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黄桂莲李根洪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2 15:06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民申1266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黄桂莲,女,汉族,1956年11月11日出生,住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

委托代理人:李淑燕,女,汉族,1981年10月17日出生,住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系黄桂莲之女。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李根洪,男,汉族,1958年10月21日出生,住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

委托代理人:李淑燕,女,汉族,1981年10月17日出生,住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系李根洪之女。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杨霞,女,汉族,1979年8月8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一审第三人:东莞市旭达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西平绿色路1号世纪城国际公馆10栋商铺152、153号。

法定代表人:骆羽群,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黄桂莲、李根洪因与被申请人杨霞、一审第三人东莞市旭达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达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9民终38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黄桂莲、李根洪申请再审称:(一)一、二审法院遗漏重要案件事实未作认定,导致作出不客观公正判决。1、旭达公司未与黄桂莲、李根洪协商及征求意见,将其自称已收取的案涉房屋买卖定金退回杨霞,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具体退回时间及方式。2、杨霞主张在2017年8月23日支付中介费135000元及继续履行合同需支付的房屋过户税费15000元,而当时杨霞已发出律师函解除房地产买卖及居间合同,且该15000元未提供收款收据,中介费也只是收款收据并非发票。3、东莞公证处是否一定可以做杨霞和旭达公司要求公证的不能修改的委托书文本存在疑问,不能认定黄桂莲、李根洪不来东莞公证处做公证即是违约,且经了解,因案涉房屋为查封房,东莞市公证处并不提供已查封房屋全权委托书公证,而杨霞和旭达公司明知房屋是查封房。4、本案当事人各方均已在合同约定时间内前往公证处申请全权委托公证手续,公证委托无法完成不可归责于黄桂莲、李根洪。5、黄桂莲、李根洪两老人体弱多病,经不起长途颠簸劳顿,在2017年7月28日无法在大余县做公证后即留在当地,合同约定的三日内委托公证,计算合同签署当天,仅7月28日可供履行,该日双方均已确定前往公证。6、黄桂莲、李根洪与杨霞不存在直接交流,全部通过旭达公司交流,第三人存在故意隐瞒真实目的可能。7、旭达公司故意拒不提供房地产买卖合同给黄桂莲、李根洪,直至2017年8月17日才通过微信给到合同文本,黄桂莲、李根洪至今未取得旭达公司交付的房地产买卖及居间合同原件。8、按照旭达公司庭审陈述,其2017年7月28日根本未在房地产买卖及居间合同中签署,即合同在2017年7月28日未生效。(二)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在相关事实所导致结果上偏袒偏信杨霞和旭达公司,导致错误判决。1、本案杨霞诉讼请求是确认合同已解除,解约理由是黄桂莲、李根洪未按照合同约定办理全权委托公证,并未涉及未提供房产证原件,一审法院应当只围绕杨霞主张的违约事由是否客观存在进行审查判断。2、未提供房产证原件责任不在黄桂莲、李根洪。3、由于政策变化原因导致合同约定的全权委托公证未取得,责任不能归责于黄桂莲、李根洪。(三)旭达公司作为房地产中介商,明知司法部禁止办理全权委托公证却并未告知黄桂莲、李根洪,隐瞒该通知,反而一直催促黄桂莲、李根洪办理全权委托公证,存在主观恶意。(四)杨霞与旭达公司具有存在恶意串通损害黄桂莲、李根洪利益的重大嫌疑。(五)一审法院认定司法部《关于公证执业“五不准”的通知》不属于不可抗力无事实、法律依据,双方理应免责。(六)杨霞并未依法向黄桂莲、李根洪履行催告及给予合理期限的义务即向黄桂莲、李根洪发送解除合同的律师函应承担违约责任。据此,黄桂莲、李根洪向本院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根据案涉《房地产买卖及居间合同》的约定,卖方黄桂莲、李根洪负有向居间方旭达公司提交交易所需资料并配合居间方及担保公司做全权公证委托的合同义务。现因黄桂莲、李根洪未按照约定履行上述合同义务,构成违约,买方杨霞书面通知解除合同并要求黄桂莲、李根洪承担违约责任,具有合同依据,二审法院对杨霞的主张予以支持,并无不当。黄桂莲、李根洪以大余县公证处不同意办理不限定委托期限的公证委托,以及司法部发布《关于公证执业“五不准”的通知》导致全权委托公证无法完成为由主张免责。但根据一、二审查明的事实,在大余县公证处办理公证未果后,居间方旭达公司曾于《关于公证执业“五不准”的通知》发布前,多次催促黄桂莲、李根洪办理公证委托,黄桂莲、李根洪的代理人也明确表示到东莞办理公证,但因黄桂莲、李根洪自身原因未能及时办理全权公证委托。同时由于《关于公证执业“五不准”的通知》仅对办理涉及不动产处分的一次性授权全部重要事项的委托公证作出限制,并未禁止分开办理授权各项重要事项的委托公证,因此,二审法院对黄桂莲、李根洪的前述免责抗辩意见不予采信,并无不当。

综上,黄桂莲、李根洪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黄桂莲、李根洪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余洪春

审判员  陈志坚

审判员  钟锦华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王静

书记员罗莹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