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被告人陶某某杀死儿子一审刑事判决书

2021-03-27 10:56发布

陕西省洋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陕0723刑再1号

原审公诉机关洋县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陶某某,男,汉族,小学文化,农民。2016年3月25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现在陕西省汉江监狱服刑。

原审公诉机关洋县人民检察院以洋检公诉刑诉(2015)16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陶某某犯故意杀人罪,本院经审理于2016年3月25日作出(2016)陕0723刑初10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汉中市人民检察院向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6)陕07刑抗4号再审决定书,指令本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洋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庞久丽出庭支出公诉,原审被告人陶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被告人陶某某因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而落下肢体残疾,2009年底同其妻王某某结婚,婚后其妻曾三次怀孕,于2015年5月25日生下一子陶某甲,不久陶某某到西安建筑工地做小工。2015年8月28日,陶某某之妻王某某因琐事与其婆婆邵某某发生争吵,王某某抱着儿子陶某甲回了娘家。陶某某得知后从打工地回家,后于同年9月1日将王某某及儿子接回家中。当晚,陶某某想和王某某同房,王以要照看儿子陶某甲为由拒绝,并让陶到二楼另睡,陶心怀不满。次日9时许,陶某某起床下楼到一楼卧室欲抱儿子,王某某不让其抱,后王将儿子放在床上出门上厕所。陶某某见儿子在哭,就冲了奶粉,从床上抱起儿子喂奶,因儿子不喝并哭闹,陶烦恼生恨,遂将儿子丢在床前的水磨石地面上,见儿子在地上继续哭,陶想到家里不顺心的事情,以及自己在外打工受苦受气,挣钱少,产生无力抚养其子、不愿其子长大后也受苦等对生活悲观失望的情绪,于是从地上提起儿子的一条腿,将其抡起来往地上重重一摔,后又卡住其脖子,直到其当场死亡。案发后经鉴定,陶某甲系较大钝性外力致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

另查明,陶某某在家人报警后一直坐在自家场里等候警察到场,公安机关出警后在现场将其控制到案。

原审认定的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王某某证言,证实她丈夫陶某某性格倔、脾气暴,经常打骂她,婚后二人感情不好。案发前几天,她与婆婆邵某某因琐事发生争吵,在外打工的陶某某得知后回家。2015年9月1日晚,陶某某想和她同房,她不同意,让其到二楼另睡,并将卧室门反锁,第二天早上陶某某进卧室要抱三个月大的儿子,她不同意,让其将婴儿放在床上,随后她去了厕所,之后回到卧室,发现陶某某躺在床上,婴儿在地上,耳朵里流血,头上有包块,已经死亡,她将婴儿抱在怀里哭喊,陶某某起来将婴儿夺去又摔在地上。

2、证人邵某某(陶某某之母)证言,证实陶某某和王某某2009年结婚,她孙子陶某甲是王某某第三次怀孕生下的,出生不久陶某某到西安打工,案发前两天,因给孙子上户口需相关证件,但王某某不给,她与其发生争吵,陶某某得知后从西安回家,并于案发前一晚将其妻从娘家接回,当晚王某某不同意夫妻同房,陶某某在二楼另睡。9月2日9时许,她在做饭,看到王某某起床上厕所后又回到卧室,她随后也到其卧室,发现陶某某在床边站着,孙子在地上扔着,王某某哭喊着将婴儿抱到怀里,她发现婴儿头上有血,估计已经死亡,就走到堂屋摔倒在地上哭喊。另证实陶某某小时候曾患小儿麻痹症。

3、证人陶某乙证言,证实案发当天他得知家里出事后赶回家里,发现其子陶某某坐在场边,进门看到妻子邵某某躺在地上,儿媳王某某坐在卧室地上,怀里抱着孙子陶某甲,陶某甲嘴脸乌青,头上有血,王某某称陶某某将陶某甲摔死了。他出门质问陶某某事发原因,陶某某称其养不起儿子。另证实陶某某有小儿麻痹后遗症,脚手不灵活,智力受了影响,平时爱发脾气,做事爱走极端。事发前几天,他要给孙子陶某甲报户口,寻找出生证明时妻子与儿媳发生了纠纷,随后儿媳回了娘家,陶某某得知后从西安回来,之后就发生了本案。

4、证人李某某证言,证实案发前几天,其女王某某与其公婆发生家庭纠纷,后来陶某某从打工地回来,并将王某某从娘家接回,第二天就发生了外孙陶某甲被陶某某摔死之事。另证实陶某某平时爱发脾气,爱摔东西。

5、现场勘验、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后公安机关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验,陶某甲被摔死案发现场位于陶某某卧室内;陶某某带领侦查人员对作案现场进行了辨认。

6、(陕)公(洋)鉴(尸)字(2015)59号法医学尸体检验分析意见书,证实经洋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陶文涵(陶某甲)系较大钝性外力致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

7、出生医学证明,证实被害人陶某甲案发时为三个月大的婴儿。

8、被告人陶某某的供述和辩解,证实2015年8月28日,他在西安打工时接到岳母李某某电话,称妻子王某某和他父母发生了纠纷,他就于8月30日回家,听母亲说是他父亲要给儿子陶某甲上报户口,但王某某不给出生证明,因此发生了纠纷。9月1日他将王某某从娘家接回,当晚王某某不同意和他同房,他就生气一人在二楼睡觉,9月2日9时许,他起床后到一楼卧室,王某某出门上厕所,儿子陶某甲在床上哭,他给儿子冲了奶粉将其抱在怀里,但儿子不喝继续哭,他就生气将其丢在地上,儿子在地上继续哭,他想到自己因小儿麻痹症肢体有残疾,在外打工受苦受气,挣钱少,家里人也不让他省心,自己早就不想活了,也不想让儿子以后受苦,将儿子摔死他二人就都解脱了,于是他心一横,从地上提起儿子的一条腿,将其抡起来往地上重重摔了一下,见儿子还在哭没死,他就用右手掐住其脖子直至死亡,随后妻子和母亲先后进卧室发现他摔死了婴儿,他出门坐在场里,期间,他父亲回家报警,警察到场后将他带到公安机关。

9、抓获经过、公安机关出警视频资料,证实被告人系在家人报警后一直坐在自家场里等候警察到场。

10、被告人陶某某的户籍证明,证实其年籍情况,其在犯罪时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11、被告人残疾证,证实被告人系壹级肢体残疾人。

上述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且相互印证,应予采信。

原审认为,被告人陶某某遇事偏激,出于对生活悲观绝望,将亲生婴儿摔死,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洋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其所犯罪名成立;被告人将无辜的婴儿摔死,其作案手段残忍,依法应从重处罚。其明知家人报警后呆在现场等候处理,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在审理中表示认罪、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三款、第五十六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陶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陶某某对原审认定的事实均予以认可。

再审中洋县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陶某某在明知其父亲陶某乙已向公安机关报警,仍在现场等待,民警在对其实施抓捕时没有反抗行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其行为应认定为自动投案,依法构成自首,应从轻处罚。

原审查明的事实及原审中经过质证的证据,经本院再审核实无误,均予以确认。

经再审查明,2015年9月2日10时2分,洋县公安局溢水镇派出所接到陶某乙的报警电话称其儿子陶某某将孙子陶某甲打死了,民警赶至案发现场发现陶某某在自家场院里坐着,民警核实了陶某某的身份后将其带至派出所,期间陶某某没有反抗行为,后陶某某如实供述了基本案件事实。上述事实有洋县公安局溢水派出所到案经过予以证明,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再审认为,被告人陶某某遇事偏激,出于对生活悲观绝望,将亲生婴儿摔死,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洋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其所犯罪名成立;被告人将无辜的婴儿摔死,其作案手段残忍,依法应从重处罚。其明知家人报警后呆在现场等候处理,公安机关对其实施抓捕时没有反抗,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在审理中表示认罪、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审未认定其行为构成自首,认定事实有误,应予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一款、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洋县人民法院(2016)陕0723刑初10号刑事判决主文,即被告人陶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二、被告人陶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9月2日起至2028年3月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赵永恒

代理审判员  张荣琴

人民陪审员  刘王成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李松芮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