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广东分公司与林琼珍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7 14:22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1295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体育东路160号15、16、17、27、28楼。

主要负责人:石合群,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峰,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美,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琼珍,女,1965年9月2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艳萍,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李贤明,男,1961年7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

原审被告:雷龙江,男,1963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衡阳县,现暂住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林琼珍及原审被告李贤明、雷龙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2019)粤0103民初10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争议金额为17538.74元;2.一、二审诉讼费由林琼珍承担。事实与理由:误工时间应从事故之日计算至定残前一日,合计120日。首先,根据《关于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的纪要》(粤高法【2018】39号)对误工天数的规定,医嘱休息期间定残的,计算至定残前一日。本案中,林琼珍于2018年6月1日发生交通事故入院,共计住院27日,医嘱没有载明出院后的休息天数,2018年9月27日评定为九级伤残,从事故之日到定残前一日共计120日,因此误工天数应为120日。其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损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前一日。再次,根据《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计算器》对误工时间的说明:“按照住院天数 医嘱休息天数计算,医嘱休息期间定残的,误工期计算至定残前一天。受害人接受门诊治疗的,门诊一次,按照误工一日计算。”综上,受害人的误工天数最多计算至定残前一日。另外,根据《人损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可见,残疾赔偿金是对受害者收入减少的补偿,若在定残后再计算误工费,则属于重复赔偿。

被上诉人林琼珍书面辩称,不同意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的上诉请求。首先,法律规定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前一天,并不是只能计算至定残前一天。其次,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不考虑个体的治愈情况,一律以定残前一天计算误工期,太过于机械。再次,《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定》中也明确“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为各类损伤/事故的一般性期限,在具体案件的评定中,应遵循个性化为主、循证化为辅的原则,考虑不同个体的自身情况、损伤情况、临床治疗、恢复等因素具体分析,综合评定,不可机械照搬。最后,林琼珍因案涉交通事故致开放性距骨骨折,外踝骨折、内踝骨折、踝关节脱位,于2018年6月1日行“右距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右下肢软组织清创术 右胫骨安装外固定装置术”,于2018年6月9日行“右距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右跟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右下肢外固定架去除术 右下肢软组织清创术”。根据《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双踝骨折,误工期为90-180日;跟距骨骨折、手术治疗,误工期为90-240日;若多处损伤,一般以“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较长的损伤为主,并结合其他损伤的期限综合考虑,必要时酌情延长。故本案中,司法鉴定人员根据林琼珍的具体受伤治疗情况,结合临床检查,最终作出误工期240日的鉴定结论是合理、合法的。

原审被告李贤明述称,同意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的上诉意见。

原审被告雷龙江述称,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与其无关。

林琼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赔偿林琼珍交通事故人身损害各项费用合计325616.79元,以上费用在交强险范围内由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直接赔付,超过交强险范围,由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按李贤明的事故责任直接赔付,李贤明对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雷龙江按事故责任直接赔付;2.本案的诉讼费由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共同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6月1日9时20分,在广州市荔湾区岭海街进芳村大道中北65米,李贤明驾驶粤A×××××号车辆沿岭海街由南往北行驶至上述地点,遇到雷龙江驾驶的无号牌正三轮摩托车搭载林琼珍在李贤明车辆前方行驶,李贤明驾驶车辆从雷龙江驾驶的无号牌摩托车左侧超越的过程中,粤A×××××车辆小型客车右侧车身与无号牌正三轮摩托车左侧车身发生碰撞,致使坐在摩托车车身左侧工具箱上的乘客林琼珍倒地受伤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荔湾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贤明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雷龙江驾驶正三轮摩托车违反规定载人,由李贤明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雷龙江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林琼珍无责任。事故发生后,林琼珍于2018年6月1日至6月28日期间在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医院住院治疗27日,期间于2018年6月1日行右距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右下肢软组织清创术 右胫骨外固定装置。于2018年6月9日行右距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右内外踝踝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 右下肢外固定架去除术 右下肢软组织清创术。出院诊断:1.开放性距骨骨折(右);2.开放性外踝骨折(右);3.开放性内踝骨折(右);4.踝关节脱位(右,开放性)等。出院医嘱:1.避风寒,调饮食,畅情志,适劳逸;2.保持术口干爽、清洁,定期门诊换药;3.3个月内,右下肢禁止下地负重;4.定期门诊复查;5.如有不适,门诊随诊等。出院后,林琼珍分别于2018年7月5日、2018年7月11日、2018年8月15日、2018年9月26日进行门诊治疗。林琼珍在上述期间共发生医疗费93430.33元,另有2018年7月2日、2018年7月18日医疗费发票共70元,但林琼珍没有提供病历予以证明,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对此不予认可。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医院出具病情说明,主要内容:……术后需要定期门诊复查,费用约伍仟元人民币;术后约一年,患者需二期行内固定拆除术,费用约壹万元人民币;术后若发生距骨坏死,需要二期行踝关节融合术,费用约肆万元人民币。患者康复期间,需要陪护1名,需要加强营养。2018年9月28日,广东德胜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鉴定意见书,评定:1.林琼珍的损伤评定为九级伤残;2.林琼珍的后续治疗费以壹万柒仟元人民币为宜;3.林琼珍的误工期240日、护理期90日、营养期90日为宜。林琼珍为此垫付了鉴定费4000元。林琼珍为证明其需要扶养母亲廖兰芳的事实,提供了廖兰芳的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卡及高州市泗水镇林丰村民委员会和高州市泗水镇社会事务办公室出具的扶养关系证明,以上证据载明廖兰芳于1925年2月4日出生,年老体弱,没有劳动能力,没有收入来源,需要包括林钦周、林瑞珍、林泽周、林琼珍四个子女共同扶养。林琼珍为证明其误工损失,提供了由广州市荔湾区壶中仙茶业批发部出具的《误工收入损失证明》及营业执照证明,其中《误工收入损失证明》主要内容:兹有我广州市荔湾区壶中仙茶业批发部销售员林琼珍,于2001年4月入职我单位,2017年以来月工资为4500元,2018年6月1日,林琼珍发生交通事故,需要治疗和康复锻炼,向我单位提出请假8个月,我单位予以准假,并不予发放其请假期间的工资待遇。一审庭审中,林琼珍陈述其无法提供纳税证明、劳动合同、工资发放流水记录。另查明,李贤明是粤A×××××号小型轿车的所有权人,该车在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1000000元商业险(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上述险种保险期限内。没有证据证明雷龙江驾驶的车辆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再查明,一审庭审中,林琼珍确认李贤明垫付医疗费33000元;确认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垫付10000元医疗费,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垫付16000元;李贤明确认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向其赔付了24000元。各方当事人确认林琼珍已预付本案受理费,林琼珍胜诉或部分胜诉的,同意受理费迳付给林琼珍。

一审法院认为,案涉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机动车驾驶人李贤明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雷龙江承担次要责任,林琼珍无责任。雷龙江虽认为其没有违章,但其未在合理期间内向交警部门提出复核申请,交通事故认定书经交警部门依法作出,具有证明效力,故一审法院认定本次交通事故中李贤明承担主要责任,雷龙江承担次要责任,林琼珍无责任。

对林琼珍主张的赔偿项目认定如下:

一、医疗费。2018年7月2日、2018年7月18日的医疗费共70元,林琼珍没有提供病历予以佐证,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对此不予认可,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根据林琼珍的出院记录、门诊病历及医疗费单据,一审法院确认林琼珍的医疗费损失共为93430.33元,其中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垫付26000元,李贤明垫付33000元。

二、后续治疗费。林琼珍在住院期间两次行内固定术,有医院出具的病情说明建议术后需行内固定拆除术,该费用属于将来必然发生的合理费用,且有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评定后续治疗费为17000元,故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三、护理费。林琼珍住院治疗27日,有医院出具的病情说明林琼珍在康复期间需要陪护1名,3个月内右下肢禁止下地负重,另有鉴定意见评定护理期90日。综上,林琼珍的伤情确有护理的需要,故林琼珍主张护理费为11610元(150元/天×27天 120元/天×63天),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四、交通费。林琼珍因案涉事故住院治疗和门诊治疗确需发生交通费,根据林琼珍的住院天数和门诊天数,林琼珍主张交通费930元,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五、住院伙食补助费。林琼珍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700元,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六、误工费。本案中林琼珍因案涉事故受伤致开放性距骨骨折、外踝骨折、内踝骨折、踝关节脱位,并进行了手术治疗,林琼珍主张误工期为240日,有鉴定意见佐证,且该误工期没有超出《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中关于跟距骨骨折手术治疗误工期的评定时间,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抗辩误工期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理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关于误工费标准,林琼珍仅提供了广州市荔湾区壶中仙茶叶批发部出具的误工损失证明和营业执照,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对此不予认可。该误工损失证明不足以反映林琼珍的固定收入标准,故参照2017年全省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3347元/年计算误工费,因此误工费为35077.48元(53347元/年÷365天×240天)。

七、营养费1000元。李贤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雷龙江没有异议,故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八、残疾赔偿金。林琼珍因案涉交通事故受伤致九级伤残有具备司法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佐证,各方当事人对此没有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林琼珍为城镇户口,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故林琼珍的残疾赔偿金为40975元/年×20年×20%=1639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应计入残疾赔偿金中,本案中林琼珍伤残等级评定为九级,系城镇户口,应按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至林琼珍评残之日,林琼珍的母亲廖兰芳年满93岁,按5年计算,扶养关系证明反映廖兰芳由包括林琼珍在内的四名子女扶养,故被扶养人生活费为30198元/年×5年÷4×20%=7549.5元。以上共计171449.5元。

九、鉴定费。林琼珍因涉案事故受伤,确有鉴定的需要,且有发票为凭,一审法院确认鉴定费为4000元。

十、精神损害抚慰金。雷龙江抗辩其没有违章不需赔偿,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本次事故造成林琼珍九级伤残,确实对林琼珍造成精神痛苦,且林琼珍在案涉事故中无责任,故林琼珍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林琼珍的医疗费损失为110430.33元,第3至第10项损失共计246766.98元。涉案李贤明的粤A×××××号车辆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三者险1000000元(含不计免赔),故应先由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林琼珍医疗费10000元(已先行支付),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林琼珍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伤残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110000元。对于林琼珍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损失237197.31元(即医疗费、后续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伤残鉴定费),由于李贤明在案涉交通事故中负主要责任,雷龙江负次要责任,应由李贤明承担70%责任,雷龙江承担30%责任,故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66038.11元(237197.31元×70%),雷龙江赔偿71159.20元(237197.31元×30%)。由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外另垫付了16000元(26000元-10000元),李贤明垫付了33000元,故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还应在商业三者险赔偿林琼珍117038.11元(166038.11元-16000元-33000元)。至于李贤明垫付的33000元,由其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另循途径解决,本案不作调处。属于李贤明的赔偿责任,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已足以理赔,林琼珍要求李贤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1.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给林琼珍;2.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17038.11元给林琼珍;3.雷龙江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71159.2元给林琼珍;4.驳回林琼珍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089元,由林琼珍负担256元,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负担2157元,雷龙江负担676元。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当事人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

关于误工费,根据《人损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的规定,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主张误工时间应当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于法有据。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的规定,残疾赔偿金是从定残日开始计算,其范围已经包括受害人定残后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一审法院以误工时间为240日计算误工费,又认定残疾赔偿金从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对受害人因伤致残导致丧失劳动能力从而造成的收入损失存在重复计算。故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上诉认为误工时间应当调整为120日,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认定误工时间不当,本院依法应予纠正。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对林琼珍的收入标准没有异议,林琼珍的误工费应为17538.74元(53347元/年÷365天×120天)。

一审判决认定的除上诉意见之外的其他赔偿项目和数额,各方当事人对均未提出异议,故本院对此予以维持。即林琼珍的损失为:医疗费(含后续治疗费)110430.33元,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29228.24元。其中,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林琼珍医疗费10000元(已先行支付),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林琼珍其他损失110000元。对于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损失219658.57元,因李贤明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雷龙江承担30%的赔偿责任,故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各项损失153761元(219658.57元×70%),雷龙江应赔偿各项损失65897.57元(219658.57元×30%)。由于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外另垫付了16000元,李贤明垫付了33000元,故平安保险广东分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林琼珍104761元(153761元-16000元-33000元)。

综上所述,林琼珍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民事裁判文书制作规范》(法[2016]221号)第三部分关于“裁判主文内容必须明确、具体、便于执行”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给林琼珍;

二、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04761元给林琼珍;

三、雷龙江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65897.57元给林琼珍;

四、驳回林琼珍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089元,由林琼珍负担426.5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负担2037.35元,由雷龙江负担625.1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38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负担166.6元,由雷龙江负担71.4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姜耀庭

审判员  余军梅

审判员  王汇文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孙远风

戴凯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