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付长江、寇晓明故意伤害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4-19 22:03发布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鲁03刑再8号

抗诉机关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男,1991年12月6日出生于淄博市周村区,汉族,高中文化,个体经营淄博寇明盐业有限公司,户籍地淄博市周村区,曾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1年12月19日被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因本案犯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3月22日被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现住淄博市周村区。

指定辩护人徐文业、张荣利,山东致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成昊耘,男,1997年1月18日出生于淄博市周村区,汉族,大专文化,个体经营圣航汽车服务中心,户籍地淄博市周村区,曾因犯聚众斗殴罪于2015年7月1日被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因本案犯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3月22日被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现在淄博监狱服刑。

指定辩护人张大伟,山东元亮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翟贤鹏,男,1998年10月6日出生于淄博市周村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淄博市周村区,曾因公司不正常运行防治污染设施于2017年10月31日被淄博市公安局周村分局行政拘留七日。因本案犯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3月22日被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现住淄博市周村区。

指定辩护人李如鹏,山东圣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王浩,男,1998年10月26日出生于淄博市周村区,汉族,初中文化,在周村五洲国际窗帘城经营窗帘,户籍地淄博市周村区,因本案犯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3月22日被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现住淄博市周村区。

指定辩护人李胜,山东言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害人付长江,男,1967年8月31日出生,汉族,现住淄博市周村区。

诉讼代理人彭延强,山东齐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犯故意伤害罪一案,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于二O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作出(2019)鲁0306刑初429号刑事判决。原公诉机关未对该判决提出抗诉。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本院于二○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作出(2019)鲁03刑抗11号再审决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焕、苏政出庭履行职务。被害人付长江及其诉讼代理人彭延强、原审被告人寇晓明及其辩护人徐文业、张荣利、原审被告人成昊耘及其辩护人张大伟、原审被告人翟贤鹏及其辩护人李如鹏、原审被告人王浩及其辩护人李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原审查明,2018年4月16日22时30分左右,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在淄博市周村区皇家钱柜歌厅312包间内,因琐事将被害人付长江打伤。经鉴定,付长江之损伤为轻伤一级。

另查明,本案系被害人报案案发。被告人寇晓明系被抓获归案,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被告人成昊耘、翟贤鹏均系被电话通知到案,被告人王浩主动投案,到案后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在侦查阶段,被告人寇晓明、翟贤鹏、王浩亲属向公安机关缴纳人民币15万元用于赔偿被害人各项损失。

关于被害人付长江伤情鉴定的问题,经查,被害人付长江的伤情经相关鉴定机构二次鉴定均为轻伤一级,相关鉴定机构和人员具备鉴定资质和鉴定资格,鉴定程序合法、鉴定依据充分,并无不当,再申请重新鉴定依据不足。故对被害人付长江及其诉讼代理人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采纳。

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原审认为,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故意伤害他人,致人轻伤一级,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寇晓明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成昊耘、翟贤鹏、王浩受寇晓明指使、安排伤害他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均应从轻处罚。被告人寇晓明有犯罪前科,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成昊耘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被告人寇晓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成昊耘、翟贤鹏、王浩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寇晓明、翟贤鹏、王浩亲属主动向公安机关缴纳人民币15万元用于赔偿被害人损失,对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均可酌情从轻处罚。本案系因民间纠纷引发,对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均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寇晓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二、撤销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2015)周刑初字第216号刑事判决书中对被告人成昊耘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的缓刑部分。三、被告人成昊耘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与前罪有期徒刑二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四、被告人翟贤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五、被告人王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山东省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对各原审被告人量刑明显不当,理由如下:1、原审被告人成昊耘、翟贤鹏、王浩共同对被害人实施殴打,成昊耘、翟贤鹏还使用皮带抽打被害人背部,表现积极,不应认定为从犯;2、四原审被告人殴打被害人致轻伤一级,属于轻伤中最严重的情形,犯罪情节严重;3、打人是在KTV属公共场所,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4、原审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均有违法犯罪前科,其中寇晓明、成昊耘前科系暴力性犯罪。原审时未考虑被告人前科情况,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原审被告人寇晓明辩称,付长江有一定过错,其是在付长江打其妻子时才动手;与其厮打时是在KTV包间内,不存在社会影响问题;付长江是晚上饮酒后去的KTV,情绪失控,自身有疾病。

寇晓明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原判正确,抗诉理由不成立。1、付长江经鉴定为轻伤一级,不存在情节严重;2、双方厮打是在KTV包间内,没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3、寇晓明虽然有前科,但本次是在其妻子被殴打时其才动手;4、原判量刑已考虑其前科已对其从重处罚,并共同拿出赔偿款15万元。

原审被告人成昊耘辩称,没有长时间殴打付长江,在房间内实施殴打,没有造成社会影响。

成昊耘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成昊耘被邀请是去唱歌,目的不是殴打他人,其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适当。

原审被告人翟贤鹏辩称,没有长时间殴打付长江,且前科是行政处罚,不是犯罪;其是在拉架的过程中发生冲突,没有积极殴打。

翟贤鹏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翟贤鹏是初犯,积极赔偿损失,具有自首情节,原判量刑适当。

原审被告人王浩辩称,双方厮打是在房间内,付长江存在一定过错,其已积极赔偿。

王浩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王浩是主动投案,主观恶性较小,在本案只是次要作用,原判量刑适当。

本院再审查明,2018年4月16日21时30分左右,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翟贤鹏等人来到淄博市周村区皇家钱柜歌厅312包间,后原审被告人王浩、寇晓明妻子李某1等人也先后来到该歌厅。22时30分左右,被害人付长江来到该房间后因债务纠纷等原因与李某1产生口角并撕打。寇晓明指使在场的翟贤鹏、王浩及后到场的成昊耘,四人分别采取拳打脚踢、用腰带抽后背等方式,积极参与对付长江的殴打,共同将付长江打伤。经鉴定,付长江颅内出血为轻伤一级,两处以上肋骨骨折为轻伤二级,综合鉴定为轻伤一级。

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一致。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办案说明、发破案说明,证实本案案发及各被告人到案经过。

(2)涉案照片一宗,证实被告人翟贤鹏用皮带打伤被害人付长江,被害人付长江、涉案人员李某1伤情照片情况。

(3)病历材料,证实涉案人员李某1被人打伤后治疗情况。

(4)收到条及结算单据一宗,证实涉案赔偿情况。

(5)常住人口现实库信息资料、电话查询记录及证明,证实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身份情况,其犯罪时均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其中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均有犯罪前科,被告人翟贤鹏、王浩均无犯罪前科。

(6)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被告人翟贤鹏违法前科情况。

(7)刑事判决书一份,证实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犯罪前科情况。

(8)执行通知书,证实被告人成昊耘前罪缓刑考验期间,自2015年7月21日起至2018年7月20日止。

2、证人证言

(1)证人梅某(淄博盛世建安公司总经理)证言,证实2018年4月16日晚上20点,他跟寇晓明、孙某、另外两名男子在新建东路的嘉周大酒店吃饭,吃完饭大约21时30分许,翟贤鹏开车载着他、寇晓明、孙某来到周村皇家钱柜KTV,他跟孙某、寇晓明上到三楼的312房间唱歌,翟贤鹏未进房间。唱了一会儿,寇晓明说要下楼买酒,他就跟着出了房间。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此时看到李某1跟另外一个人也进到312房间里,他在楼梯口的楼梯上坐了一会儿,又回到房间里唱歌。他房间里唱了不知多久又走出房间,在走廊里正好碰上付长江也来了,他就跟付长江一起进了312房间,他进到房间,过了一会儿,他看到他们都在唱歌,房间里比较乱,他有点心慌,就走到房间外的楼梯口待了一会儿,之后再进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李某1躺在地上,付长江还在用脚踢李某1,嘴里还骂着“草你娘”之类的话,他就上前去把李某1和付长江拉开,在拉李某1的时候付长江还踢了他一脚,这时寇晓明跟一名偏胖的青年男子也出现在房间里,那名偏胖的青年男子上去拉住了付长江,上前用手打了付长江头部几下,他就把李某1拉到一边,之后他就走出了312房间,在房间外待了一会后,之后有人出来说付长江找他,他就又进了312房间,再进房间他就看到付长江不知道怎么了,坐在沙发上自己打自己的头,寇晓明坐在付长江的对面,跟付长江说话,那名偏胖的年轻男子、成昊耘、李某1也在房间里。待了一会,不知谁说走吧,他们就走出房间,寇晓明扶着付长江把付长江送走了,他就被送回家了。他进去的时候李某1就跟付长江厮打在一起。他跟付长江是很多年朋友了,工作上有很多合作,因为付长江之前与他合作,付长江欠他钱。年前因为付长江公司的工人上访索要工资,他帮付长江付了150余万元的工人工资,他问付长江要钱,让付长江还他这150万元,但付长江一直推脱没给他钱。他不知道当天晚上寇晓明让付长江写150万元欠条的事儿,但是之前他委托寇晓明帮他要回这150万元钱。李某1是公司副总,寇晓明是李某1的对象。

(2)证人李某1(淄博盛世建安公司分管经理,寇晓明之妻)证言,证实2018年4月16日晚上18点,她跟李某2还有她的几个朋友在21点左右吃完晚饭后,李某2当时开车载着她(当时喝多了),在开车的路上她接到寇晓明的一个电话,他让她去皇家钱柜KTV唱歌,接完电话后,可能是李某2开车载着她来到皇家钱柜KTV,她和李某2来到三楼的312房间里面,在房间里面唱歌一会儿,付长江进来就跟她吵起来了,吵的过程中,她和付长江就撕扯起来,李某2还有几个人过来把她和付长江拉开了,过了一会儿,她又过去和付长江吵,撕扯,付长江还踹了她几脚把她踹倒了,过了一会儿,李某2还有几个人又把她拉开了,随后她去房间一边去了,她坐在沙发上发现鞋子掉了,要找鞋子,李某2不让她动,李某2帮她找到鞋子,她就坐在沙发上睡觉了,后来的事她就不知道了。与付长江发生争执和撕扯,是因为付长江见面后跟她说,怀疑他欠钱和破产的事都与她有关,说是她给宣扬出去的,所以付长江就骂她。寇晓明与付长江没有账务纠纷,只是她给付长江担保的50万元钱的事。

(3)证人李某2证言,证实2018年4月16日晚上18点,他跟李某1还有几个朋友在周村南营一个饭店吃饭,大约21点左右,吃完饭,当时李某1喝酒了,他开车载着李某1,快到区人民医院附近,李某1在车上接到一个电话,接完电话,让他开车载着她去皇家钱柜KTV唱歌,然后他开车载着李某1来到皇家钱柜KTV,他停好车,跟李某1一块来到三楼的312房间,他跟李某1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这时付长江低着头来到房间里面(具体和谁进去的忘记了),付长江进来就坐在沙发上了,然后他过去给付长江点了一颗烟,就到一旁站着听他们(梅某也在房间,具体什么时间进来的不清楚)唱歌,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付长江和李某1骂起来了,骂的过程中,他看到李某1撕扯着付长江,付长江坐在沙发上用脚蹬李某1,然后他赶紧跑过去把他们拉开了,拉开后双方还是互相骂,骂的过程中相互之间又撕扯了好几次,都被他们拉开了,过了不长时间,寇晓明领着几名男子进屋了,进屋就冲过去围着付长江,当时现场很乱,具体怎么打的没看清楚,后来他看到成昊耘站在沙发上踹了付长江身上几脚,他们打架的时候,他和梅某,还有一名男子坐在房间门口的椅子上聊天,过一会儿他和梅某,还有一名男子就去隔壁的房间了,大约到了第二天凌晨,他和李某1、另外一名男子就下楼了,下楼后他开车把李某1和另外一名男子送回家,就开车回家了。他感觉之所以他们几个打付长江,是因为付长江打李某1了。

(4)证人孙某(淄博盛世建安公司职工)证言,证实2018年4月16日18时下班后,寇晓明开车拉着他和梅某一块去新建东路的嘉周大酒店和两个客户吃饭谈业务,他们都喝了酒,大约20时左右,寇晓明给司机打电话来开车,过一会儿司机来了,在他们吃饭的房间里吃了点饭,就结束了,寇晓明说是去皇家钱柜唱歌。后司机开车载着他、寇晓明、梅某就到了周村皇家钱柜,大约九点三十分左右,寇晓明说开好房间了,让他和梅某先上去,寇晓明和司机不知道去哪了,他跟梅某先进了房间,好像是三楼的一个包间,二十分钟后,李某1带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也进了房间,四个人一块儿唱起来,又过了大约半小时,付长江进来就坐到沙发上了,他看到付长江走路摇摇晃晃的,应该是喝了不少酒,过了一会儿听到付长江和李某1骂起来了,二人相互撕扯起来,撕扯中付长江用脚把李某1登倒在地,梅某过去把李某1扶了起来,李某1起来后又要上前跟付长江撕扯,付长江要用脚蹬李某1的时候,蹬到了梅某身上,他和跟李某1一块儿去的那名男子一块把李某1拉到一边,拉开后双方还是互骂,过了不长时间,寇晓明领着几名男子,其中一个是寇晓明的司机进屋了,寇晓明问为什么打架,他在一边没听清楚,好像是因为钱的事,不多久李某1、寇晓明又跟付长江吵了起来,他一看情况不大好,就回去了。他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打付长江。

3、被害人付长江陈述,证实他从事个体建筑。2018年4月16日晚21时左右,他在外面遛弯,22点回到家,看到手机上有寇晓明的二个未接电话,他就给寇晓明打回去了。寇晓明让他去皇家钱柜KTV唱歌,他步行到皇家钱柜KTV门口,寇晓明将他领到三楼的312房间,其中有二个人也跟他进了房间,记得房间里有梅某、李某1,进门之后就有人打他,他被打倒在沙发上,发现寇晓明也在房间里,这时有二名男子按着他的左右胳膊,寇晓明就来到他面前打他耳光,让他写一个欠150万元人工费的借条,他不给寇晓明写,上来二年轻人对他拳打脚踢,还有一个高个光膀子的男子用皮带抽他,反复打了几次。后寇晓明把他送到他在皇家钱柜东边的七天酒店,到了七天酒店,他就给他媳妇打电话,后就报警了,没一会儿警察就来了。他跟寇晓明没有什么过节,就在一年前,他借了李某1母亲20万元,已还清,但欠条没给他。他还补充证实那天晚上约十天前,他去梅某公司还寇晓明的钱,还了钱之后寇晓明说欠条在梅某那,梅某不给他,说要还了梅某钱以后再给他,因为他也欠梅某的钱,当时他还不上,他就想不要欠条了,梅某委托寇晓明跟他要账,他要走的时候,寇晓明不让他走,还要让他写张150万元的欠条,他没有写然后报警了。当时欠寇晓明钱没还的时候,寇晓明让他把他的一个手机号先过户到寇晓明的名下,还是他正常使用,等还了钱再过户给他,但还了钱之后一直未过户给他。当时动手打他的有寇晓明、李某1,还有三个年轻男子。

4、鉴定意见

(1)淄博市周村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周)公(司)鉴(伤)字[2018]10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经鉴定,被害人付长江损伤为轻伤一级。

(2)大舜司鉴所[2018]临鉴字第454号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因被害人付长江对(周)公(司)鉴(伤)字[2018]10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不服,经重新鉴定,被害人付长江之损伤为轻伤一级。

5、辨认笔录

(1)被害人付长江辨认笔录,证实被害人付长江辨认被告人成昊耘系殴打付长江的被告人。

(2)被害人付长江辨认笔录,证实被害人付长江辨认被告人王浩系殴打付长江的被告人。

6、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1)原审被告人寇晓明供述,2018年4月16日晚20时许,其和梅某还有另外三名男子在张某上的嘉周大酒店吃饭。饭后21时许,其给成昊耘打电话让其过来开车,成昊耘称没有空,然后其给翟贤鹏打电话为其开车。翟贤鹏来后开车载着他们来到周村皇家钱柜KTV。在去歌厅的路上,其给付长江打电话但没接,到KTV后付长江回过电话来,说在家喝酒,其让付长江来KTV玩,付长江同意了。约22时30分左右,在KTV见到付长江后,其到楼下买酒。其和翟贤鹏、王浩回到房间后,看到付长江和李某1(寇晓明妻子)互相撕打,付长江用脚踹李某1。其上去拉架,付长江还要打李某1,翟贤鹏、王浩就上去拳打脚踢付长江。这时成昊耘进来,成昊耘、翟贤鹏、王浩三人对付长江拳打脚踢,成昊耘站在沙发上踹付长江,用膝盖顶付长江的肚子,翟贤鹏抽出腰带抽打付长江背部。付长江欠盛世建安公司钱,其让付长江写欠条,付长江不写,其摁付长江肚子,扇巴掌,用膝盖顶付长江的肚子。后来,其扶着付长江到其在附近租住的七天连锁酒店。

(2)原审被告人成昊耘供述,2018年4月16日晚20时许,其跟女友在张店吃饭时接到寇晓明的电话,让其去周村皇家钱柜玩。大约22时许,其来到KTV312房间,看到李某1和付长江在撕打,其上前拉架。翟贤鹏用拳头打付长江前胸,其用胳膊勒付长江的脖子,打其肚子几拳,王浩用拳头打其前胸几拳头。其用腰带抽打付长江背部。付长江又和寇晓明、李某1吵起来后,其用脚踹付长江屁股,寇晓明用拳头打付长江的肚子。然后几个人一起将付长江送到附近的宾馆。

(3)原审被告人翟贤鹏供述,2018年4月16日晚20时许,其和寇晓明、梅某还有另外三名男子在张某上嘉周大酒店吃饭。大约21点30分左右到达周村皇家钱柜。一会李某1也上楼了。其和王浩、寇晓明上楼到312房间后,其看到付长江正在踢李某1。其三人上前拉架。这时付长江还在骂寇晓明和李某1,其上前打了付长江几个耳光,用拳头打了其头部和肩膀,寇晓明打了付长江几个耳光。成昊耘来了后,寇晓明让其三人打付长江。成昊耘上去打了付长江一耳光,踹了其几脚,三人围着付长江拳打脚踢。寇晓明让其和成昊耘抽出腰带,抽打付长江,要求其写欠条。付长江不写,寇晓明又让其三人殴打付长江,其三人又对付长江拳打脚踢,寇晓明用膝盖使劲顶付长江的肚子。后来把付长江送至付长江租住的附近的酒店。

(4)原审被告人王浩供述,2018年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20时许,翟贤鹏给其打电话让其接一个人去周村皇家钱柜歌厅。22时许,寇晓明下楼让其二人上楼唱歌。其来到312房间看到李某1在用巴掌打付长江。寇晓明对其和翟贤鹏说付长江打你嫂子了,翟贤鹏冲过去打付长江头部一拳,又用脚踹其前胸,其也对付长江拳打脚踢,寇晓明用巴掌打付长江脸。成昊耘来后,寇晓明对其说付长江打李某1了,成昊耘上去踹付长江头部几脚,又抽出腰带抽打付长江后背,寇晓明让其和翟贤鹏拉着付长江的胳膊,成昊耘使劲推付长江的肚子。后来,几个人把付长江送到附近的宾馆。

本院再审认为,对于抗诉机关所持“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对原审被告人量刑明显不当”的抗诉理由,1、关于主从犯认定问题。原审被告人寇晓明、成昊耘、翟贤鹏、王浩故意伤害他人,致被害人轻伤一级,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成昊耘、翟贤鹏、王浩对付长江分别实施了拳打脚踢、皮带抽等殴打行为,与寇晓明共同造成付长江轻伤一级的伤害后果。成昊耘、翟贤鹏、王浩所起作用虽相对于寇晓明较小,但并非起次要或辅助作用,四人作用不分主从。故,抗诉机关对此的抗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判决对成昊耘、翟贤鹏、王浩认定为从犯,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2、关于原审判决量刑是否适当问题。在共同犯罪中,原审被告人寇晓明有犯罪前科,可酌情从重处罚;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成昊耘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实行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成昊耘、翟贤鹏、王浩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均可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翟贤鹏、王浩亲属主动向公安机关缴纳人民币15万元,用于赔偿被害人损失,对寇晓明、翟贤鹏、王浩均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判决综合各原审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作用、认罪态度等,对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的量刑不当,应予纠正;对原审被告人成昊耘、翟贤鹏、王浩的量刑适当,应当予以维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2019)鲁0306刑初42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对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的定罪部分及第二、三、四、五项,即“一、被告人寇晓明犯故意伤害罪。二、撤销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2015)周刑初字第216号刑事判决书中对被告人成昊耘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的缓刑部分。三、被告人成昊耘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与前罪有期徒刑二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四、被告人翟贤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五、被告人王浩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二、撤销淄博市周村区人民法院(2019)鲁0306刑初42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对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的量刑部分,即“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

三、原审被告人寇晓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红利

审判员  王欣欣

审判员  胡文伟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罗丝雨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