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王金辉、张某1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4-20 21:21发布

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鄂03刑再2号

原公诉机关: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原审被告人):王金辉,男,1975年3月26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汉族,初中文化,系广东省广泓混凝土有限公司业务经理,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户籍所在地: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被告人王金辉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1月9日被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分局刑事拘留,同月23日释放;同年4月26日由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分局决定对王金辉监视居住;2018年9月6日经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9月25日在广州市被抓获,临时羁押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至同月29日,同月30日由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分局执行逮捕。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女,1961年9月6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系十堰市九通汽车运输公司职工,住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道虎,十堰市郧阳区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2,男,1966年6月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系十堰市新东晨汽修公司职工,住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道虎,十堰市郧阳区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金辉犯故意伤害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附带民事诉讼赔偿一案,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于2019年1月30日作出(2018)鄂0303刑初50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一、被告人王金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应折抵刑期先行羁押的14日,即自2018年9月25日起至2019年2月10日止)。二、被告人王金辉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赔偿各项损失合计38818.98元。三、被告人王金辉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2赔偿各项损失合计36037.32元。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果被告人王金辉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原审被告人王金辉不服,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于2019年4月10日作出(2019)鄂03刑申11号再审决定,由本院提审本案。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十堰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钟平、喻昌平出庭履行职务。申诉人王金辉、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道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8)鄂0303刑初50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2018年1月3日,被告人王金辉和妻子周某和康某1为帮助佘某处理郧县杨溪铺镇采石场砂石被盗事宜,四人一同从广州来到十堰后入住天河宾馆。2018年1月8日9时许,被告人王金辉驾驶粤B×××**福特轿车带着周某、佘某到十堰市郧阳区公安分局院内后,佘某自行到刑警队报案,被告人王金辉和周某在外等待。因康某1长期拖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及范某1、张某4、范某2、宋某、张某3、李某1、梅某2、杨某、江某、计某等人的借款未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等十余人(带着一名一、二岁的幼儿)当日在天河宾馆找到康某1,并向其追索欠款,康某1以钱都借给佘某为由,又带着张某1、张某2等人来到郧阳区公安分局大门外等候佘某。10时50分,被告人王金辉和周某走出公安局大门后,看到康某1带着张某2、张某1等人在外等待,周某遂用手机对张某2、张某1等人进行拍摄,引发张某2、张某1、梅某1等人的不满,双方为此发生了一分多钟的争执和撕扯。被告人王金辉、周某报警后,公安民警于11时05分赶至现场进行处警,双方向民警说明情况后,被告人王金辉、周某在出警记录上签字不要求处理。佘某从公安局出来后,被告人王金辉欲带佘某离开,被张某2、张某1、康某1等人阻拦,要求佘某先解决其和康某1的债务问题。双方一直纠缠到中午时分,张某2、张某1、康某1等人和被告人王金辉及周某、佘某一起在公安局对面的小吃店吃饭后,又继续在公安局信访室商谈还款事宜。期间,被告人王金辉、周某先行离开,后佘某趁张某2、张某1等人不备离去。

张某2、张某1等人为寻找佘某,由范某1驾驶鄂C×××**轩逸轿车带着梅某1、张某3,在郧阳区城区内寻找佘某。范某2驾驶C1L390面包车带着李某1、张某1、张某2、康某1,在十堰城区的天河宾馆找到被告人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轿车,后留在宾馆等候。16时左右,被告人王金辉驾车离开天河宾馆去郧阳区接周某、佘某,范某2等人一边驾车跟踪,一边和范某1等人保持联系。被告人王金辉在十堰大道刘家沟隧道处将周某、佘某接上车,又掉头往十堰城区方向行驶。19时46分,当被告人王金辉驾车行驶至万达广场红绿灯处等候通行时,范某1将其驾驶的鄂C×××**日产轩逸轿车停在被告人王金辉的车后,范某2将其驾驶的C1L390面包车停在范某1车后,随即张某1、张某2、康某1、范某2等8人下车围住粤B×××**福特轿车。范某1、范某2(持石块)、张某3依次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左前门至左前轮处,张某2、张某1(持酒瓶装物体)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正前方,梅某1、康某1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右前门处,李某1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右后门处,8人拍打粤B×××**福特轿车的车门、车窗,叫喊着要佘某下车,但被告人王金辉、周某、佘某均未下车,亦未打开车窗。19时47分,周某报警称车辆被砸。19时48分32秒,情绪激动的范某2持石头指着被告人王金辉要求佘某下车,接着跳到粤B×××**福特轿车的前引擎盖上继续进行威胁,然后又在跳下车的同时用石头猛砸一下驾驶室位置的前挡风玻璃。被告人王金辉立即向后倒车,范某2又砸了一下前挡风玻璃,粤B×××**福特轿车的车尾撞在后方范某1的鄂C×××**轩逸轿车的车头部位。19时48分53秒,范某2又砸了两下前挡风玻璃,被告人王金辉在车前站有人的情况下,以时速5公里的速度前行,虽然张某3将站在车前的张某2拉向一旁,但张某2还是因避让不及被撞伤。19时48分55秒,被告人王金辉加速到时速10公里时,躲过车头的张某1去拖拽车辆的右侧倒车镜,亦被拽倒摔伤。范某2扔出石头砸碎粤B×××**福特轿车的后挡风玻璃。19时49分,范某1报警称粤B×××**福特轿车将人撞伤后逃离,后被告人王金辉驾驶的车辆被执勤交警拦停。经十堰市公安张湾区分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张某2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累及关节面,其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一级;张某1左肩关节脱位并肱骨大关节撕脱性骨折,其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二级;张某1左侧眶内壁骨折,其损伤程度鉴定为轻微伤。

另查明:1.被告人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轿车后保险杠被撞断裂,后车窗玻璃被砸碎,前车窗玻璃靠近驾驶室位置多处被砸裂;范某1所驾驶的鄂C×××**轩逸轿车的前保险杠被撞断裂。2.康某1长期拖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借款21万元未还,拖欠范某119万元未还,拖欠张某412万元未还,拖欠范某29万元未还,拖欠宋某14万元未还,拖欠张某310万元未还,拖欠李某126万元未还,拖欠梅某25万元未还,拖欠杨某2万元未还,拖欠江某10万元未还,拖欠计某8万元未还。2018年2月11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与范某1、张某4、范某2、宋某、张某3、李某1、梅某2、杨某、江某、计某等11人共同推选范某1为代表,与康某1、佘某签订协议,约定康某1向张某1等人的借款共计136万元,不再计算利息,由佘某负责偿还;康某1承诺债权转让后,从佘某向其出具的借款中扣减136万元。3.张某2因伤住院21日,共计花费医疗费28473.2元;医嘱载明加强营养,出院后休息2个月。张某1因伤住院21日,共计花费医疗费36109.3元;医嘱载明出院后休息2个月。4.经十堰市天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张某2左侧胫骨平台外侧髁关节粉碎性骨折畸形愈合遗留九级伤残,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15000元,花费鉴定费1300元;张某1左肩关节功能丧失25%以上评定十级伤残,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12000元,花费鉴定费1300元。5.违法行为人范某2因本次违法行为,被十堰市公安局汉江路派出所处以行政拘留8日的行政处罚。6.经十堰市张湾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粤B×××**车辆损坏价值为1238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车辆等物证照片,证实被告人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轿车后保险杠断裂,后车窗玻璃被砸碎,前车窗玻璃被砸裂;范某1所驾驶的鄂C×××**轩逸轿车的前保险杠断裂。

2.书证

(1)受案登记表、公安局接处警登记报表,证实2018年1月8日19时49分56秒,范某1报警称粤B×××**福特轿车撞了其车辆和张某1后逃逸;2018年1月8日19时47分,周某(王金辉妻子)报警称车辆被砸。

(2)情况说明,证实十堰市公安局张湾区分局汉江路派出所分别于2018年7月23日、7月26日向王金辉送达传讯通知书,但王金辉均未按照传讯时间、地点接受询问。

(3)抓获经过,证实王金辉于2018年9月25日被佛山铁路警方抓获。

(4)临时羁押审批表,证实王金辉于2018年9月25日至9月29日,临时羁押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5)王金辉户籍信息,证实王金辉的身份信息。

(6)DX检查报告、CT检查报告,证实张某2的左侧胫骨侧平台粉碎性骨折;胫骨上段骨折。

(7)十堰市张湾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关于张某2左侧胫骨骨折的情况说明,证实张某2左侧胫骨侧平台粉碎性骨折未见骨痂生长,排除陈旧性骨折。

(8)协议书,证实2018年2月11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与范某1、张某4、范某2、宋某、张某3、李某1、梅某2、杨某、江某、计某等11人共同推选的代表范某1,与康某1、佘某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康某1欠张某1等11人的136万元由佘某负责偿还。

(9)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范某2因本次违法行为,被十堰市公安局汉江路派出所决定行政拘留8日;经十堰市张湾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粤B×××**车辆损坏价值为1238元。

(10)个人租车协议、王金辉驾驶证复印件、粤B×××**车辆行驶证复印件,证实2017年12月16日,王金辉从广州卓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赁了粤B×××**福特轿车。

(11)门诊病历、住院记录、医疗费发票、病情证明书、医疗费发票,证实张某2因伤住院21日,医疗费28473.2元,加强营养,出院后休息2个月;张某1因伤住院21日,医疗费36109.3元,出院后休息2个月。

(12)十堰市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证实张某2左侧胫骨平台外侧髁关节粉碎性骨折畸形愈合遗留九级伤残,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15000元,鉴定费1300元;张张某1左肩关节功能丧失25%以上评定十级伤残,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12000元,鉴定费1300元。

3.证人证言

(1)周某(王金辉之妻)的证言:2018年1月8日19时许,王金辉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佘某坐在王金辉后面,从郧县二桥附近沿着十堰大道开到万达广场的十字路口红绿灯停车处等红灯时。突然从后面车上下来我不认识的六七个男女,把我们的车围住,有五六个人挡在车的前面,右侧有两三个人,我听到外面有个女的喊:“打劫啦!打劫啦!”,我当时就懵了,王金辉让我报警,我就拨打了110。我看到有个男的(范某2)从王金辉那边跳上车,一手拿着砖头跟我们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然后他从车的引擎盖上跳下去朝着前挡风玻璃砸了一两下,把前挡风玻璃砸坏了。他又砸前挡风玻璃的时候,王金辉发动车往后倒了几米,那几个人又跟着车继续砸,拿砖头的男子又朝前挡风玻璃砸了两下,我感觉到王金辉倒车应该是撞到后面的车了,停了大概两秒钟,拿砖头的男子又狠狠地砸了前挡风玻璃一下,其他几个人也在砸车,王金辉就朝前开车,一开始慢一些,旁边几个人开始躲闪,驾驶员位置左前侧有个男的(张某2)没有躲及,被车拖了有半米远。我听到后挡风玻璃被砸碎的声音,车里没人受伤,车右侧有个穿粉色衣服的女的(张某1)拉着后视镜不让走,跟着我们的车有几米远,最后被车甩开了,她是否受伤我不知道。途中110打电话过来询问我所在的具体位置,我就告诉110了,开车大概走到人民路三堰客运站附近红绿灯的时候,我们被交警拦下,后被带到汉江路派出所。

(2)佘某的证言:2011年5月,我在十堰郧县杨溪镇姚沟村开采石场,和丁宏山共用一个采矿证,2014年3月开始和康某1、邓某合伙一起开,后来因丁宏山背着我以350万卖掉采矿证等原因停矿,康某1说他在社会上借了900多万元都给我了,还让债主找我要钱。因为郧县杨溪镇采石场设备被盗,2018年1月8日上午9点多,我到郧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11点半左右我从公安局出来,康某1带着一、二十人围住我问钱的事情,我就和他们解释。债主们在郧县公安局找我的时候,王金辉和他妻子也在现场,知道是康某1带的人找我要钱,王金辉还在现场给他们解释说康某1钱的来龙去脉。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下午3点多,我和警察一起到采石场去了。晚上七、八点的时候,王金辉开车带着周某在郧县汉江二桥把我接上车,然后往十堰开,当时王金辉开车、周某坐在副驾驶,我坐在后排。车开到张湾区万达广场红绿灯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突然有七、八个人情绪很激动围着我们车不让走,其中有几个是康某1的债主,我见过面但我不知道名字,估计是为了康某1欠他们钱的事情,不让我走就是让我和康某1把这个事情搞清楚。因为我们当时感觉他们不像是谈事情的样子,人多势众,我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没敢开车门、开车窗,然后王金辉就让周某报警了。我看到车前面有个年轻男子(范某2)上到车引擎盖上,后来就有人用东西开始砸车,把车前挡风玻璃砸破了,还有人拍打车。王金辉把车往后面一倒先撞到后面的车,他又开车往左转跑,前面有几个人被撞倒了,当时车后面挡风玻璃被对方砸破了。我们开车跑到三堰立交桥遇到交警,然后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

(3)康某1的证言:佘某在郧县杨溪铺经营了一家石料厂,2012年至2015年期间,佘某陆续找我借了255万,我借给他的钱又是我分别找亲戚李某1、张某1、张某4、张某2、梅某2、江某等人借的。我从2015年开始找佘某要钱,但是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我在2017年先后四次到广州找佘某要钱都没有要到。2017年7月份以后,佘某就不再接我电话,发信息也不回,后来我请老乡周某帮我介绍人找佘某收账。2017年11月30日,我和余某(张某1丈夫)在周某和她丈夫王金辉的协助下在广州找到佘某,但是佘某一点也不积极还账,后来周某、王金辉又跟佘某达成了协议,即周某、王金辉两人帮佘某追回郧县杨溪铺砂场被盗损失(报案价值800万,实际损失约500万),追回损失后佘某和周某、王金辉按二比八的比例分成,佘某还承诺损失追回后,从他应得的二成中分一半给我。今年1月3日,我和佘某、周某、王金辉从广东回到十堰办理砂石厂被盗的事,一直住在三堰“天河宾馆”。1月7日晚,张某1等人知道我回十堰后,她又联系了李某1、张某4、范某1、梅某1、张某3等债主找到我,后又让我带他们去找佘某。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周某和王金辉带着佘某为砂石厂到郧县公安局报案,2018年1月8日上午9时许,张某1、李某1、张某4、范某1、梅某1、张某3、张某2等债主带着我,在郧县公安局找到了佘某、周某和王金辉。周某用手机给张某1、张某2、梅某1等人拍照,张某1、张某2、梅某1等人要求周某把照片删除,双方为此发生争执,周某还报了警,郧阳区城关镇派出所出的警。张某1、李某1、张某4、范某1、梅某1、张某3、张某2等人就围着佘某让他还钱,警察让我们到信访接待室自行协商。当天中午,张某3、李某1和王金辉、周某、佘某等人一起在公安局对面的一个饭馆里吃饭,大概下午三点多,佘某在公安局趁机溜走了。下午四点多,张某1、张某2等人看到王金辉从公安局开车从郧县到十堰,梅某1开车带着张某1、张某2等人一直跟着王金辉的车。大概晚上六点多,范某1也开车带着我、张某3、李某1从郧县到十堰,在万达红绿灯路口看到王金辉的车子停在红绿灯路口,梅某1的车子停在后面。我们把车停到梅某1的车后面,我和梅某1、张某1、张某2、范某1、张某3、李某1都下车把车子围住,范某2捡了一块石头拿在手上朝车里面喊着“把门打开”,王金辉坐在驾驶室,周某坐在副驾,佘某坐在后排,我们也喊王金辉把车门打开,王金辉没有开门。范某2拿着石头朝车子挡风玻璃上砸了一下,随后范某2爬到引擎盖上又用石头朝车子挡风玻璃上砸了两下,王金辉就开始朝后倒车撞到梅某1的车头,张某2站到王金辉车子左前方、张某1站到王金辉车子右前方想把路堵住,但是王金辉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人,开车就朝左前方走。他开车撞开了张某2,张某1抓住车的右前方倒车镜也被带倒在地,王金辉驾车强行跑了后,张某1说她左胳膊受伤了,张某2说他左脚受伤了。

(4)范某2的证言:2018年1月8日下午3点多的时候,我和我父亲范某1、我母亲张某4,我二姨张某1、我大姨张某3,我岳父梅某1,我岳母李圣梅、我舅舅张某2等人和康某1在郧阳区公安局信访局门前等佘某。因为康某1欠我父母及亲人的钱一直没还,康某1说佘某在公安局,欠他的钱一直没有还,让我们找佘某要,佘某现在公安局信访部门,所以我们就在门口等他。我们一直等到下午约6点,我们发现佘某坐的一个姓王的司机(王金辉)开的车牌号是粤B的一辆福特轿车之前停在公安局门前,后来不见了,所以我们就开车到处找这辆车。我开着鄂C×××**面包车,车上坐着康某1、李某2、张某2、张某1,我父亲范某1开着一辆东风日产轿车,车上坐着张某3、梅某1。我表哥朱方涛打电话说王金辉的车往郧县方向走了,我们行至发现了对方的车后,一直跟到万达广场红绿灯处,我父亲的车紧跟随他们车后面,我开的车跟着我父亲车后面。我们都下车到他们的车前面和侧面将车围住,要求佘某下车,拦车的是我和我二姨张某1、大姨张某3、舅舅张某2、岳父梅某1、岳母李某1、父亲范某1、康某1共八个人,他们一直没有将车玻璃打开,也没有回话。不知谁说如果再不下车,就将他们的车玻璃砸碎,我就在旁边花坛处找了一块石头,站在他们车旁边用手敲他们车窗,让他们下车,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反应。我就一手拿着石头,爬到他们车前面的引擎盖上,要求他们下车,并用石头朝前挡风玻璃上砸了四、五下。我爬下车后,他们的车先往后倒了一下,撞到我父亲开的车前面,然后又往前开着跑了,我用石头朝他们车后玻璃扔过去,将后车玻璃砸破了。他们开车往前跑的过程中,将张某2和张某1撞倒了,后来我们开着车追,期间又报警了,之后又将张某2和张某1送至太和医院去治疗。

(5)梅某1的证言:2018年1月8日19点左右,范某1驾驶鄂C×××**日产轩逸带着我和张某3,范某2开着C1L390面包车带着李某1、张某1、张某2、康某1,一起追着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车(车上坐周某、佘某)到郧阳一级路往九州龙城方向红绿灯路口。王金辉的车停下来等红灯,范某1和范某2把车停在后面,我、范某1、张某3、李某1、张某1、张某2、康某1下车把对方的车围住。我看到佘某坐在车子后排,就站在右后门对着佘某说“佘老板,你先下车,康总正好也在这里,你下来和康总好好协商一下你们之间的事情”,其他的人也在说“佘老板,下车”之类的话,对方没理会。范某2右手拿着一块砖头走到对方车头处,用砖头朝着车玻璃敲了一下,让车上人下车,对方没有理会,范某2就爬上车头,指着王金辉他们说“你们不出来,我就把玻璃砸了”,对方还是没有出来,范某2就用砖头朝前挡风玻璃砸了一下。对方开始慢慢倒车,范某2又朝前挡风玻璃砸了一下,对方继续倒车,然后把我的车撞了一下,范某2又用砖头朝前挡风玻璃上砸了两下,对方就开始踩油门加速。张某1抓住右边倒车镜,张某2拦着左边前面不让车走,但是对方车辆还是没停,然后把张某2腿撞了一下,张某1被车带倒,范某2就把手上砖头扔过去,把后挡风玻璃砸碎了。

(6)范某1的证言:2018年1月8日8时许,我和亲戚张某2、梅某1、李某1、张某1、张某3在三堰天河宾馆找到欠我们钱的康某1,康某1说钱都让姓佘的借去用了,还说带我们去郧阳区找姓佘的。我们就开车一起到了郧阳区公安局,当时姓佘的在公安局去办事,身边一男一女(王金辉、周某),听康某1说是夫妻。康某1把姓佘的欠钱的手续都拿出来以后,姓佘的说都是复印件不认账,一直到中午康某1把原件拍成图片发过来后,姓佘的就不说话了。下午3点多,我们一不留神,姓佘的在公安局信访室里面突然不见了,然后我们就在周围找了一个多小时。王金辉从公安局里面走出来开车,我们就开车一直在后面跟着,姓王的开车到了三堰天河宾馆,过了一个小时后,他又开车到了郧十一级路刘家沟隧道口的附近路段,把他媳妇和姓佘的接上车又往十堰城区开。我们跟到十堰市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我、张某2、梅某1、李某1、张某1、张某3、范某2、康某18个人都从车上下来,把王金辉的车围着不让走。我儿子范某2不知道在哪捡了一个砖头站在我旁边,张某3、张某2、张某1、梅某1站在车头前面挡着,李某1和康某1在车的右后侧。我先是拉了王金辉的左后车门,车门从里面反锁了,我就走到驾驶室位置跟王金辉说:“你把门打开,我们要的是佘某,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范某2手里拿了块石头站在王金辉车左侧,跟王金辉说“让佘某下车”,王金辉没有理会,后来我儿子范某2站在王金辉车头引擎盖上指着王金辉说“把车门打开,让佘某下车”,其他人都是说让佘某下车。当时范某2情绪很激动,右手拿着砖头上到姓王的车头上,用砖头指着车里面的人,让姓佘的出来,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用砖头往前挡风玻璃上砸了一下,这时姓王的就开车往后倒车,范某2又用砖头往前挡风玻璃砸了一下,姓王的就加油继续倒车,把我的车头撞了一下。范某2继续用砖头砸前挡风玻璃,姓王的就开车往前冲,当时张某2站在车左前侧挡着,张某1用手抓着车后视镜,姓王的强行加油往前开,把张某2撞倒,把张某1带倒摔在地上,最后范某2扔砖头又把姓王的车后车窗砸碎了,姓王的开车加速跑了。

(7)张某3的证言:三、四年前,我将10万元钱借给康某1,月息3分,前两年大约还了一、两万元,从去年5月份就没给利息了,我也找不到他人。我们亲戚找到康某1和那个姓佘的老板,昨天下午在郧阳区公安局调解这事,但姓佘的提前跑了。我们找姓佘的过程中看到他的车是一个姓王的开着,范某1就开着车带着我和梅某1跟着姓王的车,在一个隧道口加油站看到姓王的把姓佘的接上后沿着十堰大道往十堰城区开,范某1就给另外几个亲戚打电话,让他们也跟过来。到十字路口等红灯时,我们就下车将姓佘的车围着让姓佘的下来,他们也不开车门,我在车外说“你们跑啥子,下车把情况说一说,郧县公安局正在解决,你们为啥要跑”?范某2让他们下来,他们不下来,范某2在路边捡个石头砸前挡风玻璃,砸了几下后,姓王的就先把车往后倒,撞到范某1的车后又往前开,将我妹妹张某1给带倒了,也把我弟弟张某2的脚给弄伤了。

(8)李某1的证言:康某1三年前从我家借了20万元一直没还,2018年1月8日早上八点多钟,范某1开车带着梅某1、康某1和我去郧县公安局找佘某,范某2、张某3、张某1、计孝荣、张彩华、张某2都在郧县公安局院子站在等佘某。佘某在公安局报案砂石厂石子被盗,王金辉和他媳妇也在院子内等佘某,王金辉媳妇拿手机对着我们拍照,我们就上去夺她的手机,意思是让她把手机上的照片删掉,王金辉媳妇就报警说我们抢她手机。王金辉说上了他媳妇手机的人一个都跑不掉,我们没有抢到王金辉媳妇的手机。警察出警后,王金辉媳妇对民警说这事是个误会,不需要处理。王金辉一直坚持要把佘某带走,我们说佘某欠康某11000多万,康某1又欠我们一百多万,你们不能把人带走。因为我们拦着不让王金辉带佘某走,一直僵持到中午十二点多钟,王金辉说一起到对面吃饭,我们十几个人就到公安局对面的两个面馆吃饭。吃完饭后,我们在公安局的信访办公室商量,佘某趁人不注意跑了,我们到处找也没有找到。下午5点多,我看到姓王的开的车,我们就乘坐一辆面包车去追姓王的车,姓王的先到三堰天河宾馆退房间,后又到口加油站把佘某和一个女的接上车,大慨晚上8点,姓王的开车停在万达广场红绿灯处等红灯时,我和康某1、范某1、梅某1、张某1、张某5、张某2、范某28人一起拦住车,想让佘某下车还我们钱。车里的人不理我们,我在佘某坐的位置拉车门,康某1和我站在一起,梅某1站在福特车左边驾驶室附近,张某1、张某2、张某5、范某1、范某2在福特车前面拦车。范某2在路边捡砖头让佘某下车,对方没有下车,范某2又站到引擎盖上拿砖头指着让佘某下车还钱,后来又跳下车并用砖头在前挡风玻璃上砸了两下,福特车就往后倒车,撞到我们开的车后,又加速往前开,把挡在前面的张某2撞到了,车右边的张某1也被福特车挂倒。

4.被害人陈述

(1)被害人张某1的陈述:2018年1月8日上午,我们在康某1的带领下为债务问题到郧阳区公安分局找佘某时,和王金辉、周某、佘某见过面,当天中午,我们和王金辉、周某、佘某一起在郧阳区公安分局对面的面馆吃的中午饭。19点左右,范某1驾驶鄂C×××**轩逸汽车(乘坐人梅某1、张某3)和范某2驾驶鄂C×××**面包车(乘坐人我、李某1、张某2、康某1)追着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轿车(乘坐人王金辉媳妇、佘某)在十堰大道往九州龙城方向的红绿灯路口等红灯时,我、范某1、梅某1、张某3、李某1、张某2、康某1下车把粤B×××**车围住劝佘某下车。他们一直不下车,范某2用砖头朝车玻璃敲了一下,让车上人下车,对方没有理会,范某2就爬上车头说“你们不出来,我就把玻璃砸了”。对方还是没有出来,范某2就用砖头朝着前挡风玻璃砸了一下,对方开始慢慢倒车,范某2又朝前挡风玻璃砸了一下,对方倒车把停在后面的鄂C×××**车撞了一下。范某2非常生气,又用砖头朝挡风玻璃上砸了两下,对方就开始踩油门加速,我身体靠着右边车门,左手抓住车的右边倒车镜,张某2拦着车不让走,车辆还是没有停,然后我就被车带倒了,张某2的腿被撞了一下。范某2把砖头朝对方后挡风玻璃扔过去,把后挡风玻璃砸碎了。

(2)被害人张某2的陈述:前几年经亲戚介绍认识了康某1,说把钱放在他那投资可以赚利息,于是我就投了8万元,约定利息3分,刚开始给了几个月的利息,从去年开始就没有给了,我们几个亲戚都在找康某1要钱。昨天上午在三堰天河宾馆见到康某1,康某1说我们的钱都借给一个姓佘的,姓佘的下午要去郧县公安局办事,于是康某1就带着我们几个亲戚七、八个人一起去郧县公安局。康某1还在为钱的事和姓佘的扯皮,最后姓佘的乘机跑了,范某1就开车带着张某3、梅某1,我外甥范某2开着面包车带着我、康某1、李某1、张某1找。不知谁接电话说姓佘的他们往十堰跑了,范某2便往十堰开到十字路口时,姓佘的福特车停在那里等红灯,范某1的车停他后面,范某2将车停在范某1车后面。我们两个车上的人都下来后,我和范某2站在姓佘的车左前面,我大姐张某3和三姐张某1站在姓佘的车正前面,梅某1、李某1、康某1也在车旁,我和范某2在车边上喊着让他们开车门下来,他们不开门也不下车。我对范某2说捡个石头把玻璃砸了,范某2就去路边捡个石头过来上到福特车的引擎盖上,用石头朝挡风玻璃砸了两下,将玻璃给砸花了。范某2下来后,我还一直在拍车门,让姓佘的他们下来,他们还是不开门,那个姓王的司机先是开车往后倒了一点,撞到范某1的车后又往前开,往我们身上撞,张某3将我和范某2往开推了一下,姓王的猛的往前开,车头一下撞到我的左腿。我二姐张某1站在福特车中间靠右侧扶着福特车的倒车镜,一下子给带到在地上摔了一跤。

5.被告人王金辉的供述与辩解:我和佘某、康某1两人都是朋友,近四十天以来,我和佘某、康某1经常在一起,我主要在帮佘某为经济纠纷准备打官司。2018年1月8日8时许,我和周某开车陪佘某到郧阳区公安局,佘某到刑警队去报案,我和周某就站在院子里面等。10时20分许,我走出公安局大门看见康某1蹲在郧阳区公安局门口,旁边站了一帮人,我感觉不对劲,周某跟我刚走进公安局大门院子,大概有十几人就进来围着我,什么话也没说,其中有两名男子上来朝我胸口打了我一拳,朝我腿上踢了一脚,周某就在旁边拦着。她把她的手机交给我,我就边走边打电话报警。他们就要抢我的手机不让我报警,他们把周某的手机抢走了,我报完警之后,他们又把手机还给我。没过多久,警察到场对我和周某进行了登记,张某2等一大家子人说没什么事情,我也想算了,就在警察的本子上签字。我和佘某中午到公安局对面的小面馆吃饭,张某2等人也过去了,周某还帮张某2他们给了几碗面钱。因为张某2等人不让佘某走,所以又回到郧阳区公安局的院子里面扯经济上的事情。下午3点半左右,我开车离开郧阳区公安局,到三堰的天河宾馆把房间退了以后,回郧阳区把佘某和周某接上,又返回十堰市准备回广州。我们在万达广场路口等红灯时,后面跟着的两辆车下来上十个人,其中有一个女的,其他的都是男的,这些人我也不认识,主要是康某1找的人,为了找佘某要钱。他们围着我的车,有一名男子(范某2)手里拿着石头,还有一名男子手里拿着啤酒瓶。当时我的车窗玻璃一直没有打开,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我看见他们在砸我的车,我就让周某打电话报警,拿石头的男子爬到我的车前面引擎盖上用石头砸前挡风玻璃,将我的前挡风玻璃砸裂缝了。于是我就将车挂倒档朝后倒,倒的过程中撞到后面车了,然后又挂前进档往前开,当时车前面还站着许多人,他们见我往前开,就往四周散开,旁边有一名女子(张某1)在右侧方向拉着我的车被带倒了。佘某说快点跑,快点走。佘某和康某1两人合伙做生意,康某1又在外面放了一些高利贷,要帐的人找康某1要钱,康某1又让这些人来找佘某。当时佘某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因为佘某当时问我认不认识这些人,我说不认识,当时康某1在后面的车上没有下车,车前站着的都是一些中年人,也有一两个年轻人,还有妇女。我也知道他们不是歹徒,应该不敢在公众场合行凶抢劫,后来我也知道他们是康某1叫过去找佘某要钱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害怕,想避开他们。我想佘某也是因为害怕,就让我开车快点跑。我长期在广州居住,养成习惯一般不轻易下车,再加上我看对方人多,我也不认识他们,和他们也没有经济纠纷,所以当时我问完佘某后就让周某报警,根本就没有打开车窗和他们交流,更不会下车和他们沟通。因为当时我心里比较害怕,想离开现场,当时也没有考虑后果,心里想我开车往前冲,站在车前面的人会避让开的,没想到我开车还是将人撞了。我的车前玻璃被砸裂了,后玻璃被砸破了。

6.鉴定意见

(1)十堰市张湾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十张)公(司)鉴(法)字[2018]011号鉴定书,载明张某2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累及关节面,其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一级。

(2)十堰市张湾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十张)公(司)鉴(法)字[2018]013号鉴定书,载明张某1左肩关节脱位并肱骨大关节撕脱性骨折,其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二级;张某1左侧眶内壁骨折,其损伤程度鉴定为轻微伤。

(3)湖北军安司法鉴定中心湖北军安(2018)声鉴字第69号、第7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在监控视频中万达路口小型轿车在2018年1月8日19时48分53秒的行驶速度为5km/h;在2018年1月8日19时48分55秒的行驶速度为10km/h。

(4)湖北军安司法鉴定中心湖北军安(2018)痕鉴字SY第1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粤B×××**”小型轿车车身前部左侧及右外后视镜外壳的灰尘擦拭痕迹符合其分别与张某2(男)、张某1(女)身体相接触所致。

(5)十堰市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证实(1)张某2左侧胫骨平台外侧髁关节粉碎性骨折畸形愈合遗留九级伤残;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15000元;鉴定费1300元。(2)张某1左肩关节功能丧失25%以上评定十级伤残;内固定物取出必然发生后续治疗费12000元;鉴定费1300元。

7.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

(1)辨认现场视频截图照片,证实万达广场现场及郧阳区公安局现场人员情况。

(2)证据保全清单、发还清单,证实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轿车及其驾驶证、驾驶车辆及行驶证的保全和发还情况。

(3)侦查实验笔录,证实侦查人员请人驾驶相同品牌的福特福克斯轿车,在案发地点选取与案发情形相符的情景,模拟案发现场时车外人员站在驾驶室车外讲话、喊话和拍打车辆引擎盖、车门和车玻璃,车内人员均能听清车外人员喊话及喊话的具体内容。

(4)十堰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监测报告》,证实王金辉在案发当时的特定环境下,能够听到车外人员喊话的具体内容。

(5)现场平面图,证实在案发现场围住粤B×××**福特轿车的人依次是范某1、范某2、张某3、张某2、张某1、梅某1、康某1、李某1。

(6)粤B×××**福特轿车被砸毁照片,证实粤B×××**福特轿车的前挡风玻璃左侧布满裂纹,后挡风玻璃全部脱落,后保险杠断裂。

(7)鄂C×××**车辆被砸毁照片,证实鄂C×××**轿车的前保险杠断裂、车牌向里折弯。

8.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1)2018年1月8日万达广场红绿灯处监控视频,证实范某1、范某2、张某3、张某2、张某1、梅某1、康某1、李某1分乘鄂C×××**轩逸汽车和鄂C×××**面包车,跟随王金辉驾驶的粤B×××**福特轿车在万达广场十字路口等候通行时,张某1、张某2、康某1、范某2等8人于19时46分下车围堵粤B×××**福特轿车,其中范某1、范某2(持石块)、张某3依次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左前门至左前轮处,张某2、张某1(持瓶装物体)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正前方,梅某1、康某1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右前门处,李某1站在粤B×××**福特轿车的右后门处。在范某2砸车后,王金辉开始倒车,撞在鄂C×××**轩逸汽车头部后,又向前加速逃离现场。张某2被撞伤,张某1在拖拽倒车镜时被带倒在地,范某2扔出石头砸在粤B×××**福特轿车后车窗玻璃上。

(2)周某报警录音,证实周某在案发时报警车辆被砸,过了数日又报警称遭遇了抢劫。

(3)郧县公安局门口监控视频,证实康某1、张某2、张某1、张某3、余某、张某4、计某、范某1、梅某1、李某1、范某2等十余人带着一名一、两岁的幼儿,从1月8日上午九点一直呆在郧阳区公安分局大门外等佘某。10时50分,被告人王金辉与其妻子周某走出公安局大门,从康某1、张某2、张某1经过后又转身走进公安局大门,周某掏出手机对张某2、张某1等人拍摄,引发张某2、梅某1、张某1等人不满,双方为此发生争执和推搡,持续约一分多钟。10时55分,派出所警察开警车到场进行调解。因当天的积雪未化,监控探头上挂有冰溜,所拍摄的视频中间部分显示不清,但整个过程没有明显打斗现象。

(4)侦查实验视频,证实在与王金辉驾驶的相同型号车辆内和相同的环境下,可以清楚的听到车外说话声音。

(5)讯问、传讯王金辉、范某2视频,证实讯问过程合法;讯问内容和讯问笔录一致;被告人王金辉经合法传唤,均未按照传讯时间、地点接受询问。

以上证据由公诉机关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当庭举证,经控辩双方质证,来源合法,所证客观、真实,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金辉及其辩护人关于张某1、张某2等人在案发当日上午已先行对其无故殴打的辩护意见,因本次纠纷由周某无端持手机拍摄张某1、张某2等人引发,监控视频亦未拍摄到双方有互殴行为,且被告人王金辉亦认可报警后不要求处理,故该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被告人王金辉及其辩护人关于在案发十几秒的时间内未认出对方身份及康某1未下车的辩护意见,因张某1、张某2、康某1等人在19时46分至19时48分30秒的两分半钟内,并未采取过激的暴力行为,而是一直要求被告人王金辉开车门,让佘某下车处理债务纠纷;侦查实验也证明被告人王金辉在车内可以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声音;被告人王金辉在案发当日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等人曾发生过撕扯,中午亦一起吃饭;下午被告人王金辉为带佘某离开,又和张某1、张某2等人长时间协商,从双方分开到车辆被围仅过了几个小时,而康某1又和被告人王金辉、佘某长期在一起,故可以证实在张某1、张某2、康某1等人围住被告人王金辉的车辆时,被告人王金辉及车上人员应该知道张某1、张某2、康某1等人的身份,也应该知道对方围堵车的目的是为了索取债务。被告人王金辉曾供述车前站着的都是一些中年人,也有一两个年轻人,还有妇女,其知道他们不是歹徒,应该不敢在公众场合行凶抢劫,也知道他们是康某1叫过去找佘某要钱的,亦供述佘某说快点跑,快点走,结合当日张某1、张某2、康某1等人一直找佘某要债,说明被告人王金辉、佘某均知道张某1、张某2等人的目的不是为了伤人,而是为了向佘某追索债务。虽然被害人张某1、张某2与佘某之间并未形成直接债务关系,但康某1和佘某之间存在直接债务关系,康某1承认把张某1等人的钱借给佘某,佘某亦认可康某1在其经营的采石场投资,后来的债权转让协议亦证明相互之间债务关系的真实性和关联性,更进一步证明张某1、张某2、康某1等人围堵车的目的不是为了伤人,而是为了索要债务。虽然康某1关于周某、王金辉与佘某约定帮佘某追回郧县杨溪铺砂场被盗损失追回后,佘某和周某、王金辉按二比八的比例分成,其从佘某应得的二成中分一半的证言无其他证据佐证,但被告人王金辉亦供述其和佘某、康某1近四十天以来经常在一起,帮佘某为经济纠纷准备打官司,结合被告人王金辉帮助佘某处理砂场被盗事宜,被告人王金辉在郧阳区公安局门口和张某1、张某2等人发生纠纷,被告人王金辉在公安局欲带佘某离开,被告人王金辉在遭到围堵时明知道张某1、张某2等人是为了找佘某追账却拒绝协商,被告人王金辉采取驾车撞人逃离现场等一系列行为,可以证实被告人王金辉在利益驱使下,不愿意让佘某和张某1、张某2等人以协商方式解决问题,由此矛盾激化,双方均实施了违法犯罪的过激行为。

在被告人王金辉和张某1、张某2、范某2等人为各自利益逞强斗狠时,范某2砸车的目的仍是向佘某索要债务,提出的要求也是让佘某下车,所造成的全部财产损失仅为一千余元,但是被告人王金辉在车辆被砸一下后,不顾及车边有多人的人身安全即开始倒车,导致情形进一步恶化,致使被激怒的范某2更加疯狂的砸车,被告人王金辉在撞到后面的车辆后,不顾车前还有张某1、张某2二人,直接加速又向前冲,如非张某3将张某2从车前拉开,将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因被告人王金辉明知被害人张某1、张某2等人围车的目的不是为了伤害自己或他人,也不是侵犯其财产,在明知其行为可能会对他人造成严重伤害,却对后果持放任态度,其行为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故被告人王金辉的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综上所述,被告人王金辉故意伤害他人,致二人轻伤,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王金辉案发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是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因被害人张某1、张某2伙同他人共同实施了拦截车辆、砸车等侵害他人财产的行为,对损害后果的发生负有重大过错,可酌情对被告人王金辉从轻处罚。被告人王金辉的故意伤害行为致使被害人张某1、张某2受伤,应当在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害人张某1、张某2因负有过错,应自负实际损失的40%。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要求被告人王金辉赔偿医疗费36104元、护理费27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50元、营养费5400元、误工费17630.14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8750元、残疾赔偿金6377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元、其他费用1000元,共计249012.14元诉讼请求,因被害人张某1的实际损失为医疗费36109.3元、护理费2100元(100元/日×21日)、误工费12559元(按2018年在岗职工人平均工资55903元/年÷365日×82日)、营养费630元(30元/日×21日)、后续治疗费12000元、鉴定费1300元,共计64698.3元,扣除自负的40%即25879.32元,被告人王金辉实际应赔偿张某1各项损失损失合计38818.98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2要求被告人王金辉赔偿医疗费28155.1元、护理费27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50元、营养费5400元、误工费18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8750元、残疾赔偿金6377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元、其他费用1000元,共计247383.1元的诉讼请求,因被害人张某2的实际损失为医疗费28473.2元、护理费2100元(100元/日×21日)、误工费12559元(按2018年在岗职工人平均工资55903元/年÷365日×82日)、营养费630元(30元/日×21日)、后续治疗费15000元、鉴定费1300元,共计60062.2元,扣除自负的40%即24024.88元,被告人王金辉实际应赔偿张某2各项损失损失合计36037.32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王金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拘役五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应折抵刑期先行羁押的14日,即自2018年9月25日起至2019年2月10日止)。二、被告人王金辉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赔偿各项损失合计38818.98元。三、被告人王金辉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2赔偿各项损失合计36037.32元。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的其它诉讼请求。如果被告人王金辉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被告人王金辉申诉称: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王金辉是在本人的人身、财产受到不法侵害,且不法侵害已严重危及其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情况下,王金辉对不法侵害采取的行为完全符合正当防卫法律要求,王金辉在主观上没有伤害他人的故意,其不应承担刑事责任。2、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因自身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受伤,王金辉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撤销原判,改判宣告王金辉无罪;驳回张某1、张某2要求民事赔偿的诉讼请求。

湖北省十堰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王金辉明知张某1等人是找乘车人佘某索要债务,而非其他违法人员,为了带佘某逃避追债,驾车冲撞站在车前的张某2等人,主观上应当预见到可能会将人撞伤,却对该后果持放任态度,有伤害他人的主观故意;客观上造成张某1、张某2轻伤后果,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判正确,建议维持原判。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在再审中提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均经一审及再审庭审质证,其来源合法,所证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具体到本案而言,2018年1月8日,张某1、张某2等人为向佘某索要债务,公然实施拦截王金辉驾驶的车辆,并采取砸车等暴力手段索要债务,王金辉为了躲避张某1、张某2等人的拦截、围堵和砸车的不法侵害,采取了先低速倒车再低速驶离的方式,在驶离过程中,张某1通过用手拉拽右侧倒车镜的方式阻拦车辆驶离而被车辆带倒在地受伤,同时将站在车辆左侧的张某2刮擦致伤。王金辉在面对多人对其车辆的阻拦并存在用石头砸车辆前挡风玻璃的暴力行为时,采取的是先倒车防止范某2继续用石头砸其车再低速向左驶离的方式,是为了防止继续受到不法侵害,其采取的措施属于正当防止,且并无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后果,不属于防卫过当。其次,故意伤害罪必须具有故意伤害他人的身体健康的主观故意。从本案现场监控视频可以看出,王金辉是采取低速驶离的方式离开现场,是为了防止继续受到不法侵害,而不是驾车冲撞他人,其无伤害他人的主观故意,原公诉机关指控王金辉犯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最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等人在公共主干路上公然采取用石头砸车的暴力方式向车内人员索取债务,已经构成暴力讨债的违法行为,如果王金辉不采取驶离的方式继续停留,后果可能是车辆被砸毁并伤及车内人员的恶性事件。综上,王金辉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应不负刑事责任,对其应宣告无罪。张某1、张某2等人为了索债共同实施了拦截车辆、砸车等侵害财产的行为,王金辉实施的是正当防卫行为,故附带民事赔偿原告人张某1、张某2要求王金辉赔偿其损失无法律依据。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有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本院对此予以纠正。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十堰市张湾区人民法院(2018)鄂0303刑初50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二、宣告原审被告人王金辉无罪;

三、驳回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1、张某2要求民事诉讼赔偿的诉讼请求。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 婧

审判员 王 涛

审判员 肖建军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付 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