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王金龙、李傲故意伤害审判监督刑事判决书

2021-04-17 22:16发布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20)黑08刑抗2号

抗诉机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王金龙(绰号“小龙”),男,汉族,1980年8月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小学文化,无职业,住佳木斯市郊区(户籍地佳木斯市郊区)。2015年6月24日因涉嫌故意伤害被拘留,同年7月16日被逮捕。2015年12月30日被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015年12月30日被释放。此次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10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佳木斯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张秀娟,黑龙江海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李傲(绰号“小傲”),男,1992年4月16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住佳木斯市向阳区。2015年7月25日因涉嫌故意伤害被拘留,同年8月26日被逮捕。2015年12月30日被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2015年12月30日被释放。此次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7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佳木斯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郑婷,黑龙江中殿律师事务所律师。

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金龙、李傲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30日作出(2015)向刑初字第169号刑事判决,认定:1.被告人王金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被告人李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于2020年8月17日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9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冰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王金龙及其指定辩护人张秀娟,原审被告人李傲及其指定辩护人郑婷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5年1月23日23时40分,在佳木斯市向阳区女人花歌厅门前,被告人王金龙与陈某因停车问题发生争执。王金龙到附近新感觉歌厅内将赵某(已起诉)和于某(另案处理)叫出后。被告人王金龙持砍刀,赵某和于某持镐把,对被害人宋某1、张某1、陈某、宋某2进行殴打,致使被害人张某1、陈某、宋某2受伤,随后三人驾车离开现场。20分钟后,被告人王金龙得知宋某1等人到新感觉歌厅询问其情况后,召集被告人李傲和王某、赵某(二人已起诉)、于某、魏某1(二人另案处理)、“小胖”(姓名不详,另案处理)等人来到新感觉歌厅附近。发现被害人宋某1、张某1后,李傲和王某、于某、魏某1、“小胖”等人持镐把、王金龙持砍刀追撵宋某1至芭娜娜宾馆附近,对宋某1进行殴打,致使其受伤,几人驾车逃离现场。经鉴定,宋某1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柒级伤残,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陆个月;张某1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玖级伤残,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伍个月。2015年6月23日,被告人王金龙在黑龙江省汤原县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7月24日被告人李傲在佳木斯市前进区被公安机关抓获。

审理期间,被告人王金龙、李傲的亲属与被害人宋某1、张某1自行达成民事赔偿协议,王金龙、李傲赔偿宋某1经济损失人民币26万元,赔偿张某1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并取得二名被害人的谅解。

原审认定的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认证的证人安某、陈某等人证言,被害人宋某1、张某1陈述,同案魏庆国、王志强、赵锐、王金龙、李傲供述、佳木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书等证据予以证实。

原审认为,被告人王金龙、李傲组织并持械积极参与聚众斗殴,且造成一人重伤的后果,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金龙犯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因被告人王金龙聚众斗殴致人重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应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本案系共同犯罪,二被告人均系主犯。被告人王金龙、李傲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建议对王金龙在有期徒刑五年至八年幅度内量刑,对李傲在有期徒刑五年至七年幅度内量刑。因王金龙、李傲在审理期间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故不予采纳。对二被告人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第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判决:1.被告人王金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被告人李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本院再审中,抗诉机关认为,本案犯罪情节恶劣,后果十分严重,原审对二被告人量刑畸轻,且适用缓刑错误。

原审被告人王金龙请求维持原判。其辩护人认为:1.王金龙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有坦白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同时本案被害人再次返回案发歌厅的行为,激化了双方矛盾,对本案发生存在一定过错。综合以上法定从轻情节,原审对王金龙量刑并不无当;2.王金龙在缓刑考验期内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应该通过撤销缓刑的程序解决,无需通过抗诉程序解决;3.王金龙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属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的《人民检察院刑事抗诉工作指引》规定的不宜提起抗诉的情形,因此本案不宜通过抗诉提出再审。

原审被告人李傲请求维持原判。其辩护人认为:李傲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同时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

再审查明,2015年1月23日23时40分,被告人王金龙与陈某在佳木斯市向阳区女人花歌厅门前因停车问题发生争执。王金龙到附近新感觉歌厅内将赵某和于某(均已判决)叫出后,王金龙持砍刀,赵某和于某持镐把,对被害人宋某1、张某1、陈某、宋某2进行殴打,致使张某1受伤,随后三人驾车离开现场。20分钟后,王金龙得知宋某1等人到佳木斯市向阳区新感觉歌厅询问其情况后,召集被告人李傲和王某、赵某、于某、魏某1、罗润泽(均已判决)等人来到新感觉歌厅附近,驾车寻找被害人。在发现被害人宋某1、张某1后,王金龙持砍刀,李傲、赵某、王某、于某、魏某1、罗润泽等人持镐把,追撵宋某1至芭娜娜宾馆附近,对宋某1进行殴打,致其受伤。而后,王金龙等人驾车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宋某1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柒级伤残;张某1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玖级伤残。王金龙、李傲分别于2015年6月23日、同年7月24日被抓获。原审期间,王金龙、李傲的亲属与被害人宋某1、张某1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共同赔偿宋某1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6万元、张某1的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并取得两名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原审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安某证实,我是佳木斯市向阳区新感觉歌厅的业主。2015年1月23日22时许,我家歌厅来三名男子,其中穿貂的男子(王金龙)让我坐他车去取钱和买烟。回到女人花歌厅门前时,一名男子站在歌厅便道上,因穿貂的男子让那某让道,二人发生争吵。这时,从歌厅里出来三名男子,要打穿貂的男子。穿貂的男子就叫在歌厅里的另外二名男子出来,拿着镐把将那四名男子打了,然后穿貂的男子他们就开车走了。过不一会儿,被打的男子又来我家歌厅,问打他们男子的情况,我就让这名男子走了。后来有人打电话叫我出去,我就到对面一辆轿车里。我坐的车追上一名男子,一帮男子下车用镐把将那某打倒。

2.证人陈某证实,2015年1月23日23时40分许,我与宋某1、宋某2、“军哥”(张某1)从女人花歌厅出来准备回家。我先从歌厅出来,在便道上等他仨。一辆轿车从东向西开过来,开车的男子让我躲开并骂我,我就与这名男子发生争吵。宋某1等人过来,开车男子就从奥迪车后备箱拿出一把黑色砍刀砍我,砍在我的左肩部,宋某1上前跟那某撕扯。这时,从新感觉歌厅出来一胖一瘦两名男子,从奥迪车上各拿一根镐把。胖子拿镐把打我身上、胳膊和后背好几下,瘦子拿镐把打宋某1和张某1,宋某2倒在隔离带附近,张某1被打跑了。对方三个人追打我,宋某1将他们拉开劝走。我打车到佳西供电局宋某1家楼下,给宋某1打电话,宋某1说他和张某1一会儿就到。我们打算去报警,然后去医院。打车路过新感觉歌厅时,不知为什么,宋某1和张某1下车,我在车后座等着。十多分钟后,宋某1回到出租车。一个陌生男子往我们车里瞅,不知道说了什么,宋某1就下车了。这时,张某1也回来了,与此同时往我们车里瞅的男子到道南的车后备箱取东西,还有三名男子跑过来,司机开车就跑了。那些人就追宋某1和“军哥”,具体怎么打的我没看见。

3.被害人宋某1陈述,2015年1月23日23时30分许,我和宋某2、张某1、陈某在佳木斯市向阳区女人花歌厅唱完歌离开,陈某先出去的,我出来时看见陈某站在一台轿车后面,一名穿貂的男子在骂陈某。跟穿貂男子一起过来的新感觉歌厅的老板娘过来劝,然后穿貂男子进了新感觉歌厅。我们四个人刚往南走了几步,穿貂男子和一胖一瘦两名男子就先后从新感觉歌厅出来。穿貂男子从奥迪车后备箱取出一把砍刀,砍了陈某一刀,我就去拉着。一胖一瘦两名男子也从后备箱各拿出一根镐把,胖子上前打陈某,瘦子拿镐把打张某1和宋某2。后来对方三个人追打陈某,将陈某打倒。我过去劝对方,那三个人就走了。张某1说左胳膊好像骨折了,并说已经报完警了。我们坐出租车来到新感觉歌厅附近,我进新感觉歌厅,问老板娘打我们那些男子的情况,然后出来上了陈某的出租车。过了一会儿,张某1从女人花歌厅出来,这时有一名男子过来说他是派出所的,我就下车。那个自称是派出所的男子说:“往死里打!”这时几名男子冲到我们的车旁,拿镐把要打我们,我就往西跑,我在芭娜娜宾馆附近被那帮男子用镐把和某打伤。

4.被害人张某1陈述,2015年1月23日23时30分许,我和宋某2、宋某1、陈某在佳木斯市向阳区女人花歌厅唱完歌,他们三人先出去了。我出来时看见陈某站在一台轿车后面,同一名穿貂的男子争吵。穿貂的男子进了新感觉歌厅,边走边说:“你们等着!”我们刚往南走了几步,穿貂的男子返回奥迪车,从后备箱取出一把砍刀,砍陈某,宋某1前去拉架。这时,从新感觉歌厅出来一胖一瘦二名男子,从奥迪车后备箱取出镐把,胖子用镐把打陈某,瘦子拿镐把打我和宋某2,宋某2被打倒,我被打伤左胳膊,对方三个人追打陈某。后来那三个人开车走了,我就报警了。我们将宋某2送回家,我们三人坐出租车返回新感觉歌厅附近等警察,宋某1进新感觉歌厅,问老板娘打我们那些男子的情况。我手机没电了,怕警察找不到,就去女人花歌厅给手机充电,我从歌厅出来等警察。宋某1从车上下来喊我,我走到出租车附近,碰到一名男子,我问他是不是派出所的,那个人边说是边叫我们往车那边走。这时,跟我对话的男子就喊:“给我往死里打!”我就往喜龙宾馆方向跑,一名男子拿镐把追我没追上。事后听说宋某1和陈某挨打了,宋某1伤得非常重。

5.同案魏某1供述,我绰号“小国”。2015年1月24日0时许,王金龙、赵某、于某到我家说刚才打架了,要用我车回去看看。我就和罗润泽开车拉着他仨来到炭火楼饭店门前。我下车看见一辆出租车旁边站着几个人,过去询问得知是打王金龙他们的那些人。我们就从车里取出镐把和砍刀,去追那些人。在芭娜娜宾馆附近,我用镐把打了一名男子后背一下,将那某打倒,然后他们就上来打那某。

6.同案罗润泽供述,2015年1月24日,我在魏庆国家麻将馆吃饭。23时许,王金龙、于某和赵某开车过来,说跟人在歌厅打仗了,想跟魏某1换车再去歌厅。魏某1从屋里拿出三四根镐把,放在他的别某车里,王金龙从他的车里拿出砍刀放魏某1车里。然后魏某1开车,王金龙坐副驾驶,我和于某、赵某坐在后排座往歌厅开。到了歌厅对面的炭火楼饭店门前,当时王某和李傲的车已经停在那了。打架时王金龙先从后备箱拿出砍刀,我和王某、李傲也从后备箱拿出砍刀,追对方一名男子。那某跑到芭娜娜宾馆的胡同里,我看魏某1的车也开过来了,停在对方男子的身后。魏某1从车上下来,拿着镐把打对方男子头部一下,又一镐把打在该男子的后背,将该男子打倒了。王某也上去用镐把打该男子,我也用镐把打该男子两三下,打在后背和肩上。于某从驾驶员位置下来,从我手里拿出镐把打该男子。后来,王金龙也追上来,拿砍刀砍该男子,李傲是最后追上来拿镐把打的。

7.同案王某供述,2015年1月23日23时许,我和李傲及李傲的女友准备去吃饭时。李傲接王金龙的电话,说在新感觉歌厅附近打架,让我们过去。我开车拉着李傲来到新感觉歌厅。在歌厅里没看到王金龙和老板娘,我们把车停在炭火楼门前等着。过了一会儿,王金龙坐别某轿车过来,车上还有三名男子。我和李傲过去打了一声招呼,王金龙让我们回车上等着。又过了会儿,新感觉歌厅的老板娘从道北过来,上了别某车。别某轿车向东走,我们的车在后面跟着,转一圈后又回到新感觉歌厅对面。然后我把车停到饼中王饭店后院胡同,我仨下车往别某车走,我和李傲去别某轿车后背箱取镐把,王金龙拿了一把铁器。我们追一名男子,追到芭娜娜宾馆附近时,把那某打倒在地,我用镐把打那某的胳膊了。

8.同案赵某供述,2015年1月23日22时许,我和王金龙、于某在新感觉歌厅唱歌。期间,王金龙和新感觉歌厅老板娘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王金龙进歌厅喊我俩出去。王金龙从轿车后背箱拿出一把砍刀砍对方一名男子。我和于某各拿一根镐把,我用镐把打穿黑貂的男子。对方穿深蓝色棉袄的男子跟王金龙撕扯在一起,于某拿镐把打对方穿黑色羽绒服和蓝色羽绒服的男子,这两名男子被打跑了,于某去追打他们。后来于某回来,用镐把子打对方穿黑貂的男子,这名男子就往车后方就跑,我和王金龙、于某与对方穿黑貂和深蓝色棉袄的男子撕打在一起。厮打过程中,我把镐把扔在地上,把王金龙的砍刀抢过来。打了一会儿,穿黑貂的男子过道往南跑,我拿砍刀去追。王金龙和于某也追上来,于某追上对方穿黑貂的男子,用镐把将穿黑貂的男子打倒后,于某和王金龙便打这名男子。王金龙让我开车到“小国”(魏某1)家,王金龙跟“小国”说跟人打架了,换下车再回去。我们从王金龙的奥迪车里将两根镐把、两把砍刀放在“小国”的别某车后备箱里,“小国”又从家里拿了四根镐把放到后备箱。然后,“小国”开车,王金龙坐副驾位置,我和于某、“小国”的朋友(罗润泽)坐在后排,我们五个人又回到新感觉歌厅对面炭火楼门口的便道上,当时李傲的车已经停在炭火楼饭店门口。李傲和王某下车,到我们车前跟王金龙说话,王金龙让他俩回车等着。王金龙和新感觉歌厅老板娘通个电话,老板娘就从歌厅到我们别某车。我们开车找对方的人,转了一圈,回到炭火楼门前发现对方的人。王金龙到后备箱拿刀,“小国”拿镐把。这时,李傲、王某,罗润泽看见王金龙拿刀追砍对方,也从后备箱拿刀和镐把子追砍对方。小伟下车,到后备箱取出一个镐把,坐进驾驶室。“小国”拿镐把从禧龙宾馆方向回来,坐在副驾位置,我坐在“小国”的后面,新感觉歌厅老板娘也在后排坐着,然后小伟开车拉着我们往西追了上去。我们车在芭娜娜宾馆胡同追上了对方那某,“小国”拿镐把从副驾下车,追上去用镐把将对方打倒。然后王某、罗润泽、于某、李傲拿镐把、王金龙拿砍刀,他们一起打对方的一名男子,后来该男子躺在地不动了,我们便驾车离开现场。

9.被告人王金龙供述,2015年1月23日晚上,我和赵某、于某在佳木斯市向阳区新感觉歌厅唱歌。23时许,我和歌厅老板娘开车出去买烟,我俩回到女人花歌厅门前时,因为停车的事与一名穿貂的男子发生争吵。对方四名男子用拳脚打我,我跑回新感觉歌厅叫赵某和于某出来。我先从车后备箱拿出砍刀,砍那名穿貂的男子,对方另一名男子把我的砍刀拽住,我俩撕打在一起。赵某和于某从后备箱拿出镐把打对方,于某拿镐把追打穿貂的男子,我也拿砍刀追过去。我刚跑两步,看见对方一名男子躺在隔离带附近。我们继续追打穿貂的男子,追上以后将该男子打了,然后我们开车往于某家走。过了一会儿,歌厅老板娘给我打电话,说那些男子又回歌厅了。我就给李傲打电话,让李傲找人去歌厅。然后我仨开车到“小国”家,于某跟“小国”说了打仗的事儿,跟“小国”换了车,把砍刀和镐把也拿到“小国”的车上。“小国”开车拉着他的朋友罗润泽和我们,来到炭火楼饭店门前寻找对方的人。开车找了一圈,又回到炭火楼饭店门前,看见对方两个人。我们几个从后备箱拿出砍刀,其余的人拿镐把,一起追打先前跟我抢刀的人,在芭娜娜宾馆附近将那某打伤。

10.被告人李傲供述,2015年1月23日23时许,我和王某在外面开车溜达,王金龙给我打电话,说在新感觉歌厅把别人打坏了,让我过去看看。我和王某开车来到新感觉歌厅门前。过一会儿,王金龙坐“小国”开的别某车过来,车上还有赵某、于某和“小国”的弟弟。我和王某过去打招呼,王金龙让我们车上等着,过了一会儿,新感觉歌厅老板娘出来,上了别某车,王金龙示意我们跟着他们车走。后来,我们的车跟着王金龙他们又回到炭火楼门前,王某把车停到饼中王饭店胡同,我仨下车往王金龙那走,听到“小国”跟一个穿深色羽绒服的男子对话。然后“小国”喊“就是他!”王金龙、“小国”、赵某到别某车后备箱取工具,我和王某、罗润泽也跑过去拿工具。穿深色羽绒服男子往西跑,我和王金龙、王某、“小国”的弟弟在后面追,他仨在我前面。我们一直追,追到芭娜娜宾馆胡同里,我看见别某车也开过来了,那某躺在地上,王金龙、赵某、王某、于某、“小国”、罗润泽他们正在用镐把打穿深色羽绒服的男子,我也跑过去拿着镐把跟其他人一起打那某。

11.佳木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书证实,被鉴定人张某1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玖级伤残,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伍个月;被鉴定人宋某1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柒级伤残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陆个月。

12.接处警登记表、受案登记表、破案经过及到案经过证实,2015年1月24日0时15分,张某1报案,称与朋友宋某1、宋某2、陈某四人在佳木斯市向阳区女人花歌厅门前被多名男子持木棒殴打。接警后,保卫派出所展开侦查。经查,犯罪嫌疑人王金龙、于某、赵某于2015年1月23日23时40分,在佳木斯市向阳区女人花歌厅门前因琐事持砍刀和镐把将受害人张某1、宋某1、宋某2、陈某殴打,造成张某1轻伤。而后犯罪嫌疑人王金龙、纠集于某、赵某、李傲、王某、魏某1、“小胖”(罗润泽)于2015年1月24日0时20分许,在佳木斯市向阳区百盛小区门前持砍刀镐把对被害人宋某1进行殴打。2015年6月23日王金龙被抓获,2015年7月24日李傲被抓获。

1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王某分别辨认出王金龙和李傲;赵某分别辨认出王金龙和李傲;王金龙辨认出李傲;陈某辨认出王金龙。王金龙、李傲,王某、赵某、魏某2、宋某2、陈某通过对现场监控视频进行辨认,认出参与打仗以及被打的人员。

14.监控提取笔录及光盘证实,佳木斯市向阳区公安分局保卫派出所监控主机、佳木斯市向阳区芭娜娜宾馆监控主机、佳木斯市向阳区百盛小区监控主机、向阳区炭火楼饭店监控主机、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监控主机、佳木斯市向阳区龙达租赁公司监控主机的监控光盘及提取笔录,显示了该起犯罪的具体情况,与被害人及各被告人的供述相吻合。

15.户籍证明及现实表现证实王金龙、李傲作案时系成年人,无前科。

16.强制措施手续证实,王金龙、李傲被采取强制措施情况。

17.民事和解协议书、谅解书、撤诉申请及收条证实,被告人王金龙、李傲一次性赔偿宋某1人民币26万元,宋某1撤回对二被告的民事起诉,不再追究王金龙、李傲的任何责任,原告谅解被告方,请求法院对二人从轻处罚。

针对原审被告人的辩解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以及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的意见,根据再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综合评判如下:

1.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原审认定王金龙因琐事纠集于某、赵某持械殴打宋某1等人,而后,电话召集李傲等人再次殴打被害人的事实,有证人安某、陈某的证言、被害人宋某1、张某1的陈述以及同案魏某1、王某、赵某、原审被告人王金龙、李傲的供述、监控录像、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以上证据相互印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王金龙纠集李傲等人,持械殴打被害人,造成他人重伤,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原审定罪准确。

2.关于对二被告人能否适用缓刑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于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的,可以适用缓刑。”综观本案,王金龙、李傲使用杀伤性工具致人重伤,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较大,不宜适用缓刑。故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适用缓刑不当的抗诉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对二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关于“原审适用缓刑适当,应维持原判”的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王金龙、李傲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造成他人重伤,其二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王金龙、李傲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可以从轻处罚。本案系共同犯罪,二被告人均系主犯。王金龙纠集多人持械聚众斗殴,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一人轻伤,情节恶劣,应在三年以上量刑。李傲在王金龙召集下持械致一人重伤,原审考虑其有坦白情节,同时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无不当。王金龙、李傲使用杀伤性工具致人重伤,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较大,不宜适用缓刑。故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适用缓刑不当”的抗诉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对各辩护人关于“原审适用缓刑适当”的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第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2015)向刑初字第16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的定罪部分;

撤销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法院(2015)向刑初字第16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的量刑部分;

三、原审被告人王金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10月20日起至2023年10月13日止。)

四、原审被告人李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10月20日起至2023年5月14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海艳

审判员   王云礼

审判员    霍新元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日

书记员 黄 鑫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