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皑锋黄玉河相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30 14:54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1民终1683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皑锋,男,1977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玉河,男,1963年5月1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晓明,女,1969年11月5日出生,汉族,系黄玉河配偶。

上诉人李皑锋因与被上诉人黄玉河相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7)粤0111民初132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李皑锋向本院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李皑锋仅需赔偿维修费及一个月租金损失共约3000元,驳回黄玉河的其他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李皑锋已承担原物业的修补费用,其本人及家人在2017年1月至12月期间未在涉案房屋居住,期间未对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广花四路棠新街518号的商铺(以下简称518号商铺)造成持续性的渗水影响。李皑锋于2016年装修涉案房屋并入住,卢晓明因渗水联系李皑锋后,李皑锋积极配合维修,并于2017年1月初搬离该住所,电费清单可予证实。双方交涉的短信也可以证明,518号商铺的滴水情况是断续性的,李皑锋积极地拆开厨房地板进行补救,但因一直未找到漏水的确切位置,几个月间多次间隙性试水,不可避免有部分滴水。2.黄玉河陈述518号商铺租户因漏水而搬迁的情况与事实不符。518号商铺租户并非因漏水造成损失而搬离,而是因经济大环境差无法继续经营。3.黄玉河关于518号商铺在2017年3月1日至9月15日期间因漏水无法出租的陈述与事实不符。该商铺在纠纷期间一直有人居住,且在2017年9月多次补救,在未完全完成闭水施工的情况下,已有私人缝衣厂进驻并开工作业,这与黄玉河所述冲突,商铺未能出租与天花渗水毫无关联。4.卢晓明多次与原物业公司串通制造假证,李皑锋要求追究其作伪证的责任。黄玉河庭审前提出赔付50000元作为补偿,但均未能提出具体数额明细及请求标的,庭审期间提出近70000元损失毫无根据,其损失仅为疏通管道的人工费200元。

被上诉人黄玉河辩称,李皑锋在装修房屋期间损害他人利益,应承担相应责任,其上诉理由不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黄玉河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李皑锋:1.修复518号商铺进门口公共管道的漏水;2.赔偿黄玉河经济损失70000元;3.承担本案诉讼费和鉴定费。其中经济损失70000元包括:518号商铺及白云区广花路棠新街514号商铺(以下简称514商铺)租金损失36000元(518号商铺月租2500元,514号商铺月租1500元,均从2017年3月1日开始计算至开庭之日,即2017年11月30日止)、天花修复损失5000元、人工费损失9000元、精神损失费20000元。原审庭审中,黄玉河撤回天花修复损失5000元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黄玉河是518号商铺的使用人,李皑锋是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广花四路棠新街580号203房(以下简称203房)的使用人。前述518号商铺和203房分别由黄玉河和李皑锋所购得,黄玉河、李皑锋的房屋上下楼相邻。黄玉河称2016年11月初其接到518号商铺租户电话,租户称商铺天花有一处漏水,其出资聘请维修工疏通公用水管,但依旧漏水,物业检查后怀疑李皑锋装修后厨房防水没有做好,之后,其通过物业与李皑锋协商,李皑锋一直推脱至2017年1月才到518号商铺现场查看,并承诺春节后把厨房重新修整,2017年3月发现518号商铺天花又出现漏水现象,2017年8月底518号商铺就没有再漏水了,2017年11月16日518号商铺租户再次反映管道滴水,后来李皑锋将管道拧紧,至今未再出现天花漏水现象。黄玉河并提交2016年11月10日的收款收据一张,证实其为518号商铺疏通管道支付人工费200元。李皑锋称518号商铺漏水位置在203房厨房自来水给水管的位置,该给水管原是铁管,后因漏水换成PVC管,更换水管时没有做防水,其在2017年8月26日已经将漏水地方凿开,2017年9月20日左右将水管更换并重新做好防水,2017年11月16日黄玉河通知其518号商铺楼下漏水,这次不是原位置漏水,而是李皑锋厨房排水管往公共排水管排水的PVC管弯道处有滴水现象(该弯道位于黄玉河518号商铺的天花下),经检查是该管道封盖已经老化了且没有密封好,当天其去到518号商铺去将封盖重新拧紧,拧紧后,黄玉河至今没有反映518号商铺天花有漏水。经双方均确认真实性的短信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5月2日,一方(黄玉河)称:“李生,我是A518的业主,请你履行承诺,尽快维修你家里漏水的地方,现况已影响到我的经济收入”,“原来的漏水还没有处理,你周五回去住,如果情况属实,请立即维修,谢谢,至今我已经损失过万元了”,另一方(李皑锋)回复:“原来漏水的已经处理了,我们也想不明白哪里漏,在不用水几个月的情况下再漏水,只能说是以前藏的水”,一方(黄玉河)称:“你们一直没有处理,一直都在漏水,只是没人住才没水。今天说漏水的是另一个位置,上星期把天花拆了,才发现又多了一个地方漏水,现在地下还湿的。现在这种状态都是年前你装修完导致的,以前都没有”,另一方(李皑锋)称:“我们年前处理的厨房地板现在都没有封口,你可以上去看。我们专门几个月不回去住几个月,然后一直没有人说?”一方(黄玉河)回复:“我年前去找你,晚上一齐在518里查看漏水的地方.你当时说年后拆了重做防水,到目前也没见你动工。前2个星期有人住了一两天也漏水了。只是没见到谁回去住,今天说这个位置是在房子的中间,只是原来有天花,看不见水滴下来,现在天花拆了,水滴就出现在地下了”。2017年7月19日,一方(黄玉河)称:“还漏水”,另一方(李皑锋)回复:“之前不是有段时间不漏了吗”,一方(黄玉河)称:“自从去年你装修后这里就一直漏水,只是多少的问题。你前段时间处理过后是少了,但现又这样了,只能说还存在原来,你的邻居没有装修,我又上不去。现在都快一年,麻烦你赶紧处理好”,另一方(李皑锋)回复:“原因是隔壁的洗衣机水过来,正常来说,我们现在打开导水口,但还漏,也好无奈。只有过去继续在他对面做防水”,一方(黄玉河)称:“赶紧吧,就因为你装修完才这样,你要负责”。2017年7月30日,一方(李皑锋)称:“不好意思。由于前段时间外派.一直没时间去处理。委托人去验过,以为处理完了。我们半年前已经不在这房子住了,今天回来看到,还是有水迹。给多一个星期时间我吧,我叫人重新做过厨厕。对不起”。2017年8月27日,一方(李皑锋)向黄玉河发送现场图片,称:“应该这个星期就全部可以止水了。实在对不起。现在将原物业的楼板缝都拆开重新浇灌,希望能彻底解决问题”,另一方(黄玉河)回复:“希望你这彻底解决好漏水问题,以免再让我楼下蒙受巨大的损失”。2017年8月30日,黄玉河向李皑锋发送518号商铺漏水情况彩信。一方(李皑锋)表示:“我下午请个假再去看下。因为那洞说没补。旧患未愈,新伤又起。这次施工又引起另外一管渗漏。今晚再修补了一个可疑的管道,只能观察两天再补。实在对不起”,另一方(黄玉河)回复:“只能说你的房子无论水管和出排水管道包括防水都存在问题。从去年到现在我也通过各种方式告之你,你也不理会,你这声对不起我享受不起”,一方(李皑锋)称:“我们一直在找问题的,但每次补救都没彻底解决得了,主要是一开始施工时大意了”,另一方(黄玉河)回复:“去年就告诉你,要整个地面做防水,要找专业的装修人员做同时检查有没其他问题,你也答应过了春天整个地面重新做一次,结果年后你又反悔了还说不关你事。所以3月我的租客要求我赔偿,后来我退了2间铺的金额押金他才没叫我赔偿。租客去年9月开始租了我2间铺3年,因为你这样,你这声对不起我如何享受”,一方(李皑锋)称:“明天应该不用接水了。再接的话,我又要去隔壁屋找水源了。如果简单的地面防漏解决得了问题,也不至于现在凿开了整个厨房和厕所都解决不了。只能讲实际上是自来水换管施工造成的,他们换pvc管后没做防水。以前楼上没人在那用水,没有引起问题。我铺砖时比原来的地面高了几公分”。2017年9月13日,一方(黄玉河)称:“请问你哪完工了吗”,另一方(李皑锋)称:“没啊。厕所防水才刚开始做”,“十一前应该完全没问题了”。2017年11月16日,一方(黄玉河)称:“又漏水了”,另一方(李皑锋)向黄玉河发送管道图片,称:“请看图一的位置重新浇灌了,无漏水迹象。图二是原物业的隔臭弯的检查口有滴漏,原因有二,一是该口老化,二是之前你请云天物业清理时,没有回旋到位。今天拆开检查时,该检查口的螺纹已被暴力破坏变形”。

另,李皑锋表示其已对漏水处进行了修复,不申请对518号商铺天花漏水的原因进行鉴定。黄玉河亦表示不申请对518号商铺天花漏水的原因进行鉴定。

原审庭审中,黄玉河表示虽然2017年8月底518号商铺就没有发现漏水现象,但是李皑锋没有通知其参与试水试验,故其不清楚有没有修复完毕;因518号商铺天花漏水问题,导致共同租赁518号商铺及514号商铺的租户在2017年3月份停租搬走,其产生商铺租金损失,518号商铺租金2500元/月、514号商铺租金1500元/月,要求李皑锋支付其从2017年3月1日至原审庭审之日的租金损失共计36000元;其从2017年5月聘请保安住在518号商铺专门为其与李皑锋联系处理天花漏水问题至2017年8月底,其为此每月支付人工费1000元,要求李皑锋支付人工费损失9000元;其因涉案纠纷要求李皑锋支付精神损失费20000元。黄玉河为证实其产生租金损失,向原审法院提交了518号商铺、514号商铺的房屋出租合同、商铺租赁合同予以佐证。其中2016年9月1日的房屋出租合同显示黄玉河将518号商铺出租,租赁期从2016年9月1日至2019年8月30日,每月租金2500元;2017年6月25日的商铺租赁合同显示黄玉河将514号商铺出租,租期从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29日,每月租金1500元;2017年9月12日商铺租赁合同显示黄玉河在将518号商铺重新出租,租期从2017年9月15日至2018年9月14日,每月租金2500元。李皑锋抗辩称518号商铺漏水问题已经修复,如果再次出现漏水问题,属于其的责任,其愿意承担维修和恢复义务,不清楚黄玉河518号商铺退租的原因,518号商铺中确实有一个保安居住,其也是与该保安联系处理漏水问题,但是黄玉河并没有提交聘请的支付凭证,故不同意支付该费用,只同意承担黄玉河疏通管道人工费200元。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相邻关系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二条规定:“不动产权利人因用水、排水、通行、铺设管线等利用相邻不动产的,应当尽量避免对相邻的不动产权利人造成损害;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确定房屋漏水的原因以及黄玉河损失的具体数额。

对于房屋漏水的原因,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双方均表示对漏水成因不申请进行鉴定,应视为双方均放弃该项举证权利。本案中,从双方房屋的相邻关系、漏水及维修过程等因素考虑,原审法院认为,李皑锋确认漏水位置在其厨房自来水给水管位置,更换水管时没有做防水,之后将漏水位置凿开,2017年9月20日左右更换水管并重新做了防水工程后就不出现漏水现象。这说明在重新做防水工程之前,203房厨房、卫生间防水工程有所欠缺,可能导致流水渗透楼板,造成518号商铺天花渗漏水。现由于双方均不同意进行鉴定,导致具体原因无法确定。但依据日常生活经验可确定,203房厨房、卫生间的防水缺陷系518号商铺漏水的主因,对此,李皑锋作为203房所有权人应对2017年9月底之前漏水给518号商铺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李皑锋辩称其购买的203房楼层混凝土有重新浇灌的痕迹,并非开发商交付的原始楼板。物业公司对原来生锈的铁质水管更换成PVC材质的给水管时施工开凿了原始楼板,没有做防水处理,漏水原因并非其装修引起的,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但李皑锋作为203房的所有权人有义务对203房行使管理职责,故其该辩解意见不足以抗辩黄玉河的诉请,原审法院不予采信。现因李皑锋已经将漏水处修复,黄玉河亦确认518号商铺漏水处不再渗漏水,故在此情况下,黄玉河仅以其没有参与203房闭水实验为由,要求李皑锋继续对518号商铺漏水处进行修复,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黄玉河所主张的财产损失。首先,518号商铺租金损失问题,2016年9月1日起518号商铺处于出租状态,黄玉河表示承租人因518号商铺漏水在2017年3月停租。李皑锋虽不确认黄玉河商铺的退租原因,但是518号商铺原承租人停租时间在518号商铺发生漏水问题期间,且黄玉河通过短信与李皑锋沟通过程中,亦提到其租金损失情况,故综合全案情况,原审法院认定黄玉河518号商铺的租金损失属于2017年漏水所导致的损失。因李皑锋至2017年9月13日时仍在短信中表示施工未完成,黄玉河在2017年9月15日将518号商铺重新出租,故黄玉河的租金损失应从2017年3月1日计算至2017年9月14日,同时参考黄玉河2016年9月1日房屋出租合同中约定的租金金额,故李皑锋应赔偿黄玉河租金损失16166.67元。至于黄玉河主张其514号商铺损失,黄玉河未提供证据证明,故黄玉河主张李皑锋赔偿该商铺租金损失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其次,518号商铺因203房渗漏水受损,而黄玉河的人身权益并不因此遭受侵害,黄玉河主张李皑锋支付精神损失费用20000元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再次,黄玉河主张其为处理商铺漏水问题聘请保安与李皑锋沟通产生经济损失,但是黄玉河并未提交证据证实,且依据一般常理,房屋渗水并不会必然导致使用人专门聘请人员沟通处理,故黄玉河主张人工费9000元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李皑锋赔偿黄玉河经济损失16166.67元;二、驳回黄玉河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25元,由黄玉河负担1220.83元,由李皑锋负担204.17元。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综合双方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问题为原审法院确定的租金损失数额是否恰当。本院对此评析如下:原审法院综合双方房屋相邻、漏水及维修过程等因素,认定203房厨房、卫生间的防水缺陷系518号商铺漏水的主因,符合日常生活行为经验,且李皑锋也确认518号商铺漏水系其造成,故本院对原审认定的漏水原因予以确认,李皑锋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李皑锋虽主张518号商铺原承租人并非因漏水而退租,但未举证予以证明,且天花漏水对518号商铺的正常使用有一定影响,而该商铺原承租人退租(2017年3月)发生在天花漏水期间,黄玉河在与李皑锋短信沟通时也提到租金损失的问题,而李皑锋未对退租事实及原因提出异议,综合以上因素,本院对李皑锋的主张不予采纳。李皑锋在短信沟通中确认2017年9月13日203房施工尚未完成,即此时天花漏水仍影响518号商铺的正常使用,而黄玉河于同月15日将该商铺重新出租。原审法院确定租金损失期间为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9月14日,符合实际情况,确定的租金标准并无明显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李皑锋上诉主张仅赔偿一个月的租金,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无法弥补黄玉河的实际损失,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李皑锋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29元,由上诉人李皑锋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韩 方

审判员 庞智雄

审判员 李 琦

二〇一八年十月九日

书记员 董广绪

吴煜伦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