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杨亚忠故意伤害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4-20 21:15发布

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9琼02刑再4号

原公诉机关:海南省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原告人):冯某,男,汉族,1969年7月29日出生,户籍所在地河北省邯郸市,系本案被害人。

原审被告人:杨亚忠,男,黎族,1987年3月1日出生,海南省三亚市人,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海南省三亚市,捕前住海南省三亚市吉阳区封塘村二组,原海南省三亚市吉阳区荔枝沟南新悦城小区保安员。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7月15日被抓获并被行政拘留,同年7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日被逮捕,现在海南省三亚监狱服刑。

辩护人:王方维,海南言必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海南省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以三城检公诉刑诉[2018]99号起诉书指控原审被告人杨亚忠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8年1月30日向海南省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城郊法院)提起公诉,该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立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害人冯某依法向该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该院于2018年3月15日依法转为普通程序,于2018年8月15日作出(2018)琼0271刑初13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1月29日作出(2018)琼02刑终227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城郊法院向本院报告称,原审被告人杨亚忠故意伤害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诉被告人杨亚忠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2018)琼0271刑初134号]发现有错误(出现同一案号两份不同判决结果的判决书),因本案刑事部分一审已经生效,民事部分经本院维持原判也已发生法律效力,城郊法院请求本院对该案依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并发回该院重审刑事部分。本院于2019年6月27日作出(2019)琼02刑监1号再审决定书,决定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不停止原裁定的执行。本院于2019年10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三亚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官雷宗儒、书记员高海晶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杨亚忠及其辩护人王方维出庭参加诉讼,上诉人冯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7月14日23时许,被告人杨亚忠与朋友“阿波”(在逃)应邀来到三亚市荔枝沟千禧莱KTVV11包厢唱歌,期间因琐事与冯某发生矛盾,杨亚忠与“阿波”先离开包厢,随后冯某等人也离开准备回家,在千禧莱KTV门口杨亚忠与冯某见面后又争吵并打起来,杨亚忠用拳头打了冯某几拳,冯某亦还手打杨亚忠,“阿波”冲上来殴打冯某,杨亚忠随后从旁边捡起一支金色钢管往冯某头部打了几下即逃离现场。不久后当杨亚忠返回现场寻找手机时被公安民警抓获。经三亚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冯某右眼受暴力打击导致眼球结构破坏,构成重伤二级。

民事部分查明:原告人冯某被打伤后于当晚(2017年7月15日凌晨)被送往海南省农垦三亚医院治疗,花费19.30元,因伤情较重,随即被转院送往海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0天(至7月25日),门诊花费19.80元,救护车费用3200元,住院费15751.58元。经治疗,出院诊断为右眼球破裂、右眼外伤性前房积血、右眼睑挫裂伤、左眼钝挫伤、鼻骨左侧、左眼眶内侧壁骨折。出院后到河北邯郸爱尔眼科医院门诊检查,花费330.20元。海口至邯郸往返机票价格为1630元,三亚至海口来回动车票为200元。另查明,原告人冯某自称原系旅游巴士司机,住院期间及出院一段时期生活由其妻子护理。其妻子没有固定职业。本案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人杨亚忠亲属已通过该院向原告人冯某支付赔偿款人民币16000元。由原告人冯某申请,城郊法院委托相关机构对冯某的伤残程度及后期治疗项目、冯某的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进行鉴定。经三亚市人民医院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鉴定,鉴定意见是:1、冯某的双眼损伤为六级伤残;2、后续可行右眼上眼睑下垂美容手术及右眼安装义眼手术,手术费用为12000元,义眼材料费以实际发生时为准;3、误工期为180天、护理期为45天、营养期为45天。伤残鉴定费为2700元。

一审法院判决:1.被告人杨亚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被告人杨亚忠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人身损害赔偿金共计人民币38227.26元。3.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金色钢管一把,予以没收。4.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的其他诉求。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上诉请求:1.刑事部分原判适用法律错误,量刑畸轻,导致重罪轻判。杨亚忠没有任何减轻处罚的情节,依法应在十年以上量刑;2.原判对诉求的伤残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不予审理,属法律适用错误;3.原判认定的损失包括住宿费、交通费、误工费数额偏低。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从重判处杨亚忠12年以上有期徒刑,改判杨亚忠赔偿冯某各项经济损失465,567.18元。

二审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7月14日23时许,原审被告人杨亚忠因琐事与朋友“阿波”(在逃)殴打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致其重伤二级以及冯某受伤后被送往海南省农垦三亚医院、海南省人民医院、河北邯郸爱尔眼科医院治疗的事实清楚。一审判决所列证据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杨亚忠伙同他人因琐事故意伤害被害人身体,致被害人重伤二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受到刑事惩处并承担由此造成的民事赔偿责任。关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提出刑事部分原判适用法律错误,量刑畸轻,导致重罪轻判的上诉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只有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上诉的,第一审刑事部分的判决在上诉期满后即发生法律效力,故对于刑事部分的判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无权上诉,只能申请公诉机关抗诉,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提出原判对其诉求的伤残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不予审理,属法律适用错误的上诉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之规定,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原判认定其诉求的伤残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不属刑事附带民事审理范围正确,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原判认定其损失包括住宿费、交通费、误工费数额偏低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认定其的住宿费、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合法、合理,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附带民事诉讼的判处合法、合理,审判程序合法。

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亚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本案在一审判决后仅附带民事原告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刑事部分公诉机关、原审被告人均无意见,本案一审出现两份不同的判决属于程序严重违法,建议予以纠正,无具体量刑意见。

杨亚忠辩称,认可有期徒刑六年的判决,一审的量刑和附带民事判决事实查明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原审被告人及其家属、辩护人收到的都是有期徒刑六年的判决书,各方对六年的量刑均无异议,有期徒刑五年七个月的判决是由于工作人员疏忽导致的。

经再审审理查明,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琼0271刑初13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送达给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原审被告人杨亚忠及海南省三亚监狱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出现不同判决结果。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原审被告人杨亚忠收到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结果为判处原审被告人有期徒刑六年,海南省三亚监狱收到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结果为判处原审被告人有期徒刑五年七个月。

本院认为,本案一审庭审后,经合议庭评议,合议庭的一致意见为判处被告人杨亚忠有期徒刑六年,并据此制作了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向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被告人杨亚忠、三亚市第一看守所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送达。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及被告人杨亚忠未在法定期间提起抗诉、上诉,一审判决的刑事判决部分已生效,该判决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由于一审法院工作人员疏忽,制作了判处被告人杨亚忠有期徒刑五年七个月的错误判决书和执行通知书,并向三亚市第一看守所送达,该错误判决书未按合议庭意见(判处被告人杨亚忠有期徒刑六年)判决,严重违反法律程序,量刑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1撤销对原审被告人杨亚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七个月的(2018)琼0271刑初13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二、维持对原审被告人杨亚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的(2018)琼0271刑初13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即被告人杨亚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刑期自2017年7月15日起至2023年7月14日止);被告人杨亚忠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人身损害赔偿金共计人民币38227.26元;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金色钢管一把,予以没收;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冯某的其他诉求。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尤忠文

审判员   李宝鹏

审判员   赵高平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一日

书记员   蒋 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四条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在认定事实上或者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必须提交审判委员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对于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第二百五十六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六条除人民检察院抗诉的以外,再审一般不得加重原审被告人的刑罚。再审决定书或者抗诉书只针对部分原审被告人的,不得加重其他同案原审被告人的刑罚。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