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赵小强、张成元等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等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3-27 10:04发布

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吕刑再初字第1号

原公诉机关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别名二丢),农民。2003年因犯盗窃罪被中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2009年4月9日在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投案,同月12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现在临汾监狱服刑。

辩护人李芳,山西语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张成元,农民。1996年因犯敲诈勒索罪被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2009年4月8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现在汾阳监狱服刑。

原审被告人薛候兵,农民。2001年10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2009年4月9日在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投案,同月12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犯{{DB}}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现在汾阳监狱服刑。

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农民。2009年4月9日在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投案,同月14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DB}}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现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赵志洪,农民。2009年5月4日被新疆自治区富蕴县公安局抓获,同月19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5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现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赵鹏飞,农民。2009年4月28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现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赵某甲(别名儿童),农民。2009年4月9日在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投案,同月12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现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赵某乙(别名疙瘩瘩),农民。2009年4月9日在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投案,同月12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现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李某甲(又名李旭兵),农民。2001年11月因犯抢劫罪被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2009年4月17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窝藏罪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窝藏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现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宋某(又名宋侯宝),农民。2009年5月24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免予刑事处罚。

原审被告人张某甲(又名张飞飞),农民。2009年5月24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本院免予刑事处罚。

原审被告人张某乙(又名张三三),农民。2009年4月8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窝藏罪被本院免予刑事处罚。

原审被告人李某乙,农民。2009年4月7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9月10日,因犯窝藏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原审被告人薛某甲(又名薛侯利),农民。2007年1月31日因敲诈勒索被离石区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2009年4月7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3月20日因病被本院取保候审。2010年9月10日,因犯窝藏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原审被告人薛某乙(又名薛飞飞),农民。2009年4月8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7日被离石区公安局取保候审。2010年9月10日,因犯窝藏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原审被告人雒某(又名雒守江),农民。2009年4月8日因涉嫌犯窝藏罪被离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6日被逮捕,2010年1月22日被吕梁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0年9月10日,因犯窝藏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李某甲、宋某、张某甲、张某乙、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DB}}罪、窝藏罪一案,本院于二0一0年九月十日作出(2010)吕刑初字第12号刑事判决。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又于2015年2月3日作出(2015)吕刑监字第1号再审决定,对本案提起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了本案。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薛养然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及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的辩护人李芳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原审经审理查明,2008年以来,被害人杨某(又名李艳龙)曾多次向被告人吕二林借钱未还,2009年3月又向吕提出借5万元钱遭到拒绝,便多次辱骂吕二林。2009年3月26日12时许,被告人吕二林在其离石办事处给高某打电话时,被害人杨某抢过高的电话再次对吕二林辱骂,被告人吕二林便产生了伤害被害人念头,随即让当时也在其办事处的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某乙、赵某甲及刘利强(在逃)将杨某的眼睛弄瞎。当听说杨某驾车驶往临县方向时,被告人吕二林即带领上述五被告人及刘利强由刘利强驾驶吕的陆虎越野车向临县方向追去,同时给张艳峰(在逃)打电话让其带人过来帮忙。吕二林等追到临县黄家沟附近路段时,看见杨某乘坐的本田飞渡车返回离石方向,就安排被告人赵小强等追上杨某,找个地方对杨实施殴打,而后吕二林下车坐班车到临县城瑞江宾馆。赵小强等掉头追赶杨某的同时给张艳峰打电话,让张驾车往方山县大武方向走,注意并跟踪上杨某的车。张艳峰联系上被告人赵鹏飞、赵志洪,谎称要去临县办事,让被告人李某乙驾驶张的尼桑轿车一起去临县,当行至方山县大武附近路段时,发现杨某乘坐的本田飞渡轿车正往离石方向返,就让李某乙掉头跟上,一直跟至离石区团结路的新时空网吧跟前,李某乙下车离开。张艳峰见杨某下车后相跟两个年轻人上了二楼的新时空网吧,就打电话告诉了被告人赵小强,并给了被告人赵鹏飞、赵志洪每人一把匕首,让二被告人跟上赵小强等人伺机作案。被告人赵小强等人接到电话后随即赶到新时空网吧附近,赵小强带领被告人张成元、薛候兵、赵某乙、赵某甲、赵鹏飞、赵志洪到新时空网吧寻找杨某,在网吧门口发现杨某正往出走,被告人赵小强一把抱住杨某,并持西餐刀在杨脸部捅了一刀,接着在杨胸、腹部乱捅,被告人张成元持剪刀在杨胸腹部、背部乱捅,被告人薛候兵持砍刀对杨乱砍,被告人赵志洪、赵鹏飞也持匕首对杨捅刺,被告人赵某甲用拳头对杨实施殴打,被告人赵某乙拿上网吧的电脑键盘去干扰围观和要拉架的人群。尔后,七被告人先后逃离现场,杨某被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杨某系锐器刺创致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案发后,被告人吕二林安排被告人李某甲与其司机郭小伟(在逃)到吕梁市人民医院打探杨某的伤情,得知杨某死亡的情况后,被告人李某甲和郭小伟驾驶李的白色霸道车将被告人吕二林从临县送到太原,交给吕8000元现金资助其逃跑;被告人赵小强、赵某乙、赵鹏飞相跟上张艳峰逃至离石区七里滩一个体诊所给打架时受伤的赵小强、赵鹏飞包扎伤口,张艳峰给被告人李某乙打电话让送其去太原,李驾驶自己的本田轿车将被告人赵小强、赵某乙、赵鹏飞及张艳峰4人送到太原帮助逃跑;

被告人张成元因打架时受伤到离石区人民医院治疗,当得知杨某受伤严重的情况后,便给被告人薛某甲打电话,让薛送其到太原躲藏,薛驾驶自己的微型五菱面包车和被告人张某乙、薛某乙相跟上将张成元送到太原市被告人雒某处疗伤、躲藏,被告人薛某甲又于同年4月1日将张成元接回离石,在被告人张某乙租赁的吕梁电视台家属院一地下室内躲藏,并给张买药继续治疗。期间,被告人张某乙又以自己的身份证为张成元办理了储蓄卡、手机卡,供其使用。被告人张成元在太原雒某处躲藏、治疗期间,雒得知张成元因打架受伤并将对方打死的情况下,仍帮助张治疗,并给张租房帮其在太原躲藏;被告人薛某乙在送张成元到太原的途中已经知道张因打架受伤,且是因为怕公安机关抓捕才到太原躲藏的,仍跟随到太原照顾张治疗。

本院原审另查明,2008年3月31日13时许,被告人吕二林得知临县车赶乡堡上村村民赵还顺、赵缠贵、赵银宝、赵奴贵、赵引照、赵贵照等人到临县县政府上访,遂带领被告人赵小强、薛候兵及刘利强、张艳峰驾车到临县东峁村路段堵截,并电话通知被告人李某甲及杨伟(另案处理)帮忙,被告人李某甲即带领被告人宋某、张某甲及任伟(现在逃)驾车赶到临县东峁路段,和后来驾车赶到的杨伟等人一起将赵还顺、赵缠贵等人所乘面包车强行拦截并挟持到临县神峪沟村路边,被告人赵小强、薛候兵、宋某、张某甲及张艳峰、任伟等持镐把对赵还顺等人进行殴打,致赵还顺等6人均不同程度受伤。经法医鉴定,赵还顺右手、右腿构成轻伤;赵缠贵右髂部损伤构成轻伤;赵银宝左腿部损伤构成轻伤。2009年3月3日14时许,临县电力公司职工刘勤旺在临县瑞江宾馆院内倒车时,将李某甲车牌号为北K71600别克商务车尾部碰撞,被告人李某甲即持木棍、宋某徒手与郝志强(又名宝儿,在逃)一起对刘勤旺进行殴打,致刘受伤住院治疗。经法医鉴定,刘勤旺全身软组织挫伤占体表面积6.4%以上及冒状腱膜下血肿,构成轻伤。

本院原审还查明,2006年秋,被告人吕二林伙同张卫勤、刘峰峰(均在逃)、高某(另案处理)在临县车赶乡尧则坡村薛候兵家中开设赌局,召来附近村庄的王有福、王文明、樊连照、杨伟等20余人以“跌头钱”的方式{{DB}},设赌十余天,从中抽头13万余元。期间雇用被告人薛候兵及吕海珍在赌场帮忙。

本院原审认为,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等人受被告人吕二林的指使伤害被害人杨某时,不计后果竟持砍刀、剪刀、西餐刀、匕首等工具,对被害人进行了捅刺砍击,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吕二林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吕二林、赵小强、薛候兵、李某甲、宋某、赵晓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赵还顺、赵缠贵、赵银宝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李某甲、宋某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刘勤旺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上述两起故意伤害案,案发后各被告人积极赔偿被害人并达成调解协议,得到被害人的谅解或不予控告,可依法对各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李某甲、张某乙、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明知他人系犯罪嫌疑人而分别为其提供帮助逃跑或提供隐藏处所或帮助疗伤,其行为均已构成窝藏罪。被告人吕二林以营利为目的,伙同他人聚众{{DB}},被告人薛候兵提供{{DB}}场所并从中帮忙,其行为均已构成{{DB}}罪。被告人赵小强、薛候兵、吕二林、李某甲均一人犯数罪,应依法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在故意杀人犯罪中均起了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予以处罚。被告人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在故意杀人犯罪中,均起了次要或辅助作用,均系从犯,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吕二林在{{DB}}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薛候兵在{{DB}}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吕二林带被告人赵小强、薛候兵、赵某甲、赵某乙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及同伙的犯罪事实,五被告人均属自首,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赵鹏飞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有立功表现,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害人杨某对本案的发生有明显过错,可酌情对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乙从轻处罚。审理中,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委托他人与被害人的亲属就附带民事赔偿达成调解协议,并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判处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依法对四被告人宣告缓刑。被告人赵小强、赵志洪未捅过被害人的辩解与查明的事实在案的证据不相符,辩解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意见,经查,上述被告人虽受被告人吕二林指使去伤害杨某眼睛,但追上杨某后,上述被告人竟不计后果,手持西餐刀、匕首、剪刀、砍刀等工具围住被害人进行乱捅、刺、砍致被害人身受30余处伤,对被害人的死亡持放任态度,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间接)的构成要件,均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辩护理由不充分,不能成立,本院均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有理部分予以采纳。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综合考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百一十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赵小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张成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8日起至2022年4月7日止);(三)被告人薛候兵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犯{{DB}}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9年4月8日止。所处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四)被告人吕二林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DB}}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5年4月8日止。所处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五)被告人赵志洪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5月4日起至2014年11月3日止);(六)被告人赵鹏飞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28日起至2013年4月27日止);(七)被告人赵某甲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2年4月8日止);(八)被告人赵某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1年4月8日止);(九)被告人李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17日起至2010年10月16日止);(十)被告人宋某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十一)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十二)被告人张某乙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8日起至2010年10月7日止);(十三)被告人李某乙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十四)被告人薛某甲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十五)被告人薛某乙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十六)被告人雒某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十七)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西餐刀一把、匕首一把、菜刀三把,依法予以没收。

再审过程中,原审被告人赵小强辩解他抱住杨某,用西餐刀捅杨的眼睛时,杨躲开了,他没有捅上杨,应按故意伤害定罪,量刑过重。

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的辩护人认为,本案中被告人赵小强的犯罪动机是伤害而非杀人,认定被告人赵小强在被害人杨某胸、腹部乱捅,这一情节证据不足,在案证据也不能证明被害人杨某的致命伤为赵小强所致,被害人杨某之致命伤由谁造成不能确定。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杨某有明显过错。案发后,被告人赵小强主动投案自首,对被害人家属进行了积极赔偿,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原审被告人赵小强有诸多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对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的量刑过重。

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被告人赵小强虽然前期没有指挥作用,但在从楼下到楼上作案过程中起到了引领作用,原审被告人曾供述拔出刀来捅过被害人,共同犯罪中不需要证明每一个人捅刺的具体部位。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的量刑应与其他原审被告人有所区别。

本院再审查明,2008年以来,被害人杨某(又名李艳龙)曾多次向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借钱未还,2009年3月又向吕提出借5万元钱遭到拒绝,便多次辱骂吕二林。2009年3月26日12时许,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在其离石办事处给高某打电话时,被害人杨某抢过高的电话再次对吕二林辱骂,被告人吕二林便产生了伤害被害人念头,随即让当时也在其办事处的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某乙、赵某甲及刘利强(在逃)将杨某的眼睛弄瞎。当听说杨某驾车驶往临县方向时,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即带领上述五原审被告人及刘利强由刘利强驾驶吕的陆虎越野车向临县方向追去,同时给张艳峰(在逃)打电话让其带人过来帮忙。吕二林等追到临县黄家沟附近路段时,看见杨某乘坐的本田飞渡车返回离石方向,就安排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等追上杨某,找个地方对杨实施殴打,而后吕二林下车坐班车到临县城瑞江宾馆。赵小强等掉头追赶杨某的同时给张艳峰打电话,让张驾车往方山县大武方向走,注意并跟踪上杨某的车。张艳峰联系上原审被告人赵鹏飞、赵志洪,谎称要去临县办事,让原审被告人李某乙驾驶张的尼桑轿车一起去临县,当行至方山县大武附近路段时,发现杨某乘坐的本田飞渡轿车正往离石方向返,就让李某乙掉头跟上,一直跟至离石区团结路的新时空网吧跟前,李某乙下车离开。张艳峰见杨某下车后相跟两个年轻人上了二楼的新时空网吧,就打电话告诉了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并给了原审被告人赵鹏飞、赵志洪每人一把匕首,让二原审被告人跟上赵小强等人伺机作案。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等人接到电话后随即赶到新时空网吧附近,赵小强带领原审被告人张成元、薛候兵、赵某乙、赵某甲、赵鹏飞、赵志洪到新时空网吧寻找杨某,在网吧门口发现杨某正往出走,原审被告人赵小强一把抱住杨某,并持西餐刀朝杨脸部捅刺一刀,因杨避让未刺中。其余原审被告人则一拥而上,将杨打倒在地,原审被告人张成元持剪刀朝杨乱捅,原审被告人薛候兵持砍刀对杨乱砍,原审被告人赵小强也持西餐刀捅杨,被告人赵志洪、赵鹏飞持匕首对杨捅刺,被告人赵某甲用拳头对杨实施殴打,被告人赵某乙拿上网吧的电脑键盘去干扰围观和要拉架的人群。尔后,七原审被告人先后逃离现场。杨某被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杨某系锐器刺创致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原审认定原审被告人吕二林、赵小强、薛候兵、李某甲、宋某、赵晓飞故意伤害赵还顺、赵缠顺、赵银宝致3人轻伤的犯罪事实,认定原审被告人李某甲、宋某故意伤害致刘勤旺轻伤的犯罪事实以及原审被告人李某甲、张某乙、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明知他人系犯罪嫌疑人而分别为其提供帮助逃跑或提供隐藏处所或帮助疗伤的犯罪事实均有据可证,各原审被告人在原审中均供认不讳。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上述关于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对被害人杨某的犯罪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主要证据所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证言

(1)证人高某的证言,证实2009年3月26日中午12时许,他接到了杨某的电话,杨想借他的车去临县,他见到杨某时其相跟的两个后生。后他收到吕二林发的短信,让给吕回电话。他就给吕打通电话,刚说了两句,杨某一把把他的电话抢过去,对吕说:“你欺负我哩”吕说:“我怎么欺负你”,他边听边调转过来,下了车和吕说话,杨某驾驶他的车就走。电话中,他对吕说,杨某驾驶上他的车到临县三交去了。后他给临县的建荣打电话。建荣开着他的“悦达起亚”过来,他俩一起去追杨某。追到黄家沟时,见杨某驾车往离石方向走。他拦住坐在后座上。杨说他回家看孩子去了,说去三交。他们一直走到鼎江门口,杨要去鼎江,他停了一下打算劝杨回去睡觉。于是又到了晋剧团门口,把杨某3人放下。他驾车就离去了。过了一、两个小时医院的朋友给他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杨某,并说被人砍了在医院,他就到了市医院,杨某已经不行了。

(2)证人秦某证言,证实2009年3月26日他和杨某、辛某驾驶高某的车从临县过来离石到了团结路新时空网吧转了一圈,正要下楼时,赵小强一伙人将杨某和他围住,要打杨某,他就赶紧跑下楼在一个小饭店拿了一把菜刀往网吧返,跑在网吧一楼菜刀就掉了,他又跑出去在一个五金门市部拿了两把菜刀。跑到网吧一楼和二楼中间时见赵小强他们一伙往下跑,他怕挨打,就拿菜刀乱砍了几下,结果没砍上一个人。他们全跑了,他就把菜刀扔下,跑上楼照应杨某,等他上去后见杨某全身是血,在地上爬着。

(3)证人辛某的证言,证实2009年3月26日中午12时多,杨某要他和秦强强与杨相跟上回临县去。之后,杨某联系的高某的车,高某不让他们驾驶高的车走,他们3个强行驾驶高某的车到了临县湍水头村,杨某看了他女儿,后高某给杨某打电话说要车,大约下午15时左右,高某坐他朋友的悦达起亚车到了临县湍水头找到他们3人,高某驾驶该车载他们3人往离石走,大约3点半,车到了离石怡花园旁,之后高某驾车离去。他们3人到跟前新时空网吧准备上网,见人多,往出返时进来一群陌生人拦住他们3人,其中一个胖的男子把杨某用匕首拦住并拉到网吧外面,他和秦强强看见不妙,可能会打架,他俩就跑到网吧外面的路上去找杨某的朋友。大约在30秒之后秦强强到了网吧门口,秦强强在楼道里捡到一把菜刀,秦强强叫他上了网吧门口,他俩把杨某抬到网吧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把杨某送到市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杨某身上不停地流血,杨什么话也没有和他们说。

2、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照片说明,证实案发现场的详细情况。

3、鉴定结论

(1)山西省公安厅公(晋)鉴法物字(2009)295号法医物证鉴定书,结论:①在送检不锈钢弹簧折刀上可疑血迹中检出人血,为混和血,其DNA基因型中包含有死者杨某的DNA基因分型;②在送检不锈钢西餐刀上可疑血迹中检出人血,为混和血,其DNA基因型中包含有赵鹏飞的DNA基因分型。

(2)离石区公安局公(离)鉴(尸体)字(2009)025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结论为死者杨某系锐器刺创致双肺及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4、其他证据

(1)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北大街派出所工作情况证实,2009年4月9日上午8时25分,该所接110指令称,烟台商检局门前有一犯罪嫌疑人要投案自首。该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经了解,要投案自首的犯罪嫌疑人叫吕二林,其交代了2009年3月26日伙同薛候兵、赵小强、赵某乙、赵某甲等人在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团结路的新时空网吧楼道内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经讯问吕二林,吕二林交代其同伙薛候兵、赵小强、赵某乙、赵某甲现住在山西省烟台市莱山区黄海城市花园岚园1号楼601室,并且其同伙薛候兵、赵小强、赵某乙、赵某甲均想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在犯罪嫌疑人吕二林的带领下,该所民警在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黄海城市花园岚园1号楼601室内将犯罪嫌疑人薛候兵、赵小强、赵某乙、赵某甲抓获。

(2)新疆自治区富蕴县公安局抓获证明证实,2009年5月4日,该局接到山西吕梁市离石区公安局协查通知,吕梁市离石区公安局上网追逃的一名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可能潜逃至该县。该人名叫赵志洪,男,汉族,1984年8月13日生,身份证号码:××,在逃编号:T142302130002009040069。接警后,该局刑警大队民警**、罗勋即对上述情况展开侦查,确定该嫌疑人确在该县,在可可托海镇喀德布特水电站工地宿舍内将赵志洪抓获。经对比,确认赵志洪系山西吕梁市离石区公安局上网追逃嫌疑人,并于当日送富蕴县看守所羁押。抓捕中,未遇犯罪嫌疑人反抗。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赵小强2009年4月10日供述,2009年3月26日中午约1时许(时间记得不太清楚),他和吕二林、张成元、刘利强、薛候兵、儿童(又名赵某甲)、疙瘩瘩(又名赵某乙)、在离石桥头街吕建家属院(二楼)吕二林的洗煤厂的办公处。吕二林突然将他们叫上,说要到临县去。后听见吕二林不知给何人打电话,说杨某骂他嘞。现开的葛坻(真名叫高某)的本田飞渡车。他们便相跟上,由刘利强驾驶吕二林的陆虎越野车,吕坐在前面,他们坐在后面往临县走。吕二林告诉他们,杨某骂他哩,眼瞎了,见了杨将杨的眼弄瞎。他们行至大武附近时,见吕又打电话联系张艳峰,让张也出来到临县(帮忙打杨某),后在黄家沟路段,碰见杨某驾驶银灰色无牌本田飞渡车向离石方向走。吕二林便下了车,说洗煤厂有事,让他们跟上杨某,到合适的地方打。他们调头跟上飞渡车到达大武附近时,见张艳峰的尼桑车也来了,便都跟上杨某的车到了离石。中途,他们没跟上,由张艳峰一直跟着杨某。到了离石后,他们联系了张艳峰,张说杨驾车到了团结路的一个网吧。他们便到了网吧跟前。张艳峰说杨某相跟2人到了网吧上面了。于是他拿上张艳峰给的一把水果刀,张成元拿的一把从办事处走时准备的剪则,候兵拿的一把砍刀,张艳峰还相跟的两个后生各持一把折叠匕首,儿童和赵某乙什么也没拿,便上了二楼网吧找杨某。不一会儿,杨某便从网吧玩出来,出门时,杨看见他们说,咱自家人,还要弄(打)我哩。他们便出门将杨围在楼梯拐角上。他上去准备一把将杨抱住,看他身上有什么凶器(听说杨身上有枪)。他们其他人都扑上来。他掏出水果刀准备捅杨的眼时,杨躲开,候兵他们将杨摔倒在地上。张成元用剪刀捅,张艳峰相跟两个后生也用匕首捅,其他人没看清楚怎么打,也顾不上看。杨喊得哇哇直叫,他们便从楼梯上跑下来,碰见杨某相跟的两个年轻人拿两把刀上来,他们躲开全跑出来,他和赵某乙及杨艳峰相跟的那青年(后来好像叫鹏飞)坐上杨艳峰驾驶的尼桑车逃到水利局下面的一个家属院。将车放在院内。出来打上出租车到了田家会的路上,逃跑中途,发现他腿上受伤了(他也弄不清是谁捅了他一刀),便在田家会附近的一个医疗所给他包扎了一下,缝了3针。

(2)被告人张成元的供述,2009年3月26日中午吃完饭正休息,吕二林不知道和什么人接了个电话后火的不行,叫上去了办事处的赵小强、薛候兵、刘赖虎、儿童、疙瘩瘩和他,而后他们驾车往临县方向驶去,在车上他才知道杨某在电话里骂吕二林了,吕要找杨报复。车行到临县黄家沟时吕下了车,而后刘赖虎又给张艳峰打了电话问情况,张艳峰告诉赖虎他在鼎江,他们到了鼎江后没有找到张艳峰,又联系时张艳峰说他在团结路,而后他们又赶到团结路下车找到张艳峰。张艳峰告诉他们,杨某上了网吧二楼。随后他们一伙人相跟上了网吧二楼,在上楼时他看到候兵手里拿着一把砍刀,赵小强手里也拿着一把刀子,上了二楼网吧正好碰见杨某从网吧后头来到前门,赵小强上前抱住杨某,他们一伙人围上去就打,打了不到半分钟他们就往楼下跑,跑时他看到张艳峰带来的两个弟兄每人手里拿着一把折叠刀。他们跑到楼底后,他与赖虎、候兵3个人在凤山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因为他的左腿受了伤到医院去包扎。到了区医院后薛候兵和赖虎有事先出去了,他们临走时联系了薛某甲和两个后生照顾他。他在医院输上液体后薛候兵打电话告诉他,杨某被打死了,让他赶紧换个地方看病。而后他叫上薛某甲把他往太原送。薛某甲驾驶自己的车拉着他,车上还有一个叫飞飞的,另一个叫不上来,另外一个是薛某甲的情妇三三,车行到吴城时他的腿流血过多身体支撑不住,他们下了高速在吴城医院包扎伤口后又去的太原。到了太原小井峪,他联系以前的朋友雒某,让雒帮他找地方输液看病,当晚他输完液体后又住雒某家中。第三天他让雒某和薛某甲给他租了一间房子,他在租的房子输了几天液体,每天让雒照应着。薛某甲帮租下房子后回了家不帮他打探风声,过了一两天后又上太原告诉他已经被离石公安局通缉了。他觉得太原呆不下去了就和薛某甲又回到离石,在薛某甲的情妇三三租的地下室住下。住下后他给薛某甲一万元让他帮忙办新手机,新卡,租房子,到了4月8日他被抓住。

(3)被告人薛候兵供述,2009年3月26日中午,他和赵小强、赵某乙、赵某甲、刘赖虎等人在吕二林的办事处吃午饭。吃完饭后他们几个在吕办公室外间坐着,吕接起一个电话进了里间,过了会吕从里间出来后就叫他们几个跟上吕回临县。当时他晓不得什么原因,他们一伙人出了吕的办公室坐上陆虎车驶往临县。在去临县路上吕一个劲的骂杨,在他们的车驶到临县黄家沟路段,吕指着对面过来的一辆飞渡车,说那就是杨某的车。而后让驾车的刘赖虎掉头跟上。在赖虎掉头时吕下了车不知干什么去了,他们几个人随后紧跟着杨某的车。在他们驾车跟杨某的车时刘赖虎给张艳峰打电话,让张艳峰注意跟踪那辆飞渡车(因为车是葛坻的),张艳峰当时在离石,接了刘赖虎的电话后从离石往临县走。在盛地收费站跟上杨某坐的飞渡车,之后一直跟到离石。张艳峰跟着杨某坐的车到了怡花园门口后,杨某领着两个后生下了车进了新时空网吧,张艳峰的车就在网吧门口停下等他们的陆虎车。他们接到张艳峰电话后,把车停到千家缘超市门口,而后下车,在二丢带领下往网吧直奔而去。他在下车时从陆虎车前座地板上拿了一把木柄砍刀揣在怀里。他们上网吧时第一个是二丢,他是跟在后面的。他们一起进网吧有六七人,他和二丢、赵某甲、赵某乙、张成元、另有两个青年(跟张艳峰的,他叫不上名来)。进了网吧杨某引着两个后生出来,二丢在门口拦住杨某,当时二丢搂住杨某,他们二人说了不到两句话就动手打起来。他们一起的几个人围住就动手殴打杨某。他当时拿的砍刀要砍杨某的身体,他扬了两次砍刀因为人多就把刀收起来。他看见张成元手拿一把剪刀捅杨某。张艳峰叫来的那两个后生手里拿着匕首之类的东西往杨某身上刺,赵某甲拿拳头打杨某,另外二丢手里也拿着一件东西捅杨某,没有看到赵某乙与其他人参与打斗。他们几个人围住杨某打了不到半分钟就开始撤退。他和张成元一前一后跑出网吧,出来后正好看见刘赖虎在门口站着,他们3个人顺着唐欣宾馆方向就跑,张成元在他前头跑的,跑了几步看见张腿上往出流血,他们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看到张成元的伤口(左小腿)流血厉害,他们就让出租车驶往离石区医院。他们让出租车过了石州桥而后沿滨河南路往西走到的区医院。在车行到教育学院附近时他把砍刀从车窗扔出去。到了区医院他和刘赖虎把张成元抬到医院急诊室。他就给李某乙打电话,让李到区医院照应张成元。而后他和刘赖虎打上出租车,在行到师范门口联系上赵某甲上了高速东口,正好有辆大巴车上太原,他们3人坐车上了太原。到太原后当晚他和刘赖虎、赵某甲3人在太原建设路附近的一个小旅馆住下,次日他们3人把手机全扔了,刘赖虎在自己卡上取了10万元,而后3人坐班车到了河北石家庄,到了石家庄他用在太原办的新卡给他老婆通了一次电话(时间是晚上八九点),他们在石家庄一家桑拿呆了两天后又到了山东威海。到了威海刘赖虎买了两张新卡联系吕二林,他们3个人在威海住了四五天后,刘赖虎与吕取得联系,而后他们到了青岛,当时赵某乙、二丢、赵某甲、张艳峰也在青岛。他们全部人员在青岛会面后又转到烟台,到烟台吕二林租了一套房子他们住下,到烟台后的第三天投案的。

(4)被告人吕二林的供述,2008年自从杨某从看守所出来以后经常跟他要钱,不给的话就要找他闹事。从2008年到2009年他先后几次给了杨几万元。在出事的前半个月以前,杨某又打电话跟他要钱,他让人拿的1000元钱给杨,杨嫌少。在出事的前两三天,杨又给他打电话让他到体育馆要见他,他到体育馆院内,杨某说要做个生意没钱让他给杨垫5万元钱,他说没有。杨某从衣服里掏出有二尺长的土枪对准他让他小心着,说完以后,杨开上车就走了。3月26日中午吃完饭,他正在离石桥头凤山底建工招待所二楼他租的房子里,给临县的高某打电话,打不通,又给高某发了个短信。一会,高某回过电话来,他和高某正说中间,杨某抢过高某的手机对他说:“不服气的话我到你的住处找你。”并骂了他几句。电话断了以后有几秒钟。高某又给他打过来电话说杨某把高的本田飞渡开上从临县方向走了。他当时心里想:与其杨找他,不如他主动找杨收拾杨。当时刘赖虎、赵小强、薛候兵、疙瘩瘩、儿童都在他的住处。他就对他们说了他的想法。于是他们几个人都坐上他的“陆虎”越野车。赖虎驾驶着,他坐在前面,其他人坐后面往临县方向追。坐上车以后他们先到鼎江商务宾馆找杨某,去以后杨某不在。他让到在临县车赶乡开的洗煤厂去。于是他们往临县方向走。走到临县黄家沟煤矿附近时。不知车上谁说了句:“那不是艳龙”他就让停下车,他下了车去洗煤厂,他们几个人调转车头去跟杨某,他坐上班车回洗煤厂,走到钟底村下了班车。觉得一个人回去也办不了事,就又坐上班车往离石走。快到离石时,记不清是谁给他打了电话说他们把杨某给捅了。他问捅的厉害不厉害。那个人说晓不得。后他就回了临县,让李某甲把他送到太原,后又坐了一辆货车到了河北石家庄,在一桑拿里住了几天又到了青岛住了一晚上,又到了烟台。联系上刘赖虎,当时赖虎与薛候兵、儿童相跟着,赖虎又联系上张艳峰,张艳峰与赵小强、疙瘩瘩相跟着来了烟台。他在烟台以每月2000元的租金租了一处高层的房子,然后办了3张烟台的卡,给了赖虎一张卡,他用办的其中一张卡打电话给公安局,后在烟台一派出所自首。

(5)被告人赵志洪供述,2009年2月,他在方山县因{{DB}}欠钱较多,就没有敢回去,就到朋友张艳峰所在的离石去玩,随便想找个活干。张艳峰是自己租房子住。他就住宾馆。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张艳峰给他打电话让他到新华街上的一个网吧前玩。他就去了。他到网吧门前看到张艳峰,张身边还有三四个人。他们说准备到网吧内去。当时还没有说要打架的事。他们几个人就往网吧内走。他也就跟在后面,这时从网吧内走出3个人。一出门见一伙人围着一个人用刀子捅。这时他就从裤子口袋内拿出折叠刀,打开后不小心将刀子掉在地上。他正低头捡刀子时,不知是谁在他脸上划了一下。他感觉是刀子。他摸了一下左侧眉骨部位,流血了。他捡起刀子就跑。

(6)被告人赵鹏飞供述,2009年3月26日中午12时许,他和同村的赵志洪在离石团结路新时空网吧打台球玩。张艳峰给他打手机,让他们到凤山底大桥上,说有事。他俩过去后,张艳峰坐的他的黄色尼桑轿车(车牌号为CM037)过来。由一个叫李某乙的后生开着。他俩上车后,张便从车工具箱内拿出两把弹簧折叠刀。给他和赵志洪一人一把,说要打一个人,看张的眼色行动。张打人时让他们也打。于是李某乙开上车,张艳峰让到临县。在路上,张一个劲地与其的老大吕二林通电话。得知我们要打的一个人坐一辆飞渡车,没有车牌。碰见的话赶紧跟上。当他们至唐坪附近时,看见从临县方向驶来一辆本田车。张艳峰让李某乙掉头跟上往离石返。他们跟到离石进城后,那辆本田飞渡车在鼎江门口下了一个人。沿龙凤街拐到团结路。张让他下车打出租车跟上。结果他下车后打不到出租车。张艳峰坐的车一直跟着。不一会,跟吕的二丢那些人开吕的陆虎车过来接上他。他指引他们到了上述团结路新时空网吧楼底附近停着。他见陆虎车上有6人。车上放着砍刀、钢管等东西。有个叫疙瘩瘩的要拿钢管,其他人说那东西太大,不要拿。他们过去见了张艳峰后,张艳峰说让赵志洪到网吧看了,要打的那几个人在网吧嘞。张艳峰让他和赵志洪跟上二丢他们去网吧。他们一共7个人上了网吧,见那个人相跟两个年轻人从网吧往出走。二丢第一个跟上出去。他们随后,那两个年轻人下了楼,二丢将杨某堵在楼道角上并一把抱住,手拿一把水果刀之类的刀子朝杨面上捅,他们一伙便一涌而上,将杨打倒在地上。他用匕首在杨的腰部捅了两刀,不知怎么,他的指头上也被划破了,便退开。一个叫张成元的拿一把剪刀在杨的背上捅,那个叫薛候兵的拿的砍刀砍,其他人没看清。不一会杨某喊了两声,他们一伙便从楼上跑下来。中途和杨某相跟的其中一个人拿把菜刀砍了二丢一下。并在他们面前挥了一下,他们便跑到张艳峰车上。疙瘩瘩也随后上了车,见李某乙不在车上了,由张艳峰开上车就跑。后到了水利局家属院。当时二丢腿上也被捅了一刀,流血嘞。张艳峰将车停下打出租便到了七里滩一个小门诊部给二丢包扎。当时,张艳峰给李某乙打电话,让开车到那里接他们。春宇开的他的黑色本田车到了后,接上他们从吴城上高速准备到太原。结果车多上不了高速,他便和二丢、疙瘩瘩步行上了高速口,春宇和艳峰又开车返到离石上高速。他们到了高速上,赵小强让他和其坐班车先走。让疙瘩瘩等艳峰他们。他们便拦了一辆到太原的班车走了。他们走到清徐后,艳峰他们追了上来,他们又乘春宇的本田车上了太原。先给他包扎了,便住了宾馆。次日,二丢和疙瘩瘩为他们在太原五一路租了一套房子。他们便住下。

(7)被告人赵某甲供述,2009年3月26日中午1点左右,他在吕二林建工招待所二楼办事处的沙发上正睡觉时,张成元把他叫起来说走,到临县三交弄杨某去。他起来问怎么回事,听见吕二林说杨某和四丢在三交闹事了,现在就在三交了。随后刘利强驾驶吕二林的黑色陆虎车(晋A×××××),吕二林在前面坐着,他和赵小强、薛候兵、赵某乙、张成元在后排座位上坐着,走时,薛候兵在办事处拿了一把一尺来长的不锈钢砍刀,赵小强拿了把水果刀,张成元拿了把剪子。在车上吕二林说让他们见了杨某打就对了。没事,出了事吕担着。他们走到临县黄家沟附近时,看见葛坻的银灰色飞渡车迎面过来。因为在他们去三交前,吕二林因有事给葛坻打电话时,杨某接起电话,电话中两个人互骂了一顿。这时看见葛坻的车后,便知道杨某在车里了。吕二林让停下车,让他们追上杨某去打。说完吕便下了车。随后刘利强便驾驶车跟上杨某的车,结果杨某一路没停车,到了离石龙凤街鼎江门口时,杨某坐的车停了一下。便一直跟到团结路新时空网吧门口时,看见杨某相跟的两个年轻人下了车后,那辆飞渡车便走了。打开以后,他和赵某乙光顾找和杨某相跟的那两个人了,他没注意其他人是如何动手的。

(8)被告人赵某乙供述,2009年3月26日中午,他和赵某甲、张成元、薛候兵、赵小强、刘赖虎、吕二林在离石吕二林的办事处吃完饭后,不知是杨某给吕二林打的电话还是吕二林给杨某打的电话。通完话以后吕二林说:杨某骂他哩。赵小强就说,咱教训一下杨。他当时在卧室里。他们都在客厅里,赵小强喊他让走,他问怎么了。赵小强说:“走你的吧,麻烦甚哩”几个人坐在吕二林的陆虎车里由刘赖虎驾驶,先到了鼎江门口,杨某不在鼎江。赵小强说:走哩,在三交了。于是,他们上车往三交方向走。走到刚出了黄家沟时,正好吕二林的洗煤厂给吕二林打电话说有事。吕二林就下了车。他们就掉头跟杨某。赵小强给张艳峰打了电话让跟上杨某的车。到了离石城杨某车前边走,张艳峰开的车跟在后。他们的车又在张艳峰后面一直跟着到了新时空网吧。鹏飞说杨某上了网吧。他们几个就跟上去。刚进网吧,杨某相跟的两个人出来了。他们几个就打杨某。相跟的那两个人跑到楼底。张成元拿的一把剪刀,赵小强拿的一把不锈钢匕首,该站在门口,见网吧里的人涌到门口看,他在柜台上拿起电脑的键盘挥舞了一下,把这些人吓开。等他转过头来时,见他们全走了,该就往出跑。等他们打完往楼下走时,碰上那两个人拿的菜刀上来了。看见他们拿菜刀就砍。他躲开就往出跑。

6、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李某甲、李某乙、薛某甲、张某乙、薛某乙、雒某的出生年月日等身份情况。

7、调解协议、补偿协议以及本院(2010)吕刑初字第12-1、2号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书,证实该案附带民事部分已作调解处理并得到被害人的谅解。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等人受原审被告人吕二林的指使伤害被害人杨某时,不计后果持砍刀、剪刀、西餐刀、匕首等工具,对被害人进行捅刺砍击,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原审被告人吕二林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吕二林、赵小强、薛候兵、李某甲、宋某、赵晓飞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赵还顺、赵缠贵、赵银宝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李某甲、宋某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刘勤旺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上述两起故意伤害案,案发后各原审被告人积极赔偿被害人并达成调解协议,得到被害人的谅解或不予控告,可依法对各原审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原审被告人李某甲、张某乙、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明知他人系犯罪嫌疑人而分别为其提供帮助逃跑或提供隐藏处所或帮助疗伤,其行为均已构成窝藏罪。原审被告人吕二林以营利为目的,伙同他人聚众{{DB}},被告人薛候兵提供{{DB}}场所并从中帮忙,其行为均已构成{{DB}}罪。原审被告人赵小强、薛候兵、吕二林、李某甲均一人犯数罪,应依法数罪并罚。本院原审认定以上原审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成立,本院再审予以确认。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了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予以处罚。原审被告人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了次要或辅助作用,是从犯,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在{{DB}}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原审被告人薛候兵在{{DB}}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可依法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带原审被告人赵小强、薛候兵、赵某甲、赵某乙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五原审被告人均属自首,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赵鹏飞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有立功表现,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害人杨某对本案的发生有明显过错,可酌情对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乙从轻处罚。审理中,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吕二林、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委托他人与被害人的亲属就附带民事赔偿达成调解协议,并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斌曾因犯罪被判刑,仍不思悔改,继续作案,可酌情从重处罚。根据原审被告人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判处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依法对四被告人宣告缓刑。原审判决对原审被告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李某甲、张某乙、宋某、张某甲、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及其他影响量刑情节事实的认定正确,本院再审予以确认。原审判决对原审被告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李某甲、张某乙、宋某、张某甲、李某乙、薛某甲、薛某乙、雒某的定罪量刑适当,依法予以维持。

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及其辩护人所提其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意见,经查,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张成元、薛候兵、赵志洪、赵鹏飞、赵某甲、赵某乙虽受原审被告人吕二林指使去伤害杨某眼睛,但找上杨某后,上述原审被告人竟不计后果,手持西餐刀、匕首、剪刀、砍刀等工具围住被害人进行乱捅、刺、砍致被害人身受30余处伤,对被害人的死亡持放任态度,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间接)的构成要件,均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其辩解及辩护理由不充分,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被告人赵小强有关其抱住被害人杨某并持西餐刀捅刺杨眼部,杨躲避未刺中的辩解,及其辩护人有关原判认定被告人赵小强在被害人杨某胸、腹部乱捅,这一情节证据不足,在案证据也不能证明被害人杨某的致命伤为原审被告人赵小强所致的辩护意见,与原审被告人赵小强侦审中供述、赵小强所持凶器西餐刀痕检鉴定结论,即检出其同伙赵鹏飞DNA基因配型、赵鹏飞供述其手指作案中被划伤、作案后曾包扎等证据相互印证。故本院原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赵小强持西餐刀在杨脸部捅了一刀,接着在杨胸、腹部乱捅”一节事实缺乏充足证据支持,认定事实错误,应予纠正。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及其辩护人的该项辩解和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鉴于原判决对涉及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参与共同故意杀人犯罪的部分犯罪事实认定错误,结合考虑本案系因被害人杨某强行向原审被告人吕二林借钱,吕二林安排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等人对杨实施伤害行为而引起;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在前期没有指挥作用,虽在作案过程中起了主要作用,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被害人杨某的致命伤为原审被告人赵小强所致及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其他影响量刑的情节,原审判决对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判处无期徒刑量刑过重,应予改判。原审被告人赵小强及其辩护人有关原判决对被告人赵小强量刑过重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百一十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三十七条、第七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10)吕刑初字第12号刑事判决的第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项,即“被告人张成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8日起至2022年4月7日止);被告人薛候兵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犯{{DB}}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9年4月8日止。所处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被告人吕二林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DB}}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5年4月8日止。所处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被告人赵志洪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5月4日起至2014年11月3日止);被告人赵鹏飞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28日起至2013年4月27日止);被告人赵某甲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2年4月8日止);被告人赵某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11年4月8日止);被告人李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17日起至2010年10月16日止);被告人宋某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张某乙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8日起至2010年10月7日止);被告人李某乙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被告人薛某甲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被告人薛某乙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被告人雒某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西餐刀一把、匕首一把、菜刀三把,依法予以没收”;

二、撤销本院(2010)吕刑初字第12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被告人赵小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原审被告人赵小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4月9日起至2023年4月8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李 月

审 判 员  李侯虎

人民陪审员  武建伟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刘 慧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