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赵某犯故意伤害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3-29 15:55发布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闽刑再终字第6号

原公诉机关莆田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上诉人(一审被告人)赵某,男,1992年7月6日出生于黑龙江省鹤岗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4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7日被逮捕。现在福建省闽江监狱服刑。

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莆田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朱春波、邓华富犯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4年1月2日作出(2013)莆刑初字第6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宣告后,戈小华、赵某、邓华富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25日作出(2014)闽刑终字第16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赵某以其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的事实被遗漏为由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于2015年5月4日作出(2015)闽刑监字第25号再审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原一审判决认定,2013年4月11日6时30分许,被告人赵某骑助力车返回暂住处途中,与被害人徐某乙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双方引发口角,徐某乙用摩托车头盔砸赵某的头部,后双方被人劝离。争吵期间,赵某曾打电话要被告人陶丙江前来帮忙,陶丙江又纠集了戈小华、朱春波、邓华富等人。数分钟后,赵某带领赶来的陶丙江等人一起返回现场,赵某手持砖块,陶丙江持一啤酒瓶,邓华富、朱春波各持木块殴打徐某乙,途经此处的徐某丙见状在路边捡起砖块与赵某一方互殴,后徐某丙、徐某乙逃离,戈小华追至一巷口并用匕首刺伤徐某丙的腹部,后被送往医院经救治无效死亡。公安机关出警后将被群众留置在现场的赵某和陶丙江抓获,随后又在莆田市第一医院抓获正在接受治疗的邓华富及陪同就诊的朱春波。2013年5月31日,戈小华在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被抓获归案。经鉴定,被害人徐某乙头部二处钝器挫伤,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被害人徐某丙系被锐器刺切入腹腔伤及肝脏致大出血死亡。

另查明:被害人徐某丙于1980年2月3日出生,系非农业户口,婚生有一儿一女,分别为8周岁、6周岁;其父徐某甲现年59周岁、其母现年57周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的经济损失为:被害人徐某丙死亡赔偿金561104元,丧葬费为22489元;徐慧珍扶养费为92965元,徐高扬扶养费111558元;交通费3000元、误工费3000元、住宿费2000元、伙食补助费1000元,合计人民币797116元。诉讼期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被告人朱春波亲属自行达成赔偿协议,由朱春波亲属代为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万元,并取得被害人徐某丙亲属的谅解。被告人邓华富的亲属代为预交赔偿款人民币1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徐某乙陈述、证人胡某、张某、吕某、徐某甲证言证实,及案发现场监控录像和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生物物证鉴定意见书、人体损伤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邓华富、陶丙江、朱春波亦供认在案,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户籍证明材料、收条、谅解书、撤诉申请书等证据予以证实。

原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邓华富、朱春波因琐事纠纷,伙同其他同案人共同殴打被害人,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戈小华持管制刀具划刺被害人徐某丙,直接导致死亡后果的发生,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主犯,又系累犯,应予从重处罚;被告人赵某纠集并带领其他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伤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陶丙江虽系受人纠集,但又纠集了被告人戈小华等人参与,并积极实施,系主犯;被告人邓华富系被纠集参与,在共同伤害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被告人朱春波系被纠集参与,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案发后能积极赔偿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邓华富应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的经济损失人民币777116元承担赔偿责任。其中,被告人戈小华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被告人赵某、陶丙江各承担15%的赔偿责任,被告人邓华富承担10%的赔偿责任,并各应对总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据此,作出判决:一、被告人戈小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赵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三、被告人陶丙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四、被告人邓华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五、被告人朱春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人民币777116元,由被告人戈小华赔偿388558元,被告人赵某、陶丙江各赔偿116567.4元,被告人邓华富赔偿77711.6元(已预交的10000元可予扣除)。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邓华富并对赔偿总额人民币777116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七、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戈小华以其不是主犯、被害人有过错、其行为属防卫过当、原一审判决量刑畸重等为由提出上诉;被告人赵某以原一审判决未认定同案人行为属实行过限不当、原判未认定自首不当、原判认定民事赔偿数额不当、其行为不构成共犯等为由提出上诉;被告人邓华富以其行为与被害人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原判认定民事赔偿数额不当、其行为不构成共犯、原判未认定同案人行为属实行过限不当、其具有从轻处罚情节等为由提出上诉。

本院二审认定的事实与原一审认定事实基本一致。另查明,二审期间邓华富家属已与附带民事诉讼被上诉人一方达成调解协议,根据双方约定,附带民事诉讼被上诉人一方不再对邓华富提出民事赔偿责任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认定,上诉人戈小华、赵某、邓华富、原审被告人陶丙江、朱春波因琐事共同殴打被害人,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戈小华被纠集后积极参与、持刀行凶并直接致被害人徐某丙死亡,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犯罪性质恶劣,后果严重,又系累犯,且前罪亦为故意伤害犯罪,足见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大,应从重处罚。上诉人赵某因琐事纠集多人实施伤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原一审被告人陶丙江虽系被他人纠集,但其又纠集戈小华等人参与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行为积极,对引发本案后果亦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均应从重处罚。上诉人邓华富系受他人纠集参与,在共同故意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原一审被告人朱春波系被纠集参与,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在案发后能积极赔偿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依法予以减轻处罚。上述各被告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均可酌情从轻处罚。

上诉人戈小华、赵某、邓华富、原一审被告人陶丙江应对附带民事诉讼被上诉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的经济损失人民币777116元,按各自确定的赔偿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并对总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鉴于二审期间邓华富家属已与附带民事诉讼被上诉人一方达成调解协议,根据双方约定,附带民事诉讼被上诉人一方不再对邓华富提出民事赔偿责任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原判对此节的判决应予改判。上诉人戈小华、邓华富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提出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据此,依法判决:一、维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刑初字第××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二、三、五项,即对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朱春波定罪量刑的刑事判决。二、撤销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刑初字第××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四项,即被告人邓华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上诉人邓华富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四、撤销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刑初字第××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六项中对邓华富的判决部分。五、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某甲、华有香因本案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人民币699404.4元,由被告人戈小华赔偿388558元,被告人赵某、陶丙江各赔偿116567.4元,被告人戈小华、赵某、陶丙江并对赔偿总额人民币699404.4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上述判决生效后,原审上诉人赵某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

赵某申诉称,其在原二审审理期间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且已尽赔偿义务并获谅解,并将《调解协议书》、《刑事谅解书》等材料通过邮递方式呈二审法院,但二审法院对该节事实未予认定,导致原二审判决量刑过重,附带民事判决错误,请求再审依法予以改判。

经再审查明,赵某一方与被害人家属于2014年6月19日达成调解协议,主要内容:赵某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家属人民币叁万元,被害人家属放弃对赵某全部诉讼请求并出具谅解书。当日,赵某一方以转账方式一次性支付该款项,被害人家属出具《刑事谅解书》。原二审判决对该节事实未予认定。另查明,在原一、二审审理过程中,朱春波、邓华富、赵某分别与被害人家属达成民事调解协议,被害人家属放弃了对朱春波、邓华富、赵某的民事诉讼请求。上述三被告应承担的赔偿份额依法应当在赔偿总额中予以扣除,原一、二审判决对于各被告人承担民事赔偿金额的计算有误。

上述事实,有《授权委托书》、《承诺书》、《调解协议书》、《刑事谅解书》、《收条》、中国邮政速递投递单、中国邮政速递投递单号查询跟踪清单、调查笔录等材料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赵某因琐事纠集多人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原一、二审判决对赵某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量刑适当,即使其已部分履行民事赔偿义务,亦不足以从轻处罚。原二审判决对赵某定罪量刑并无不当,应予维持。故赵某关于原二审判决量刑过重之申诉意见,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二审审理期间赵某一方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该协议系双方自愿达成,未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赵某认为原二审判决对此节事实未予认定错误的理由成立,应予支持。另,原一、二审判决对于各被告人承担民事赔偿金额的计算有误,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刑终字第166号第一、二、三项判决。

二、撤销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莆刑初字第6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六项。

三、撤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刑终字第16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第四、五项。

四、被告人戈小华、陶丙江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林霞、徐慧珍、徐高扬、徐长水、华有香因本案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人民币518125.4元,由被告人戈小华赔偿人民币398558元,陶丙江赔偿人民币119567.4元,被告人戈小华、陶丙江并对赔偿总额人民币518125.4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和平

代理审判员  张 挺

代理审判员  韩 静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 喜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四十五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第一审案件,应当依照第一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八十九条再审案件经过重新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但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有瑕疵的,应当裁定纠正并维持原判决、裁定;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依法改判;

(四)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的案件,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条赔偿权利人起诉部分共同侵权人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其他共同侵权人作为共同被告。赔偿权利人在诉讼中放弃对部分共同侵权人的诉讼请求的,其他共同侵权人对被放弃诉讼请求的被告应当承担的赔偿份额不承担连带责任。责任范围难以确定的,推定各共同侵权人承担同等责任。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