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刘永艳陈春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6-02 13:07发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民申816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刘永艳,男,1973年8月6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国彬,广东深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陈春梅,女,1969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社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国彬,广东深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曾朝星,男,1958年11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冼彩颜,女,1962年9月2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再审申请人刘永艳、陈春梅因与被申请人曾朝星、冼彩颜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8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永艳、陈春梅申请再审称:1.根据(2017)粤01刑终1128号刑事判决书,刘永艳不是本次交通事故的肇事者,而是受害者。刘永艳驾驶无牌照汽车、后位灯故障及离开现场均与交通事故的发生无关,二审判决认定刘永艳与曾榕威均应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属于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2.曾榕威是真正的肇事者,而刘永艳是被撞者,刘永艳没有侵害曾榕威的行车权利,对其损失不负赔偿责任。3.曾榕威深度醉驾、没有驾驶证、车辆无牌照、没有戴头盔、没有与前车保持安全距离,构成危险驾驶罪,其因自己的严重违章驾驶导致自身死亡,其损失不受法律保护。4.二审判决以刘永艳没有停车、没有向交警说明情况、后位灯故障就要其承担50%的责任,不合相关法律规定,应当纠正。5.二审判决按照城镇2018年上一年度相关数据计算赔偿数额明显错误,应该按照2016年上一年度农村数据为准计算赔偿数额。据此,刘永艳、陈春梅向本院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根据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事由,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是:1.案涉交通事故的责任比例;2.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

关于案涉交通事故的责任比例问题。案涉交通事故发生时,受害人曾榕威无证、未戴安全头盔、醉酒驾驶无牌摩托车且未与前车保持安全距离,碰撞前方刘永艳驾驶的制动系、灯光系不合格的无牌三轮汽车尾部。该交通事故导致曾榕威当场死亡,刘永艳在事故发生后未立即停车保护现场并救助曾榕威。交警部门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永艳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曾榕威承担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虽然另案(2017)粤01刑终1128号刑事判决认定刘永艳不构成交通肇事罪,且认定其违章行为不是本次事故发生的必然原因,其离开现场也不是造成曾榕威死亡的直接原因,但亦认定刘永艳有实施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的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其依法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综合刘永艳、曾榕威各自的交通违章行为、该行为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双方的过错程度,二审法院认定刘永艳与曾榕威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并无不妥。刘永艳申请再审主张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即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鉴于曾榕威为广州市从化区居民,其居住、生活水平与城镇相当,故一、二审法院按照本案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间的上一统计年度的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亦无不妥。

综上所述,刘永艳、陈春梅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应当再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永艳、陈春梅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余洪春

审判员  陈志坚

审判员  钟锦华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四日

书记员  罗莹莹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