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何伟平江银英相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30 14:57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1民终51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何伟平,男,1967年5月3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永辉,广东青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银英,女,1956年11月1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燕芳,女,1981年9月1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系江银英女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汉文,男,1986年4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系江银英儿子。

原审第三人: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大刀沙村民委员会,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大刀沙路393号。

负责人:赵家升,职务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美莹,广东纬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何伟平与被上诉人江银英、原审第三人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大刀沙村民委员会因相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3民初73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何伟平向本院上诉请求:1.撤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3民初7380号民事判决,改判江银英拆除番禺区××镇大刀沙路××号东侧机耕路通道上的铁闸门;2.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江银英承担。事实和理由:1.原审判决认定铁闸门所在道路所有权或使用权归江银英是错误的,该道路应属于村民的公共道路。2.原审判决错误认定道路所有权或者专有所有权归江银英,导致错误适用物权法第八十四条、八十七条。3.本案的关键并非江银英在其自留地上建造铁门,而是在公共道路上建造铁门,妨碍所有村民通行及何伟平同行,其建造铁门的行为是违法行为,故铁门应予拆除。4.铁门位于江银英北面屋后,平时生活上极少通行使用,其房屋及大门朝南,有道路通行,为日常生活的主要通道,但其将屋后的道路用铁门封闭,妨害村民通行,也违反公平原则。5.原审判决认定江银英留1.05米宽的道路供何伟平通行即可,不必拆除铁门,然而江银英建造的铁门将何伟平的鱼塘锁在里面,如此窄的道路妨碍必要的生产设备和物资进出。表面上江银英将门栓除掉,但还是没有达到进出鱼塘的便利程度,鱼塘必须定期清理淤泥,将导致鱼塘不能使用。涉案铁门只是除掉门栓,江银英可能随时将门栓重新拴住。6.涉案鱼塘是何伟平父亲1984年获得的鱼塘,公共村道路是进出鱼塘的唯一通道,而江银英获得涉案公共道路是2011年以后,从公平原则出发应当保证在先权利。7.江银英将铁门刚好堵住鱼塘,实际上是可以后移,村委同意将另外其他地方分配给江银英作为补偿,将原公共道路收回,但是其不同意,其就是为了达到实际占有鱼塘的目的。8.该门如果有纪念意义,应该拆除而不是毁掉,还是可以保留其纪念意义。

被上诉人江银英辩称,不同意何伟平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大刀沙村民委员会述称,江银英已经留1.5米宽给何伟平使用,合理与否我方不做表态。

何伟平向原审法院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江银英将位于番禺区××镇大刀沙路××号东侧机耕路通道上的铁闸拆除,排除江银英对何伟平正常通行鱼塘的妨碍;2.本案诉讼费由江银英承担。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何伟平与江银英均为大刀沙村村民,江银英居住使用的位于大刀沙路625号的房屋与何伟平享有使用权的一处鱼塘相邻,江银英房屋北侧宽1.55米的道路是何伟平通往该鱼塘的唯一道路。江银英已故配偶于2015年前后在该道路上修建了一道铁闸门,闸门一侧宽0.5米的部分固定在地面,另一侧宽1.05米的部分是可开关的铁门,铁门上安装了铁栓,拴住时只能从一侧开门,另一侧无法开门。何伟平认为该铁闸门妨碍其通往鱼塘,故与江银英产生纠纷。

大刀沙村相关负责人曾就此纠纷居中调解,并出具调解证明:因2011年12月26日,我村调整农田及自用地时工作人员误把公共道路丈给了江银英所有,于是江银英在公共道路上自建了铁门,何伟平有一口鱼塘是必经此路进入,江银英自建铁门导致何伟平无法进入鱼塘,我村在过年期间曾多次进行调解,还请过本村律师、驻村干部、司法部门进行调解,经村委协商村愿意将误丈量给江银英的公共道路以补偿方式收回,但她不愿意,所以无法调解。

城管部门曾应何伟平的投诉到现场查看,但未作出处理决定。

双方当事人对于以下事实和证据存在争议:1.关于铁闸门所在道路的使用权问题。何伟平主张,铁闸门所在道路属于村民公用道路,江银英无权在其上修建铁闸门。大刀沙村委会称,铁闸门所在道路原本是一条机耕路,由何伟平、江银英两家使用,而因该道路是通往江银英房屋的唯一道路,故江银英家对该土地实施硬底化;后来,村里规划在江银英房屋门前另外新建了机耕路,由于新的机耕路占用了江银英的分配额度,所以在2011年12月26日分配土地时,大刀沙村委会将铁闸所在道路分配给了何荣基(现由江银英使用)作为自留地使用。为此,大刀沙村委会提交了何伟平、何荣基(现由江银英使用)的五边地(自留地)分配图纸,并称自留地是由村根据承包土地的情况调整的,年限为20年。何伟平、江银英对该图纸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2.关于铁闸门是否妨碍何伟平通行的问题。江银英称,铁闸门主要是为了防止家中小朋友进入鱼塘而修建的,修建时何伟平是同意的,铁闸门里面江银英的房屋还有一道门;铁闸门从建立至今从未上锁,以后也不会上锁,何伟平是可以通行的,几年来其也未向江银英提出过异议;因铁闸门是江银英已故配偶修建,具有纪念意义,故江银英只同意拆除铁栓,不同意拆除铁闸门。第一次庭审后,江银英拆除了铁闸门的门栓,并向原审法院提交了拆除门栓后的铁门照片。何伟平则主张,铁闸门确实未上锁,但是铁栓从里面拴住之后外面是无法打开的,自2014年铁闸门建立以来,何伟平一直无法正常通行至鱼塘,也没有在鱼塘经营,鱼塘现已荒废;确认江银英在第一次庭审后已将铁闸门的门栓拆除,但是铁闸门有一边是固定在地上的,即使另一边门打开,门口也较窄,车辆无法通行,何伟平如需搬运砖石等至鱼塘不方便,因此,何伟平坚持要求江银英将整道铁闸门拆除。另外,原审法院询问何伟平铁闸门与其鱼塘的距离,何伟平表示一过铁闸门就是其鱼塘。

原审法院认为,涉案铁闸门所在的道路,经大刀沙村委会确认并提交自留地分配图纸证实为分配给何荣基(现由江银英使用)的自留地,原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江银英在自留地上修建铁闸门本属于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据各方当事人陈述,城管部门到场查看后亦未对此作出处理。但因铁闸门所在道路是何伟平通往其鱼塘的唯一道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第八十七条规定,“不动产权利人对相邻权利人因通行等必须利用其土地的,应当提供必要的便利。”江银英理应向何伟平提供通行的便利。原有铁闸门在门栓拴住时只能从一侧开门,确实妨碍了何伟平的通行。而江银英在本案原审诉讼过程中已将门栓拆除,铁门打开时宽度为1.05米,何伟平可以从该铁门处顺利通行。至于何伟平以铁闸门一边固定在地面、搬运货物的车辆无法通行为由坚持要求江银英将整道铁闸门拆除的请求,由于何伟平自认一过铁闸门即到达其鱼塘,故即使其需要向鱼塘搬运货物,亦可将运货车辆停放在铁闸门门口,再将货物搬至鱼塘;未上锁的铁闸门并不对其使用鱼塘造成实质性的阻碍,其坚持要求江银英将整道铁闸门拆除不符合处理相邻关系中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原审法院对其请求不再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七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何伟平的全部诉讼请求。原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何伟平负担50元,由江银英负担50元。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二审另查明,经现场查看,涉案铁闸门在水平方向及垂直方向上均存在门框。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综合双方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涉案铁闸门是否应当拆除的问题。本院对此评析如下:何伟平的鱼塘位于涉案铁闸门与江银英房屋之间,铁闸门所在的道路是江银英进出其房屋的通道之一,也是何伟平通往其鱼塘的唯一道路,何伟平进出其鱼塘必须通过涉案铁闸门。如考虑房屋的居住安全,完全可以将铁闸门建在靠近江银英房屋的一侧,既能保障江银英居住安全也不影响江银英通行,同时也不会妨碍何伟平进出鱼塘。而涉案铁闸门所在的道路是何伟平通往其鱼塘的唯一道路,且即使将门栓拆除后的铁闸门打开,其固定在地面的部分不仅减少了原本道路的可通行部分的宽度,同时该铁闸门水平方向上的门框也限制了通行的高度,给何伟平进出鱼塘及进行必要的作业等造成妨害。更为重要的是,涉案铁闸门打开与否依靠人为因素,主观随意性大,对于何伟平的相邻通行权无法保障。因此,在涉案铁闸门的拆除对江银英的房屋居住安全不造成影响,而其存在对何伟平的合理通行造成妨碍的情况下,江银英理应排除妨碍,拆除涉案铁闸门为何伟平的合理通行提供必要的便利。至于江银英主张因涉案铁闸门具有纪念意义而不同意拆除,本院认为,其可通过其他方式达到纪念目的,而不应以此作为拒绝为相邻权利人提供必要便利的理由,故本院对其该主张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何伟平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3民初7380号民事判决;

二、被上诉人江银英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拆除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大刀沙路627号东侧机耕路通道上的铁闸门。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00元,均由被上诉人江银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韩 方

审判员 茹艳飞

审判员 林旭群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吴煜伦

周蓓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