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赵东海故意杀人罪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21-03-27 09:46发布

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四刑再字第2号

原公诉机关吉林省四平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女,1976年3月28日出生,汉族,住双辽市。系被害人伍某1妻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伍某2,男,2011年7月28日出生,汉族,学生,住双辽市。系被害人伍某1儿子。

法定代理人王某1,系伍某2之母。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2,女,1941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双辽市。系被害人伍某1之母。

诉讼代理人艾晓平,双辽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原审被告人赵东海,男,1977年2月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个体户,住吉林省双辽市。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3年10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辩护人苏国山,吉林军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赵东河,男,1979年8月6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个体户,住吉林省双辽市。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3年10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四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朱万华,男,1980年6月18日出生,满族,高中文化,农民,住吉林省双辽市。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3年10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7日被逮捕。2014年6月20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霍岩平,吉林霍岩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吴爽,男,1984年9月2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吉林省双辽市。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3年11月14日被逮捕。于2014年6月20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邢立平,男,1976年8月1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吉林省公主岭市。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3年12月18日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2014年1月15日被逮捕。2014年6月20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吉林省四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东海犯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赵东河犯故意杀人、吴爽、朱万华、邢立平犯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4日作出(2014)四刑初字第30号刑事判决。判决生效后,被害人妻子王某1不服,向本院提起申诉。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吉林省四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延余出庭履行职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原审被告人赵东海及其辩护人苏国山,原审被告人赵东河,吴爽,邢立平,原审被告人朱万华及其辩护人霍岩平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3年10月25日上午10许被告人赵东海在双辽市××屯陈某家中{{DB}}。被害人伍某1带人来到陈某家,因琐事与赵东海发生口角并厮打,致赵东海轻微伤。赵东海遂打电话给被告人吴爽,让吴爽将赵东海从被告人邢立平处所借并存放吴爽处的单管猎枪送到被告人赵东河家。赵东河携带单管猎枪驾驶出租车与赵东海会合后,赵东海携带其从朱万华处借的双管猎枪,乘坐赵东河驾驶的车辆来到陈某家。赵东海持枪闯入室内,被害人伍某1见状,跳窗户逃至院中,赵东河端枪不让伍某1靠近,赵东海追至院中,照伍某1头部射击一枪。致被害人伍某1颅骨骨折、脑挫裂伤、重度颅脑损伤而当场死亡。作案后,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逃离现场,当晚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吴爽于2013年11月14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被告人朱万华、邢立平分别于2013年10月26日、12月18日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庭审举证、质证如下证据予以证实:

1、现场勘查、检查笔录,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吉林省双辽市××村及现场情况。

2、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及照片,证实死者伍某1被猎枪的枪弹打击造成颅骨骨折、脑挫裂伤、小脑挫裂创致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系他杀。

3、司法鉴定意见,证实赵东海头面部、胸部、左手之损伤程度评定为轻微伤。

4、枪支检验意见,根据实验结果,送检的二支长枪应以火药为动力源;具有杀伤力。

5、指认现场笔录,证实赵东海指认故意杀人现场情况。

6、指认遗弃枪支现场照片,证实赵东海杀人后将枪支遗弃具体地点情况。

7、破案经过,证实2013年10月25日10时许,派出所接到双辽市××屯村民陈某报警称:双辽市××乡村民赵东海用枪将伍某1(伍某1)打死在陈某家中。接到报案后,派出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并向刑警大队汇报。接到报案后,刑侦大队立即对此案展开侦查,并确定双辽市××乡村民赵东海有重大作案嫌疑。侦查人员立即开始工作。在公安机关强大的攻势下,赵东海在当天22时许到公安局投案自首,并如实交待了在2013年10月25日10时许,在双辽市××镇陈某家用双管猎枪将伍某1打死的犯罪事实。

8、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赵东河于当天19时许到公安局投案自首情况。

9、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赵东海在同村的张某1家用张某1的手机给××乡派出所所长打电话投案自首。在公安机关的讯问下,赵东海如实供述了自己开枪打死伍某1的犯罪事实。

10、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吴爽于2013年11月14日在双辽市××乡被刑侦大队抓获,被告人吴爽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1、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被告人邢立平于2013年12月18日10时主动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12、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朱万华于2013年10月26日13时主动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13、扣押清单,证实2013年10月26日,工作人员在被告人赵东河的指引下找到单管猎枪,现将赵东河所持该枪支扣押。

14、扣押清单,证实2013年10月26日,工作人员在被告人赵东海的指引下找到双管猎枪,将赵东海所持该枪支扣押。

15、电话详单,证实伍某1、吴爽、赵东河、赵东海手机通话情况。

16、户籍证明,证实被害人伍某1、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吴爽、邢立平、朱万华的自然情况。

17、车辆照片,证实赵东海逃跑时所用车辆。

18、证人陈某的证言:开枪打伍某1时我没在场,2013年10月25日上午九点多,我媳妇徐某和胡老五、胡老大、李会计(他大名叫啥我不知道)、金某、侯四宝子(叫啥我不知道)、董某他们在我家西屋靠南的桌子上推牌九,崔某、闫某在一边看热闹。九点半左右,赵东海就开车来我家了,进屋后他就坐在胡老五旁边,给了五百元钱,在胡老五那挂了一棒,我就到院里西房山喂狗去了,我看见两个男的把闫某拽到屋门口,我就奔那去了,那俩人没打闫某,就和他说钱的事,我也没听清,这时我听屋里有动静,我就进屋了。进屋后我看见伍某1正在我家西南角那用手打赵东海,打在他的脸上和胸部。在这时候,和外面拽闫某那两个男的也从外面进屋了,进屋后看见伍某1在打赵东海,那两个男子都上去打赵东海去了,其中还有一个高个男子用我家的塑料凳子打赵东海。当时我和崔某拉架,小个那男的就出去了,回来后手里好像拿了什么(我没看清)打赵东海的腿部和胸部。又打了几下他们就停手了,赵东海往外走,伍某1还说你要不服,以后到双辽找两个小嘎子扎你,赵东海就开车走了,伍某1接着骂胡老五你别岁数大就装犊子,我们看见伍某1的脑袋出血了,我就领着他和他一起来的那两个人一起上医院去处理去了。处理完伤口伍某1开车拉着我们回到我家,他们把车停在院门口就进屋了,我就去前院周某1家呆着。在周某1家呆了10来分钟,我媳妇就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出事了,我回家一看伍某1在院里趴着,到跟前一看已经不行了,当时边上围着不少人,他们说是赵东海开枪打的,我就给派出所王某3所长打电话报案又给医院打电话了。

19、证人崔某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10点左右,我开着我的红色桑塔纳轿车到双辽市××村陈某家,看见有几个人在陈某家{{DB}},当时我就认识赵东海,我就在旁边看热闹,我待了大约10多分钟,看见院里来了一辆白色的CRV车,我看见是双辽市的伍某1,和伍某1一起来的有两个20左右岁的男子,进屋后伍某1就骂赵东海,之后还打赵东海,和伍某1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子也动手打赵东海,伍某1用头撞了赵东海的面部一下,当时就把赵东海的嘴撞出血了,伍某1的头也撞破了,我看他们打起来我就上去拉架,别人拉架他们就骂拉架的人。后来不知道伍某1从哪拿出一把锥子,扎赵东海的腿部几下,最后让我们给拉开了,伍某1当时不让赵东海走,我就上去劝伍某1让赵东海走,最后伍某1让赵东海走了。我就跟伍某1说快去诊所包扎一下头部去,伍某1就和他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子开车走了,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他们三个又开车回来,当时把车停在了陈某家的大门口,伍某1就进屋来了,当时我和伍某1在陈某家的东屋里面唠嗑,没过几分钟,我就看见陈某家院里进来一辆出租车,车当时停在距离屋门口一米多远的地方,我就看见赵东海从出租车的副驾驶位置下来了,当时赵东海手里面还拿了一把枪,伍某1看见后就起身从东屋往西屋跑,我当时也没跟伍某1走,就一直在东屋里面待着,这时我就听见“咣”的一声,我从东屋的窗户看见伍某1趴在陈某家院里了。这时屋里面的人就都开始往外跑,我当时还看见赵东海拿枪去追和伍某1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子。我看人都跑了,我就出去上我的车准备回家,车刚打着火,就看见赵东海过来了,过来后赵东海跟我说让我把车给他,我当时看赵东海挺激动的,我就下车把车给赵东海了,赵东海上车就往南走了。

20、证人周某2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上午10点多,我和吕某碰见伍某1。伍某1让我俩和他去农村,我俩就上了他的车,伍某1开车,我俩坐在后面,我们大约在10点左右到了那个地方,伍某1把车直接开到院里,下车后我和吕某去趟厕所,之后就进屋了,伍某1指着一个人告诉我俩把他拽出去,我俩就把这个人拽出去,拽出北门后我打了他一个嘴巴,我俩就让他走了,我俩又进屋看见伍某1正在和一个人打仗,我俩就上前帮着伍某1打那个人,我和吕某、伍某1刚开始就用拳脚打他,我打了他几下后,就被别人劝开了。我看见伍某1头顶部出血了,我们三个给伍某1看病,没有血清,我们就回{{DB}}那家了,我们进屋在那看热闹,过了10来分钟,我们就看见一台夏利车进院停在屋门前,挨打的那男的从车上下来,手里拿了一把枪,我看见他拿枪下来,大伙都奔后窗户往外跑,我也跟着奔窗户往外跑,伍某1奔哪跑的我没看见,吕某是和我一起从后窗户跑的,我们跑出100多米,就听{{DB}}那家方向“嘭”的一声响,我就想这是放枪了,我们就没敢回去,又跑了一段,在路边打了一台出租车就回家了。我没有用锥子扎他。我就看见伍某1攥着拳头照这个人的腿打了几下。

21、证人吕某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8点30分左右,当时我和周某2一起,看见伍某1开车路过,让我俩上车,我俩就上了伍某1的车,当时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周某2坐在了后座上。上车后伍某1就说让我俩跟他走,他领我俩去农村吃小鸡去。当时我和周某2也没说什么,之后伍某1就开车走,到××镇街里下道,把车停在一个院子里面。他就下车自己进屋了,我和周某2下车后上了趟厕所才进屋。进到西屋里看见伍某1正在和一个男子(身高在170厘米左右,中等身材,皮肤较黑)吵吵,伍某1看我和周某2进屋了,就让我俩把这个男子拽出去,我俩就把这个男子拽到屋外面,在往外面拽的时候,周某2打了那个男子一下,我记得是打在了那个男子的脖子上面,随后有一个男子(应该是这家的主人)在后面跟着也出来了,就在中间拉着,说有啥话好好说之类的话,我和周某2又回屋去了,刚进屋就看见伍某1和另一个男子厮巴在一起了,我就和周某2上去把那个男子给拽开了,拽开后那个男子还要上,我就用脚踹了那个男子一脚,之后又用拳打了那个男子一下,我就停手了,周某2和伍某1也动手打那个男子,旁边有挺多人都在拉架,这时也不知道是谁用塑料凳子打那个男子一下,当时我和周某2在一旁看着,旁边拉架的人把伍某1拉开了,拉开之后伍某1就问我和周某2刚才让我俩拽出去的那个男子呢,我说不知道,好像是跑了,伍某1说出去看看去,我们三个就从屋里面出去了,在外面看了一圈就回来了,进屋后伍某1又冲上去打那个男子,那个男子当时坐在凳子上,双手抱着头部,伍某1用拳头打那个男子的腹部,打了几下后伍某1就用锥子扎了那个男子两下,都扎在了腿上,之后伍某1就停手了,周围的人就劝挨打的那个男子走,那个男子也没说什么就走了。有人就说伍某1的头受伤了,我和周某2就跟着伍某1去一个卫生所包扎去了,在卫生所那个大夫还问是怎么弄的,伍某1当时说是磕的。包扎完之后伍某1领着我和周某2又开车回到了刚才那个院子里,伍某1把车停在了院子外,下车时我看见伍某1手里拿了一把卡簧刀,我和伍某1进到了东屋,周某2自己进西屋了,在屋里面有两三个男子,伍某1就在屋里唠嗑,我从东屋出来去西屋找周某2,这时我看见有一辆夏利出租车从院门进来直接停到了外屋门的门口,当时距离门大约3米左右,刚才挨打的那个男子从车的副驾驶下来了,手里面还拿了一把枪,从夏利车的驾驶位置上也下来一个男子,手里面也拿了一把枪。伍某1这时从东屋到西屋来了,进屋伍某1就告诉我和周某2跑,这时我看见伍某1手里还拿着刚才的那个卡簧刀,但刀是合着。我就和周某2从西屋后面的小屋窗户跑了,我和周某2跑了大约200米左右,我就听见“嘭”的一声,我就往后面看,看见了刚才挨打的那个男子在后面追我和周某2,那个男子跑了几步就回去了。我就和周某2一直跑到县道上,打个车就回双辽了。

22、证人徐某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上午9点多,我和老胡头(叫啥我不知道)老胡头他大哥、老胡头他们屯的会计、金某、侯四宝子(叫啥我不知道)、董某他们在我家西屋推牌九,崔某在一边看热闹。九点半左右,赵东海来我家,进屋后他就坐在老胡头旁边看热闹,没过多长时间,伍某1领两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就进屋了,进屋后伍某1就用手指着在牌局旁边看热闹的闫某说,把他给我拽出去,和伍某1一起来的两个男子就把闫某拽出屋去了,至于拽到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之后伍某1说赵东海欠他钱之类的话,一边说一边往赵东海那走,走到赵东海边上就把赵东海给抱住了,他一只手抱着赵东海一只手打赵东海,具体打的什么地方我没看见。在伍某1打赵东海的时候,和伍某1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子也从外面进屋了,进屋后看见伍某1在打赵东海,那两个男子都上去打赵东海去了,其中还有一个男子用我家的凳子打赵东海。当时在我家屋里的人都上去拉架,我就起身上我家东屋去了。待了几分钟听见西屋没什么动静了,我就回西屋去看看,看见赵东海在凳子上坐着,嘴上有血,还有伍某1和他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子,还有崔某,其他的我就没看清都有谁了,我就听有人在劝伍某1。我一看都停手了,就上我家后屋,在我往后屋走的时候我看见赵东海从西屋出来了,到我家院里开车就走了。我就上我家西屋的小屋去待着了。在那听见西屋里面的人都在说刚才打架的事情,还有人说伍某1的脑袋出血了,上医院去处理去了。但具体说什么我没听清。过了不长时间,我看见伍某1领着那两个男子又回来了,在我家东屋里面具体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过了10多分钟,我看见和伍某1一起的那两个男子用脚踹我家西屋的后窗户,之后就跳窗户跑了。我以为赵东海在我家挨打后去报警,警察来我家抓赌来了。我就起来站在西屋小屋的门口从西屋的窗户往外看,我看见赵东海在我家院的东侧面朝西站着,手里面拿着一把枪,枪口正对着伍某1,伍某1在赵东海西侧,面朝西南方向,在我家院门口停着一辆车,但具体是什么车我没看清,在车旁边站着一个男子,手里面拿着一个东西,这时我听见一声枪响,伍某1就倒地上了。当时我就蒙了。我在屋里面待了2分钟就从西屋出去了。走到我家外屋门口时,赵东海正从我家外屋门窗户往里面看,赵东海看见我了转身就往外走了。我一看我家屋里和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我就赶紧给陈某打电话,让他快点回来,说家里出事了。回来在伍某1边上看一眼,陈某说伍某1好像不行了,陈某就报警,之后又给医院打电话了。

23、证人胡某1的证言:当时我和金某、侯某、徐某在陈某家西屋玩“推牌九”,我和李某坐在胡某2的身后,这时赵东海就进屋了。进屋后赵东海就坐在胡某2边上了,我就听赵东海问我弟弟是赢还是输,我弟弟跟赵东海说输了五千多。赵东海就从他兜里面拿出500元钱给我弟弟了,说是要入股,之后赵东海就坐我弟弟边上看。没过几分钟从外面进来三个男子,他们具体说什么我也没听,我就听见最后那三个男子指着赵东海说“你妈的你在这躲着呢,”赵东海说那钱都还完了,其中有个领头的男子说不是因为那个事之类的话,其他我就没听清,我就看见那三个男子开始打赵东海,刚开始那三个男子把赵东海按到凳子上面,用拳脚打,我看见他们打起来了,我就上前去拉架去了,也没拉开,我就从屋里面出来上外屋去了。我在外屋待了三四分钟,看见打赵东海的那三个男子和赵东海都从屋里面出去了,我就又进西屋了。我进屋看见刚才在一起玩的那几个人都在屋里。我们几个人就又在屋里面玩“推牌九”了。玩了20多分钟,我们听见陈某家的后窗户响,看见有人从后窗户跑了,我认为抓赌的来了,我起身就往后窗户跑,从陈某家后窗户出去就回家了。我是后来听说在陈某家赵东海开枪把人打死了的。

24、证人金某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上午9点多,我到我屯陈某家溜达,看见老胡头(叫啥我不知道)、老胡头他大哥、老胡头他们屯的会计、侯四宝子(叫啥我不知道)他们在陈家西屋待着呢,我到后我们就在靠南的桌子上推牌九,还有几个人一边看热闹,九点半左右,赵东海来了,他拿出500元钱放在老胡头那,没过多长时间,伍某1领两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就进屋了,进屋后伍某1就用手指着在牌局旁边看热闹的一个人,让和他同来的两个年轻男子把那人拽出去,之后伍某1又和赵东海说话,具体说什么我没听清,伍某1就和赵东海打在一起,我就跑到陈家后屋了,一会打仗停了,我们几个接着又玩。过了10多分钟,我看见和伍某1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子把陈家西屋的后窗户踹开之后跳窗户跑了。我一看那两个男子跑了,我就起来从西屋小屋的窗户往外跑,我听见一声响。事后才知道赵东海开枪把伍某1打死了。

25、证人胡某2的证言:我和金某、侯某、徐某在陈某家西屋玩“推牌九”,这时赵东海就进屋了,坐我边上了,赵东海问我是赢还是输,我跟赵东海说输了五千多了。赵东海说要跟我入股,之后就从他兜里面拿出500元钱放我手里面了,之后赵东海就坐我边上看。没过几分钟就从外面进来三个男子,进屋后他们具体说什么我也没听,我就看见那三个男子开始打赵东海,刚开始那三个男子把赵东海按到凳子上面,用拳脚打,我看见他们打起来了,我就起身去外屋去了。我在外屋待了三四分钟,看见打赵东海的那三个男子和赵东海都从屋里面出去了,我就又进西屋了。我们几个人就又在屋里面玩“推牌九”了。玩了20多分钟,我们听见陈某家的后窗户响,当时都认为抓赌的来了,我起身就往后窗户跑,从陈某家后窗户出去就回家了。我是后来听说在陈某家赵东海开枪把人给打死了的。

26、证人侯某的证言:我和金某、侯某、徐某在陈某家西屋玩“推牌九”时,一个男子(身高在170厘米左右,较瘦)就进屋了,就坐在了胡某2身边,我听见他跟胡某2说什么要入股之类的话,我还看见他给胡某钱。之后就坐在胡某2身后看热闹,没过几分钟就从外面进来三个男子,进屋后他们具体说什么我也没听,我就看见那三个男子就开始打坐在胡某2身边的那个男子,我看他们打起来了,我就出去了,我看见刚才打人的那几个人开车走了,接着被打的那个男子也开车走了,我就又回陈某家西屋去了,我们就又在屋里面玩“推牌九”了。玩了20多分钟,我就听见有人说抓赌的来了,我起身就往后窗户跑,从陈某家后窗户出去就回家了。

27、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的事实与侯某的证言证实的事实基本一致。

28、证人张某1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晚上将近10点赵东海到我家,说他在××那里被人打了,之后他用枪把人打伤了。他要投案自首,问我怎么办,我说“你必须投案自首”,之后赵东海用我电话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说他在我家,他要投案自首,挂电话后赵东海说派出所所长马上就到。我俩就在我家等派出所的人来,之后派出所的车到了,把赵东海带走了。

29、证人王某4(被告人赵东海妻子)的证言:2013年10月25日早上8点多我丈夫赵东海开车走了,11点多给我打电话说和人打仗了,走了,他的车现在在××镇街里,让我找人去取。我找我父亲去把车取回来了。大约12点多,赵东河到我父亲家,说伍某1把我丈夫打了,我丈夫打电话把赵东河找去,赵东河就拉我丈夫到一家放局子的家里,我丈夫是拿两把枪去的,进院后我丈夫拿一把枪就进屋去找伍某1,伍某1把窗纱用刀划开就从屋里跳出来,出来后伍某1就拿刀奔赵东河来了,赵东河从后座拿了剩下那把枪就朝伍某1比划,这时我丈夫从屋里出来就给了伍某1一枪,一下就把伍某1打那了。我丈夫和我说过以前{{DB}}时欠别人钱,欠谁、欠多少我不知道,伍某1曾向我丈夫要过钱。

30、证人王某1(被害人伍某1妻子)的证言:10月25日中午12点左右,我妹子王某5给我打的电话说伍某1出事了,说伍某1和别人打仗了。伍某1今天早上8点多走的,没说出去干什么去,也没说出去干啥去。王某5给我打电话后我就去派出所了,听说伍某1被人用枪打了,就去××镇一屯子一家院里。伍某1趴在窗户南边几米远的地上,大伙说人已经不行了,我听大伙说是一个名叫“赵海”的人打的。

31、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赵东海于2011年年底曾管我借过6万元钱,在三个月前赵东海把钱还了。我跟伍某1闲聊时说赵东海欠钱,伍某1就记住了,碰到赵东海他就要,要来钱也不会给我。

32、证人梁某的证言:那天10点左右,陈某领着三个男子到卫生院找我,让我给其中一个男了(40多岁,身高在170厘米左右)打血清,我说没有血清,那个男子说消毒就行,我就用酒精棉帮那个男子把头部出血的地方擦了擦。我问他用不用包扎一下,他说不用就走了。伤口在头顶正中间,是一道横着的伤口。

33、证人何某的证言,证实朱万华在什么地方弄的枪不知道,枪有没有子弹、枪放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34、证人邹某的证言:2012年11月或者12月份左右一个下午,邢立平打电话说一会赵东海来取东西,让我给他开门,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赵东海自己来的。我给他开门。他进屋后就到西屋去了。拿出一个丝袋子就走了。我不知道装什么。

35、证人房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时赵东海经常上我家那边去{{DB}},我们就认识了,我不知道赵东海有枪,我有三把枪,其中有一把猎枪。子弹我买的都是塑料弹壳的子弹。

36、证人孙某的证言:2013年的春天的一个下午了,刘某给我打电话问我以前从鞭炮里面扒的火药还有没有了。我说有,他说一会取点去,我说你来吧,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刘某和一个男子(赵东海)就到我家来了,他把赵东海跟我介绍了,说赵东海想要点火药打野鸡用,我就进我家开的修理部屋里的一个柜子上面拿下来一个铁盒,把铁盒里面的火药都倒在一个塑料袋里面给赵东海了。

37、证人刘某的证言:2013年的春天,赵东海找到我管我要火药说要打野鸡。我问从鞭炮里面扒出来的火药行不行,他说行。我就给孙某打电话把这事说了,孙某同意了,赵东海拉着我找孙某去了。到了孙某家,孙某从他家土房一个柜子上面拿出来一个铁盒,将那里面的火药全倒出来了,倒在一个塑料袋里面,之后赵东海开车就拉我回来了。

38、被告人赵东海供述:2013年10月25日上午9点钟,我给朱大华打电话,问他在哪,他说在陈家玩呢,我就开车去陈家,到那看见有几个人在西屋“推牌九”,有胡老五、陈某、闫某还有几个不认识,崔大波在旁边看热闹,我还在胡老五那入了500块钱股,过了20多分钟,我看见院里来了一个白色CRV越野车,伍某1从车上下来,他还领了四五个男的进屋了,伍某1看见闫某就问:“你那钱何时还?”闫某说:“打完苞米给”。伍某1还问:“给多少啊?”,闫某说:“给两万三万。”伍某1告诉和他同来那几个男的“把他拽房后去,打他”。那几个人就拽闫某往外出,我这时和伍某1说:“三哥来了”。伍某1说:“你妈的,还有你一个。”他就来把我拽住,用他的脑袋撞了我鼻子和嘴一下,和他同来的那几人也打我,用拳脚和板凳打我,旁边陈某和崔大波拉仗,伍某1和他同来的一个大个(身高180厘米左右)回车了,然后他俩又回来每人拿个锥子扎了我的左大腿外侧几下,接着又踢了我几下,伍某1说:“今后见你面就打你,到双辽让小嘎子用刀扎你,就是法律严,要不到你家打你,让你装逼”。陈某和崔大波就劝伍某1放我走,他就让我走了,这样我就开我的宝马车回家,走到快到某大道时,我感觉肋骨疼,我就用我的手机给吴爽打电话,让他把我的单管猎枪给我弟弟送去,之后我又给我弟弟赵东河打电话,说我被伍某1打了,赵东河就让我回家,我说等会吴爽把枪给你送去,你就拿枪来找我来,之后我就等我弟弟,在等我弟弟的时候我下车从我车的后备箱里把一把双管猎枪拿出来放到了车副驾驶位置上。过了20分钟左右,我弟弟开一辆夏利出租车过来了,我就下车把我车上的那把枪放到了我弟弟的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之后我就把我的车调过头来,我开车往前开,等我把车开出了这村后我把车停下了,从我自己的车上下来上我弟弟的车了,坐在他车的副驾驶位置上,我看见那个单管猎枪放在我弟弟车的后座上面,我就跟我弟弟说你跟我车走,我就下我弟弟的车,把我的车开到了××镇一个商店门前,之后我上我弟弟的车了,坐在副驾驶位置,我俩就去了陈家,我俩进到他家院里,我弟弟把车停在陈家屋门口,距离屋门口两米远,停车后我就把车门开开站在了车旁边,我看见伍某1从东屋往外走,手里面还拿了把刀,我就俯身把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双管猎枪拿起来了,伍某1看见我拿枪就又进到西屋里面去了,我就手里面拿枪跟着伍某1进西屋了,我刚进到西屋的走廊,伍某1进到西屋里面后又从西屋的窗户跳出来了,我就从西屋的走廊里面出来了,伍某1出来后就奔我弟弟去了,当时我弟弟在我们车的左后面站着,手里面拿着那把单管猎枪,伍某1拿刀就奔我弟弟去了,我就把我手里面的双管猎枪举起来照伍某1的上半身开了一枪,伍某1倒地了,我就上前去看了伍某1一眼,当时伍某1趴在地上,手里的刀被压在了身下,右手拿着刀把在外面露着,伍某1的头部和肩部都在动,之后我让我弟弟走,还让他把那把单管猎枪给扔了。之后我从陈家大门出来往西走,看见和伍某1在一起的那几个往西跑,我就在后喊“妈的,让你们跑”。之后我又回到陈家的大门口,在大门口碰见崔大波,当时崔大波刚要开车走,我就招呼崔大波让他送我走,他不送,我让他下车,开他车往南开,在开车过程中我给妻子王某4打电话,说我和伍某1干起来了,我用枪给他打了,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还跟我妻子说车我放在什么地方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把我电话、车钥匙扔了。我把车开到一个岗子上的苞米地里面,我在车上面待到下午16点多,想回家,就把车往开,到一对门前的时候,车抛锚了,我把车扔在那,下车步行往家走,路过张某1家我就进去了,跟张某1说了我跟伍某1之间的事,之后用张某1的手机给××乡派出所的所长打电话,说我是赵东海,要投案自首,在张某1家,所长让我等着,等了一会后我直接去道口等所长,没一会所长就来了,把我带走了。单管的猎枪是我在一个叫邢平的男子那借的,2013年春节后在一个家属楼拿回来的,当时吴爽和我一起去的。去之前我和邢平先说好了的,当时邢平没在家,是邢平的对象从他们屋的卫生间旁边的一个小屋里面拿出来的,枪用一个编织袋装着。这把枪在10多天前让吴爽借去了。双管的猎枪是一周之前我在朱大华那借的,我和朱大华一起去他的一个朋友家取的,这枪以前我也借过,我知道就是朱大华的。火药是春天的时候我在一个叫刘二的男子那要的,当时要了一方便袋。自行车的车珠子是我在一家卖自行车配件的商店买的,当时买了二十袋,一袋里面有一百颗珠子。炮子是今年春天管房某要的,当时要了一百多个,弹壳也是从房某要的,当时要了10多个。

39、被告人赵东河的供述:2013年10月25日上午10点多钟,我接到赵东海的电话,我听他说话动静不对,就问他怎么是不是和人干仗了,他说和伍某1干起来了,伍某1他们几个把他打了,我说那你就回来吧,他说一会回来,过了能有十来分钟,看他没回来,我就给他打电话,他说他在某地那,我问他怎么不回来,他说看伍某1从某地过不,我说我去看他。我就开着我的夏利车在某地那碰到他,他开着他的宝马车,他告诉我和他车走,我看见他嘴和鼻子都出血了,我就在后面开车跟着他的车,到去一个路口,他把车停下来,从后备箱那里那拿出两个猎枪,打开我的车后门把两个枪放在我的车后座,他把宝马车停在路西侧一家家电商店门口,就上了我的车,坐在我的副驾驶位置,他把后座的一个双筒猎枪拿在手里,枪管朝下,我看见他的手破了,我就和他说去医院包扎,开车往北走到医院他不下车,说去××屯,我说你拿枪去,咱俩全犯法,他说你到那不下车,和你没关系,我看他非得去,我就说去吧。这样我俩就到××屯我把车直接开到陈家屋门口,距离屋门有四五米远,他就打开车门,向屋里看了一下,接着他从车里拿出那个双筒猎枪,往屋里走,这时屋里的人就往出跑,我就看见屋里有个人拿个卡簧刀把里面的窗纱拉破后打开窗户跳了出来,他拿着刀奔我来了,嘴里还说着什么,我就下车回到后座把那个单筒猎枪拿了出来,拿着枪对着他,我说你别过来,他还奔我来,这时赵东海就从屋里出来,这个人看见赵东海端着枪从屋里出来了,这个人就跑,我哥就开枪了,打在他右侧后面,当时就倒地了,我看我哥开枪了,我就喊“谁是伍某1同伙快跑”。我哥让我开车和他去追,我说还追什么,你都打着一个了,他说你回去吧,还告诉我把枪扔了,我就开车往回走,走到某地那一个岗子的玉米地里我把那个单筒扔了,我就回到,然后给我嫂子王某4打电话,说我投案自首,我就来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我劝不住我哥,他非得让我去,我就认为他到那吓唬对方一下,没有想到他会开枪。

40、被告人吴爽的供述:2013年10月25日10点多钟,我接到赵东海的电话,说让我所枪给他送到××乡。我就开我的面包车回我自己家,把藏在我家屋被阁子里的枪和二发子弹拿出来,把枪放在我车里,子弹揣在衣服兜儿里。开车到村道口,当时没看见赵东海,我就给赵东海打电话问把枪给谁,他说让我把他给赵东河,还让我去××镇,他开车去,我说我得去双辽市办事去。我把车停在赵东河家门口,赵东河打开我副驾驶门,把放在副驾驶位置的枪拿走了。我把子弹也给了赵东河,赵东河上他自己的夏利往××镇方向去了。我也开车走了,期间给赵东河打电话,问了赵东河干什么去,他说没啥事,我问赵东河没事拿枪干啥啊,他跟我说赵东海让伍某1给打了。我说那拿枪去干啥啊,别去了。赵东河也没说什么。就把电话给挂了。当天晚上听说赵东海开枪把伍某1给打死了。我听赵东海说枪是邢立平的,是赵东海借的。这把枪在我家放过二次,一次是今年5月份的时候,放在我家10天左右,第二次是出事前四五天,除了枪还放我家二颗子弹。我还知道有一把双管的猎枪。就是平时我和赵东海出去打猎用。

41、被告人朱万华的供述:我来投案自首。我把我持有的一颗猎枪借给我朋友赵东海了,而赵东海拿着这颗枪杀人了,我借给赵东海枪有7-8天了,是立管的双筒猎枪,他说他想借枪玩玩,开始我不想借他,他在我家不走,晚上我俩一起吃饭喝酒了,喝完酒后他还说要借枪,我就不好意思了,让他开车拉着我去某镇里的一家门口停了,我自己穿过那家后院到我埋枪的地方把枪取了出来借给赵东海。藏枪因为我知道最近收枪挺严的,而且我们派出所长一再和我提过收枪的事,还发公告,我怕放在我家被搜出来,所以就埋起来了。我的猎枪是是1996年或1997年的时候,我瞒着家里人在一家卖枪的商店花2700元钱买的。我把枪用纸包好放在我家仓房的隐蔽处了,平时背着我的家人到仓房看一眼,后来我又把枪埋到一个地方墙外的地里了,我只是收藏不干别的。我没借给赵东海弹药,我也没有猎枪子弹。

42、被告人邢立平的供述:我来投案。因为我把我的单筒猎枪借给了赵东海。猎枪是十多年前我父亲(现在已去世)在内蒙收猪时拿回来的,2011年他去世后枪就在我手里放着。四、五年前{{DB}}时认识赵东海,我曾经向他要过猎枪子弹,他就知道我有猎枪了,向我借过几次这枪,我都没借,枪一直在我租的楼房里西屋墙角的丝袋子里放着,我朋友邹某有我钥匙。2011年11月或12月份的一天下午3、4点钟,赵东海又给我打电话说要借枪去打野鸡,我就答应他了,并告诉他枪在什么地方放着。我给邹某打电话说一会赵东海去取东西,让她给赵东海开门。下午四点多赵东海给我打电话说枪已经拿走了。两个来月前公安机关的人去我家找我,我才知道赵东海开枪打死人了。邹某不知道我有猎枪。前八、九年前我用过这枪打猎,这枪能射子弹。

原审判决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东海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赵东河故意杀人,吴爽、朱万华、邢立平非法持有枪支的犯罪事实,有庭审中核实的证据予以证实,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亦供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被告人赵东海与被害人伍某1因琐事发生口角,进而厮打,在厮打过程中,伍某1致赵东海轻微伤。事后,被告人赵东海找来赵东河,二人持枪至陈某家,赵东河持枪不让被害人靠近,赵东海持枪射击被害人头部,致伍某1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赵东海又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应依法并罚。被告人吴爽、朱万华、邢立平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应依法惩处。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故意杀人的行为系共同犯罪,赵东海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赵东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应依法惩处。鉴于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具有一定过错,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具有自首情节,故对赵东海依法从轻处罚,对赵东河依法减轻处罚。鉴于被告人朱万华、邢立平具有自首情节,吴爽、朱万华、邢立平犯罪情节较轻,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对三被告人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第一百二十八条【非法持有枪支罪】、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第二十六条【主犯】、第二十七条【从犯】、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自首】、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附加适用】、第六十四条【犯罪物品的处理】、第六十九条【数罪并罚】、第七十二条【缓刑条件】、第七十三条【缓刑期限】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赵东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赵东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三、被告人朱万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四、被告人吴爽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五、被告人邢立平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六、扣押的违法枪支依法予以没收。

经再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审一致。由于原审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

出庭检察员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赵东海的刑事责任;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赵东河的刑事责任;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吴爽、邢立平、朱万华的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原审被告人赔偿死亡赔偿金445492元、丧葬费21432元、伍某2生活费39830.78元、王某2生活费31864.62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

原审被告人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无异议。

赵东海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赵东海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好,系初犯,被害人有明显过错,应从轻处罚。

朱万华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本案是由于被害人对赵东海侮辱殴打引发,朱万华有自首情节,建议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对原审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吴爽、邢立平量刑适当。原审被告人朱万华非法持有的枪支被原审被告人赵东海用作作案工具,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朱万华非法持有枪支的行为不属犯罪情节较轻,不适用缓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赔偿死亡赔偿金445492元、伍某2生活费39830.78元、王某2生活费31864.62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诉讼请求不属刑事附带民诉讼赔偿范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应得到的合理赔偿丧葬费25779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第一百二十八条【非法持有枪支罪】、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第二十六条【主犯】、第二十七条【从犯】、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自首】、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附加适用】、第六十四条【犯罪物品的处理】、第六十九条【数罪并罚】、第七十二条【缓刑条件】、第七十三条【缓刑期限】、第三十六条【赔偿经济损失】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三)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14)四刑初字第30号刑事判决第一、二、四、五、六项,即被告人赵东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赵东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吴爽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被告人邢立平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扣押的违法枪支依法予以没收。

二、撤销本院(2014)四刑初字第30号刑事判决第三项,即被告人朱万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三、原审被告人朱万华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刑期自2016年9月9日起至2019年1月14日止。)

四、原审被告人赵东海、赵东河、朱万华、吴爽、邢立平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伍某2、王某2经济损失人民币25779元。其中,原审被告人赵东海赔偿15779元、赵东河赔偿4000元、朱万华赔偿3000元、吴爽赔偿1500元、邢立平赔偿1500元。各被告人互负连带责任。

(上述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给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张小雨

审判员  高振洲

审判员  李大卓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日

书记员  李 威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