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涂俊华、涂齐辉、钟小章、李凤兰、钟林龙故意伤害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3-29 15:27发布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桂刑再2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涂俊华,曾用名涂进华,男,1963年4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09年11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2011年4月1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18年5月18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曾超煜,广西助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涂俊华犯故意伤害罪一案,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4月12日作出(2011)河市刑一初字第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本院于2011年8月8日作出(2011)桂刑三终字第7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上述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涂俊华的妻子梁某2提出申诉,本院于2015年6月17日以(2015)桂刑申字第5号通知,驳回申诉。梁某2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0日作出(2017)最高法刑申489号再审决定,指令本院对本案进行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裁定的执行。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西壮族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黄思艳、甘霓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涂俊华及其辩护人曾超煜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湖北省孝感市肖港镇永建村村民涂某1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坡关水电有限公司于2007年11月28日签订《经营场地租赁管理合同》,取得河池市金城江水电厂商住楼一、二楼经营场地的承包权。涂某1先后与涂某4等商户签订租赁合同。在众多商户承包期未到期的情况下,于2009年11月初将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张某3。张某3以自己已与涂某1、张某1取得承包经营权为由,未经众商户同意,擅自决定改造市场,要求批发市场的经营户每户出15000-18000元的门面改造费。2009年11月12日下午张某3来到涂俊华经营的门面,要求被告人涂俊华的妻子梁某1交纳门面改造费,遭到梁某1的反对和责问。张某3打电话给钟某1,让钟某1叫钟某2、黄某1、骆某一起来门面问要门面改造费。钟某1和钟某2、黄某1、骆某四人来到后,站在一旁看张某3与梁某1在门面前争论。梁某1提出,其与涂某1、张某1签订了三年的合同,现在还没有到期,要改造门面交款,先叫涂某1、张某1过来讲清楚。张某3讲现在门面已转包给他,不用叫原老板来,他讲了算。梁某1与张某3争吵起来。钟某1见状帮张某3讲话。梁某1责问钟某1你是谁?关你什么事,梁某1和钟某1吵起来,争吵中钟某1打梁某1脸部一巴掌。正在门面内的涂某4见其母亲被打,冲过来踢钟某1腹部和大腿各一次。黄某1、钟某2、骆某也上来与涂某4相互拉扯,梁某1见状即持一撑衣杆欲打黄某1等人时被张某3拦住。被告人涂俊华见涂某4、梁某1与对方打起来,便在门面内抓得一把水果刀、一把铁锤冲出来一起参与打斗。双方从市场内打出到市场外人行道上,钟某1被涂俊华持刀刺破心脏死亡。涂俊华在打斗中被砸伤头部造成轻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主要证据有:

(一)物证、书证

1、《经营场地租赁管理合同》证实,广西河池坡关水电有限公司与涂某1于2007年11月28日签订经营场地租赁合同,合同约定广西河池坡关水电有限公司将河池市金城江水电厂商住楼一、二楼经营场地出租给涂某1作商场使用,合同期为十年,即从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止。

2、《租赁合同》证实,涂某4于2008年2月1日与涂某1、张某1签订租赁合同,承租合同期暂定三年,即从2008年2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止。

3、张某3拟制的改造通知证实,河池批发市场一楼8个门面,每个门面收取15000至18000元的改造费用等事项。

4、河池市公安局接处警中心报警记录及河池市公安局金城江分局接处警案件信息登记表证实,梁某1于2009年11月12日16时40分报警。

5、物证尖刀一把,经被告人涂俊华当庭确认,系其案发当日用于捅伤被害人钟某1的凶器。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张某1证实,2007年到2009年10月,其和涂某1承包河池百货批发市场,2009年11月把该市场的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张某3。

2、证人涂某1证实,其与广西河池坡关水电有限公司于2007年下半年签订经营场地租赁合同,合同期限为十年,其拉张某1入伙。2009年11月初,其和张某1与张某3签了一份经营管理权转让协议,规定市场的租金和各种费用由张某3收取,一切权利责任由张某3负责。

3、证人梁某1证实,其家在河池批发市场一门面经营服装批发生意。2009年12月10日,张某3送一张改造市场的单子到其门面,并告之他是该批发市场的新任老板,要改造市场,规定每个门面交15000至18000元的改造费用。11月12日下午4时左右,张某3带八九个年轻仔到其门面说一定要改造市场,交改造费。其提出,其与涂某1、张某1签订了三年的租赁合同,现在还没有到期,要改造门面交款,先叫涂某1、张某1过来讲清楚。张某3讲现在门面已转包给他,他说了算。张某3带来的八九个年轻仔也说现在是他们说了算,没有道理可讲。这时,一青年男子朝其脸上打一巴掌。其丈夫和三儿子从门面里出来,其丈夫责问他们,跟张某3来的几名青年男子捡起门面外的凳子冲上来殴打其丈夫和三儿子至门面外的人行道上。其丈夫和三儿子也捡地上的凳子和他们对打,其拿门面的一根撑衣杆过去欲打他们时,被张某3从后面抱住。后来其丈夫被打伤头部流血倒地,张某3过去拉那几名青年男子时,其进门面打电话报警。

4、证人董某证实,其在河池百货批发市场经营服装批发生意。2009年11月12日下午4时许,张某3到涂俊华的门面问涂俊华的妻子愿不愿意开门面,外面进来一名青年人与涂俊华的妻子争吵,其上前把两人劝开后就回其店铺,几分钟后,见涂俊华头部流了许多血从外面回到他店铺,其和涂某2送他到河池市三医院救治。

5、证人胡某证实,2009年11月12日17时许,其在河池市批发市场一铺面做生意,其等经营户聚齐到涂俊华的门面前,听见张某3叫涂俊华的妻子交门面装修费,涂俊华的妻子与张某3论理,双方发生争吵,张某3带来的一男子打涂俊华的妻子一耳光,并把她眼镜打掉,涂俊华的妻子用一扫把反击,涂某4冲上去踹那男子一脚,张某3带来的人一起上来打涂某4,涂俊华也加入了殴打的行列,双方从铺面里打到市场外。过了五分钟,其看到涂俊华用手捂着流血的头走回来。

6、证人田某证实,2009年11月12日下午4点许,张某3带六七名男子来到涂俊华门面,张某3先和涂俊华夫妻俩讲要交市场装修费的事,张某3带来的人也讲了话,双方发生争吵。一戴项链的男子打涂俊华的妻子一巴掌,涂俊华的妻子拿扫把和涂俊华及涂某4,与对方拿四方小木凳对打,涂俊华被对方打伤头部,双方从铺面里打到市场外。

7、证人涂某2证实,2009年11月12日下午,其和其他经营户在门面走道开会,张某3要求把原来安装在一楼前面的玻璃全部拆掉,梁某1不同意,梁某1和张某3等人发生争吵,张某3带来的人先动手打梁某1,涂某4从店里出来,涂俊华也从店里出来劝架,后双方打到外面,涂俊华头部受伤。

8、证人张某2证实,2009年11月12日下午4时许,一群人围在涂俊华门面前和涂俊华的妻子争吵,涂俊华的妻子跟一男青年说话,那青年人动手打涂俊华的妻子脸部一巴掌,涂俊华的妻子用手里的棍子还击,涂俊华和涂某4从门面里冲出来和那男青年扭打。男青年旁边的几个人也围上去殴打涂俊华和涂某4,双方扭打到市场外,后见涂俊华头部受伤出血。

9、证人彭某证实,2007年11月12日下午5时许,张某3带6至8人来到批发市场,称商量把门面的两堵墙联通起来,每家门面要交18000元。涂俊华的妻子梁某1不同意,和张某3争论。有一名20多岁的男子朝梁某1脸部打一巴掌,并把她的眼镜打掉。涂俊华就和他们打起来,涂俊华头部出血。

10、证人涂某3证实,其主动将其儿子涂俊华于2009年11月12日下午和张某3等人打架时所持的一把刀锋长约10CM,柄部呈黑色,塑料制的单刃水果刀交给公安人员。此水果刀是当天在其儿子位于河池市批发市场的门面收银台的地上拾得,当时刀尖部位有一些血迹,刀身上有零星血迹,其拿到门面外的水笼头处清洗。

11、证人涂某4证实,2009年11月12日下午4时左右,其和父母在河池市批发市场门面做生意,张某3带六七个男子到其家门面门口与其母亲谈门面装修费用,因谈不拢,张某3和其母亲争吵,其中个子比较高的男子命令其母亲先交钱,然后再交合同给其母亲,其母亲讲轮不到他讲话,高个子男子和其母争吵并打其母两巴掌。其从门面冲出来,用脚踢高个子男子腹部和大腿各一次,高个子男子从旁边地上抓起一个方形小木板凳砸其头部两次,当他砸第三次时没能砸中,其把凳子抢过来,用脚踢高个子男子。然后其举起凳子砸中侧面一矮个子男子头部一次。正准备砸第二下的时候,其身后的一男子用脚踢其腿部并把其踢到人行道旁的一棵树下,被其用凳子砸中的矮个子把凳子抢走。同时,其身后的一男子用脚踢其大腿部位,抢过凳子的矮个子男子拿凳子砸中其头部、左肩部,另外三四个男子对其围打。其跑回门面拿一把电工用的胶钳欲追打他们时被人抱住,见其父头部流血站在门面门口。双方打架时,只有其父拿有一把刀。

12、证人张某3证实,其于2009年11月初从涂某1和张某1转让得到河池批发市场的承包权,为提高竞争力,打算让各商户出资重新修整门面。2009年11月12日16时许,其一人先到涂俊华门面和涂俊华商量,但涂俊华不同意。当时梁某1和涂某4也在场,梁某1与其讲话的声音比较大,其觉得跟他们讲不通,就打电话给钟某1、黄某1、钟某2、骆某来门面与他们理论,几分钟后,钟某1、黄某1、钟某2、骆某四人来到现场,钟某2、钟某1先后和梁某1讲理,一会双方就对骂起来,钟某1用右手打梁某1的脸部一巴掌,之后,涂俊华从门面里拿出一把铁锤和一把尖刀,梁某1则在门面拿起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棍,涂某4赤手空拳,三人一起过来打其等人,梁某1用手中的木棍打钟某1的左肩,其把钟某1拉开并拦住梁某1。此时,黄某1、钟某2、钟某1、骆某四人和涂俊华、涂某4相互扭打从涂俊华的门面往外退至市场入口处,梁某1又拿木棍打钟某1的背部,其上去将梁某1手中的木棍夺下,转头时突然发现钟某1胸部以下沾满了鲜血,涂某4还继续用手中的木凳从后面击打钟某1的头部及背部各一次,钟某1走了两步倒在市场外边的人行道上。当时涂俊华手里还拿有一把铁锤。黄某1、钟某2、钟某1、骆某四人中有一人从摊位旁边拿起一张小木凳打涂俊华的头部。

13、证人钟某2证实,2009年11月12日下午4时许,张某3打电话给钟某1并让钟某1叫其和黄某1、骆某四人到批发市场。张某3一人在案发地对面与别的店主商谈改造商铺大门及费用问题,第一间商铺老板娘走过来责问张某3,张某3不理她,钟某1就指责她,两人争吵,钟某1动手打女老板,两人互相拉扯。男老板和一戴眼镜男青年从门面里冲出来,男老板右手拿一把头角锤,左手拿一把水果刀向钟某1扑来,钟某1退了几步,在出大门外面的斜坡处男老板用左手拿的水果刀朝钟某1的胸口用力捅一刀。其冲上去抢男老板的刀,他又用刀朝其捅来,其躲开并用左手抓刀,刀没有抢到,左手心被划一刀,其和男老板倒在地上。打架时,两边都拿凳子对打。

14、证人黄某1证实,2009年11月12日17时许,张某3带领其和钟某1、钟某2、骆某到河池市批发市场一楼大门旁一家门面时,张某3停下来跟门面的老板讲话。当时该门面有一男老板和一妇女及一名戴眼镜的男子。约2分钟,其听到钟某1和门面的女子吵架,见钟某1和戴眼镜的男子抱在一起从大门冲出来,摔倒在大门外的人行道上,后两人又站起来,当时钟某1身上没有伤。男老板右手拿一把锤子冲出来,钟某2、骆某、张某3围过去。其也冲向他们,打戴眼镜男子头部两拳,被老板用锤子打中右手腕,其抬头见钟某1倒在地上,腹部出很多血。

15、证人骆某证实,2009年11月12日下午,其和黄某1、钟某2、钟某1四人在张某3的带领下到河池市批发市场涂俊华经营的门面,张某3和涂俊华家人商量门面改造,被涂俊华家人骂,双方发生争吵,涂俊华从门面拿一把铁锤和一把刀出来,双方对打起来。其在最外面想冲进去帮忙,被涂俊华及其妻子、儿子打出来。涂俊华的儿子向其冲过来,其往门口后退至人行道上时被一辆三轮车拌倒,涂俊华的儿子也被翻倒的三轮车拌倒压在身上,其和涂俊华的儿子在地上拉扯。其从地上起来时,见钟某1和涂俊华的儿子刚好打架分开,钟某1全身是血。

(三)原审被告人涂俊华供述和辩解,2009年11月12日下午4时许,梁某1、涂某4在门面做生意,张某3带七八名男子来谈门面费用的问题。其妻子梁某1和张某3带来的人到门面门口谈,其和涂某4在门面里面等。梁某1和张某3他们谈得约有10多分钟,和张某3一起来的一高个子男子突然打梁某1两巴掌,涂某4见状就从门面里面跑出来劝阻时也被张某3带来的七八名男子殴打倒在地上。其在门面里的桌子下面右手拿一把全长20多公分,刀柄黑色塑料,刀身不锈钢,刀口呈尖形的水果刀和左手拿一把放在饮水机旁的锤子冲出门面解围。其跑到门面门口准备扶涂某4起来时,张某3双手抓其右手臂,其甩开张某3的手。同时见涂某4从地上站起来并跑出批发市场外面。其跟出到大门外面的斜坡下面时见五六个男子正在围打涂某4,并将涂某4打倒在地。其欲扶涂某4起来时,围打涂某4的五六个男子中的一男子用手推车砸其头部一下,其持水果刀朝这五六个男子左右划了一下后跌倒在地。其委托家人报警。

(四)鉴定结论

1、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结论:钟某1系外伤致心脏破裂造成失血性休克而死亡,由创口特征可推断创口系有一定长度的单刃锐器造成。

2、法医学损伤检验鉴定结论:涂俊华头部损伤,其损伤程度为轻伤。

(五)勘验、检查笔录

现场勘查检查笔录证实,案发现场位于河池市金城江区立交桥转盘南面的河池批发市场内,该市场共2层,主要经营服装、小五金等批发价格发生意,其每层楼内均隔为大小不同的摊铺作为门面出租,地面上发现有连续的点状滴落血迹。勘查时提取一把胶钳、一根竹竿、一张小板凳、一件蓝色带黑白条纹的上衣。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涂俊华持刀非法侵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案发后,委托其亲属报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依法从轻处罚。本案因张某3为收取门面改造费时遭到梁某1的反对和责问,被害人钟某1打梁某1脸部一巴掌,激化矛盾引发本案,具有一定过错,可对被告人涂俊华酌情从轻处罚。本案系民间纠纷引起,被告人涂俊华的亲属自愿代其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人民币三万元,视为被告人涂俊华赔偿,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本案一开始,钟某1等人进涂俊华门面时并没有携带任何凶器,被害人钟某1打梁某1脸部一巴掌,涂某4踢钟某1两脚后亦是赤手空拳与涂某4相互拉扯,梁某1持一撑衣杆欲打黄某1等人时被张某3拦住,此时涂俊华却持足以致人伤亡的尖刀冲出来参与殴打,打斗中,持刀朝钟某1胸部捅伤致死。其行为不具备正当防卫的主客观构成要件,不属正当防卫。因涂俊华的犯罪行为致使原告人钟某4、李某、钟某5遭受经济损失,应予赔偿。涂某4和涂俊华共同致伤钟某1,应负民事责任,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据此,判决认定被告人涂俊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判处被告人涂俊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4、李某、钟某5的经济损失28619.15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涂某4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某4、李某、钟某5的经济损失3179.91元。

本院二审裁定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民事判决合法有据,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再审开庭审理时,原审被告人涂俊华及其辩护人认为,本案首先应重新对涂俊华与张某3等人打架的性质作准确的认定,就打架而言张某3等人属于强迫交易和暴力侵害,涂俊华及其家人属于正当防卫。被害人钟某1如何被捅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以疑罪从无,宣告涂俊华无罪。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涂俊华持刀伤害致钟某1死亡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申诉人涂俊华申诉提出其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应当宣告无罪的理由不能成立;案发后涂俊华家属帮助报警,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成立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涂俊华家属代为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三万元,可认为其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涂俊华的犯罪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对其减轻处罚。原判对涂俊华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不当,依法应予改判。

经再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二审相同。原判决所列证据经一审当庭举证、质证,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另查明,涂俊华在服刑期间,被依法减刑2年7个月。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涂俊华在被害人一方实施强迫交易时,为保护其家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与被害人一方进行打斗,具有防卫性质;其防卫行为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负刑事责任。鉴于涂俊华的行为属防卫过当,案发后,委托其亲属报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且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决定依法对涂俊华予以减轻处罚。对于原审被告人涂俊华及其辩护人提出,涂俊华及其家人的行为属正当防卫和涂俊华故意伤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无罪的意见不予采纳。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唯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二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1)桂刑三终字第7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和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河市刑一初字第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的第一项对原审被告人涂俊华故意伤害罪的量刑部分。

二、维持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河市刑一初字第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的第二、三项,即被告人涂俊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小章、李凤兰、钟林龙的经济损失28619.15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涂齐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钟小章、李凤兰、钟林龙的经济损失3179.91元。上述赔偿责任,由涂俊华、涂齐辉二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三、原审被告人涂俊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苏建规

审判员  徐晓丹

审判员  周卫平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甘政宏

书记员黄通海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