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陈加明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8 13:24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1民终2508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法定代表人:李正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刁佩楹,广东明思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培杰,广东明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加明,男,1980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绿色出行(广州)汽车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法定代表人:邓佳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利军,公司员工。

上诉人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维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加明、绿色出行(广州)汽车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色出行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0)粤0111民初36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1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绿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刁佩楹,被上诉人陈加明,被上诉人绿色出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利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绿维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第二、三项,驳回陈加明第二项诉讼请求;2.请求判令陈加明、绿色出行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一)陈加明与绿色出行公司签订的《车辆销售定金合同》与绿维公司无关,绿维公司对此合同毫不知情,也并未授权绿色出行公司与陈加明签订。因此,绿色出行公司根据该合同私自收取的首付款项20000元与绿维公司无关,绿维公司仅要求绿色出行公司代为收取首付款5000元,对此,绿色出行公司在开庭审理时予以认可。(二)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之间是居间合同关系,绿色出行公司除了作为居间人的角色,即促使绿维公司与陈加明签订《融资租赁合同》,还作为一个服务方的角色,与陈加明之间成立服务合同关系。具体而言,绿维公司仅仅是一家汽车租赁公司,为承租人提供车辆融资租赁服务,承租人承租车辆后用作什么用途,与绿维公司无关。而据绿维公司了解,绿色出行公司是一家专门服务于网约车司机的公司,即为网约车司机提供滴滴平台注册、司机培训等服务。本案中,绿色出行公司通过各种宣传吸引到陈加明,并把陈加明介绍给绿维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至此,绿色出行公司的居间服务已经完成。之后,绿色出行公司根据陈加明的需要,为其提供滴滴平台注册账号以及网约车司机培训等各种服务。绿色出行公司与绿维公司之间成立居间合同关系,与陈加明之间成立服务合同关系。其向陈加明收取的16800元虽然是以首付款的名义,但实际上区分为车辆融资成本和服务费,前者车辆融资成本5000元是代绿维公司收取的,后者服务费11800元是其根据向陈加明提供的服务收取的,与绿维公司无关,绿色出行公司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也予以认可。因此,一审法院将服务费11800元认定为绿色出行公司向绿维公司收取的居间报酬费用,认定事实错误。(三)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未就居间报酬达成约定,是因为绿色出行公司在促进绿维公司与陈加明签订合同时也为其自身创造了价值,即为陈加明提供网约车服务并赚取服务费。根据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六条的规定,一审以绿色出行公司收取的16800元扣减5000元后的11800元认定为居间报酬不符合法律规定,对于劳务报酬来说过高。同时根据合同法上述规定,陈加明也有支付报酬的义务,一审将该责任归责于绿维公司不合理。综上,即使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没有对居间报酬进行约定,绿色出行公司也应当通过其他方式向绿维公司主张报酬,不能以此认定11800元是绿维公司应当支付的居间报酬费用。(四)绿维公司在本案中不存在过错。本案中,绿维公司虽然知道陈加明承租车辆是为了经营网约车业务,但并未限制其只能经营网约车业务,也未干涉其用途,因此没有义务审查其是否具备网约车司机资质,对其未能成功经营网约车业务不承担责任。绿维公司收取的5000元车辆首付款是融资租赁成本的一部分,在陈加明逾期还款导致合同提前终止的情况下,该5000元融资租赁成本当然不予退还。综上所述,特提起上诉,望判如所请。

陈加明辩称,同意一审判决,坚持一审意见。

绿色出行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绿色出行公司与绿维公司是居间合作关系,并成功推荐陈加明与绿维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作为居间服务公司收取服务费,绿维公司没有权利认为绿色出行公司收取的服务费过高。绿色出行公司收取的16800元中已经向绿维公司支付了5000元,其余是绿色出行公司的服务费。绿色出行公司并非是滴滴平台旗下的具有车管资格的公司,只负责居间服务引荐司机与绿维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后期的培训均由绿维公司自行承担。且陈加明与绿维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并不牵涉到绿色出行公司。

陈加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陈加明、绿维公司、绿色出行公司签订的《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车辆融资租赁合同》;2.绿维公司、绿色出行公司立即向陈加明返还融资款168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9年5月29日,陈加明(乙方)和绿色出行公司(甲方)签订《车辆销售定金合同》,约定:乙方于2019年5月29日与甲方预定购买比亚迪秦100大屏品牌汽车1辆,并按照甲方规定预付相应定金,待车辆成交后,定金作为车辆首付款抵扣。乙方在签收本合同时向甲方支付定金20000元。甲方收到定金后应出具收款收据。订购车辆信息:比亚迪秦100大屏版,白色。订购车辆租赁方案收费明细初步方案(最终以正式租赁合同为准):首付金额20000元,月租/月供4320元,租期36个月,备注:包含车牌使用权三年,第一年保险由甲方购买,第二、三年保险由乙方出资购买,如金融审批按揭不足月租/月供,差价需在首付补齐。甲方的义务包括向乙方交付本合同第一条所定的车辆,以及车辆行驶证、年检合格证、车辆使用税等租赁车辆行驶所需的有效证件,确保所有与本合同履行相关税费已交清,证件齐全有效。

同时,陈加明在绿色出行公司提供的《面试评分表》、《承诺书》、《司机承诺书》上签名作出承诺,其中:《面试评分表》载明陈加明的驾照类型C1E,初次领证日期2012年9月29日等个人信息,陈加明签名承诺以上信息全部属实,如有虚假和隐瞒,本人自愿承担一切责任和后果;《承诺书》载明:本人陈加明于2019年5月29日在绿色出行(广州)汽车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下订以租代购比亚迪秦100一台,如后续激活滴滴账号并绑定车辆成功后,本人未提车就欲退订,造成公司一切损失属违约行为,定金不予退回。《司机承诺书》载明陈加明郑重承诺驾龄已满三年、无犯罪记录……并承诺严格执行融资租赁合同,按时交租,及时处理违章,不触犯滴滴平台规定或达不到国家网约车政策要求,导致车辆给拖扣处罚及滴滴账号给封禁等一切后果由自己本人承担,与绿色出行(广州)汽车服务管理有限公司无关。

2019年5月30日,陈加明向绿色出行公司转账了2万元,并由绿色出行公司出具绿色出行网约车收据,载明收到陈加明交来的定金20000元,并备注账号绑定不成功全额退。

签约后,因陈加明滴滴账号是在东莞注册无法绑定“比亚迪秦100”,故绿色出行公司同意退款,后陈加明和绿色出行公司经协商一致达成口头协议,同意车辆品牌更换为绿维公司的“吉利帝豪”车辆,车牌号为粤ADF9620,已收陈加明的2万元转为“吉利帝豪”的收款16800元。2019年5月,绿色出行公司出具2张收据,其中一张载明收到陈加明以租代购比亚迪秦100定金19000元并由备注“改帝豪16800元”,另一张载明收到陈加明纯租吉利帝豪车一台定金1000元。绿色出行公司已于2019年6月26日将多收差价款3200元(20000-16800)退回给陈加明,转账退款附言为“秦100转帝豪”。现陈加明主张该16800元是“吉利帝豪”的首期款。绿色出行公司确认收到陈加明支付的“吉利帝豪”车辆16800元,但主张其中5000元已支付给绿维公司,余款11800元是其对陈加明服务产生的居间服务费。绿维公司主张,绿维公司仅收到5000元,不是16800元,该5000元是融资租赁成本的一部分;绿维公司与中间商绿色出行公司约定绿维公司给中间商提供5000元底价,中间商实际谈了多少钱绿维公司不清楚,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车辆总价款138785元是没有包含上述费用;陈加明在绿色出行公司办理了所有手续,绿维公司收到5000元并办理齐全手续后,陈加明可以在绿维公司或绿色出行公司处取车。

2019年6月26日,按照绿色出行公司的安排,陈加明(承租人)与绿维公司(出租人)在绿色出行公司处签订《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车辆融资租赁合同(通用条款)》约定:1.1本合同项下的融资总额包括但不限于租赁车辆销售价款、保险费用、上牌费用、配件费用及其他费用之和,融资总额、租赁期限、首期租金、每月支付租金金额、留购价款等详见车辆融资租赁合同和《租金支付计划表》。本合同所称配件包括行车记录仪、GPS等设备。1.2出租人根据承租人的要求,从车辆经销商处购买租赁车辆并出租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同意按照本合同条款及上述的融资总额承租租赁车辆并向出租人支付租金。承租人向出租人支付了首期租金、保险费用(经销商代收后出租人代为购买保险)、保证金、手续费、押金等款项,并同时将《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交于出租人后,出租人将直接支付至车辆经销商,即视为出租人己履行完毕本合同项下向车辆经销商支付全额车辆售价款的义务,配件款项由出租人支付给GPS配件供应商,由出租人或出租人指定的第三方负责本合同项下租赁车辆的上牌、购买保险、支付购置税和交付等相关手续。2.1交付方式:承租人自行承担运费等费用到出租人或出租人指定的地点自提租赁车辆。出租人向车辆经销商采购车辆并支付完毕车辆售价款后即对租赁车辆拥有完全的所有权,承租人签订《车辆资产验收交付表》即视为承租人验收合格后接受出租人租赁车辆(含配件等)的交付。3.1租赁车辆(含配件等)留购前,因出租人拥有租赁车辆(含配件等)所有权,承租人使用租赁车辆(含配件等)等产生的相关税、费,均由承租人承担,出租人已先行垫付的由承租人向出租人进行全额补偿。10.3若承租人逾期支付任一期租金或本合同中规定的其他款项的,应向出租人支付当期应付款额(万分之八/日)的逾期支付租金的违约金,出租人还有权选择采取以下措施:(3)立即解除本合同,不退还承租人保证金、押金,径行收回租赁车辆,自行决定对租赁车辆处理方式和处理价格,出租人处理租赁车辆仍不足弥补其损失的部分由承租人赔偿,由此产生的责任和损失均由承租人承担。出租人还有权要求承租人赔偿出租人所遭受的损失,包括全部到期和未到期应付而未付租金、留购价款、违约金、滞纳金及其他为实现本合同项下权利而支付的一切费用等。10.4承租人承诺:(i)一旦出租人根据本合同有权控制和收回车辆,出租人无需另行得到承租人的授权即可控制和收回处置车辆。该合同无明确约定相关租金、费用的具体金额。同日,陈加明与绿维公司签订《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主要条款)》约定:车辆融资总额138785元,租赁期限36个月,以承租人与广州白云民泰村镇银行签订借款合同之日起为起始日,每月应付租金4262元,每月10日为到账日;租赁车辆品牌吉利帝豪,车架号LB378Y4W9KA010565,用途为预约出租客运。同日,陈加明签收《资产验收交付表》,确认已经接受租赁车辆,车牌号码粤ADF9620(以下简称涉案车辆)。

另查明:陈加明的驾照类型C1E,初次领证日期2012年9月29日。涉案车辆登记号牌号码为粤ADF9620,所有人为绿维公司。《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以及《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管理规定》第十条规定,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应当“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符合条件且考核合格的驾驶员,能够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诉讼中,绿色出行公司提供微信聊天截图、钉钉离职截图,拟证明业务员罗文峰办理居住证的日期为2019年9月2日,罗文峰于2019年8月10日已经正式离职,办理居住证是业务员个人行为,与绿色出行公司无关。

关于合同履行问题,陈加明陈述,由于开网约车赚不了钱,陈加明没有钱交车的租金,所以起诉要求解除融资租赁合同,陈加明当时是不知道需要网约车驾驶资格证才能开滴滴车的;绿色出行公司陈述,陈加明对于必须拥有网约车资格证才能从事网约车行业是知情的,对此陈加明已签订承诺书;绿维公司陈述:绿维公司将涉案车辆抵押给银行但无另行签订保证合同,由于陈加明逾期向银行供款,导致绿维公司为陈加明垫付了供车款,陈加明拖欠2019年12月的租金,故绿维公司于2019年12月25日从陈加明处将涉案车辆收回,由于车辆存在违章没有处理故目前没有转租给他人使用。陈加明确认绿维公司上述陈述意见属实。陈加明和绿维公司均确认,《车辆融资租赁合同(通用条款)》、《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主要条款)》于收车当日即2019年12月25日解除。绿维公司、绿色出行公司确认,两公司之间是居间合同关系,由绿色出行公司为绿维公司寻找合适的承租人。

绿维公司在庭后以代理词形式向一审法院说明:车辆融资总额138785元,其中首付款5000元是在合同签订之前收取(收取时口头表示合同签订后不予退还),剩余133785元在合同签订当日,陈加明向广州白云民泰村镇银行借款,银行于次日放款至绿维公司名下账户。基于首付款的性质及口头约定,绿维公司没有把首付款的相关约定列入融资租赁合同里,而在陈加明违约到导致合同解除的情况下,绿维公司收取的5000元是不可退还的。

关于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的签订过程,陈加明、绿色出行公司、绿维公司均确认是在绿色出行公司处签订。

以上事实,有《车辆销售定金合同》、收据、《车辆融资租赁合同(通用条款)》、《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主要条款)》、资产验收交付表、驾驶证、微信聊天截图、照片、机动车行驶证、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面试评分表》、《承诺书》、《司机承诺书》、钉钉离职截图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陈加明和绿色出行公司签订的《车辆销售定金合同》合法有效。陈加明按照该合同约定支付定金作为首付款20000元后,双方经协商一致同意变更车辆,此属于双方对合同标的物的变更约定且已实际履行,故除了变更的内容外,合同其他内容对双方仍有约束力。

陈加明和绿维公司签订的《车辆融资租赁合同(通用条款)》、《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主要条款)》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无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由于绿维公司已于2019年12月25日收回车辆,陈加明和绿维公司均确认该合同于2019年12月25日解除,故一审法院确认该合同于2019年12月25日解除。至于合同解除的原因,双方确认是陈加明欠交2019年12月租金导致绿维公司收回车辆所致,对此一审法院亦予以认定。但陈加明主张起诉解除合同,是因为开网约车赚不了钱无钱交租金,陈加明没有网约车经营驾驶证,但绿维公司仍将车辆销售租赁给陈加明,故要求绿维公司、绿色出行公司退还16800元。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有两点,一是绿色出行公司收取16800元的法律性质;二是陈加明主张绿维公司、绿色出行公司退还首付款16800元理由是否充分。

关于16800元法律性质的问题。陈加明主张是系其租赁涉案车辆的首付款;绿维公司主张系陈加明融资成本,不包含在租赁总价格中;绿色出行公司主张是收取陈加明的服务费。一审法院认为,该16800元是陈加明依据《车辆销售定金合同》(含双方口头变更约定车辆的内容)向绿色出行公司支付,实际收款人系绿色出行公司,却由绿维公司与陈加明签订涉案融资租赁合同,故认定该16800元性质的关键在于认定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分析认为:第一,现绿维公司和绿色出行公司均确认双方之间是居间合同关系,双方称无签订书面合同。第二,陈加明和绿色出行公司签订的《车辆销售定金合同》约定,20000元是定金,待车辆成交后定金转为车辆首付款抵扣,订购车辆租赁方案收费明细初步方案(最终以正式租赁合同为准),首付金额20000元并备注包含车牌使用权三年,第一年保险费由甲方购买等等。上述合同约定可与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第1.1条约定的“1.1本合同项下的融资总额包括但不限于租赁车辆售价款保险费用、上牌费用、配件费用、其他费用,融资总额、租赁期限、首期租金、每月支付租金金额、留购价款等详见车辆融资租赁合同和《租金支付计划表》”相互印证。第三,陈加明签订《车辆销售定金合同》的目的是实现融资租赁涉案车辆,从签订《车辆销售定金合同》、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的过程来看,陈加明是在绿色出行公司处签订上述合同及交费,合同抬头、《资产验收交付表》已写明出租人是绿维公司。第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条规定,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绿色出行公司获悉陈加明需要租赁汽车从事网约车服务,向绿维公司提供签订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的机会,并提供了向陈加明出具涉案融资租赁合同、收取首付款、交付车辆等服务。在绿维公司没有另行向绿色出行公司支付报酬的情况下,绿色出行公司在收取陈加明定金/首付款16800元,并向绿维公司支付5000元后,剩余的11800元属于绿色出行公司履行居间合同义务向绿维公司收取的报酬。综上,一审法院确认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之间成立居间合同关系;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的相对方系陈加明与绿维公司;绿维公司依据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第1.1条约定向陈加明收取了作为融资租赁成本之一的首付款16800元。

关于退还16800元的问题。陈加明主张其C1E驾驶年限未达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关于三年驾龄的要求,要办理滴滴账户转移到广州需办理居住证等,但最终无法办理导致无法平等接受平台派单,故起诉要求解除合同及退款。陈加明解释其提供的驾驶证显示已满三年驾龄的领证时间及向绿色出行公司签订的承诺书承诺驾驶证满三年均是指从摩托车驾驶证领证时间起算。根据现有证据及庭审各方陈述表明,绿色出行公司的工作人员罗文峰承诺协助为陈加明办理居住证手续用于办理滴滴账户迁移。罗文峰是否辞职是其与绿色出行公司的内部管理,但陈加明有理由相信罗文峰是代表公司行为,故罗文峰的该行为产生的后果应由绿色出行公司负责。而绿色出行公司是为绿维公司提供居间服务,相关服务及融资租赁合同前期手续是由绿色出行公司提供及处理,同时结合《车辆销售定金合同》和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的关系,足以认定该行为对陈加明产生的后果应由绿维公司承担。造成上述后果,一方面,陈加明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在租赁涉案汽车从事网约车业务时,应充分了解熟悉行业的资质要求,在C1E驾驶员证实际未达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关于三年驾龄的要求情况下,仍然签订涉案融资租赁合同,应就无法正常接收平台派单自行承担责任。另一方面,绿维公司系合同的相对方,其经营范围包括汽车租赁、出租车客运等,相对于陈加明而言,对网络预约出租车业务的有关规定更为熟悉,其在明知陈加明租赁涉案车辆用于网络预约出租车业务的情况下,应向陈加明履行充分告知的合同附随义务,谨慎审查陈加明驾驶证资格,这不仅有利于保障陈加明的知情权,也有利于进一步维护合同交易安全,故绿维公司对造成陈加明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亦应承担一定的责任。由于融资租赁合同已解除、绿维公司已收回涉案车辆,陈加明因为退还涉案车辆不再享有租赁收益权,亦不应再承担该融资成本。综上,结合陈加明与绿维公司之间的过错责任以及陈加明实际使用涉案车辆的时长,一审法院酌情判令绿维公司向陈加明退还首付款的50%,即8400元。陈加明主张退还的款项超过上述的部分,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予以驳回。

至于绿色出行公司的责任问题。绿色出行公司、绿维公司均确认绿维公司仅从绿色出行公司处收取了5000元,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如前分析,绿色出行公司系涉案款项16800元的实际收取人,绿维公司基于居间合同关系向绿色出行公司南海分公司支付居间报酬11800元(16800-5000)。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之间系内部法律关系,陈加明主张绿色出行公司承担涉案款项的退还责任,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予以驳回。绿维公司承担涉案退款责任后,可另循法律途径向绿色出行公司主张有关权利。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20年8月19日判决:一、陈加明与绿维公司签订的《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车辆融资租赁合同(通用条款)》、《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主要条款)》于2019年12月25日解除;二、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绿维公司向陈加明退还8400元;三、驳回陈加明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20元,由陈加明负担110元,绿维公司负担110元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直接向陈加明支付。

二审期间,绿色出行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微信聊天记录,拟证明陈加明的滴滴账号是由绿维公司绑定并注册的,陈加明以绿维公司司机的角色与滴滴平台签订了合同。绿维公司质证认为,第一页聊天记录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第一段对话中只有左边的是绿维公司员工,其余均不是,无法证明绿色出行公司所说的由绿维公司办理滴滴平台注册的事宜;第一页第二段对话是绿色出行公司人员称注册地在广州,证明是由绿色出行公司人员跟进陈加明注册滴滴司机的相关事宜;第二页是陈加明及绿色出行公司员工的对话,真实性及关联性不认可。陈加明质证认为,对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认可。

二审中,绿色出行公司陈述,绿色出行公司是为绿维公司提供居间服务,成本5000元,成功引入一名司机即收取司机服务费并向绿维公司支付5000元,不收取绿维公司费用;根据定金合同,16800元减去5000元后剩余部分就是服务费,但无法提供合同的具体约定;陈加明不知道存在5000元与11800元性质的区分;定金合同里没有明确说明,是因之前的合同版本不完善,后来改为服务合同,收取的费用也有详细分类。陈加明陈述其不清楚存在性质区分。绿维公司陈述,对定金合同毫不知情,是绿色出行公司自己制作的合同版本,也不清楚其向陈加明收取的首付款金额。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的规定,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上诉请求的范围进行。综合各方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问题主要有二,一是绿色出行公司收取16800元款项性质,二是一审认定绿维公司返还8400元是否正确。

关于争议焦点一。绿维公司与绿色出行公司均确认双方之间存在居间合同关系,二审中双方亦均认可讼争的16800元中包含5000元支付给绿维公司款项,其余11800元属于绿色出行公司向陈加明收取的服务费。但本案中,绿色出行公司与陈加明之间的《车辆销售定金合同》中并无关于服务费的约定,并约定2万元为定金、待车辆成交后转为首付款抵扣。故并无证据足以显示陈加明与绿色出行公司之间存在支付服务费11800元的合意。一审认定绿色出行公司收取后保留的11800元属于绿维公司支付的报酬,并进而认定16800元为绿维公司依据涉案融资租赁合同向陈加明收取的作为融资租赁成本之一的首付款,并无不当。一审法院对本案各方之间法律关系的性质已经予以详述,本院均予以确认并不再赘述。

关于争议焦点二。《车辆融资租赁合同(主要条款)》已经载明租赁车辆用途为预约出租客运,绿维公司对此应属明知。绿维公司作为经营汽车租赁、出租车客运等的专业公司,其对网络预约出租车业务的有关规定显然更为熟悉,并应当充分告知、审慎审查陈加明资格,以确保合同正常履行。综上,绿维公司上诉主张其不干涉车辆用途故并无该等义务,理据不足。现融资租赁合同关系已经解除,一审法院综合各方过错及涉案车辆使用情况,酌情认定绿维公司返还50%的款项8400元,并无明显权利义务失衡,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绿维公司的上诉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0元,由绿维(广州)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 丹

审判员 杨 凡

审判员 练长仁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张 露

李泳筠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