打,但否认致伤二人。四、书证张某甲、张某乙住院病历。证实张某甲、张某乙住院治疗情况及所受伤的情况。五、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张某甲一处重伤、一处轻微伤;张某乙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综合分析公诉机关提供的以上证据,关于被害人张某甲所受之伤,被害人张某甲在公安机关第一次陈某甲在双方厮打中左侧胸部被扎一刀,未说是谁扎的,其后来在公安机关多次稳定陈某甲及在本次再审庭审中陈某甲其胸部是自己用刀误伤,头部磕伤。张某甲的第一次陈某甲内容与后来的多次陈某甲并不矛盾;张某甲始终未指认其伤是被告人邹晓东所致。证人窦某甲的证言能证实邹晓东与张某甲、张某乙有厮打过程,但关于张某甲的伤是否系邹晓东所为,其证言前后矛盾,本院不予采信。张某乙的是邹晓东扎伤张某甲的陈某甲,未得到其他证据佐证。且邹晓东否认扎伤张某甲。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害人张某甲的伤系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所致的证据不足。因此,抗诉机关的原审被告人邹晓东致伤被害人张某甲的抗诉意见,不能成立。

关于被害人张某乙所受之伤,综合分析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公诉机关提供的张某乙住院病历载明张某乙案发时受伤,证明其伤是客观存在的;张某乙的鉴定意见书证实其损伤程度为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张某乙在公安机关的陈某甲,清晰指认是邹晓东用刀将其扎伤;证人窦某甲的证言虽前后矛盾,但能够证明案发当日被告人邹晓东与被害人张某乙、张某甲有厮打过程,且其曾证明过邹晓东用刀扎张某乙;原审被告人邹晓东并不否认与张某乙发生过厮打,故可综合认定被害人张某乙的伤系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所致,抗诉机关的邹晓东致伤张某乙的抗诉意见,予以支持。

原审被告人邹晓东再审中辩解其在第二起中未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各被害人。经查,现场附近监控录像显示,邹晓东(穿黄T恤)与杨志鹏(白衣)在圆梦歌厅门口站起后,邹晓东便到路边自己车上取东西(拿一把斧子)时,杨志鹏和王某甲(穿黄色衬衫)跟在后边,后又快速返回到在歌厅门口二被害人附近面对被告人邹晓东,当邹晓东拿斧子返回冲着歌厅门口的两名被害人走去时,歌厅老板高某甲上来阻止,此时杨志鹏一拳将其中一名被害人打跑,后返回与邹晓东、王某甲共同殴打另一被害人,由此引发更加激烈的互殴。同案王某甲供述邹晓东说:“磕他”;证人张某丙实:“上”。综合监控录像、同案王某甲供述及证人张某丙实,足以认定是邹晓东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被害人。邹晓东的此点辩解不能成立。

关于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提供其他犯罪嫌疑人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是否构成立功。经查,但被告人邹晓东怀疑刘建宇有盗窃嫌疑,并于2016年4月19日向看守所管教揭发刘建宇盗窃机动车,公安机关根据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附近活动这一线索,通过在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并用技侦设备掌握刘建宇活动轨迹,于4月26日在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后公诉机关提起公诉,刘建宇被本院处以刑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五(4)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协助司法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邹晓东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可认定为立功。我国刑法设立立功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及时有效地打击犯罪,减少社会危害。因此,抗诉机关的邹晓东行为不构成立功的抗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宁江区人民法院再审认为,综合分析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一起事实,其中公诉机关指控邹晓东致伤张某甲的证据不足,其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对公诉机关的此点抗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但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能够认定张某乙的伤系邹晓东所致,即对抗诉机关的此点抗诉意见,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对此事实未予认定,导致量刑不当,故原判有误应予改判。结合原审认定另一起伤害事实,本院再审认定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作案二起,造成一人一处重伤,三人四处轻伤,三人六处轻微伤。本院原审关于原审被告人邹晓东刑满释放后五年内重新犯罪,属累犯,应从重处罚;邹晓东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人的联系方式,使得其他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并处以刑罚,属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邹晓东供认部分犯罪,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由于被害人酒后到圆梦歌厅滋事,先后辱骂他人及邹晓东等人,由此引发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可以减少邹晓东的刑罚量的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辩护人的相应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综上所述,本案经本院2018年第二十四次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百九十五条(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本院(2016)吉0702刑初616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邹晓东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

松原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2018)吉0702刑再1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邹晓东涉嫌故意伤害一案判决:邹晓东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经依法审查后认为,该判决认定现有证据不能认定张某甲重伤后果系邹晓东所致,邹晓东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具有立功表现,属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一)认定事实错误。一审再审判决书认定,公诉机关指控被害人张某甲的伤系被告人邹晓东所致的证据不足。本院认为现有证据能够认定该起犯罪事实。被害人张某甲左胸部、头部等伤情客观存在,双方达成谅解前,张某甲在陈某甲中证实所受外伤均系与被告人邹晓东撕扯过程中被邹晓东持刀所致伤。此事实情节有证人张某乙、窦某甲予以证实,能够形成证据链条。在双方达成赔偿协议后,被害人张某甲推翻原证,证实是与邹晓东抢刀过程中自己用刀将自己扎伤,窦某甲亦证实没看清张某甲受伤过程,虽然张某甲、窦某甲证言前后矛盾,但从笔录制作时间、结合张某甲伤情进行客观分析,二人在双方达成赔偿协议前关于事实经过的陈某甲均具有客观性、真实性,且一审再审判决书中也认定了邹晓东持刀扎伤另一被害人张某乙这一客观事实。在达成赔偿协议后二人所作证言,不具有客观性、真实性,张某甲证实所谓自己误伤,与其全身多处伤情结论的客观实际不符。综合全案证据能够认定张某甲所受外伤系被告人邹晓东所为。(二)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书认定被告人邹晓东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使得其他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并处以刑罚,属有立功表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本院认为,邹晓东的行为不属于立功。理由如下:被告人邹晓东于2016年3月10日被刑事拘留并羁押在看守所内。2016年4月19日向公安机关提供刘建宇涉嫌盗窃捷达车的线索时,王龙捷达车被盗案已于2016年4月5日案发并被立案侦查。公安机关证实从现场监控录像中已确认该犯罪嫌疑人是刘建宇,但尚未将其抓获。另证实,通过邹晓东提供刘建宇经常出入、活动区域,民警在宁江区繁荣街、郭旗街一带的歌厅走访调查,掌握了刘建宇使用的电话号码,在市公安局技术部门的协助下,掌握了刘建宇的活动轨迹,于4月26日在宁江区欧亚商都附近将刘建宇抓获。根据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关于立功的认定和处理中规定:“据以立功的他人罪行材料应当指明具体犯罪事实;据以立功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侦破案件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要有实际作用。犯罪分子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时没有指明具体犯罪事实的;揭发的犯罪事实与查实的犯罪事实不具有关联性的;提供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其他案件的侦破或者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实际作用的,不能认定为立功表现。”虽然该司法解释是关于职务犯罪案件自首、立功的规定,本案也不属于职务犯罪案件,但该司法解释的法律精神和法律依据来源于具有普通适用原则的《刑法》当中关于自首、立功的规定,该解释要符合且不能超越《刑法》关于自首、立功所规定的法律精神和原则,所以该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同样具有普遍适用性,也适用于本案。另根据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五条关于“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具体认定:“犯罪分子具有下列行为之一,使司法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属于《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其中第(4)项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本案中,邹晓东被刑事拘留羁押时尚未发生刘建宇盗车案,其揭发材料只是怀疑,并没有指向具体的犯罪事实,同时也不可能掌握具体犯罪事实。公安机关已掌握并立案侦查的刘建宇的犯罪事实与邹晓东的揭发线索只是巧合而已。其提供的刘建宇经常出入和活动区域,不属于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和藏匿地址,对抓捕刘建宇没有起到实际作用,并没有达到立功的程度,根据《刑法》及上述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被告人邹晓东的行为不属于立功。综上所述,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法院判决书认定被告人邹晓东实施一起故意伤害行为,具有立功表现,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并导致量刑明显不当,该判决确有错误。为维护司法公正,准确惩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七条的规定,对宁江区人民法院(2016)吉0702刑再1号刑事判决书提出抗诉,请依法判处。

上诉人邹晓东称:1、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量刑过重。第一起的重伤和轻伤都不是我造成的,起诉认定他们的伤害和我有关不属实。检察机关抗诉的这起案件所提出的证据有断章取义嫌疑,只认定被害人开始的陈某甲,这太片面了。对第二起的基本事实没意见,我参与打仗了,指控我指使不对,被害人方有过错,不是因为琐事我们打起来。2、原判认定我构成立功是正确的。我提供了刘建伟的常住地址,然后公安机关知道了其联系方式,以后把刘建伟抓获,我认为我构成立功。我的行为触犯了法律,但从主观上说,我是想学好,请法庭给我一次重新改正的机会,早日回归社会,为家庭和社会做出贡献。

辩护人刘国志辩护意见:一、第一起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抗诉不能成立。(一)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证明被告人邹晓东扎伤了二被害人。抗诉书认为张某甲和窦某甲赔偿前的笔录应该是客观真实的,被告人也不否认与被害人撕扯过刀,因此认为张某甲、张某乙的伤系被告人形成,此观点不能成立。1.窦某甲的证言前后矛盾,其证明被告人扎伤张某甲、张某乙的证言不应采信。其在2014年11月17日及12月12日的两份询问笔录中陈某甲目睹被告人将二人扎伤;但在2015年8月25日及2016年8月2日的两份询问笔录中有陈某甲其酒喝多了,没有看到被告人将二人扎伤,称被告人和张某甲、张某乙等厮打到一起,二人受伤,自己就认为是被告人扎伤的,可见其证言不稳定、前后矛盾、不客观,不应作为被告人有罪证据被采信。2.被害人张某甲的陈某甲也不应作为被告人扎伤张某甲的证据采信。张某甲第一份笔录称被告人扎伤了自己,后四份笔录又称与被告人抢刀过程中自己用刀误伤,陈某甲前后矛盾,不应作为被告人有罪证据采信。相反,综合这五份笔录,却能证明张某甲误伤的自己。这五份笔录张某甲始终称自己从歌厅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刀,那么结合后四份笔录张某甲称自己与被告人抢刀误伤自己,合乎情理,真实可信。庭审中,张某甲出庭证实自己误伤的自己,客观真实,证明被告人没有扎伤张某甲、张某乙。3.张某乙的证言不客观,与事实矛盾。其隐瞒了张某甲持刀参与打斗的事实,回避了张某甲因此误伤自己的可能性。其系张某甲的弟弟,利害关系人,不排除将罪责退给被告人的可能,而且其陈某甲被告人拿的是折叠刀,但张某甲第一份笔录陈某甲被告人拿的是黑把尖刀,二人证言矛盾,不应采信。由此可见,证人证言及被害人陈某甲向矛盾,并且出入很大,案件证据不能相互印证,因此,认定张某甲、张某乙的伤系被告人形成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张某甲持刀参与厮打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是与张某乙一起与他人厮打,那就不排除厮打中误伤自己及张某乙的可能。另外,还有其他人参与打架,那也不能排除被其他人扎伤的可能。依照《刑法》相关规定,据以定罪的证据之间的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的。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而且有其他可能性的,不能认定相关事实,应疑罪从无。据此,公诉机关转款被告人扎伤张某甲、张某乙也不能成立。因此,原判决正确。二、第二起,判决上诉人邹晓东犯有故意伤害罪,辩护人没有异议,但认定上诉人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各被害人是错误的。王某甲、张某甲的证言均不能采信,一审再审以此认定判决错误。王某甲称上诉人指使其殴打被害人不客观,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二人只是认识,没有其他关系。张某甲的证言不客观。三、被告人提供了刘建宇的联络方式,属立功,一审判决正确,抗诉不能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五(4)规定,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系立功。补充侦查卷宗公安机关出具的办案说明表明,公安机关此前尚未掌握刘建宇的联络方式、藏匿地点等,正是因为被告人提供了刘建宇的经常活动地点(郭旗街歌厅),为公安机关提供了线索,公安机关才再次地走访,掌握了刘建宇的电话号码,将其抓获,被告人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应认定为立功。《刑法》设立立功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及时有效地打击犯罪,减少社会危害,如果被告人提供的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都不能认定为立功,显然与刑法设立立功的目的相悖,是错误的,因此抗诉不能成立。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及原审再审查明的事实相一致。所查明的事实有原审、再审认定的证据予以证实,再审中合议庭予以确认。

针对抗诉机关抗诉的本案的第一起事实,即原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一起事实:其主要指控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持刀扎伤张某甲、张某乙,致张某甲一处重伤、一处轻微伤;致张某乙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关于被害人张某甲、张某乙所受之伤。公诉机关主要提供:一、被害人陈某甲。1.张某甲的陈某甲某乙张某甲在公安机关询问时第一次(2014年12月16日)陈某甲某乙2014年11月16日晚9点多,在圆梦歌厅,当时戴某甲穿黑衣的男子(邹晓东)追上我和张某乙,我们就互相撕扯到一起来了,我从歌厅出来时手里一直拿着那把水果刀,在我们互相撕扯的过程中,我的左侧胸部突然就被扎了一刀,把我扎倒。第二次(2015年2月6日)陈某甲某乙我在歌厅的屋内拿起一把水果刀,我拿刀走到歌厅外边,歌厅内穿黑衣的男子(邹晓东)追到外边和我们撕扯到一起,他从我的手中往下抢刀,没抢下去,我往回抢的过程中我自己就把自己扎伤了。第三次(2015年7月2日)陈某甲某乙我不做伤情鉴定了(未谈伤如何形成)。第四次(2015年7月30日)陈某甲某乙我受的伤和其他人没多大关系,我也有责任,在我和他人厮打过程中我自己受的伤,我的伤情不严重,现在已经康复了,伤害我的人已经对我进行了赔偿,我不追究任何人责任,我不需要做鉴定了。第五次(2015年8月26日)陈某甲某乙2014年11月16日,在郭旗街圆梦歌厅门口的马路边,我和戴某甲的男子(邹晓东)在厮打过程中,邹晓东从我手中往下抢刀的时候,拽我的手腕拽脱手后我自己把自己扎伤了。第六次(2016年8月1日)陈某甲某乙当晚,在歌厅门外我和邹晓东厮打起来,我手里拿着水果刀,邹晓东抢刀,他抢我刀我往回拽的时候失手将自己扎伤,我受伤后拿刀的手就松开了,我松手后就不知道刀的去向了。原审再审张某甲在出庭时陈某甲,当晚,我和邹晓东抢刀,然后失手,我把自己扎伤了,我脑部的伤是倒地磕的,我以当庭陈某甲和公安机关最后一次笔录为准。2.张某乙的陈某甲某乙张某乙于2014年11月20日在公安机关询问时陈某甲某乙11月16日,我、张某甲、张某戊、窦某甲四个人在圆梦歌厅唱歌,因算账和歌厅老板娘(高某甲)发生争执。后来我和张某甲、张某戊就出去了,窦某甲在我们后面。老板娘就召唤吧台里的男的(邹晓东),还有另一个男的(费某甲某甲)一起跟她出去,我听见老板娘说“砍”。然后那两个男的从身上一人拿出一把刀就冲上来了,我就喊报警,张某戊拿着手机正要拨打电话,其中一个男的就奔张某戊去了,张某甲就喊“跑”,我和张某甲就往外跑,没跑多远后面就追上来一个人用刀把打我左侧肩膀一下把我打倒了,我面朝上看见戴某甲穿着黑衣、短头发男的(邹晓东)拿刀向我腰部扎没扎上,划开一个口子,之后就向我大腿根部扎了一刀,这刀没等他拔出来就被我踹开了,踹开之后他又扎我左脚脚背一刀,我哥张某甲就跑来了,戴某甲男的直接用刀扎张某甲胸部一刀,把张某甲扎倒了。老板娘就跑过来踢我哥,边踢还边说“叫你们得瑟”。我看见戴某甲男的还要扎我哥,我就起来跑过去把老板娘和戴某甲的都推开了,我扶起我哥就继续往前跑,后来我俩就坐在马路边上,刚坐下我哥就倒下了,这时窦某甲过来了,拦下一个出租车把我俩拉到前郭县医院。二、证人窦某甲的证言。窦某甲在公安机关询问时第一次(2014年11月17日)的证言:2014年11月16日晚,我和张某甲、张某乙、张某戊在圆梦歌厅内唱歌,因结账与歌厅人员发生争吵,我将他们三人推出门,歌厅吧台里一个戴某甲男子(邹晓东)跳出来和一个岁数大的男子(费某甲某甲)拿刀追,这两人先把张某戊追上,把张某戊打倒,在一个路口把张某甲、张某乙追上,追上后把他俩打倒,这时我跑到他俩倒的地方,我看见张某甲、张某乙他俩满身是血的倒在哪里。我当时看见邹晓东给张某甲一下,然后张某甲就倒了,张某乙起来抓张某甲,被费某甲某甲给打倒了,邹晓东和费某甲某甲两个人一起打的张某乙。第二次(2014年12月12日)的证言:当时我看见费某甲某甲出去后直接去打张某戊,用刀柄打的张某戊脑袋,把张某戊打倒,张某戊站起就跑了。费某甲某甲打张某戊时,邹晓东去追张某甲、张某乙去了,张某戊跑后费某甲某甲也去追张某甲、张某乙,费某甲某甲追上他俩时,张某乙已被邹晓东打倒,费某甲某甲到跟前时,张某甲一回头被邹晓东扎了一刀,张某甲直接就倒了,他俩倒了以后,费某甲某甲上去用脚踹张某乙几脚,还用刀柄打了几下张某乙,邹晓东先用刀柄打的张某乙,然后又用刀扎张某乙,张某乙就被打倒,二人起来就开始跑。第三次(2015年8月25日)的证言:当晚,费某甲某甲用手里的东西向张某戊脑袋打了两下,张某戊跑了。张某甲、张某乙和邹晓东打一起去了,然后二人就跑,边跑边骂,邹晓东就去追,追上后又打倒一起,张某乙和邹晓东一起倒了,张某甲回头拽张某乙,张某甲也倒了,三人都倒地上开始厮打,此时费某甲某甲过来用脚踢两下,张某甲、张某乙站起往中医院方向跑了。我到张某甲、张某乙跟前,看见他俩都受伤流血了,张某甲、张某乙和邹晓东三人倒地厮打时张某甲、张某乙受伤,他俩受伤过程我没看见。当时我看见他俩受伤,我就以为是邹晓东用刀把他俩扎伤的。第四次(2016年8月2日)的证言:2014年11月份在圆梦歌厅打仗时,张某甲的伤我不知道咋形成的,后来听张某甲说他和邹晓东来回抢刀的时候自己把自己扎伤,张某乙的的伤是怎么形成的我不知道,我没看见二人被扎伤的过程,因为那天酒喝的太多了。三、被告人邹晓东的供述。其供述案发当晚和张某甲、张某乙进行了厮打,但否认致伤二人。四、书证张某甲、张某乙住院病历。证实张某甲、张某乙住院治疗情况及所受伤的情况。五、松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张某甲一处重伤、一处轻微伤;张某乙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

关于抗诉机关所提出的被害人张某甲所受之伤,应为上诉人邹晓东所致的抗诉意见,经查,被害人张某甲在公安机关第一次陈某甲在双方厮打中左侧胸部被扎一刀,未说是谁扎的,其后来在公安机关多次稳定陈某甲及在本次原审再审庭审中陈某甲其胸部是自己用刀误伤,头部磕伤。张某甲的第一次陈某甲内容与后来的多次陈某甲并不矛盾;张某甲始终未指认其伤是被告人邹晓东所致。证人窦某甲的证言能证实邹晓东与张某甲、张某乙有厮打过程,但关于张某甲的伤是否系邹晓东所为,其证言前后矛盾,本院不予采信。张某乙的关于邹晓东扎伤张某甲的证言,未得到其他证据佐证。且邹晓东否认扎伤张某甲。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害人张某甲的伤系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所致的证据不足。因此,抗诉机关对此的抗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邹晓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张某乙的伤不是邹晓东所致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意见,经查,公诉机关提供的被害人张某乙住院病历载明张某乙案发时受伤,证明其伤是客观存在的;张某乙的鉴定意见书证实其损伤程度为二处轻伤、二处轻微伤;张某乙在公安机关的陈某甲,清晰指认是邹晓东用刀将其扎伤;证人窦某甲的证言虽前后矛盾,但能够证明案发当日被告人邹晓东与被害人张某乙、张某甲有厮打过程,且其曾证明过邹晓东用刀扎张某乙;原审被告人邹晓东并不否认与张某乙发生过厮打,故可综合认定被害人张某乙的伤系上诉人邹晓东所致。因此,上诉人邹晓东及其辩护人此点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邹晓东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在第二起中邹晓东未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各被害人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意见,经查,现场附近监控录像显示,邹晓东(穿黄T恤)与杨志鹏(白衣)在圆梦歌厅门口站起后,邹晓东便到路边自己车上取东西(拿一把斧子)时,杨志鹏和王某甲(穿黄色衬衫)跟在后边,后又快速返回到在歌厅门口二被害人附近面对被告人邹晓东,当邹晓东拿斧子返回冲着歌厅门口的两名被害人走去时,歌厅老板高某甲上来阻止,此时杨志鹏一拳将其中一名被害人打跑,后返回与邹晓东、王某甲共同殴打另一被害人,由此引发更加激烈的互殴。同案王某甲供述邹晓东说:“磕他”;证人张某丙实:“上”。综合监控录像、同案王某甲供述及证人张某丙实,足以认定是邹晓东指使王某甲、杨志鹏殴打被害人。因此,上诉人邹晓东及其辩护人此点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抗诉机关所提出的原审被告人邹晓东提供其他犯罪嫌疑人刘建宇经常活动的地点,不构成立功的抗诉意见,经查,本案中,邹晓东被刑事拘留羁押时尚未发生刘建宇盗车案,其揭发材料只是怀疑,并没有指向具体的犯罪事实,同时也不可能掌握具体犯罪事实。公安机关已掌握并立案侦查的刘建宇的犯罪事实与邹晓东的揭发线索只是巧合而已。其提供的刘建宇经常出入和活动区域,不属于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和藏匿地址,对抓捕刘建宇没有起到实际作用,并没有达到立功的程度,被告人邹晓东的行为不属于立功。对抗诉机关提出的此点抗诉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上诉人邹晓东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作案二起,造成一人一处重伤,三人四处轻伤,三人六处轻微伤。关于抗诉机关指控被害人张某甲的伤系被告人邹晓东所致的抗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邹晓东刑满释放后五年内重新犯罪,属累犯,应从重处罚;邹晓东供认部分犯罪,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由于被害人酒后到圆梦歌厅滋事,先后辱骂他人及邹晓东等人,由此引发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有不可推卸的过错责任,可以减少邹晓东的刑罚量。辩护人的相应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关于抗诉机关所提出的被告人邹晓东不构成立功的抗诉意见,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不当,故对原审再审判决应予改判。上诉人邹晓东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根据上诉人人邹晓东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经本院审判委员会(2019)第二次会议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法院(2018)吉0702刑再1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邹晓东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开始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刑期自2016年3月10日始至2020年3月9日)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郑长波

审判员  王成伟

审判员  任凤丽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卢 雪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