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与侯记聪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9 14:01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2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舜红,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始土,广东凯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志锷,广东凯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侯记聪,男,汉族,1968年2月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侯承超,广州市花都区新华街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上诉人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因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2013)穗花法东民初字第4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是以起重服务、普通货运、货物专用运输(搬家运输),货运代理为经营范围的专业起重服务公司。被告虽自有吊车,但其尚未取得驾驶吊车进行吊卸操作的资格认证。

2012年5月5日,原告与案外人广东欧派家居集团有限公司家具二厂达成协议,由原告承担为该案外人在花都区的厂区内吊卸设备的工作,但原告并未使用本公司的人员和设备来完成该工作任务,而是通过中间人介绍,请被告使用其自有吊车来完成该次吊卸任务。由于原、被告在吊卸前沟通准备不足,造成吊车吊卸金田豪迈180电子锯时发生意外,该电子锯从约2.5米高处坠地,电子锯受损。事故发生后,欧派公司、金田豪迈公司及原、被告四方共同勘察现场后,共同签署了一份《起吊事故说明》,其内容为:“在5月5日下午4:30,外请忠大搬家公司在起吊电子锯H180时吊车出现事故,在设备离地面2.5米高度时,掉落下来。6:30分厂家(豪迈)已来人在现场拍照,豪迈设备工程师经过一番外面观察,初步判断设备的锯车损坏,主锯马达严重变形,电箱内部无器件脱落,锯车防护罩掉落,但具体的还要等试车时,才能知道设备主要功能行不行。”2012年5月7日,原、被告共同签署了一份《说明》,其内容为:“2012年5月5日下午4:30分,忠大公司请侯记聪吊车到梯面欧派厂吊卸设备(电子锯H180)在吊车吊起设备准备往地面放时,设备在离地面2.5米高度滑落地面,造成设备损坏,侯记聪驾驶吊车无牌照,现设备损坏的维修费用由忠大公司与侯记聪协商赔偿。”双方就分担损失无法协商一致,原告诉至原审法院成讼。

庭审中,原告提交了由损坏设备出售方东莞金田豪迈木工机械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180电子锯配件维修费清单》,证明最终确定该电子锯维修费为134600元;原告提交了广东欧派家居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收款收据》,证明原告已向该公司支付了维修费134600元;原告提交了承运人吉水县宏顺汽车发展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一份,证明该电子锯返厂维修产生运费4800元已由原告支付。被告虽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但被告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原告主张被告每吊卸一件设备,收取原告300元劳务费;而被告主张其为原告提供的是免费的劳务。双方对此均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上诉人在原审诉称,2012年5月5日下午,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聘请原告在其花都区的厂区内吊卸设备。原告为顺利完成该业务,聘请被告用其吊车吊卸该设备。被告承揽了该业务后,用其所有的吊车吊卸金田豪迈180电子锯,吊卸过程中吊车发生故障,导致该电子锯从2.5米高处直接掉落地面,当场造成该电子锯严重变形,电箱内部电子元气件脱落,锯车防护罩脱落等损害事故。后,该设备被运回厂家维修。为维修,原告支付了134600元维修费和4800元运费。原告认为,该损害事故是被告直接造成的,被告承揽了该吊卸业务后,有义务使用安全合格的吊卸工具进行安全的作业。但是被告并未尽到该义务,最终导致事故的发生。故,被告对该损害事故有直接的过错的。应由被告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故向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被告侯记聪向原告赔偿人民币139400元。二、判决由被告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在原审辩称,原告在起诉状中的陈述有部分与事实不相符,被告是按照原告的要求,在原告的指挥下无偿为原告吊卸设备的,设备掉落是因为设备太重引起的意外事件。原告对被告隐瞒了设备的重量和价值,对于设备的损坏存在过错责任。原告在本案中证明设备损坏的证据不充分,故要求被告赔偿的证据不充分,请求院依法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一、本案的具体情况经过。2012年5月5日,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因为有设备需要在花都区的厂区内吊卸,高价聘请了具有吊卸经验和资质的原告负责设备的吊卸工作。无奈,原告并没有使用其自己的设备和人员进行吊卸工作,而是通过被告的一个朋友在附近的农村联系到被告,恳请被告给予帮忙吊卸。为了让被告同意帮忙,原告并没有给被告解释清楚物品的属性、价值、重量等,只是说吊卸的物品很轻,工作很简单,一下子就可以完成了。在原告及朋友的游说下,被告才同意免费帮助原告吊卸设备。当被告到达现场后,发现设备装在一个密封的包装箱内,根本无法看清箱内的物品和重量。原告见被告到达现场后就负责指挥被告吊卸设备。无奈箱内的设备太重,以致在起吊过程中发生掉落。事后,原告在完全没有知会被告的情况下私自与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协商了设备的维修和赔偿事项。从事件发生至起诉之日止,被告从没有收到原告要求与被告核对现场设备和核对设备损坏部分的通知,也没有收到将设备交给物价部门定损并维修的通知。二、原告存在过错,应由其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只是受朋友的委托,代为无偿地帮助原告吊卸设备,被告并没有收取原告支付的吊卸费用,两者不存在承揽关系。相反地,原告与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才真实地存在承揽关系。原告承接该项业务后,并没有使用自己的设备和人员进行吊卸操作,而是瞒着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另行委派被告以自己公司的名义进行吊卸操作,这本身已存在过错。原告明知被告没有吊车驾驶牌照仍委派被告进行吊卸操作,也存在重大过错。因此本案设备的损坏应当由原告自己承担赔偿责任。三、设备定损及维修的程序不合法,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的依据不足。案件发生后,被告由始至终没有亲见过该设备,根本不知道该设备的价值,也不知道设备损坏的具体部位。根据现场包装箱掉落的情况,里面的设备根本不可能损坏如此严重。原告在没有知会被告的情况下私自与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委托第三方对设备定损的程序不合法,因为原告与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长期以来均有生意往来,两者存在利害关系。事件发生后,为了弥补过错,原告尽一切可能地讨好案外人欧派家居集团家具二厂,双方并为此私下达成赔偿协议。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赔偿不知情,对第三方作出的损失定价不知情也不予确认。原告应首先与被告协商确定赔偿责任,之后才共同委托物价部门对设备的损坏进行损失定价。第三方对设备损坏部位维修后,应当提供一份正式的维修发票和一份维修明细清单,用以证明第三方维修设备的具体情况及维修花费的具体费用。但本案中,原告只提供了一张普通收款收据即证明其赔偿了设备维修费用134600元。该证据的证明力明显不充分,依法不能够证明本案设备真实的损失。原告私自维修设备并与案外人达成赔偿的行为视为原告同意独自承担赔偿责任,因为原告的单方行为使被告无法明确设备的损坏情况,故原告应当对其行为承担全部责任。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虽对维修费及运费金额有异议,但其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而原告提供的多份书证相互关联、互相印证,与原、被告确认的事故情节吻合,并无明显不合理之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下列证据,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一)书证原件或者与书证原件核对无误的复印件、照片、副本、节录本;(二)物证原物或者与物证原物核对无误的复制件、照片、录像资料等;(三)有其他证据佐证并以合法手段取得的、无疑点的视听资料或者与视听资料核对无误的复制件;(四)一方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制作的对物证或者现场的勘验笔录。”故原审法院确认原告主张的维修费及运费数额,被告的主张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对故事所造成损失的责任分担问题。原、被告虽对被告吊卸设备是否收费问题各执一词,但被告明知自己无操作吊车进行吊卸作业资质的情况下,仍进行吊卸操作,且未严格核实设备重量是否在其吊车承受范围之内即盲目展开工作,进而造成事故发生,属有重大过失,无论是否收费,均须承担赔偿责任;案外人广东欧派家居集团有限公司委托原告进行吊卸设备,看中的是原告所拥有的专业起重服务资质,原告理应珍惜客户的信任,审慎选择操作人员和吊车,保证操作人员具有吊卸操作资格,确保吊车运行正常且足以吊卸目标设备,原告的选择正确与否,直接决定了目标设备能否安全吊卸。原告作为专业起重企业,具有作出正确选择的能力。但原告却草率选择了由无资质的被告自带吊车完成本应由原告自己公司完成的吊卸工作,事前未对被告操作资格进行严格审查,事中未对被告进行足够的确认、提醒,最终导致摔坏设备的事故发生。综合上述双方原因力大小的分析,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作为主导吊卸工作的专业起重企业,在事故中应负主要责任,承担70%的赔偿责任;被告虽不收或收取很少劳务费,但其无证操作、操作不规范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应负次要责任,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134600元+4800元)×30%=41820元。

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四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侯记聪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已垫付的维修费及运费共计人民币41820元给原告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二、驳回原告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44元,由原告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负担1080.8元,由被告侯记聪负担463.2元。

判后,上诉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对责任分担的认定严重不公,明显偏袒上诉人。被上诉人接受我方雇请去完成吊卸工作,他就有义务安全地作业,有义务安全地完成吊卸工作。他对自己造成的损害有完全的过错责任。而本案中的财产损害就是被上诉人自身的过错造成的,被上诉人明知自身不具备从业资格仍然野蛮作业是造成事故的直接责任。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回答法庭询问时说,在吊卸过程中已发现吊车很吃力,于是改为将设备拖到车尾再吊。这说明被上诉人已明知吊车不够承载力仍然野蛮作业。其主观过错是非常严重的。故,理应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一审判决无视被上诉人的直接过错,却以我方为主导吊卸工作的专业企业为由,认定我方对事故承担70%的责任明显错误。我司虽然是专业企业,但在本案中实施吊卸工作的并不是我司,而是被上诉人。我司并不是本案中吊卸作业的主导者,造成事故的原因是被上诉人无证操作和不规范作业。从因果关系来说,被上诉人不规范作业是主要原因,也是直接原因。因此,不应由我方承担主要责任,而应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综上,请求:1、变更原审判决第一项为“侯记聪向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赔偿维修费及运费共计139400元”。2、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服从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将本应由其完成的吊卸工作交由被上诉人自带吊车完成。但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是否有操作吊车进行吊卸作业资质,设备重量是否在吊车承受范围之内、吊车的安全性能是否正常等均未进行严格审查,对最终设备摔坏事故的后果存在一定过失。原审结合双方对事故发生的原因力大小,认定上诉人在事故中负主要责任,由上诉人承担70%的责任,由被上诉人承担30%的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主张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上诉请求无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88元,由上诉人广州市忠大起重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邓娟闰

审 判 员  谷丰民

代理审判员  康玉衡

二〇一四年××月××日

书 记 员  高 亚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