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国欣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4-20 21:19发布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鲁02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国欣,女,1959年5月21日出生于山东省莱西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山东省莱西市。2009年11月20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莱西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0年3月11日经莱西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同年3月17日由莱西市公安局执行逮捕。2010年11月12日被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10年12月16日刑满释放。

辩护人乔富昌,山东日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审理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国欣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0年11月12日作出(2010)西刑初字第10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国欣不服,提出上诉,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2月18日作出(2011)青刑一终字第1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1年12月5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青刑申字第20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驳回李国欣提出的再审请求。2014年9月30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鲁刑监字第37号再审决定书,指令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于2015年1月29日作出(2014)青刑再终字第3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将本案发回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2018年11月30日,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作出(2015)西刑重字第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国欣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派王春、曲全沛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国欣及其辩护人乔富昌、被害人季某的委托代理人孔靖、柳玉曦到庭参加诉讼。审理期间,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二次,本院依法予以准许。本案经合议庭合议并报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重审判决查明事实:2008年3月11日8时许,因邻地问题,被告人李国欣及其丈夫柳某1在其家门前与本村村民季某、柳某2夫妇发生争执,继而相互撕打。后季某报警,2008年3月11日季某入莱西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脑外伤症状,右眼眶内侧壁骨折;经莱西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鉴定,季某系被人致伤后右眼眶内壁骨折,系轻伤。经一审法院委托,2009年8月18日,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是新鲜骨折;2010年9月20日,西政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的诊断成立,不能明确其骨折系何时形成。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2014年8月6日,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季某2008年3月11日CT片提示右眶内侧壁存在骨折,为陈旧骨折。

上述事实有经一审法院庭审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报案记录、破案经过证实,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莱西市公安局武备派出所接110指令称,武备镇毛家埠西村柳某2家有人打仗,接警后,武备派出所组织人员赶赴现场展开调查访问查证。

2、莱西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西公刑伤鉴字〔2008〕185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照片记载,经法医伤情检验,季某头面部未见明显外伤性改变,被人致伤后右眶内侧壁骨折,属轻伤。

3、莱西市人民医院门诊病历、住院病案、出院记录、门诊处方笺、〔2009〕青九第091006号司法鉴定书记载,2008年3月11日季某入院治疗,经诊断为脑外伤症状,右眼眶内侧壁骨折;同年3月14日入院治疗,3月19日好转出院,诊断为脑外伤症状、右眶内侧壁骨折,颌面软组织挫伤、脑梗塞,建议休息三个月。2008年7月28日、9月22日到莱西市人民医院复查,均诊断为右眶骨骨折、脑外伤反应。2009年1月7日,经青岛九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季某损伤程度为十级伤残。

4、2009年8月18日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2009〕医鉴字第693号鉴定意见书记载,季某右眶内侧壁骨折是新鲜骨折。

5、重新鉴定申请书、委托鉴定书、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0〕临鉴字第15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记载,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依据莱西市人民医院门诊病历、莱西市公安局鉴定书、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鉴定书、山东省医学影像学研究所检查会诊报告单等,将季某送至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拍摄了眼眶平扫CT片,邀请专家对“莱西市人民医院CT片及重拍CT片”会诊,认为莱西市人民医院CT片为颅脑CT平扫片非专扫眼眶CT片,2010年9月20日出具鉴定意见称,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的诊断成立,不能明确其骨折系何时形成。

6、湖北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4〕法医临床L0645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记载,该鉴定中心以莱西市人民医院出院记录、莱西市人民医院、重庆大坪医院的CT片、西公刑伤鉴字〔2008〕185号及照片为鉴定材料,于2014年8月6日出具鉴定意见:季某2008年3月11日CT片提示右眶内侧壁存在骨折,但为陈旧骨折。依据是受伤当日所拍CT片虽显示右眶内侧壁凹陷,骨质清晰,但无右筛窦积液、眶周软组织肿胀等新鲜损伤征象;虽记载“右眼眶周瘀血肿胀”,但伤情检验未见头面部有明显软组织肿胀、皮下瘀血等外伤性改变,故不支持右眼眶近期有钝性外伤;伤后两年复查双眼眶CT片右眼眶影像学特征无明显差异。

7、证人柳某1(李国欣丈夫)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许,其在家中听到季某在大街上骂他给把地踩了,就从家中出来,季某丈夫柳某2拿一把铁锨,该和他对骂起来,李国欣也出来相互对骂,该和柳某2相互抓撕,将柳某2的脸抓破了,其手、脸破了;李国欣与季某相互抓撕,柳某2踢倒李国欣致其头跌破,后季某报警,季某之伤系1997年磕在桌脚造成的。

8、被害人季某2008年3月14日陈述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许,柳某2说柳某1又把地给踩了,柳某1骂自己,并用手朝其面部打几下,柳某2遂和柳某1抓撕,后李国欣用手打其面部几下,其报警了,不知其伤是他两人谁造成的。2008年4月14日、9月19日陈述记载,其右眼眶之伤系柳某1打的,李国欣仅抓撕其胳膊,1997年左右其未与柳某2打过架,以前从未受过伤。2008年11月19日陈述记载,柳某1和李国欣均打其面部,不知右眼之伤是由谁造成的。侦查机关询问季某一开始为什么轻伤是柳某1形成的,季某称其当时不知道是谁打的,其个人认为男人下手比女人重,所以就自认为是柳某1打的,他们两个都用手朝其面部打了,具体是谁形成的不清楚。

9、证人柳某2(季某丈夫)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上午8时许,季某在家门口和人说地让柳某1给踩了,后柳某1从家出来,朝季某面部打几下,其出去后柳某1又来打其。其与季某从不打架,在此事情之前,季某从未住过院,季某此前从未受过伤。

10、证人柳某3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柳某1和柳某2在夺锨,季某和李国欣相互用手厮打,其过去拉仗,夺下锨后,柳某2和柳某1继续厮打,柳某1没打季某。

11、证人柳某4(季某丈夫的侄女)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上午8时许,柳某1用拳头朝季某头面部打了几下,季某和李国欣互相撕扯衣服。

12、证人何某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上午8时许,其看见柳某1用拳头朝季某头面部抡打了一下,不清楚有谁受伤。

13、证人张某1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许,季某和李国欣互相骂,柳某1和柳某2拿着铁锨打在一起,没看到有人打季某,没看到季某是否有伤。

14、证人史某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许,其看到柳某1和柳某2两人在夺类似木棍的东西,李国欣和季某互相指点着对骂,不知谁受伤。

15、证人宋某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许,柳某1和柳某2在夺铁锨,李国欣和季某互相骂,后被人拉开,李国欣拉柳某1,柳某2将李国欣一脚踢倒在地。不清楚季某是否有伤,没看到有人打季某,没有外人参与。

16、证人张某2证言记载,2008年3月11日8时许,看到柳某1打柳某2,李国欣上前拉柳某1,李国欣被柳某2甩在地上磕破了头,后其与李国欣将二人拉开,不清楚季某是否参与。后称,柳某1、李国欣、季某互相抓撕,后季某离开。

17、证人张某3证言记载,1998年春天的时候,其有一天在地里干活时碰到季某,看到季某右眼眶内侧鼻梁处全肿了,她说是被柳某2按着头在桌角上碰到,其看到她肿了好长时间。2008年3月11日其听说柳某2家和柳某1家打架,柳某2的老婆季某被打的右眶内侧壁骨折,其在打架后当天见过季某,一点伤也看不出来,她还站在街头有说有笑,后来听说季某被打的去住院了,其怀疑季某是旧伤,是1998年春天和柳某2打仗时形成的,不然被打后为什么没有红肿,其怀疑这件事,就到公安机关反映一下。2008年3月11日他们两家打仗时,其不在现场,是后来听说的。

18、证人徐某证言记载,其与季某家是邻居,1998年前后的一个春天的时候,其在门口碰到季某,看到季某鼻子右眼处肿了,她说和柳某2打架时,被柳某2按着头在桌角上碰的,其看到她肿的很严重,肿了好长时间。2008年3月11日其听说柳某2家和柳某1家打架,柳某2的老婆季某被打的右眶内侧壁骨折,其在打架后当天见过季某,一点伤也看不出来,其怀疑季某是旧伤,是那年被柳某2给打的,不然她被打后为什么没有红肿,其怀疑这件事,就到公安机关反映一下。2008年3月11日他们两家打仗时,其不在现场。其与双方均没有特殊关系。

19、证人张某4证言记载,1998年前后的春天,其在街上碰到季某,看到季某鼻子、右眼处肿了,她说是和柳某2打架时,被柳某2按着头在桌角上碰的,其看到她肿的很严重。2008年3月11日其听说柳某2家和柳某1家打架,柳某2的老婆季某被打的右眶内侧壁骨折,其在打架后几天内见过季某,一点伤也看不出来,她还站在街头有说有笑,后来听说季某被打的去住院了,其怀疑季某是旧伤,是那年柳某2给打的,不然她被打后为什么没有红肿,其怀疑这件事,就到公安机关反映一下。其与双方都没有特殊关系。

20、证人李某1证言记载,其女儿与季某女儿是同学,1998年春天的时候(具体时间记不清),其在门口碰到季某,看到季某右眼眶内侧鼻梁处全肿了,她说是和柳某2打架时,被柳某2按着头在桌角上碰的,其看到她肿的很严重,肿了好长时间。2008年3月11日其听说柳某2家和柳某1家打架,柳某2的老婆季某被打的右眶内侧壁骨折,其在打架后当天见过季某,一点伤也看不出来,季某还站在街头又说又笑,后来听说季某被打的去住院了,其怀疑季某是旧伤,是1998年春天她和柳某2打仗时形成的,不然被打后为什么没有红肿,其怀疑这件事,就到公安机关反映一下。2008年3月11日他们两家打仗时,其不在现场。其与双方都没有特殊关系。

21、被告人李国欣2008年3月11日11时供述称,2008年3月11日8时30分,柳某1听到季某在大街上说柳某1踩其地,柳某1就出去了,后听外面骂起来了,其也出去,见柳某2拿一铁锨拍柳某1后背,互相抓撕,柳某3将锨夺下来了,柳某2把其踢倒致其头破,后其与柳某2、季某相互抓撕。2009年11月18日、2010年1月26日陈述称,柳某2与柳某1互相争夺铁锨、抓撕,季某与其互相指点对方骂,后季某离开。

一审法院重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李国欣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关于李国欣与季某发生过厮打的事实,莱西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具鉴定意见:季某右眶内侧壁骨折系轻伤,且青大司法鉴定所根据莱西市人民医院门诊病历、住院病历、CT片,出具了季某之伤系新鲜骨折的鉴定意见,证人证言亦予以证实。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季某之伤系陈旧骨折的鉴定意见,与其他鉴定意见不一致,根据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官方网站对法医临床鉴定程序的要求:鉴定时被鉴定人必须到场。该鉴定未通知被鉴定人到场,程序违规,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不予采信。证人张某3、徐某、张某4、李某2等人均未在事发现场,其关于季某之伤系旧伤的证言系推测,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无罪的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李国欣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已执行完毕)。

上诉人李国欣的主要上诉理由:1、一审重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不是上诉人造成,而是以前的陈旧伤。莱西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以及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已被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以及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否定。证明季某的伤情是十年前碰在桌子角上造成的,上诉人提供的近百名村民的证言也证明了这一事实。2、一审重审判决认定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同济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鉴定程序违规是错误的。同济司法鉴定中心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送检的鉴定材料,通过X光片和照片就能得出鉴定结论,不需要通知被鉴定人到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正是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才未通知被鉴定人到场。3、一审重审判决程序严重违法。4、李国欣没有打过季某,季某的伤情与李国欣无关。请求二审法院查明案件事实,改判李国欣无罪。

上诉人李国欣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1、公诉机关指控李国欣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系陈旧伤。2、莱西市公安局鉴定结论记载季某头面部未见明显外伤性改变,结论却是骨折,自相矛盾。3、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不客观不公正,系编造。4、山东省医学影像学研究所检查会诊报告单否定了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是新鲜骨折的意见。5、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虽未明确认定季某骨折形成时间,但排除了是2008年3月11日形成的骨折。6、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认定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为陈旧骨折的结论真实有效,应予采信。7、一审重审判决不采信证人张某3、徐某、张某4、李某2的证言是错误的,以上证人证言均证明季某右眼眶内侧壁骨折系季某多年前与其丈夫打架所致。8、一审重审判决审判程序严重违法。请求改判李国欣无罪。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发表出庭意见:1、2014年8月6日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书系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进行的文证审查,符合该鉴定中心网站对鉴定的说明,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鉴定程序合法。本案中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三份鉴定意见均合法有效。2、本案现有证据中证人柳某1、柳某3证言和被告人李国欣供述均证实李国欣击打过季某的面部;证人季某的丈夫柳某2、柳某4、何某证言证实柳某1打过季某的头面部;被害人季某的三次陈述前后不一致,先是证实柳某1、李国欣均打过其头面部,后又称是柳某1打的,最后又称不知道是柳某1、李国欣二人谁打的。请法院根据事实和证据依法判决。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当庭提交2份证据:1、检察员到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鉴定人赵某做的询问笔录,赵某证实本案的鉴定系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委托作出的文证审核鉴定,不需要被鉴定人到场。司法部对文证审查鉴定没有专门规定。本案鉴定人经过审查,认为被鉴定人是否到场不影响鉴定结论。鉴定人主要依据案发当天被害人在医院拍摄的CT片及医院病历、法医鉴定,医院描述“右眼眶周淤血肿胀”,但是伤后2天莱西市公安机关法医伤情检验未见头面部有明显软组织肿胀、皮下淤血等外伤性改变,因此认为没有肿胀。青大鉴定认为右眼内直肌明显肿胀,西南政法的鉴定也是没有肿胀,从描述上也是认为陈旧伤。2016年收到莱西市人民法院的出庭通知书,但是莱西法院不提供出庭经费,所以未能成行。2、检察员到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对鉴定人邓某做的询问笔录,邓某证实,鉴定认定季某的骨折是新鲜骨折的主要依据是季某在莱西市人民医院住院病历上记载季某右眼有外伤,右眼周淤血、肿胀,CT片显示右眼眶内侧壁骨质不连续,右眼内直肌明显肿胀,因此认为符合新鲜骨折特征。该所一般只对医疗费用是否合理的争议进行文证审查,其他鉴定都要求被鉴定人到场,司法部没有对文证审查的格式单独规定。以上证据均经当庭质证,上诉人李国欣及其辩护人的质证意见是,对同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的笔录没有异议,对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鉴定人陈某事实有异议,因为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鉴定时隐瞒了季某在莱西市公安局做法医鉴定时的照片,该照片上季某的脸部非常清晰,可以看出没有任何红肿现象,且莱西市公安局法医鉴定记载了被害人头面部未见明显外伤性改变,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隐瞒证据,表述季某右眼周淤血肿胀与事实不符,该鉴定意见系伪造。被害人季某的委托代理人的质证意见是,对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鉴定人的询问笔录没有异议,认为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赵某称涉案的鉴定报告属于文证审查是错误的,根据该鉴定意见书上面的记载应系重新鉴定。第一,重新鉴定应该是对季某的伤情是陈旧伤还是新鲜伤进行鉴定,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委托函中也明确说明了委托事项是鉴定季某的伤情是陈旧伤还是新鲜伤;第二,该鉴定报告的文号是2014法医临床L0645号鉴定意见书,从文号上也可以看出,该鉴定是临床鉴定不是文证鉴定;第三,根据人民检察院法医工作细则的相关规定,对法医文证审查作出了定义,主要是对起作用的法医鉴定书、司法精神病鉴定书、医疗事故鉴定意见书、病历以及现场勘验、调查访问等文证资料进行审查,出具文证审查意见书;第四,作为临床鉴定,被害人不到场就无法确认相关鉴定资料的真实性、关联性,湖北同济司法鉴定中心在鉴定过程中没有审查鉴定材料是不是被害人的相关资料,所以该鉴定报告不具备科学性;第五,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到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第六,湖北同济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程序错误,不能否定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和莱西市公安局的法医鉴定。

被害人委托代理人的主要意见:1、李国欣即使当庭否认曾对季某进行殴打,但其在公安机关的笔录和法院多次审理的结果已经证实其故意伤害季某的事实。2、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2014〕法医临床L0645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无效,不能作为审理本案的证据使用。理由是:该意见书为重新鉴定,不是文证审查;重新鉴定时未通知被害人到场参加,违反鉴定程序,该鉴定报告无效;鉴定人拒不出庭的理由不成立;文证审查意见不能作为刑事诉讼证据。3、眼部内侧壁壁骨骨折形成后根据轻重表现形式多样,随着拍片时间的不一样也是有变化的,新鲜骨折的重要证据是筛窦积液、内直肌肿胀和外部肿胀表现,但是外部肿胀显现的时间根据个体以及受伤的轻重是一个逐渐的过程,在骨折受伤几小时后拍片显示骨折,内直肌增粗、肿胀,筛窦积液,这两项指标完全可以认定是新鲜骨折,莱西法医观察外部肿胀不明显与医院记录有红肿并不矛盾,骨折不是很严重的情况下,外部表现不明显只能逐步显现,每个人的观察力度不一样,受伤的外部表现是变化的,但CT片定格的是那一个时间骨折部位的客观事实反映,这点不管经过多长时间也改变不了CT定格,因此不能单纯根据外部表现来判定是新鲜骨折还是陈旧骨折,要根据CT片认定。4、近百名村民签名证明季某在1998年打架时受的眼部伤,却对打架的具体时间地点都未提出,该签名系伪造,要求证明人出庭质证。5、被害人季某2019年1月左右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做的询问笔录中的表述与之前有差异的地方,以之前的为准。请求维持原判。

被害人委托代理人当庭提交证据:1、录音证据一份,证实2018年5月29日下午,在莱西市院上镇毛家埠社区办公室,柳玉曦给李国欣做的录音材料,当时有有李国欣、柳某1、村书记柳广龙、姜海杰(音)、柳玉曦共5个人在场,证明李国欣亲口承认2008年3月11日与季某发生纠纷打架。2、2019年5月5日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的季某病历以及关于对季某询问笔录的补充,证明季某患有抑郁症,记忆力及智力欠佳,因此之前在二审法院所做的笔录因为时间比较久可能与事实存在偏差,应当以事发时的笔录为准,同时也向法庭说明,季某因患抑郁症无法到庭参加庭审。上述证据均经当庭质证,上诉人李国欣及其辩护人的质证意见是,村里调解是因为两家有纠纷,并不能证明季某的伤情是李国欣造成;2008年3月11日,季某给派出所打电话报案的第一时间都没提到是李国欣打了她;2008年4月14日,季某在派出所的笔录中明确回答李国欣没有打她,只是用手抓撕她胳膊;2008年3月13日,季某的丈夫柳某2在派出所的笔录中也称李国欣没有打过季某;通过季某第一时间报案以及其本人、其丈夫的询问笔录当中都没有提到李国欣打她的事实,充分证明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季某案发时精神正常,但是季某拒不到庭对质,其在离开庭仅几天的时间出具患抑郁症的证据是要回避法庭对她的质询。检察员质证认为,本案开庭前检察员未见过上述证据,被害人的委托代理人开庭前未向法院提交,其要证明的事项与本案审理无关。

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一审重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国欣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首先,被害人的丈夫及其三位亲戚在证言中都说是柳某1打的季某的头面部,没有提到李国欣打季某的事情,有涉及到的,也只说李国欣和季某互相抓撕或撕扯衣服;被害人季某自己也主要说的是柳某1将其和丈夫打伤,虽然曾提到李国欣打过其头面部,但是其第一时间的报案记录只说是柳某1打伤她,而且其在侦查机关的一次笔录中特别说明李国欣没有打她,只是抓撕其胳膊,是柳某1打的她。本案有四位村民作证证实的基本上都是柳某1和柳某2在相互撕打、争夺铁锨,季某和李国欣在抓撕或说是指点着对骂,有一人明确证实柳某1没打过季某,另外二人明确证实没看到有人打季某。而上诉人李国欣先是承认过和季某夫妻有抓撕行为,也辩解过只是对骂没有靠身,其2010年3月22日在莱西市人民检察院的讯问笔录中说她打了季某脸一下,季某也打了她一下,其在之后的庭审中均称未打过季某。本案证人证言和被害人陈述中明确说李国欣打过季某头面部的只有季某自己的陈述,而季某还有明确说明李国欣没打过她的陈述,其陈述自相矛盾,且与其他证人证言矛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一审重审判决认定李国欣打过季某头面部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次,本案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季某右眶内侧壁骨折是新鲜骨折。2008年3月11日案发当天,季某到莱西市人民医院看门诊的病历中未记载右眼周淤血、肿胀;2008年3月13日案发第三天,季某到莱西市公安局做法医鉴定时,鉴定报告明确记载法医检验结果是季某头面部未见明显外伤性改变,当天法医拍摄的季某头面部照片也未见其右眼周有淤血、肿胀的情况;2008年3月14日案发第四天,季某到莱西市人民医院住院,住院病历记载右眼周淤血、肿胀。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仅根据季某住院病历记载进行参考,未对门诊病历记载及莱西市公安局的法医鉴定记载和拍摄的照片进行参考,也未作出合理解释,且青岛青大司法鉴定所鉴定人认为CT片显示季某右眼内直肌明显肿胀的结论与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及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鉴定意见相矛盾。综上,结合上诉人及多名证人主张被害人眼部在本案案发多年前曾受过伤害的证据,及涉案多个法医鉴定不同的鉴定结论,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本案被害人伤情在案发后几日内出现的情况反复不符合伤情形成的常理,一审重审判决认定被害人季某右眶内侧壁骨折是新鲜骨折的证据亦不充分,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对李国欣及其辩护人所提李国欣无罪的意见予以采纳。对季某的委托代理人请求维持原判的意见不予采纳。对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的出庭意见予以部分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2015)西刑重字第3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国欣无罪。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婧华

审判员  刘述明

审判员  蒲娜娜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杨 坤

书记员  高嘉慧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