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楒科集团有限公司梁超英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8 13:19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1381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楒科集团有限公司(原名称为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大金钟路1号。

法定代表人:彭红星,职务: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学理,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梁超英,男,汉族,1959年12月27日出生,住广东省鹤山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超鸿,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广州市常利清洁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裕民街55号101房。

法定代表人:陈丽英,职务: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学艺,男,该公司员工。

原审第三人:中交一公局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管庄周家井。

法定代表人:都业洲,职务: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保展,男,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霞,女,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楒科公司)与被上诉人梁超英、原审被告广州市常利清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洁公司)、原审第三人中交一公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公司)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5民初297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梁超英陈述称,其由楒科公司项目负责人吴力赛安排工作,从事安保;吴力赛予以否认。梁超英提供了工作照片、吴力赛签名的《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员工违章违纪处分办法》、2017年8月保安排班表、交接班记录表原件等证据。照片显示:梁超英在中交公司广州南沙项目点上班,实行指纹打卡考勤,实名管理。交接班记录表有梁超英亲笔签名交接记录。

梁超英陈述称,其于2017年12月19日入职,每月工资3700元;楒科公司表示不清楚。梁超英提供其工资账户银行流水。该银行流水显示:清洁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丽英分别于2018年1月23日向梁超英转账1690元,另于3月21日、4月21日、5月25日分别向梁超英转账3700元;清洁公司于2018年2月9日向梁超英转账3706元,另于6月20日、7月25日、8月20日分别向梁超英转账3700元,该四笔转账均显示“跨行批量代发”“工资”。

梁超英陈述称,其于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存在加班;楒科公司表示不清楚。梁超英提供了交接班记录表原件作为存在加班事实的初步证据。根据交接班记录表,梁超英在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与另一同事轮流值班,每天工作12小时。

梁超英提交《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显示梁超英于2018年8月29日通知“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以“无故拖欠工资、未依法为本人缴纳社保”等为由解除劳动关系。

后梁超英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如下:确认梁超英与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存在劳动关系;裁决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支付2018年8月1日至8月29日工资3700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6124.14元、休息日加班费7144.83元、延长工作时间加班费4720.69元、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27771.26元、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700元、高温补贴500.1元。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在仲裁中称从未向梁超英支付过工资,梁超英并未入职,不是公司员工。该仲裁委员会以证据不足驳回梁超英全部仲裁请求。梁超英不服该裁决,向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起诉,后撤诉。梁超英经调查得知向其发放工资的是清洁公司,遂于2019年1月24日向广州市南沙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确认其与清洁公司在上述时段存在劳动关系,并要求清洁公司支付上述的工资、加班工资、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高温津贴等。该委员会确认梁超英与清洁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遂于2019年3月15日作出穗南劳人仲案【2019】169号仲裁裁决,驳回梁超英全部仲裁请求。梁超英不服该裁决,遂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另根据清洁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查明,清洁公司股东为吴力赛、陈丽英。

梁超英原审诉讼请求:1.确认梁超英与清洁公司于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判令清洁公司支付2018年8月1日至8月29日工资3700元;3.判令清洁公司支付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2月28日的加班工资17989.66元;4.判令清洁公司支付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27771.26元;5.判令清洁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700元;6.判令清洁公司支付2018年6月1日至8月29日高温补贴500.1元。追加楒科公司作为被告之后,梁超英明确其诉讼请求为,根据查明的用人单位确认劳动关系,并判令用人单位支付上述拖欠的2018年8月份工资、2018年1月至2月加班工资、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等。此外,梁超英确认放弃高温补贴请求,另经原审法院释明后请求将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按梁超英应得工资(含加班工资)作相应变更。事实与理由如下:2017年12月19日,梁超英经朋友介绍,被吴力赛(楒科公司负责中交公司项目的负责人)安排到中交公司广州南沙项目部工作,岗位为保安,每天工作12个小时,指纹打卡考勤。工作期间,吴力赛向梁超英提供楒科公司的保安制服,并要求遵守《广州思科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员工违章违纪处分办法》。所以入职以来,梁超英一直以为自己是楒科公司员工,被派遣到中交公司工作,管理者是楒科公司的吴力赛。由于2018年1月1日至2月28日期间连续加班,梁超英在2018年5月向吴力赛主张公司应支付相应加班费。协商未果,梁超英向律师咨询,在2018年8月29日向楒科公司快递《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认为楒科公司未为梁超英缴纳社保、未支付加班费,根据相应法律规定,通知楒科公司解除劳动关系。2018年9月7日,梁超英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与楒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等,庭审中楒科公司否认存在劳动关系,该委员会于2018年10月26日以证据不足裁决驳回梁超英全部仲裁请求。2018年11月8日,梁超英向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起诉,并于2019年1月8日参加庭审。庭审中,楒科公司再次否认存在劳动关系。虽然梁超英在工作期间穿着楒科公司保安制服,服从楒科公司管理办法,对外以楒科公司名义进行保安工作,但本案中确实没有关键证据证明存在劳动关系。楒科公司及吴力赛在仲裁过程中均否认劳动关系,表示不认识梁超英,与梁超英无任何法律关系。梁超英遂向白云区人民法院撤回起诉。随后,梁超英根据自身银行交易凭证,查询到自2018年1月23日至2018年8月20日期间,向本人发放工资的账号有两个,分别为:一、账号62×××77,户名为陈丽英;二、账号4403900411562295100013,户名为跨行批量代发,用途为工资。经查实,该账号为清洁公司账号,该公司法人为陈丽英,股东包括陈丽英及吴力赛。梁超英后向广州市南沙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确认梁超英与清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等,该委员会驳回仲裁请求。另经梁超英查询,陈丽英的社保购买于广州尹浩轩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吴力赛。此外,经查询,梁超英所工作的广州南沙国际邮轮码头综合体项目2号地块的施工单位为中交公司。综上,梁超英穿着楒科公司保安制服,服从楒科公司管理,以楒科公司名义派遣到中交公司南沙项目部工作,但给本人发工资的却是清洁公司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楒科公司、清洁公司故意隐瞒真正的用人单位,故意逃避法律责任。特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清洁公司在原审答辩称:1.我公司与梁超英不存在劳动关系。我公司从事清洁服务,梁超英从事的是保安,我公司无权聘请保安。我方确认通过法定代表人陈丽英及公司账户向梁超英发放了款项,但我方是根据有关人员报送的姓名、账号,向清洁人员发放工资。2.确认无发放梁超英2018年8月份工资。

楒科公司在原审答辩称:1.楒科公司与梁超英不存在劳动关系;吴力赛是楒科公司派往中交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吴力赛不认识梁超英;楒科公司的花名册、发放工资表都无梁超英。2.对梁超英主张的每月工资3700元不清楚;对梁超英是否存在加班不清楚,但加班工资计算基数应按最低工资标准计算,另外法定节假日梁超英计算有误,应为4天;保安亭已采取降温措施装空调,无需支付高温补贴。

中交公司证实:案涉工地的安保服务由楒科公司提供,确认在案涉工地见过梁超英,但因工地人数较多,故无法确定梁超英是否为工地的保安。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查明事实与证据,原审法院确认梁超英在楒科公司负责提供安保服务的中交公司南沙项目工地从事保安工作。梁超英庭审陈述“其受吴力赛安排”“口头约定月工资3700元”“于2017年12月19日入职”均予采信。梁超英与楒科公司虽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故楒科公司是梁超英的用人单位,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为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楒科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梁超英基于劳动关系提出的各项主张应承担相应责任。清洁公司受楒科公司委托,代为发放梁超英工资,故清洁公司与梁超英不存在劳动关系。

关于2018年8月1日至8月29日的工资。楒科公司确认没有发放,清洁公司也确认没有代为发放。故楒科公司应支付3359.77元【3700-3700÷21.75×2天】。

关于2018年1月1日至2月28日(共59天)的加班工资。梁超英提供了初步证据,原审法院确认梁超英存在加班事实。梁超英主张加班工资基数按3700元/月计算,予以支持。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为3062.07元【3700元/月÷21.75÷8×4天×12小时×300%】;休息日加班工资为8165.52元【3700元/月÷21.75÷8×16天×12小时×200%】;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为4975.86元【3700元/月÷21.75÷8×39天×4小时×150%】。加班工资共计16203.45元。

关于未签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楒科公司应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与梁超英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否则应支付自2018年1月19日起至2018年8月29日的双倍工资差额(含加班工资)。共计38987.7元【1690 3700×7 3359.77-3700 16203.45-(3700元/月÷21.75÷8×1天×12小时×300% 3700元/月÷21.75÷8×4天×12小时×200% 3700元/月÷21.75÷8×13天×4小时×150%)】。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楒科公司应支付梁超英一个月平均应得工资(含加班工资)。现梁超英主张3700元,予以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梁超英与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梁超英2018年8月1日至29日工资3359.77元。三、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梁超英2018年1月1日至2月28日加班工资16203.45元。四、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梁超英未签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38987.7元。五、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梁超英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700元。六、驳回梁超英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受理费10元,由梁超英、楒科集团有限公司各负担5元。

判后,楒科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梁超英提交的证据存在诸多瑕疵,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足以证明梁超英与楒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本案中梁超英与楒科公司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工资也不是楒科公司支付、没有社保缴费记录,交接班记录表、保安排班表上也没有梁超英的信息,一审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错误。二、加班费的计算应尊重双方的约定,同时要考虑保安工作岗位的特殊性及社会实际情况,一审以3700元/月为基数计算加班费,明显错误。本案应以双方约定的2100月基本工资计算加班费。梁超英提供的《2017年8月份保安排班表》可以印证梁超英的休息时间是月休4天,一审法院以周休两天为标准计算加班费违背了当事人的约定。三、因法院计算加班费有误,导致二倍工资差额计算错误。应重新核定工资后计算。据此,楒科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梁超英的诉讼请求。2.若法院认为存在劳动关系应重新核定加班费、二倍工资差额。3.一、二审受理费由梁超英承担。

梁超英答辩称:不同意楒科公司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清洁公司、中交公司均未发表意见。

各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二审期间,梁超英与楒科公司均确认双方口头约定梁超英每月休息四天。

本院认为,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及本院查明的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梁超英与楒科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及楒科公司是否需要向梁超英支付加班费及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

关于梁超英与楒科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问题。梁超英原审提交的《交接班记录表》、工作照片、银行流水、录音材料等证据可以形成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其与楒科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楒科公司虽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却并未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也未对录音文件申请鉴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审法院采信劳动者的主张确认梁超英与楒科公司自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加班工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梁超英的提供了《交接班记录表》、《保安排班表》等初步的证据可以证明其存在加班的情形,原审法院确认梁超英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每天均上班12小时,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关于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问题,梁超英主张应按照3700元/月计算,楒科公司主张应按照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2100元/月计算。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工资支付周期如实编制工资支付台账。工资支付台账应当至少保存二年。工资支付台账应当包括支付日期、支付周期、支付对象姓名、工作时间、应发工资项目及数额,代扣、代缴、扣除项目和数额,实发工资数额,银行代发工资凭证或者劳动者签名等内容。”因楒科公司不能提供工资支付台账证明梁超英的工资数额及构成,梁超英主张按照每月3700元计算也与其实际工资收入相当,故本院按梁超英实际获得的工资作为加班工资的计算基数。同时,双方在二审庭审中均确认双方口头约定梁超英每月工作26天,休息4天,故梁超英应知悉其每月领取的3700元中已包含了周六的劳动报酬在内。本院以固定工作时间对应固定工资的双固定模式进行核算后得知,梁超英每月3700元的工资收入不低于以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作为标准工时工资折算的工资总额,故对其要求楒科公司支付周六加班工资这一诉请,本院难以支持。综上,楒科公司应向梁超英支付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2561.54元(3700元/月÷26天÷8小时×4天×12小时×300%)、周日加班工资为3415.38元(3700元/月÷26天÷8小时×8天×12小时×200%)、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4162.5元(3700元/月÷26天÷8小时×39天×4小时×150%)。

关于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问题。楒科公司自用工之日起未与梁超英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向梁超英支付2018年1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的二倍工资差额。经核算,楒科公司应向梁超英支付2018年1月19日至2018年2月18日的加班工资为7150.96元【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1921.15元(3700元/月÷26天÷8小时×3天×12小时×300%)、周日加班工资2561.54元(3700元/月÷26天÷8小时×6天×12小时×200%)、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2668.27元(3700元/月÷26天÷8小时×25天×4小时×150%)】。综上,楒科公司应向梁超英支付2018年1月19日至2018年8月29日的二倍工资差额为34331.73元(3700元/月×7个月 3700元/月÷26×9天 7150.96元)。

关于2018年8月份工资差额及经济补偿金问题,原审认定事实清楚,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具体不予赘述。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基本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本院对相应部分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5民初2970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五、六项。

二、变更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5民初2970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梁超英2018年1月1日至2月28日加班工资10139.42元。

三、变更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5民初2970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楒科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次性支付梁超英未签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34331.73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二审受理费10元,由楒科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 丹

审判员 刘庆国

审判员 肖 凯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蔡舒婷

张缘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