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叶景金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6 15:54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849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西路15号第40层自编01-08房。

法定代表人:熊礼文,该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亨云,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绮媚,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叶景金,男,1973年5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景达,广东富颂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叶景金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2018)粤0114民初68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叶景金向大地保险广州分公司偿付赔款11万元;2.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叶景金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法院援引的规定不适用本案。一审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认定叶景金仅按其事故责任即50%承担责任(5.5万元)属于严重错误,上述规定仅为侵权责任的一般性规定,对于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行为,《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已明确规定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2.《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四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等均明确强制险责任限额仅做有责无责的划分,不区分责任大小。不管是因没有投保强制险而承担责任的侵权人,还是因违反了强制险责任免除规定(醉酒)的被追偿人,法律均规定保险公司可在垫付的范围内追偿,保险公司追偿的范围是“赔偿范围”而不是“责任范围”。

叶景金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叶景金赔偿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代其支付的赔偿金共110000元;2.一审诉讼费用由叶景金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车牌号码为粤A×××××号轻型普通货车的实际支配人为叶景金,涉案车辆交强险投保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保单号PDDG20164401400000909,保险期间自2016年4月4日零时至2017年4月3日24时止。

2016年12月6日19时13分,叶景金醉酒后(经检验,叶景金血液的乙醇含量为82.1mg/100ml)驾驶粤A×××××号轻型普通货车沿118省道北侧路面中心水泥护栏以北第一条车道由东往西行驶至与花山镇平东村村道交叉路口时,遇冯才亮持超过有效期的机动车驾驶证驾驶转向系统不合格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沿118省道北侧路面中心水泥护栏以北第第三条车道由东往南左转弯,结果两车发生碰撞,造成冯才亮当场死亡及两车部分损坏的事故后果。

2017年2月28日,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花都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穗公交花重认字[2016]第440121201600262-03号)认为,此事故叶景金醉酒驾驶机动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和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时,没有减速慢行,是造成事故的同等原因;冯才亮持超过有效期的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在道路上左转弯时,没有让直行的车辆先行,是造成事故的同等原因。并据此认定叶景金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冯才亮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

因该交通事故纠纷,冯才亮的近亲属叶应飞等7人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由向一审法院起诉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要求其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11万元。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一审法院依法于2017年6月9日作出(2017)粤0114民初4005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叶应飞等7人各项损失共计11万元。2017年7月7日,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履行了调解书确定的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叶景金醉酒后驾驶粤A×××××号牌轻型普通货车造成交通事故,并负事故同等责任;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因本次事故在交强险范围内已向受害人家属叶应飞等7人共赔付11万元,上述事实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017)粤0114民初4005号民事调解书、银联电子支付交易凭证回单等为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也规定了对于驾驶人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人身损害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范围内予以赔偿后,在赔偿范围内有权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叶景金醉酒驾驶轻型普通货车造成交通事故,并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向受害人家属支付了赔偿款11万元后,在赔偿范围内有权向致害人或侵权人追偿。对于赔偿责任划分:追偿权源于受害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叶景金因过错而承担的赔偿责任同时应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调整,即叶景金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份额应与其过错程度相适应。叶景金在本次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根据该责任分成,一审法院确定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在已经赔偿11万元的范围内,应由叶景金承担其中50%,即55000元。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要求叶景金对其全部交强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叶景金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作缺席判决。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叶景金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偿付保险赔偿款55000元;二、驳回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一审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500元,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负担1250元,由叶景金负担1250元。

经审查,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的规定,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叶景金是否应向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全额偿付保险赔偿款。

本案的实质是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作为交强险保险公司在向交通事故受害人冯才亮承担了交强险赔偿责任之后,依法向致害人叶景金代位求偿引发的纠纷,属于侵权责任纠纷,应由侵权责任主体根据其行为及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相关交强险条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交通事故发生后,交强险保险公司应在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无条件赔偿,而不以分配机动车方责任比例为前提,这是基于交强险所具有的较强社会保障属性,为保障受害人依法及时得到赔偿而作出的制度安排。但这并不能成为交强险保险公司追偿时,可以不区分侵权人的行为过错及其与事故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要求部分侵权人全额承担所有因交强险赔付产生的损失的理由和依据。在肇事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履行了投保交强险的法定义务的情况下,其作为“致害人”或者“侵权人”对于保险公司的追偿,依法只须承担与其行为及过错相应的侵权责任。本案中,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花都大队已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叶景金与冯才亮承担事故同等责任,一审法院以此认定叶景金根据责任分成在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已支付的赔偿款11万元的50%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之处,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大地保险广东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75元,由上诉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马 莉

审判员 吴 湛

审判员 吴晓炜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魏雨璇

尹丹丹

严诗其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