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伍雪芬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9 13:02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1民终660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伍雪芬,女,1977年10月30日出生,汉族,现住广州市增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斌,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光明西路20号首层。

法定代表人:薛双有。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志辉、史煜,均为雅居乐地产置业有限公司职员。

上诉人伍雪芬因与被上诉人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生房地产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2015)穗增法民三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伍雪芬上诉请求:一、雅生房地产公司赔偿伍雪芬赔偿款30000元、物业管理费7664.33元、租金损失125393元、评估费3450元,合计人民币166507.33元(物业管理费计至房屋修复为止,暂计至2014年11月;租金损失从2014年4月20日起以高迪评估[2016]025号《价格评估结论书》为依据计至房屋修复之日止,暂计至2016年12月31日止);二、案件受理费由雅生房地产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案涉房屋因雅生房地产公司设计施工问题造成漏水,经多次修缮仍不能彻底解决房屋漏水受潮问题。案涉房屋于2014年4月出租后漏水,伍雪芬与承租人解除租赁合同并赔偿其损失,该损失应得到法律支持。同时,案涉房屋维修从最初出现漏水至今持续数年,致伍雪芬至今仍未使用案涉房屋。一审法院以合同约定雅生房地产公司只承担维修义务而不承担赔偿责任,判决驳回伍雪芬要求赔偿损失的诉求显失公平,也与法律相违背。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雅生房地产公司违约,应当赔偿损失。

雅生房地产公司辩称:不同意上诉人上诉请求。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伍雪芬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雅生房地产公司立即修复位于增城区××城大道××房墙壁渗水问题,并赔偿伍雪芬30000元、物业管理费(从2013年8月16日至2013年11月30日、2014年2月1日至房屋修复之日止),按每月524.60元的标准计算,暂计至2014年11月为7664.33元)、租金损失(从2014年4月20日起以每月5200元的标准计算至房屋修复之日止,暂计至2015年8月19日的损失为83200元),合计120864.33元;二、案件受理费由雅生房地产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12月30日,伍雪芬(乙方、买方)与雅生房地产公司(甲方、卖方)签订《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含附件一至附件七),约定“……第四条合同标的物基本情况乙方所购商品房为本合同第……XXX房(下称该商品房),房屋地址:增城市荔城街荔城大道306号之二十九(荔城大道306号之二十九)XXX房。……该商品房合同约定建筑面积共126.6平方米,其中,套内建筑面积115.42元平方米,共有分摊面积约11.18平方米。……第七条计价方式和价款甲方与乙方约定按下列第1中方式计算该商品房价款:1.该商品房以套出售,按套内建筑面积计算房价,单价为每平方米(人民币)每平方米15844.08元,总金额(人民币)1828724元……第八条付款方式甲方同意乙方按下列第3种方式支付房款……3.按揭贷款方式付款首期款:自本预售合同网上签订之日起0日内(不超过5日),支付全部房价款的72.66%,金额(人民币)1328724元……除首期款外,剩余房款金额(人民币)500000……须于2011年12月30日前申请办理银行按揭手续,并按照按揭方式付款……第十三条房屋交付甲方应当在2013年4月15日前将作为本合同标的物的房屋交付乙方使用。……第二十五条工程质量保修正常使用下,该商品房的建筑工程质量保修期限不得低于以下期限:……(二)屋面防水工程3年;(三)墙面、厨房和卫生地面、地下室、管道渗漏1年;(四)墙面、顶棚抹灰层脱落1年;……房屋建筑工程保修期从交付之日起计算。在保修期限和范围内的保修费用由甲方负担,但因乙方使用不当或不可抗力等非甲方原因造成的问题除外。甲方应在收到乙方通知后5日内履行保修义务;甲方对保修责任有异议的,应在收到乙方通知后5日内通知乙方。甲乙双方可委托双方认可且具有资的监理单位予以裁定,也可委托有资质的建设工程质量检测机构予以检测,所有费用由责任方承担。在保修期内,乙方发出书面保修通知书5日内,甲方既不履行保修义务也不书面通知保修责任异议的,乙方可以自行聘请他人进行维修,合理的维修费用由甲方承担。……第二十八条乙方使用房屋注意事项该商品房仅作商业(商铺)(用途)使用……第三十一条本合同未尽事宜,可由双方约定后签订补充协议作为合同附件……附件七:本合同补充协议《商品房买卖合同》补充协议卖方(下称甲方)及买方(下称乙方)经友好协商,并在乙方清楚了解《广东省商品房预售管理条例》后,签署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甲乙双方就《商品房买卖合同》订立补充协议,条款如下:……八、对《商品房买卖合同》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的补充约定:1、符合第十四、十六、十七条约定的情形,视为乙方接收该商品房之日起,乙方应按约定向物业服务企业缴交物业服务费及相关公摊费用。否则,物业服务企业有权向乙方追讨欠费及滞纳金。……2、乙方在办理收楼手续过程中所提出的异议,若甲方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作出书面答复和书面处理意见的,乙方应该收楼,甲方由应按实际情况在合理时间内负责修缮,履行《房地产(住宅)质量保证书》规定的义务。修缮期间,乙方同意不向甲方主张赔偿。……十三、甲方按《房地产(住宅)质量保证书》承诺的内容承担保修责任时,乙方应对甲方的保修行为提供必要的便利,如因乙方拒绝甲方进行维修等原因导致甲方无法履行保修责任的,由此产生的责任由乙方承担。……”

2011年12月30日和2012年6月28日,雅生房地产公司出具两张购房款发票给伍雪芬收执,确认收到伍雪芬支付的购房款1328724元和50万元。

2013年5月27日,伍雪芬接收了涉案房屋,并与雅居乐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增城分公司签订《房屋交接确认书》。

2014年11月27日,雅居乐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增城分公司出具一张发票给伍雪芬,确认收取了伍雪芬支付2014年9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的物业管理费2098.40元及滞纳金43.54元。

2015年3月31日,涉案房屋登记到伍雪芬名下,房屋证号为粤房地权证穗字第××号。

2015年5月6日,伍雪芬以涉案房屋存在渗水问题为由,提起了本案诉讼。

本案一审审理过程中:一、伍雪芬、雅生房地产公司确认以下事实,1、《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是双方共同签署,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2、伍雪芬已向雅生房地产公司付清了涉案房屋的购房款;3、涉案房屋已办妥产权证书,套内建筑面积为115.42平方米;4、涉案房屋属于商铺;5、伍雪芬已于2013年5月27日接收了涉案房屋;6、双方约定涉案房屋的交付状态为毛坯交房。

二、伍雪芬作以下陈述,伍雪芬在收楼时并没有发现涉案房屋存在质量问题,在2013年11月中至12月初期间,伍雪芬发现正门进去涉案房屋一楼左边墙壁中靠楼梯的半边墙壁以及二楼左边整片墙壁有发霉的现象,墙上有漏水,从楼顶一直沿着二楼墙壁往下漏至一楼墙壁,为此,伍雪芬向物业公司反映情况,但物业公司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然后伍雪芬打了电话到消委会投诉;之后,雅生房地产公司派人对涉案房屋的漏水进行修复,但雅生房地产公司当时只在涉案房屋楼顶处进行灌浆以及对漏水的墙壁进行了扇灰处理,之后在2014年4月份左右,伍雪芬发现涉案房屋一、二楼左边墙壁有漏水,雅生房地产公司在5月份左右再次进行了修复,但修复效果不理想,涉案房屋的墙壁一直都有水渍,在2014年7月份左右,雅生房地产公司又修复过一次,这次修复后伍雪芬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就把涉案房屋出租了赵伟忠,但在2014年8月份左右,伍雪芬又发现有漏水,雅生房地产公司在8月底进行了修复,因当时天气比较晴朗,伍雪芬就以为雅生房地产公司已修复好了涉案房屋的漏水质量问题。

三、雅生房地产公司作以下陈述,伍雪芬所述的漏水位置不属实,雅生房地产公司接收到伍雪芬的投诉后,查看涉案房屋发现正门左边墙壁(包括一、二楼)靠门口的小部分墙体有漏水,2013年12月左右雅生房地产公司委托物业公司对雅生房地产公司发现的漏水位置进行了修复,具体修复是对涉案房屋楼顶的漏水源头进行凿墙灌浆,对漏水的墙壁进行扇灰处理,并免除了伍雪芬两个月的物业管理费;雅生房地产公司在2014年7月和12月左右对涉案房屋的渗水问题进行过修复,但雅生房地产公司并没有在8月份进行过修复,雅生房地产公司修复的位置主要是涉案房屋顶楼及外墙,因涉案房屋的漏水原因主要是相邻两个商铺的墙壁夹缝存在渗漏。

四、伍雪芬提交照片、《房屋租赁合同》、2014年4月23日的收据、赵伟忠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签署人为赵伟忠,落款日期为2015年4月19日)、2014年7月29日的收据、银行刷卡存根、物业管理费发票一张、发票电子记录打印件等证据,拟证明因涉案房屋存在渗水的质量问题导致伍雪芬产生了租金及物业管理费等损失。其中《房屋租赁合同》载明的签订时间为2014年4月20日,出租方与承租方分别是伍雪芬与赵伟忠,租期期限为2014年4月20日至2019年4月19日,2014年4月20日至2018年4月19日期间每月租金为5200元,2018年4月20日至2019年4月19日期间每月租金为5720元,在签订合同当天赵伟忠必须支付押金10000元及一个月房租,之后每月租金在20日前支付。2014年4月23日收据的内容为伍雪芬收到赵伟忠的押金10000元。2014年7月29日收据的内容为伍雪芬支付赵伟忠押金及违约金30000元。《证明》的内容为赵伟忠承租涉案房屋存在墙壁渗水,致无法正常使用,造成极大经济损失,经双方协商解除了租赁合同,并收取伍雪芬退还的三倍押金30000元。雅生房地产公司对于伍雪芬提供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都不予认可。雅生房地产公司主张伍雪芬所称的租赁不属实,伍雪芬提供的租赁合同存在伪造,伍雪芬自称是在2014年7月维修好涉案房屋后出租给他人使用,但为何又在2014年7月份赔偿给赵伟忠30000元,而且该赔偿金额没有任何依据。

五、伍雪芬提交申请书,要求对涉案房屋自2014年4月20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租金市场价值进行评估。经双方协商,由一审法院摇珠确定了广东高迪评估咨询有限公司进行评估,伍雪芬为此支付了评估费3450元。广东高迪评估咨询有限公司于2016年5月18日作出高迪评估[2016]025号《价格评估结论书》,评估结论书载明涉案房屋建筑面积131.15平方米,套内建筑面积为115.42平方米,一楼套内建筑面积为62.17平方米,二楼套内建筑面积为53.25平方米,参照广州市房屋租赁管理所公布的《广州市房屋租金参考价》中,与涉案房屋同地段、同类用途(商业用途)的一楼、二楼商铺有月租金参考价,经市场调查与涉案房屋同地段的一楼、二楼商铺的月租金分别为:2014年一楼月租金为每平方米35元,二楼月租金为每平方米18元,2015年一楼月租金为每平方米48元,二楼月租金每平方米24元;经计算,2014年一楼的月租金为2176元(62.17平方米×35元/月·平方米),2014年二楼的月租金为959元(53.25平方米×18元/月·平方米),2015年一楼的月租金为2984元(62.17平方米×48元/月·平方米),2015年二楼的月租金1278元(53.25平方米×24元/月·平方米);评估结论为涉案房屋在2014年4月20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租金价值为74249元。伍雪芬对于高迪评估[2016]025号《价格评估结论书》没有异议,要求对于2016年1月1日至雅生房地产公司修复好涉案房屋漏水问题之日止的租金损失标准按照评估结论书中2015年的租金标准计算。雅生房地产公司对于高迪评估[2016]025号《价格评估结论书》没有意见,雅生房地产公司认为在涉案房屋经修复后渗水很轻微或根本不存在渗漏的情况下,伍雪芬完全可以将商铺出租或自用,但伍雪芬至今都不使用涉案房屋,所以损失扩大的后果完全是伍雪芬自己造成,相应的损失应由伍雪芬自行承担,雅生房地产公司不同意向伍雪芬赔偿租金损失。

六、伍雪芬主张涉案房屋在2015年7月左右经雅生房地产公司修复之后,房屋的一楼左边墙壁已没有漏水,要求对涉案房屋二楼左边整片墙体是否存在漏水、漏水位置、漏水原因、漏水范围等申请鉴定。经双方协商,由一审法院摇珠确定了广州市今盛房屋安全鉴定事务所有限公司进行鉴定,伍雪芬为此支付了鉴定费18998元,广州市今盛房屋安全鉴定事务所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20日作出今盛鉴字[2016]0054号《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鉴定日期为2016年8月22日,主要检查情况综述一栏载明涉案房屋墙面抹灰出现起泡、泛黄、脱落或发霉等异常现场主要集体地室内一楼和二楼的西墙,与该室紧邻的西侧楼梯间的东墙面、二楼南侧通道的伸缩缝周边抹灰同样出现上述现象。鉴定结论为:1、上述墙面抹灰出现起泡、泛黄、脱落或发霉等异常现象,从其表现特征分析为渗漏影响的结果,属于伸缩缝渗漏遗留的痕迹;2、根据调查的文件资料和相关人员口述显示,涉案房屋与其西侧楼梯之间的伸缩缝周边墙面和顶楼范围,因渗漏问题经多次反复维修,过程中仍出现反复渗漏,最后一次修复在2016年年初(1-2月);3、现场检查上述渗漏遗留痕迹为干燥状态,检查日期为晴天;4、现场检查发现,天面伸缩缝的西侧汇水区域(约188平方米)只有东南角一处排水方管,且伸缩缝东侧区域设置横管向此排水立管排水;综合上述,涉案房屋天面的伸缩缝西侧汇水区域的排水管设置较少,未能充分达到设计规范要求的“建筑屋面各汇水范围内,雨水排水立管不宜少于2根”的标准,因此容易导致在暴雨天气,天面排水不及而引起在集水沟等部位积水,若伸缩缝本身或周边集水沟的防水措施不充分严密,则伸缩缝下方的部位在雨季将出现反复渗漏情况,而该商铺的填充墙体为灰砂砖墙体,其吸水性强,容易吸收渗漏水而出现的受潮导致其墙面抹灰起泡、发霉等现象。上述的鉴定报告“处理建议”一栏载明“处理建议(仅供参考):鉴于,涉案部位渗漏情况受天气影响因素较大(鉴定检查时为晴天,渗漏痕迹干燥),且在2016年年初(1-2月)最后次修复后,各方当事人对修复效果看法不一致,故建议采取以下处理措施:1、按《建筑给水排水设计规范》GB50015-2003(2009年版)的相关规定,增加天面的排水立管。2、在伸缩缝周边的集水沟进行蓄水试验,试验后如出现渗漏,则须按相关规范重做伸缩缝及周边的防水措施。3、待上述处理完后,可对受渗漏影响的墙面铲除抹灰按原状修复。”伍雪芬对于今盛鉴字[2016]0054号《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没有异议,伍雪芬认为雅生房地产公司在设计施工过程中存在问题,是造成涉案房屋漏水的主要原因。雅生房地产公司对于今盛鉴字[2016]0054号《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没有意见。雅生房地产公司主张今盛鉴字[2016]0054号《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明确了涉案房屋已修复完成,不再存在漏水的情况。关于涉案房屋漏水修复问题,雅生房地产公司称在2015年7月左右,雅生房地产公司在涉案房屋的天面做了防水、在夹缝(伸缩缝)下方增加了一条引水管,天面流下来的水会直接引向该水管排走,2016年1月左右,雅生房地产公司又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一次大面积修复,经雅生房地产公司修复之后,涉案房屋已没有渗漏现象。伍雪芬称2016年7月份下了一场大雨后,涉案房屋左边靠伸缩缝的墙壁仍然渗水,对此伍雪芬有告知雅生房地产公司,但雅生房地产公司没有派人前往查看。雅生房地产公司回应伍雪芬在2016年7月并没有向雅生房地产公司反映涉案房屋有渗漏的现象。

一审法院认为:伍雪芬、雅生房地产公司于2011年12月30日签订的《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双方应依约履行各自义务。

根据伍雪芬、雅生房地产公司的陈述可知,伍雪芬于2013年5月27日接收涉案房屋后,自2013年12月前后发现涉案房屋西墙(即面对正门的左边墙壁)的渗水现象起,雅生房地产公司曾在2013年12月、2014年5月、7月、12月、2015年7月、2016年1月前后对涉案房屋进行过多次维修。伍雪芬主张经雅生房地产公司在2015年7月的维修后,涉案房屋一楼西墙不存在渗漏,但二楼西墙仍有渗水。2016年1月最后一次维修后至今涉案房屋的渗水问题仍未解决。雅生房地产公司主张自2016年1月的大修之后,目前涉案房屋的渗漏问题已修复好,不存在渗漏现象。广州市今盛房屋安全鉴定事务所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20日作出今盛鉴字[2016]0054号《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的鉴定结论为涉案房屋的一、二楼西墙抹灰出现起泡、泛黄、脱落或发霉等异常现象,属于伸缩缝渗漏遗留的痕迹,由于涉案房屋天面伸缩缝西侧汇水区域的排水管设置较少,未能充分达到设计规范的“建筑屋面各汇水范围内,雨水排水立管不宜少于2根”的标准,容易导致在暴雨天气,天面排水不及而引起在集水沟等部位积水,若伸缩缝本身或周边集水沟的防水措施不充分严密,则伸缩缝下方的部位在雨季将出现反复渗漏情况,而该商铺的填充墙为灰砂砖墙体,其吸水性强,容易吸收渗漏水而出现受潮导致其墙面抹灰起泡、泛黄、发霉等现象。由此可见,因为雅生房地产公司未按设计规范要求的标准建设排水立管,导致涉案房屋的西墙容易在雨季或暴雨天气的情况下出现反复渗漏造成受潮的现象,即使雅生房地产公司进行了多次修复仍未彻底解决该问题。根据《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屋面防水工程3年”约定,上述情况属于合同约定的质量保修范围并在保修期限内。因此,雅生房地产公司应按合同约定对涉案房屋因渗漏出现受潮问题按《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的建议履行保修义务。综上,伍雪芬要求雅生房地产公司修复涉案房屋西墙渗水问题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关于伍雪芬主张的赔偿30000元、物业管理费以及租金损失等问题。根据广州市今盛房屋安全鉴定事务所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20日作出今盛鉴字[2016]0054号《房屋完损性鉴定报告》可知涉案房屋的一、二楼西墙抹灰出现起泡、泛黄、脱落或发霉等异常现象,该情况属于伸缩缝渗漏遗留的痕迹,并不存在伍雪芬主张因房屋西墙存在明显的渗水、漏水现象导致不能正常使用房屋的情形。而且,雅生房地产公司在接到伍雪芬反映的渗水问题之后,有按照《广州市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售)》约定履行保修义务,虽然雅生房地产公司进行多次维修仍不能彻底解决涉案房屋西墙因渗水出现的抹灰起泡、泛黄、脱落或发霉等受潮问题,但涉案房屋因渗漏遗留的受潮痕迹并不影响伍雪芬正常出租使用涉案房屋,而且上述合同中只是约定了雅生房地产公司对此要承担保修义务。因此,伍雪芬主张雅生房地产公司赔偿30000元、物业管理费、租金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于2016年12月7日作出如下判决:一、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个月内对伍雪芬购买的位于广州市增城区××城大道××房的渗水问题进行修复;二、驳回伍雪芬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820元,由伍雪芬负担2720元,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00元。评估费3450元,由伍雪芬负担鉴定费18998元,由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伍雪芬已预交的鉴定费18998元不予退回,由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伍雪芬支付鉴定费18998元。

本院二审期间,伍雪芬、雅生房地产公司对一审查明认定的事实均没有异议,也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伍雪芬确认近期大雨没有发现渗漏,暂时不需要修复。

本院认为,双方对于雅生房地产公司应当对涉案房屋渗漏问题承担修复责任没有异议。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伍雪芬要求雅生房地产公司赔偿损失应否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若干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交付使用的房屋存在质量问题,在保修期内,出卖人应当承担修复责任;出卖人拒绝修复或者在合理期限内拖延修复的,买受人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修复。修复费用及修复期间造成的其他损失由出卖人承担。”据此,若房屋存在质量问题,出卖人不仅应依法承担修复责任,也应承担修复期间造成的其他损失。涉案房屋存在渗漏问题,经多次修复仍未彻底解决,必然对房屋的正常使用造成影响和妨碍,雅生房地产公司应当赔偿伍雪芬因此遭受的损失。

关于损失的认定。涉案房屋的质量问题表现为伸缩缝的排水缺陷造成墙面渗漏,墙面抹灰起泡发霉等现象,对房屋的使用价值会造成一定影响,但不足以导致房屋的整体完全无法使用。伍雪芬主张其2014年4月将房屋租赁给赵伟忠并因房屋渗漏问题导致合同解除并向赵伟忠赔偿30000元,但伍雪芬提供的有关租赁关系证据材料与其陈述存在矛盾,且不符合通常租赁关系交易习惯,且涉案房屋照片显示该房屋并无明显经营装修痕迹,因此本院对伍雪芬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涉案房屋没有正常出租经营,可能既有伍雪芬的主观判断因素,也有市场行情不佳等因素,但房屋渗漏也是重要因素。因此,雅生房地产公司应当酌情赔偿从发现质量问题到基本修复期间伍雪芬的租金损失。因伍雪芬在二审期间确认近期大雨没有发现渗漏,认可2016年1月最后一次修复已基本解决渗漏问题,综合考虑本案情况及双方诉辩主张,本院酌定雅生公司参照高迪评估[2016]025号《价格评估结论书》同期租金标准的50%向伍雪芬支付自2014年4月20日至2016年1月20日期间的租金损失。根据上述评估租金标准,经计算,2014年4月20日至2016年1月20日期间的租金为79359元(3135元/月×9 4262元/月×12),雅生房地产公司应赔偿伍雪芬租金损失39679.5元。

伍雪芬要求雅生房地产公司承担赔偿款、物业管理费及超出上述范围的租金损失,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但在认定雅生房地产公司承担质量责任的情况下,未支持伍雪芬任何损失赔偿请求,不甚恰当,本院予以纠正。伍雪芬的上诉请求部分有理,本院予以相应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2015)穗增法民三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

二、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广州雅生房地产有限公司向伍雪芬赔偿租金损失39679.5元。

一审案件受理费2820元,由伍雪芬负担1920元,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900元。评估费3450元、鉴定费18998元,均由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案件受理费3620元,由伍雪芬负担2720元,广州雅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9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邓娟闰

审判员  陈珊彬

审判员  杨晓怡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四日

书记员  林北征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