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刘大海、王向东故意杀人、寻衅滋事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3-26 09:06发布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0)冀刑再终字第6号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沧州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原再审上诉人)陈治洋,男,1982年9月1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原籍吉林省松原市,捕前住河北省任丘市华北石油油建一公司家属区23号楼1单元201室,原系内蒙古呼和浩特影视艺术学校学生。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2年3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逮捕。现在沧州监狱服刑。

辩护人聂丽,河北雁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刘大海,男,1980年8月20日出生于内蒙古牙克石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河北省任丘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2年3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逮捕。2003年2月26日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王向东,别名王东,男,1970年5月1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河北省任丘市。2002年3月2日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21日被逮捕,12月27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2月26日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已缓刑期满。

原审被告人薛奇,男,1982年10月23日出生,高中文化,汉族,捕前住河北省任丘市,原系大连市商都学院学生。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02年3月8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2月26日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已缓刑期满。

原审被告人刘森峰,男,1982年5月2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捕前住河北省任丘市。2002年4月11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任丘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在逃),同年6月1日被抓获。2003年2月26日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已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陈占峰,男,1972年1月17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农民,捕前住河北省任丘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02年3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逮捕,5月17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2月26日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已缓刑期满。

原审被告人谢国宾,男,1979年4月21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河北省任丘市。2002年3月4日因涉嫌包庇被原华北石油公安处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取保候审。2003年2月26日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已缓刑期满。

河北省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某1洋犯故意杀人罪及被告人刘大海、王向东、薛奇、陈占峰、刘森峰、谢国宾犯寻衅滋事罪一案,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2月26日作出(2003)沧刑初字第61号刑事判决。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原审被告人陈某1洋之父陈某2向我院提出申诉,我院于2007年12月19日作出(2007)冀刑监字第46号再审决定,指令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0月27日作出(2008)沧刑再初字第1号刑事裁定,维持原判。原审被告人陈某1洋之父陈某2经陈某1洋同意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09年3月11日作出(2009)冀刑再终字第4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某1洋之父陈某2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8日作出(2009)刑监字第201号再审决定,指令我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2002年2月20日晚,被告人陈某1洋、王向东、刘大海、薛奇、陈占峰、刘森峰、谢国宾等人在华北石油体育场北“喜力酒吧”喝酒。22时被告人陈某1洋、王向东、刘大海出门送朋友时,见酒吧西侧的公路边有三男二女争吵,遂上前观看。陈占峰、薛奇也走了过来。几被告人见被害人武某1、佟茂义与“月都”娱乐城的司机张某正在为小姐坐台费而争吵时,王向东、刘大海等人无端滋事,上前对武某1、佟茂义、张某三人拳打脚踢,被害人武某1被打倒在地,被告人陈某1洋从一树坑内搬起一块重33.5公斤的石块,向武某1的腰部砸去,石头落在地上,后又搬起石头朝武砸去,当时武双手抱头,石头砸中武的左耳及右手背,致武颅脑损伤而死亡。这时被告人刘森峰、谢国宾从酒吧跑出,对趴在武某1身上的佟茂义进行殴打,致佟茂义轻微伤。后几人乘车逃走。3月2日被告人王向东投案自首,3月7日被告人薛奇投案自首,3月10日被告人陈某1洋投案自首,3月11日被告人刘大海投案自首。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经调解,附带民事原告人撤回民事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1洋在他人殴打被害人武某1之后,搬起石头砸中被害人头部,致其死亡,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被告人王向东、刘大海、薛奇、刘森峰、陈占峰、谢国宾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王向东首先投案自首,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揭发同伙,使公安机关能尽快侦破此案;被告人薛奇、陈某1洋、刘大海相继投案自首,供述犯罪事实。故对四被告人量刑时可依法从轻处罚。关于谢国宾的自首问题,经查:河北省冀中公安局渤海分局虽然出具书证证明谢国宾有自首情节,但从公安机关对谢国宾的几次讯问笔录中没有其投案自首的记载,只讲是对其依法拘传。故谢国宾自首的情节不能认定,但其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可依法从轻处罚。另外,七被告人本人或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武某1家庭及佟茂义的经济损失,附带民事部分已调解解决,鉴于此量刑时均可从轻考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陈某1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刘大海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王向东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被告人薛奇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被告人刘森峰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被告人陈占峰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被告人谢国宾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原审法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有下列经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一)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陈某1洋供述:2002年正月初九晚上,陈某1洋和其小学同学薛奇、刘大海及陈占峰、王永库、刘大海的朋友王向东到“喜力酒吧”,与谢国宾、刘森峰等人一起喝酒。过了一会,刘大海、王向东、陈占峰、王永库、陈某1洋出去送人,看见王向东、薛奇、刘大海在“喜力酒吧”对面不远的人行道上,见王向东踢了年老的男的一脚,年轻的男的说:“别打老的,冲我来!”刘大海、薛奇、王向东转身开始打年轻的,将其打倒,陈某1洋也跟着踢打年轻的。后王向东、薛奇、大海转身又踢打老的。陈某1洋走到不远的树底下,搬起一块挺沉的石头,走到年轻人的身边。陈某1洋抱着石头照着这人的腰部砸下去,但石头擦着腰部掉在地上。这人用左手捂了一下腰,右手还抱着左肩处,陈某1洋又抱起石头至胸部准备砸他腰,但砸下去后却砸在他的左臂部(上臂),当时他的右手还挡着左臂也被砸中了,石头从这人肩部滚下去了。这时陈占峰过来拉陈某1洋,说别打了,赶快走吧。王向东把陈某1洋推上车,陈某1洋见到刘大海将其砸年轻人的那块石头搬起来,被陈占峰给拦住了,后来他们陆续上车。第二天晚上,他们跑到大城县的一个旅馆里,刘大海问陈某1洋是不是动石头了。陈某1洋说:“我用石头砸他腰部和臂部了,那人还用手扶上臂了,石头砸那人的臂部后,滚到那人肩膀后面去了,不可能死啊”。后来,在吉林陈某1洋的姨家又说起这事,刘大海又问陈某1洋:“你是不是用石头砸人家了?”陈某1洋说:“没有。石头没碰着他的头,他还用手挡着呢。”当时在场人有刘大海、薛奇。

2、被告人刘大海供述:在“喜力酒吧”出去送朋友,看到王向东将一个30多岁的男的踹倒在地,然后说了一声“打他”。陈占峰、薛奇、陈某1洋、王向东与刘某踢那个倒在地上的人,一块石头绊了刘一下,刘把石头抱起来,这时陈占峰推了刘一下,石头掉在地上。后,刘跑回酒吧对王永库说:“库哥,外面打架了,咱们走。”陈占峰说都别打了,咱们走吧。然后就上了王向东的车。第二天,听说人死了。刘、陈某1洋、薛奇、刘森峰就跑了。跑后几人在一起议论时,陈某1洋曾经说过用石头砸那人时那人用手抱着头,人怎么会死呢?

3、被告人王向东供述:王从“喜力酒吧”出去,看见在西北边的公路上有一堆人。王过去,看见刘大海、陈占峰、陈某1洋、薛奇等围着三个男的,当时王朝岁数大的人后背踹了一脚,其他人就跟着动手了,岁数小的那人倒了,另一个年轻的司机跑了。刘大海和他的两个同学陈某1洋、薛奇围着岁数大的打。王看他们打的挺厉害,怕出事,就发动车准备走,王永库和刘大海的两个同学也上了车,这时,王听见外面不知谁在喊:搬石头干什么?王向东一看大海从路边一棵树下搬了一块大石头,王就喊:“拦着他,别让他搬。”然后,就发动着车,陈占峰、刘大海等人上了车。

4、被告人薛奇的供述:薛奇从“喜力酒吧”出来见刘森峰、陈某1洋、刘大海向一群人跑过去了,薛也奔过去了,见王向东正用脚踢那个年轻的,薛奇对年轻的和年老的拳打脚踢。薛奇看到年轻的倒在地上了,陈某1洋用脚踢这人的头部、腹部。薛奇也开始踢这个人的背部、腿部。后来他们上车走了。打人时薛奇没看见有人搬石头。在吉林市陈某1洋的三姨家时,陈某1洋说:“我记得用石头砸他时,他用手挡着头呢,怎么会死呢?

5、被告人谢国宾的供述:谢从“喜力酒吧”出去后,看见陈占峰抱着刘大海,地上躺着一个人,有一片血,头的东边放着一块挺大的石头,一个胖点的人爬在躺在地上那个人的身上。谢上去朝上面那个人踢了两脚,踢在腰部。陈占峰过来拦着谢,让谢快走。他们上车了,刘大海拉谢一起上车,武某3没让谢跟他们一起走。第二天早晨,谢听医院的人说昨天晚上有人打死了人,谢就把这事告诉了刘大海。

6、被告人陈占峰的供述:刘大海、陈某1洋、薛奇、刘森峰、王向东围着两个男的打,用脚踢他们,后来那两个人都躺在地上,陈占峰踢了胖点的一脚,其见谢国宾也踢了胖点的一脚。胖点的趴在另一个身上。刘大海要从地上搬石头,被陈占峰拦住,石头掉地上了,没有砸着人。后来,他们几个人上了车。

7、被告人刘森峰的供述:刘森峰踢了趴在上面那人几脚,见谢国宾也踢了那人两脚。后来听刘大海说被打的人死了,其和刘大海、陈某1洋、薛奇一商量就跑了。在和刘大海、陈某1洋、薛奇一起跑到大城时,陈某1洋说他用石头砸那个人了。但刘森峰没看见他搬石头。

(二)被害人陈述:

被害人佟茂义2002年2月21日陈述:今天(应为昨天)晚上大约8点来钟,我儿子的同学武某1叫我一起去“喜力酒吧”喝酒,武某1叫了两个小姐陪酒,说出去玩。我们上了一辆213吉普车,司机张某说找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往前走,一会儿,武某1喊:“停车”。后来武某1与司机撕扯起来,听司机说向武要50元钱,武给了10元钱。司机不干。我正劝架,突然有人从后面向我腰上踹了一脚,把我踹到,对我拳打脚踢。这时我看到另有几个人在打武某1,有一个个子不高的人不知从哪里抱来一块石头,举到胸前向躺在地上的武某1砸去,砸在他头上,之后这些人就走了。搬石头的小个子长什么样我没看清,比我还矮,我1米65左右,他穿什么衣服也没看清。我爬起来,见武某1嘴里流血,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2002年2月21日21时50分陈述:武某1被人打倒,有四、五个人踢打他,他用手抱头,头朝东躺着不动,紧接着我又见一个人从停在武某1北边的213车后边抱块石头绕过来到武某1身边,举起石头砸到武某1头上,我见那石头掉到武某1头上后又落到地上了,然后打武某1的那几个人朝东走了。砸武某1的这个人看着有20多岁,穿黑色衣服,个子不高,大约1米6多点,感觉这人不胖。

(三)证人证言:

1、213吉普车司机张某证言:2月20日晚10时左右,两个男的,一老一小上了我的车,车上小姐要坐台费,那个年轻的给不起钱,我就和那个年轻的拉扯起来,这时从酒吧里出来七、八个男的,看我们撕扯,就说:“打,打,打。”有一个胖子出来踹了年轻的男的肚子一脚,正好那个年老的男的站在他后面,两人就一块倒在地上。那一帮人就上去打,我急忙上车开回娱乐城。

2、月都娱乐城服务员张静证言:晚上10点多,为50元的坐台费的事,年轻的男的与小姐(蓝某)和司机争吵,争吵时从喜力酒吧里出来几个人打了年轻的和年老的男的,把他们打倒在地,我叫上蓝某和张某开车走了。

3、吉人酒吧服务员贾某(蓝某)证言:我陪一老一少喝酒,我说把吧台费结了。年轻的听完就骂,掏出10元钱给司机,司机没要。他们两个拉扯时来了一帮人,大约有六、七个,一个年轻的矮个子踢了这边年轻的肚子一脚,另一个挺壮实的打了司机,剩下的就一拥而上,开始打,我们就开车走了。

4、武某3证言:那天有七、八个人来喝酒,谢国宾认识这些人,就招呼这些人喝酒。后来这些人出去打起仗来,其去关门时,看到酒吧前的路边上有人打架,一帮人正围着一个人踹,还看到一个人在旁边树下搬起一块石头,另一个人拦着,然后,石头掉地上了。

5、陈某2证言:2002年3月10日从吉林找到儿子陈某1洋,送他投案自首。

(四)书证:

1、华北油田公安处法医学鉴定记载:死者武某1左耳廓上缘大部分挫烂,右手背有一处3.5CMX3.5CM的挫伤。经解剖检验,见蛛网下腔广泛出血,左侧颅中窝、颅前窝粉碎性骨折。结论:武某1系头部受钝器作用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2、华北油田公安处法医学鉴定:佟茂义鼻根部擦伤,颞部擦伤,牙齿外伤性松动,属轻微伤。

3、现场勘查笔录记载:非机动车道南侧4米处有45CMX80CM血迹一片,血迹南侧有28CMX26CMX24CM石头一块,重33.5公斤,石头背面有血迹、毛发,血迹东侧170CM处有30X28CM凹坑,凹坑东南侧为一棵树。并附有现场平面示意图及照片。

4、华北石油公安处办案说明记载:王向东首先投案自首,坦白交代罪行,揭发同伙,使公安机关能在较短的时间侦破此案,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陈某1洋、刘大海、薛奇随后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陈占峰被张某等人抓走后打成轻伤一案,另案处理。

5、华北石油公安处证实:薛奇、陈某1洋、陈占峰、谢国宾、刘大海出生情况。

6、冀中公安局渤海分局证实:谢国宾协助抓获同案犯刘森峰,有立功表现。

7、任丘市人民法院(2002)任刑初字第85号刑事判决,以盗窃罪判处刘大海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1500元。

8、河北医科大学第五医院精神病司法鉴定书证实:陈某1洋案发时意识清楚、无精神病。

9、华北油田公安处巡警大队出警经过证明:在“喜力酒吧”北侧20余米两棵树中间趴卧一男子,看到该男子还有呼吸,并在喘气,将其迅速送往华油总医院急救。

该院再审认为,被告人陈某1洋在他人殴打被害人武某1后,搬起石头砸中被害人头部,致其死亡。陈某1洋具有认识能力,明知其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的伤亡后果,而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属于间接故意杀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被告人王向东、刘大海、薛奇、刘森峰、陈占峰、谢国宾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故裁定维持该院(2003)沧刑初字第61号刑事判决。

陈某1洋之父陈某2(经陈某1洋同意)上诉主要提出:原审法院再审裁定认定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中被害人头部,致其死亡”的证据不足。1、没有人看见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中武某1的头部;2、陈某1洋的身高与另一被害人佟茂义描述砸武某1的那个人的身高不符,刘大海比陈某1洋个子矮,且刘大海也搬起了石头;3、搬起石头砸中被害人头部的说法,与被害人头部的损伤状况不符,陈某1洋没有杀害被害人的故意;4、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认定陈某1洋故意杀人,其他同案犯构成寻衅滋事,作出同案不同罪的处理,与法理不符。辩护人还提出,认定陈某1洋构成故意杀人罪不妥,建议对其以故意伤害致死定罪量刑。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再审一致。对于经原审及再审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关于陈某1洋上诉及辩护人辩护提出认定系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中被害人武某1头部致武死亡的证据不足的问题,经查:上诉人陈某1洋曾供述见年轻人(武某1)被打倒后,头东脚西,右侧卧着,其搬起一块挺沉的石头砸在他的左上臂,当时他的右手挡着左臂被砸中的情节。刘大海、薛奇均供证案发后陈某1洋向他们讲其用石头砸年轻人(武某1)的情况。上诉人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中武某1的事实,不仅有陈某1洋的供述,还有法医对武某1的尸检鉴定、证人证言、同案被告人刘大海、薛奇的供述、现场勘查笔录及作案工具石头照片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据此,上诉人陈某1洋上诉及辩护人辩护所提认定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中被害人武某1头部致武死亡的证据不足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陈某1洋上诉及辩护人辩护提出陈某1洋身高与佟茂义描述砸武某1的人身高不符,且刘大海也搬起了石头的问题,经查:案发时是夜晚,佟茂义陈述其眼神不太好,搬石头的人长什么样没有看清。在此条件下,佟茂义数次所陈述砸武某1的人身高不一致的情节不能否定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中武某1的事实。况且佟茂义曾陈述砸武某1的人个头不是很高,穿黑色衣服的情节,与陈某1洋所称其身高及作案时的衣着是基本相符的。本案证据证实,当时在打架现场搬石头的只有陈某1洋和刘大海,刘大海始终供述其搬石头后被陈占峰拦住,石头掉地上未砸住人,陈占峰亦证明此情节,并与武某3证明其见有一人搬起一块石头,另一人拦着,石头掉地上的情节相符,以上证据足以排除系刘大海用石头砸的被害人武某1。

关于陈某1洋上诉及辩护人辩护提出陈某1洋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问题,经查:上诉人陈某1洋搬起石头砸武某1时,武的左上臂和右手距头部很近,陈某1洋明知其用30余公斤重的石头砸武的左上臂和右手时可能会砸中武的头部,但陈某1洋动辄行凶,且不计后果,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而且客观上也造成了其用石头砸中武某1头部致武死亡的结果。据此,原再审裁定认定陈某1洋的行为属于间接故意杀人,构成故意杀人罪是准确的。

本院二审认为,上诉人陈某1洋在被害人武某1被他人打倒后,搬起石头砸中武某1右手背及头部,致武严重颅脑损伤死亡,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原审被告人刘大海、王向东、薛奇、刘森峰、陈占峰、谢国宾寻衅滋事,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上诉人陈某1洋及原审被告人王向东、薛奇、刘大海有投案自首情节,可依法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谢国宾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可依法从轻处罚。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原审法院已调解解决。以上情节原判已经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原再审裁定对全案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陈某1洋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理据不足,均不予采纳。据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判。

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后,本院审理期间,原审被告人陈某1洋向本院交来认罪书,请求对其从轻处罚;陈某1洋的父亲陈某2申诉主要提出,本案在定性上陈某1洋的行为应定故意伤害致人死亡。陈某2主动向本院表达了再给被害人武某1的近亲属一部分经济补偿的意愿,希望得到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请求对陈某1洋予以从轻处罚;律师辩护主要提出,陈某1洋参与本案的开始仅为寻衅滋事,没有杀人的动机,并未打击被害人的要害部位,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也不存在对被害人死亡结果的放任,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仅因造成死亡后果,犯罪性质发生转化,寻衅滋事转化成故意伤害,陈某1洋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予改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裁判认定的事实一致,对于经原审和再审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关于申诉人及辩护人提出本案应定故意伤害罪的问题,经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行为人主观故意的内容仅仅是损害他人身体健康,对于造成死亡后果持有的是过失的心态。陈某1洋出于寻衅滋事的故意参与殴打被害人,从动机上分析确无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但是,陈某1洋作为一名成年人,两次搬起33.5公斤重的石头砸向被害人,第二次抱起石头至胸部向被害人的头肩部砸去,其对可能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后果持有放任的心态,并非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的过失。陈某1洋动辄行凶,不计后果,客观上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其行为更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罪的特征,原裁判认定其构成故意杀人罪并无不当。

原审被告人陈某1洋的父亲陈某2有再给被害人武某1的近亲属一部分经济补偿的意愿,武某1的父母年事已高,且身体状况不太好,在本院的主持下,被害人武某1的哥哥武某4代表其父母与陈某2达成了新的和解协议,被害人近亲属接受了补偿并对陈某1洋予以谅解。

本院认为,本案原审判决和再审裁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偏重。考虑到原审被告人陈某1洋具有自首及其近亲属主动给予了被害人近亲属进一步的补偿,得到了被害方的谅解,有利于尽早弥合被害人近亲属遭受的精神创伤等具体情节,对原审被告人陈某1洋在量刑上予以从轻处罚,符合我国宽严相济基本刑事政策的规定。申诉人请求对陈某1洋从轻处罚有一定道理,予以支持。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百零九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09)冀刑再终字第4号刑事裁定、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沧刑再初字第1号刑事裁定和(2003)沧刑初字第61号刑事判决中对原审被告人陈治洋的定罪部分及对原审被告人刘大海、王向东、薛奇、陈占峰、刘森峰、谢国宾的判处部分;

二、撤销本院(2009)冀刑再终字第4号刑事裁定、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沧刑再初字第1号刑事裁定和(2003)沧刑初字第61号刑事判决中对原审被告人陈治洋的量刑部分;

三、原审被告人陈治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02年3月10日起至2017年3月9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士文

审 判 员  齐志勉

代理审判员  张永平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锁 勇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