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谯红霞等与重庆丰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10-06 10:22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民终32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佳成富邦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九龙坡区火炬大道99号4幢24-2。

法定代表人:董诚,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方红,北京市君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越男,北京市君创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董诚,男,1975年12月5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南岸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方红,北京市君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越男,北京市君创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范际芳,女,1971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南岸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谯红霞,女,1982年5月22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锦江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旭,男,1983年3月13日出生,土家族,住成都市锦江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信生隆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时代天街2号1幢29-7#。

法定代表人:董诚,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方红,北京市君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丰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北区龙溪街道佳园路66号银海北极星1幢4-商业1A区217号。

法定代表人:杨天瑞,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曦,北京双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希,北京双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重庆市南岸区融生源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22号1栋12-2号。

法定代表人:徐动量,董事长。

原审被告:徐动量,男,1980年4月1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綦江区。

上诉人重庆佳成富邦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成公司)、上诉人董诚、上诉人范际芳、上诉人谯红霞、上诉人李旭、上诉人重庆信生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生隆公司)与被上诉人重庆丰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于2019年8月12日变更为现名称:重庆丰悦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丰悦公司)、原审被告重庆市南岸区融生源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融生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4民初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佳成公司、上诉人董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方红、刘越男,上诉人信生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魏方红,被上诉人丰悦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希到庭参加诉讼。上诉人范际芳、上诉人谯红霞、上诉人李旭及原审被告融生源公司、原审被告徐动量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缺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佳成公司、董诚及信生隆公司的上诉请求:1、撤销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民初58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判决内容,发回重审。2、改判佳成公司返还被上诉人贷款本金17849800.98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3、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判决无视被上诉人丰悦公司系“丰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汇公司)的全资空壳子公司,两者构成严重的“人格混同”,系涉案借贷实际出借人,同时利用其实际控制的北京瑞丰联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丰公司)以顾问费的名义加收“砍头息”,以及北京中广恒通理财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广恒通公司)参与“股权转让与担保”等事实,直接驳回上诉人为查清案件事实,依法申请将丰汇公司,及其它涉案关联公司追加为第三人的申请,必然导致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的判决结果;二、上诉人在一审过程中向一审法院就《人民币委托贷款合同》(以下简称《委贷合同》)、《人民币委托贷款合同》补充协议(以下简称《委贷补充协议》)、《人民币贷款终止协议》(以下简称《委贷终止协议》)等协议另案起诉要求确认无效,该案判决结果直接关系本案中被上诉人的还本付息及担保请求权,构成本案的审理依据。但一审法院直接置上诉人中止审理申请于不顾,在另案判决书(2018)京04民初450号尚未生效的情况下(现已上诉)裁定本案,同时存在缺席判决等程序严重违法的情形,应当依法发回重审;三、除本案外众多类似的借贷项目显示,相关涉案借贷严重背离被上诉人的经营范围及其母公司经核准的经营范围,违反金融监管等法规,将以各种方式募集资金,然后以委托贷款等名义“间接或直接发放贷款”具有反复性、经常性,是被上诉人的全部业务,同时构成丰汇公司的主要业务,严重扰乱金融秩序,损害公共利益。本案丰汇公司借其全资子公司(被上诉人)将简单的借贷交易结构复杂化的主要目的在于以借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相关行为严重损害公共利益,涉案相关类似违法借贷行为已经被法院大量判例认定为无效;四、因本案相关协议无效,被上诉人丰悦公司及丰汇公司应当返还上诉人已经支付的利息27150199.02元,以及瑞丰公司收取的顾问费700万元(砍头息)均应从上诉人应当返还的本金中扣除;解除相关股权担保措施及控制上诉人的措施,将中广恒通公司应持有上诉人95%的股份返还给原股东信生隆公司,将丁昕蔚、王玉兰分别退出上诉人佳成公司执行董事及监事,协助其对上诉人银行账户管理人的变更,恢复对上诉人股权、管理人员、相关银行账户在借款前的状态;五、由于涉案主合同《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存在依法应认定无效的情况(另案诉讼中),此外主合同各方签署同时生效的《委贷终止协议》以及《合同权利义务概况转让协议》对主合同内容进行了变更,原各担保人及股权出质人均没有签字认可相应变更行为,被上诉人丰悦公司依据《合同权利义务概况转让协议》主张相关转让债权,各担保人及股权出质人依法不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9年6月18日,佳成公司、董诚及信生隆公司向本院提交《上诉请求变更申请书》,请求将上诉请求变更为:1、撤销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4民初58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判决内容;二、驳回丰悦公司的诉讼请求。三、一审及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主要理由为基于上诉人在上诉期间发现的重要新证据,丰悦公司已将涉案“丰悦6号”专项资管计划的权益份额转让给“汇鑫宝2号”专项资管计划,已不再直接享有“丰悦6号”任何权益,不是适格的诉讼当事人。丰悦公司故意掩盖“丰悦6号”资管计划权益份额早已转让的事实,仍伙同他人虚构“丰悦6号”委托贷款终止协议及概况转让协议,通过法院向上诉人主张其并不存在的债权,已经涉嫌虚假诉讼。为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贵院查清事实,驳回被上诉人的各项诉讼请求。佳成公司在二审期间还向本院提交《申请书》,请求丰悦公司提供“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相关证据,并进行形成时间的司法鉴定。

上诉人范际芳、上诉人谯红霞、上诉人李旭虽提交了《上诉状》及《上诉请求变更申请书》,并与其它上诉人一并缴纳了上诉费用,但上诉人范际芳、上诉人谯红霞、上诉人李旭未委托诉讼代理人,经本院合法传唤,亦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撤回上诉。

丰悦公司辩称:一、丰悦公司确曾将“丰悦6号”的资管计划份额转让给“汇鑫宝2号”,但丰悦公司早已将上述份额全部回购,丰悦公司为本案适格诉讼当事人;二、丰悦公司确实认购了“汇鑫宝2号”项下800万劣后份额,该800万劣后份额的认购本金及收益丰悦公司早已收回;三、丰悦公司将“丰悦6号”项下的资管计划收益权转让给“晟视天下1号”,但丰悦公司早已将上述份额全部回购,被答辩人所称的质押借款完全与事实不符。

原审被告融生源公司、原审被告徐动量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丰悦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佳成公司偿还贷款本金5200万元及罚息(截止至2018年2月23日为1776万元,自2018年2月24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以本金52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收);2.判令丰悦公司对信生隆公司持有的佳成公司5%的质押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以上述质押股权折价或以拍卖、变卖的价款,在第1项所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优先受偿;3.判令融生源公司、董诚、范际芳、李旭、谯红霞、徐动量对第1项所确定的佳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4.判令佳成公司、融生源公司、信生隆公司、董诚、徐动量、范际芳、谯红霞、李旭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丰悦公司(资产委托人)、中欧盛世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欧盛世,资产管理人)及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资产托管人)签订《中欧盛世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资产合同》(以下简称《资管合同》),约定丰悦公司出资6000万元作为上述合同项下的委托财产,用于向佳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2015年4月1日,丰悦公司追加出资2000万元存入托管账户。

2015年1月19日,中欧盛世(委托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乌兰察布分行(以下简称中国银行,受托人)及佳成公司(借款人)共同签订《委贷合同》,约定中欧盛世依据《资管合同》中与丰悦公司的约定,委托中国银行向佳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同时约定:本合同项下借款金额为8000万元,借款期限为24个月,自本合同约定的提款日起算,至本合同约定的最后一个还款日为止;借款利率为固定利率,年利率18%。利息从借款人第一次实际提款日起按实际提款额和实际用款天数计算,利息计算公式为利息=本金×实际天数×日利率,日利率计算基数为一年360天,换算公式为日利率=年利率/360。按季结息,每季度末月的20日为结息日,21日为付息日;如借款人未按还款计划归还借款本金,且又未就展期事宜与委托人达成协议,则构成贷款逾期。委托人有权就逾期贷款部分每日按万分之五十的比率向借款人计收罚息。如借款人未按时足额付息,委托人有权就应付未付利息金额每日按万分之五十的比率向借款人计收罚息。

同日,中欧盛世(委托人,甲方)、中国银行(贷款人,乙方)及佳成公司(借款人,丙方)共同签订《委贷补充协议》,明确丙方在《委贷合同》由以下措施进行担保:(1)董诚及其配偶范际芳、李旭及其配偶谯红霞、徐动量提供无限连带保证责任,并分别签署《保证书》;(2)融生源公司提供无限连带保证责任,并签署《保证书》;(3)信生隆公司以其持有丙方5%股权为丰悦公司设定股权质押担保。

同日,融生源公司向中国银行(乙方)、丰悦公司(丙方)、中欧盛世(丁方)出具《第三方保证书》,承诺对佳成公司(甲方)在《委贷合同》及《委合同补充协议》项下的贷款8000万元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并写明根据《资管合同》由丙方向丁方提供上述贷款资金8000万元。同时约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合同项下贷款期限和展期内的贷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乙方、丙方、丁方实现全部债权的费用等;乙方、丙方、丁方无须向甲方追偿或起诉或处置抵押/质押物,即有权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即保证人保证责任与抵押/质押物的担保系平行的、并列的,乙方、丙方、丁方可以优先实现保证债权,不受抵押/质押物担保物权存在的影响;如存在两个以上的保证人,各保证人均对甲方前述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对乙方、丙方、丁方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即各保证人之间的保证责任亦是平行的、并列的;保证期限自贷款期限(含展期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随后,董诚、范际芳、李旭、谯红霞、徐动量分别向中国银行(乙方)、丰悦公司(丙方)、中欧盛世(丁方)出具《个人保证书》,承诺对佳成公司(甲方)在《委贷合同》及《委贷合同补充协议》项下的贷款8000万元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并写明根据《资管合同》由丙方向丁方提供上述贷款资金8000万元。同时约定: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合同项下贷款期限和展期内的贷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乙方、丙方、丁方实现全部债权的费用等;乙方、丙方、丁方无须向甲方追偿或起诉或处置抵押/质押物,即有权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即保证人保证责任与抵押/质押物的担保系平行的、并列的,乙方、丙方、丁方可以优先实现保证债权,不受抵押/质押物担保物权存在的影响;如存在两个以上的保证人,各保证人均对甲方前述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对乙方、丙方、丁方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即各保证人之间的保证责任亦是平行的、并列的;保证期限自贷款期限(含展期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信生隆公司与丰悦公司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信生隆公司同意将其持有的佳成公司5%的股权质押给丰悦公司,为佳成公司在《委贷合同》及《委贷合同补充协议》项下的贷款8000万元提供担保。同时还约定质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一)佳成公司在《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项下应向丰悦公司偿还和支付的8000万元的本金、该本金产生的利息、手续费及其他费用、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律师费用、公证费用、执行费用等)以及佳成公司应支付的任何其他款项(无论该项支付是在“贷款”到期日应付或在其它情况下成为应付);(二)佳成公司为实现本合同项下的担保权益而发生的所有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律师费用、公证费用及执行费用等)以及信生隆公司应支付的任何其他款项;本合同所设定的担保独立于丰悦公司为上述债权所取得的任何其他担保。丰悦公司行使本合同项下的权利前无需首先执行其持有的任何其他担保,也无需首先采取其他救济措施。2015年1月22日,信生隆公司及丰悦公司办理了股权出质登记手续,质权登记编号为500901001034462,出质股权所在公司为重庆佳成富邦置业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100(万元/万股),出质人为重庆信生隆实业有限公司,质权人为重庆丰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2015年1月26日,中国银行向佳成公司放款6000万元,到期日为2017年1月26日。2015年4月1日,中国银行向佳成公司放款2000万元,到期日为2017年3月31日。

中欧盛世(甲方)、中国银行(乙方)、丰悦公司(丙方)及佳成公司(丁方)签订《转让协议》,各方同意并确认自2017年1月25日起,甲方在《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项下的全部权利和义务概括转移至丙方,甲方不再享有任何权益,亦不再履行任何义务或承担任何责任;自2017年1月25日起,丙方取代甲方享有《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项下的所有权益、履行所有义务及承担所有责任。同时约定:丁方完全知晓本转让协议的内容,明确无误,并同意转让过程中发生的一切费用均由丁方承担,甲方可为丙方或丁方提供必要的协助,丁方确认,本协议生效后,丰悦公司取代中欧盛世成为《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项下的委托人。

丰悦公司(委托人)、中国银行(受托人)及佳成公司(借款人)共同签订《委贷终止协议》,约定:各方对《资管合同》项下资产管理计划终止后的清算分配、原状返还委托财产等事项按照《转让协议》执行,根据上述协议规定,确定自2017年1月25日起,《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项下的财产以现状返还的形式分配给委托人丰悦公司,原合同项下中欧盛世的全部权利、义务及其他相关权益转移至丰悦公司;因《资管合同》到期,资管计划终止,且委托财产进行原状返回,委托人和受托人经过协商,同意终止双方在《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中的委托关系,受托人在《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项下的各项权利和义务终止;本协议委托人和受托人双方终止委托后,并不影响佳成公司仍按照《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向丰悦公司继续履行义务,即《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中关于借款人、担保方的义务的条款约定仍旧有效,对其继续具有约束力,直到借款人清偿完毕对委托人的全部负债为止。

一审庭审中,丰悦公司认可佳成公司共偿还本金2800万元、利息28550199.02元,贷款期内未欠付利息,佳成公司对此无异议。经查,按丰悦公司所主张的年利率24%的罚息利率标准,截至2018年2月23日佳成公司欠付本金5200万元、罚息16906666.67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各方当事人之间签订的《资管合同》、《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转让协议》、《第三方保证书》、《个人保证书》、《股权质押合同》、《转让协议》、《委贷终止协议》等,均系签约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合同当事人均应严格履行合同所约定的义务。

对于佳成公司、融生源公司、信生隆公司关于丰悦公司不是《委贷合同》的当事人,以及佳成公司关于《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存在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等法定无效事由,应认定无效的抗辩主张,首先,佳成公司并未明确亦未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实《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的合同相对方具有何种非法目的,违反了何种法律法规,故其笼统主张《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系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依据不足;其次,佳成公司主张《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无效所依据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均不属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故不构成导致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再次,佳成公司主张本案所涉合同的实际合同相对方为案外人丰汇公司,与各方当事人提交证据中所显示的合同签订主体和履行主体不符,同时不足以成为认定合同无效的法定事实和理由,故对于佳成公司、融生源公司、信生隆公司的上述抗辩主张,一审法院均不予采纳。

现丰悦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向佳成公司发放贷款的义务,佳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如期偿还本金,已经构成违约,应对此承担违约责任。考虑到双方当事人在《委贷合同》中对罚息的计算标准有明确约定,且丰悦公司主张按年利率24%计收罚息,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对于丰悦公司要求佳成公司支付罚息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一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及《转让协议》的约定,丰悦公司在受让债权后,各保证人应向丰悦公司承担担保责任。据此,丰悦公司在《委贷合同》约定的履行期届满,且债务人没有履行债务时,即有权要求保证人融生源公司、董诚、范际芳、李旭、谯红霞、徐动量承担保证责任。此外,信生隆公司与丰悦公司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信生隆公司以其持有的佳成公司5%的股权,为佳成公司的上述债务提供担保,并办理了相应了质押登记,故对于丰悦公司要求就质押股权优先受偿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八十一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七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佳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丰悦公司贷款本金5200万元及罚息(截止至2018年2月23日为16906666.67元,自2018年2月24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以本金52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收);二、丰悦公司对信生隆公司持有的佳成公司的股权(质权登记编号为500901001034462)享有优先受偿权,以上述出质股权折价或以拍卖、变卖的价款,在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优先受偿;三、董诚、范际芳、李旭、谯红霞、徐动量、融生源公司对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佳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佳成公司追偿;四、驳回丰悦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佳成公司、董诚、范际芳、李旭、谯红霞、徐动量、信生隆公司、融生源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期间,佳成公司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重庆市中信公证处(2019)渝中信证字第6746号公证书;2、重庆市中信公证处(2019)渝中信证字第8887号公证书;3、重庆市中信公证处(2019)渝中信证字第9445号公证书;4、“中融资产-汇鑫宝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公示信息”及网络查询打印件;5、“中融资产-汇鑫宝2号资管计划交通银行电子回单”;6、“晟视天下投资基金1号基金公示信息”及网络查询打印件;7、“中欧盛世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备案证明及备案内容;8、丰悦公司资金来源证明;9、中欧盛世资金来源证明;10、丁昕蔚离职证明及关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乌兰察布分行委托贷款的说明。丰悦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丰悦公司与中融公司签订的《中欧盛世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协议》;2、丰悦公司与中融公司签订的《中欧盛世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份额回购协议》及补充协议;3、丰悦公司与晟视天下公司签订的《中欧盛世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4、交通银行电子回单及回单凭证。各方当事人对此均发表了书面质证意见。同时,佳成公司在二审期间还向本院提交《申请书》,请求丰悦公司提供“丰悦6号”单一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相关证据,并进行形成时间的司法鉴定。

另查,在二审庭审中,丰悦公司确认其起诉依据是《委贷合同》。

再查,2019年11月8日,本院作出(2019)京民终30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佳成公司对中国银行及中欧盛世的上诉,确认一审判决对于《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及《委贷终止协议》的效力认定正确。

本院认为,本案审理的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即委托贷款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四百零三条的规定,依据中欧盛世(甲方)、中国银行(乙方)、丰悦公司(丙方)及佳成公司(丁方)签订的《转让协议》,以及丰悦公司(委托人)、中国银行(受托人)及佳成公司(借款人)签订的《委贷终止协议》的内容,佳成公司对于丰悦公司作为债权转让的受让人及委托贷款的委托人是明知的,其曾承诺向丰悦公司继续履行《委贷合同》的合同义务,故丰悦公司是本案的适格债权人。佳成公司在一审答辩及二审上诉中所提及的各项资管计划,均是《委贷合同》履行中资金的来源,与《委贷合同》的履行无关,且其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佳成公司或其它担保人履行了归还贷款的义务,也无法证明各项资管计划资金被用于归还《委贷合同》。故佳成公司抗辩丰悦公司不是本案适格当事人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因各项资管计划仅是《委贷合同》的资金来源,与委托贷款的履行无关,故佳成公司提交的《申请书》的内容及司法鉴定请求均与本案事实无关,本院亦不予支持。

关于《委贷合同》及《委贷补充协议》的效力问题,一审法院已认定其为有效合同,对于佳成公司等认为无效的抗辩理由不予采纳,且2019年11月8日,本院作出(2019)京民终305号民事判决书,确认了《委贷合同》、《委贷补充协议》及《委贷终止协议》的效力,故佳成公司、董诚及信生隆公司关于合同效力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委托人“人格混同”及“砍头息”等问题,因佳成公司、董诚及信生隆公司在《上诉请求变更申请书》中,已不作为其上诉理由,且佳成公司、董诚及信生隆公司无证据证明上述内容与委托贷款关系存在必然联系,故本院对此上诉理由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佳成公司、董诚及信生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97084元,由重庆佳成富邦置业有限公司、董诚、范际芳、谯红霞、李旭、重庆信生隆实业有限公司共同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春梅

审 判 员 张 力

审 判 员 王 肃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李广顺

书 记 员 张秋实

赞赏支持