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张利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30 14:55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338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利,女,1972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中山市石岐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金睿二街34号(金睿二街34号商业三栋)101房。

法定代表人:马佩。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利,该公司股东。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梁锡泉,男,1971年11月10日,汉族,住广西桂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桂宇,广东武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俊宇,广东武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被告:吴海军,男,1964年4月2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上诉人张利、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世保元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梁锡泉、原审被告吴海军装饰装修合同关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8)粤0113民初23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向本院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梁锡泉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由梁锡泉负担。事实和理由:1.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金睿二街34号(金睿二街34号商业第三栋)101房的前期装修由广州金鳌装饰公司设计,由于金鳌公司施工人员紧张,才有梁锡泉介入34号店铺的装修,于2016年12月21日及23日确定了装修内容及各项单价,25日完善了签约保密协议进场施工。张利、寿世保元公司要求在1月25日结束,由于梁锡泉的施工人员包括其自己仅两人,进度缓慢,至2017年1月25日还未完成铺面钢结构架设中途已多次催其加派人手抓紧施工,梁锡泉并未执行,并于2017年1月23日回老家过春节,2017年2月6日才开始施工,违反了保密协议要求的事项,给寿世保元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损失;2.原审法院对本案部分主要事实未查清。梁锡泉在本案中没有描述清楚事实缘由;原审认定的金额出现大的差距,施工期间吴海军代表寿世保元公司于2017年1月5日现金支付2000元、2017年1月24日转账1000元、2017年2月6日转账555元、2017年2月17日转账550元、2017年2月17日转账2000元、2017年2月21日转账1000元,2017年2月28日转账6000元、2017年3月10日转账3500元、2017年3月25日转账3000元、2017年3月30日转账980元、2017年4月7日转账3000元,上述共计23585元人工费,而原审法院认定的费用只有15500元,实属认定错误;3.寿世保元公司在番禺奥园养生农场内,装修工程淤泥垃圾有固定倾倒场,由物业同意收集清运出园区并收取3000元装修垃圾清运费,原审选定的广州市华盟价格事务所有限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里的材料、淤泥搬运费4000元实属不合理;4.本案中,广州市华盟价格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每宗收取2000元费用,张利、寿世保元公司不服此标准;5.原审法院未通知其对《评估结论书》进行质证,程序违法。

被上诉人梁锡泉辩称,不同意张利、寿世保元公司的请求。涉案工程负责人是梁锡泉,鉴定过程中评估公司已对梁锡泉的异议回应,搬运费是二次搬运费,与张利、寿世保元公司主张的不一致,张利增加的三笔款项梁锡泉仅确认其中一笔。

原审被告吴海军述称,同意张利、寿世保元公司的上诉意见,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增加的三笔款项有转账记录。

梁锡泉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判令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连带向梁锡泉支付工程余款15978元及自起诉之日付清之日止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2.由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涉讼装修房屋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金睿二街34号(金睿二街34号商业第三栋)101房。寿世保元公司和鼎奥(广州)环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奥公司”)均以该地为商事登记地址。张利分别为两家公司股东;吴海军在寿世保元公司任监事一职。

2016年12月23日,梁锡泉(施工方负责人)与张利(业主方)签订《保密合同》,约定施工项目名称保密;施工单价保密;签订了广东金奥装修有限公司《保密合同》一份,约定“施工项目名称、单价、材料成本均保密;施工工期2016.12.25-2017.1.25共计30天;由于施工前期图纸不完善,以现场修改为主;施工质量不过关或物业公司验收不合格,非业主同意的方案,擅自施工未通报的由施工方负责;业主提供材料的,应提前2天知会业主方;结算方式以工期结束前5天结算70%,余款按验收程度结算。保证金5%在90天后结清;等内容。

2016年12月21日手写装修人工费用明细,写明“水电安装净人工8000元、底层地板砖铺贴人工35元/平方、二层过水泥沙人工20元/平方、墙面喷油人工10元/平方(包工包料)、楼梯步级每级人工35元/平方、格楼钢结构工人60元/平方(包铺板人工)、卫生间厨房瓷片45元/平方”。上述内容下方落款为清河梁师傅。

2016年12月23日手写装修人工费用明细,写明“补充人工:1.泥水批档(卫生间)25元/㎡;2.水电部分按电位计算(按市场价商量);3.装坐厕、洗手盆、热水器300元/个;4.砌墙按项计算。以上所有材料送到施工现场,现场外的垃圾不包清运。木工部分垃圾另计。5.施工时间如遇到特殊情况可顺延;6.施工期15天左右,预支装修款给施工方;7.罚款500元的延期费可申请免收。以上作为结算依据同标准参考,视现场随时调整”。上述内容下方落款“施工方确认单价:梁锡泉”“业主方确认:张利”。

2017年2月7日电装报价表,手写插座、灯光管、总开关箱、双控、电脑网络线、空调插座布线、监控摄像头的报价明细,载明“如以上报价未提及的安装项目另行协商”,落款有梁锡泉、吴海军手写签名。

2017年8月2日和2017年8月14日,梁锡泉与吴海军的微信往来记录,载明“2017年8月2日早上11:45吴海军‘我刚才在大学城这边做治疗,我已经告诉了财务,你们的钱这边会逐步付给你的’。”“2017年8月14日中午12:52吴海军‘梁师傅这是二楼厨房的水管漏水渗过隔壁墙上,被人投诉了N次了,我也找了几个水工过来搞,都没有搞好,现在物业验收不合格,押金还有两万没法拿回来,你有时间的话去铺头看看好吗?’”

梁锡泉提供了微信支付记录显示:吴海军分别于2017年2月6日转账装修购五金材料款555元、2017年2月17日转账材料款550元、2017年2月17日转账装修人工款2000元、2017年2月21日转账电焊工人供款1000元、2017年2月28日转账泥水电工人工款6000元、2017年3月10日转账泥水工人工款3500元、2017年3月25日转账铺瓷片、水电人工费3000元、2017年3月30日转账购水电工材料款980元,上述款项共计17585元,其中材料款2085元、人工费15500元。

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认为,一是寿世保元公司与金鳌公司之间存在装修协议,寿世保元公司与梁锡泉有一个合作关系,包括陈骏光、周锦洋都是金鳌公司委托张利、吴海军请来的临工;二是因为一部分工程出现质量问题,还有工期问题导致发生纠纷。寿世保元公司向原审法院当庭提交证据①图片十张,证明梁锡泉、陈骏光、周锦洋在2017年12月11日、2017年12月27日对涉讼装修房屋外喷漆、打砸。但是,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均未提供寿世保元公司与金鳌公司的装修协议。

梁锡泉认为,《保密合同》是张利哄骗他签订的,因为条件太苛刻,后来没有履行就撤场了。确认2016年12月21日手写装修人工费用明细都是他签写的;确认2016年12月23日手写装修人工费用明细的内容是张利写的,落款签名是他签的。后来吴海军重新找他协商过单价,其做的所有工程都是与吴海军谈的。

为证明涉讼装修房屋施工包工价格,梁锡泉向原审法院提出评估申请,原审法院依法经过司法评估鉴定程序摇珠,由受委托人广州市华盟价格事务所有限公司作出《关于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金睿二街34号101房梁锡泉的施工包工价格评估结论书(穗华价估【2018】391号)》(简称“《评估结论书》”),载明包括水电安装,地面铺贴地砖,墙面批荡,阁楼钢结构,护栏杆,坐厕、洗手盆安装,材料、余泥搬运费,包工施工价格总计为28463元。

《评估结论书》同时载明“现场勘察时,在原告方当事人的陪同及指认下,评估人员对养生馆由陈骏光施工部分的装修项目进行逐一勘查、测量、记录。经整理,对梁锡泉施工部分概括为六项包工项目。各项目的具体数量由评估人员现场实物测量计算所得”以及“现场勘察时,该标的处于正常营业状态”。

梁锡泉对上述《评估结论书》的评估结论没有异议。吴海军、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对此报告均没有发表意见。

因追收装修余款未果,梁锡泉于2018年3月9日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周锦洋(另案原告)以承接涉讼装修房屋的生态木、楼梯扶手、花盆架子等施工向原审法院提起(2018)粤0113民初2304号案,陈骏光(另案原告)以承接涉讼装修房屋木工工程等施工向原审法院提起(2018)粤0113民初2302号案,均以吴海军、张利、寿世保元公司为被告,追收各自工程余款。因上述三案件存在关联,故原审法院合并进行审理。

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审法院依梁锡泉申请向涉讼装修房屋所在奥园养生广场物业服务中心发出《律师调查令》,该物业中心提供证据如下:①《装修申请表》,载明2016年12月22日梁锡泉(另案原告)作为装修负责人向物业申请对水电、地砖、木工制作、扇灰、油漆项目的装修施工,施工单位显示为金鳌公司;②梁锡泉、梁源身份证复印件,显示施工人员身份;③梁锡泉、梁源照片,显示施工人员身份;④李奕军电工证,显示施工人员资质;⑤容天业的焊工证,显示施工人员资质;⑥装修方案,显示工程名称为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番禺区市桥南街金睿二街号铺装修方案,以及由金鳌公司公章盖印的装修图纸;⑦装修施工单位围蔽要求,显示有涉讼装修房屋围蔽效果图和具体要求,均由装修施工负责人梁锡泉签名确认遵守。

梁锡泉以及另案两原告陈骏光、周锦洋据此主张各自承接了相关的装修工程,因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否认由其三人施工的事实,认为对口施工单位为金鳌公司,故申请法院发出《律师调查令》,证明整个装修工程中只办理了两张施工准入证,一张是梁锡泉,一张是梁源(梁源是梁锡泉聘请的,主要负责焊阁楼,因没有焊工证所以借用了电工李奕军作备案身份)。金鳌公司只是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在办理装修备案时借用的名义。

对上述证据,张利、寿世保元公司认为,梁锡泉、陈骏光、周锦洋都是金鳌公司委托寿世保元公司、张利、吴海军雇请的临工,后期的结算验收应由金鳌公司进行。因为当时装修备案要填写一个有资质的人,而梁锡泉有焊工证,所以就填了他资料,所以也不能就此证明是梁锡泉做的工程。吴海军认为,梁锡泉、陈骏光、周锦洋描述做的工程没有错,但做的结算也是有结算单的,因为有一部分工程出现质量问题还有工期问题才导致纠纷。但是,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均未提供寿世保元公司与金鳌公司的装修协议。

本案中,双方对如下问题产生较大争议:

1.涉讼装修房屋所涉装修款责任承担主体的问题。梁锡泉以及另案两原告陈骏光、周锦洋,均认为张利、吴海军为直接责任主体,寿世保元公司为最终受益者,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应就未结装修余款承担连带责任。而鼎奥公司与本案没有法律关系,因为装修工程发生在该公司成立之前。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则认为是寿世保元公司与金鳌公司之间存在装修工程协议。其中,张利、寿世保元公司主张,依据商事登记注册地,尚有鼎奥公司的经营办公场地也在同一地址,是与寿世保元公司共同使用场地经营,后续施工产生的项目运作是鼎奥公司的行为,与寿世保元公司无关,鼎奥公司办公室也在正常使用;且鼎奥公司的股东是另案原告周锦洋。吴海军则认为自己仅是寿世保元公司和金鳌公司之间中间人,微信中的装修付款是代金鳌公司转账。

2.涉讼装修房屋的实际施工人问题。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认为是因为金鳌公司拖延了施工工期,临时找梁锡泉、另案两原告陈骏光、周锦洋做临工,现场现结算,工程款没有合同,没有结算单不予结算。梁锡泉则认为,金鳌公司只是出装修方案,与装修实际没有关系。

3.梁锡泉施工范围和施工价款问题。梁锡泉主张其做了水电、泥水工、油漆、焊接改装等,2016年办了施工许可证就进场,刚开始做水电,还安装了监控线,因为吴海军、张利的意见不同,仅按照吴海军的意思安装。张利、寿世保公司则认为,其是委托金鳌公司作的工程,因为工期问题,找梁锡泉做了一部分工程;对结算问题,至今也没有收到过结算单,因为按以往是按零单来算的,所以不确定;梁锡泉带人到公司闹事,还将店铺的一些东西损坏,且在吴海军微信沟通中显示涉及到工程质量问题,我方前后三次报案,造成公司的损失11.5万元。吴海军对梁锡泉描述所做工程予以确认,但认为凡是做了的工程结算也是有结算单的;其从来没有与梁锡泉谈过单价,对于张利和梁锡泉签的内容其都不清楚,只是执行张利与梁锡泉在2016年12月23日所签的合同来执行,张利说给多少就给多少。

原审法院认为,涉讼装修房屋已投入使用,双方当事人对此均无争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梁锡泉与张利签订的《保密合同》,因缺乏合同标的、数量、价款、履行地点等明确要件,但综合2016年12月21日手写装修人工费用明细、2016年12月23日手写装修人工费用明细、电装报价表以及庭审陈述,印证出双方当事人就涉讼装修事宜的沟通协议过程,上述协议未有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原审法院对梁锡泉与张利之间的装饰装修合同关系予以确认。本案梁锡泉以及另案原告陈骏光、周锦洋,同时以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提起装饰装修合同诉讼,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虽提出实际发生合同关系的法律主体在寿世保元公司和金鳌公司之间,并表示签订了相应合同,却并未向原审法院提供该证据予以佐证,原审法院对此抗辩不予采纳。原审法院认定如下:1.梁锡泉系涉讼装修房屋部分装修项目的实际施工人;2.在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向原审法院当庭提交证据照片和现场占有使用情况显示,涉讼装修房屋均以“寿世保元”醒目字牌对外营业,寿世保元公司依此作工商注册经营地成立并直接享有装修成果;3.商事注册登记地同时存在寿世保元公司和鼎奥公司,应属两家公司之间内部协议事宜,而另案原告周锦洋与张利虽同为鼎奥公司股东,但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6日,在涉案装修工程关系发生之后,周锦洋亦以寿世保元公司存在欠付其装修余款提起诉争的事实,而且,张利、寿世保元公司未能举证证实鼎奥公司与梁锡泉等人有签订相关装修施工合同或就装修事项往来的证据,故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的上述抗辩理由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假使寿世保元公司与鼎奥公司之间存在装修款分担处理问题,寿世保元公司亦可向鼎奥公司主张解决。故梁锡泉向寿世保元公司主张支付未结装修余款的诉请,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对于梁锡泉主张张利、吴海军承担连带法律责任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条“发起人为设立公司以自己名义对外签订合同,合同相对人请求该发起人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成立后对前款规定的合同予以确认,或者已经实际享有合同权利或者履行合同义务,合同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张利均以个人身份与梁锡泉协议装修事宜,梁锡泉依照张利的指令完成装修项目后追讨装修余款未果。现梁锡泉以张利为直接责任人承担付清余款责任具有事实基础。寿世保元公司虽后于2017年5月10日注册成立,张利成为寿世保元公司股东,张利和寿世保元公司抗辩认为张利关于涉讼房屋装修及付款的行为属于履行公司设立的职务法律行为,但梁锡泉据上述法律规定要求张利承担连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采纳。吴海军虽在装修过程中与梁锡泉有过协商,但并未有法律事实和依据证实其应付支付装修余款责任,故原审法院对梁锡泉该请求不予支持。

对于梁锡泉的实际施工量和装修款结算问题。在原审法院依法组织梁锡泉、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双方对《评估结论书》(穗华价估【2018】391号)进行庭审质证过程中,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均未到庭亦未在合理期间内提出相反证据反驳,视作放弃诉讼权利。综合梁锡泉与张利的协议内容及明细中均有约定“以上作为结算依据同标准参考,视现场随时调整”、“如以上报价未提及的安装项目另行协商”,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均未就现场调整或另行协商涉及的价格进行举证,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虽主张涉讼装修房屋存在质量问题,亦并未提出反诉以抵扣损失,鉴于梁锡泉已完成了对其施工量和装修款结算价格的举证,上述《评估结论书》为有资质的鉴定部门依程序作出,原审法院予以采纳。综合《评估结论书》(穗华价估【2018】391号)确认的“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金睿二街34号101房梁锡泉的施工包工价格为28463元”,在扣减梁锡泉已确认收取的15500元施工款后,寿世保元公司与张利应向梁锡泉支付尚余的装修款12963元。因梁锡泉所做的装修工程已投入使用,故梁锡泉主张从起诉日2018年3月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标准计算欠款利息,原审法院予以采纳。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一条、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作出判决:一、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于原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梁锡泉支付装修款12963元及利息(利息从2018年3月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标准计算至欠款清偿之日止);二、张利对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上述欠款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梁锡泉的其余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200元,由梁锡泉负担10元、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和张利负担190元;鉴定费2000元,由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和张利负担。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二审另查明,原审法院于2018年10月8日上午11时10分电话通知张利、吴海军参加庭审质证并将工作记录附卷,记录显示吴海军明确其在外地无法签收传票;原审法院于2018年10月8日通过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确认送达地址邮寄2018年10月16日的开庭传票,显示已于2018年10月9日签收。

再查明,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在二审提交以下新证据:证据1.2017年1月5日2000元的现金取款截图、2017年1月24日1000元的银行转账截图以及2017年4月7日300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证据2.2017年2月6日555元的微信转账截图、2017年2月17日200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2017年2月21日100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2017年2月28日600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2017年3月10日350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2017年3月25日300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2017年3月30日980元的微信转账截图。证据1和证据2拟证明其已向梁锡泉支付23585元,应在原审支付的工程款中扣除。对此,梁锡泉发表质证意见如下:证据1,对2017年1月24日1000元的银行转账款项的三性予以确认,对于2017年1月5日2000元的现金款项及2017年4月7日3000元的款项不予确认,2017年1月5日2000元显示ATM取款人为本人,无法证明我方收到该款项,2017年4月7日3000元的微信转账,经查阅我方微信账单并无该款项;证据2,因与我方原审提供的已付款凭证相对应,故我方予以确认。庭审中,张利一方表示由于其更换手机,无法出示聊天记录和转账备注。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之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针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上诉理由,本院评析如下: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张利、寿世保元公司需向梁锡泉支付工程款数额的问题。本案中,双方对梁锡泉的施工价款存在争议,故原审委托鉴定机构对梁锡泉的施工价款进行造价鉴定,确认其施工价款为28463元。至于张利、寿世保元公司认为本案程序违法的主张,与本案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吴海军在原审中未到庭发表质证意见,原审视其为放弃诉讼权利于法有据。在鉴定程序合法的前提下,原审采信该鉴定造价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关于已支付工程款的数额问题,张利、寿世保元公司上诉主张其已向梁锡泉支付23585元工程款并提供转账凭证,应予扣除,其中包括梁锡泉在原审确认的涉讼工程人工款项15500元、材料款2085元及原审未主张的三笔款项支付凭证,分别为:2017年1月5日现金2000元、2017年1月24日转账1000元以及2017年4月7日转账3000元。二审中,梁锡泉仅对2017年1月24日转账1000元予以确认,其余两笔款项不予确认。本院认为,对于梁锡泉不认可的两笔款项,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应举证证明对方收到款项。但对于2017年1月5日现金2000元,张利、寿世保元公司未能提供梁锡泉的现金收款凭证;对于2017年4月7日转账3000元,张利、寿世保元公司在二审中明确由于更换手机设备而无法出示聊天记录和转账备注,仅凭账单截图中的收款人昵称无法判断该笔款项与梁锡泉已确认的款项为同一收款人,即其无法证明梁锡泉一方收到该款项。本院认为,张利、寿世保元一方在有条件提供证据证明梁锡泉收款的情况下,由于自身原因造成证据无法提供,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审法院综合在案证据,认定寿世保元公司已向梁锡泉支付人工款15500元合理有据,理应予以维持。但基于双方当事人二审提出的新意见,对于梁锡泉确认的2017年1月24日转账1000元的款项,应认定为寿世保元公司已支付的人工款,并在本案应支付工程款中扣减,即寿世保元公司应向梁锡泉支付的款项为11963元。

综上所述,张利、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对成立部分予以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一条、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8)粤0113民初2305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上诉人梁锡泉支付装修款11963元及利息(利息自2018年3月9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算至欠款清偿之日);

三、上诉人张利对上诉人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上述欠款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被上诉人梁锡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原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张利共同负担184元,由被上诉人梁锡泉负担16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25元,由上诉人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张利共同负担115元,由被上诉人梁锡泉负担10元。鉴定费2000元,由上诉人张利、广东寿世保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韩 方

审判员 庞智雄

审判员 李 琦

二〇一九年五月九日

书记员 吴煜伦

董广绪

周蓓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