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梁志平邱志锋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8 13:37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450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梁志平,女,1974年9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水华,男,1974年10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系梁志平丈夫。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邱志锋,男,1983年7月1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邱伟强,男,1981年8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邱淡明,男,1966年7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邱水锦,男,1958年1月2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

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华东,广东臻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梁志平与被上诉人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法院(2018)粤0117民初28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及认定:梁志平、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是广州市从化区温泉镇南平村三山队人。2017年11月11日下午17时左右,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祭祖回来,在祠堂门口道路旁,梁志平种有南瓜的土地边上烧香、烛、纸,梁志平认为烧死了南瓜,于是与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发生争吵、拉扯。过程中,梁志平咬伤邱伟强的右手拇指,进而邱水锦等与梁志平发生了打架,后来经劝阻结束。

2017年11月11日18时左右,梁志平到从化区街口街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门诊治疗,同年11月13日到该院住院治疗,医院诊断为闭合性胸部损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左肾结石,并对左肾结石之外的损伤进行了治疗,2017年11月27日出院。出院医嘱注意休息、加强营养、建议全休一周等。2017年12月7日梁志平再次到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医院诊断为右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并栓塞、腰4/5椎间盘突出、腰5/骶骨1椎间盘轻度突出,并对右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并栓塞进行了治疗,2017年12月19日出院。邱水锦预付了10000元医疗费给梁志平。

2017年11月12日、19日,邱伟强到从化区街口街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门诊治疗,医院诊断为右拇指咬伤,并予治疗。

2018年6月15日,广州市公安局从化区分局灌村派出所对梁志平处以罚款200元的处罚,对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分别处以行政拘留10日及罚款500元的处罚。

对于梁志平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治疗的费用,为了查明是否用于治疗打架所致损伤,原审法院向该院发出了调查取证函。该院函复原审法院称票据号码为KG23097952、KG23097947、KG23097915、KG23055932的费用属于治疗打架所致损伤,其余费用是针对静脉血栓及相关症状治疗发生,梁志平两次住院所用药物并无针对“肾结石”和“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疾病治疗。根据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的函复以及其他证据,已经可以判断梁志平主张的医疗费、后续治疗费是否属于治疗打架所致的损伤,为此,邱水锦提出委托司法鉴定的申请,原审法院不予接纳。

对于梁志平、邱伟强的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广东省2017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的规定,原审法院认定如下:

一、梁志平的损失

(一)医疗费、后续治疗费,2017年11月12日至2017年11月27日发生的费用11412.39元,梁志平提供了治疗病历、住院证明书、出院记录、医疗费单据及费用明细清单等予以证明,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其余的费用,梁志平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治疗的病症是由于打架所致或引发的,应自行负担。为此,原审法院确认其医疗费为11412.39元。梁志平主张邱水华的费用没有依据,原审法院不予审查;

(二)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梁志平主张误工时间56天(第一次住院14天,第二次住院12天,出院医嘱卧床休息一个月),原审法院认为,梁志平不能证明第二次住院治疗右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并栓塞,是由于打架所致或引发的,为此,原审法院只确认第一次住院14天属于误工时间。至于误工损失,梁志平在家务农,其误工损失应参照广东省2017年度国有同行业(农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32764元的标准计算,梁志平主张参照广东省2017年度国有同行业(林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36050元的标准计算没有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即误工费是1256.7元;

(三)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梁志平主张护理时间与误工时间相同,原审法院对此认定与误工时间的认定理由一致,确认护理时间14天。至于护理费的标准,梁志平由其丈夫护理,其丈夫在家务农,宜参照广东省2017年度国有同行业(农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32764元的标准计算,梁志平主张参照广东省2017年度国有同行业(林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36050元的标准计算没有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即护理费是1256.7元;

(四)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梁志平第一次住院14天,每天按100元的标准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400元。第二次住院12天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不予确认;

综上,梁志平的损失有医疗费11412.39元、误工费1256.7元、护理费1256.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00元,一共15325.79元。

二、邱伟强的损失

(一)医疗费,邱伟强主张406.06元,提供了治疗病历、医疗费单据予以证明,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二)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邱伟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存在误工损失,为此,邱伟强主张误工费15000元的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梁志平与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是同一经济社人,双方理应按照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好邻里关系。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在梁志平种有南瓜的土地边上烧香、烛、纸,应当避免损坏其的作物。梁志平见状提出异议,邱水锦等应当予以理解,并表示善意和适当的歉意,但双方各不相让,互相对骂,进而发生梁志平咬伤邱伟强的手指、梁志平被打伤的不良后果。

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虽然无法确定伤害梁志平身体的具体侵权人,但显然是由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共同或单独的行为造成,是身体伤害的直接原因,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应负主要责任,连带赔偿梁志平的损失。梁志平未克制自己的情绪,与邱水锦等争吵、拉扯,对自己身体受伤也有过错,应负次要责任。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原审法院认定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应负担梁志平损失的80%、梁志平自负20%。梁志平的损失有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15325.79元,即应赔偿梁志平12260.63元。邱水锦已支付梁志平10000元,为此,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尚应赔偿2260.63元。对于梁志平主张的其他损失,其未能证明是治疗打架所致损伤发生的费用,原审法院予以驳回。至于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一致认为打伤梁志平的是邱水锦,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不同意赔偿其损失,但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对于邱伟强损失的负担,在争执过程中,梁志平用嘴咬伤邱伟强,应负主要责任,但邱伟强争执中的行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也存在刺激作用,应负次要责任,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原审法院认定邱伟强自负损失的20%、梁志平负担损失的80%。邱伟强的损失有医疗费406.06元,即梁志平应赔偿邱伟强324.85元。对于误工费,邱伟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存在误工损失,原审法院予以驳回。

梁志平在原审诉称:2017年11月11日17时,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在广州市从化区温泉镇南平村三山队因拜山烧香的问题与梁志平产生口角后,用拳脚殴打梁志平,造成梁志平受伤入院治疗,其行为已构成违法,致梁志平的损失有医药费30685.1元、后续治疗费11155.7元、误工费5607.28元(36050元/年÷12个月÷30天×56天)、护理费6055.72元(第一次住院护理费1401.82元=36050元/年÷12个月÷30天×14天;第二次住院护理费1650元;第二次出院后护理费3003.9元=36050元/年÷12个月÷30天×3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600元,为此,请求法院判令:一、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互负连带赔偿梁志平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46103.8元;二、本案诉讼费由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负担。以上事实有医疗费票据及费用明细清单、诊断证明书、护理费收据、住院证明、出院记录、病历、检查报告、行政处罚决定书等予以证明。

邱志锋、邱淡明在原审答辩称:邱志锋、邱淡明与梁志平只是发生口舌之争,没有打梁志平,梁志平的伤是邱水锦所致,请求法院驳回其对邱志锋、邱淡明的诉讼请求。而且其主张的费用包含了邱水华的费用以及治疗非打架所致病症的费用,应当予以剔除。对于梁志平主张的损失,具体意见为:医疗费,梁志平主张的费用中含有治疗其他病的费用、邱水华的医疗费用,应当剔除。第二次住院与损伤无关;后续治疗费,没有证据证明需要到医院外购买药品,不予认可;误工费,第一次住院14天,同意计算误工费,具体由法院认定。其余不予认可;护理费,梁志平受的是轻微伤,不需要护理;住院伙食补助费,第一次住院14天,同意按每天100元计算伙食费,其余不同意。

邱伟强在原审答辩称:邱伟强与梁志平只是发生口舌之争,没有打梁志平,梁志平的伤是邱水锦所致,反而梁志平咬伤了邱伟强的右手拇指,请求法院驳回其对邱伟强的诉讼请求。而且梁志平主张的费用包含了其丈夫邱水华的费用以及治疗非打架所致病症的费用,应当剔除。对于梁志平主张的损失,具体意见为:医疗费,主张的费用中有治疗其他病的费用、邱水华的医疗费用,应当剔除。第二次住院与损伤无关;后续治疗费,没有证据证明需要到医院外购买药品,不予认可;误工费,第一次住院14天,同意计算误工费,具体由法院认定。其余不予认可;护理费,梁志平受的是轻微伤,不需要护理;住院伙食补助费,第一次住院14天,同意按每天100元计算伙食费,其余不同意。

邱水锦在原审答辩称:双方是同村同经济社人。2017年11月11日下午17时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祭祖回来,在祠堂门口烧香、烛、纸,梁志平认为烧死了她的南瓜,于是张口谩骂、诅咒,双方因此发生口角。过程中梁志平冲到邱伟强身边咬伤了邱伟强的右拇指,邱水锦见此才动手打梁志平,后来经大家劝阻,纠纷结束。本次纠纷梁志平应当承担50%的责任,况且其主张的费用包含了其丈夫邱水华的费用以及治疗非打架所致的费用,应当剔除。邱水锦已经预付了10000元给梁志平。公安派出所作出的处理是不公正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对此,邱水锦等已经提起行政诉讼,现正在立案审查中。

对于梁志平主张的损失,具体意见为:医疗费,主张的费用中有治疗其他病的费用、邱水华的医疗费用,应当剔除。第二次住院与损伤无关;后续治疗费,没有证据证明需要到医院外购买药品,不予认可;误工费,第一次住院14天,同意计算误工费,具体由法院认定。其余不予认可;护理费,梁志平受的是轻微伤,不需要护理;住院伙食补助费,第一次住院14天,同意按每天100元计算伙食费,其余不同意。

邱伟强在原审反诉称:2017年11月11日下午17时左右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祭祖回来,在祠堂门口烧香、烛、纸,梁志平认为烧死了她的南瓜,于是张口谩骂、诅咒,双方因此发生争吵。过程中梁志平拉扯邱伟强,并两度用嘴咬伤了邱伟强的右拇指,邱水锦见状,于是拉扯及动手打了梁志平,后来经大家劝阻,纠纷结束。为此,请求法院判令:一、梁志平赔偿邱伟强15406.6元(其中医疗费406.6元,误工费15000元);二、本案诉讼费由梁志平负担。以上事实有工作证明、病假证明等予以证明。

梁志平对原审反诉答辩称:对于纠纷的事实,坚持本诉的意见。对于邱伟强主张的损失不予认可,梁志平不同意邱伟强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赔偿梁志平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2260.63元,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支付。二、驳回梁志平的其他诉讼请求。三、梁志平赔偿邱伟强医疗费324.85元,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支付。四、驳回邱伟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本诉受理费952.6元,减半交纳476.3元,由梁志平负担453.3元,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负担23元。一审案件反诉受理费186元,减半交纳93元,由邱伟强负担91元,梁志平负担2元。

判后,梁志平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没有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核实梁志平被打住院,因卧床、运动不到而形成血栓的关联性,而直接就否决了梁志平第二次住院费用、医疗费、护工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伙食补助费等合计为22572.8元。据此,梁志平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2.本案诉讼费由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承担。

邱志锋、邱伟强、邱淡明、邱水锦答辩称:不同意梁志平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二审期间,梁志平提交证据一:《外科学》(人民卫生出版社,第五版,主编吴在德)封面、目录、第689页(复印件),第689页介绍了深静脉血栓形成病因包括静脉壁损伤,血流缓慢和血液高凝状态三大因素。静脉壁损伤时,内膜下层及胶原裸露,可激活血小板释放多种具有生物学活性的物质,启动内源性凝血系统,同时静脉壁电荷改变,导致血小板聚集、粘附,形成血栓。造成血流缓慢的外因有:久病卧床,术中、术后以及肢体固定等制动状态及久坐不动等……血液高凝状态见于:妊娠、产后或术后、创伤、长期服用避孕药、肿瘤组织裂解产物等,使血小板数增高,凝血因子含量增加而抗凝血因子活性降低,导致血管内异常凝结形成血栓。拟证明梁志平第二次住院是因打架引起;证据二:人民调解笔录(复印件),主要内容为:对于梁志平第二次住院产生的2万多元费用,邱水锦同意预付10000元医药费,邱水华、邱淡明等予以见证签名。拟证明邱淡明、邱水锦曾与梁志平调解,邱淡明、邱水锦同意向梁志平赔偿,但未支付。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梁志平第二次住院产生的费用是否因打架引起。首先,根据南方医药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的复函显示:用于治疗殴打伤发生的费用票据号码为KG23097952、KG23097947、KG23097915、KG23055932,均发生在梁志平第一次住院期间即2017年11月12日至2017年11月27日,梁志平治疗右下肢深静脉血栓发生的费用相关票据不在上述票据之列。其次,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梁志平主张其第二次住院治疗右下肢深静脉血栓是由于打架住院卧床而没有运动引起,应对此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其没有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其第一次住院与其患右下肢深静脉血栓存在因果关系。故梁志平未能对其上述主张完成相应的举证责任,本院对此难以支持。

本院审理期间,梁志平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有效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梁志平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364.3元,由梁志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 丹

审判员 刘庆国

审判员 肖 凯

二〇一九年四月十八日

书记员 赵洋洋

罗敏婷

张缘

蔡舒婷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