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周阳故意杀人罪再审刑事判决书

2021-03-25 22:43发布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吉刑再1号

原公诉机关吉林省吉林市人民检察院。

原审被告人周阳,男,1981年8月19日出生于山东省即墨县,汉族,高中文化,无职业,住吉林省蛟河市黄松甸镇二委五组。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10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日被逮捕。现在吉林省长春监狱服刑。

指定辩护人郑博瑞,吉林金可律师事务所律师。

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吉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周阳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程秀林、顾余年、王成、姜巍犯聚众斗殴罪,被告人侯晓凯犯窝藏罪一案,于2012年12月28日作出(2012)吉中刑初字第8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周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周阳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薛桂香、李秀英、蒋悦因被害人蒋家宝被害的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395961.75元的90%,即人民币356365.57元。宣判后,周阳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12月6日作出(2013)吉刑三终字第51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周阳向本院提出申诉。本院于2016年5月24日作出(2015)吉刑监字第62号驳回申诉通知,驳回其申诉。周阳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2017年10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7)最高法刑申326号再审决定,以原裁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指令本院对本案进行审理。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崇、金帅出庭履行职务。周阳及其指定辩护人郑博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湖南省长沙市德邦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邦重工”)在蛟河市黄松甸镇施工期间将被害人蒋家宝木耳地污染,双方就赔偿数额未能达成一致。被告人周阳受“德邦重工”业务员陈威之托找蒋家宝就赔偿数额进行商谈,陈威表示如商谈结果满意将给予周阳回报。2011年10月19日上午9时,周阳纠集被告人姜巍等人找到蒋家宝商谈,商谈过程中,周阳、蒋家宝二人言语不和发生口角,蒋家宝欲殴打周阳,被人拉开。周阳等人离开后,蒋家宝遂纠集被告人顾余年、程秀林、王成、邵长山(外逃)、邵铁(外逃)等人,并与邵长山一起准备镐把数根。当日15时许,被害人蒋家宝、王成驾车载顾余年、程秀林、邵长山、邵铁等人来到蛟河市黄松甸镇想约网吧,蒋家宝将车停至道边下车找周阳,并让他人在此等候。蒋家宝找到周阳将其叫至网吧门口,乘其不备,持随身携带的菜刀砍向周头部,周阳抬手挡刀,菜刀砍至周阳手表后刀片崩飞,周阳掏出随身携带的卡簧刀刺蒋家宝左胸部一刀,等候在此的顾余年、程秀林、邵铁、邵长山等人见状持镐把上前殴打周阳,周阳持刀将顾余年刺伤。此时,周阳一方的姜巍往上冲欲帮助周阳,薛凌飞持菜刀也冲上去帮助周阳打蒋家宝,被蒋家宝一方殴打,姜巍、薛凌飞均被打伤。殴斗结束后,王成开车载邵铁等人逃离现场。蒋家宝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薛凌飞构成重伤,顾余年、周阳、姜巍均构成轻伤。

周阳于案发当日主动联系公安机关并在医院等候处置,顾余年于2011年11月22日经公安侦查人员与其电话联系,其自称在家,等候处置。程秀林、侯晓凯、王成、姜巍分别于2012年2月15日、20日、3月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周阳在聚众斗殴中,持刀猛刺被害人蒋家宝身体要害部位致人死亡之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顾余年、程秀林、王成、姜巍聚众斗殴之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被告人侯晓凯明知程秀林犯罪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周阳受利益驱动替人摆事,言语不当导致矛盾激化,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惩处。鉴于周阳有自首情节,故对周阳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蒋家宝组织、策划、指挥了此起聚众斗殴,顾余年、程秀林、王成听令于蒋家宝,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周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从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之日起计算。二、被告人程秀林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2月15日起至2015年8月14日止。三、被告人顾余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1月23日起至2014年11月22日止。四、被告人王成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2月21日起至2012年12月20日止。五、被告人侯晓凯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扣除2012年2月16日至2012年2月25日的羁押期间,即自2012年8月15日起至2013年2月5日止。六、被告人姜巍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七、周阳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薛桂香、李秀英、蒋悦因被害人蒋家宝被害医疗费13539.29元、死亡赔偿金355931.40元、丧葬费用17098.50元、被抚养人蒋悦生活费9396.56元,合计人民币395961.75元的90%,即人民币356365.57元;被告人姜巍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薛桂香、李秀英、蒋悦因被害人蒋家宝被害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395961.75元的10%,即人民币39596.18元。被告人周阳与被告人姜巍对民事部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上述赔偿款项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八、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薛桂香、李秀英、蒋悦其他诉讼请求。

周阳上诉及辩护人提出,认定周阳造成被害人蒋家宝的致命伤证据不足,周阳没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其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质,被害人蒋家宝在案件起因上有重大过错,周阳有自首情节,应当认定周阳无罪。

检察机关认为,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周阳刺死了蒋家宝,但蒋家宝在案件起因上有严重过错,周阳行为具有一定的被动防卫性质,周阳具有自首情节。

本院二审查明,原判认定被告人周阳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程秀林、顾余年、王成、姜巍犯聚众斗殴罪,被告人侯晓凯犯窝藏罪的事实清楚,有凶器尖刀及尖刀上血迹DNA鉴定意见,指认现场笔录,证人陈威、王志伟、王璐、王传友、尹德生、李长冬、孙长胜、李秀英、孔祥春、吕萍、韩广臣、徐保华、王坤龙等人证言,破案经过,各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印证,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属实。周阳一方参与斗殴的有三人,周阳持单刃尖刀,薛凌飞持方形菜刀,姜巍没有持凶器,其中只有周阳与被害人蒋家宝有接触,薛凌飞和姜巍没有接触过蒋家宝。周阳供认其用尖刀刺蒋家宝胸部一刀,现场目击证人孔祥春证实周阳打架时手持一把尖刀。蒋家宝身上只在左前胸部有一处单刃锐器伤,与周阳供述的捅刺部位和所持尖刀特征相符,可以认定周阳持刀刺死蒋家宝的事实。蒋家宝与周阳产生矛盾后,纠集他人要与周阳斗殴,周阳没有回避,引发本案发生,双方对矛盾激化互有责任。周阳有自首情节,一审判决已予以考虑。

本院二审认为,周阳在聚众斗殴中致人死亡,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程秀林、顾余年、王成、姜巍聚众斗殴,其行为已经构成聚众斗殴罪。侯晓凯明知程秀林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藏匿住所,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周阳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周阳和被害人蒋家宝对双方矛盾激化互有责任。一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二审法院依据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意见:(一)周阳构成故意杀人罪。孙长胜证言证实,周阳亲口说蒋家宝的伤是周阳“干的”,还证实“划蒋三的刀让那个人用镐把打掉了”。李长冬证言也证实周阳刺中了蒋家宝,同时证实只有周阳接触过蒋家宝。周阳在原审对故意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二)被害人蒋家宝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可酌情对周阳从轻处罚。(三)蒋家宝用菜刀砍周阳后,菜刀刀片脱落,转身逃跑,周阳追打,并用弹簧刀刺中蒋家宝,在此过程中,蒋家宝对周阳的不法侵害已经消失,周阳不构成正当防卫。

周阳辩称:其没有斗殴的故意;侦查机关对其刑讯逼供;吉林市公安局与吉林省公安厅出具的鉴定结论能够证明致蒋家宝死亡的凶器不是其所持卡簧刀。

周阳辩护人提出:原判决、裁定认定周阳刺死蒋家宝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周阳犯故意杀人罪适用法律错误。(一)周阳没有斗殴的准备,周阳构成正当防卫。(二)吉林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吉林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先后两次对周阳的卡簧刀进行检验,都没有检验出蒋家宝的DNA,蒋家宝胸部创口不是周阳所持卡簧刀造成。(三)证人孙长胜、李秀英等人对周阳不利证言是案发后很久取得,且前后矛盾,不能采信。(四)顾余年的轻伤是周阳造成的,周阳仅应对顾余年轻伤承担刑事责任。

经再审查明,原判决、裁定认定周阳在聚众斗殴过程中用卡簧刀刺中蒋家宝左胸部一刀,致其死亡;刺中顾余年,致其轻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凶器卡簧刀及卡簧刀上的血迹DNA鉴定意见、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意见、指认现场笔录、证人证言、破案经过、各被告人供述等。

另查明,蒋家宝菜刀刀刃崩飞后转身逃离,周阳仍持刀继续追赶。上述事实有尹德生、李长冬证言和周阳、姜巍供述证实,足以认定。

关于周阳提出其有罪供述系非法证据,应予排除的意见。经查,周阳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在侦查阶段和原审始终承认是其刺中蒋家宝,原判决、裁定据此认定其构成自首。周阳在原审没有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周阳在再审中提出排除非法证据,但未提供证据和线索。对周阳该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周阳及其辩护人提出孙长胜、李秀英等人证言不应采信的意见。经查,前述证人证言取得方式并无违法之处。本案案发时间很短,现场十分混乱,证人证言存在模糊甚至一定程度矛盾符合客观实际。周阳及其辩护人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周阳及其辩护人提出蒋家宝胸部创口不是周阳所持卡簧刀所致,原判决、裁定认定周阳致死蒋家宝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周阳详细供述了刺中蒋家宝的经过,与李长冬、姜巍证言证实的经过相符;孙长胜和李长冬证言证实,周阳在车上找刀,还说自己刺中了蒋家宝;王传友、李长冬证言和姜巍供述证实,姜巍、薛凌飞没有能接触到蒋家宝;周阳一方参与斗殴的有三人,周阳手持单刃尖刀,薛凌飞持方形菜刀,姜巍没有拿凶器;蒋家宝身上只在左前胸有一处单刃锐器伤,与周阳供述捅刺部位和所持尖刀特征相符。原判决、裁定认定周阳持刀刺中蒋家宝左胸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周阳及其辩护人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周阳及其辩护人提出周阳没有聚众斗殴故意的意见。经查,周阳供述称:“当时没有想到蒋家宝能把事情整这么大,把白石山一帮老流氓都给找来了,感觉顶多他就在黄松甸找几个人过来,摆个阵势让我服软,或者当众打我,再说黄松甸的人我都认识,假如真打起来我也不会太吃亏。”另外,薛凌飞说要打架,周阳也没有出言阻止,且周阳随身携带卡簧刀,做好了斗殴的准备。因此,周阳具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周阳及其辩护人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周阳辩护人提出周阳行为构成正当防卫的意见。经查,蒋家宝转身逃离后,周阳仍持刀继续追打,周阳的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周阳辩护人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检察机关关于周阳不构成正当防卫的意见成立。

关于检察机关提出蒋家宝在案件起因上有过错的意见。经查,周阳、蒋家宝二人商谈不成发生口角,周阳即离开。但蒋家宝纠集数人,还事先准备了镐把和菜刀等作案工具,乘坐两辆车,先到周阳家寻找不成,又给周阳打电话找到其吃饭地点,蒋家宝率先动手,其他人随即用镐把参与斗殴,蒋家宝对案件发生有过错。检察机关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周阳与蒋家宝因协调赔偿事宜未成聚众斗殴,平日素无矛盾;周阳刺死蒋家宝的行为发生在聚众斗殴过程中,目的是为了通过伤害蒋家宝使其放弃或丧失反抗能力;根据尸体检验报告,周阳胸部只有一处单刃锐器伤,周阳也供认只刺了一刀;周阳刺中蒋家宝后即脱离与蒋家宝的接触,没有进一步伤害的行为。因此,周阳没有杀死蒋家宝的故意。周阳还刺中顾余年,致其轻伤。周阳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判决、裁定认定周阳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属适用法律错误,应当改判。原判决、裁定未认定周阳追打蒋家宝情节,部分事实认定不清,予以纠正。蒋家宝对案件发生有过错,且周阳构成自首,对周阳可从轻处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吉中刑初字第8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二、三、四、五、六、七、八项。

二、撤销本院(2013)吉刑三终字第51号刑事裁定和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吉中刑初字第8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即“周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从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之日起计算。”

三、周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0月20日起至2023年10月19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 刚

代理审判员  任淑秋

代理审判员  苏 浩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郭鹏昆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