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杨小红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8 13:00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138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小红,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勇刚,广东燊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开满,男,系杨小红丈夫。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李宝祥。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文古,男,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丽红,女,该公司工作人员。

上诉人杨小红与被上诉人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丰公司)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6民初273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及认定:一、双方确认事实:双方确认杨小红2016年4月1日入职三丰公司,有订立劳动合同,期限为2016年4月1日至2016年11月2日,工作岗位为清洁员,每月25日左右以银行转账方式发放工资。杨小红自2016年11月2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杨小红继续在三丰公司工作。三丰公司未为杨小红缴纳社会保险。2017年4月1日,杨小红在工作中不慎摔倒受伤,被诊断为左手第4掌骨骨折,2018年1月8日经天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8年5月3日由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鉴定结论,鉴定杨小红的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十级,生活自理障碍程度未达级,停工留薪期从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三丰公司因杨小红受工伤事宜已支付18000元。杨小红于2018年7月26日申请仲裁,其仲裁请求为:1.三丰公司赔偿康复医疗费21553.8元,交通费100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140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2.三丰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185元,伤残就业补助金1782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800元;3.三丰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7200元。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2018年10月23日作出穗劳人仲案[2018]4775号仲裁裁决:1.三丰公司支付杨小红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973.46元;2.三丰公司支付杨小红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185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800元;3.驳回杨小红的其他仲裁请求。

二、关于康复医疗费问题。杨小红提供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21张《医疗收费票据》(2017年4月13日至2017年9月14日)共计22006.16元,并主张三丰公司支付康复治疗费21553.8元。三丰公司辩解杨小红无告知三丰公司其在上述时间需要进行康复治疗,且未提供具体的康复费用清单,故对杨小红主张的康复治疗费用不认可。《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劳动者受聘到用人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人身伤害的,可以要求用人单位参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支付有关费用。杨小红经治疗伤情稳定,在工伤医疗期满后,于2018年5月3日经鉴定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十级。杨小红若认为需要进行康复治疗的,可依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工伤职工或用人单位均可以携带相关材料向统筹地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工伤康复申请。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工伤职工才可以在签订服务协议的康复机构进行康复治疗,符合规定的工伤康复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据杨小红提供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病历》显示:杨小红2017年4月3日入院治疗,2017年4月11日出院,2017年4月13日至2017年9月14日即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康复医学科进行治疗。原审法院认为,杨小红2017年4月13日至2017年9月14日在康复医学科进行治疗,其进行康复治疗的时间、地点及申请康复治疗的程序等方面均不符合有关规定。杨小红诉请要求三丰公司支付康复治疗费21553.8元的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交通费问题。杨小红选择按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理赔,并主张市内往返交通费1000元,未提供有关交通费单据予以证实,证据不足,应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杨小红的诉请,亦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有关在统筹地区以外医院住院治疗及康复治疗的规定。对杨小红诉请三丰公司支付交通费1000元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停工留薪期工资问题。《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职工因工伤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按双方确认的银行流水显示的数额计算,杨小红2016年5月至2017年3月期间(受伤前)的11个月的平均工资福利待遇为2807.82元[(2750元 3200元 2750元 3290元 2318元 2700元 2400元 2700元 3040元 2539元 3199元)÷11个月],以此作为计算杨小红停工留薪期的月工资。上文已认定,杨小红停工留薪期从2017年4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经核算,三丰公司已支付杨小红停工留薪期的工资分别为2600元、2150元、1700元,故三丰公司还应支付工资差额1973.46元[(2807.82元×3)-(2600元 2150元 1700元)]。三丰公司对该项仲裁裁决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五、关于后续治疗费问题。杨小红主张的后续治疗费是后期取出钢板的费用8000元。三丰公司辩解至今未进行取出钢板手术,杨小红应待实际发生后再另案主张权利。杨小红同意待实际发生后再另案主张后续治疗费。对于该项诉请,原审法院不予处理。

六、关于住院及全休护理费问题、住院伙食补助问题。对于杨小红的该二项诉请,未经仲裁前置程序,原审法院不予处理。可待主张后续治疗费时,一并要求处理。

七、关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一、二款规定,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的标准为:十级伤残为七个月的本人工资。杨小红所受工伤为十级,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规定,其受伤前11个月平均工资2807.82元低于2016年度广州市职工平均工资的7425元/月的60%,即应以(7425×60%=4455元)作为基数计算相应工伤保险待遇。三丰公司应支付杨小红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185元(4455元×7个月)。三丰公司对该项仲裁裁决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八、关于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问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系基于劳动者重新就业而规定用人单位给予的就业补助。杨小红2016年11月2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不属于就业的法定劳动年龄。杨小红的该项诉讼请求,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九、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问题。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三款第(一)项规定,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的标准为:十级伤残为一个月的本人工资。杨小红所受工伤为十级,其受伤前11个月平均工资2807.82元低于2016年度广州市职工平均工资的7425元/月的60%,即应以(7425×60%=4455元)作为基数计算相应工伤保险待遇。三丰公司本应支付杨小红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455(4455元×1个月)。但杨小红只主张3800元,是当事人对其自身权利的自由处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十、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问题。杨小红于1966年11月2日出生,2016年11月2日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其与三丰公司的劳动关系因劳动合同期满于2016年11月2日合法终止。自2016年11月2日起,三丰公司与杨小红建立的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合同关系。本案的情形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关于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条件,三丰公司非违法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杨小红诉请三丰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杨小红原审诉讼请求:1.要求三丰公司赔偿康复医疗费21553.8元;2.交通费1000元;3.停工留薪期工资11400元;4.住院及全休护理费5320元;5.住院伙食补助800元;6.后续治疗费8000元;7.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185元;8.伤残就业补助金17820元;9.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800元;10.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7200元;11.诉讼费用由三丰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裁判理由及结果:依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杨小红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973.46元;二、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杨小红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185元;三、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杨小红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800元;四、驳回杨小红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一审受理费10元,由广州三丰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判后,杨小红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杨小红经三丰公司同意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康复治疗,三丰公司愿意支付康复治疗费用。杨小红根据三丰公司的要求进行康复治疗,并无过错,该康复治疗费用也是杨小红进行治疗所必须发生的费用,应由三丰公司承担。同时,停工医疗期工资也应当计算至康复医疗期满为止。二、后续治疗费用是本次工伤导致,应由三丰公司承担。三、关于就业补助金,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杨小红此次受伤被认定为工伤,尽管杨小红年满50周岁,但并未丧失劳动能力,仍然可以凭自己的劳动能力获得相应的报酬,维持自己的生活。从公平的角度以及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原则分析,既然杨小红有劳动能力,能够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正常的生活费用,受到了工伤,通过劳动而获得生活费用的能力下降,三丰公司应当对此予以补偿。四、三丰公司在杨小红仍有劳动能力的情况下,对其受到工伤而不予处理,并违法解除与其的劳动关系,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五、一审法院认为住院及全休期间的护理费或住院伙食补助问题,认为未经仲裁前置程序,便不予受理,不符“对于与案件有关系的相应诉讼请求,在未经仲裁程序的前提之下,与本案有关联的,应当在诉讼期间一并审理”的规定。同时,住院及全休护理住院伙食费的问题,也是因为本案工伤事故而引起,应当由三丰公司一并承担。据此,杨小红上诉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二、改判原审判决第一项为三丰公司支付杨小红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11400元;三、三丰公司支付杨小红康复医疗费21553.8元,交通费1000元,住院及全休护理费5320元,住院伙食费80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就业补助金17820元,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7200元。

三丰公司答辩称:不同意杨小红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又查,二审期间,杨小红提交6张广东省医疗收费票据及一张四川省医疗卫生单位门诊票据,拟证明后期取钢板的费用已实际发生,但杨小红主张对该项费用另案处理。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住院及全休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如果该请求与仲裁申请中的请求是基于同一劳动关系产生的,且该请求与仲裁争议具有不可分性,人民法院可一并审理”。本案中,杨小红没有在仲裁时提出上述请求且该请求与本案不具有不可分性,本案对此不予调处,杨小红可另行申请仲裁。

关于后续医疗费问题。虽然二审期间,杨小红主张的后续医疗费已经实际发生,但因该项未经仲裁及一审实体审理,且杨小红主张该项诉请应另案处理,故本院对此不予处理。杨小红可与前述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另案一并要求处理。

关于康复治疗费问题。杨小红主张其进行康复治疗经过三丰公司同意,且三丰公司亦同意支付其康复治疗费用。但杨小红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上述陈述,本院难以采信,原审法院以杨小红进行康复治疗程序不符合相关规定为由,对其康复治疗费之诉请,未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问题。因杨小红与三丰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于2016年11月2日到期,杨小红亦于该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原审法院未支持其该两项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停工留薪期、交通费等其他问题,原审处理正确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具体不予赘述。本院审理期间,杨小红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杨小红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10元,由杨小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 丹

审判员 刘庆国

审判员 肖 凯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陈晓微

张缘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